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空與大地之樹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空與大地之樹

"你不會真的以為我不敢得罪你們奧林匹斯神族嗎?"看潘多拉的表情分明就是不相信我有那樣的膽量,不過在我問出了這樣的問題之後,她反到變的猶豫了起來.在經過了一番重新思考之後,她突然驚訝的抬起頭看著我問道:"你該不會真打算招攬我們吧?"

"本來只是想試試看來著,不過在見到你之後我改變主意了.人才到哪里都是受歡迎的,而你恰恰就是那樣的存在."

潘多拉低頭略微沉思了一會,然後突然向我伸出了小拇指擺出小孩子拉鉤鉤做約定的姿勢.我驚訝的低頭看了下她伸過來的小拇指,然後又看回她的臉上."你這是……?"

"做個約定吧."潘多拉微笑著說道.

"什麼意思?"

"我是不會背叛哈迪斯的,但那不代表我不可以背叛宙斯."

"你要我把哈迪斯也挖過來?"

"不,還要加上彌諾斯和埃阿科斯."拉達曼提斯忽然走上來也伸出了小拇指.

潘多拉的笑容更加燦爛了,而且她還故意歪著頭擺出了個很可愛的樣子說道:"當然珀耳塞福涅也不可以丟掉哦."

"喂喂?我是要挖人才,不是想搞神族大移民好不好?你們要不要把整個奧林匹斯神系的冥界都搬過來啊?"

"你能辦到那就更好了."

我無奈的捂住了臉,過了一會才放開手掌轉頭看向阿瑞斯."你怎麼說?"

阿瑞斯似乎到現在都還沒反應過來,他有些傻愣愣的看著潘多拉問道:"你是不是現在就不算是我一伙的了?"

潘多拉笑著回答道:"那得看你怎麼決定了.如果你也跟著跳槽過來,我們就還是一伙的,否則的話以後可能我們就會是敵人了."

"不是吧?你怎麼說叛變就叛變啊?那我怎麼辦啊?我都不會談條件的啊!"

我看著急的在那團團轉的阿瑞斯說道:"其實關于你的福利問題,你覺得如果我說我有辦法解決你那悲劇的幸運值,你會考慮背叛宙斯跟我混嗎?"

阿瑞斯人雖然不聰明,但那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明明有著一身超強的能力,卻每每因為各種意外而吃敗仗,人生之中最悲劇的事情莫過于此了.現在突然聽說有辦法解決他那悲劇一般的運氣,只要是思維正常的人都會想要得到的,至于背叛宙斯這種事情,貌似宙斯在奧林匹斯神族中本來就是靠強權稱王的,眾神跟他之間基本上都沒什麼感情可言,反到是憎恨比較多一點.所以對于背叛宙斯,阿瑞斯是一點心理負擔也沒有.

"你真的有辦法解決我的運氣問題?"

我沒有直接回答阿瑞斯的話,而是拍了拍手.我背後的大門忽然滑向了一邊,然後就見吉祥,如意坐在兩只簡易的轎子上被人抬了進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吉祥物吉祥和如意."

阿瑞斯機械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關系就在他們的特殊技能上面."我說著就對潘多拉道:"麻煩你配合一下."說完我就遞了只色子給潘多拉."說出你想扔出的點數,然後扔一次看看."

雖然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麼鬼,但潘多拉還是聽話的說出了她希望扔出的數字是6點,隨後她就把色子扔了出來.那枚個頭堪比玩具魔方的大色子在地上蹦了幾下之後最後朝上的數字是個4.潘多拉看到數字後便望向了我,而我沒有去撿色子,只是讓她再重複幾次.

潘多拉按照我說的又玩了幾次,每次都是先說出希望扔出的數字,然後再扔色子.一共扔了二十次,最終有三次扔出的數字和之前說出的數字是吻合的.可以說這個概率已經相當高了,也就是說潘多拉的幸運值可能要高于正常人的平均值.

做完這個此時後我又讓阿瑞斯重複了一樣的過程,只不過我讓他一口氣玩了五十次,結果是五十次全錯,沒有一次扔出的數字能和他說的數字對上號的.

眼看著阿瑞斯因為扔不出自己說的數字就要暴走了,我趕緊搶回色子說道:"你看到了.同樣的色子,潘多拉扔的時候就可以偶爾命中自己希望的數字,這就是她的運氣,而你的命中率卻是零.也就是說你心中所想的事情百分之百不可能實現.當然,我們這種小實驗並不科學,但它至少從側面反應出了你那有可能是負數的幸運值."

阿瑞斯垂頭喪氣的說道:"我知道我倒黴,你能別再刺激我了嗎?"

我笑著點點頭道:"好了,我不刺激你了.我現在就給你動力."我說著朝如意打了個手勢,然後如意立刻扭著她的肥屁股爬到了潘多拉身邊,然後朝潘多拉伸出了她的前爪.潘多拉會意的彎下腰,如意立刻將自己的額頭和潘多拉的額頭在一起碰了一下.

等如意做完之後我便將色子重新遞給潘多拉道:"再扔十次試試.還是一樣的方式."

潘多拉似乎明白了點什麼,她迅速的報出了一個數字並扔出了色子,然後等色子停下剛好就是她說的數字.如此重複了十次,結果是百發百中,十次報出的數字全部都是她說出的數字.

在阿瑞斯驚訝的目光中我又將色子遞給了他,然後道:"你也試試."我說完吉祥就跑了過去對阿瑞斯做了一樣的事情.當吉祥和阿瑞斯的額頭分開後,阿瑞斯立刻激動的試著說了個數字,然後扔出了色子.結果那只色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好象中邪了一般,居然跟陀螺一樣在地上轉了足有一分多鍾還沒有一點要倒下去的意思.

看到那瘋轉的色子,阿瑞斯只是緊張,潘多拉是有些疑惑,而我和吉祥,如意卻是震驚了.真沒想到阿瑞斯的黴運竟然能強大到如此地步.剛剛吉祥,如意使用的那招叫做幸運祝福,就是使和他們額頭相碰的人獲得一天時間的幸運守護,在有效期內被祝福的人都會超級幸運.普通攻擊幾乎次次出最大傷害,技能攻擊經常出翻倍效果,干掉BOSS怪百分百爆好裝備,反正就是所有跟運氣有關的事情都會好的不得了.要不是因為吉祥,如意的這個技能每天有使用次數限制,我都恨不得讓行會里的人每天都來接受一次祝福呢.

不過,雖然這個技能有使用次數的限制,但是它的效果卻真的是很牛,之前我試過幾次,那簡直是逆天一般的屬性.尤其是在面對遠程攻擊時,你幾乎可以大搖大擺的在箭雨中穿行而保證不被任何一支箭射到.當然這種逆天的屬性也不是隨便用的.就像我們行會里的其他福利一樣,吉祥,如意的這個能力每天都會明碼標價的讓會員們用行會貢獻值去兌換.一般我們行會的會員都會選擇在打BOSS的時候集資讓隊伍里負責傷害輸出的那個人來兌換一次,這樣由他完成最後一擊基本上鐵定能爆一堆好東西出來,絕對值回貢獻值了.

正因為我了解這個能力的強大,所以我現在才更加震驚.因為按照正常情況,阿瑞斯現在應該化身幸運超人,說什麼數字就能扔出什麼數字來才對.但是,實際結果卻是色子一直在打轉就是不停.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吉祥剛剛使用的幸運祝福正在和阿瑞斯本身的黴運做斗爭,而且貌似兩者目前是勢均力敵狀態,以至于色子根本停不下來.

看著那色子一點要停的意思也沒有,我小心的移動到了潘多拉身邊小聲問道:"你們奧林匹斯神族里面有沒有衰神啊?"

"衰神?"

"就是管倒黴事情的."我一邊說一邊指了指阿瑞斯.

潘多拉立刻張嘴做恍然大悟狀."我們那邊好象沒有哪個神專門管這個,不過有幾個神的能力有些類似.比如說厄運女神,命運三女神,還有複仇女神和勝利女神都有一些類似的能力."

"那阿瑞斯是不是得罪過她們之中的哪一個或者幾個啊?"

潘多拉做思索狀想了一會之後說道:"貌似阿瑞斯和她們幾個的關系都不太好."說到這里她又神秘兮兮的貼在我耳朵上小聲說道:"其實阿瑞斯和奧林匹斯神族的所有女性神族的關系都很糟糕.據說是因為他有些大男子主義,很看不起女性,所以整個奧林匹斯神族的女神都和她不對路."

潘多拉這話聽的我是一頭冷汗,我說阿瑞斯這家伙怎麼能黴成這樣呢!搞了半天問題出在這啊!不過剛剛答應要給阿瑞斯希望的,所以我只好讓吉祥過去又浪費了一個寶貴的祝福.雙祝福同時生效,那結果利馬就不一樣了.幾乎在吉祥的二次祝福完成的瞬間那只色子立刻就停了,而且顯示出來的數字正好就是阿瑞斯之前報的那個數.興奮的阿瑞斯立刻就撲到了色子上大哭了起來,搞的我是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哪根神經又短路了.

拉達曼提斯在旁邊小聲的給我解釋."你別怪他.你也知道,我們這些男神有時候沒事干就喜歡聚在一起賭兩把.阿瑞斯那家伙特別好這一口,可是他那運氣……反正他就從沒贏過.這次應該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成功提前猜出自己將扔出的點數,這對阿瑞斯來說算是破記錄的事情了."

"我說他怎麼激動成這樣呢."

抱著色子在那哭了半天的阿瑞斯直到幾分鍾後才想起來驗證一下剛才是不是只是意外,所以他又連續扔了好幾次,結果每次都能迅速扔出他之前說的數字.在連續扔了十次後這家伙立刻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撲到了吉祥的腳邊抱著吉祥的毛腿哭著喊著說以後就跟吉祥混了,吉祥讓他上刀山下活海他都不帶眨眼的.

看著哭的一塌糊塗的阿瑞斯我忍不住看著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問道:"你們奧林匹斯神族怎麼這麼沒有節操啊?"

拉達曼提斯立刻信誓旦旦的保證阿瑞斯是特例,其他奧林匹斯神族,尤其是他們冥王一系的奧林匹斯神族絕對沒這樣的.

我這邊正在跟拉達曼提斯說話,那邊吉祥看我沒注意他那邊,立刻從身後摸出了一塊下面帶個棍子的告示牌,然後就見他迅速在上面寫了一段話並把牌子舉到了阿瑞斯面前.阿瑞斯傻忽忽的看著牌子上的字小聲念道:"聽話你們那里有一種九頭蛇,我想吃蛇羹,你去幫我抓來,以後我照你."

阿瑞斯看完告示牌立刻驚訝的說道:"可是許德拉是冥王一系的生物,我要是把他抓來哈迪斯肯定不會放過我的啊!"

吉祥聽完連忙把牌子上的字給擦掉又重新寫了一排上去,再次立了起來.阿瑞斯照樣讀道:"那就把那個喜歡住迷宮的牛頭怪抓來.牛肉應該也不錯."

剛一讀完阿瑞斯立刻就說道:"他叫彌諾陶洛斯,不叫牛頭怪.還有他也不是喜歡住迷宮,那個迷宮是用來封印他的.而且他身上的肉也不是牛肉,味道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啊!"

吉祥聽完還想再寫,突然就感覺背後一陣殺氣傳來,他連忙把牌子一丟,然後吹著口哨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往門口晃了過去.不過他上半身雖然擺的挺像那麼回事,下面的小短腿卻還在撥拉著那個牌子,試圖把那東西一起帶走.

我差點被這家伙個氣樂了.硬板著聲音威脅道:"你不是又想減肥啦?"

一聽我的警告吉祥利馬飛奔回來抱著我的大腿拼命的撒嬌企圖裝可憐,最後還舉起了他的專用告示牌在上面寫了一堆馬屁.在他信誓旦旦的保證下我最終還是沒有懲罰他,當然不是因為他的馬屁拍的很到位,而是因為我原本就只是想嚇嚇他而已.畢竟吉祥,如意這倆熊貓的造型實在是太萌了,如果我虐待他們,回頭行會里的MM們一定會集體暴走反過來虐待我,所以為了我自己的人生安全,我是輕易不敢動他們的.

在和阿瑞斯以及潘多拉他們達成協議之後,他們所屬的聖斗士也立刻倒戈.本來,奧林匹斯神族的聖斗士並不是神族的正規軍隊,而是一種類似于私兵或者中國古代的門客一類的存在.這些聖斗士與其說是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到不如說是這些神族的私人衛隊來的合適.也正因為如此,那些聖斗士們才會在那些神族點頭後立刻毫不猶豫的就加入了我們的勢力.

雖然這邊的幾位都已經同意加入我們的勢力了,但是暫時我還不能放他們出去.神族想跳槽可不是嘴上說一聲就可以的,如果不能將自己存放在本族信仰之源中的神魂種子弄出來,那一旦讓本族主神知道自己背叛了,對方只要粉碎那顆神魂種子就可以讓對應的神族身受重傷實力大損乃至直接喪命,所以在我把奧林匹斯神族那邊的事情解決完並將這幾位的神力種子弄出來之前是絕對不能讓他們在外面露面的.

安排好潘多拉他們這邊的事情後我便迅速離開了戒律之城開始幫大地之母跑世界樹.第一個目標我選擇了天空之樹,可能是因為運氣好,這棵樹的位置剛好離艾辛格不遠,前後只用了十幾分鍾我就找到了這棵長在一座浮空島上的大樹.

天空之樹本身和一般的樹並沒有什麼太明顯的區別,如果非要說它和一般的樹看起來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話,那可能就是它的體積有點大.就像是南美洲那棵世界著名的自然之樹一樣,這棵天空之樹也是長的非常誇張,遠遠看過去就好象一座在天空飛行的城堡一般.

"好大一棵樹啊!"遠遠的看見天空之樹,玲瓏立刻發出了贊歎之聲.不過,她的贊歎之聲才剛落下,我們就突然被一道看不見的牆壁給擋了下來.幸好我們是自己在飛,沒有騎飛鳥,不然就這麼撞上去非把自己撞暈過去不可.不過即使以我們自己的飛行速度,這一下也是把我們摔的夠戧."這地方怎麼會有防護罩?"好不容易從眩暈中恢複過來的玲瓏立刻抱怨道.

我將小純召喚出來幫她治療了一下臉上的青腫順便又賺了兩點忠誠度,然後才指了指前方的那棵樹說道:"除了它還能有什麼東西會在這里布置防護結界?"

"可是它這樣把周圍全都保護在防護罩里面我們要怎麼進去啊?"

"這個問題最不是問題了."我說著便將大地之母給我的那棵幼體世界樹拿了出來,然後再次伸手摸向了剛才我們撞上的防護罩.不出所料.當我拿著世界樹幼苗時,那防護罩就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讓我順利的鑽了進去.

當我們成功踏上天空之樹生長著的那片浮空島之後,我們才意識到這座浮空島遠不像之前想的那麼小.事實上之前之所以會以為它很小,完全是因為天空之樹實在是太大了.因為相對于浮空島來說天空之樹的體積實在是過于巨型了一些,所以遠遠的看過去就感覺天空之樹仿佛是栽種在花盆中的聖誕樹一般,樹身比花盆也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以至于我們都覺得作為承載物的浮空島實在是太小了一些.不過,當我們真正踏足其上之後,這種想法立刻就消失無蹤了.看著那摩天大樓一般的巨木和腳下那可以同時開展十幾場足球賽的巨大草地,沒有人會再認為這地方很小.

"多少年了?沒想到還能見到大地之母的使者."我們剛一踏上那片浮空島,立刻就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陣震耳欲聾的說話聲.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髒都被那聲音震的直打顫.

"請問.你是天空之樹嗎?"

"哈哈哈哈……長在天上的樹難道不是天空之樹嗎?放心吧孩子們,你們沒有找錯目標.大地之母應該是讓你們來提取世界之痕的吧?來,把那棵小小世界主拿出來放到我的根上來."隨著天空之樹的話音,我們腳下的地面上突然隆起了一大片,然後一根好象跨海隧道那麼粗的樹根便帶著隆隆巨響從地面下翻了出來.

我小心的將世界樹幼苗放到了那根樹根上,然後就見天空之樹上突然一閃,一層熒光忽然從世界樹的全身各處聚集而來,然後一起流向了那棵幼小的世界樹幼苗.僅僅一瞬間我們就見到那棵幼苗爆發出了奪目的光華,仿佛那不是一棵樹,而是一支上千瓦的樹狀燈泡一般.幸好這種發光現象不是永久性的,在爆閃之後世界樹幼苗的亮度便開始緩慢下降,直到最後完全恢複了正常不發光的狀態.

"好了,我這里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們現在可以帶著小家伙離開了."天空之樹出人意料的只用了這麼幾秒就搞定了他的工作.不過,就在我拿回世界之樹幼苗准備離開之時,那棵天空之樹卻突然抖動著身體說道:"哦,差點忘記了.除了世界之痕外,我還應該給大地之母的使者一點報酬的."他說著忽然用之前那條粗壯的樹根從樹身中央突然打開的一個小洞內卷出了一塊足有五六米高的巨型橄欖形水晶."把它帶走吧小朋友,這是你的報酬."

"請問下這是什麼東西啊?"

我接過水晶一邊研究著一邊順口問了一聲,沒想到天空之樹卻是一點也不隱瞞的直接回答道:"哦,這個是我的排泄物."

聽到天空之樹的話我差點沒把那水晶扔出去,不過想想他是天空之樹,產生的排泄物和動物的排泄物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再說這東西能作為獎勵肯定價值不菲,所以最終我還是沒舍得把它扔出去.

"那什麼,我不是想問這個具體是什麼來曆,我只是想知道這個東西的用途."

天空之樹忽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開個玩笑而已,看把你嚇的.那個不是我的排泄物,再說樹也不會產生什麼排泄物就是了.那是我的身體中自然凝結出來的一種晶體,給你的這枚要一萬年才能長成形.它的作用就是屏蔽重力.只要你向其中舒服一點點魔力,它就可以使周圍的一片區域內變成絕對的零重力狀態.你可以用它制作飛行器或者別的什麼,反正用處很多."

"那什麼,這東西能拆開用嗎?"

"就算你把它研磨成粉也照樣能用.不過你得想辦法處理魔力流動問題,沒有魔力的時候它可是不會產生重力屏障的."

"明白了.那我就收下這份禮物了.我還要去找另外五棵世界樹,所以就不打擾你了."

"我到是希望你能經常來打擾打擾我,一個人飄在這里實在是太寂寞了."

聽到天空之樹的話,我原本已經張開的翅膀便又合了起來."那個,你是在說客氣話?還是真的希望有人陪你聊天?"

"當然是真的了.把你一個人放在天空上飄一萬年,你想一下你會有什麼感覺?"

對于天空之樹的想法我可沒心思去猜,我關心的僅僅是他的那個防護罩.剛剛撞上那道防護罩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這天空之樹的防護罩似乎不是一般防護招可比的,其防禦力是我目前所見過的各種防禦能量中第二強大的.在此之前我見過的唯一超越它的防護能量就是我和晶晶的絕對防禦,可是絕對防禦是有時間限制的,而天空之樹的這個防護罩卻是可以一直開著的.況且,天空之樹本身又是生長在一處浮空島上的.這要是把這座浮空島的地面改建成一座城市,那麼我們就可以利用天空之樹的防護罩使之成為不沉的空中母艦.當然,能否把這個島改裝成戰爭武器還得看天空之樹的意思.

在經過一番交流之後天空之樹立刻就同意了我將浮空島改建的建議,但是天空之樹不讓我把這里改成武器平台.不過他能接受把這里變成一個觀察基地,反正浮空島是可以到處飛的,而天空之樹也可以控制風來帶動浮空島高速移動,就算不能裝上武器把這里改成移動炮台,拿它當運輸機和偵察器都是相當不錯的.

和天空之樹商量好建立城市的大概計劃後我就把接下來的任務都丟給了行會里的人來處理,當老板的只要負責方向行談判就行了,具體細節自然有人會去計算打理,不用我樣樣都親曆親為.

離開天空之樹後我的下個目標就是大地之樹.比天空之樹還要好找,大地之樹直接就是長在一座荒山的山頂上,而且這棵樹整個都是石頭組成的,看不到一點綠色.在我拿出幼年體世界樹後,大地之樹立刻完成了傳遞世界之痕的任務,然後按照大地之母的規矩留了個獎品給我,只是相比之前的反重力水晶,大地之樹留下的精金就顯得不那麼值錢了.

"下一個我們去哪?"離開大地之樹後玲瓏問道.

我沒有回答玲瓏的話,而是反問道:"你能不能先到我的訓練空間里和凌她們一起呆一會?"

"為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冥界第一智囊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恐怖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