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時間迷宮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時間迷宮

我本來是報著支援奧利維亞他們的心思沖進第一座寒冰大廳的,但是,當我們沖入那片大廳之後,我和霜雪包括跨下的夜影都一起傻眼了.

大廳里確實有兩方正在戰斗的人群,其中也一方也確實就是我在迪坦斯那邊聽奧利維亞說的那種冰怪,但是,和冰怪戰斗的另一方卻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奧利維亞或者她的隊員,而是……"夜月?"

正被一群冰怪包圍在中間的不是別人,正是我的魔寵夜月,而在聽到我們的驚呼聲之後夜月也是相當的驚訝.她先是一輪猛攻擊砍翻了幾個沖上來的怪物,隨後又用瞳術石化了幾只怪物,最後將僅剩的一只怪物釘死在了牆壁上之後才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主人?你們怎麼從外面進來了?你們不是……"

"夜月,快,跟我回……"夜月的話還沒說完就見旁邊的岔道中突然跑出了一個白色的人影沖到夜月身邊拽著她就要往洞里拖,但是在沒拉動之後她也很快意識到了旁邊還有一群人,而後在她轉過來的時候卻是一下子愣住了.

這個剛跑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和我一起進來的霜雪,而問題是我身邊的霜雪並沒有消失,她就站在那里.

"你……你怎麼變成兩個人了?"夜月來回看著兩個霜雪驚訝的問道.

那個剛跑出來的霜雪到是比夜月反應快多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說道:"肯定是時間錯亂,他們是另外一個時間點上的主人和我們."向夜月解釋完之後霜雪又轉向我道:"主人,不管你是哪個時間的主人,趕緊來幫忙啊!"

聽到那個霜雪的呼喊我也沒猶豫,立刻就收起夜影帶著霜雪一起跑了過去.不管是什麼時間點上的我們,那都是自己人,所以互相幫忙是肯定的.

跟著這個霜雪迅速沖入通道之中,沒跑兩步就聽到前面一陣轟隆隆的巨響,跟著就見一個人影倒飛了過來摔在地上掙紮了兩下就不動了.我低頭看了眼已經明顯斷氣的那個家伙,發現這是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而且看他胸口的標志,這分明就是一個行會的頭目級玩家,因為他的胸口還帶著行會頭目的徽章.

既然不是熟人那就不用在意,霜雪帶著我們迅速往前跑,很快就到達了一段很寬闊的通道中,這邊現在已經完全打亂了套,起碼有二三百人正在混戰,而且看樣子他們好象分別屬于三個不同的勢力.除了這二三百人之外,前方還有一群大約四五百只怪物,清一色的寒冰系生物,其中最大是兩只冰龍,全身閃著藍色的光芒,除了顏色不對之外看起來到是和米拉的身體很像.當然,論硬度冰龍肯定是沒法和寶石龍比的,畢竟冰就算凍的再硬也不可能硬的過鑽石.

看著這混亂的場面拖我們過來的霜雪第一時間就愣住了,然後她立刻像癡呆了一般一動不動的定在了那里.我見她半天沒反應便拍了拍她,然後問道:"你怎麼了?我們到底幫誰啊?沒看到我們的人啊?"

那個帶我們過來的霜雪突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搞的我手忙腳亂的也不知道怎麼勸她,畢竟我連她為什麼哭都沒搞明白.不過,對方畢竟是雪妖,屬于比較堅強的生物,僅僅哭了兩聲就從大哭變成了抽泣,同時還邊哭邊說著:"嗚嗚……我又把他們搞丟了!"

這個霜雪的一番話把我們徹底給搞暈了,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什麼叫搞丟了?"

"就是找不到啊!"

"找不到?"

見我還是不理解,一旁的夜月向我解釋道:"你們是才進來的還不清楚情況,這里的時間流是按照通道來變更的.整個迷宮中的每個通道和每個大廳都有自己的時間特征,有的通道中的時間是正常時間,有的會加速,有的會減速,還有一些會倒流."

聽到夜月的解釋,我立刻就驚訝的問道:"那不是說只要我們分開走,很快就會處在不同的時間之中?"

夜月點點頭道:"我們也是剛剛發現這個問題的,但是為了搞清楚這個情況我們卻損失了好多同伴,大家每次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被分割在不同的通道中,然後一段時間之後通道里的時間就會變更,等我們再回去,人就不見了.就算大家都跑回同一個大廳也無法互相碰見,因為我們已經處于不同的時間點上了!"

聽到夜月的話之後我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關于之前的迷宮問題.我們最初都以為這個冰窟是一座巨大的立體迷宮,它依靠它的立體結構來制造一種極端複雜的三維通道使人迷失其中.但是,在聽到了夜月的介紹之後,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迷宮到底用來干什麼的?

迷宮除了用來娛樂之外,最大的用途其實應該是阻礙,這有點類似于一種空間密碼鎖,利用複雜的通道結構讓不知道密碼的人無法穿過它到達某個位置,並且可以讓知道路的人輕易穿過這個區域,這就是迷宮的基本用途.那麼,眼前這座迷宮到底是干什麼的呢?答案很明顯,它是用來保護世界之書的.而且,如果不出意外,這里存放的這本應該就是時間之書.這正好和這里的時間亂流能夠對的上號.

那麼,如果時間之書被放在了這座迷宮中,那麼它就一定存在于迷宮中的那個固定位置上嗎?顯然不是.時間道具和一般的東西不一樣,它存在著時間唯一性.就拿奧利維亞來說.因為進入時間亂流結果迪坦斯那邊一下冒出了四個奧利維亞,這說明在每一個時間點上都有一個奧利維亞.但是,時間裝備不同,它們具有時間唯一性,不管你找到多少個時間點,時間裝備都只有這麼一件,它不會在不同時間內出現很多個個體.時間之書如果真的是時間裝備,那麼它就應該具備這種特性,也就是說就算我們到達了迷宮中存放時間之書的位置,也未必就能拿到它,因為它存在的時間點不一定就是我們到達的時間點,而只要時間點對不上,我們就看不到時間之書.

我的魔寵們的智力都不低,在我想到問題的同時我身邊的霜雪也驚叫了起來."天哪.我們犯了個天大的錯誤,這里不是空間迷宮,而是個時間迷宮!"

"幸好先拿到了這個."我從懷里摸出了時速懷表,然後打開表盤才發現這東西上面的表盤竟然從一個變成了兩個.原本正常的那面表盤上有兩組不同顏色的指針在分別轉動,其中一組金色的指針走的很正常,看起來應該是正常時間,而另外一組黑色的指針卻走的飛快,顯然這組指針顯示的時間是當前我們所處的時間,而且從它的轉速看來,我們目前所在位置的時間應該是比正常時間走的要快很多.

除了右面正常表盤上的時間外,原本懷表的表蓋上現在也出現了一個表盤,這個表盤上顯示的不是時間,而是一些刻度.在表盤的十二點位置標著零,然後從十二點位置到三點位置的表盤區間數字在不斷增大,最後到達三點位置顯示的數字是四,而過了三點位置後數字又開始縮小,直到六點位置數字重新變成零.過了六點位置,表盤上標注的數字就變成了百分數,在九點位置顯示的是最小的百分之五十,而過了九點數字又開始逐漸增大直到到達十二點位置重新變成零.除了這奇怪的刻度表盤之外,左面的表盤上就只有一根指針,而且和右邊的表盤不一樣,左邊的表盤上並沒有保護和防塵防水的水晶面板,而是直接把指針露在了外面.

很顯然,左面的表盤不是給人看時間的,而是用來調整時間的,結合屬性中提到的能力,我猜測左面的表盤指針就是用來控制自身時間流速的設備,而右側才是顯示當前時間和標准時間的顯示表盤.

在看完時速的刻度表盤後我便對夜月和兩個霜雪說道:"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一,用這東西來搜索不同時間的不同洞穴,從而把大家都找齊,順道找出我們的目標奧利維亞.二,我們先別管人,想辦法先把時間之書找到,那東西說不定能一次性解決所有問題,當然也可能到頭來還要一個空間一個時間的找過去."

"既然這樣還是先把時間之書找到為好,反正遲早是要去找的."夜月建議道.

兩個霜雪也點點頭表示支持這個方案,我又把凌召喚出來詢問了一下她的意見,在得到肯定答複後我便收回了自己帶來的霜雪讓另外一個霜雪跟著我們一起去找時間之書.

和霜雪以及夜月不同,當過女神的凌在腦力方面明顯比她們要強很多.在聽到我的解釋後她立刻道:"我想在找書之前我們還得做三件事情."

"什麼事啊?"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凌指了下我手里的時速道:"首先我們必須找到時間之書所在的房間."

"然後呢?"

"然後我們需要記錄下通往時間之書所在房間附近幾個通道的時間流動情況.最後我們還要利用不同通道的時間速度差讓我們到達時間之書存在的時間點,這樣我們才能拿到它."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時間之書到底在哪個時間點上?"夜月問道.

凌伸出了一根手指點了下表盤道:"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就在金色指針指向的時間點上."

"你是說我們進入的時間點?"

"沒錯."凌解釋道:"時間之書的存在時間沒有任何提示,而系統不會給我們安排一個完全沒有任何線索的時間來存放時間之書,那麼這個時間之書一定就存在于一個有著特定意義的時間點上,而對我們來所,有哪個時間比現實時間更有意義?"

"有道理,我們就先按照這個計劃試試看,不行的話再想別的辦法."

因為這個通道里的時間亂七八糟,所以想要依靠幽靈蟲批量搜索的辦法顯然是行不通了,因為時間斷層會不斷的把我的幽靈蟲傳送到不同的時間點上,只要這里的時間斷層不是固定數量的,那它的理論容積就將是無限大,在這麼個空間中想要幽靈蟲的數量取勝顯然是妄想.

不能用幽靈蟲那就只好自己找了,而且糟糕的是因為怕走散,大家還不能分開搜索,必須聚集在一起防止被分割到不同時區而失去聯系.

這座超級地下迷宮的面積絕對是超呼想象的大,而那個用來存放時間之書的房間也不知道具體在哪,甚至于連是否存在這樣一個房間我們都不確定,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盡量把整個迷宮都走一遍以確定沒有遺漏掉什麼位置.

說起來真是多虧了我不是普通人類,我的大腦里有著一部分電子腦可以像計算機一樣在大腦中構建我們走過的區域的三維通道模型,這些模型可以保證我不會在這里迷路,而如果是普通人,面對這看起來都差不多的冰牆,絕對會很快迷失方向在這里瞎轉悠,最後耗盡補給被活活困死在這里.

我們一邊走,我一邊在大腦中不斷加大立體地圖的面積,雖則我們走過的區域越來越多,地圖也變的越來越完整.當然,這副地圖除了標出了正確的道路外,還分別用紅,白,藍,三種顏色標出了不同的時間區段,而且每段都有標注該區段的時間流速.

隨著地圖的不斷擴大,我們掌握的數據也開始變的越來越多,而且在此期間我們還遇到了很多生物,其中有冰系怪物也有不知道哪來的玩家和NPC,最後還意外的讓我們碰上了之前奧利維亞隊伍里的那個女吸血鬼,當然她到底是哪個時間點上的隊員我就搞不清楚了.

在和我們接觸後那個女吸血鬼最終也加入了我們的隊伍,畢竟這地方也是相當的不安全,雖然不是一個時間片段的人員,但女吸血鬼好歹和我們算是盟友關系,跟著我們起碼生命安全還是可以保證的.

以我們的正常感官,大概在迷宮中繞了七八個小時之後並沿途干掉了怪物無數,我們終于在迷宮中央的一處岔道中發現了時間之書的存放處,雖然這里現在並沒有時間之書,但是房間里卻有一個好象演講台的平台,在台子上有一個書形的凹槽,很顯然那就是時間之書曾經存在的位置.

"好了,位置找到了,看看時間情況."凌朝我說道.

我趕緊拿出時速打開一看,那組金色指針和黑色指針顯示的時間居然分毫不差.

"這什麼情況?"看著兩組指針完全一致的顯示時間霜雪驚訝的問道.

我看著表盤過了一會才突然反應過來."對了,肯定是時間差距達到十二小時了!這個表盤一圈就是十二小時,如果兩只表盤差距時間正好為十二小時的倍數,兩組指針就會完全重疊在一起."

"那我們現在怎麼知道我們到底是比現實時間快了十二小時還是慢了十二小時呢?而且你也說了是十二小時的倍數,萬一是二十四或者三十六小時什麼的怎麼辦?之前你有注意我們的時間到底是快還是慢嗎?"

"你稍等一下."我直接從隨身裝備中拿出了一張紙鋪在了地上,然後在上面畫了很多的線段,最後把大腦中記憶的地圖上的時間一個個的標上去,最後將我們在各個位置停留的大致時間也都寫了上去.用停留時間乘于時間流速,得到的就是實際上在那個區段經過的時間,把這些時間全部加起來以後得數是負二十三小時零幾分.因為我不能確定在每個區段停留的精確時間,所以結果有少許誤差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二十三小時也非常接近二十四小時這個十二的倍數,至于前面的那個負則說明我們比現實世界慢了二十四小時,這樣說來的話我們就必須尋找那些時間加速的區段才能把時間追回來.

看到我在紙上算出來的結果不用說大家也都明白了我的意思.凌在圖上找了一段之後立刻指著一個距離我們現在所在房間大約有八個間隔的通道."我們去這里吧.附近的區域內就這里的時間流速最快,八倍的時間流速也就意味著我們只要在這里等三個小時我們的時間就會追上正常時間,如果再算上回來的時候需要經過的時間區導致的時間損失,我們最多只要在那邊呆三小時十分鍾就足夠了.具體時間可以用時速表去計算,當時針加速走過兩圈之後再度重合時就是我們回到這個房間的正確時間."

"好,就這麼辦,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因為腦子里有詳細的地圖,所以找到對應時區很簡單,加上時速的計時能力,我們很輕松的確認到了正確的時間區段.這個有著八倍時間流速的區段剛好是一處類似于大廳一般的環境,其內部成一個略扁的橢圓形,在橢圓形的一條弧邊上密集的連接著三條通道,通往時間之書存放處的通道就在這三條通道中,而在橢圓形的對面弧邊上則只有一條通道連接,至于那邊到底連接到哪里我們到現在都還不太清楚.雖然之前在這個寒冰迷宮里轉了足足八個小時,但我們實際上走過的路卻並不算太多.畢竟寒冰通道不是安全的游樂迷宮,這里到處都是怪物,有些地方甚至會有強大如冰龍之類的怪物存在,所以想要在這里移動實際上還是很耽誤時間的.

因為要在那處橢圓形大廳內等待三個小時,所以我們干脆在這邊擺開了一堆的的紙張開始計算各個點之間的時間比例,希望能找到一些規律之類的東西.畢竟時間之書未必就一定能幫我們找到失蹤的奧利維亞,所以為了防止萬一,最好還是早點做好准備.

我們這邊大約計算了一個多小時,將所有可能的規律都常識了一遍,結果發現這些通道的時間似乎是毫無規則的,至少我們找不到規則.按照這個情況來看,如果找不到一種能徹底解決錯亂時間的東西,那麼我們起碼得用掉十幾天時間才有希望找回迪坦斯需要的那個奧利維亞.當然,這個時間只是正常推算時間,如果我們運氣好,也可能在尋找的第一個通道里就發現她,也可能永遠都找不到她,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願時間之書能幫我們搞定這一團亂麻般的時間吧!"看著幾乎快把房間鋪滿的計算紙我無奈的歎了口氣.正打算過去收拾那些紙張,突然就聽到背後一聲傳來轟的一聲響,然後就見一個人影翻著跟頭摔進了我們所在的冰室中.

看到這個人影飛進來,我們在場的幾個人瞬間便全部轉了過來進入了戰斗狀態,但是當看到地上爬起來的那人後,大家卻是發現居然又是個熟人.

剛剛飛進來的這個家伙就是之前奧利維亞的隊伍里的那個亡靈騎士,不過看他現在的樣子可以說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一身的鎧甲只剩了巴掌大的幾塊甲片歪斜著被一條布片掛在身上,看起來好象隨時會斷掉的樣子,還好下身的護腿和靴子都還算完好,不至于裸奔,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有好幾道血痕,而且左邊眼睛也不知去向,只剩了一個黑黑的窟窿.

雖然不知道這位具體是哪個時間點上的亡靈騎士,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是奧利維亞的人,所以我們在看清楚他的相貌後便一起閃到了他飛出來的洞口一起戒備的盯著洞里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襲擊了他.

後面的生物果然也沒讓我們失望,幾乎就在我們閃到洞口的瞬間就見一只巨大的白色生物怒吼著從洞穴中沖了出來.

"我靠,是冰猿!"看到那只沖出的有如白色大猩猩一般的巨獸,我連忙招呼眾人閃開,跟著等那家伙沖過頭了之後才從背後追了上去跳起來一劍刺入了那家伙的腦後頸椎之中.冰猿巨大的身軀在劍尖刺入的瞬間便徹底失去了控制歪向一邊,我急忙一蹬它的尸體又從冰猿的背上跳了下來,而冰猿的尸體則是繼續往前沖了老遠才一頭撞上了對面的牆壁停了下來.

收回永琝瓻傴繫b的走到那名亡靈騎士身邊問道:"冰猿雖然力量大了點,可也不算什麼很難對付的怪物吧?你怎麼搞成這樣啊?"

那名亡靈騎士從地上爬起來艱難的指了指我們背後,我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剛想說沒什麼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地面似乎有些輕微的震動傳來,而且這種震動正在逐步升級,剛開始還只是輕微的一點點,幾秒之間便已經加強到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感覺的到的地步了.

就在我們為地面的震動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前方的通道彎角處突然橫向滑出了一只冰猿,那只冰猿就仿佛玩漂移一樣橫著從拐彎處滑了出來,然後在對面的冰牆上猛烈的撞了一下之後又立刻恢複到通道的中心位置上,但是此時它的方向已經徹底調整了過來並向著我們狂奔而來.

在看到這第一只冰猿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那名亡靈騎士為什麼會搞成這樣了.他不是打不過冰猿,他只是打不過一群冰猿而已.就在第一只冰猿跌跌撞撞的沖出來之後不到兩秒,通道的彎角處便如洪水潰堤一般的滑出一大排冰猿,這些冰猿互相擁擠推搡著從彎角沖出,然後經過對面的冰牆減速後又在向我們發起了猛沖.

"霜雪."

隨著我的叫聲我自己的霜雪已經被我放了出來,之前那個別的時間點上的霜雪也和我放出的霜雪一起對著洞口舉起了手掌,伴隨著大片白色的凍氣噴出,通道口瞬間便出現了一道薄薄的冰牆,然後就見冰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加厚,幾秒之間便已經變成了一堵一尺多厚的冰牆將通道口徹底的封了起來.但是,盡管通道口被封了起來,可冰層的厚度卻明顯還不夠.一尺厚的冰擋住普通人肯定是沒問題的,但如果要擋住一群瘋狂的冰猿就有點不夠看了.

伴隨著咚的一聲響,第一只冰猿撞在冰牆上便讓一尺多厚的冰牆表面迅速出現了一大片蜘蛛網一般的裂紋,雖然兩個霜雪迅速的用凍氣修複了一部分裂紋,但可惜後面的冰猿卻沒有給她們足夠的時間繼續修複,大群的冰猿瘋狂的沖上來撞在最前面那排冰猿的身上,然後將那排冰猿全部擠的口鼻噴血,但是前面的冰牆也在他們瘋狂的沖擊下徹底爆裂,前面幾排的冰猿連滾帶爬的翻進了洞內.

眼看著那群冰猿沖進來,我只能無奈的拔出了永琤D動迎了上去,但願我們能在三小時時間到達前搞定這些冰猿,我可不想再錯過時間又得找個新洞重新往回等時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章 時間流速系統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只在那一秒出現的時間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