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幽靈樹的一箭雙雕計劃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幽靈樹的一箭雙雕計劃

靈魂之樹的鄰居並不是什麼生物,這家伙根本就是個凶靈,而且是凶到一定程度的那種超級凶靈.我在靈魂之樹給出的大致方位指引下很快就見到了他的這位鄰居,不過對方打招呼的方式非常特別.你可以想象當你一個人在幽暗的密林中走的好好的,然後突然一只腐爛了一半的死人臉以僅僅幾厘米的距離出現在你的面前時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的反應很誇張,因為我被嚇到了.在那張鬼臉出現的瞬間我的大腦都沒來及反應身體就條件反射的上去一拳將對方轟飛了出去,而那個倒黴的惡鬼則是用更快的速度再次朝我撲了過來,但是這次有准備之下它比上一次還要倒黴,直接被我一把捏住了咽喉,無論它怎麼掙紮也不能晃動分毫.

其實幽靈這種東西是沒有所謂的要害可以讓人捏的,之所以這家伙被捏住脖子就無法掙紮完全是因為他還帶有生前的記憶.因為他生前是個人,所以別捏住脖子後就會本能的以為自己被控制住了,其實以它幽靈的體制根本就沒有那回事,他只要願意,甚至可以通過放棄一部分肢體來從我手中脫離出去.

"可憐的家伙,看來你惹的靈魂之樹很不高興啊?"在抓住了眼前這只惡靈之後我便也明白了靈魂之樹為什麼讓我到這邊來了.很顯然這個家伙並不像靈魂之樹說的那麼有意思,而靈魂之樹把我騙過來的唯一目的就是順手幫他解決掉一個麻煩而已.

其實之前我在靈魂之樹周圍看到的那些互相吞噬的靈魂並不是自願聚集起來的,他們都是靈魂之樹用自己的能力強行聚集到一起的.就好象火之樹需要吸收火元素,自然之樹需要吸收自然之力一樣,靈魂之樹是必須依靠靈魂才能生存下去的植物,所以它把附近區域的幽靈都給強行聚集到了那片區域並迫使他們互相吞噬,最後當某個靈魂吞噬了足夠的靈魂強化到一定程度後,靈魂之樹就會將這個強大的靈魂抓到自己身邊,然後將其吞噬掉,這就是靈魂之樹的生存方式.

在成功抓住這個凶靈之後我讓凌幫忙讀取了這家伙的記憶,根據他的記憶顯示,這家伙本來也是那群可憐的應該別吞掉的靈魂之一.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吞噬了足夠的靈魂後並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恢複了生前的記憶,變成了一只有著人類思維的幽靈.

之前那些沒有意識的靈魂只會本能的互相吞噬以強化自身,而當他們吞噬了足夠多的同類後就會變的越來越暴躁,最後成為完全沒有理智的惡靈.這種惡靈除了殺戮和吞噬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別的意識,所以當靈魂之樹需要吸收他們時,這些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要逃跑.雖然他們也會反抗,但實力差距在那擺著,不知道逃跑的家伙們只有被吞噬掉這一個結果.但是,眼前這個家伙卻是個異類.

因為有著人類的思維,所以他比那些惡靈多了一個能力,那就是思考.剛具備智慧的時候他雖然想到離開,可是在發現吞噬同類可以強化自己後他便把那片空地當成了天堂.本來他是打算在那里強化到一定強度再離開的,但是在他無憂無慮的生存了一段時間後,他突然發現了一個很強的同類被中央那棵他一直以為很普通的大樹給吃了.在那之後他又發現了兩次這種事情,最終他認識到了這棵樹強大且危險,在衡量和自己與對方發生戰斗後的結果後,他果斷的選擇了逃跑.

之前因為那些無意識的靈魂即使強大了也不知道跑,所以靈魂之樹壓根就沒浪費力氣去布置什麼隔離設施防止幽靈逃跑,事實上因為他一直在開啟著吸引幽靈的能力,所以不但沒有幽靈離開,反而有很多附近路過或者新出現的幽靈會時不時的往這里聚集.正因為沒有逃跑的幽靈,所以靈魂之樹根本沒設置攔截設施,結果這個家伙就很容易的離開了那個范圍.

盡管靈魂之使很強,但再強它也只是棵樹,而樹的最大問題就在于它是不能移動的.面對一棵無法移動的食人樹,最安全的方法就是遠離他.眼前這家伙選擇了最正確的方法,他跑出了那片區域,並且發現靈魂之樹的能力之中實際上除了吸引幽靈的能力外,其他能力都無法超出那片空地的范圍.也就是說,只要他不進入那片空地,那靈魂之樹就絕對拿他沒招.

在逃離了危險區之後這個家伙便開始計劃重返人間,但是在冥界晃了一段時間後他終于意識到了人間與地獄之間的鴻溝不是他這個沒有背景的小人物可以通過的,因此他開始腳踏實地的想要讓自己變強.想要返回人間,除了認識那些冥界的大佬之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獲得強大的力量.

對于一只幽靈來說,最簡單的強化方法就是吞噬別的幽靈.先開始這家伙只是到處尋找幽靈加以吞噬,但是很快他就堅持不住了.野生的各種幽靈並不是都很弱,正相反,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比他還要厲害.在這種情況下能供他選擇的目標其實並不多.況且即使是比他要弱的靈魂,對方也不會傻忽忽的任他吞噬,那些靈魂一般都會劇烈反抗,每次即使他能成功吞噬掉對方也要打上幾個小時甚至一天.這種速度無疑相當之慢,而且危險性非常大,畢竟長達幾小時乃至一天時間的戰斗必然會引起附近的很多生物的注意.要知道這可是危險的地獄而不是人間,即使人間也有等著鷸蚌相爭的漁翁存在,地獄這種地方這樣的家伙就更多了.所以,絕大部分時間內這家伙都不是成功吞噬對手,而是打到一半被迫提前逃跑.十次襲擊最多能有兩次得手,這還得看運氣.

如此低的成功率加上難于想象的危險讓這家伙不得不想其他辦法,而想來想去他便又想到了靈魂之樹.靈魂之樹強大的誘惑能力會自動使周圍區域的靈魂往它身邊聚集,這就為眼前這家伙提供了比較多的目標供他選擇.而在隨後的接觸中,他居然發現那些被影響了不由自主向此地聚集的靈魂居然全都好象在夢游一般處于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這種現象使得他的襲擊變的異常簡單,因為幾乎沒有反應能力的這些靈魂根本不知道反抗,所以別說是比他弱的靈魂,即使有比他強的存在也可以輕易得手.

自從發現了這一現象後這家伙就在靈魂之樹周圍住了下來,然後他就把靈魂之樹當成了一個誘餌,而他則潛伏在誘餌附近襲擊那些被吸引來的獵物.不過,盡管他的方法對他來說是件大好事,但在靈魂之樹看來可不是這樣.他的行為直接導致進入靈魂之樹勢力范圍的靈魂數量成直線下降趨勢,這等于是在從靈魂之樹的飯碗里往外搶糧食一般,你說靈魂之樹對他能有好感嗎?

在搞清楚了他與靈魂之樹之間的這層關系之後,也就不難理解靈魂之樹為什麼騙我過來幫他處理掉這個麻煩了.要是有個人每天等在你家門口,你一發工資回家他就搶一部分走,你說這樣的人你有可能對他客氣嗎?之前是因為靈魂之樹根本無法移動,所以沒有辦法干掉這個家伙,但是現在不同了.我的出現給了靈魂之樹一個額外的選擇.

"喂,你可真是不跟我客氣啊?"帶著那家伙返回靈魂之樹後我直接將他扔在了靈魂之樹的身邊."你要是想讓我幫你解決這家伙直接拜托我就是了,何必騙我呢?"

"我雖然是想利用一下你的能力,但是我可沒有騙你."靈魂之樹絲毫不覺得有什麼愧疚的說道:"之前我就和你說了這家伙很有意思,那並不是騙你的.我只是沒有告訴你我跟他有仇而已.實際上他也確實是個很有意思的家伙."

"看他這副爛掉一大半的死人臉,我並不覺得哪里好玩."

"他好玩就好玩在這里了."靈魂之樹說道:"你知道他最初是什麼樣子的嗎?"

我搖了搖頭道:"這我哪知道?怎麼?難道他以前不是這樣爛糊糊的造型?"

"當然不是,因為這家伙以前只是一條小狗而已."

"你的意思是嘲諷他是狗,還是……?"

"不,就是字面意思.他原本被我吸引過來的時候就是一條小狗的靈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吞噬了那麼多靈魂後他居然開始向人形發展,最後居然連自己的主意識都出現了混亂,竟然還認為自己本來就是個人."

聽到靈魂之樹這麼說我終于對地上這家伙開始有點興趣了.本來一條狗的靈魂進化成人形就已經有點奇怪了,但是對方能完全複制出一個完整的人類記憶,而且他自己居然還沒發現,居然把這個複制來的意識當成自己的意識,這種情況實在是有些奇怪.按說靈魂對于自我這種概念應該是有很明確的感應的,就好象母親一般很難把自己的子女弄錯一般,每個人或者說每個生物的意識都很難把自己的意志和別的吸收來的意志弄混,因為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那就意味著自我的消失.這種吞噬與其說是吞噬,到不如說被吞噬來的合適些.但是,這個家伙的情況似乎還有點不太一樣.

如果他僅僅是因為吸收了某個家伙的意識而把自己當成他,並且具備了完整意識,那還好說一些,關鍵是他的記憶似乎不是被替換,而是被融合了.他雖然認為自己是一個人,但他的記憶中卻有自己還是條狗的時候的記憶,只是在他的記憶中他的狗身份被人類形象給自動替換了,而這正是我關心的內容.

能夠使用一段記憶完美替換對方的記憶,並且使對方自己都深信那就是事實,這是一種多麼可怕的能力啊?如果我們可以從這個家伙的意外中分離並再現這種記憶融合的過程,那麼我們甚至有可能做到對某些人的記憶進行一定程度的修改.當然,在游戲里這種技術估計就算搞出來了也只能對NPC使用,畢竟玩家的意志是受到系統保護的,系統不會允許任何團體或個人以任何方式直接傷害玩家的意識.不過,即使這種技術分離出來後只能對NPC使用,那也將是一項難以想象的技術.起碼我們以後再想拉某個神族入伙就簡單多了.先拉對方入伙,對方同意最好,不同意就使用這種技術修改對方的記憶讓他以為自己已經答應了,這樣的話我們行會的神族隊伍應該就可以快速的壯大起來了.

見我終于明白了其中關鍵,靈魂之樹忽然問道:"怎麼樣?這個家伙是不是很有趣?"

我無奈的點點頭道:"確實很有趣,就算這次我沒白幫你的忙."說完這個家伙我又對靈魂之樹道:"好了,我已經幫你搞定了你的麻煩,你有沒有搞定我們的任務?"

靈魂之樹直接將世界樹幼苗遞還給我道:"已經好了,你把它交給大地之母就行了.哦對了,按照規矩還得給你點報酬,讓我想想我有什麼可以給你的."在一陣搖晃之後靈魂之樹突然伸出一根藤條朝我卷了過來並同時說道:"就是你了小家伙."只見那根閃著藍光的藤條就好象幻象一樣穿過了我的身體將一個白色的虛影從我身上卷了出去.

"主人?"被從我身體里硬拉出去的幻影還有些驚慌,顯然他還是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要不是之前的情況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威脅,估計這會幻影一定已經發動攻擊開始反擊了.

因為我知道靈魂之樹不可能對我們下手,所以我在幻影發出詢問後立刻示意他放松,而在他接到命令之後他也立刻感覺到了靈魂之樹正在對他做的事情,只見那根卷著他的藤條根部突然出現了一個亮藍色的光圈,然後這個光圈順著藤條迅速的向尖端移動,在到達藤條末梢後光芒便直接注入了幻影的身體之中.

隨著第一個光圈閃過,第二個,第三個光圈又開始接二連三的出現又消失,後來光圈開始越來越密集,它們全都在迅速的往幻影的身體內灌輸,而幻影也是越來越亮,最後居然從原本半透明的好象一團霧一般的狀態變成了一個散發著藍色光芒的好象一塊水晶一般的形象.

"這難道是……?"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地獄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被大地之母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