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章 陰謀家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章 陰謀家

"影子,這次的事情你必須給我們大家一個解釋,不然你可不要怪我們不講兄弟情誼了."

坐在下手位置的影子二世忽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很激動的樣子問道:"你們信我嗎?"

突然被這樣問在場的自由陣線領導層全都愣了一下,最後還是審判者說道:"我們當然信你,只是紫日畢竟是中國玩家領袖,而且雖然紫日在某些方面做的不夠好,但總體來說他還是個很有能力的領導者,在對外擴張方面紫日做的雖然不夠果斷,膽子也小了些,但起碼他的行事作風比較穩健,至今為止除了最近的日本反撲事件因為俄羅斯人的搗亂而讓日本人得逞之外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什麼明顯失誤.對于這樣一個領導者,我不覺得襲擊他有什麼合理的理由."

"這就是你們的觀點?"聽完審判者的話,影子二世立刻用質問的口氣掃視了一圈在場眾人,最後甚至略帶憤怒的說道:"身為中國最了解社會真相的一群人,你們難道就一點都不明白?"

眾人看著突然憤怒起來的影子二世都是一陣疑惑,最後還是審判者說道:"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們能接受不同意見."

影子二世聽到這里立刻慷慨激昂的說道:"好吧.我就讓你們看看紫日的真面目.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們給我一個保證,因為接下來的內容涉及我以前的真實身份,你們必須保證在聽完我的全部情報之前不要因為我曾經的身份而打斷我."

略微沉默了一會之後審判者才點頭道:"我以會長的身份向你保證."

"那好各位,現在就讓你們了解一下什麼是真相."影子二世說著便從身上拿了幾只水晶球出來放在了桌面上,然後他又將水晶球逐個激活在空中投射出了一副副的照片.在完成了這些之後,影子二世又拿出一根棍子指著其中一張我和槍神,松本正賀,阿修福德坐在一張桌子上的照片."各位知道這件事情嗎?"

自由陣線的其中一位玩家說道:"這不就是那次中,日,美三國國器交換談判嗎?你把這照片翻出來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個."影子二世點了下圖片,然後圖片突然動了起來.原來那不是一張照片,而是一段錄象的第一個畫面.只見畫面中的我們四個先是在桌子上翻著一張地圖,然後畫面逐漸接近,隨著距離接近,我們談話的聲音也逐漸變的清晰起來.

我站在地圖邊上指著一塊區域說道:"這里,這里還有這里,這幾個地區是我國行會在日本的防禦重點,松本君你至少要組建六萬以上的玩家隊伍和至少十萬NPC,屆時我會以兵力調整的名義把這里的高級兵種調走,你可以在這個時候組織人手發動反擊,相信這樣你們獲得勝利的可能性至少在七成以上."

松本正賀激動的說道:"這樣就太好了,如果我們拿下城市,按照約定我會支付兩千萬水晶幣和一些戰略物資給你們."

槍神笑著道:"你們的聲音談成了,那我們的呢?紫日你在美國的勢力范圍有點太寬廣了,是不是需要限制一下啊?"

畫面中的我直接伸出兩根手指搓了搓道:"沒問題,但是好處費呢?"

接下來的畫面就是一番討價還價,其中的我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街頭小販,不同的是我賣的不是價格低廉的小商品而是國家和行會的利益.之後的內容是越來越不堪,除了討價還價的公然出賣國家利益之外,居然還冒出了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開始陪吃陪喝,最後連限制級鏡頭都出現在了畫面中,只不過被系統強制加了霧化效果所以看不清細節,只能判斷出確實是在干那事.

"這是紫日?"看完那段畫面,在場的人全都驚的合不攏嘴,審判者更是情緒激動的指著畫面中最後定格的那張我正在某個女人體內激情發射的瞬間叫喊道:"他怎麼能這樣?這和平時我們看到的國家第一玩家完全就是兩個人嗎!"

影子二世故意陰陽怪氣的說道:"公眾人物也是人啊!我們有的七情六欲他怎麼能沒有?不過人家是公眾人物,不能讓大家看到他不好的一面,好在他們這種人總是有辦法控制輿論,所以,他不希望你們看到的東西你們就絕對看不到,而你們能看到的都是他想讓你們看見的東西,這就是政治,這就是階級."

"這錄象你從哪搞到的啊?"一名玩家問道.

"這個就要說下我之前的身份了."影子二世說道:"你們聽說過光明聯盟嗎?"

"你說那個通敵賣國被冰霜玫瑰盟滅掉了的光明聯盟?"審判者問道.

"哈,通敵賣國!多大一個帽子啊!"影子二世反問道:"你們誰看到過光明聯盟賣國的證據,沒有吧?"

"你的意思是……?"

"沒錯,我就是光明聯盟的曾經的副會長.通敵賣國?哈哈哈哈……"影子二世淚流滿面狀若瘋狂的邊笑邊說道:"成王敗寇,我們行會只因為無意間得到了你們剛剛看到的那段影象,所以才遭到了冰霜玫瑰盟的徹底封殺.他們摧毀我們的城市屠殺我們的會員還不算,居然還到處散布消息說我們通敵賣國.去他媽的通敵賣國,通敵賣國的是他們冰霜玫瑰盟,我們只是因為看到了他們的交易而被滅口的一群倒黴蛋而已."

"你們為什麼不把消息發到論壇上?"審判者問道.

影子二世的身體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但他很快便壓制了這種不正常反應迅速用更加不正常的狀態哭訴道:"你以為我們就沒發嗎?但是發了有用嗎?那些論壇版主全都是游戲玩家,冰霜玫瑰盟用他們的勢力威逼利誘這些人.你知道,一旦關系到切身利益,很多人都是會先考慮自己的,何況很多版主本身就不是中國人,這點事情跟他們餓利益比起來完全就不是問題.這些版主最終都把我們發的帖子刪除了,期間也許有人在刪除前看到過,但絕對不多,所以在冰霜玫瑰盟掌控的主流宣傳之下,大部分人都把我們當成了賣國者.你們想想,我們懷著一腔熱血就為了國家,結果卻被當成賣國者,你們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嗎?你們知道我們是什麼樣的心情嗎?你們能想象那種屈辱嗎?"說到這里影子二世就好象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一樣癱坐在座位上哭了起來.看他情緒這麼激動,在場的人就算有人不相信他說的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審判者看這情況也只能無奈的揮了揮手讓大家先出去,他自己則是走到影子二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遞上一條手帕,然後才歎了口氣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看到會里的幾個主要領導者全都走了出來,一直等在會議室外面的自由陣線的會員們立刻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啊?副會長干什麼要去害紫日啊?"

那些自由陣線的領導玩家被這麼多人吵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正在那試圖讓大家安靜,突然就發現人群自己安靜了下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是會長出來了.

見到會長出來,那些會員也老實了不少.其中一個膽子比較大的玩家站出來問道:"會長,副會長到底怎麼回事啊?"這家伙這麼一問原本安靜的人群又再次喧鬧了起來,大家也都吵嚷著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審判者有些頭疼的伸手制止了大家的喧鬧,然後說道:"這次的事情有些隱情,我們暫時還在調查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暫時還無法做出判斷,所以請大家先保持克制.這段時間內盡量不要和別的勢力發生沖突,等我們調查清楚整件事情再說."

聽到審判者這麼說下面的人雖然還不太滿意,但總算是稍稍安靜了下來.審判者和行會里的其他幾個領導者一起離開了會議室外的人群向外面走去,一個行會領導跟在審判者身邊說道:"會長,我們這邊雖然可以暫時先壓下來,可是冰霜玫瑰盟那邊怎麼辦啊?事情搞成這樣冰霜玫瑰盟那邊不可能善罷甘休的,他們肯定會派人來處理這個事情的."

審判者道:"我當然知道他們會派人來,甚至于紫日自己都有可能親自過來,只是你們看影子的樣子我們現在能問的下去嗎?"

"可是冰霜玫瑰盟的人來了我們要怎麼辦?接待還是……?"

審判者皺著眉頭道:"看對方態度再說,如果對方還算客氣就接待,如果對方上來就喊打喊殺我們也不用怕他們."

"明白了."

這邊審判者他們才剛說完,那邊突然就見一名會員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最後因為速度太快來不及刹車還險些撞到他身上.

"怎麼回事?跑這麼急干什麼?"一把扶住那個險些摔倒的家伙後審判者略帶不滿的問道.

那玩家也沒注意審判者的語氣,只是語無倫次的指著城門方向喊著:"來……來了……他來了……"

"慢點慢點,到底誰來了?"

"紫日.紫日來了!"

"什麼?"這次不光是審判者,連他身邊的其他人也一起叫了起來.

那個來報信的會員還以為會長他們沒聽清楚,連忙又說道:"紫日到我們行會來了,現在已經到城門口了.大頭他們帶人把門堵住了,紫日說讓你們去和他說話."

"什麼?大頭那個白癡為什麼堵門啊?"審判者又急又氣的說道,然後想想這事情不能耽擱,于是便一邊向城門口跑一邊拉著那個報信的家伙一起跑,同時嘴上還問道:"紫日帶了多少人來?"

"就帶了一女的,我不認識."

"他們沒有硬沖城門嗎?"

報信的那家伙沒反應過來還反問道:"城門不是被大頭他們堵了嗎?"

"白癡,以紫日的實力他如果想進來你以為就靠你們這幫烏合之眾就能擋住他嗎?"

"老大,說我們是烏合之眾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怎麼著你們還覺得自己是精英了不成?"

那個被罵的家伙頓時就沒了聲音,不過就算他想反駁也沒什麼機會了,因為他們已經到達了城門口.自由陣線雖然有一千多會員,但也只能算是中小型行會而已,以中國的人口基數,一個行會人數低于一萬其實都應該算是小型行會,人數在一萬到十萬之間的就只能算是中型行會,只有會員超過十萬的才算大型行會.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比如像我們行會就是典型的人數少規模大的行會,如果按照會員數我們行會只能算是中大型行會,但按照戰斗力和擴張能力來說我們絕對算的上超級行會.

當審判者帶著人沖上城牆的時候我正和玫瑰在城門外商量事情.榮譽之城的城門已經關閉,城牆上也是密密麻麻的NPC守衛,而且城里各處的自由陣線的會員們也在陸陸續續的往這里趕,照這個速度要不了十分鍾全行會的玩家都能集中到城牆上來.

看到城外等待的我們審判者總算是松了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不等他趕到他們行會的人就和我先打起來,那樣的話就算本來沒什麼事情都能搞出點事情來.

"大頭."看我和玫瑰在門外似乎很平靜的樣子審判者連忙叫起了負責城門守衛的那家伙的名字.

一個長的圓頭圓腦的家伙提著個大刀就沖了過來,嘴里還在喊著:"老大我在這,是不是要開戰啊?"

審判者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這家伙的腦袋上罵道:"開戰個屁,讓你出去你打的過紫日嗎?馬上給我傳令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主動攻擊,我出城去和紫日接觸一下試試."

"什麼?這怎麼行?你去不是送死嗎?"

"白癡,你以為我站城牆上他就打不到我嗎?紫日的技能穿個城牆就跟玩一樣,只要他能確定我的位置,就算再來三道城牆他照樣能穿死我,所以就算我站到他面前也不會比城牆上危險多少."

大頭聽了立刻道:"那我陪你去吧?"

"你能打的過紫日還是怎麼著?人家要不是來打架的你跑去一點用也沒有,人家要是來打架的你去了依然沒用,你說里外你都沒用,我帶你干什麼?"

"這……"

"別這那的了,趕緊去給我傳達命令,別真惹毛了紫日直接開戰你說我們冤不冤?"

"哦."大頭聽完立刻轉身去紛紛眾人傳達命令去了,而審判者則是直接跳下城牆跑進城門洞讓守衛打開了城門,而且為了向我們展示他的態度,他還命令守衛不要再關閉城門了,反正我真想進城有沒有這道門其實一點區別也沒有.

我和玫瑰在城外正在商量一會怎麼處理這個事情,忽然就見關閉的城門又打開了,而且城門里還走出來一個人.因為之前看過影象資料,所以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家伙的身份.

審判者提心吊膽的搶撐著擺出了一副淡然的表情走到了我和玫瑰面前,先開始他還沒注意,等靠近之後才發現玫瑰看起來有些面熟,隨後他便驚訝的突然想起了玫瑰的身份.其實真正了解情況的人都知道,在我們行會,有玫瑰出現的才是真正的大事,相比之下我到場的只能說是重要戰場,卻未必算的上大事.

"紫日會長,玫瑰小姐,抱歉之前我的人做出了一點過激反應.你也應該知道,之前……"

審判者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就感覺不對頭,回頭一看居然發現城門內沖出了一隊騎兵,而且看這架勢分明是出來迎戰的,而且更讓他氣憤的是城牆上居然沖上來一隊弓箭手向這邊拋射出了一片箭雨.

看到如此名目張膽的挑釁行為審判者嚇的連魂都快飛出去了,他慌忙轉身對我喊道:"紫日會長你們先躲躲,這一定是出了什麼錯,我已經下令禁止攻擊了!真的,請一定要相信我!"

看著臉色都變了的審判者我並沒有急著說什麼,而是隨手一點,晶晶忽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舉起手中盾牌發動技能."聖盾守護."一道光幕突然出現將飛落的箭矢全部擋了下來.不過城牆上很快又射出了第二輪箭只,只是和第一次比起來,這次射出的箭連之前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因為城牆上的人員自己發生了混亂,不少得到命令的人都在力圖阻止新到的那隊弓弩手放箭,而新到的人中有NPC有玩家,那些玩家在周圍人員阻止之後有的停了下來,有的卻堅持自己接到了命令,而NPC則是完全不聽指揮的堅持要射箭,結果最後兩邊的人群自己打了起來.這當然阻止了一部分人射箭,卻還是有些箭射了出來,只是密度低了很多.

審判者在晶晶出現後就已經感覺到絕望了,不過就在他閉目等死的時候卻聽到頭頂傳來一陣咄咄咄咄的撞擊聲,睜眼一看才發現我召喚出的天使居然釋放技能把他也給保護了起來.

在發現這個現象後審判者立刻反應過來轉身對我解釋道:"紫日會長請您一定要相信我,這不是我的命令.我出來前已經命令他們禁止攻擊了!"

玫瑰站出來伸手制止了審判者的解釋,然後在他擔心的目光中伸手一指那隊正向我們沖來的騎兵道:"襲擊我們的命令當然不是你發出的,因為這條命令是他發布的."

順著玫瑰的手指審判者連忙轉身望向了身後的騎兵隊,之前他光顧著解釋沒注意看,現在一看才發現騎兵隊的帶隊人員竟然就是副會長影子二世.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軍團獸與信息收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見光後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