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見光後的陰謀  
   
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見光後的陰謀

"影子,你怎麼……?"看到影子二世帶人沖過來,審判者還想讓他回去,不過他才喊到一半就感覺我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審判者立即疑惑的回頭望向我.

"你到現在都還沒明白嗎?"

"我應該明白什麼嗎?"審判者疑惑的望向我問道.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道:"他根本就是要你一起干掉的."

"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讓城牆上的那幫人一起攻擊我嘍?"

"我的會員?"審判者轉頭望向了城牆,然後他便看到了正在混戰的己方人群,跟著他便突然反應了過來."你的意思是影子想要連我一起干掉,然後嫁禍說是你把我干掉,之後再以此為理由要求我們行會的人對你發動攻擊?"

我點點頭道:"很簡單的道理不是嗎?"

審判者立刻搖了搖頭道:"不可能的.我又不是NPC,他把我殺了我還會複活,等我回來不就什麼都解釋清楚了嗎?"

"可是等你回來就一切都晚了."見審判者一副白癡的表情我只能無奈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然後對玫瑰道:"我去擋住那幫騎兵,還是你跟他解釋吧."

在我離開後玫瑰有些好笑的站到了審判者面前,然後解釋道:"其實事情很簡單.因為某些我們暫時還不知道的原因,影子二世對我們冰霜玫瑰盟或者是對紫日有著極強的敵視情緒.這一點從之前發生的願望果實事件你應該就能分析出來."玫瑰說到這里故意停頓了一下,直到審判者點頭表示明白之後她才繼續道:"因為這種敵視情緒,所以他非常希望可以傷害我們冰霜玫瑰盟或者是紫日的利益,但是他知道我們有多麼強大,明白單靠他自己一個人無法對我們造成多大傷害."

"所以他希望拖我們下水?"審判者總算是反應了過來.

玫瑰微笑道:"你看,這不是很簡單嗎?"

審判者皺著眉頭繼續推理."只要他帶人干掉我,距離太遠城牆上的人根本看不清細節,他只要說我是被你們干掉的,我們的人十有八九會信他的話,之後他們就會對你們發動攻擊,就算之後我回來澄清事實,你們必然已經因為我們的主動攻擊而開始了反擊,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就不得不進行抵抗,也就是說我帶回來的真相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沒錯."玫瑰點頭道:"不過你不用擔心他的計劃成功,因為我們根本就不會讓你被他的人干掉,而且就算你被干掉了也沒關系,我們知道這是他的計謀,所以就算他把你干掉了,我們也會暫時離開,等你複活回來只要我們沒打起來,他的計劃也就徹底沒用了."

審判者點頭道:"看來這次的事情並不像他說的那樣了!"

"他說的那樣?"玫瑰敏銳的抓住了關鍵詞."他是指影子二世?他說了什麼?我們的壞話?"

審判者直接拿出了一個水晶球,然後放出了一段影象,內容正是之前影子二世放給審判者他們看的那段影象.

"這是……不對,這不是真實場景."玫瑰直接指著畫面中的一個位置道:"暫停."審判者迅速暫停了畫面,然後看向玫瑰.玫瑰指著畫面中我們進行會談的那座石亭說道:"這不是當初那座石亭,注意看這里,這座亭子是完好的,紫日他們當初談判的時候槍神和紫日曾經暗地里較量過反應速度,槍神偷偷開了一槍,被紫日擋飛了.不過那枚子彈把亭子的一個角給打掉了,你看這座亭子,八個角都是完好的,明顯不對嗎."

"這麼說來這是偽造的影象?"

"那亭子又不是消失了,你完全可以去查證,而且論壇上關于那次事件的各種版本視頻也不知道有多少,你自己去翻一下就是了."

審判者皺著眉頭道:"網上公開很久的視頻是沒法做假的,你既然敢這麼說那必然是真的了.這麼說來影子的身份就值得懷疑了.對了,之前他曾告訴我們說他是光明聯盟的副會長,還說光明聯盟曾經是一個抗日的行會,結果後來就因為他們行會得到了這段視頻才被你們滅掉的.他還說他們行會的賣國什麼的行為都是你們控制輿論為了把他們摸黑而編出來的謊言."

"他到還真能說.游戲里的輿論又不是現實中的那些新聞單位,哪那麼好控制的?而且這家伙也不是光明聯盟的副會長,光明聯盟一共有過三個副會長,沒有一個是叫影子二世的.不過我懷疑他多少還是跟光明聯盟有些聯系的,有可能他確實是副會長,只不過這個號是重新建立的新號,也有可能他只是光明聯盟的一個普通領導人物,說自己是副會長是想讓你們覺得他來曆不凡."

"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有這種可能,不行,我得趕緊回去制止會里的自相殘殺."

玫瑰拉住了馬上就要離開的審判者提醒道:"自相殘殺確實是要制止的,不過那些戰斗也未見得都是自相殘殺,你可要看清楚哦.這麼好的機會錯過了可是不會再來的."

審判者被玫瑰說的一愣,結果反到把玫瑰搞的一臉郁悶.最後玫瑰無奈只能泄氣的說道:"算了算了,看來和你說話必須直白一點!我剛才是在告訴你自由陣線中可能已經有些人投靠了影子二世,這些人未必真的知道影子二世的真實目的,但他們無疑已經決定跟著影子二世背叛你了.不管這些人是被騙了也好,還是他們真的贊同影子二世的理念,總之他們現在是背叛你了.把這種人留在行會里那就是一堆定時炸彈,所以你不妨趁這次機會直接把他們找出來干掉,如果錯過這次的機會,下次再想找到這些叛徒可就沒那麼容易嘍."

審判者被玫瑰說的一愣一愣的,聽完玫瑰的話他呆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道:"論壇上有很多人真正的高人都說冰霜玫瑰盟之所以強大並不是因為有紫日這個世界第一戰力,而是因為你們有一個世界第一的參謀團.之前我還以為這只是某些人為了顯擺而瞎編的,現在看來這個才是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你有空在這里感慨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強大不如抓緊時間把你自己的行會整理整理,這次事情之後你們自由陣線雖然會有一番陣痛,但清除掉了那些隱患,就像修道之人戰勝了心魔一般,之後的修行之路就是一片坦途了."

審判者這次到是啥感慨也沒說,直接點點頭就往城牆那邊跑了過去,而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之前沖出來的騎兵已經死的七七八八了.

我一個人拿著永琠狺う滬垂牲_鐮槍騎在夜影背上,前方的地面上到處都是瘋跑的無主戰馬和躺在地上的尸體,至于活著的人,加一塊也不夠十個了,而且這幾人中也就只有五個人還是騎著馬的,其他人都受了或輕或重的傷站在或者坐在地上,總之是基本失去了戰斗力.

"你到底是誰?"騎在夜影背上,我用鉤鐮槍的槍尖指向了影子二世."你應該和我有過接觸,但我不能確定你具體是誰.讓我來猜猜.你是那個影舞者?"

"哈哈哈哈……"對方大笑了起來,但是卻並未接我的話.那家伙直接向我一指,跟在他身邊的四名騎士立刻縱馬向我這邊沖了過來.

"即使你不想讓我知道,那就算了,反正你這種小人物就算複活一萬次也還是小人物.那麼現在……讓我們暫時再見吧."我說著突然將永盚_鐮槍直接朝影子二世扔了過來,而鉤鐮槍在飛行過程中便迅速變短,最終變成了一柄飛斧翻滾著砸向了影子二世.

沖向我的四名騎士看到飛斧後反應不一,有三名騎士是直接閃了開來,而最後一人卻是伸出武器試圖挑開飛斧,可惜他的武器挑的位置不太對,正好撞上斧刃.一般兵器根本擋不住永,那家伙的武器瞬間便倍永硠雂う滬萱艡d腰截斷,而飛斧本身卻還在繼續向前飛.

看著朝自己飛來的斧頭,影子二世立刻就是一偏頭讓過了飛斧,然後他很不屑的哼了一聲以表現對我的蔑視,只是在哼完之後發現我居然毫無表情變化他才意識到不對,而此時我也正好舉起了手做好了准備接住什麼的准備.他突然反應過來猛然回頭,結果正好看到那柄飛斧竟然翻滾著又飛了回來,而且幾乎已經到他身邊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他根本來不及完全閃開,只能勉強側了側身子,結果飛斧還是從他的肩膀上穿了過去,瞬間便卸了他一條胳膊,然後飛斧才翻滾著回到我的手中並再次伸展開來重新變回了鉤鐮槍.

"囂張是需要本錢的,否則就只能是白癡.而你……沒有那樣的本錢."我說著便一夾夜影的肚子,夜影立刻縱身向前,在那四名騎士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便從他們中間一穿而過,緊跟著四個人的腦袋便一起飛了起來,而他們的身體則是一起滑向了戰馬摔到了地上.

"我要殺了你!"看到自己的四名隨從全部掛掉,影子二世立刻瘋狂的大叫了起來,只可惜他的叫喊對我毫無用處.

夜影在那家伙大喊大叫的時候啟動了夢境穿梭,瞬間便穿到了他的身前,我直接單手一提他的脖子將他拎到了我的坐騎上,然後在他抬起僅剩的手臂准備反抗之時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將另外一只手上的鉤鐮槍往地上一插,翻手拿出一枚降級仙丹對著那家伙的嘴巴直接硬塞了進去.

"你給我吃了什麼?"

"大便."我說著便直接把他從夜影背上扔了下去.他剛一落地就靠一只手支撐著爬了起來試圖再次發動攻擊,不過沒等他找到武器夜影便突然跳了起來以一記准確的定點後踢將他直接踹飛出去幾十米,落地之後還跟皮球一般在地面上連滾帶蹦的又飛出幾十米才最終落地,至于他到底死沒死那就不是我需要關心的了,反正吃了降級仙丹,這家伙現在只剩一百多級了,這種級別現在來說基本等于廢人.

"這邊搞定了嗎?"玫瑰忽然騎著她的那只白狼輕巧的出現在我的身側.

我轉頭掃視了一下戰場,確認沒有人能爬起來之後才點點頭."我們現在怎麼辦?馬上進城還是……?"

"我剛讓軍神用巴貝爾塔看過,城里看起來還在混戰,這個時候我覺得我們不太適合進去."

"那我們就這麼等著?"

"先給你看個東西."玫瑰將之前翻錄的那段錄象拿了出來給我看了一遍.

"這東西怎麼搞出來的啊?系統不是說記憶水晶的錄象無法偽造嗎?"玫瑰也不回答,只是看著我笑,但是我卻很快反應了過來."他們用的是幻象?"

系統的確是說過記憶水晶中的錄象是無法更改的,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漏洞,那就是系統只說了錄象本身不能更改,卻沒說不能拍攝仿造出來的幻象.這就好象假設現實中沒有修改錄象內容的技術,然後你看到張三殺人的錄象,你就能據此確定張三是殺人犯嗎?如果這段錄象中的人是張三的雙胞胎兄弟張四呢?雖然畫面看起來一模一樣,但張三實際上並沒在現場殺人.這里的錄象顯然就是沒有修改過的,但我們可以制造假象欺騙攝象機,同時也就間接的欺騙了看錄象的人.

影子二世拿出的水晶球是系統道具,這東西的錄象是不可修改的,所以沒法偽造,但是如果你找個會變身的人變成別人的樣子,或者干脆用大型幻象欺騙水晶球,那麼就可以拍攝出假的畫面.

玫瑰見我反應過來了便開口問道:"知道這錄象是偽造的,你能想到什麼?"

"影子二世不是一個人在單干?"

"聰明."玫瑰點頭道:"他至少還有一個團隊在配合他,這段錄象就不是一個人能搞的出來的,還有他打入自由陣線的過程也需要內應,他的這個新人物也是短時間內硬用高級人員帶起來的,所以他身後至少還有一個強大的團隊在支撐他."

"看來我們有事干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章 陰謀家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二章 死一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