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章 虛驚一場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章 虛驚一場

經過我的分析,紅月也意識到了事情似乎並不像看起來那麼簡單.對方費勁周章的不可能只為了把這麼一堆根本用不上的東西送到喜馬拉雅山上來.他們肯定是有能夠利用這些設備的計劃,否則傻瓜才會費勁的把那麼重的東西往山上運呢.不過,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到底想要怎麼用這些東西?

一路上我們一邊追擊著那群人一邊猜測著他們的作戰計劃,不過我們還沒想到他們到底要干什麼,追擊到是先遇到了問題.

"白浪,怎麼回事?"看著停在一處山坡下不斷的左右跑來跑去的白浪,我忍不住問道.

白浪先是自顧自的又在那來回跑了幾圈,然後才回頭對我道:"氣味分成了三股分別往三個方向去了."

"你是說他們分開了?"

"對."白浪道:"隊伍分成了三路,一路往前方的山頂上去了,另外兩路分別向左右兩邊去了."

我趕緊拿出地圖翻看了一下附近區域的地形,結果發現前方這條路是直通珠穆朗瑪峰的,而左右兩側的道路則會分別指向珠穆朗瑪峰附近的兩處山峰.紅月湊過來看了下我展開的地圖,然後忽然問道:"我們如果放棄地面追蹤直接去那幾處山峰,是不是可以提前堵住他們?"

我想了想覺得紅月的方法確實有一定可能性,所以干脆收起白浪和夜影召喚出了飛鳥跳了上去.紅月雖然也有守護長槍,不過速度不如飛鳥快,所以干脆跟我一起坐飛鳥前進,反正以飛鳥的體型完全可以帶三到四個人正常飛行.

因為是直接找准目標往前飛,所以這次我們的速度可比之前快多了.夜影速度再快也得受到白浪搜索速度的限制,何況後面還有個鋼爪拖累我們的整體速度,整個隊伍的速度不可能超過鋼爪的極限速度,所以即使夜影的速度再快也發揮不出來.再說就算是夜影全速前進也不可能跑的過飛鳥,畢竟人家在空中單位中也算是速度拔尖的存在了.

坐上飛鳥之後我們選擇的目標並不是直往珠穆朗瑪峰去的,而是把目標放在了臨近珠穆朗瑪峰的那兩座山峰中的一座.珠穆朗瑪峰那邊有大批神族守衛存在,就算對方帶著液化魔晶蒸汽炸彈也休想占到半點便宜,所以我們把目標定在了沒有守衛的另外兩座山峰.

帶著沉重的投石機對方的速度根本快不起來,尤其是到了後期.山峰通常都是越到山尖越陡峭,喜馬拉雅山也是如此,前面的路還算好走,後面的部分卻變的越來越陡峭.之前靠著大地之熊的蠻力到是能勉強拖著馬車前進,後來他們干脆把馬車也給扔了改由人和魔獸分開來背著拆成了零件的投石機往山上爬,至于那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當然不可能靠人背,不過這些家伙卻找到了一種長著利爪的奇怪生物.這種生物的外形看起來有點像獅子,但是身上卻覆蓋著鱗片,乍看起來到是有點像某些種類的麒麟,但是我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麒麟,因為麒麟絕對不會讓他們隨便趕著當馱獸使.

靠著這種體型不很大,但力量卻極為驚人的生物,那些家伙愣是把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給帶上了珠穆朗瑪峰附近的那座山峰.之所以我對他們的搬運過程與結果如此清楚,是因為我現在正在看著那些家伙.雖然比我們早出發了三天,但是因為帶著東西,所以他們幾乎也就是比我們早了幾分鍾到達目的地,直到他們進入我們的視線范圍時他們還在一件件的從每個人身上往地上卸零件.

如果是現實世界,除非動用直升機,否則這巨大的投石機是肯定沒法搬到山頂上來的.不過幸運的是這是游戲,在這里玩家們的體能比現實中的人要好處無數倍,而那些體力強勁的魔獸更是比什麼運輸設備都要牛叉.投石機裝起來確實很大,但真正比較大的零件也就是中間那根作為杠杆存在的拋射臂而已,其他零件拆開後最大的也不過是相當于三四根鐵軌下鋪的那種枕木那麼大的東西,以游戲內玩家的體能來說,只要不是法師或者刺客類的職業,一般人都可以搬的動.

在成功發現目標後我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先讓飛鳥在天空盤旋了起來.雖然因為這附近的高度已經超過了云層的高度導致我們沒有云層可以用來遮掩,但由于我們飛的比較高,下面那些家伙不注意也不可能發現我們.此時這幫人正忙著把身上的東西往下卸,也沒誰有空盯著天上看,所以我們可以放心的觀察他們的行動.

這些人在將分散的零件都卸下來之後便在幾個一看就是搞技術的人的指揮下開始組裝零件.這種大型投石機雖然已經是相當成熟的設計,但畢竟是大型設備,組裝也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那些人在山頂上愣是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才把那玩意大致組裝了起來.

裝好投石機還不算完,還得打固定樁.投石機雖然不像大炮一樣會在發射時往後座,但是因為其在投射時會產生一個甩動的力量,這個力量會使整部投石機經曆一個從前到後的受力過程,這就決定了投石機如果不能被固定在平整的地面上就會在發射時劇烈的晃動.本來投石機就不是什麼精確武器,如果發射時自身再發生晃動,再加上喜馬拉雅山上的狂風,五六公里的射程他們起碼能把投擲物偏出幾公里去.盡管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爆炸的話威力不亞于小型原子彈,但也不能歪的太厲害吧?

看著那幫人在那哼哧哼哧的打樁塞木頭塊固定投石機,我和紅月卻是越來越糊塗.從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方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個作為發射陣地的山峰和不遠處的戒律之城,兩者之間的距離到是不算太遠,剛好也就十幾公里而已.不過問題是這個距離大炮雖然能打到,可對投石機來說那卻是絕對不可能企及的距離.對方把投石機架在這種地方到底要干什麼呢?難道他們是打算靠投石機把人扔到珠穆朗瑪峰的山腳下再讓人去攻山?先不說山上的神族守衛,就是他們的人員數量也絕對成問題.這一處發射點周圍連玩家帶NPC加一塊頂多也就三十幾個人,就算把那些魔獸也算上都不會超過一百.三個發射點全加一塊都不夠三百人,就算他們把自己和魔獸全都打到戒律之城內又能干什麼呢?這麼點人還不夠神族砍的呢.

想來想去我還是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要干什麼.這些人在做的事情分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他們偏偏就是這麼干了.這其中絕對有原因,只是我們想不到而已.反正我不覺得那些人會傻到去做注定不會成功的事情.

因為暫時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要干嗎,我干脆讓飛鳥沿著山峰飛了一圈,結果很輕松的就發現了另外兩處發射點.和這邊一樣,這兩處也在忙著組裝投石機,其中比較快的一組已經開始進行最後的角度調教了,但是我卻依然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要干嗎.

紅月看著最快的那組已經有人在檢查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了便沉不住氣的問道:"我們是不是馬上發動襲擊摧毀他們的投石機?看這樣子他們已經打算開始投擲了,我們要是再不動手他們可就真要先動手了.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干什麼,但總歸對我們不會是好事吧?"

我想了想點頭道:"確實不是什麼好事.這樣吧,我們分開行動.通知城里的神族去滅掉西邊那個山頭的敵人,你盯著這邊,我去把東邊那座山上的人解決掉."

紅月點點頭道:"就這麼辦,通知的事情麻煩你跑一趟了."說著紅月便站了起來一蹬飛鳥的背部整個人立刻便被甩了出去,在空中迅速召喚出自己的長槍後她就像在玩沖浪板一樣穩穩的落在了長槍背上.看到她已經穩定之後我便讓飛鳥加速飛到了戒律之城上空,通知了這邊的神族後我又迅速飛往了東邊那座山峰頂上的那個發射點.

由于距離很近,我這麼兜了一圈也才過去一分鍾而已,之前和玫瑰商量好的就是延遲五分鍾再動手,所以我到地方後也沒發動襲擊而是依然在高空兜圈子.看著計時器不斷的倒數,最後當時間還剩六七秒的時候我便猛的一拍飛鳥大喊道:"就是現在.俯沖俯沖."說著我便從飛鳥身上站了起來也像紅月那樣踩在了飛鳥背上.

盡管我們的高度很高,但以飛鳥的速度俯沖下來也沒用到五秒時間.在距離地面還有兩百多米遠的時候飛鳥便突然開始急速刹車,同時我的耳邊也傳來了飛鳥身上的空氣減速片發出的尖嘯聲,而隨著飛鳥的速度幾乎停頓下來的瞬間,他的身前的四個燃燒室進氣口突然同時噴出了四個透明的氣團.

音壓炸彈這個技能隨著飛鳥的等級提升已經進階成了更高威力的雷鳴爆彈.別把這個技能和《英雄無敵》里的那個技能搞混了,雖然兩者的名字一樣,但實際上卻是完全無關的兩種技能.飛鳥的雷鳴爆彈是一種引高壓氣團的定向爆發來產生殺傷力的軟炸彈,其殺傷效果有些類似于震爆彈,基本上不會直接殺死目標,但是可以造成大范圍的傷害,而且通常還會伴隨著嚴重的眩暈,昏迷,失聰以及平衡感消失等負面效果,可以說是偷襲陰人的最佳伴侶.

三才會的那幫人在飛鳥減速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我們,不過發現歸發現,要說反應,以他們的神經還跟不上這速度.就在他們都愣在那里的時候飛鳥的雷鳴爆彈便已經飛了出來,四枚爆彈中的兩枚直接轟在了投石機上.整架投石機瞬間便四分五裂被炸的粉碎,同時四處飛濺的碎木片和沖擊波也掃倒了一大片人,相對的另外兩枚砸在地上的爆彈反到沒這麼大威力了.

在飛鳥的爆彈發射出去的同時我便已經跳離了飛鳥,然後在爆炸過後我也剛好落到離地兩米多高的地方.可以說我幾乎是踩著爆炸的沖擊波落下來的.不過就在我即將接地的瞬間突然就聽到斜後方傳來轟的一聲震天巨響,同時巨大的沖擊波也是直接把我掀的橫向飛了出去.原本准備好的著陸姿態被完全打亂,我整個人連滾帶爬的從山峰側面翻了下去一路順著山坡滾了幾十米遠才算是徹底穩住身形.

"我靠,紅月你那邊怎麼回事?"重新飛起來的我也顧不得看我這邊的敵人了,反正沒有投石機他們特翻不出什麼浪來.相比之他們,不遠處的山峰上那正在冉冉升起的巨大火球反到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那里正是紅月負責的區域,而現在這個火球則是將整個山峰都包了進去,那巨大的火團甚至讓我站的這麼遠都隱約感覺到了那熾人的熱力,除了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爆炸,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東西能搞出這麼大動靜來.

我在水晶通訊器里喊完,等了兩秒居然啥聲音都沒聽到,結果又過了幾秒卻是軍神的聲音出現在通訊器中."會長,紅月副會長昏迷了,位置應該離你不遠."

"你怎麼知道的?"我一邊招呼飛鳥過來一邊問道.

"剛剛戒律之城的能量探測水晶感應到高能量釋放,所以我用巴貝爾塔掃描了這一區域,結果正好發現副會長被沖擊波震暈過去的畫面."

"明白了.幫我指下方向."我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助跑,然後三步沖到山峰邊上並跳了出去.飛鳥正好從我身下一沖而過,在接住我後立刻便加速朝著發生爆炸的那個方向飛了過去.

看到我離開,原本以為這次死定了的那些三才會的人總算輸了口氣,不過就在他們反應過來准備帶著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離開這里的時候卻突然感覺背後似乎有聲音,結果一回頭才發現背後居然站著兩條龍.

救紅月當然重要,但我怎麼可能放任那群人把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運走呢?事實上在我跳上飛鳥的同時就已經把幸運和瘟疫放了出來,有他們倆在,那幫已經被飛鳥炸的暈頭轉向的家伙根本連跑都別想跑掉.

"軍神,方向."

"就在你的一點方向,往下看."

"哦好吧,我想我看見了."

收回飛鳥我直接張開翅膀滑行到了紅月身邊,不過看起來似乎不需要我救援她也能自己搞定.在我到達的時候紅月正從地上坐起來.看到一雙腿在她面前,她立刻一個翻身跳了起來,不過在看清楚是我後便放松了下來.左右看了看之後她疑惑的問道:"你怎麼到這邊來了?"

我指了指頭頂那個還在上升的火球道:"你搞出這麼大動靜你說我能不過來看看嗎?"紅月聽了之後無奈的歎了口氣,感覺她整個人都跟泄氣的皮球似的.我直接攬住她的肩膀拍了拍,然後安慰道:"沒關系的,不就是一只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嗎?反正又不是我們弄丟的,就算追不回來北方聯盟也得給錢.戰斗中失誤是難免的,你就別自責了."

紅月聽到我的話又再次歎了口氣道:"要是我自己失誤我才不會這麼傷心呢!這次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怎麼回事啊?"

紅月喪氣的說道:"都是三才會的那個笨蛋.我當時卡好時間沖下來的時候有個人正在檢查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的壓力閥,結果因為我突然出現,他一緊張就把閥門給擰開了.再然後一個背對著儲存罐的家伙沒看見後面的儲存罐已經開始泄露人,然後他就對著我釋放了一個攻擊魔法,結果魔法還沒放出來就先把整個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都給點爆了.你說我是不是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啊?"

"哈哈哈哈……這麼倒黴的事情都能讓你碰上,你也確實夠黴的!"

"你還笑!"紅月忍不住拍了我一巴掌,然後就在他正准備接著說些什麼的時候,我們突然再次聽到了轟的一聲巨響,但是這次的位置比之前要近很多,而且我幾乎是同步的看到了爆炸產生的瞬間.

"該死,那幫神族怎麼回事?"我驚訝的發現爆炸點居然不是在對面的山頭上,而是在珠穆朗瑪峰的半山腰位置,也就是說不是那邊的神族引爆了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而是三才會的人把儲存罐拋了出來.

紅月轉身看到那團火球之後也是愣了一下,然後生氣的罵道:"這些廢物,去這麼多人居然還搞不定幾個玩家.他們這幫神族都是怎麼當的啊?"

紅月這邊正在那發火,突然就聽到轟的又是一聲響.不同于之前的爆炸聲,這次的聲音聽起來比較脆,而且沒有那種轟隆隆的聲音,聽著不像爆炸,到像是什麼東西斷裂產生的聲音.我們正在那疑惑呢,突然就見珠穆朗瑪峰上開始往下滾石頭,而且是越滾越大,最後甚至直接能看到整個山峰都在抖動著向下崩塌.

"我靠,不是吧?他們難道原本就是計劃好了要炸山的嗎?"現在我總算明白三才會的那幫人的意圖了.他們當然知道投石機的射程打不到戒律之城,他們之所以明知道不行還這麼做,完全是因為他們原本就沒打算攻擊戒律之城.他們是打算通過轟塌珠穆朗瑪峰來讓戒律之城跟著一起崩潰.

看著正在不斷崩潰的山峰,我和紅月雖然驚訝,卻是一臉的平靜.不是我們不關心戒律之城,而是因為戒律之城它其實是座——浮空城.沒錯,戒律之城看似是修在珠穆朗瑪峰的峰頂的,但實際上它卻是浮在空中的.整座城市根本不依靠山峰來承重,就好象把一個氫氣球拴在地面上,然後你再摧毀那根線一樣.這里的線根本不是負責承重的,沒有它氣球只會飛起來,而不會落地.同樣的,戒律之城也是自己可以懸浮的.山峰倒了對它根本毫無影響.

可憐三才會的那幫倒黴蛋居然因為搞錯了戒律之城的結構而白忙活了這麼久,估計回頭他們會長非得把提供情報的那家伙掐死十遍才能解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疑惑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的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