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零三章 單挑不行咱群毆  
   
第十九卷 第二百零三章 單挑不行咱群毆

"該死的紫日,你給我出來!"一聲突然出現的怒吼將剛剛暈倒的我嚇的直接從地上又蹦了起來.

剛剛跟阿芙洛狄忒硬拼了那麼一下之後我本來以為她應該已經和我一樣受傷到完全爬不起來才對,沒想到居然能聽到這麼中氣十足的一聲爆喝,聽這聲音也不像是受傷很重的樣子啊!

孔雀冥王和星火聽到這聲音也是全身一抖.說實話,自打成神以來她們倆這還是頭一次被人嚇成這樣呢.其實這不能說是孔雀冥王和星火膽小,完全是阿芙洛狄忒這個瘋子太嚇人了.

"快,你們倆快跑,我來拖住她."重新站起來的我連忙對孔雀冥王和星火說道.

孔雀冥王一聽我這話利馬急了,她瞪著我說道:"你說什麼?我們跑了你怎麼辦?"

見孔雀冥王一副我不會丟下你的樣子我也急了,直接抓著她的肩膀大聲喊道:"你怎麼不明白啊?我是玩家,是不會真的死的.她就算比我強也頂多讓我掉一級而已,你們要是死了那才是真的死,你覺得我們誰留下拖住她更合適?"

剛才孔雀冥王是一時情急,現在聽我這麼一說也反應過來了.相比之擁有無限生命的玩家來說,他們這個NPC才是真的經不得死亡的存在.

星火這個時候也拉著孔雀冥王道:"我們先走,不要讓紫日白死."

我一聽這話好險沒再躺回地上去."什麼叫不讓要我白死?我有說我會死嗎?我只是要幫你們爭取脫離的時間而已,只要你們跑掉了我就會想辦法逃跑的,她雖然比我強,但我如果不想殺死她純粹跟她玩捉迷藏也不至于一定就會死吧?"

星火抱歉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然後啥也不說,直接拉上孔雀冥王就朝著哈迪斯那邊跑了過去.她們現在也知道要想從國境外面離開估計不大容易了,相反哈迪斯那邊好歹還有寂靜之海可以離開.雖然卡隆的那條破船確實很慢,但不管怎麼說它至少可以保證安全啊.

看著孔雀冥王和星火離開後我也把目光轉回了聲音發出的方向,不過直到我往那邊走了一段路才終于發現了阿芙洛狄忒.

在看到阿芙洛狄忒的時候我就覺得似乎剛剛干了件蠢事.貌似阿芙洛狄忒並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樣毫發無傷,她現在的樣子也確實很慘,唯一的不同是她沒有我預計中的倒地不起.不過看她那一瘸一拐的樣子外加身上已經被切出了一道巨大裂口的鎧甲,我至少知道剛才的那一劍起作用了.

我看到阿芙洛狄忒,她當然也看到了我.原本還因為身上的傷而顯得有些遲鈍的阿芙洛狄忒在發現我的同時便再次進入了狂暴化狀態,然後整個人瞬間化為一道流光朝我撞了過來.不過,就在她飛到我面前的瞬間,一面突然展開的金黃色魔法陣卻是瞬間展開,以至于阿芙洛狄忒毫無反應便一頭撞進了那魔法陣之中.

在穿過魔法陣之後阿芙洛狄忒直接愣在了那里,因為她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在了一片虛空之中.現在她正站在一個半徑不超過一米的圓形平台之上,而在平台前方略低一些的位置還懸浮著一個好象足球場那麼大的六角星形擂台.在這個擂台的對面位置和她的這個位置一樣的地方也漂浮著一個平台,只是此時平台上根本沒人.

看到這周圍的環境阿芙洛狄忒第一反應就是自己中了幻術,但在她使用了自己的驅逐法術後卻發現根本無效,也就是說眼前這景象要麼是比她實力強出很多的人釋放的幻術,要麼就是真實的環境.不過,她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情況應該是後者了,畢竟她也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態下能比她強出很多人基本是不可能不存在的,至少在這里不應該出現,那麼事實就只能是這里是真實環境了.

就在阿芙洛狄忒在那里猜測自己到底到了什麼地方的時候,她突然發現對面的那個平台上光芒一閃,然後就見我出現在了那邊.之前看不到我她還能研究一下現在的狀況,這會一看到我她立刻就再次進入狂暴化模式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不過,很可惜,這個地方並不是可以任憑她隨意亂來的地方.

突然朝我沖來的阿芙洛狄忒剛剛才飛起來,人還沒移動出平台,便聽到吧唧一聲,她整個人直接就貼在了一道弧形光幕上.原來我們所站的這個小平台外面還有一層看不見的光幕包裹著,而且這光幕的防禦力是無限大的,即使以阿芙洛狄忒完美化後的實力撞上去也是絲毫無法撼動這層光幕.

第一次沖擊失敗的阿芙洛狄忒並沒有放棄,而是爬起來又拿自己的寶劍往上猛砸,當然除了砍的火星四濺之外她什麼也做不到.

就在阿芙洛狄忒在那里發狂的時候,忽然,一個威嚴而機械的聲音出現在了我們的頭頂上,那聲音中所蘊涵的力量直接便將阿芙洛狄忒給驚醒了.

"公平競技場第二次啟動,使用者還有一次使用機會.本次競技模式為多人混戰,首先請雙方邀請代言人代為抽獎,如在三分鍾內無指定人員,則由系統隨機抽取.現在開始,請說出希望邀請人員,本系統會為您建立通話連接."

在聽到這個聲音的同時我總算是把提著的心放了下來.這個公平競技場就是當初被別人拿拉陰我的裝備,不過一共只能啟動三次,而且當初被人用來陰我的時候就消耗掉了一次,這算是它的第二次啟動.因為之前對方和我是玩家之間的決斗,根據上次聽競技場報出的說明,我一直都擔心這玩意是玩家之間專用的,所以我一直以為它對NPC無效.剛才實在是被逼急了,沒辦法之下我才啟動了這個東西把阿芙洛狄忒給拉了進來,沒想到它居然真的可以作用在NPC身上.

本來在外面我是挺怕阿芙洛狄忒的,畢竟她現在進入完美化了嗎.不過,現在我是一點也不擔心了,因為這個競技場中決定勝利與否的最關鍵人物不是交戰雙方,而是雙方的抽獎人.

隨著系統的提示結束,我立刻說道:"請幫我聯系吉祥."

唰的一下我面前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開口,從里面可以直接看到正抱著個紅燒牛腿啃的津津有味的吉祥和如意.

突然感覺身後多了個東西,吉祥疑惑的轉過正好看到我在空間窗口中看著他.這家伙立刻把紅燒牛腿往如意手里一塞,然後裝著一副我沒吃的樣子就往旁邊蹭.

看著那家伙就快移出空間窗口的觀察范圍了,我趕緊叫道:"你再動我就馬上讓軍神派人給你減肥."

這句話對吉祥來說簡直就是靈丹妙藥,正在那一點點往外挪的吉祥瞬間就定格了.看著他那傻樣我差點笑出來,好在我定力十足,硬給忍住了.

"行了行了,別在那裝了.你給我聽著,找你有正事做.辦好了回頭應你吃銀霜魚."

這句比上句還有效,吉祥瞬間蹦到了通道中央,然後舉著個牌子,上面寫著:"老大說讓俺干啥俺就干啥."

"行了,別貧了.就是讓你幫我搖獎而已,一會接到通知別拒絕就行了."

吉祥一聽立刻又換了塊牌子,只見上面畫了個OK的手勢.

我點點頭關閉通道,然後讓系統幫我把吉祥拉過來,幾秒之後我身邊又突然多出了一個平台,然後吉祥便出現在了上面,至于阿芙洛狄忒,她那邊一直等到三分鍾過去了也是一個人沒出現,也不知道她是不明白系統的意思還是沒請到人幫忙,總之她身邊沒有人出現.

系統可不管她有沒有人找人,三分鍾一到直接再次道:"現在請雙方人員進場."

在系統說完之後我和阿芙洛狄忒都是身影一閃,然後直接出現在了擂台上的兩個對角位置.不同的是我是老老實實的站在那個出現的地方的,而阿芙洛狄忒一出現就開始往我這邊沖,當然結果依然是被彈了回去.這個競技場我又不是第一次來,當然知道這里的規矩.這個東西在正式啟動前所有人都是被禁錮在擂台的拐角上的,根本沒法離開.

發現這里也有保護的阿芙洛狄忒只能無奈的停止了徒勞的沖擊,然後就這麼站在那里用眼睛盯著我,好象打算用眼神殺死我似的.當然我是完全不怕她的,這里可不是外面,進了這里系統最大,就算你完美化十次也別想超越規則.

在我和阿芙洛狄忒就位之後競技場剩下的四個角上突然各出現了一個光團,然後系統提示開始說道:"現在由雙方代理人進行干擾生物抽取,請在認為可以時拉動面前的拉杆確定本方左右位置的兩只生物強度."

在系統提示結束後吉祥立刻便拉下了拉杆,結果我左右兩邊的那兩個頂角位置各出現了一只生物.位于我左邊的是一只……貌似這個東西應該用一陀來形容比較恰當.這是一陀綠色的好象由果凍組成的巨大的不明物體.它的整體形狀就好象是一只不斷蠕動的鼻涕蟲,不過它卻比鼻涕蟲短粗一些,當然它的體積其實並不比一頭大象小多少.

位于我右手邊的這只怪物比左邊那只賣象可是好多了.這是一只……誒……或者說是一群?反正就是一大團黑色的好像旋風一樣的東西,但是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堆東西其實是由一大群會飛的小東西組成的.不過,因為這些會飛的小東西的甲殼都很漂亮,所以隨著它們的飛舞,整個群體組成的旋風狀物體會不斷的反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來,看起來至少比那鼻涕蟲夢幻多了.

阿芙洛狄忒那邊因為沒人抽,所以最後被系統隨機出了兩只生物.她左邊的那只是一只很普通的天使,這個到是不奇怪.不過,她右邊那東西就比較個性了.這是一個長了張人臉的巨型蜘蛛.話說人面蛛這東西我到是見過,只是長這麼大個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看這家伙的體積都快趕上巨龍了,那長滿黑毛的長腿簡直就像一根根帶刺的擎天柱似的.

四只生物就位之後系統又開始宣布讓雙方代理人抽取怪物對本方的敵視或者友善程度,這個數據是從負一百到正一百的.如果你抽到零,那怪物就會對你表示中立,既你不攻擊它,它就無視你.如果抽到正一百,那它就會把你當成它的親密戰友,不但幫你戰斗,而且可以聽你指揮.當然,如果抽到負一百,那情況就會完全顛倒,它會把你當成殺父奪妻的仇人一般往死了打.不過,因為雙方都要抽,所以不是說你抽到一百怪物就一定聽你的,而是要看雙方的數值比例.如果你是一百對方也是一百,那這只怪物對雙方的表現其實就是零.

按照系統規定,四只怪物是一只只的負責抽的.我這邊負責抽獎的是吉祥這個幸運值無窮大的家伙,你說能有什麼結果?四個怪物全抽出了一百的親和度也沒讓我產生任何意外的感覺,誰叫人家幸運值無窮大呢?

相比之我這邊,阿芙洛狄忒那邊被系統隨機出來的數字可就徹底悲劇了.四只怪物中除了那只超級人面蛛被她抽到個正三之外,剩下三個全是負數,而且數值還挺大.不過,考慮到我這邊全是一百,實際上就等于所怪物們基本都把她當成死敵了.

原本一對一外加四個搗亂者的決斗因為吉祥的原因變成了一對五,我和四個怪物一起群毆阿芙洛狄忒一個.當然,我並不覺得單靠我們就能搞定阿芙洛狄忒,畢竟她現在是完美化狀態,宙斯來了在她的完美化狀態消失前都只有被虐的份,何況是我和這四只生物呢?不過,這個競技場真正變態的其實還在後面,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

接下來系統開始要求雙方代理人幫助我們抽取關于雙方基本攻擊力,物理防禦,魔法防禦,生命值,魔力上限,技能威力一共六種屬性的翻倍系數.

在這個競技場中我們的攻擊防禦都不是原始值,而是在原始值基礎上乘以競技場系數之後的值.不過,因為這個系數是不固定的,所以最後的戰斗力就全看負責搖獎的代理人的手氣了.

競技場的系數分布一共只有九個狀態,分別是1/5,1/4,1/3,1/2,1,2,3,4,5這幾種情況.我這邊負責抽系數的是吉祥,結果毫無意外的全是五,也就是說我的攻擊力,物理防禦,魔法防禦,生命值,魔力上限,技能威力這些數值都是正常值乘以五之後的結果.要知道我現在可是處于神域狀態,這個數值本身就已經很嚇人了.再乘以五,這個數字絕對能嚇死一票人.

和我這邊情況正好相反,阿芙洛狄忒那邊因為沒有代理人,所以系統隨機的結果簡直就是慘不忍睹.阿芙洛狄忒最後得到的系數分別是:1/3攻擊力,2物理防禦,1/5魔法防禦,1/3生命值,3魔力上限,1/2技能威力.雖然六項屬性中有兩個被放大了,但是物理防禦放大的倍數只有二,而魔力上限這個數值放不放大其實根本毫無意義,反正阿芙洛狄忒的魔力根本用不完.至于其他屬性,全都變成了幾分之一,尤其是魔法防禦,五分之一的防禦實在是被削弱的夠厲害的.

這邊的數值抽取一結束,系統又直接把吉祥傳送到了我身邊,搞的我一愣,畢竟上次可沒有這種規矩.在吉祥出現後,他的手里又突然多了個金色的盤子,不過盤子中央卻是個黑洞,里面似乎連接著虛無空間.阿芙洛狄忒那邊當然也冒出了這麼個盤子,只是因為沒人幫她拿,所以盤子直接掉在了她的腳下.

系統隨後公布規則我們才明白過來,在戰斗中我和阿芙洛狄忒之間的每次有效攻擊都會產生一個帶有彈性的黃金球,不過只有我和阿芙洛狄忒互相攻擊才會出現,怪物們的攻擊不會產生那東西.

這黃金球在我們攻擊對方後會從被攻擊命中的中心位置出現,然後在擂台上到處亂蹦.我們的代理人的任務就是拿著盤子去接那些金色的球,當球掉入盤子中的黑洞後,球就會消失,而接到球的代理人對應的那個人就可以得到這個球中所包含的生命值.每個黃金球內都包含有一定的生命值,具體數字則拒絕以產生這個球的那次攻擊造成的有效傷害值.當某人的代理人接到球後,他就會得到這個球內的生命值,而如果你的生命值是滿的,則就會扣除對方等量于球內生命值的生命量.

這個屬性的效果意味著只要吉祥可以接住所有金球,我理論上就等于是不死的,因為那些怪物不會攻擊我,而阿芙洛狄忒攻擊我產生的生命值被吉祥接住後又會補回來,所以只要我不被阿芙洛狄忒一刀砍死,那我基本上就是無敵的.至于說阿芙洛狄忒攻擊吉祥或者她的那個盤子搶到金球,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為不參戰的代理人,吉祥雖然也在場地內,但他是受系統保護的,屬于無敵狀態,阿芙洛狄忒根本砍不動他.至于阿芙洛狄忒的那個盤子,因為她自己受系統限制不能拿盤子,而又沒人幫她拿,所以要那個盤子接住金球的唯一方法就是金球自己滾進去,但這個可能性實在是……反正我覺得基本不太可能發生那種事情.

"嘿嘿,阿芙洛狄忒,現在我看你還這麼囂張."在宣讀完這個金球規則後系統便宣布決戰開始,但此時的阿芙洛狄忒卻是已經完全被系統的一連串規則搞懵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零二章 暴走的美神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零四章 可憐的阿芙洛狄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