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章 被忽略的橫財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章 被忽略的橫財

嘩啦.聽到哈迪斯的問題剛邁進房間的我直接一腳踩空險些掉到橋下去.

"拜托,這是陰氣,不是冷氣.你以後可是要住在這里的,千萬要記住了,萬一要是說出去會被人笑話的!"

"陰氣是什麼東西?"哈迪斯是奧林匹斯神族的神祗,對東方的神族概念幾乎是一片空白.雖然他的境界比我要高的多,但是因為從來沒接觸過,所以哈迪斯在這些基礎知識方面可能知道的還不如我多.相比之下成天東奔西跑的我比他知道的可就要多的多了.

"這陰氣嗎……我也沒具體研究過,不過就我的了解,它應該是以死亡氣息為基礎的."

哈迪斯聽完立刻點頭道:"沒錯,我能感覺到其中豐富的死亡之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死亡之氣似乎比我們那邊的死亡之氣要靈動很多,感覺指揮起來比較容易."

"什麼?你說你能指揮這些陰氣?"我驚訝的看著哈迪斯問道.

哈迪斯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簡單的伸出了一只手,然後我們就見門內那霧氣一般的陰氣瞬間便開始向我們這邊聚攏,然後組成了一條好象絲帶一般的煙氣團飛到了哈迪斯的手腕上,然後那些煙霧組成的絲帶就像蛇一樣順著哈迪斯的右手盤旋而上,最後在他的肩膀上打了個轉又重新返回到了他的手掌之上並在哈迪斯伸開的掌心上方濃縮成了一個煙霧組成的球形氣團.

在我被這氣團所吸引的時候,哈迪斯他們卻是被門內的情景給吸引了.

之前說過,這個通往地府的通道是由內外兩層球形拘束罩組成的.我們現在就在第一層拘束罩的門口,而第二層拘束罩因為兩層拘束罩中間那巨大的間隙內被陰氣所填滿而一直沒有被發現.之前剛打開第一層拘束罩的時候哈迪斯他們只發現了眼前的一座鐵橋筆直的延伸到了前方的霧氣之中,此外就啥也看不見了,而現在當霧氣被哈迪斯清空之後,房間內的景象立刻便印入了哈迪斯他們的視線中.

之前因為完全被霧氣遮擋所以哈迪斯他們並沒發現,等霧氣消失他們才知道這個巨大的空間竟然大到這種程度.在這個巨大的球形空間的外壁因為太大,以至于如果不看整體,你都發現不了兩邊的牆壁其實是弧形的.就好象人站在地面上不會發現地球是圓形的一樣,這個房間因為太大,所以單看某一段的牆壁根本沒法發現它有弧度.

在看到這個空間的全貌後哈迪斯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又被房間中央懸吊著的那個房間所吸引.先不說那三百六十一根比巨龍的腰身還要粗大的鋼索,單就是房間中央那個被吊著的球狀房間的外壁材料就讓在場的人嚇了一跳,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材料,而是一整塊黑水晶.從外面看過去感覺就好象是在一只巨大的球形黑水晶被吊在了半空中一般.

在看完這些壯觀的場景後哈迪斯他們就想問下我那個巨大的黑水晶是哪來的,畢竟黑水晶這種東西雖然不能說是很罕見,可它畢竟是魔法材料,而在《零》的世界中,只要跟魔法材料沾邊的東西通常都不會太多.再說黑水晶又不是鋼鐵,還可以熔煉之後澆鑄成球形.對于哈迪斯他們來說,能看到這麼大個黑水晶球,唯一的原因就是我們找到了一整塊天然的比現在看到的還要大的黑水晶,畢竟天然水晶是不會長成球形的,而現在它的樣子應該是後來打磨出來的.

帶著這樣的疑問,哈迪斯他們就想找我問下情況,可是他們這一轉頭卻發現我卻正在盯著哈迪斯的右手發呆.哈迪斯之前把霧氣吸走之後就被眼前的空間給吸引了注意力,這會發現我的目光盯著他的右手才想起來他還托著那團霧氣,可是等他把注意力轉回自己右手上的時候卻是被自己給搞愣住了.

他剛剛明明記得自己是把那混合著死亡之氣的陰氣給吸到了自己右手上並壓縮成了一個小團,可是現在他手里哪還有什麼陰氣,取而代之的是一團混亂的灰色虛影,不過雖然氣息很混亂,但作為冥王,哈迪斯還是第一時間認出了這個東西.

"這是……靈魂?"

聽到哈迪斯自言自語似的說法我也終于反應了過來湊上前仔細看了看那個球體,然後抬頭看著哈迪斯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哈迪斯現在也是一腦袋問號,不過他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就是把你說的陰氣聚攏到了一起,然後把它給壓縮成了球形而已."

"我是說你怎麼聚集陰氣的?我們這里的陰氣平時根本是無法指揮的.它們除了像氣體一樣可以被抽氣系統強行抽排之外還會自動向陰魂,怨靈之類的亡靈身邊聚集,其它任何方法都無法驅動它們.你是怎麼把它們抽到一起來的啊?"

哈迪斯驚訝的反問我:"是這樣嗎?我只是用了操縱亡靈啊?感覺它們很好操縱,比那些最低級的骷髏兵都聽話,簡直就像是在操縱游離的靈魂之火.對,就是那種感覺.就好象在操縱一大團無意識的巨型靈魂之火."

"靈魂之火?"在聽完哈迪斯的話後我又看了眼哈迪斯手上的那個靈魂氣團,然後突然想明白了其中關鍵."該死,我們居然這麼久都沒發現!"

"發現什麼?"哈迪斯以為我是在跟他說話.

"我是說這陰氣,我們這邊都已經和陰氣打交道這麼久了居然都沒發現原來陰氣的本質就是混合在死亡之氣中的破碎靈魂."

哈迪斯一聽我這麼說也明白過來了."你這麼一說我到是也明白陰氣的具體內容了.怪不然我覺得這麼好操縱.這陰氣本身就是碎的不能再碎的靈魂碎片,相當于是靈魂之火.這樣的東西本身就沒有意識,用操縱亡靈來控制自然是特別容易."

我無奈的搖搖頭道:"也就是你會覺得特別容易而已.就算這些靈魂碎片沒有意識,可同時操縱這麼多碎片一般人也忙不過來啊!"

哈迪斯聽完我的話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我也知道他這是在謙虛.

"那個,陰氣的問題我們之後再說,先跟我去地府看看吧?"

"請帶路吧."

我轉身帶著哈迪斯他們走上了那座鐵橋,順著這不算太寬的橋面一路走向位于這個空間中心點上的那個巨大水晶球.之前在門口感覺還不是很強烈,等走到橋中間人才會真正感覺到這個空間的龐大.除了腳下的橋面,感覺前後左右的牆壁都離自己好遠好遠,這還是沒有霧氣遮擋的情況,如果周圍有陰氣存在,在看不到周圍牆壁以及橋的那頭的情況下,一般人走在這里絕對會感覺到一種不知名的恐懼.

想象一下,一座冰冷的鐵橋,兩邊完全沒有欄杆,前後左右都被蒼藍色的陰氣遮擋看不到東西,加上這陰氣產生的寒冷,一般人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搞不好當場就嚇癱了.當然,在場的都是靈魂專家,這種環境肯定是嚇不到誰的,頂多就是覺得環境挺震撼的.

隨著我們越來越接近中央的巨大水晶球,哈迪斯他們的震撼也是越來越劇烈.之前因為距離太遠還沒啥感覺,可等靠近了才發現這玩意還真不是一般的大.而且,這個水晶也不是大家開始認為的球形,而是一個比較接近于球形的正多面體,只不過因為它的切割面太多棱角不明顯,所以看起來好象是個球.

靠近了這個水晶體哈迪斯他們才想起來之前的問題,最後還是潘多拉先問道:"紫日會長,請問一下這塊水晶你們從哪找到的啊?這麼大塊黑水晶要是用來生產魔導器完全可以變成一件威力很大的武器,為什麼卻用來當建築材料了?"

聽到潘多拉的話我直接笑了起來."哈哈,你們也被騙到了嗎?"

"什麼意思啊?"哈迪斯他們全都愣愣的看著我不知道我什麼意思.

我笑了一會才給他們反問道:"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大個的天然水晶?"

之前就在懷疑的眾人一聽立刻便說道:"原來這個是拼接出來的啊?難怪這麼大.不過你們的技術真不錯,拼的連一條縫都看不出來."

"這的確不是一整塊天然黑水晶,不過也不是拼接出來的.黑水晶雖然有點脆,但是硬度很高,想打磨拼接都是很麻煩的事情,我們可沒那麼大耐心慢慢玩拼圖游戲."

"那這個是怎麼做出來的啊?"

"這個其實是澆鑄的."

"什麼?澆鑄的?"

看哈迪斯他們這麼驚訝,我便說道:"你們現在也是自己人了,和你們說也沒什麼.其實我們行會有一種貴重寶石熔煉技術,不光是黑水晶,紅寶石,藍寶石,各種鑽石什麼的我們都能熔煉.這種技術本來是我們從別的行會那里搶來的,最初是用來粉碎熔煉魔晶石用的,後來我們發現只要稍微改動一下就可以熔煉各種寶石.在寶石融化後還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提純去雜,然後再重新冷卻凝聚就可以得到對應大小,形狀的寶石."

哈迪斯忍不住感歎道:"早聽說你們冰霜玫瑰盟的技術實力非常強大,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哈迪斯面前晃了晃道:"糾正一下,是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是你們.你現在也是冰霜玫瑰盟的一員了."

哈迪斯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解釋道:"抱歉,一時還沒適應這個身份轉變."

"沒關系,盡快適應就好."我說完又道:"現在跟我過來吧."

在我的帶領下我們很快便走到了那個黑水晶組成的球體與橋面連接的位置.當我們站在水晶球前面時,水晶球上對著橋面的位置立刻打開了一道縫,然後和外面那層殼一樣,這面水晶牆壁也是迅速向內收縮了一段,然後向兩邊滑了開去.

當水晶球打開大門的同時,一股比之前不知道濃郁多少的陰氣便從里面飄了出來,而周圍的溫度也是直線下降,好在在場的都是冥界來的,對這個環境到是沒啥反應.

在大門打開後,兩只飄在空中的幽魂一起從門內飛了出來,在看到我們後便降落到了我們身前.其中一只幽魂在向我行禮後便開口問道:"會長大人是要去地府嗎?"

我點點頭道:"馬上啟動陰陽路,我要帶他們過去.你們把他們的樣子記住了,他們以後都是我們行會的神族成員了,而且就住地府那邊.所以以後肯定會經常通過這里,你們要記住了."

幽魂立刻點頭看了哈迪斯他們一眼,然後便轉身飛進了水晶球里面,我看幽魂進去了便也帶著哈迪斯他們走了進去.

相比之外面那層保護殼,這層水晶球里面的空間就要狹窄的多了.雖說這個球本身也不小,但一來外殼太厚,二來這里的東西也確實多了點,所以內部空間就比較有限了.當然,這個有限僅僅是相對外面那個超級空間來說的,如果單看這水晶球里面的空間,那還是很大的,至少一般的電影院大廳都不見得有這麼大.

整個水晶球內部除了四根豎立的支撐柱之外就只有位于其中央的一處祭壇了.在這個正方形的祭壇頂部是一塊小平台,其中央立著一道好象古代的牌坊一樣的東西.紅木的柱子加上黑色的瓦片看起來都很破舊,表面顏色偏向灰白,感覺就好像很久沒人打理一樣.不過,這個其實是陰氣造成的.實際上這門從建立到現在一共也才兩個多月,之前我們一直都是用的傳送陣,最近才換的這陰陽路傳送門.才兩個月的使用時間,這玩意可以說是新的不能再新了.不過可惜,從它第一次啟動開始就變成了這種好象古代遺跡一般的狀態,就算再給它補漆也沒用,只要一啟動立刻就會變這樣,所以我們也干脆不管它了.反正能從這里過的都是行會內部人員,也沒必要搞什麼面子工程.

"這就是通往地府的道路吧?"看著祭壇上那道閃著幽光的大門和門底瀑布一般泄出的陰氣,哈迪斯立刻便猜到了它的用途.

我點點頭率先走上祭壇,然後對哈迪斯他們道:"這個就是陰陽路了.它是一道可以連接地府和人間界的傳送門,不過內部和各位使用的那種傳送門有點不一樣,所以一會進去之後大家還是要跟緊點,萬一走丟了的話就站在原地別動,我會去找你們,你們自己可千萬不要亂跑.這里面的空間雖然威脅不到你們,可面積真的很大,一旦跑丟了,想重新出來那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眾神族現在是初入我們行會,自然是以謹慎為主,所以都點頭表示一定不亂跑.

我在得到他們的確認後才帶著這幫來自奧林匹斯神族的冥界之神進入了我們中國的地府.

穿過那道大門之後周圍環境立刻就是一變,原本的祭壇變成了一大片森林,而我們此時正處在一處很大的林間空地之中.在我們背後就是剛剛穿過來的那道大門,唯一的不同就是門上的牌匾從之前的"陰間道"變成了"還陽路".

大門兩側,兩名身披鱗甲的牛頭馬面分別站在大門兩側,見到我出現立刻便彎腰行禮道:"閻羅大人."

我隨意的一揮手道:"給你們介紹幾個人."我說著便把哈迪斯他們介紹給了牛頭馬面認識,然後道:"這位哈迪斯主神以後就會代替我接管冥府事物,以後有什麼事情都要聽哈迪斯主神的安排."

牛頭馬面聽完我的話立刻向哈迪斯行禮,而哈迪斯也客氣的和他們說了幾句話並順便簡單了解了一下這里的情況.

等哈迪斯問完,我便帶他們離開了這片空地.我們所在的這片林間空地中就只有中央的一座還陽路大門,周圍啥都沒有.不過,出了這片空地順著前方的小路向前走不到二十沒就是一條橫向的比較寬闊的大路.此時這條路上可謂是人流洶湧,誒……這個詞不太恰當,應該說是鬼流洶湧.整條路的一側和路中間擠的滿滿當當的全是鬼魂,而且這些鬼魂都在向著一個方向前進.

在這些鬼魂來的方向可以看到一片比我們出來的那片空地還要大很多倍的林間空地,而在這片空地的頭頂上就是一個巨大的黑洞.無數的鬼魂正從黑洞中摔下來,然後掉到下面彌漫著濃重陰氣的沼澤地中.有些長相凶惡吐著舌頭的鬼差拿著草叉不斷的在沼澤地中吆喝著驅趕那些鬼魂快速的爬上岸然後彙入道路上那長長的隊伍之中.

看到這恐怖的鬼流,哈迪斯和他身邊的那幫冥神全都是一陣咋舌.最後還是拉達曼提斯小心的問了出來."請問一下這個是不是就是中國的黃泉比良坂?"

我點點頭道:"我這個是第十一殿的專署通道,不過和你們那邊的黃泉路不太一樣.我們這邊有一座名叫酆都城的城市,在我們這邊,死掉的人的靈魂會先被彙聚到酆都城,然後經過一級分流,篩選出搞錯的和其他特殊情況需要還陽的鬼魂先行處理,剩下的確認沒錯的才會分流到十一座閻羅殿的專署傳送陣處把他們分別送到十一座閻羅殿進行審判,有罪的送去地獄受苦,沒問題的直接拉去六道輪回轉世."

"什麼?這麼多人才是十一座閻羅殿的其中之一?"拉達曼提斯驚訝的問道.這個事情可以說在場的就數拉達曼提斯他們三巨頭最銘感,畢竟他們以前就是負責審理鬼魂的罪惡問題的,每天過手多少靈魂他們多少都是有數的.可是看我們這邊的鬼流量,這比奧林匹斯神族那邊也不知道要多出多少來了.

我知道拉達曼提斯在驚訝什麼,所以便解釋道:"沒什麼好驚訝的.你看看地圖就明白了.你們奧林匹斯神族控制的區域才多大點地方?我們中國的面積有多大?你們那邊一共也就幾億的靈魂量(游戲內數據,包括玩家和NPC以及野外生物),每天能死多少人?我們這邊光冒險者就十多億了,再算上平民,一般生物,野生生物和各種魔獸,怪物,妖怪,這麼多有靈魂的生物,哪天不得死個千八百萬的啊?"

拉達曼提斯一聽這數據好玄沒一口氣嚇背過去.他可是專門負責審查靈魂的,就算他以前只負責審問一些特殊靈魂體一天也得有三五百個靈魂要審,現在每天的鬼魂數量突然猛增了一百多倍,就算他現在去學分身術估計也得被累死.

"那什麼?這麼多靈魂死亡,我們冥獄一共就三個判官,這哪審的過來啊?"

"你不用緊張.我這地府之前沒有你們不是也一樣運轉的好好的?難道你以為之前都是我在審理這些鬼魂不成?"

我這麼一說拉達曼提斯也反應過來了."對啊!既然我們沒來之前這邊就已經可以正常運轉了,那就是說你有判官了?"

"判官我這里是沒有的."我笑著說道:"判官在天庭也算正式編制,我這第十一閻羅殿本來天庭是沒有這個編制的,不過因為最近總打仗,死的人太多,所以前面十位閻王有點忙不過來,然後他們就聯名上了份建議書請求天庭增加他們的人員數量.但是你也知道,對于每個神族來說,其手下的各勢力間的平衡都是很重要的.如果給那些閻王加人手,勢必會破壞天庭已經調整好的平衡."

潘多拉接著道:"所以他們就讓你成立第十一殿閻羅殿?"

我搖頭道:"才不是呢.天庭賊著呢.閻羅殿這種地方可是個油水很足的機構,所以天庭不可能把它完全交給外人來掌管,要不然那些天庭大佬之間非打起來不可,畢竟這塊蛋糕是誰都想分一塊的."

"那最後怎麼蛋糕砸你頭上了?"珀耳塞福涅好奇的問道.

我笑著解釋道:"也不能說是掉我頭上了,應該說是被我買下來了."見哈迪斯他們依然是一頭霧水的樣子我便解釋道:"這麼跟你們說吧.因為戰爭現在死的人比以前多了很多,這樣地府的利益就開始不斷增加.這些多出來的亡者會讓地府的利益增加,但是那些閻王們想私吞,開始並不打算告訴天庭這個事.可是後來因為這些死亡的靈魂越來越多,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處理能力,以至于他們不得不想辦法擴大規模,否則別說吃下這多出來的利益,來原本的正常工作也會出問題.之前私吞好處還好說,如果因為他們隱瞞不報導致六道輪回這個系統出了問題,那他們這些閻王是肯定擔待不起的.最後沒辦法之下他們才向天庭報告了人手不足的事情.只不過他們這個時候依然想著這份利益,所以他們剛開始的報告是請求增加十大閻羅殿的規模."

潘多拉說道:"之後天庭肯定是從中發現了利益,所以拒絕了擴大閻羅殿的規模是吧?"

我點頭道:"沒錯.十殿閻羅們吞了好處也就算了,還想趁機擴大規模,除非天庭那幫神仙腦袋出問題了,否則這種請求怎麼可能通過?不過,不同意擴大閻羅殿的規模歸不同意,這個閻羅殿的處理能力和暴增的鬼魂數量之間的矛盾還是要解決的.于是天庭就計劃成立第十一閻羅殿,不過問題是大家都知道這第十一閻羅殿一建起來就是撈好處的地方,所以各路神仙都把自己的徒子徒孫往里塞,想要撈這比好處.天庭一看這蛋糕大家都想搶,可是怎麼分也分不平均,最後一合計,不如這樣.直接找個外人把第十一閻羅殿承包出去,然後把收回來的承包費分掉.這樣一碗水就算徹底端平了,誰也無話可說."

哈迪斯點頭道:"怪不然天庭能成為雄霸亞洲的勢力,在內部管理上確實比我們奧林匹斯神族要強太多了.如果是我們那里發生類似情況,估計肯定會因此爆發內部戰爭."

我打斷哈迪斯道:"你有說錯了.是他們奧林匹斯神族,我們現在是混亂與秩序神族."

"哦,不好意思,我又忘記了!這習慣的力量還真是難以改變."

拉達曼提斯追問道:"你只說了為什麼閻羅殿到了你手里,還沒說為什麼你這沒判官呢?"

"很簡單.因為閻羅殿是我承包的,而判官是天庭在籍的神族成員,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給我的閻羅殿配備判官."這個概念其實很好理解.這就好比某人買了輛大客車然後將其承包給你經營,你不自己請司機或者自己開車,難道還要對方給你准備司機和售票員不成?如果人家有那勁,為什麼還要把車承包出去?他不會自己經營嗎?天庭的情況也是一樣的.他們就是因為怕內部各個勢力在這個人手問題上鬧矛盾,所以干脆一個人都不派,直接全丟給我來經營,他們只管收承包費就行了.

"既然他們沒派判官給你,那之前這些靈魂你都怎麼處理的啊?"拉達曼提斯追問道.這以後可是他的工作,所以不問清楚是肯定不行的.

"他們給了我這個."我直接從身上拿了本超級厚的書出來.

拉達曼提斯不愧是專門干這個的,一看我手里的東西就反應過來了."這個難道就是你們這邊的亡靈法典?"

"應該叫生死簿,不過可惜屬于應用道具,沒法用于戰斗.本來我一直想要個能用來戰斗的法典的,可惜天庭那邊死活也不給我."

這個時候還是哈迪斯出來解釋道:"亡靈法典的威力太大,你本來就夠強的了,如果你再擁有亡靈法典,那其他神族就更拿你沒辦法了.天庭才不會那麼傻把這種東西交給你呢."

"所以我也沒有強求,只是用這個東西勒索了他們好幾萬的免費天兵和十幾萬的幽明鬼差.你還別說,我的人品那叫一個好,十幾萬鬼差愣是讓我找出好幾百個精英鬼差,估計其他十殿閻羅那邊的精英鬼差加一塊也就這個數了."

我所謂的精英鬼差可不是一般的鬼差,他們的身份其實就相當于拉達曼提斯他們這樣的存在.嚴格來說拉達曼提斯其實也屬于兵級的存在,不過因為他太強了,所以成為了冥界三巨頭之一.相比之下中國這邊的地府設置就要稍微嚴格那麼一點點了.除了一般的鬼差之外還配備有牛頭馬面和判官這兩種完全不同的兵種.

按照我的理解,鬼差在地府中就類似于正規軍,他們負責整個地府的維護與運轉.牛頭馬面比較接近于檢查院,他們的任務不是對付外面威脅,而是審查鬼差的工作情況.當然,如果遇到外部入侵,牛頭馬面肯定也是要參戰的.而且相比之鬼差的實力,牛頭馬面的戰斗力就算是基礎值也能接近精英鬼差的水平,要是碰上精銳牛頭馬面,那可就賺了.那戰斗力直逼初級天將的水平.至于判官,這個因為我這里一個也沒有,所以暫時不知道戰斗力如何.不過想來人家既然是天庭在職人員,那實力怎麼著也應該比牛頭馬面和鬼差要強出很多吧?

拉達曼提斯聽我說完我這里有很多精英鬼差之後立刻問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你這里的靈魂都是由那些鬼差審理的啊?"

我點點頭道:"沒錯,鬼差天生就是干這個的,只要把這本書複制幾份給他們裝備上之後鬼差就可以輕松的處理這里的鬼魂,而且他們的辦事效率非常高.不過有時候也會出現一些疑難鬼魂不好處理,一般像這樣的鬼魂就會被他們交給更高級的地府審查人員處理."

"你是說牛頭馬面?"

"不,是我從別的地方雇來的高級人員,戰斗力雖然不行,但是辦事能力絕對一流,一會到了地府你就能見到他們了.等一會過去我介紹你們認識,以後他們就都歸你管了."

拉達曼提斯點點頭道:"既然你們這里有如此完善的機制,那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們突然接手這邊的工作,而且工作量還這麼大,我們一下子還真頂不住!"

"放心啦!你們搞出事情來不是還有我頂著嗎?別看我現在表面上是受制于各大神族,實際上卻沒有哪個神族真敢動我的.即使是天庭也不行.你們只要別搞出大麻煩,即使偶爾出點錯也無所謂."

拉達曼提斯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突然問道:"對了,紫日會長之前說你是從天庭那邊承包的這閻羅殿工作,那麼你們收的信仰值要怎麼分出去呢?"

"信仰值?"

見我疑惑不解的樣子,拉達曼提斯連忙解釋道:"就是你們審問鬼魂,然後對他們做出判決.這個過程中鬼魂不是會產生信仰值嗎?以前我們在奧林匹斯神族那邊的時候這個信仰值通常都是直接加到哈迪斯大人身上的,然後哈迪斯大人會定期下放信仰值給我們.這邊既然是承包的,那就是說得到的信仰值還要分出去一部分給天庭是吧?那這個信仰值要怎麼分啊?我不知道如何傳輸信仰值啊!"

"我覺得這中間似乎出現了一點理解錯誤."我對拉達曼提斯和哈迪斯他們反問道:"你們那邊難道都是把信仰值當成地府的利益的嗎?"

聽了我的話潘多拉疑惑的反問我:"那你們難道還有別的好處不成?"

"那當然了."我點頭道:"靈魂轉世會產生多余的信仰之力我是知道,但是這部分信仰之力根本沒法收集,所以我們一直也沒注意過這塊.我之前說的利益其實是指靈魂能量."

"靈魂能量?"這次換哈迪斯疑惑了."靈魂都是固定的,如果你把他們的靈魂能量抽走作為報酬,那對方的靈魂不是就會變的不完整?"

"對啊.就是要他們不完整啊."我反問道:"你們那邊的靈魂難道可以帶著記憶轉世嗎?"

"可是轉世是特殊靈魂才享受的待遇啊.我們那邊的亡者如果審理後認為其無罪就會進入我們的冥府之國生活啊."

聽到哈迪斯的話我總算明白問題出在哪了.主要問題是東西方的世界組成形成不同.我們中國這邊認為的天地間的靈魂總量是大致固定的,雖然有時候會產生或者消滅一些靈魂,但是這個總是基本上是穩定的.然後這些靈魂會通過六道輪會不斷的轉世重生,而且每一世都不一樣.

和我們這邊不同.哈迪斯他們那邊,或者說整個西方世界的靈魂觀都是一樣的.他們認為靈魂是被創造出來的,當一個人出生時就會多出一個靈魂,然後當他死了,靈魂會被按照生前的所做所為進行區分,罪人受到懲罰,善良的人進入天堂或者別的什麼極樂之地永遠的生活下去.在這個過程中各地方的神族采取的方式不一樣,像是耶和華那邊是善良的人進天堂,罪人下地獄,而像是光暗兩大神殿則是善良的人被光明神殿引渡到神之國,罪人被暗之神殿帶去地獄.反正區別的只是名稱和具體機構,大致內容都是一樣的.

不過,相比之下就可以看出西方的神族處理靈魂的方式有點問題.他們那邊靈魂不斷的產生,但是卻幾乎不會消亡,結果自然是靈魂越來越多.當然,他們也有自圓其說的方法,只是感覺都不太靠譜.相比之下我們這邊的轉世學說到是更科學一點,至少聽起來沒什麼邏輯沖突,不像西方的天堂和地獄遲早人滿為患.

這東西方關于靈魂學說的不同概念導致了游戲內各神族處理靈魂的方式也不一樣.中國這邊采用六道輪回讓靈魂不斷重生,這樣就不存在人滿為患的問題,而在這些靈魂重生的過程中,那些承載他們記憶的靈魂能量會被抽走,作為地府讓他們轉世的手續費.那些沒了記憶的靈魂轉世後雖然沒有記憶,卻因為本身就是幼兒或者幼獸而獲得了成長時間,這樣他們的知識體系就可以重新被塑造出來,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靈魂強度會略微增強,等到下次投胎時成長出來的這塊靈魂能量正好再次當做手續費用.

西方這邊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因為靈魂不能轉世,所以他們這邊不能抽走靈魂的記憶,不然把一堆什麼都不懂的白癡弄到天堂也不是個事吧?所以,他們采用的方法就有點像是建築商.他們從這些靈魂那里收取信仰值,然後用信仰值轉化為神力,接著再把神力拿來拓展天堂或者地獄的面積,這樣就可以循環下去無限的擴大天堂和地獄的面積.因為天堂和地獄可以無限擴大,所以他們那邊也就不存在哪天天堂地獄被塞滿的情況了.而且,一個靈魂產生的信仰值往往要超出創造他所居住環境所需要的信仰值,這樣那些神族還有的賺.

雖然兩邊在這個死者的靈魂處理上方法不同,但是最後的結果其實都差不多.一方面大家都維持了人間界靈魂數量的穩定,另一方面神族自身也從中不斷的抽取到了好處費.

在想明白了兩邊制度的不同之處後我便開始和哈迪斯他們解釋.在場的這些都是哈迪斯的主要手下,將來第十一閻羅殿的運轉都得靠他們,所以這些東西必須讓他們弄明白,不然以後肯定是要出問題的.

說實話,之前我是真的小看了文化差異造成的理解障礙.讓這幫西方來的神祗弄明白中國的輪回轉世理論還真不是件簡單事情,最後我愣是跟這幫家伙說了近兩個小時才把他們都給說明白,我感覺這工作簡直比跟一幫神族打一場還累.

雖然因為文化差異導致哈迪斯他們理解我們這邊的運做模式比較費勁,但他們這幫神祗都不是笨蛋.能混成哈迪斯的左膀右臂的自然不可能是白癡,而哈迪斯就更是人精了.在搞清楚我們這邊的靈魂運轉模式後,這幫家伙立刻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漏洞.

潘多拉托著自己的下巴一邊思考一邊說道:"紫日會長,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你們這邊有專門的技術可以從轉世的靈魂那里得到多余的靈魂能量,而他們在轉世的時候所產生的信仰值卻是完全沒有利用起來是嗎?"

"對,那些信仰本身就是沒有目標的,所以根本沒法吸收."

哈迪斯突然插嘴道:"不是無法吸收,而是你們不知道怎麼吸收而已.我們在奧林匹斯神族那邊的時候這種信仰值都是有專門的方法抽取出來集中處理的,你們這邊居然將如此之大的信仰值平白浪費掉了.這要是全部吸收過來的話……."

哈迪斯還沒說完我就已經在考慮這個事情的好處了.我們這邊的冥府神族就靠靈魂能量過日子,西方那邊則靠信仰值來過日子.兩邊的地府實力對比如何呢?埃及的阿努比斯,我身邊的哈迪斯,還有那個歐洲黑暗神殿的迪坦斯.既然這三位的名聲這麼響亮,而中國的閻王們卻不出名,那就說明他們的冥界神族比我們這邊的油水足.這就說明亡者靈魂產生的信仰值要遠多于他們的靈魂能量產生的效益,換句話說就是如果我們利用起了這邊的信仰值,那豈不是賺大發了?你看歐洲才幾個人啊就把那幫冥界神族吃的一個個強大的要命,以中國這邊的人口基數,只要把這些信仰值利用起來,那還不發死?

想到這里我是再也忍不住了,趕緊拉住哈迪斯他們問道:"快說說要怎麼才能聚集信仰值,需要什麼設備還是人員什麼的?我馬上就在這邊安裝,然後我們趕緊看看能收集到多少信仰值吧?"

我這麼興奮可不光是因為之前推論出的信仰值的巨大產量,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個不用交承包費.當初我和天庭簽署的協議中只包括靈魂能量的分成協議,我們每抽取一百點靈魂能量就要上交二十點.看起來好象不多,但我們運營這個閻羅殿也是有投入的.算下來平均每產生一百單位的靈魂能量就要因為轉世而消耗掉六十多單位的靈魂能量,這樣一算下來我們的實際收入也就是百分之十幾而已.但是,如果我們可以收集信仰值可就不同了.靈魂能量的產出已經抵消了運營成本和承包費用,這個信仰值有多少算多少,那全都是我們自己的.何況這比收入比靈魂能量的總和還要高,這麼大的好處我怎麼能不激動?

我正在那興奮呢,哈迪斯突然一句話就跟一大噴冰水似的兜頭蓋臉把我澆了個透心涼.

"收據這些信仰需要一個可操控的神力核心."哈迪斯說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零九章 前往地府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正的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