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九泉之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九泉之下

"其實這種材料就是……"哈迪斯說到一半突然卡住了,搞的我只能傻看著他等他說下去.大概是感覺胃口吊的差不多了,哈迪斯這個時候終于說道:"其實這種材料就是神魂."

"神魂?"

"對,就是神族死亡後留下的魂魄.不管是有意識還是沒意識的都可以,只要是神魂就行."

我皺著眉頭說道:"神魂這種材料對我來說到確實是挺好找的,可是想要得到就得費點事了.不過這個不是問題,只要能為我們提供信仰之力,幾個神魂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哈迪斯一聽我這麼說趕緊解釋道:"可不是幾個的問題."

"不是幾個?難道需要很多?"

"那得看你提供的神魂質量如何了."哈迪斯解釋道:"神魂也是有等級之分的.比如說拉達曼提斯的神魂和我的神魂,在承載信仰之力的數量上就肯定會有差別.實力越強的神族死後留下的神魂越是能承載更多的信仰之力.如果你弄來的都是些普通神魂,那就必須要多一點才行,如果是像我這麼高級的存在,那到的確是只要幾個就夠了."

"你說的這個數量能量化嗎?要不然我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啊?"

"要是可以量化我就直接告訴你了.而且就算能量化我也沒法告訴你具體要多少,因為我們暫時還不能確定中國這邊的地府到底能產生多少的信仰之力.另外,你的調度安排也會影響需求量.如果你不怕麻煩,那准備兩個神魂就可以了,一個運輸另外一個儲存,只要在另外那個神魂裝滿之前把運輸的那個帶回來替換就行了,這樣只要兩個就能保證運輸.當然這樣會變的很麻煩,而且萬一出點什麼事情都會造成信仰之力的吸收中斷.而且如果運輸太頻繁,一來容易被外人發現,二來也會增加信仰之力運輸過程中的意外風險."

"那你覺得多長時間運輸一次比較合理?"

"你要是能搞到很多神魂,那自然是間隔越長越好,最好能一年或者半年一次,不過那樣的話需要的神魂數量就有點嚇人了.所以我覺得比較經濟的辦法就是一周一次,或者三天一次.當然最好是能一周一次."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那行,我們就按一周一次的運輸量先計劃著,如果能搞到足夠的神魂就按這個辦法辦,要是湊不齊就視情況縮短周期,改成五天一次或者三天一次什麼的,反正最後看我能搞來多少神魂再說."

"目前也只能這麼干了."

哈迪斯說完之後旁邊的潘多拉忽然道:"你不是說你們這邊的地府都不去收集信仰之力的嗎?那是不是說我們可以去其他十個閻羅殿那邊收集這些信仰之力?"

聽到潘多拉的問題我本想馬上否決,但是想想說不定還真行,于是便問道:"你們到底是怎麼收集信仰之力的啊?如果方法比較隱蔽我到是可以找個借口把你們送過去試試,要是需要比較大的陣仗,那就不好辦了."

哈迪斯回答道:"收集信仰之力的方法並不麻煩,只需要建一座信仰聚集器就可以了."

"什麼是信仰聚集器?"

"就是一種內部雕刻有很多種特殊魔法陣,可以將信仰之力集中收集起來的裝置."

"很複雜嗎?"

哈迪斯點點頭道:"很複雜."

我想了想道:"你們多長時間能造出來,我想看看實物."

"我的神國里現在就有好幾個,不過這里……!"

聽到哈迪斯的話我才想起來光顧著問問題了,居然到現在還站在路口沒動地方.趕緊和哈迪斯他們道了個歉,然後帶著他們往閻羅殿跑.

我一邊帶著哈迪斯他們往閻羅殿走,一邊給他們介紹."現在我們走的這條就是黃泉路了.路上這些亡魂就是每天分配給我們這個閻羅殿處理的死者.道路的右邊和中間都是他們走的,左邊的這條道是專門空出來給陰司的鬼差以及需要還陽的靈魂走的."

潘多拉看著兩邊的森林問道:"那這旁邊的森林里是什麼地方啊?"

"就是森林啊."

"全都是?"潘多拉驚訝的問道.

我點點頭道:"天庭給的介紹說這周圍是無盡林海,後來我也派人進去探索過,最遠一次往前跑了兩萬多公里,結果還是一望無際的林海,根本連塊空地都沒有."

"這麼大?難道你們就一直沒發現它的邊緣在哪嗎?"

我無奈的聳聳肩道:"我也想知道它的邊緣在哪,可惜它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這林子里也不是絕對安全,其中有很多從未被發現的怪物存在.之前我派人探索的時候就發現了幾萬種以前從未見過的怪物,這些生物有的成群出現,有的單個行動,級別也是高低不等.目前發現的最厲害的一只生物只用了五秒就把我的一個探索小隊全部干掉了."

"那你的探索小隊是什麼實力?"拉達曼提斯問道.

我看了他一眼道:"只要三個人就能把你干掉,而且你連跑的機會都不會有.一支探索小隊有十二人.你自己算算他們是什麼實力吧."

原本還想說我的隊伍戰斗力不行來著的拉達曼提斯被我一句話堵的不知道說啥好了,最後還是潘多拉岔開話題問道:"閻羅殿就在這條路的盡頭嗎?"

"也算是吧."我解釋道:"這條路再往前不遠拐個彎森林就結束了.我們之前出來的位置其實已經算是森林的邊緣了,我們背後才是森林的核心地帶.再往前出了林區就是條河,河水連著寂靜之海,所以森林延伸不過去.那河上有座橋名為奈何橋,十一座閻羅殿各有一座,風格什麼的都是一模一樣的.在河那邊是一大片花海.說到這點到是和你們歐洲那邊的冥界很類似."

珀耳塞福涅皺著眉頭問道:"該不會全是彼岸花吧?"

我點點頭然後無奈的說道:"好象全世界的冥界都只長這一種花,而且這玩意好象還特別適應冥界的環境,隨便在哪種下一朵,很快就能長成一大片,要是沒人管,三個月我的閻羅殿里都能長滿這玩意.不過說起來也奇怪,這邊的森林里一朵也看不到,就算故意移植一片過來也會很快枯死."

聽到我的話之後,哈迪斯忽然走到路邊將一只手按在了旁邊的那棵樹上,然後不到五秒的時間,就見那樹底下突然一亮,一道綠色的光圈瞬間從樹根下向樹干上聚集而來並迅速集中到了哈迪斯手按著的地方.只聽嗞啦一聲電擊聲,哈迪斯竟然甩著手往後倒退了兩步,而且他的臉色也變的異常難看.

"怎麼回事?你沒事吧?"我扶住哈迪斯問道:"以前從沒聽說過這樹還會攻擊人的啊?你剛才干什麼啦?"

哈迪斯先是看了下自己的手掌,結果發現手心居然被燒焦了一塊,然後他才心有余悸的回答道:"我建議你以後最好不要碰這些樹,尤其是不能砍伐這些樹木."

我點點頭道:"這個你不說我也不會砍的.我早派人檢測過了,這些樹全都是負能量組成的.就算砍下來也不能當木材用,它們一到人間就會迅速腐朽,而且任何正能量物質接觸到它們都會互相腐蝕,我才不會把這麼危險的東西運到人間去呢.至于地府這邊,房子都是早就修好的,也用不到我自己砍樹造房子.不過你為什麼讓我別動這些樹啊?"

哈迪斯想了想忽然把我拉到身邊,然後貼著我的耳朵小聲把原因告訴了我.

"什麼?你說真的?"在聽到哈迪斯的話之後我幾乎嚇蹦了起來.

哈迪斯點點頭道:"你知道就好,別亂傳以免引起恐慌.直接下道禁令不許砍樹就可以了,反正這里都是你的人,不會有人違規的."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重新帶著眾人開始往閻羅殿走.

剛剛哈迪斯說的原因相當之嚇人.他居然告訴我說這些看起來很像是樹的東西其實都不是樹,而是——毛.沒錯,就是毛.就好象小貓小狗身上的毛一樣,這些一直被我們當成是樹的東西其實全部都是某只超級生物脊背上的毛發的……尖端.是的.只有尖端.剛才哈迪斯用自己的神念沿著樹干一路向下探索,結果發現這些樹都沒有根.順著樹干進入地下之後是和地面上的樹干完全一模一樣的樹干,而且一直向地下延伸了足有好幾千米.按照哈迪斯的說法,上面這些看起來像樹的東西其實是為了適應這里的環境而變化出來的東西,其形式類似變形術,只不過變形術是變化整個身體,這家伙卻只把自己的毛尖子變成了樹.而且,這些樹的樹葉和樹冠並不是真正的樹冠,從功能上理解的話,它們其實應該算是樹根,因為這些樹葉和樹干都在不斷的吸收周圍的正能量並將之傳輸到地下深處他的本體那里.

趁著隊伍還在前進,我跟在哈迪斯身邊小聲的問道:"你說這些樹在吸收正能量?"

哈迪斯左右看了看,確定手下們離的夠遠不會聽到我們的談話後才小聲說道:"剛才我的神念順著那些樹一直向下好象接觸到了那只生物的本體.對方現在顯然是在沉睡狀態,而且從氣息上可以看出來那只生物應該很虛弱.不過……"

"不過什麼啊?你說話別總說一半好不好?你要急死我啊?"

"不過那生物體內全都是正能量."

"正能量?你是說一只以正能量為基礎的生物被埋在了完全由負能量組成的地府的土地下面?"

哈迪斯搖頭道:"我懷疑不是那東西被埋在了地府下面,而是地府本來就是建在他身上的."

"我靠,你的意思是我們中國的地府整個就是建在一只巨獸的身上,而不是像你們那邊一樣是建立在寂靜之海中的一座大島嶼上的?"

"恐怕是的."

聽了哈迪斯的推測我先是沉默了一會讓自己的心跳速度恢複到正常水平,然後才說道:"這家伙全身都帶著正能量,可他卻被泡在了寂靜之海中,身上還壓著一片大陸.這樣都不死,說明他的實力絕對已經達到逆天的水平了.至少在我看來,他的實力可能已經和上位神只有一步之遙了."

哈迪斯也點頭道:"我看這家伙至少可以運用一種或幾種法則,否則他不可能在這種極端環境下生存.按照這點推斷,他的實力應該是個准上位神,比那些真正的上位神要弱,但是比我們這些下位神卻要強出很多."

我跟著道:"但是他顯然受傷或者被封印了.他把自己的毛變成樹是為了吸收正能量來恢複自身,但這里是地府,即使有正能量也微乎其微,加上他要不斷對抗寂靜之海負能量的侵蝕,吸收的正能量說不定不但無法累積,還在不斷減少."

哈迪斯立刻接過去道:"所以他才會這麼長時間都醒不過來,而且表現的如此虛弱."

"那你還嚇唬我不讓我砍樹?切掉他的能量供應,他不是死的更快?"

哈迪斯立刻搖頭道:"你知道什麼是溫水煮青蛙嗎?"

我一聽便立刻明白了過來."你的意思是封印這家伙的人就是要讓他在這種狀態下慢慢死去,如果我們把他的能量供給切斷,他就會因為能量平衡的丟失而被驚醒.就算他最後還要死,但是他臨死前的掙紮絕對會變成世界級大災難是吧?"

"恐怕不止那麼簡單."哈迪斯說道:"這家伙體內全都是正能量,而你也知道,正能量和負能量接觸會有什麼結果.保持現在這種狀態緩慢消耗他的正能量,那麼他就會最終安靜的死去.可是一旦正能量供應消失,他突然死亡,那他體內剩余的正能量就會和寂靜之海的負能量接觸.接著就會轟的一聲,然後全世界都清淨了."

"誒……貌似確實有這種可能,那我們還是別招惹他的好,保持現狀吧!"

就在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隊伍不知不覺的就已經走出了森林.在林地前方,一座很有中國特色的小橋出現在了一條並不是很寬的小河之上.在那橋的兩端各站著幾名鬼差,其中在橋的那頭還有幾張桌子擺在那里,那些排著隊走過橋的鬼魂會被分別帶到桌子前面,然後由那些坐在桌子後面的鬼差在他們腦門上蓋章.被蓋過章的鬼魂會被帶到後面喝那傳說中的孟婆湯,不過喝完之後他們的頭頂立刻就會冒出一小團火焰.站在一邊的鬼差看到那火焰就會用特制的工具把火給摘下來扔進旁邊的一只巨鼎之中,而此時那鼎里正燃燒著熊熊大火,顯然是收集了不少的靈魂之火了.

看到眼前這一幕,哈迪斯的手下們都是在那里不斷的議論著這奇怪的工作方式.畢竟他們那邊是不會從死靈身上提取靈魂之火的,所以他們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流程.當然,如果中國的閻王去哈迪斯他們那里參觀肯定也會和哈迪斯他們現在一樣好奇,因為哈迪斯他們不提取靈魂之火而是收集信仰之力.

看到我過來,河邊的鬼差立刻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向我行起了禮來.我迅速的把哈迪斯他們介紹了一下就讓他們又回去工作了,畢竟這里不象其他地方,鬼差們都很忙,耽誤他們的時間不但影響我自己的利益還會造成鬼魂積壓.

在通過奈何橋這邊的類似于檢查站一般的地方後前方就是一大片的花海.那嬌豔的彼岸花一朵朵盛開的無比燦爛無比美麗,那紅色的絲狀花瓣豔的都仿佛要滴出血來一般,有些花朵之上甚至能看到晶瑩的閃光,簡直是美的一塌糊塗.當然,冥界這種地方越美的東西就越危險,所以除了我們這些專業的冥界工作人員,一般人最好還是別靠近它們比較好.就憑這些彼岸花的美麗,如果不是實在太危險,我早把艾辛格種滿了這東西.不過話說回來,貌似現在艾辛格的各處花壇里種植最多的魔宮玫瑰也不是什麼安全的植物,那玩意如果感應到危險就會向周圍散發巨毒催眠氣體,可以讓人在美麗的夢境中永遠的長眠下去.不過在城里種這種危險植物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起碼我就從來不用在艾辛格做什麼愛護花草樹木的宣傳,因為凡是敢于在艾辛格粘花惹草的家伙都去複活神殿報道了.

潘多拉看著周圍的花海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就好象要細細品位一般閉氣了很長時間才呼出那口氣說道:"啊,死亡的味道!巨毒的芬芳,這才是冥界該有的感覺嗎!"

在潘多拉感受著那要人命的花香之時,哈迪斯卻很溫柔的摟著瑟瑟發抖的珀耳塞福涅道:"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倆可以住在艾辛格的神殿里,這邊反正距離也不遠,我每天過來幾個小時處理完公務就回去怎麼樣?"

珀耳塞福涅看了看哈迪斯,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和哈迪斯他們不同,珀耳塞福涅是春之女神,她很不適應冥界的環境.奧林匹斯神族那邊的冥界是以為她的魔力長期潰散加上哈迪斯的刻意壓制才比較接近人間界的,我們這邊的地府可是徹頭徹尾的鬼域,珀耳塞福涅要是能住的下去才叫見鬼呢.誒……不對,應該說才叫奇怪.這里是地府,天天都能見鬼,而且一睜眼就是一大片.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正的歸心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切為了信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