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詛咒的人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詛咒的人

看到眼前這黑壓壓的一大片蟲子我覺得自己頭發都快站起來了.雖然我是男人,雖然我自認為膽子還算比較大,但是面對如此之多的惡心蟲子糾纏在一起我依然忍不住有種想要跑的沖動.

"聖光淨化."我正在那考慮是先爬上去再考慮往下扔什麼魔法還是浪費點直接用烈日光環,沒想到上面直接嬌喝直接就把魔法扔下來了.伴隨著一片刺目的白光,周圍瞬間想起了一片吱……的尖叫聲,不過等聖光過後我卻有種很後悔的感覺.早知道剛才應該直接用烈日光環的,不應該考慮什麼解決魔法的問題.小純的聖光淨化對亡靈確實很厲害,但下面那些蟲子顯然不屬于亡靈系,所以聖光對它們的作用僅僅是炙烤而已.強光帶來的高溫確實殺死了這些弱小的蟲子,但是效果也僅僅是殺死而已,那堆蟲子除了變黑了一點之外基本上該啥樣還是啥樣.

我怕這些蟲子是因為它們惡心,不是它們有多強大,所以它們是死是活都一樣嚇人.想要讓它們不嚇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們全部切成碎片或者燒成灰,總之看不出來原來形狀就沒事了.小純這一個魔法扔下來效果一點沒有,蟲子們該啥樣還啥樣,扔了等于沒扔.

"哎,這魔法值看來還是省不下來啊!"我說著便再次轉換帳號啟動了烈日光環,一道火焰閃過之後房間里總算是乾淨了.烈日光環屬于大范圍高級魔法,威力非常大,用它來清理蟲子有點用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覺.

清理掉附近的蟲尸我也不換形態了,直接保留了了銀月形態.我算是看出來了,這陵墓里八成全都是這種蟲子,相比之紫日來說,銀月的法師技能對付這些等級不高數量眾多的蟲子反而更有效.

把上面的小純他們都叫下來之後我們商量了一番,決定還是繼續往下挖.雖然這層不像上面一層又八條通道,但這里卻是個走廊,也就是說兩邊通.現在我們反正也不知道具體往哪個方向走,與其碰運氣不如直接往下,而且這次我已經想明白了.這陵墓修的這麼大,深度應該不會太淺,所以往下挖兩三層根本沒意義,要挖就挖徹底點,不打穿它個七八層根本不用轉彎.

決定好之後我就開始一層一層的往下挖.事實證明這陵墓的確已經變成剛才那種蟲子的窩了,我一口氣往下挖了十層,每一層的通道結構都不一樣,但無一例外每層都有這種蟲子,而且每次都是一片一片的嚇死人的多.不過,雖然每層都有這種蟲子,但我卻發現這蟲子正在逐漸變化.不是說蟲子本身在變,而是每層的蟲子都不太一樣.隨著我不斷往下挖,周圍通道里出現的蟲子數量開始越來越少,但密度卻是一點沒降低,因為這下面的蟲子是一層比一層的大.最開始在第一層我見到的蟲子比筷子還細,到了第十二層的時候周圍的蟲子一條條的已經變成了一次性紙杯的杯底那麼粗,而且偶爾還能在蟲群中發現個別碗口粗的大蟲子存在.當然,就算這些家伙再變粗十倍也無所謂,因為從第一層到這里,蟲子的等級只增加了二百多級.最上面的蟲子是三十六級的怪物,到了這里就變成二百四十七級了.

"這里是不是差不多夠深了?"在清理掉附近的蟲子後我抬頭對著還在上面那層的小純他們問道.

小純跳下來說道:"差不多了,我們選個方向走走看吧?"

現在我們所站的位置依然是條通道,不過順著我現在面對的方向往前五六米就有一個T型岔道,所以現在實際上是有三條路可以選擇.

因為完全不知道具體方向,所以就算花時間去想也只是浪費時間,因此我直接就選中了前方T型岔道往右的那條通道.

選擇這條路沒有啥理由,完全就是因為順手.不過事實證明我今天終于轉運了,因為拐過那條岔道才走了不到十米我就發現了通往下一層的樓梯口.

"下去還是繼續在這層轉?"沙夜子看著樓梯口問道.

我想了想道:"下去.順著正規的路線走應該比較容易找到線索."

我們的最後那根任務卷軸上寫的任務是到這個陵墓中尋找一件物品,然後交給某人,但問題是要找什麼物品,以及具體交給誰,這上面完全都沒寫.根據我做任務的經驗,這種任務中的任務卷軸其實只是起個引導作用,你只要按照任務線索去找,等你到地方了自然會有NPC以劇情的方式向你傳達下一步任務.如果我的經驗沒錯的話,這個陵墓應該只是引導任務的開頭,我們現在需要找的不是什麼東西,而是那個有智力的NPC,因為只有他才能告訴我們下一步該干什麼.

聽我說往下走,沙夜子便第一個飄了下去.小純和白浪他們在後面跟著,而我則是走在了最後.有沙夜子在前面探路,有什麼危險應該都能第一時間發現,所以小純走中間並不危險.至于我則要負責斷後,畢竟這陵墓里除了那種蟲子未必就沒有別的生物.萬一有怪物從後面跑出來,把法師類的小純留在後面不是給人家送菜嗎?

這陵墓內的樓梯和樓房中的樓梯並不一樣,它不是來回轉折型的,而是筆直的通到下一層,而且這樓梯修的也是相當的寬闊,看起來這可能是主通道.

下到樓梯下面之後首先是一個比較巨型的大廳,大廳兩側立著兩排巨型雕塑.雕塑的內容是一種像人一樣直立的蜥蜴,而且看起來這些蜥蜴人還是有智慧的,因為他們的手里都拿著武器,身上也穿戴有鎧甲.其中一只蜥蜴人甚至還端著一把好象是弩之類的武器,這說明對方至少有一定的文明,畢竟弩這種東西和弓箭比起來結構更複雜,你可以看到原始部落有人用弓箭,卻不會看到有原始部落用弩箭的.

大廳兩側的這些蜥蜴人雕塑身高都在八米以上,看樣子應該是放大雕塑,畢竟陵墓里的大部分通道只有四五米高,如果陵墓的主人是一種身高八米的蜥蜴人,那陵墓里的通道就至少應該能保證他自己的通行.

穿過那兩排雕塑,我們直接來到了大廳的另一側.這是這個大廳除那條樓梯之外唯一的出口.不過,眼前的出口並不是敞開的,而是有道門封住了通道.

這個長六邊形的通道口有一道好象閘門一樣的石門,門的中間位置雕刻著一些奇怪的符號,但是我讓魔寵們認了一圈都沒人認識寫的是什麼.無奈之下我只好再次開始破拆作業.

"這該死的大門到底有多厚啊?"十幾分鍾後我站在離之前的通道口足有十幾米深的地方抱怨著.我從大門口一路挖到這里已經挖了十五米深了,可是眼前依然還是石頭.這說明剛剛我們看到的那道大門至少有十五米厚.至于後面還有多少,暫時還不知道.

雖然被這門搞的很郁悶,但除了繼續挖我也沒啥辦法,好在任命的又挖了五米多之後大門總算是讓我給挖穿了.回頭看看通道口,這該死的大門居然有二十一米厚.這哪是陵墓啊?整個一要塞嗎!

穿過那道該死的大門之後我們總算是進入了里面的房間.這門里面的環境到是不複雜,直接就是一個一百多平米的石室.石室中非常空曠,只在房間正中有一個帶有三層台階的平台,而平台之上則是放著一口巨大的石棺.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直接就找到核心來了."小純他們在鑽進來之後說道.

"別高興的太早,這未必就是我們的任務目標.不過先打開看看是肯定要的."我說著直接把國王給召喚了出來,然後讓國王幫忙和我一起推那個石棺的棺蓋.不過我們倆費了半天勁也沒能挪動那個蓋子."靠,這玩意難道用水泥封死了?"

沙夜子圍著石棺底下轉了一圈之後說道:"你好象弄錯方向了."

"什麼意思啊?"

沙夜子指了指石棺底下和地面的接口處說道:"看,石棺的蓋板和周圍一圈是連在一起的,你不應該推,而是應該往上提."

我順著沙夜子指的地方看了一下,果然,石棺的頂蓋和側面板都是連在一起的,也就是說這個石棺實際上是像個盒子一樣扣在地面上的.想要看到里面的東西就得把它整個抬起來.

我和國王雖然力氣不小,但是要把這麼大個石棺抬起來還是有點費勁,不過我也有辦法.直接召喚出小龍女給石棺加了個反重力術,然後我和國王一起用勁往上一提,石棺的外殼立刻被提了起來.等我們把上面這層用整塊石頭掏空做成的保護套掀開之後才發現里面居然還有一層完全用黑耀石打造的石棺.不過,和外面那層光滑的差點被我當成張桌子的石棺不同.在這只黑色的石棺外面用金色的線條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文字和各種符號,而且,更加驚人的是這些金色的符文竟然還在用比呼吸稍慢一些的頻率一明一暗的緩慢閃爍著.

"這上面寫的什麼?"

"不知道."小純回答的到是干脆."我可不像凌,她以前沒當女神的時候在黑暗神殿做過文書,懂的東西自然比我多."

聽到小純的話我正准備召喚凌出來,沒想到凌先一步自己跑了出來."沒文化就是沒文化,居然還找借口."凌先是鄙視了一番小純,然後才撫摩了一下那黑色石棺上的金色文字說道:"這是黑暗祭典中使用的魔文,是真正的古老魔文,你平時看到的魔文都是這種魔文的修改版."

"那這上面記載的是什麼內容?"

"這上面沒有記載任何內容."

"啊?什麼意思啊?"

凌想了一下之後才向我解釋道:"魔文本來是一種帶有魔力的文字,當它被寫出來的時候就會產生魔法效果.但是因為在傳授教學中有時候不想讓它發揮魔力效果,所以過去的魔法師們想出了一個方法,那就是仿照魔文的樣子重新創造一種新的文字.這種文字其實應該算是魔文的變種,但是因為後來的魔法師都是直接學習這種改變過的魔文,所以時間一長,大家反倒是把正規的魔文給忘記了."

"不對啊?如果說正規的魔文被忘記了,那魔法是怎麼生效的啊?"

"這就是新魔文的優點了."凌解釋道:"新魔文比古老魔文多出了一些類似于標點符號的特殊符號,這些符號被用來標注魔法語句是否生效.當一段新魔文被書寫出來之後它是沒有魔力效果的,但當你將特殊符號加在這些文字中,新魔文立刻就會產生古老魔文那樣的魔力效果.這種可以被控制的魔文可以隨意操控,所以受到廣泛歡迎,而完全無法關閉的古老魔文也就逐漸被淘汰了.不過在神族之中有些法力高深的強大存在仍然在使用這種古魔文,因為這種魔文的魔力更加強大,相比之新魔文,這種魔文除了不方便之外幾乎沒有什麼缺點."

聽完凌的解釋之後我突然驚訝的看向那棺材問道:"你的意思是這寫魔文其實是個魔法陣?"

"也可能是封印,或者是某種別的東西,反正它是在確實運轉著的."

"你知道它具體是什麼樣的魔法陣嗎?"

凌看了看石棺表面的文字之後說道:"這個有點麻煩,需要慢慢分析.古老魔文的語法結構和新魔文有些不一樣,我得翻譯一下才能搞清楚具體寫的什麼內容."

"那你快點翻譯吧."

凌點點頭招手又把艾美尼斯和維多利亞一起召了出來.我正在那疑惑她要干什麼,凌卻指則石棺上的文字問她們倆道:"認識嗎?"

維多利亞有些驚訝的扒在石棺上一邊看一邊說道:"古魔文?現在還有人用這東西?"

艾美尼斯也是跟著說道:"就是啊!這玩意起碼有好幾千年沒人用了,你們在哪找到這麼古老的東西啊?呦,這還是個棺材呢!看起來年代不短了,怪不然用的是古魔文呢."

"好,行了.我們現在需要知道這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快點幫忙翻譯."

艾美尼斯點點頭道:"那我負責這邊吧."她說著便已經蹲下去開始看起了石棺左側的魔文,而維多利亞則是立刻跑到了右邊去看那邊的文字.凌想了想又把夜月和公主還有水晶都個叫了出來,結果發現水晶也認得這個文字,于是棺材頭腳兩邊的文字也有人翻譯了.至于凌自己則是爬到上面開始翻譯蓋板上的文字.

看著一群魔寵在那翻譯文字,我走到小純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看來你得加強學習啊!"

小純哼了一聲道:"我們光明系魔法是新派系,那些老古董不懂也就不懂了."

在我逗小純開心的時候,水晶首先搞定了棺材正面的文字.不過她沒有急著去找棺材腳那頭的文字,而是直接轉頭對我說道:"這邊是一個靈魂穩定法陣,而且上面帶有聚能設置,應該是不斷的向棺材內部灌輸能量."

"什麼?"我驚訝的問道:"那這里面的家伙豈不是百分之百會變成亡靈?"

水晶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的,不過具體情況還得等我們把全部翻譯完才知道."

"那你快點翻譯吧."水晶點點頭又跑去棺材腳那頭開始翻譯,不過她才剛開始沒一會,艾美尼斯便說道:"我這邊翻譯完了."

"寫的什麼?"凌似乎也完成了自己的翻譯任務正好轉頭問她.

艾美尼斯指著文字說道:"這上面寫的是禁錮和永遠的折磨,不過語法比較奇怪,我不太明白具體意思,大概應該是組成了一種類似于惡毒詛咒類的懲罰性法陣.這里面的靈魂如果沒有消散的話,應該會承受著永世不休的痛苦折磨."

凌聽完之後立刻轉頭看向另外一邊的維多利亞問道:"你那邊寫的什麼?"

"等一下,還差幾個字."維多利亞蹲在最後幾個文字上研究了一會後才開口道:"好了.這上面寫的是地獄之火永遠燃燒,翻譯過來大概是說這里面的靈魂將永遠承受地獄一般的折磨."

"那不是和那邊一樣嗎?"我開口問道.

凌站在棺材上面說道:"不一樣.兩邊的都是精神折磨類的法陣,加在一起就是雙倍傷害,而且疊加之後還有補償性效果,實際威力可能比單純的兩個詛咒還要惡毒.看來棺材里的家伙肯定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要不然也不至于被加上這麼惡毒的詛咒了."

我聽完之後立刻問道:"你那上面寫的什麼翻譯出來了嗎?"

凌點點頭道:"這上面是一個保持生命活力的魔法陣,如果我每猜錯,這棺材里的人應該還沒死."

"什麼?"

"對方布置這麼多詛咒法陣就是為了讓這個家伙承受永世的痛苦折磨,如果他死掉了,受到的折磨就會減少很多,所以對方布置了這個補充生命力的法陣保證里面的家伙可以活著承受這一切痛苦,而且如果沒有人打開這個棺材,他可能就要永遠這樣被折磨下去了.如果我猜的沒錯,腳那頭寫的應該是個聚魔法陣,用來補充上面這個生命法陣需要的能量的."

水晶此時正好完成翻譯,她站起來說道:"你猜對了,這是個聚魔法陣."

聽完她們的翻譯,我忍不住看向那個棺材問凌道:"你說我是打開還是不打開這個棺材呢?"

凌想了一下道:"打開肯定是要打開的,畢竟我們的任務在里面呢.不過我覺得必須做點准備工作."

"准備工作?"

維多利亞替凌解釋道:"精神折磨雖然很痛苦,但它其實可以提升一個人的魔力強度.當然,這種自我折磨的方式通常會首先把人弄瘋,所以魔法師們只能選擇慢慢修煉,而不會通過這種方法來強化自我."

"你的意思是說這里面的家伙在承受折磨的這些年里就相當于一直在修煉魔力?"

維多利亞點頭道:"不但是一直在修煉,他的修練速度還是正常人的好幾倍,而且由于這個魔法陣是不會中斷的,所以他等于是沒有白天黑夜.在他被封進棺材里的這些年里,他相當于每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在不間斷的修煉.就算他當初是個魔法學徒,這會估計已經比中級神族的魔力還要強了!再說能被人用這種東西封起來的人,我看當初進去的時候實力就不會低到哪去.所以他現在至少相當于一個高級神族的實力."

"沒關系,神族我們也宰了不少了,高級神族也不怕."

我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行動上可是一點也不慢.首先把雖然帶著的兩台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從鳳龍空間里弄了出來擺在房間里備用,然後拿出一堆藥品把魔力先給補滿,一會萬一真出來個超級難搞的家伙,我就可以以滿狀態啟動神域合體,有兩台機動天使配合,相信分分鍾就能把他干掉.

凌看我這邊已經准備好了便不再多說,直接叫過水晶幫忙把黑耀石的石棺蓋板給猛的掀了下來.幾乎就在棺材蓋被掀飛的瞬間,我們立刻便看到一團黑影從棺材里彈了出來.那黑影直接沖上了房頂,然後在房頂上借力一彈,下一秒便向我身後的小純撲了過去.

嗡轟……伴隨著一聲金屬撞擊聲,站在我身側的一部機動天使往後倒退了一大步,但是那個黑影也被反彈了出去轟的一聲砸進了對面的牆壁中.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可不是一般機動天使,這些家伙就是專門用看對付神族的,棺材里這家伙充其量也就是接近高級神族的實力,可他畢竟不是神.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七章 特殊陵墓特殊對待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個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