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個殼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個殼

被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一劍震飛的那家伙嵌在牆里之後似乎有點暈呼,不過他只是晃了兩下腦袋之後就清醒了過來.稍微適應了一下之後這家伙立刻一撐身體兩側的牆壁直接從牆上飛了出來,同時目標再變,竟然直接朝我撲了過來.

我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這家伙是柿子轉撿軟的捏,之前這里這麼多人,就小純穿了一身跟晚禮服似的白袍,看起來最好下手,所以他就直接奔小純去了.這會發現小純身邊站著倆機動天使不好下手,所以直接把目標轉到了我身上.之前為了燒蟲子我可是一直保持著銀月形態,雖然小號銀月身上的誓約套裝也是半甲半袍類型的,但不管怎麼說看起來總沒有其他人身上的鎧甲多,所以那家伙直接把我當成了第二目標.

盡管那家伙以為我很好欺負,但事實顯然不是他想的那樣.就在這家伙跳到我面前並一爪探來之即,我突然閃電般出手一把捏住了他伸來的那只手,跟著我的另外一只手猛的一搭他的肩膀同時身體側旋順著那家伙沖來的力道直接把他朝我的身後甩了過去.那家伙此時本來就在空中無法借力,加上前沖的力量,再被我這麼推波助瀾的一送,速度更是無法控制,直接就從我身邊飛了過去轟的一聲砸進了後面的牆壁中.

再次被砸進牆里,那家伙立刻就掙紮著想爬起來,但是伴隨著嚓嚓兩聲,兩柄巨劍已經一左一右的交叉卡在了他的身上,只要他敢再動一動,利馬就會變成三截.

"有種你再動下我看看?"走到被卡在牆里的那家伙身邊,我得意的說道.

下面那家伙看著我,眼神中滿是憤怒,跟著就見他雙眼突然一閃,我立刻感覺腦袋仿佛被人砸了一錘子似的,整個人踉踉蹌蹌的往後連退了好幾步,要不是被維多利亞扶住,搞不好就得坐地上去了.

在我被精神沖擊砸的連續後退之時,凌立刻便擋在了我們之間,跟著雙眼突然一閃,然後那家伙和她同時向後一仰頭,不過凌被小純扶住了,那家伙卻是腦袋直接砸在了牆上.

不等那家伙恢複過來,公主已經走到了那家伙面前,然後雙眼閃耀著迷人的光芒看向了他的眼睛.剛剛和凌硬拼了一次精神力,這會又遭到公主的精神入侵,這家伙的抵抗力開始直線下降,很快就變的好象白癡一樣雙眼發直.

"怎麼樣?你沒事吧?"維多利亞扶著我問道.

我點點頭又看向凌,發現她已經自己站起來了我也就沒再問她有沒有事,不過公主那邊的控制狀態卻似乎完全無法停止.凌走過去看了看兩個人的情況,然後對我道:"這家伙的精神抵抗非常頑強,公主現在已經壓制住了他的意志,但是不能終止,只要她一停,那人立刻就會恢複正常."

"這家伙的精神力這麼強?"

凌點點頭道:"痛苦本身就可以增加精神力,他被封在那口棺材里承受了這麼多年的痛苦,精神力如果不強才是不正常的.他現在這個精神強度其實已經說明他天賦很爛了.如果是我被封在棺材里折磨這麼多年,精神強度至少是他的十幾倍."

"你能成為女神自然是天賦頂尖的,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和你一樣的."我說著便走到了被壓在牆里的那家伙身邊道:"先讓我看看這家伙到底是個什麼模樣再說,這一身黑不溜秋的搞的我到現在都沒看到他到底長啥樣."

剛剛那家伙從離開棺材到被我們制住雖然前後一共不到三十秒,但這麼長時間也足夠看清楚一個人的長相了.不過這個家伙長啥樣我們到是真的一點也沒看清楚.不是因為我們眼神不好,而是因為這家伙穿了一件好象死神長袍一樣的黑色長袍,不但把身體都給遮住了,連臉也被封在了兜帽里,所以除了知道這家伙的大致身高之外這麼半天我們愣是沒看清這家伙到底長啥樣.

我說完便揮手示意兩部機動天使退開一點,等機動天使放開那家伙後我便將他從牆里拽了出來.反正現在有公主的精神壓制,他就跟個植物人沒啥區別,就算把他拽出來也沒啥大不了的.

將那家伙弄出來後我直接抓著他的兜帽往後一翻,然後在場的人全都愣了一下,因為那兜帽下面的不是我們期待的人臉,而是一個被灰色的布帶纏的跟個蘿蔔似的球狀物體.

"我靠,這家伙難道是具木乃伊?你們不是說他是活的嗎?"

凌開口道:"我們只是看到魔法陣上有保持生命活力的符文,所以才推斷這里面的生物應該是個活體.他們要放個木乃伊進去我也沒辦法啊!不過我建議你最好把他的繃帶打開看看,說不定這家伙還是活的,只是被捆了起來而已."

我點點頭對公主道:"跟著我."說完我便將那家伙抱到了之前的石棺上放平.雖然這個角度不是面對公主的,但是精神控制本身就不是通過眼睛來實現控制的.精神控制之所以叫精神控制就是因為它控制的是對方的精神,至于使用法術時和對方對視,這個完全是一種習慣動作.大家都知道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通過眼神對視可以大幅度提高精神控制類技能的成功率並降低施法難度,而且在施法時盯著對方的眼睛本身也可以幫助施法者集中注意力.可以說目光對視僅僅是精神控制的一個技巧和輔助手段,並不是說精神控制就一定要看到對方的眼睛.事實上如果真的只有目光接觸才能進行精神操作,那之前我和凌就不會被這家伙襲擊了,而公主也不可能控制住他,因為這家伙的眼睛根本就沒露出來.他腦袋上那層灰色的布條根本就沒把眼睛留出來,所以他實際上應該是看不見東西的.

把那家伙放好之後我便直接伸手解掉了他的長袍,然後在水晶的幫助下把這條長袍整個拽了下來扔到一邊.長袍內的軀體如我們估計的一樣,從頭到腳就沒哪個地方是露在外面的,整個都被布條纏死了.不過雖然看不到他的身體皮膚,但是從對方的身體結構來看,這個被纏在布條中的家伙應該是個非常瘦的人,因為即使隔著布條看起來他的四肢和身體都顯得很細.

"你們誰會拆繃帶?"拽掉外袍之後我抬頭看向凌他們問道.

"你反正又沒打算給他再捆回去,直接撕開就是了."

我想想也是,于是便直接把永硠雃角F手術刀的樣子在那家伙的腦袋側面挑起一根布帶切斷,之後順著這個布帶開始一層層的往外解,不過這個布帶似乎纏的比較厚,我一口氣拽了好幾層下來居然還沒看到皮膚.

"我靠,他們到底捆了多少層啊?"

凌直接道:"不要拆腦袋上的,直接從胳膊上開始拆,下刀狠一點,多切斷幾層然後往外撕.反正胳膊上就算切到肉也死不了人."

我點點頭把那家伙的胳膊抓了起來,然後用永甯蔚l一劃,接著往旁邊一掀,瞬間就有半寸厚的布帶被我切了下來,但是……"我靠?怎麼這麼厚?"

切斷了半寸厚的布帶後下面居然還是布帶.本來布帶纏厚點到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布又不值錢.關鍵問題是這個家伙本來胳膊腿就非常的細,現在被我切掉半寸厚的一層之後,剩下的部分都沒我的手腕粗,那這家伙的胳膊該細成啥樣?

"這繃帶里面不會纏的是個骷髏吧?"小純突然問道.

凌在旁邊端詳了一陣道:"搞不好還真的是骷髏,不然這胳膊也太細了點!"

"管他是什麼東西切開就知道了."我說著便將永盚齔菬滬茪褻}的地方再次向下切了一道,然後直接把切開的繃帶掀掉.由于這次我下刀比較狠,所以掀開繃帶後到是的確看到了那家伙的身體,只不過讓我驚訝的是這家伙雖然不是骷髏,可也和骷髏差不多了.

掀掉切斷的繃帶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層灰白色的松松垮垮的皮膚,不過因為剛才我下刀有點狠,所以現在連這層皮膚也被切開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水分補充的原因,這家伙的皮膚和骨骼之前基本上沒有任何附著力,我在掀開繃帶的時候居然連他的皮膚也一起掀開了.在這層皮膚之下沒有任何能夠稱之為肉的東西存在,我能看到的就是好象醫學實驗室里處理過的那種骷髏一樣乾淨的白骨.也就是說這家伙除了骨骼之外就剩一層皮了.

知道了繃帶厚度之後我直接幾刀切斷了他身上大部分的繃帶連接點,然後三兩下就把這個家伙給解放了出來.在去掉所有繃帶後我們看到的就是一具包裹著人皮的骷髏,相比之純粹的骷髏,這樣的身體絕對要嚇人多了.而且,由于他的皮膚松松的掛在身上,所以看起來還有點惡心.

雖然這家伙的造型相當嚇人,但是我們現在更關心的卻是他的肚子.因為比骷髏多了層皮,所以這家伙還是有腹腔存在的.但是,按照他全身的狀態,他現在的腹部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扁扁的才對.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卻不是那樣的干癟腹腔,而是一個微微隆起的腹部.

正常人如果有他這樣的肚子那是很正常的,只要不是那些身材特標准的健美人士,基本上稍微贅肉多點的人都有他這麼大的肚子.不過這種腰圍出現在這樣一具干尸一般的家伙身上就有點不對勁了.

"這家伙難道是女的?"在看到那肚子之後小純第一個叫了起來.

維多利亞很認真的看了下那家伙的兩腿之間,然後有點臉紅的說道:"這是個男的."

"男的?"聽到這個答案我也是有點驚訝.在看到這家伙的肚子之後我的第一反應也是和小純一樣認為這是個孕婦,但是現在事實說明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這肚子里不是胎兒,那能是什麼?總不能是一肚子大便吧?

我們正在那猜測這家伙肚子里到底塞了什麼東西鼓成這樣,突然就見他的肚子往上鼓了一下,然後就見到一個大包從他的肚子開始往上移動,最後消失在他的胸骨之下.不過,那個大包雖然消失了,可是這個家伙卻好象觸電了一般開始哆嗦了起來,就算是公主的精神控制也完全失去了作用.

看到那家伙的不正常反應我們趕緊退開了一截,然後我立刻問公主:"怎麼回事?他為什麼又動起來了?"

公主的眼睛依然維持著技能發動時特有的彩芒,同時她頭上的汗水也是越來越多.在稍微停頓了幾秒後她才開口說道:"他體內有強烈的精神反應,我快控制不住他了!"

聽到公主的話我反應也不慢,直接把永硠雃^長劍沖上去就是四劍把這家伙的四肢全部卸了下來.現在就算他脫離控制也無所謂了,沒有四肢他應該玩不出什麼花樣來.不過為了安全我還是把晶晶召喚了出來讓她圍著那家伙布置了一道隔離屏障.

我不是怕這個家伙爬起來傷人.沒有四肢的他就算再牛也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我擔心的是他肚子里的東西.剛才的情況很明顯,這家伙體內還有另外一個生命體,他現在的狀況應該是那個生命體在吞食他的內髒器官的結果.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家伙估計很快就要掛了.

之前我們一直以為那個生命維持法陣是用來維持這個家伙的生命讓他承受萬年不死的折磨用的,但事實證明了這個法陣很可能是為那家伙肚子里的東西准備的.因為如果生命維持法陣是為這個家伙准備的,那麼他就不應該會變成干尸一樣的東西.被封在棺材里這麼多年持續接受生命魔法陣的滋養,就算是具骷髏估計都能長出肉來,這家伙居然還能瘦成干尸,這說明那個魔法陣壓根就不是為他服務的.

不過,我們現在雖然大致想明白了這個生命維持法陣的用途,卻完全不知道設置這個棺材的人的意圖了.他們到底是為了折磨這個骷髏一樣的家伙而在他體內放了個什麼東西撕咬他的肉體,還是為了溫養他體內的這個東西而特意把這家伙放進棺材里的呢?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個骷髏一樣的家伙本身就是個實力超群的強者,對方無法直接殺死他,所以采取了這種慢慢消耗他的生命力的方法將其磨死.當然,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能設置這種魔法石棺的人也不像是連個人都殺不死的存在.再說這家伙雖然被封這麼久都不死,可看他的精神強度好象也不是什麼強大的存在.

就在我們小心的做好准備並布置好防禦之後,那個家伙也逐漸從顫抖中停了下來,而公主的雙眼則是突然熄滅了下來,隨後不等我們詢問她便提醒道:"小心點,那家伙已經死了,他體內的東西估計呆不了多久."

凌直接在雙手之中各凝聚出了一個黑色的光球,然後道:"我打賭這里面絕對是個惡心的蟲子."

小純一邊也搞出了兩個光球一邊說道:"能在人體里生活的不是蟲子還能是什麼?"

艾美尼斯幫著凌說道:"那可不一定.我記得有些寄生獸的幼體就是可以在人體里生存的,不過當它們成年之後這個被寄生的人就會死掉.說起來和現在這個家伙的情況到是很像呢."

維多利亞也跟著道:"我以前也見過這種寄生獸,就不知道和艾美尼斯看到的是不是一種."

凌開口道:"寄生獸雖然罕見,但是說起來也有好幾十個品種了.這還只是我們知道的,不知道的還不知道有多少.看這家伙體內那東西的體積應該不是一般的蟲子,估計很大可能就是一只寄生獸."

"你們說的那種寄生獸厲害嗎?"

"那得看品種."艾美尼斯道:"其實開拓者就是寄生獸來著."

"啊?開拓者是寄生獸?"開拓者雖然現在是我的魔寵,但他不是我直接抓的魔寵.開拓者原本就是艾美尼斯的魔寵,只不過後來艾美尼斯做了我的魔寵,所以開拓者才因為附屬關系成為了我的魔寵.現在艾美尼斯既然說開拓者是寄生獸,那八成就錯不了.

艾美尼斯見我這麼驚訝便向我解釋道:"其實寄生獸只是具備寄生繁殖能力的一類特殊魔獸的總稱,就好象有的生物是從蛋里孵化出來的,有的生物是直接胎生,還有用魔法凝聚後代的特殊種類生物.這個寄生獸就是把後代產在別的生物的體內,等小家伙長大了就會把宿主吃光並破體而出.對于成年的寄生獸來說,在不繁殖的時候其實跟一般魔獸基本都沒什麼區別."

我點點頭道:"怪不然這麼久我都沒發現開拓者是寄生獸來著.不過為什麼開拓者沒有寄生屬性啊?他不是寄生獸嗎?"

艾美尼斯非常干脆的回答道:"因為開拓者是雄的,只能當爸爸.寄生獸中只有母體才有寄生能力,而且還要是受孕的母體才行."

艾美尼斯正給我解釋寄生獸的特性,維多利亞忽然提醒道:"注意,那東西要出來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詛咒的人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章 無敵大胃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