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章 無敵大胃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章 無敵大胃王

隨著維多利亞的提醒,我們的目光瞬間便全部聚集到了那具干尸的身上.只見這家伙肚子正在逐漸向上隆起,而後越鼓越高,最後整整被頂起來有一尺多高,看起來就好象那家伙的肚子里塞進了一只小型汽車輪胎一般.不過,人體的拉伸極限也就到此為止了.隨著那東西繼續向上延伸,那干尸的肚皮突然噗的一聲整個爆了開來,隨後我們便聽到了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同時一只扁平形的腦袋也從那家伙的肚子里伸了出來.

"我就知道是只蟲子."看到那家伙肚子里冒出來的生物,小純第一時間說道.

事實上這家伙肚子里冒出來的東西在外形上並不是很特別,如果只看外觀,我們完全可以把它當成是一只巨型蜈蚣.不過和大家在我們身邊的小樹林里發現的那種蜈蚣不太一樣,這只生物的造型更加類似于原始型的蜈蚣.在地球上連恐龍都還沒進化出來的遠古時代曾經有一個昆蟲統治世界的時代.那個時候地球上的氧氣含量非常高,而脊椎動物才剛剛處于兩棲類向陸生類進化的過度過程中.因為沒有天敵,加上氧氣含量充沛,所以這個時期的昆蟲基本上個個都是巨無霸.在那個時代就有一種蜈蚣和現在這只生物很像,不過也不是完全一模一樣.

那種古代蜈蚣比起現代蜈蚣來首先就是體型特別的大,一般成年體都可以長到七米多長兩三噸重,另外,這種蜈蚣不象現代蜈蚣那麼扁.它們的軀干部分有點像西瓜蟲,基本上成半圓形,相當的飽滿.和現代的蜈蚣不同,古代蜈蚣不需要進入岩石縫隙之類的地方躲避敵人,它們的體型決定了它們基本上就是陸地霸主,所以它們不需要利于隱藏的扁平身體.相反,這些家伙飽滿的軀體可以為它們帶來更多的空間用于生長肌肉,所以它們的力量非常恐怖.而且,除了身體結構與現在的蜈蚣不同,這些家伙的顏色也和現代的蜈蚣有著巨大區別.相比之需要隱蔽所以長成了白色或者黑色的現代蜈蚣,這種古代蜈蚣的顏色可要張揚多了.一身大紅色的鎧甲就算在夜里都會顯得非常明亮,白天更是豔麗的一塌糊塗.這種顏色不是偽裝,而是警告,警告一切敢打它們主意的掠食者,我不好惹.

現在從這只干尸的身體里爬出來的這只蟲子和那種古代蜈蚣可以說是非常的類似,一樣的飽滿身體,一樣的豔麗顏色,甚至連比較短的觸須都比較類似古代蜈蚣.不過,有一點這家伙和古代蜈蚣是不一樣的,那就是這家伙的眼睛.

古代蜈蚣其實是沒有眼睛的,它們腦袋上有兩個黑色的半球狀物體,那東西實際上光感受器.這種東西沒有顏色識別能力,而且對物體的形狀之類的特征也無法識別.這種東西只具備眼睛的基礎功能,就好象人把眼睛閉上之後的狀態,能感覺到光線的明暗變化,但是卻完全看不見具體東西.

不過,剛才說的那是古代蜈蚣.眼前這東西絕對是有視力的,因為就在它爬出干尸的肚子之後就停了下來並一直把它的腦袋在我們這些人的身上轉來轉去.這說明它是看的見東西的.事實上看它的外形就基本可以確定這家伙有視覺了,因為它的腦袋正前方好象孔雀的尾羽一般分布著五只長條形的眼睛.這些紅寶石一般的眼睛並不是我們常見的眼睛,它沒有瞳孔之類的東西,而且其表面還有不太明顯的網格結構.從這些特征上來判斷,這家伙長的八成應該是複眼.

那只恐怖的蜈蚣似的大蟲子從干尸的肚子里冒出來後先是用眼睛緩慢的將房間里的我們都觀察了一圈,然後它才開始一點一點的從那干尸的肚子里爬出來.等到這個家伙完全鑽出干尸的肚子時,我們才發現眼前這只蟲子的身體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短.這個家伙在干尸的肚子里盤繞回旋著的身體估計已經擠占了干尸的整個腹腔,所以之前看起來它似乎並不是很大,可是等它真正完全爬出來之後我們才確認到這個家伙至少有兩米多長,身體則是和擀面杖差不多粗.

這麼大條蜈蚣似的怪物在那干尸的肚子里,那家伙之前居然還能從棺材里蹦出來襲擊我們,這還真是個奇跡.不過話說回來,這只蜈蚣似乎從出現開始就一直很老實的樣子.它從那家伙的身體里完全爬出來後先是圍著那口棺材轉了幾圈,然後並沒有朝我們爬過去,而是回過頭來又開始啃那具干尸.

這家伙的腦袋下面長著一對巨大的鉗子似的輔助進食器官,那干尸的骨骼在這家伙的面前簡直就跟脆松餅差不多,伴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令人頭皮發麻的咀嚼聲,很快那具干尸就被這家伙啃的連渣子也沒剩一點.在吞掉了最後一塊骨頭之後,這只蜈蚣先是抬頭看了我們一眼,發現我們完全沒動地方之後它又把腦袋低了下去開始圍著之前那口黑耀石棺材繞了好幾圈.就在我們差點以為這家伙是在做飯後運動之時,它突然停了下來,然後選擇了那口棺材的一個拐角開始啃了起來.就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中,這只恐怖的大蜈蚣竟然將那口棺材給啃出了一個大洞.在啃出個缺口之後它的進食速度開始直線上升,很快便把雕刻著生命補充法陣的那面棺材板整個都給啃沒了.

"我靠,這東西是餓死鬼投胎的嗎?怎麼吃個沒完啊?"看著那東西完全不把我們當回事,就這麼一直盯著棺材啃,我都恨不得撤掉魔法防護罩進去研究一下那家伙的胃是怎麼長的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家伙吃掉了整個干尸外加至少四分之一立方的黑耀石,它的體積居然一點也沒變大.難道這家伙的胃是個黑洞嗎?吃這麼多東西都不帶鼓起來一點的.

小純看著那蟲子轉頭問我道:"這家伙看樣子還有的吃,我們難道就這麼等著嗎?"

我指了指那口黑耀石棺材道:"反正它吃完這個就沒的啃了,我們先等等也無妨."

聽我這麼說其他魔寵也就不問了,大家就這麼等著那家伙把棺材啃完.不知道是不是啃著啃著啃出經驗來了還是怎麼著,反正我發現那家伙啃起那口棺材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沒用到十分鍾整個棺材的頂部和一個側面就整個被啃光了,之後又用了十二分鍾這家伙就把剩下的部分全給啃沒了.望著消失的黑耀石棺材我真不知道說啥好了,以那口棺材的黑耀石石板厚度,其整個的體積至少也有兩個立方,可是這家伙居然全給吞了下去,連屁都不帶放一個的.這叫啥胃啊?

本來我們以為啃完了黑耀石棺材之後這家伙就該開始對我們發動攻擊了,但是讓我們每想到的是這家伙在啃外了黑耀石棺材後居然又朝旁邊放著的那個石頭做的扣棺爬了過去.

"它不是連石頭也吃吧?"看著那家伙的動作我們一個個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事實證明了這家伙真的是無敵大胃王,在爬到那口石棺蓋旁邊後它又是先研究了一番,最後在用觸須摸了幾下確認沒問題後立刻就開始啃了起來.雖然這個套棺比里面的黑耀石棺材要大了一圈,但是一來這層石棺相對比較薄,而且一般石頭也沒有黑耀石那麼硬,所以這家伙啃起石棺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不到十分鍾眼前這口套棺就整個進了它的肚子.

"這回沒的啃了,你們說它會不會啃地板?"看著那東西啃完了石棺之後維多利亞忽然開口問道.

說起來剛才那家伙啃掉的套棺和地板用的都是一種石料,也就是說它應該連地板也能一起啃掉.不過,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覺得石頭的味道不太好,反正他最終放棄了對地板下口.

之前我們布置的防護罩內現在除了那只蟲子外就只剩下地板了,那家伙不啃地板,那就真的是沒東西啃了.在這塊已經變成一片空地的地面上來回轉了幾圈之後這家伙終于開始移動了起來.不過,讓我們比較奇怪的是這家伙不是朝我們中的任何一人爬過去的,而是直接朝著房間的出口爬了過去.當然,因為防護罩的存在,它根本爬不到出口.在爬了幾米之後它立刻便撞到了防護罩上.

原本透明的防護罩在遭到撞擊的瞬間便亮起了黃色的光芒,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這個東西居然張口就咬向了突然亮起的防護罩,而更驚人的是它居然就好象在啃一塊有實質的物體似的將防護罩也給啃出了一個大洞,然後周圍的防護罩便向是水流一般流向了這個洞口並全部被那只蜈蚣給吞了下去.

看到那家伙居然啃掉了防護罩,我們在場的人幾乎全部傻眼了.防護罩是干什麼的?它不就是防護攻擊的嗎?這蟲子連防護罩都能吃,那還有什麼它啃不下來的?

"喂,別傻站著,快離開這里."我們還在那發呆,凌忽然喊了起來.大家這才想起來眼前這東西現在已經完全脫離了控制,于是所有人都是第一時間往後退到了牆邊上,不過等撞到牆後他們才想起來似乎沒必要大家一起呆在這里,所以在凌的指揮下我的魔寵們便紛紛鑽進了訓練空間中,最後就只剩下了我和飛鏢,小純以及凌還在原地.

飛鏢速度比較快,不怕這東西,凌是魔寵大管家,她留下可以幫我參謀調度接下來需要誰來對付這蟲子.至于小純,她的主要工作依然是照明.

在我的魔寵們消失在房間內的瞬間,那只蟲子似乎很疑惑,它立起了前半截身子把腦袋轉來轉去的把整個房間都觀察了一遍.在看了半天之後似乎是沒發現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那家伙竟然沒有朝我們爬過去,而是直接順著我挖進來的那條道爬到了墓室外面.

"我們怎麼辦?"看到那條蟲子居然自己爬出去了,小純連忙看向我等待下一步命令.

凌搶過話頭說道:"這還用問嗎?當然跟上去了."

我點點頭同意了凌的決定.那蟲子和那干尸絕對是這墓地里最有可能和任務有關的東西了,但是現在干尸被蟲子啃沒了,我要想完成卷軸上的任務就只能跟著這蟲子後面跑了.

雖然表現出了超呼想象的食量和奇特的進食能力,但是這只蟲子的移動速度到是相當的正常,甚至于我覺得它的移動速度可能還有點偏慢.這只好象大蜈蚣一樣的蟲子爬行起來的時候速度只比普通人慢跑的速度稍微快點,照這個速度,我估計大部分生物都可以在有准備的情況下輕易躲開它的攻擊.當然,也不排除這家伙現在是不著急,所以沒跑出全速的可能.畢竟就算是人,也不可能隨時都保持著最高移動速度,沒必要的情況下大家都會自然的選擇最省體力的運動速度.這家伙現在的速度可能就是它的經濟速度,但是因為沒有看到它以更快的速度移動,所以我們暫時也不能確定它到底是只有這麼快還是不想快起來.

不管怎麼說,那家伙爬的慢到是方便了我們的跟蹤.它慢悠悠的爬出房間之後一路穿過了那個大廳,然後就順著樓梯爬到了上一層的通道中.

之前我們下來的時候這上面一層的通道口是聚集著不少蟲子的,不過後來被我用烈日光環給清乾淨了.但是我們在下面那層耽誤了不少時間,所以這會這邊又不知道從哪爬過來一大群那種惡心蟲子.

看到那些惡心的蟲子之後我和小純她們第一時間便開始猜測起了這個蟲子到底會怎麼對待那些蟲子.之前的情況看起來那蟲子似乎對我們這幾個活物不感興趣,但是它之前確確實實是把那個干尸給活活啃光了,所以它應該是也吃肉的.我和凌的猜測是,這只蟲子可能有一定的能量感應能力,它知道我們都是實力很強的存在,所以它選擇了不招惹我們.這個可能性是目前看來最靠譜的一個.

雖然那蟲子沒有襲擊我們,但是這不代表它不吃肉,況且眼前這些惡心的巨型蚯蚓一般的蟲子好象還是主動攻擊型的怪物,所以這兩種蟲子遇到一起,十有八九是會打起來的.我很想知道這蜈蚣一樣的家伙到底是不吃活物還是真的不想招惹我們.

"快啊快啊!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有智力."看著那家伙逐漸靠近蟲子,我忍不住在那嘀咕了起來.

雖然我很想幫那蜈蚣一般的蟲子快點靠近那些惡心蟲子,但是這家伙卻是完全對我的念叨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的用它那慢悠悠的速度緩慢靠近了那群蚯蚓一般的蟲子.

和這只看起來長相猙獰實際上卻憨的要命的蜈蚣蟲不同,那些看起來似乎除了惡心就沒啥威力的巨型蚯蚓實際上卻是非常凶悍的存在.在那只蜈蚣蟲靠近到這些家伙附近之後,最邊緣的蟲子立刻便發現了這家伙,于是那些蚯蚓瞬間便將腦袋掉了過來並張開了位于其頭部的那花朵一般的嘴巴.

這蚯蚓蟲說實話與其說是像蚯蚓,到不如說它比較像沙蟲和魔化水蛭的結合體.它的腦袋像沙蟲一樣是可以像花瓣一樣展開的,但是它的腦袋里面卻長著魔化水蛭一般的粉碎機一般的鋒利牙齒.那一圈圈的小白牙看著就滲人.

雖然對面的那些惡心怪物張開了大嘴做出了攻擊准備,但是這只大蜈蚣卻是好象完全沒看見一樣依然用它的速度緩慢靠近那些蟲子.終于,在雙方距離接近到兩米之時,最靠前的蟲子突然猛的蹦了起來朝大蜈蚣撲了過去.

幾乎就在那只惡心蟲子飛到大蜈蚣面前的瞬間,那只大蜈蚣一般的蟲子突然便抬起了腦袋並張開了它的大鉗子,然後那只倒黴蟲子就一頭撞在了它嘴巴下面的兩個大鉗子中間.在感覺到鉗子碰到那蟲子的瞬間大蜈蚣的鉗子便瞬間閉合,伴隨啪的一聲爆想,那蚯蚓一般的蟲子的腦袋便被直接夾爆,跟著也不管其它蟲子,那只大蜈蚣居然就這麼用腦袋附近的其他幾條腿抱起那蟲子的尸體就開始啃了起來.

雖然大蜈蚣好象捏螞蟻一般輕松干掉了一只惡心蟲子,但惡心蟲子們的優勢不是個體實力,而是數量.就在第一只惡心蟲子壯烈犧牲之後,其他的惡心蟲子就仿佛集體狂化了一般開始瘋狂的朝這邊湧動了過來.它們的移動速度顯然比那大蜈蚣要快的多,幾乎不到十秒的時間那只大蜈蚣一般的蟲子就被這些惡心蟲子黑活埋在了蟲子堆中.看著那堆起一座小山般的蟲子堆,我和小純她們差點沒吐出來.沒辦法,這些惡心蟲子看多少遍都還是那麼讓人惡心.

"你們說那蜈蚣是不是被吃掉了?"在等了一分多鍾之後小純試探性的問道.

凌搖搖頭道:"肯定沒有.那些蟲子平時雖然喜歡聚堆,可也沒有這樣疊羅漢的習慣.它們還保持著這個樣子說明下面那蟲子還沒死."

"這樣都不死,難道它是無敵的?"

"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它的防禦要超過了這些惡心蟲子的攻擊力吧."

既然知道那蟲子還沒死,我們也就只好繼續等,不過那大蜈蚣大概也知道我們著急,所以它並沒有讓我們等多久.就在兩分鍾之後,蟲子堆突然騷動了起來,接著,一只露在蟲子堆外面的蟲尾突然猛的彈了起來在空中拼命的搖擺抽搐著,接著就仿佛掉洞里一樣整條蟲子嗽的一下就被拽進了蟲子堆內部消失不見了.

隨著這只蟲子的消失,蟲子堆上突然冒出了一只大鉗子,跟著一下咬只一只剛好爬過的蟲子嗽的一下又給拖進了蟲子堆.不到兩秒那鉗子再次出現,然後周圍的蟲子開始不斷的消失,最後我們竟然發現蟲子堆上出現了空隙.隨著那鉗子不斷吞吐,周圍的惡心蟲子也開始越來越少,同時蟲堆之中的大蜈蚣也逐漸顯露了出來.

"這……?"

在看到那蟲子的瞬間我就愣住了,因為眼前這蜈蚣似乎和之前有了明顯區別.

凌大概也知道我剛剛在那里這什麼,她直接肯定道:"沒錯,確實是長大了!"

剛剛被蟲子堆掩埋之前那只大蜈蚣大概有擀面杖粗細,長度有一米七十到一米八之間.但是,當蟲子堆被它基本啃光之後,這家伙的身體已經明顯粗了一圈,現在已經快有人手腕粗了,而且長度也增加了一點,大概有一米八以上了.

在干掉最後一只蟲子後那只大蜈蚣就像啥事都沒發生一般放下了之前一直像蛇一樣立著的腦袋,用觸須在空中晃了兩下後這家伙又開始向前爬去.接下來這家伙就像是個永遠也塞不滿的黑洞一般開始沿著通道掃蕩路上的所有惡心蟲子.因為那些惡心蟲子完全不知道什麼叫逃跑,只要一看到它就會主動沖上來,所以這家伙路過的地方根本就找不到一只漏網之魚,凡是被這家伙走過的通道全都變的干乾淨淨連一只蟲子都看不到了.當然,隨著它的不斷吞噬,這家伙的體積也在不斷的增大,只是增加的速度和它吃東西的速度明顯不成比例.

我們跟著那家伙在陵墓中轉了一個多小時,它的進食速度也和之前啃棺材時一樣越來越快,後來碰上那些蟲子它根本都不是在咬,而是在往嘴里吸.感覺它吃蟲子就跟我們吸面條一樣,嗖的一下一條蟲子就整個被吞下去了.隨著吞食速度的加快,這家伙掃蕩的速度也在加快,這一個多小時它吃掉的蟲子如果全部堆在一起,就算把它們全部攪成肉泥去掉其中的空腔體積,估計總體積也絕對在幾十個立方以上.但是,這只大蜈蚣雖然吃掉了至少幾十立方的蟲子,可它自己增加的體積卻還不到一個立方.

現在我們眼前的這只大蜈蚣已經差不多長到了成年男子的小臂粗細,長度大概在兩米一左右,這個體積雖然比之前是大了一些,但相對它吃下去的東西,這個增加量就實在是少的可憐的.最重要的是這家伙一路吃過來我就沒見它往外冒點啥東西.你說你吃了不長肉也就算了,可是糞便總要有點吧?那幾十個立方的蟲子吃下去加上之前的黑耀石和花崗岩,怎麼可能一點渣子都不剩?

用超快的速度掃蕩乾淨了這一層的全部蟲子後那只大蜈蚣又開始往上一層進發,不過它不是找到樓梯後爬上去的.之前它找蟲子吃的過程中就已經路過過通往上層的樓梯,只不過等它吃完整層的蟲子後已經離那個樓梯很遠了.你別說,這家伙雖然爬起來速度很慢,但它的性格顯然並不憨.它居然沒有轉身去找那個樓梯,而是直接順著牆壁開始往房頂爬.

你還別說,這腿比較多就是占便宜.這家伙爬牆感覺就跟走平地一樣完全沒有絲毫影響.在爬到牆壁與房頂的交接處後這家伙沒有繼續爬到天花板上,而是開始啃起了天花板.

看到那家伙的行為,我和凌她們立刻就猜到了這家伙的意圖.它這是想啃穿天花板直接爬到上面去.事實也證明了這家伙確實是這樣的意思.用了不到五分鍾這家伙就在房頂上啃出了一個大洞,然後直接鑽到了上面那層去了.我看它上去了也只好跟著往上,不過我不會啃牆,但是我有永,直接在房頂上開個洞就上去了.

等我們爬上來的時候那家伙已經把附近的蟲子都清光了,不過這層的蟲子明顯比下面的要細,所以它似乎很不滿意.在吃完了附近的蟲子後這家伙居然不是順著通道去找其他蟲子,而是又開始咬天花板.在成功鑽到上面一層後它發現上面的蟲子比下面更細,于是這家伙便又開始往上挖.

之前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墓地里的蟲子是越往上越小的,所以接下來的情況我也預測到了.那蟲子一路直接挖到了墓地的最上層,然後絲毫停留的意思也沒有,這家伙直接就開始往地面挖了過去.

地表部分的泥漿對于這家伙來說壓根不是問題,不過我們卻不想在泥漿里打滾,因此我們趁它挖洞的時間直接找到之前下來的通道先一步跑到了地面上.

在我們到達地面後不久,那只蟲子就在離我們幾百米之外的一個地方鑽了出來.大概是從來沒有見到過天空,那家伙在爬出地面後還在那里愣了一會.在確認無法再往上了之後,這家伙便把各個方向都望了一遍,然後它忽然選擇了一個方向就開始爬.

"它這是要去哪?"看著那家伙的移動方向小純開口問道.

我搖搖頭道:"可能它根本就是在無意識的亂爬."

凌跟著我說道:"也不一定.看它的樣子似乎是在找食物.下面的蟲子似乎對它來說不是很和口味."

"我到覺得它是在跟蹤生命能量."我根據凌的說法推測道:"也許它能感應到生命能量的存在.之前你們注意過沒有?這家伙在地道里吃蟲子的時候一次彎路也沒走,它幾乎是一遍就掃光了整個那一層的蟲子,一只也沒剩下.後來到了上層,它發現上面的蟲子生命能量太弱,所以就放棄了在那層掃蕩,開始往上面爬.照這個家伙的情況,它可能是覺得那邊有可以吃的高等生命能量."

凌聽我說完便說道:"如果你的猜測是正確的,我覺得我們應該在確認它確實在尋找生命能量後就直接把它抓住."

"為什麼?"我疑惑的看向凌.

凌解釋道:"照你的意思,它應該是喜歡吞食帶有生命能量的東西的.而且能量越高它越喜歡.按照這個理論,我們幾個才應該是它最愛吃的東西.但是它卻沒有襲擊我們.這說明它知道我們的能量太強,肯定是它對付不了的生物,所以它就放棄了我們開始尋找別的生物.但是你們也看到了,它在進食之後體積在不斷的增大,這說明它正在成長.我們這麼一路跟著它,一旦它覺得它有能力吃掉我們了,它肯定立刻就會把我們當成目標反過來襲擊我們.所以等會如果證實了它確實會跟蹤生命能量,那就必須盡快抓住它先檢查下屬性,如果有危險就要提前遏止它的成長."

聽了凌的話我也點了點頭.如果事情真像凌說的那樣,我們確實是不能讓它繼續成長下去了.不然真搞出個搞不定的怪物來,那我們不是成了養虎為患嗎?危險就應該扼殺在搖籃里.

雖然決定了一會看情況就捕捉這只蟲子查看下屬性,但那也得等到我們確認它確實是在尋找生命能量才行,好在這家伙也沒讓我們久等.

由于腿比較多,這家伙的身體對地面的壓力並不大,沼澤地這種很容易陷進去的環境對它來說基本上不構成任何危險.這家伙一路上連彎都不帶拐的就這麼筆直的爬出了蟲之谷的核心區直奔外面的森林而去.

因為需要觀察這家伙的行動,所以我把小龍女也給召喚了出來.有小龍女的空水技能,蟲之谷里的水霧就不會再影響到我們的視線范圍了.

看著那只古怪的蜈蚣蟲一路爬進森林之後,這個家伙先是對一棵橫在地面上的爛樹發生了興趣.它圍著那棵大樹轉了幾圈之後忽然對著樹干一口就咬了下去.

這棵樹已經倒下很久了,在這樣潮濕的環境中樹干早就已經爛的差不多了.被這家伙一口咬下去,樹干上立刻就裂開了一個大洞,然後那家伙便興奮的一頭紮進了爛樹干之中.

幾乎就在這個家伙的腦袋剛剛鑽進樹干之中的同時,一只和它長的很像的生物突然從樹干的另外一頭鑽了出來.

這是一只真正的蜈蚣,黑色的甲殼以及六邊形的腦袋都說明了這是一只正常的現代蜈蚣.當然,這個家伙是魔化生物,畢竟現實中可不會有能長到人的大腿那麼粗長度超過四米的超級蜈蚣.不過,別看這家伙體型這麼大,居然完全不是那只蜈蚣怪的對手.只見我們的小蜈蚣在那家伙爬出來後又把腦袋拔了出來,然後直接就沖著那條大蜈蚣沖了過去.

那只大蜈蚣對于小蜈蚣的挑釁也是絲毫不讓的進行了反擊,但是當兩只蜈蚣纏在一起之後,結果卻是和體型完全相反.那只大蜈蚣不管是力量還是攻擊力都完全不是這只從墓地里爬出來的家伙的對手.只見那只大蜈蚣一口咬在了小蜈蚣的腦袋上,但是它的鉗子在要上對方的甲殼後卻發出了咔的一聲好像金屬撞擊一般的聲音,但是小蜈蚣的腦袋卻是沒有絲毫損傷.

被咬了一口的小蜈蚣用力一扭便掙脫了大蜈蚣的鉗子,然後張口一下咬在了大蜈蚣的腦袋側面.和大蜈蚣的攻擊正好想反,小蜈蚣的這次攻擊簡直就像是用剪刀去剪一根塑料吸管一樣簡單,只聽嚓的一聲大蜈蚣的身體側面直接就被咬出了一個大窟窿.跟著更讓我們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小蜈蚣怪居然不再後退,而是順著那個咬開的缺口一路往大蜈蚣的體內撕咬前進.前後不過是二十幾秒的時間這只小怪沖居然就這麼硬生生的鑽進了大蜈蚣的體內.

"看來這東西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危險."之前這只像蜈蚣一樣的寄生獸只是在吃死物和比它小的蟲子,但是現在它居然表現出了足以襲擊比自己大型的生物的能力,這說明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它是個徹徹底底的掠食者,而是是最殘暴的那種.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這個家伙咬穿了幸運那樣巨型生物的皮膚並鑽到了對方的身體里,以這個家伙的能力,遲早得把對方完全啃光,而對方在此期間跟本就是拿它一點辦法也沒有,畢竟它在人家體內,別人想攻擊也無法攻擊到它.至于像小鳳這樣可以元素化的生物到底是否會被它襲擊,這個我們暫時也不太確定.本來元素生物應該是怕有東西鑽到體內襲擊自己的,按時考慮到這家伙之前啃掉了晶晶布置的防護罩,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家伙也許是可以吞噬能量的.所以即使是元素生物被它纏上估計也沒啥好結果.

對于這麼危險的東西絕對不能讓它自由成長起來,不然那可就真麻煩了.我能想到的唯一不怕它的生物搞不好就只有像鋼牙那樣的存在了.鋼牙的特性是堅固,在物理防禦方面他幾乎是無敵的.這個小蟲子速度很慢,攻擊力也很一般,最可怕的能力就是可以不斷吞噬對方的肉體,所以只要不被它鑽到身體里,想要對付它應該還是不難的.

就在我們估算著這蟲子的實力之時,它已經從那只大蜈蚣的甲殼中鑽了出來.當然,現在真的是只剩一層殼了.大蜈蚣的體內物質已經全部被這家伙個吃了個乾淨,而且在它鑽出來之後竟然沒有離開,而是反過來又抱起那大蜈蚣的甲殼啃了起來.

看著在那啃空殼的小怪蜈蚣,我直接向小龍女示意了一下.剛剛在它吃大蜈蚣的時候我們已經商量好怎麼抓這家伙了,所以現在我們可是有備而來.

那家伙正啃的爽,突然就感覺身子一輕,然後莫名其妙的就飄了起來.盡管它的力量很強,但蜈蚣畢竟不是飛蟲,在空中無處借力的情況下它力氣再大也沒用.

在這家伙往上飄的同時凌和小純也同時出手用各自的魔法將周圍的樹木都給徹底清除,以防止它在半空中夠到伸出來的樹枝重新獲得借力點.

看著那家伙飄在空中不斷的扭動掙紮的樣子,我直接把辣椒放了出來.在沒有看到這家伙的屬性之前,我甯可相信這蟲子是什麼東西都咬的動的.所以為了安全,我們還是能不碰它就不碰它.

小龍女的反重力術讓這家伙失去了支撐點,這樣它的力氣就發揮不出來了.下一步是要防止它在空中亂扭,所以我召喚出了辣椒.

早就准備好的辣椒一出來立刻就用精神力場將空中正在亂扭亂轉的蟲子給穩定了下來,然後她又用精神力場捏住那蟲子的身體兩端開始向兩邊拉扯.隨著拉力加大,那蟲子也由卷曲盤繞的狀態被逐漸拉開.不過我們顯然是低估了這家伙的力氣.辣椒的精神力場已經算是相當強了,但是這家伙在被辣椒的精神力場拉開之後居然還能繼續扭動掙紮,看辣椒皺著眉頭吃力的模樣就知道那蟲子的力氣已經大到辣椒快要抓不住的地步了.

本來我是想讓辣椒把那家伙徹底控制住之後就過去查看它的屬性的,但是現在看來光靠辣椒是穩定不住這個家伙的.想了想我直接把永畬酗F出來,然後就見永痝v漸液化並向前延伸出一條細絲緩緩的接觸到了那蟲子的脊背.在那絲狀的永皒I到蟲子的背部之後,永瓻K開始通過細絲逐漸向那蟲子的身上湧去,同時附著在蟲子身體上的那點永痗}始向四周擴散並逐漸硬化形成了好象一根被切開的管子一般的金屬物體.液化的永甯O可以隨意變化形狀的,而固體化的永瓻h是堅不可摧的存在.隨著永痝v漸附著到那家伙的身上並逐漸固化,那家伙的身體也終于失去了運動能力.最後除了它的那些腿和腦袋前面的那個大鉗子還伸在永琤~面可以活動之外,這個家伙的身體算是徹底被固定住了.

看著已經硬的跟個棍子似的蟲子,我終于放心的走過去伸出一只手指點在了這家伙的腦門上,隨後這家伙的屬性便全部出現在了我的眼前.不過,我也僅僅是剛剛掃了一眼,便突然感覺到一道巨大的能量波動朝我這邊傳了過來.

"小心."凌忽然站到了我的身前抬手甩出了一枚魔法彈與前方飛來的魔法彈在空中撞在了一起.伴隨著轟的一團火焰爆開,兩個魔法彈雙雙消失在了空氣中.

"什麼人?"在凌攔下了那個魔法彈之後,我的魔寵們便迅速圍到了我的身邊戒備的看著魔法彈飛來的方向.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他只是個殼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說不過就明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