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危機等于機遇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危機等于機遇

我剛扔出來的兩部機動天使並不是本行會現在在用的型號,而是比一代機動天使還要早的最初實驗型機動天使.這個款式的機動天使屬于工程樣機,一共只生產了十部.其中三部在實驗中遭到了不可修複性的破壞,剩余七部中有兩部在實驗區作為實體資料備份存儲,其余五部機體中有三部被放在了本行會的三個不同展示類建築中作為展品出現,而最後的兩部就在我這里保存.

兩部機動天使一出現便立刻轉頭看向了我這邊,這些家伙的人工靈魂性能太差,沒有自我分析能力.如果是現在在用的三代哪怕是二代機動天使都具有自我判斷當前局勢的能力,可是這些家伙不行,他們需要我來指揮命令,不然就只能做出一些極為簡單的攻擊防守行為.

看到兩部機動天使看向我這里,我立刻便命令道:"把我拉出這里,離開拿只蟲子."

兩部機動天使聽到命令後立刻上前抓住我就往外拖.那個引力場的牽引力雖然不小,但我自己的力量就已經足以抵抗它了,現在多了兩部機動天使架著我跑,自然是不會被它吸回去了.

自由女神看到我跑了也開始著急了起來,不過她依然死咬著她的好處不肯放手,看樣子如果我不答應給點好處她是絕對不會同意收回那個該死的引力場的.

這只蟲子將來成長起來之後第一個受到威脅的就是美國的玩家和自由神族,既然自由女神不急,那我就更不急了.在被機動天使拖出中心范圍五百米之後我明顯感覺身上的引力突然下降了一大截.看起來這個引力場是階段性漸變型的,也就是在一定范圍內是漸變狀態,但離開一定范圍就會出現階段性的突然變化.現在我離開中心五百米後那個引力場明顯小了很多,就算沒有機動天使幫忙我也能支撐著勉強移動了.不過既然我不打算再管這個事了,那也就沒必要在這里多耽擱,直接讓機動天使把我架出了一千米范圍,當感覺到引力已經小到幾乎沒有感覺的時候我才收回了機動天使.

回頭看了看山谷內部,此時那只蟲子和自由女神他們都已經被山體擋住根本看不見了.雖然心里有點擔心這個蟲子將來發展起來之後不好對付,但是既然自由女神不肯松口,我也沒那麼窩囊自己送上去幫人家的忙.

最後看了眼蟲之谷方向,我直接召喚出飛鳥跳了上去,然後全速沖向了槍神的聖槍盟總部.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當我在聖槍盟的總部里見到槍神的時候已經是我到這里一小時之後了.不是槍神這家伙架子大,而是我到的時候他剛好不在行會里.

見到槍神回來了,我直接把他叫到了身邊,然後小聲道:"你身邊這些人都確定可靠嗎?"

槍神本來以為我回來找他只是交任務而已,沒想到我居然板著臉一本正經的問他身邊的人是否可靠.感覺事情有點蹊蹺的槍神瞬間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轉身對跟著他一起進來的人道:"送兩份飲料到我的辦公室."吩咐完手下後他又向我最了個請的手勢,我立刻便跟著他一起離開了這個會客室.

槍神的辦公室是聖槍盟總部大樓中的一個獨立區域,周圍全都裝有專用的隔離牆,也就是說這個房間和別的房間之間隔著兩層牆壁.

進入辦公室後首先是一間秘書室,這個好象國外的公司都是這麼安排的,貌似槍神的聖槍盟也是按照公司的模式建立的,所以他的辦公室跟像大公司的總裁辦公室.

我和槍神走進這外面的秘書室後槍神直接向坐在桌子後面的那位美女道:"除非行會遭到襲擊,否則我不叫你們,誰也不許進來."

那位美女點點頭,然後走過來幫我們打開了里間的大門,等我們進去後她又轉身關閉大門並把槍神身邊的人都趕到了外面去並將秘書室的大門也給關了起來.

槍神走到自己的辦公桌邊拿起了一枚果子轉身扔給我,然後才坐到自己的老板椅上問道:"這次又是什麼事搞的這麼神秘?"

對于槍神的問題我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首先把之前做的任務卷軸全扔給了他道:"有一個任務我沒完成,直接算在我的報酬里,剩下的任務里屬于我的報酬我已經拿出來了,這些都是你的."

槍神看也沒看堆在桌子上的卷軸,而是直接看著我問道:"你不可能只為這點事情就讓我把手下都支開吧?直接告訴我到底什麼事情吧?剛剛聽你說有個任務沒有完成,以你的實力居然還沒有完成任務,那是不是說明這個任務的失敗和這件事情有關?"

我點點頭道:"我要和你說的事情本身就是任務的一部分.不過我覺得這個情報我沒有義務一定要告訴你,但是出于我們的合作關系,我覺得你可以為此付費."

槍神稍微愣了一下,隨後便笑了起來."都說你老婆摳門,我覺得你也不差到哪去.不過你的信譽還是挺過硬的,所以我選擇相信你的情報一定是有價值的.說吧,你要多少錢?"

"幫我弄十個神族的靈魂."

本來以為我會要錢的槍神嘩啦一聲險些沒從座位上翻下去."你說什麼?神族的靈魂?還要十個?你當神族是綿羊想殺就殺啊?"

"十個有點多嗎?"

"不是多不多的問題,那東西我根本弄不到好不好?"

"不,動動你的腦子,我又沒指定一定要自由神族的靈魂.你的實力我還是挺看好的."

槍神皺眉想了半天才開口道:"都是明白人,討價還價耽誤時間沒什麼意義.我就直接和你說了,最多三個神族靈魂,多一個都沒門."

聽到前神的話我微微一笑,然後直接說道:"蟲之谷的最後一個任務需要在墓地中尋找一件東西,但是任務卷軸中沒有提到具體需要找什麼."

"結果呢?"

"結果我們從那片陵墓的最底層找出了一只黑耀石石棺,石棺表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古代魔文.當我們打開棺材後從里面蹦出了個木乃伊,那家伙速度很快,動作像個猴子,但是只和我們過了兩招就死了."

"以你的實力干掉個木乃伊那還不是小事?"

"問題就出在這里.那木乃伊不是我殺死的."

"不是你干的?難道墓地里有其他人?"

"不,那只木乃伊肚子里有只蟲子,就在我們把他放出來之後蟲子似乎是完全蘇醒了,結果就從里面把木乃伊給啃光了.之後那只蟲子突破了木乃伊的身體鑽出了體外,在吃掉了整具木乃伊後那家伙又把那口黑耀石棺材整個啃光了,接著連封在黑耀石棺材外面的大理石套棺也被啃掉了."

"一只什麼都吃的蟲子?"

"確切的講是一只很像原古巨型蜈蚣的蟲子.那家伙在啃完了棺材後又一路吃掉了陵墓中的蟲子並啃穿了陵墓跑到了外面,在此期間那家伙的體型一直再長.我們跟蹤研究了一會之後確認,這個家伙可以通過吃各種能量來增加自己的體型."

"就算是一只成長型的蟲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不,這蟲子很麻煩.之前在陵墓中為了防止他襲擊我們,我們在他周圍布置了防禦屏障,結果他居然把魔法屏障給吃了."

"什麼?他連魔法屏障也能吃?"這會槍神開始真的有點注意我的話了.

我繼續道:"這還不算完.之後正當我們打算抓住這只蟲子回去研究的時候自由女神居然帶著一幫手下出現了,而且他們的目標分明就是那只蟲子."

"你的意思是這個任務卷軸涉及到了自由神族?"槍神也是高級玩家,各種任務肯定也做過不少,所以我知道的任務特性他基本也都知道.我一說自由女神他們是為這個蟲子來的,他立刻就猜到了任務中的自由女神一行是以任務NPC的身份出現的,這也解釋了我為什麼沒能完成任務,畢竟我們和自由神族關系不好,肯定是不可能把蟲子交給自由女神的.不過話說回來,這也從側面反應了《零》這個游戲確實是為每個玩家度身定做任務的.

像是這次的這個任務,本來接任務的不是我.如果當時接任務的人自己去做這個任務,那麼任務流程實際上應該是這個人打開棺材,然後他要先頂住那個木乃伊的攻擊一段時間.只要做任務的人堅持到任務設定的時間,蟲子就會完全蘇醒,然後把木乃伊給咬死吃掉.之後這個玩家會有兩種選擇.一是直接上去抓住蟲子,二是等蟲子啃完了棺材和陵墓里的其他蟲子後再抓住它,這兩個選擇都會影響到之後的任務流程和獎勵.當然,這其中還有玩家的實力因素在里面.那蟲子一開始不襲擊我就是因為感覺到他和我的實力差距太大,所以他不敢襲擊我.如果做任務的玩家實力很一般,那蟲子就會在吃完木乃伊後第一時間襲擊他.當然,如果這名玩家實力夠強,那這只蟲子就會在之後的成長過程中根據雙方實力對比而決定什麼時候襲擊他.不過不管什麼時候打,反正玩家和蟲子肯定是要打一場的,而之後的結果無非就是三種.一是玩家戰勝蟲子並抓住活蟲子,之後自由女神會來收回蟲子並給予他獎勵.二是這個玩家戰勝但是殺死了蟲子,這個時候自由女神依然會出現收回死蟲子,但是獎勵肯定會打折.最後一種就是玩家被蟲子打敗,那就啥獎勵都不用想了.

以上這個流程才是一般玩家接到任務後的正常流程,但是因為我的特殊身份以及特殊實力,所以任務整個都變樣了.

槍神對于我的任務涉及到神族感覺到相當的驚訝,畢竟之前接任務的只是普通玩家,而一般玩家的任務通常是不會有神族直接出現的.平時玩家們接到的任務中雖然不少都和神族有關,但通常都是按照神族的指示去收集某樣東西,殺死某個怪物或者阻止某件事情發生之類的.總之這種任務雖然是神族指派,但神族不會在任務中出現.像這種最後有神族直接參與任務的情況,說實話非常罕見.

"這個任務不但涉及到自由神族,而且和他們有直接關系."我在槍神驚訝的目光中說道:"那只蟲子是誰放的我不知道,但自由神族顯然是早知道這個事情.他們會在最後來收取這個蟲子並給予任務獎勵.不過你肯定也想到了,能被神族看中的蟲子,其價值肯定不是任務獎勵可以比擬的."

槍神聽完我的話先是點頭,隨後便突然叫道:"你不會是把蟲子自己扣下沒給自由女神吧?"

"沒給是沒給,但不是我扣下的.我當時是說不給來著,但是自由女神似乎很迫切的想要得到這只蟲子,最後居然連臉面都不要了,公開的就開始明搶.你也知道,我這人是從不吃虧的.自由女神明搶就更說明這東西價值非凡,所以我就和她打起來了."

"你最後被打跑了?"

我搖搖頭道:"自由女神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表現的很弱,她的實力似乎剛剛受到了很大損傷,今天來的時候她的實力就只有普通高級神族的水平,根本不像正常狀態.而且她今天特別倒黴.我有個魔寵可以使用命運之箭你知道吧?"

"你說那個維多利亞?"

"對.今天她對著自由女神射了一箭,結果把自由女神的所有技能都給封印了.你也知道,我有弑神者屬性,對神族攻擊防禦都翻倍,而且神族的神力壓制對我沒用.自由女神本身就是法師型神祗,技能被封之後整個就變成了一廢物,讓我追的滿場跑.他帶來的那些手下也都是群一般貨色,根本不是我的魔寵的對手."

聽到這里槍神忽然驚訝的捂住嘴巴道:"你不會把自由女神殺了吧?"

"你覺得我有那麼猛嗎?就算不知道為什麼實力大降,但自由女神好歹是一方神族首領,保命的東西不可能少了吧?"

"那你要告訴我的是什麼信息啊?"

"信息就是那條蟲子."我認真的說道:"在戰斗中自由女神使用了一個能夠吸引生命體的引力場,結果全場除了她自己之外連她的手下都被牽引力場給控制住了.不過她自己雖然不受力場影響,卻被我的飛劍追的滿場跑因而沒空對付我們.不過因為那個引力場的作用,那只本來已經被我控制住的蟲子不小心給吸到了引力場中心.再然後我的飛劍在追殺自由女神的過程中碰巧干掉了一個自由神族.那家伙被腰斬之後還沒斷氣就給吸到了引力中心,結果就被早給吸過去的蟲子逮個正著."

"你的意思是那蟲子把自由神族的神祗給吃了?"

我很肯定的點頭道:"對,確實是吃了,而且連盔甲和武器都沒剩下.那蟲子是真正的吃人不帶吐骨頭的."

"等等."槍神終于反應過來我要告訴他什麼了."你之前說那蟲子通過吞噬能力來成長,那是不是就是說他吃了神族之後會變的……?"

"你猜的沒錯,他吃了神族之後長大了,而且變的非常強悍.之後曾有自由神族臨死前拼盡全力發出過魔法和物理攻擊,但魔法都被他給吃掉了,物理攻擊的那位更慘,武器直接被吃掉了."

"那蟲子連攻擊魔法和武器都能吃?"槍神現在已經完全坐不住了,他直接走到了辦公桌前面驚訝的問道:"等等,你剛剛說那是自由神族臨死前拼盡全力釋放的攻擊?難道那蟲子後來還吃掉了別的神族,而且還不止一個?"

我再次點頭道:"沒錯,他不但啃了好幾個神族,而且照這個進度,我估計自由女神手下那幫神族根本就剩不下幾個人了."

槍神聽到我的話緊張的直接抓著我的肩膀問道:"那現在那蟲子長到多大啦?"

"我離開的時候那蟲子才比水桶粗一點,身長大概有幾米,大也不算太大.不過當時他的能量級別已經不亞于一個神族的能量強度了.而且在此期間我還發現這個家伙有著一定的智慧."

槍神對那家伙的智力到是沒怎麼關心,而是問道:"你為什麼不阻止它?這東西能把神族都吃掉,等他成長起來不是要把整個美國都啃光了?你不會是以為反正不在自己國家就不用管吧?等它啃完我們,遲早也會啃到你們那邊去的."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推開有些激動的槍神道:"我早想到了這個蟲子的成長潛力可能是無限的,所以留下他始終是個禍害.當時我就和自由女神說要先停戰對付蟲子,但是那個自由女神太不識抬舉,居然跟我要好處費."

"所以你就一氣之下跑了出來?"

我點點頭道:"反正自由女神不撤消那個引力場我是根本干不過那蟲子的,留下根本毫無意義,我走了之後自由女神反而還能專心對付那條蟲子."

"讓自由女神對付蟲子蟲子不就歸她了嗎?你會這麼好把蟲子送給自由女神?"

聽到槍神的話我又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當然不會把蟲子白送給她.之所以離開是因為我知道就是撤掉引力場,以自由女神身邊帶的那些人的實力根本就搞不定那條蟲子.自由女神自己的實力不恢複正常,她跟本就不是那蟲子的對手,何況她現在的技能還被維多利亞給封住了.我之所以提前離開不過是給自由女神一個台階,讓她撤掉引力場帶自己人趕緊離開.這樣那條蟲子沒有神族的血肉滋養就只能啃山谷里的蟲子.相比之吃神族進化,吃蟲子的話那條蟲子的成長速度應該不會太快,這樣你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去剿滅它."說到這里我故意壞笑著貼近槍神說道:"當然,如果我是你就先不要去對付那只蟲子,讓它再長大一點,這樣收回才能多起來嗎."

槍神聽到這里忽然驚叫道:"你的意思是讓我趁著那蟲子出來四處破壞的機會撈錢?"

"撈錢是其次,打擊競爭者才是第一.你的腦子也不笨啊?怎麼眼光這麼短淺?"

"對對對."槍神對我說他目光短淺到是一點也不在意,因為他這會正在為將來可能得到的好處而興奮.至于之後怎麼對付那只蟲子的問題,這個貌似真不是什麼問題.只要不這樣繼續吃神族來進化,這只蟲子就不會長的太嚇人.以槍神的超強攻擊力和遠距離攻擊方式,正好就是克制這只蟲子的攻擊方式.再說槍神也已經想好了,大不了到時候把我請過來當外援就是了.想到了其中的利害關系後槍神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三個神魂買這麼條消息,一點都不貴.紫日會長的信譽果然不錯."

"嘿嘿,互惠互利嗎.不過你最好速度快點,這條消息值錢就值錢在你比別人提前知道了那蟲子將出來作亂,等那蟲子被大家發現的時候再下手可就晚了.不過蟲之谷的人流量非常小,而且剛開始大家應該還不會知道這只蟲子會爬出蟲之谷,頂多就是有人被襲擊後認為這邊出了個很強的BOSS,不過一旦那家伙把蟲之谷的蟲子都吃完並爬出蟲之谷,那消息肯定是要擴散的.按我的估計,這個過程大概需要一到兩天時間,也就是說你至少還有二十四個小時去布置你的計劃."

槍神聽完我的分析立刻道:"那你還有沒有其他事情,沒有的話我這就去安排行動計劃."

我搖搖頭道:"我沒什麼事了,你記得把我要的神魂盡快收集好送過來就行了.哦對了,再給你提個醒.你們行會的調動布署動作都別搞太大,讓別人提前有了准備,你可就撈不著好處了."

"明白明白."

槍神慌忙把我送走之後便亟不可待的開始准備起了他的計劃,至于我則是直接返回了中國.那只蟲子我遲早會去對付,但肯定不是現在.相比之對付那只蟲子,更重要的是先把信仰收集器建起來,只要這東西能夠成功運轉起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神族勢力就將快速成長起來,而當他們成長到足以和天庭對抗的時候,我們也就不用再受到天庭的牽制了.當然,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得繼續和天庭保持良好的關系.

迫不及待的趕回艾辛格後我第一時間就通過黃泉路跑到了第十一閻羅殿,不過剛過奈何橋我就愣住了."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指著面前的一片大工地,我驚訝的拉著旁邊的鬼差問道.

那名鬼差一看是我便連忙道:"報告閻王大人,這個是您新任命的哈迪斯大人的命令.大人說需要重新修建地府,所以把原來的地府全都推倒重建了."

"我……!"本想說哈迪斯的不是,但是回過頭來一想,貌似這個是我自己的問題.之前我好象只和哈迪斯說過要修一座他們那邊風格的閻王殿,卻忘記告訴他原來那座不要動了.不過既然拆了也就拆了,反正原來那座閻羅殿留著也沒太大意義,只要天庭那邊別借這個機會找我麻煩就行.想了想把要出口的話又給咽了回去,然後問道:"閻羅殿拆掉了,那現在大家都在哪辦公啊?"

"那不是嗎?"鬼差隨手一指,我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發現奈何橋那邊的彼岸花海中有一大片新開辟出來的空地,這里現在擺滿了各種辦公桌文件櫃什麼的,然後還有一大群的鬼差和哈迪斯帶過來的那幫地獄神族在一起辦公.可惜陰曹地府這塊不下雨也沒太陽,所以不需要房頂遮擋陽光和雨水,要不然哈迪斯他們再在這邊支幾個茅草棚子,那簡直就是一災後重建現場指揮部啊!

松開旁邊的鬼差我就直奔那邊破爛的辦公區而去,反正這邊是既沒房子又沒牆,找人反到變容易了.沒東西遮擋,我掃了一眼就看到了哈迪斯他們所在的位置,只不過他不在處理鬼魂的問題,而是和幾個亡靈法師拿著個粉筆在一塊大黑板上畫著設計草圖.

"哈迪斯,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啊?"

聽到我的聲音哈迪斯連忙轉了過來,看到我之後他才笑著說道:"原來是會長回來了.正好,神魂你找到了沒有?"

"找是找到了,不過你不能先跟我說下那邊的廢墟是怎麼回事啊?"

"哦,你說那個啊.是這樣的.因為玫瑰小姐已經派人把材料送過來了,我就想不等你回來提前開工了,反正初期建設也用不上神魂."

本來還想多問兩句,但是看哈迪斯這態度分明每把重建工作當回事.不過我想想也就明白了.他們奧林匹斯神族是三大勢力相對對立,所以哈迪斯就像是古代分封的那些領主國的領主一樣,不需要有什麼事情都通知本國的皇帝,領地內的事情他們自己就能做主.哈迪斯雖然知道這地膚是天庭的,但是他已經習慣于那種規則了,所以他認為改建個房子這種小事實在不需要在意.反正我已經去天庭報備了,他也就不等我的回信直接就開始開工了.這不是他囂張,而是思想形態還沒轉變過來.不過這個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問題,所以我也不打算說他了.

"好了,這個先不說了.神魂我已經找到了,你看看能不能用先.這個魂魄說實話有點不太正常."我說著便將之前得到的那個融合靈魂拿了出來."看看怎麼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死不松口的自由女神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五章 准備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