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一個祭壇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一個祭壇

"難道有人襲擊?"我騎在夜影背上停在路中間東張西望了起來,結果望了一圈也沒看到啥有威脅的東西出現.

正當我在那里四處找尋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周圍的人群恐慌之時,前面的那座城市里卻是突然響起了警鍾,這更加讓我確定了這地方肯定有敵人入侵.不過……就在我四下尋找之時,夜影突然向側面挪了半步,然後就聽嗖的一聲,一支羽箭直接穿過我的身側我剛剛站立的地方直插入了泥土之中半尺多深.

看到這支箭,我立刻意識到有人襲擊我,順著箭尾的方向我也很快發現了襲擊者的位置.讓我意外的是襲擊我的不是什麼怪物,也不是哪來的入侵者,而是城牆上站著的一名玩家.

當我看向那名玩家時,這家伙正在往弓上搭第二支箭,不過他還沒來及把箭架好我和夜影便突然一起消失了.正當他驚訝的四處尋找目標之時,忽然發現自己被一片巨大的陰影給遮住了.他略帶疑惑的回過頭來之後卻驚的險些從城牆上蹦下來,原來他回頭之後居然發現我就在他背後半步之遙的地方.

"你為什麼要攻擊我?"在這個家伙慌張的表情中我首先開口問道.

那家伙先開始還在吃驚,可是我剛問完話他便突然目光一寒,跟著便立刻蹲身抽出腰間的匕首就要朝我刺來.不過,他剛把匕首拔出來就突然感覺肩膀一沉,然後整個人便被直接壓趴了下去.

我站在那家伙背上左右看了看,確認附近只有他一個人在試圖攻擊我後才從他身上散步一般的走了下來.那家伙在我從他身上下來之後立刻便向側面一個翻滾,然後迅速跳了起來又打算進攻,不過這次迎接他的卻是夜影的兩只後蹄,而且被夜影踩和被我踩完全是兩回事.被我踩一腳不過是摔一下而已,被夜影踢中之後他直接就從城牆上消失並一路飛進了附近的樹林中.

沒有管那個莫名其妙的家伙,我直接收起夜影轉身從城牆上一步邁了下去.由于眼前這座城市只是村寨級的,所以這個所謂的城牆實際上只是幾排木頭架起來的,高度也才四米左右.我一步邁出來便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左右打量了一下才發現附近的人都在明顯往後躲,而我也是直到現在才發現他們好象是在怕我.

對于這些人的反應我根本來得去理,反正村子里又不是就這麼些人,他們反應不正常去找幾個正常的就是了.

之前那些人之所以會驚慌失措主要是因為有人先被嚇瘋,然後其他人只是盲目的跟著跑,屬于群體感情爆發,和我本人實際上並沒多大關系.況且當時有人發瘋是因為夜影的速度和體型太震撼了,和我真的沒多大關系.離開城門之後進入城內,這邊的人並不知道我之前騎著夜影狂奔的樣子,所以這些人對我的反應就明顯好的多了,出來很多人都對我穿著盔甲感覺到奇怪之外,到是沒什麼人再躲著我或者上來就跟我打起來了.

"先生,先生."我正在村子中央的主干道上穿行,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在側面叫我.扭頭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個本地玩家.這家伙年紀很小,看起來應該才十幾歲,一身的皮甲以及身上的其他裝備說明他是個獵人職業者.對方見我停下來並扭頭看向他之後,立刻便微笑著自我介紹道:"您好,我叫蘇倫,是名獵人.我非常熟悉附近的環境,而您顯然是從外國來的,我們這里的環境對您來說可能非常麻煩.如果您願意雇用我的話,我想我可以為您提供全面而周到的向導以及信息服務."

本來我的意思是在城里隨便打聽一下附近有什麼巫神存在,不過相比之胡亂找人詢問,收費的向導顯然更靠譜一些.當然,前提是收費不太貴的話.

"你是怎麼收費的?"

"不知道您需要向導還是只想打聽點事情?"

"我想尋找巫神,你覺得是直接帶我去合適還是告訴我地點更直接些?"

那名叫蘇倫的獵人想了一下之後問道:"不知道您是有特定目標,需要尋找某一位特殊的巫神還是隨便找到哪一個巫神都行?"

"隨便哪個都行.不過我可能不止要見一個巫神,具體需要見幾個暫時還不確定."

"這樣的話當然最好是雇傭向導,畢竟您不知道要見多少個巫神.收費方面我們按小時計算,每小時收費二十個水晶幣.旅途中發生戰斗的話我會出手幫忙,但是戰利品誰打到的就歸誰."

"你的收費標准還挺貴啊?一小時二十個水晶幣,你比小公司的高管拿錢都多了."

"這樣當然是不一樣的.如果您只是要去個什麼普通地方,那我可能只收費每小時兩個水晶幣,可是您要找巫神,所以我們必須穿過高級怪物區,這樣我就有可能死在里面.如果我因此而掉級,那我的損失會很大,所以收費高一些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我想了想道:"那好吧,就按你的規矩辦."

"那好,我們是現在就出發還是先去准備些補給品?您知道,我們這里出門不帶防蟲液是會遭殃的!"

"那種東西我用不到,我們直接就走吧."

"既然您這樣說,那我們就出發吧.不過您有別的裝備嗎?穿這樣一身盔甲,就算您不閑熱,路過一些軟泥地或者沼澤時還是會遇到麻煩的."

"這些你都不用擔心,你只管把我帶到地方就行了."

"那好吧,不過這是您的要求,萬一因此遇到麻煩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行了,快走吧."

在我的一再催促下那家伙便和我簽署了雇傭契約,然後我們便一起離開了城市范圍.他們這地方似乎經常有人雇傭向導,因為我們出城的時候這家伙居然還碰到幾個同行互相打了幾個招呼.

"你們這里很多人請向導嗎?"我跟著那家伙一邊在林地間穿行一邊問道.

蘇倫笑著說道:"我們這里是離中國最近的城市,很多從中國過來的玩家到我們這里都會需要向導.畢竟你也看到了,我們這里不像你們那邊,很多地方都是沒有路的.如果你沒有向導,在這里迷路的概率超過九成."

"怪不然城門口有那麼多人當向導."我說完又問道:"哦對了,之前都忘記問了.這里距離那個巫神住的地方有多遠啊?"

蘇倫一聽我這麼說便趕緊解釋道:"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這個要先和您說清楚.我只是帶您去巫神的祭壇,不是去他住的地方.我們這里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巫神到底住在哪,所以我只能帶你去他的祭壇.不過我們這里的巫神和佛教的那些神不一樣.一個巫神只會有一個祭壇,不會像佛教的廟宇修的到處都是."

我點點頭道:"沒關系,你把我帶到祭壇就行了.既然那巫神只有一個祭壇,我想他應該會時刻關注自己的祭壇的."

蘇倫點點頭道:"大概是吧.反正我是沒見過巫神的真身的.對了,還沒問客人您叫什麼呢?"

"紫日."

我本來以為一報出名字對方就會立刻反應過來我是誰,但誰知道那個蘇倫聽到我的名字後居然只是停頓了一會,然後便搖搖頭道:"聽著到是挺熟,就是想不起來了,可能我之前接待的客人太多了吧!"

蘇倫沒認出我來我到是一點也不失落,相反我還挺高興.他要是知道我是誰,搞不好還能搞出麻煩來,畢竟我的地位不同,不太可能被當成簡單的游客對待.

蘇倫一邊帶著我往目的地趕,一邊問道:"對了,紫日,你到底為什麼要找巫神啊?我們本國的玩家都很少有需要找巫神的,即使是那些邪術士也不過上偶爾到祭壇參拜一下,還沒聽說過有誰要尋找巫神的呢."

聽到他的問題,我並沒有回答,而只是微微一笑.蘇倫畢竟不是第一天當向導,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點的.一看我只是笑,他立刻就知道我不想說了,于是他也不再多問,而是岔開話題跟我天南海北的神侃了起來.話說干導游的好象都挺能聊的,這個蘇倫也不例外,一路上嘰里呱啦的就不帶停的.一般像他這樣的導游都會注意客人的習慣,如果客人喜歡聊天,他自然就會說個沒完,要是客人喜歡安靜,他就會注意只說必要的提醒和介紹之類的東西,不和客人說別的東西.這個也算是導游的職業素質.

按照蘇倫的介紹,我們現在要去的是個小巫神的祭壇,距離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大概也就只有四五公里遠的直線距離,不過四五公里這個距離放高速公路上確實很短,但在這幾乎沒有路的原始森林里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沿途有好多倒伏的大樹或者巨石,泥坑之類的東西,所以我們的路線一直在拐來拐去.如果不是蘇倫這家伙真的是對這附近的地形了如指掌的話,估計我一個人早轉暈了.

"客人,這個地方你最好還是先把裝備脫掉再過去."我們走的好好的,蘇倫突然在一大片開闊地前停了下來.

我疑惑的看著前面的那片開闊地,用眼睛看上去似乎和我們站的地方沒啥區別.除了這塊區域沒有大樹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蘇倫大概不是第一次碰到我這樣的客人了,所以他也不解釋,直接轉身從附近找了塊人頭那麼大的石頭往前一扔.原本看起來好象是覆蓋著落葉的開闊地中突然傳來吧唧一聲響,然後就見那塊石頭一落地就消失了一半,然後剩下的半截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下沉.不到三秒時間那塊石頭就整個消失在了地面上,而且啥痕跡都沒留下.

現在不用解釋我也知道這是個大泥坑了,不過我並沒打算脫裝備,而是直接一把抓住蘇倫背後的腰帶將他提了起來,然後助跑兩步沖到泥坑邊緣並在蘇倫驚慌的目光中縱身跳了起來.

嘭.就在蘇倫嚇的幾乎要叫起來的時候,一雙巨大的翅膀猛然張開,用力撲扇兩下之後我們便已經到了空地對面.收起翅膀穩穩的落在地面上之後我才把蘇倫放下來,然後問道:"還有什麼問題嗎?"

蘇倫驚訝的看著我說道:"您居然有翅膀?"

"建號的時候你沒看到有翅膀的種族嗎?"

"可是那些天使或者惡魔什麼的種族長出來的翅膀都是裝飾品,能看不能飛的."

"我的種族本來就有翅膀,後來得到了一件可以讓翅膀具備飛行能力的裝備,然後就能飛了."

蘇倫羨慕的說道:"我要是也有翅膀就好了.雖然在樹林里翅膀張不開,不過有怪物的地方一般都是林間空地,要是能飛起來,戰斗的時候肯定很厲害."

"別想的太美好了.你別看這翅膀飛起來很帥,但是它消耗體力的速度比起跑步起碼快六倍,你當初加點的時候要是體力加上了,飛不了幾分鍾就得把你累趴下."

蘇倫立刻道:"就算不能長時間的飛,哪怕當成彈跳器幫助自己偶爾玩幾個極限跳躍也好啊.你知道我們這里好多泥漿坑什麼的,要是能蹦的遠一點,那要省多少事情啊?"

"翅膀道具都是很罕見的,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你還是別做夢了.快點告訴我接下來怎麼走?"

"不用走了."蘇倫伸後一把撥開前面的樹枝道:"就是那個了."

沒想到祭壇居然就在泥坑背後相隔不到十米的地方.不過這地方與其說是祭壇到不如說是廢墟比較合適.我穿過那幾棵樹組成的屏障後看到的就是一塊半徑七八米的圓形空地.在這片空地的中央有個石頭平台,不過平台表面裂的很厲害,中間都長出草來了.平台上面有四根用石頭堆起來的歪歪扭扭的柱子,雖然這柱子的高度總共還不到兩米高,但我總感覺它們隨時都會倒下去的樣子.

除了石柱之外,那石制平台中央還有個一米多高的金字塔形石堆,組成石碓的石頭全部都是特大號的鵝卵石,不過石碓的最頂部放著的卻不是石頭,而是一只漆黑的好象是用黑水晶制成的骷髏頭.那骷髏頭的額頭正中似乎還鑲嵌著一枚紅寶石,看起來相當的妖豔邪惡.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越南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被震撼了的導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