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向導也不好當啊!  
   
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向導也不好當啊!

"這里是你說了算嗎?"

"哼,雖然不是我說了算,但也要講個先來後到吧?"

"我們怎麼沒先來後到了?我們拉堪服務者協會明明是先到的,我們先接任務有什麼不對?"

"可是你們只先到了三個人就算占住位置了,之後等我們的人都到齊了你們才陸陸續續的有人到達,這樣也算先到嗎?照你這個說法我們要是留一個人在這里二十四小時值班,你們豈不是永遠不用上了?"

"我不管,我們就是先到的,你想接單就等我們全部走完再說."

"你他娘的想打架是怎麼著?"

"打就打誰怕誰啊?"

"我們兄弟好幾十人,你們找死啊?"

"靠,人多了不起啊?"

吵鬧聲明顯是越來越激烈,而且有向全武行方向發展的趨勢,不過我根本懶得管這幫人,只是掃了一眼之後就把目光移動到了洞穴內的其他地方.

這邊的這個洞穴比入口那邊的洞穴明顯要大很多,除了一個差不多面積的湖之外,前方還有好大一片空間.在那片空間的正中心位置有一座巨大的好象棺材一樣的建築.整個建築高約十米,寬度大概有五十米左右,至于後面的深度則是無從得知,因為建築的後邊一直連到山洞的牆壁上.從連接處的樣子來看建築肯定有一部分深入了牆體內部,只是具體有多深就無法知道了.

這建築的表面完全是由一種青黑色的岩石做組成,牆壁上幾乎找不到磚縫,顯然是用特殊方法處理過的.整個建築方方正,表面沒有任何窗戶之類的東西,除了正面有個大門之外整個就是一個密封空間.這種建築風格說實話我之前只在一種建築上見過,那就是陵墓.

現在這座建築前面正聚集著三群人站在建築前的廣場中,廣場的邊緣還立著一圈怪獸雕塑,看起來到是挺威風的樣子,不過莊嚴肅穆的感覺都被這三群人給破壞了.

說起來這三群人應該理解為兩幫加一堆人.兩幫人各有十幾人,此時正在相互推搡爭吵,眼看就要演變成混戰的樣子.剩下那一大群明顯是游客和路過的玩家,因為這幫人都在看熱鬧,而且身上穿的也是五花八門,有的是休閑服有的卻是一身戰斗裝備.

我和蘇倫他們上岸之後先把小龍女收了回去,然後和那幾名游客完成交易,之後我便帶著蘇倫一起向那邊的建築走去.不過,就在我和蘇倫繞過人群剛剛走到建築門口的時候,正在爭吵的雙方中的其中一人卻突然喊了起來."站住."對于這聲喊我並沒在意,因為我以為不是喊我的.誰知道對方很快又再次喊道:"那邊台階上的兩個,對就是你們,別往里走了."

我疑惑的轉過頭來看向那邊說話的家伙然後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是吵架的原因火氣比較大還是這家伙天生智障,總之這白癡居然就這麼站在那里跟喚狗一般朝自己那邊撥拉了兩下手道:"過來過來,我們這邊都還沒商量好你悶著頭往里沖什麼沖啊?"

本來對方如果只是和我說話,我當然不會有什麼過分的反應,畢竟我也不是那種實力比人強就看不起人的類型,別人和我好好說話我自然也會對別人客客氣氣的.這不是什麼地位高低的問題,只是一種基本禮儀.仗著自己實力高強或者地位高,有錢有勢什麼的就感覺自己不得了了,仿佛和別人說句話都是看的起別人了,這種人除了能顯示自己腦殘外加素質低下之下我實在不知道還能顯示出什麼來.真正的貴族是不會趾高氣昂的對別人說話以顯示自己地位不凡的,因為貴族的地位是不需要去顯擺的,真正喜歡抖威風的人其實都是借的別人的威風,這也是為什麼各種二代們往往顯得比他們老子還牛氣的原因,因為他們的威風都不是自己的,如果不經常拿出來到處抖一抖跟本就沒人會正眼看他們.

俗語之中有句話叫"會咬人的狗是不會叫的".這句話拿來形容人雖然不太合適,但卻很形象.真正有實力的人就是那種會咬人的狗,他們不叫不是因為沒實力,而是因為懶得去叫.什麼時候他們真覺得誰擋自己路了,上去一口咬死就完事了,在旁邊叫有個屁用啊?相反,總是叫個沒完的狗通常都是沒實力的小型犬,它們因為沒有實力去咬死別人,所以只能大聲的叫來給自己壯膽.

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冰霜玫瑰盟的老大,現實中的龍緣少主,人造天神計劃的唯一完成品,不管把哪個身份拿出來我都不屬于那種需要到處亂吠給自己壯膽的類型,因此大部分情況下我對無關人員都表現的很客氣且沒什麼架子,因為我根本不需要.但是,眼前這家伙現在似乎不能被當成無關人員來處理了.

對人客氣的前提是別人沒惹我.在沒有矛盾的前提下我可以禮貌的對待別人,甚至于在不影響我的前提下我還可以為別人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可是,對人客氣不代表我好欺負,樂于助人也不等于喜歡吃虧.那家伙的話語之中雖然沒有出現什麼不文明的文字,但他的口氣和動作分明帶著一種輕視與不尊重,那一瞬間似乎讓我想起了站在黑暗小巷中打劫小學生的低級小混混.

"我有我的事情,沒時間陪你聊天.有事的話快說,沒事我要進去了."說這話的時候我的口氣雖然沒怎麼變化,但表情已經相當不好看了.

蘇倫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根本不擔心什麼,他只是湊過來提醒我道:"這些人是專門在這里接游客進去探索祭壇的一種導游,不過他們和我不一樣,他們都有很強的戰斗力,而且特別熟悉這里的各種機關和怪物.外面來的沒有戰斗力的游客和一些級別不夠的玩家想進去都會雇他們帶路,有時候有些實力比較強的玩家不想平白死在里面也會考慮請一個向導幫他指引錄象並躲避機關,算是一種服務人員吧.不過他們在這里搞的時間有些長,而且規模發展的有些大,現在脾氣似乎也見長了."聽了蘇倫的話我奇怪的扭頭看了他一眼.蘇倫也是個精明的人,一看我的眼神便訕笑著解釋道:"紫日會長果然精明.沒錯,我和他們有點過節.這些家伙仗著自己在這里人多,經常攔截我們這些外來的導游不讓我們進去,搞的我們的顧客必須提前和我們結算費用,平白就等于讓我們虧損了不少錢,而且還影響我們的信譽和游客的心情."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這種人在國內某些風景旅游區也存在,只是沒這邊這麼囂張而已,畢竟國內的治安管理比這邊要強出太多了.

對面的人見我回答的不客氣,語氣立刻變的更凶了起來.他張嘴就准備開罵."你他媽……"啪"啊……"那家伙的話只說到一半就被突然一巴掌扇飛了出去,整個人橫著飄出去足有三四米才摔在地面上並向前繼續滑了一兩米才徹底停下來.

蘇倫驚訝的扭頭看了下空空如也的身邊.他感覺剛剛還在跟我說話來著,沒想到一眨眼我就莫名其妙的突然到了那家伙面前,而且還把人給扇飛了,這速度如果想殺誰,估計對方腦袋都不見了可能都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戰力榜第一果然就是戰力榜第一,和我們這種人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啊!"蘇倫感歎道.

場中原本在爭吵的眾人因為我這突然的舉動而瞬間停了下來,說實話他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上一秒明明還看到我站在建築入口,下一秒就到了他們面前,這速度實在是讓他們有點反應不過來.不過在稍微一愣神後兩邊的人便出現了不同反應.被打的那家伙這邊的人立刻就圍了上來隱隱有將我包圍的意思,另外一方的人則是好笑的退到了一邊等著看戲.

"你干什麼打人啊?"一個家伙指著我質問道.

我冷眼掃了他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這是他嘴賤的下場.如果你們想幫他找回面子那就一起上吧.我沒太多時間陪你們玩."

沒想到我說話這麼沖,在場的人全都是一愣.之前被我扇耳光那家伙是他們隊伍里嘴比較欠的一個,經常因為這張嘴得罪人,所以看到我也敢大放厥詞.但是其他人並不傻,雖然在場的沒一個認識我的,但是看我這一身裝備就知道級別高的離譜了,加上剛才那一巴掌的速度,他們都清楚我不是他們能挑戰的存在.不過,雖然知道我很強,但自己人被打了,如果什麼都不說夾著尾巴就跑,那他們以後還怎麼見人?他們和對面那幫人吵架的時候爭的就是個氣勢和臉面,他們畢竟不是真正的混混,所以不會經常打架,大家也就是拼聲勢而已.可是今天這麼被我平白扇飛了一個人,他們這邊的聲勢就算是徹底掉到底了.要是不找我要說法,那以後就真不用在這干了.

正因為有這樣的壓力存在,所以這些人在明知道我實力很強的情況下還是圍了上來.只是他們沒想到我居然一點余地都沒給他們留.本來按照他們的想法就是他們人多威脅我一下,我口頭上道個歉服個軟事情也就揭過去了.就算我不肯吃虧,他們大不了也就是派出一兩個實力最好的人和我過幾張,到時候只要意思意思隨便打兩下,然後就說我實力非凡,他們敬重我的實力,然後光明正大的撤離,這事也就算過去了.

可是,他們千算萬算沒算到我不但不服軟,居然還要他們一起上.這要是真的一群人一起沖上來再說敬重我的實力,那就成白癡了.你一個人跟人家過個兩三招說對方實力不錯,那叫敬重別人的實力,這十幾個人打一個怎麼能說敬重別人的實力呢?十幾個人加一塊都不是人家一個人的對手,這還敬重人家,這不是成廢物了嗎?

看那一群人半天沒反應,我直接道:"既然你們沒話說我就走了.沒時間跟你們玩."我說著就轉身要往建築里走.

那幫人之前是在想到底要怎麼回答才好,這會看我一走立刻便急了起來.呼啦一下那群人就把我給圍了起來.

"誰讓你走啦?"

"那你們是要打了?"我轉頭看向說話的那人一臉陰狠殺氣的問道.

那家伙被我的眼神盯的往後退了一步,隨後才想起來這樣太丟臉了,于是他趕緊又上前一步大聲說道:"馬上給我們道歉,不然你今天就別想離開這里了."

聽了他的話後我淡然的點頭道:"嗯,看來你們是決定和我打了.那麼開始吧.需要我數一二三嗎?或者你們先出手吧?怎麼?沒人要數嗎?那我來數吧.一……二……"

大概是知道不打不行了,那些人想既然要打,干脆提前出手,免得真等到我開始動手後占不到便宜,于是當我剛剛數完二的時候一個人便突然沖了出來一個回旋踢就朝我的腦袋掃了過來.

就在那家伙的腳後跟轉了一圈眼看著就要掃到我的腦袋的瞬間,一只手突然擋在了那只腳的前進路線上.我將一只擋在身側穩穩的接住了那家伙的腳腕並繼續用淡然的語氣說道:"原來你們喜歡先出手啊?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你們動手了,那我就開動了."就在我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我突然抓著踢出回旋踢的那家伙的腳腕猛的將這家伙甩起來砸向了旁邊的人群.伴隨著那家伙的慘叫聲周圍瞬間有四五個人被一起掃飛摔出一團.不過我並沒有放過踢腿的這家,掃飛五個人之後依然繼續抓著他的腿把他當成了武器在周圍的人群中橫劈豎砸,沒幾下就把那群人全給拍飛了出去.

見周圍已經沒人了,我又走到之前第一個被我一巴掌扇飛的那家伙身邊,然後把手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家伙猛的朝地上這個被我扇暈過去的家伙身上用力一砸,只聽兩聲慘叫同時響起,不過是暈著的那個醒了過來,醒著的卻暈了過去.

松開那家伙的腳腕,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我依然邁著輕巧的步伐走回了建築前的台階之上並招呼了一聲蘇倫."蒼蠅已經拍死了,我們進去吧."

蘇倫還有點沒反應過來,聽到我的喊聲才哦了一聲趕緊跟著我一起走進了建築內部.

這建築內部感覺就跟金字塔里面一樣,全都是石制通道,而且岔道特別多.不過好在我有向導.雖然蘇倫不是專門在這里給人當向導的,但他是全國性的向導,對這種著名旅游景點的結構自然是非常熟悉.可能有些機關他不知道怎麼破解,但是位置他都能准確找出來,至于那些道路,更是背的滾瓜爛熟,這是一個導游的基本素質.

順著七拐八彎的通道一路前行,在繞開了大部分機關之後我卻被蘇倫給拉住了."紫日會長,我們在這里等一等吧."

"為什麼?"我看著前面空空如也的通道問道.

蘇倫指著斜上方的通道說道:"這整條通道上面就是一整塊千斤石,只要有人到達通道中段之後的位置,這個千斤石就會落下來把人壓扁."

"這個機關關不掉嗎?"

蘇倫立刻道:"通道對面的拐彎那里有塊突出的石頭,只要把它按下去,在三分鍾之內這個時候都不會掉下來.所以我們只能等里面有人出來的時候再進去.里面的人出來的時候就會按動那個石頭,然後快速的跑出來.我們正好趁機進去."

"那里面要是沒人怎麼辦?"

"不會的,這里是旅游勝地,人很多的."

"可這麼等著也很急人啊!這機關的觸發條件你知道嗎?是不是不踩地面就不會觸發?"

蘇倫搖搖頭道:"不光是地面,牆壁和天花板都不能碰.前半段這一百米沒什麼事,隨便你怎麼折騰石頭都不會掉下來.但是後面那一百米內的通道四壁只要碰到任何一塊就會導致整個通道上面的岩石一起掉下來.到時候你站在中間半半拉拉的,前後都有石頭,根本就跑不出來.當然,如果你有本事在零點幾秒內沖過整條通道到是沒問題,反正那石頭掉下來還要差不多一秒時間."

如果單純只要一秒跑完一百米到是不難,別說飛鳥的超音速飛行能力了,就算是夜影跑出他的急速來也可以達到這個速度.不過,問題在于這條通道的盡頭是個T型岔道,如果我們以百米一秒的速度沖過整條通道,那後面要怎麼停下來呢?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刹車系統也不能讓我們在撞牆前停下來,何況夜影還沒有刹車系統.當然,我也想過有瞬間移動或者夜影的夢境傳送之類的能力,但是很可惜,這里似乎有結界封印了這些能力,前半段通道到是可以隨便你移來移去,就是後面那一半無論如何也過不去.

傳送無法使用,拼速度又來不及刹車,那想過去的話就只能想辦法不要觸動機關了.不過,看這通道的長度,想要不碰到四壁就穿過去確實很困難.反正漂浮術和夜影的懸浮特性我都試過,在通道里會自動失效.這個通道似乎能對抗魔法屬性,想過去只能想別的招.當然,實在不行還能等人來幫我們按對面的停止開關,只是按照蘇倫的說法這通道後面就是祭壇大廳了.馬上就要到地方了卻被卡在離祭壇一步之遙的地方,這還真夠郁悶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水下通道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看人下菜的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