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既很強又很弱的家伙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既很強又很弱的家伙

約絲法特說他的仇人用生命在他們黃金獅龍一族身上加了詛咒,也就是說這個家伙是個擅長咒術的神.一般來說這類人員的戰斗力都不會太強,畢竟咒術本身就是一種輔助類的能力而不是主戰能力.不過,雖然這家伙的能力似乎不是主戰類的,但是我依然沒有對他掉以輕心.

之前約絲法特就說過了,他曾多次找人來希望能殺掉這個家伙,但是最終全都失敗了.雖然有可能約絲法特找到了很多沒用的家伙,但是這麼多次的嘗試,總會有幾個有真本事的存在吧?一個兩個人的失敗還可以理解為意外或者是運氣的成分,但是如此之多的人一個都沒成功,這就已經不能單單的用意外來思量了.唯一的解釋就是眼前這家伙絕對有很強的戰斗力,至少約絲法特找來的那幫人沒一個是他對手的.

帶著對這個家伙戰斗力的認可,我仔細的觀察了這個家伙的外形特征.一般來說每個人的戰斗方式和自己的身體都是會有著一些表面聯系的.比如說身高體壯的人用的戰斗方式一般就會比較直接而野蠻,偏重力量缺少靈活,相反身形纖細苗條的人戰斗方式就會比較靈動.這個定論至今為止我還沒有發現過例外,雖然也有既強壯又敏捷的戰士存在,但是這種人一來很少,二來這種敏捷也只是相對來說的敏捷,反正我現在還沒見過那個壯的跟牛一樣的家伙力氣很小卻速度飛快的.

眼前這個家伙的戰斗方式明顯不是力量型的,因為他整個人都瘦的只剩皮包骨頭而已了.至于裝備什麼的,我反正是啥也沒看見.

大概是知道我正疑惑這家伙的戰斗方式,約絲法特在旁邊解釋道:"為了削弱他的戰斗力,我們這麼多年來從未給過他食物.這個家伙一直是靠自己吸收的魔力在維持生命,所以他的身體看起來像干尸一樣.至于他的裝備,原本他確實是有一套不錯的法師裝備來著,只是被抓之後就已經被我們扒下來了.我們雖然不能直接傷害他,也不能用額外的器物限制他的能力,但是我們可以剝奪他的裝備,讓他的戰斗力降到只有自身實力的水平,完全得不到任何裝備的輔助."

"你們這樣限制他都干不掉他嗎?你們之前找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我知道你懷疑我們找的人力量不行,但我要告訴你,不是我們找的人不行,而是這家伙的咒術太厲害了.他本身的戰斗力大概相當于一名普通戰斗人員的水平,算不上弱但也絕對不強,只是他的咒術可以大幅度削弱敵方的戰斗力,我們找的人本來都挺厲害的,只是進去之後被他這麼一詛咒就成廢物了.我們在外面看著干著急卻幫不上忙,你說氣不氣人?"

約絲法特說的這種情況我到是可以理解.如果雙方實力都很強,在那里打的不可開交,最後約絲法特他們找來的人被干掉了,約絲法特他們好歹還能承受一點,畢竟是自己找的人技術不行,這怪不得別人.可是,偏偏那個家伙的能力卻是詛咒,結果原本生龍活虎的人被他這麼一詛咒就變成了病秧子狀態.約絲法特他們在外面看到那個家伙用外行一般的戰斗技巧耍著他們找來的人玩,有些攻擊看著又慢又沒威力,可偏偏他們的人閃不開還被打的很慘,你說這能不讓人生氣嗎?

"你們之前都沒考慮過使用人海戰術嗎?"

"人海戰術不行,之前的詛咒有這樣的限制.你放心,所有可以想到的鑽空子的方法我們都試過了,要是有辦法我們早把他干掉了."

"那他具體都有些什麼能力呢?除了詛咒就沒東西了嗎?"

約絲法特點頭道:"他唯一的能力就是組織,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簡單的戰斗技能.他的詛咒可以削弱你的各種屬性,就算原本很厲害的人進去也會被他削弱的跟快死的人一樣,所以我們一直拿他沒辦法.不過你的詛咒抗性不錯,應該能稍微壓制一下他的能力."

我點點頭道:"好的,我明白了,你們在這邊等著就是了.哦對了,之前都忘記問了.我要是召喚魔寵一起圍攻他,算不算用人海戰術啊?"

約絲法特搖頭道:"使用召喚生物和魔寵都不算人海戰術,但是就算帶魔寵也沒用.一般有魔寵的人自身戰斗力都很一般,而且這個家伙的詛咒是全體詛咒,所以最有效的戰斗方式就是把戰斗力都集中到一個人身上,大家的力量越集中受到的詛咒影響反而越小.人多只會更加吃虧."

"明白了,你等著吧,讓我來試試這家伙的力量到底如何."

在和約絲法特說完之後我便直接一步跨進了面前的那道結界之中,不過我並沒有像約絲法特之前說的那樣去偷襲那個家伙.不是我迂腐,而是因為我發現約絲法特他們一直都被這家伙給騙了.表面上看起來這家伙似乎是側面對著我們這邊在那發呆,但實際上我卻感覺到了這個家伙的全身都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殺氣.

眼前這家伙根本就是已經掌握了用殺氣感應敵人位置的能力了,所以約絲法特他們所謂的偷襲不但沒有任何意義,反而可能讓對方找到襲擊反偷襲.正因為這個發現,所以我根本沒有出手偷襲,而只是緩緩的走進了結界之中.

正當約絲法特著急我為什麼沒有出手偷襲的時候,我卻對著那個還站在那里裝沒看見我的家伙開口說道:"別裝了,我知道你發現我了."

被我這麼一說對方也知道藏不住了,于是他便轉了過來.之前因為他一直側面對著我們這邊,所以我跟本沒看到他的正臉.現在看起來這個家伙的長相之前可能還算挺不錯的,雖然現在因為長時間的饑餓導致面頰塌陷,但仔細看的話還能找到一點當初的影子.

對面的家伙在轉過來之後也沒發動突襲,而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後忽然開口用充滿了得意的沙啞聲音說道:"那幫黃毛怪物又找了個不錯的補品來,我又可以美餐一頓了."

"你想吃我?"

對方嘿嘿一笑,然後說道:"相信那個黃毛怪物應該和你說過了,他們為了削弱我的實力一直沒給我吃過東西.你說我餓了這麼久還有什麼我不敢吃的?"說到這里那家伙突然表現出了非常狂熱的狀態,然後興奮的說道:"他們一直以為我擔心他們派人進來殺我.其實我一點也不擔心,相反我非常希望他們能多派一些人進來,這樣我就有很多很多美餐了."說到這里他忽然又把目光移回了我的身上,然後說道:"這次真是不錯,前幾天才剛吃了一頓,沒想到這麼快就又送來一個.今天可真是我的幸運日啊."

聽到對方的話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恐懼或者別的什麼情緒,而是微笑著說道:"你這麼喜歡吃嗎?那我請你吧."我說著直接打了個響指,然後就見一道空間門忽然出現在我的身邊,然後一位穿著暴露,看起來非常豐滿的性感大美女一邊跳著誘人的舞蹈一邊從空間門里走了出來.看著那美女一邊跳著舞一邊向那家伙靠近,我依然微笑著說道:"請吧."

對面那家伙是否真的喜歡吃人我不知道,但他說出這樣的話卻肯定是想嚇唬我.他被關了這麼久沒東西吃,就算真的會去吃掉來殺他的人也不足為奇,但這種事情顯然沒有需要拿出來炫耀的必要.所以,他之所以把自己表現的像個瘋子並竭力表現的瘋狂和變態,無非也就是為了先在心理上壓制我而已.

原本還表現出一副瘋狂狀態的那家伙顯然也被我的舉動給搞愣住了,但他還是在愣了一秒之後馬上反應了過來對著我邪惡的笑道:"哈哈哈哈,沒想到你這麼上道.既然這樣我就先吃了她,然後再來吃你.不過以前我都是活著把敵人一點點的吃掉,因為我喜歡看他們慘叫的樣子.不過,既然你這麼上道,我決定先殺死你再吃你,算是對你的報答吧.哈哈哈哈."

正當那家伙在那里瘋狂大笑的時候,美女卻忽然媚笑著沖那家伙嬌聲說道:"別總和主人說話嗎.你不是要吃了人家嗎?快點來吧.人家都等不急了,快點來吃了我吧.你看人家的皮膚多白皙啊,我每天都有護理哦,只要你咬一口,保證又鮮又嫩,比你吃過的任何美味都要鮮美哦.快來啊,別讓人家著急嗎!"

原本還在強裝的那家伙被這一番話給徹底說愣住了.干掉了這麼多敵人,說實話沒被他這招嚇住的人他確實見過,可主動請他吃的這還是第一次,而且更離譜的是被吃的美女居然還一副巴不得的樣子,這叫什麼事啊?不過,那家伙的驚疑並沒持續多長時間,因為就在他吃驚發愣的一瞬間,原本一身媚態的美女突然之間身形猛然膨脹了起來,同時美女的一只手也轉化為了一柄閃著森森寒光的鋒利鐮刀猛的朝他劈了下去.

雖然被嚇愣住了,但那家伙卻還是在最後一秒急時反應了過來連忙向後一仰,然後就地一滾躲開了那柄鐮刀的揮擊,但是就在他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背後一陣寒風刮來,雖然極力想要避開,可那股寒意的速度太快,他只來及稍稍偏轉了一點身體避開要害便被那寒意瞬間透體而過,直接在他的側腹位置穿出了一個窟窿並帶飛了一團不知道什麼內髒的碎片.

這邊的傷口都還沒來及把疼痛傳遞到他的腦子里,忽然那美女已經化身一只半人半蟲的惡魔再次沖到了他的面前並將鐮刀還原成了手臂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幾乎就在他的手腕被捏住的同時他就感覺到了一股仿佛能撕裂靈魂一般的巨痛從手上傳來,跟著他就見到那美女的手居然融進了自己的手腕之中,此時他和那美女就好象兩個聯體嬰一樣居然長到了一起,不過他的手腕位置卻是在迅速變色膨脹,而且這個狀態正在以每秒四五十厘米的速度向上蔓延.這個狀況可是把那家伙嚇了個半死,不過他也夠狠,眼看情況不對,他居然突然用另外一只手一把捏住了自己的胳膊猛的一拽,竟然就這麼強行把自己的胳膊給齊根撕了下來.幾乎就在他拽斷自己的胳膊並扔開的瞬間,那條胳膊已經整個變成了一大團蠕動著的肉塊並最終全部順著那女人的胳膊融進了她的體內,而那美女的形象也由怪物一般的造型重新變回了美女的形象.

舔了一下嘴唇,仿佛剛剛吃完什麼美味一般,莉莉絲看著眼前的家伙媚笑著說道:"味道蠻不錯的嗎.再讓人家咬一口吧?"

對方並沒有回答莉莉絲的話,而是用憤恨的眼神瞪了眼莉莉絲,然後就見他突然將僅剩的那只手抬了起來,接著一團灰色的云霧突然出現在他的手心並瞬間飛了出來直接砸向了莉莉絲.

憑借著對自己詛咒技能的自信,那家伙在扔出那團灰色云霧的同時便露出了得意的冷笑,但是,就在他的笑容還停留在臉上的時候,兩個高大的身影卻突然出現在了莉莉絲的面前擋住了云霧的前進路線.那團云霧直接撞上了其中一個身影,然後便分散開來纏上了那個身影,接著那個身影便逐漸佝僂起了腰身逐漸癱軟了下去.

盡管這招威力很大,直接使中招的身影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但是那家伙此時卻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就在那團煙霧命中目標的同時,空間內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多出了一大片一模一樣的這種生物.這些家伙的數量多到幾乎把整個空間都給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仿佛一片森林一般.

在看到這片由死神守衛組成的森林之時,外面的約絲法特也是愣了一下,不過隨後我便聽到那家伙興奮的大笑著從鏡子一般的結界後面傳了過來."哈哈哈哈!約樞亞,這次我看你怎麼死."

被喚做約樞亞的家伙聽到這個聲音也沒空去管了,因為他已經被眼前密密麻麻的生物給嚇到了.突然出現的生物全都長的一模一樣,這說明它們如果不是幻象就一定是魔法召喚生物,不管是哪種情況,這都意味著不能以多欺少的詛咒限制對他們沒用,而詛咒限制不住他們的結果就是他約樞亞的死亡.

莉莉絲忽然坐在一只死神守衛的肩膀上看著位于包圍圈中心的約樞亞說道:"嘿,小可憐.你還想吃我嗎?過來吃吧.我保證不反抗.哦吼吼吼吼……"在莉莉絲古怪的笑聲中那家伙終于被逼急了.他突然將自己僅剩的那只手插入了自己的肚子之中,然後猛的向外一拉,居然把自己的腸子都給拽了出來."呦,打不過我們,你也不用自殘啊?"莉莉絲依然毒舌的諷刺道.

那家伙因為肚子上的那個大洞此時已經沒力氣和莉莉絲說什麼了,他直接將手里血淋淋的腸子往地上一砸,然後就見一大片黑色的氣體從那些腸子上冒了出來,而那些腸子包括那些血水全都緩慢的變成了氣體消失在了地面上.不過,隨著那黑色氣體的擴散,我忽然感覺自己的屬性值正在飛速下降.

我現在算是知道之前約絲法特為什麼說這家伙擅長群體詛咒了,我的死神守衛包括我和莉莉絲這麼多人居然一瞬間就全都被詛咒了,不過還算好,使用這個能力不是沒有代價的.

看到飛速下降的屬性值和那家伙肚子上的大洞,我直接一揮手把死神守衛全都收了回去,然後就在那家伙看著我和虛弱的莉莉絲露出得意的笑容之後,我忽然又一揮手將大地之門放了出來.

看著洪水般從大地之門內湧出的麒麟武士,那家伙的笑容在此僵在了臉上.

"嘿嘿,你不是可以掏內髒玩群體詛咒嗎?你掏就是了.看看是你的內髒多還是我人多."

雖然約樞亞也知道這樣下去他遲早還是得完蛋,但他更知道不繼續下去他立刻就會完蛋,所以明知不行,他還是估算了一下我的麒麟武士的人數,然後掏出了一塊不知道什麼內髒往地上一扔,黑氣再次彌漫,麒麟武士依然全體中招.

"行,算你狠,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東西可以掏."我再次一揮手,麒麟武士回到大地之門內,鈴音騎士又跑了出來.雖然鈴音騎士人數不多,但級別夠高,那家伙無奈在此挖了小塊內髒扔出來.我一氣之下把鈴音騎士收回,然後把新收的魔寵皇家軍團獸大貓給放了出來.

大貓剛一出現立刻便擺出了一個俯身欲撲的動作,跟著就見周圍光影連閃,整個空間內瞬間便布滿了黑色的巨形豹形生物.起初約樞亞還以為這些都是幻象,畢竟他們出現的時候都是閃了幾下才出現的,所以看起來和幻象差不多,但是在他使用了幾個試探性的低威力攻擊技能都被那些黑豹一爪拍碎了之後,他終于明白這些都是真的實體生物了.無奈之下這個家伙在此忍痛進入身體里摸出了一塊內髒扔到地下,而我則是直接把大貓收了起來.

看到我連著換了這麼多召喚生物,外面的約絲法特興奮的呼喊著:"對對對,讓他掏,看看他到底有多少內髒."

事實上我知道約樞亞應該已經快不行了.這個約樞亞是人形生物,而游戲內人形生物的內髒結構基本都差不多,全都是按照人類的內髒形態設計的.因為龍緣就是搞生物技術的,所以對人體解剖學我也算是很有研究的.這個家伙剛才扔掉了自己的腸子,兩個腎,大半個胃還有胰腺,可以說他的肚子已經基本上空了.先不說他內髒夠不夠用,單就這內髒本身也不是隨便扔的.人體內的內髒基本上都是有著自己的作用的,除了盲腸之外少了哪個都是要出問題的.他現在幾乎把自己的內髒都給掏空了,就算這里是游戲,可以用魔法來減緩傷勢維持生命,可也不能讓他無限制的掏下去啊.人總還是要有內髒的啊.所以說,這家伙現在就算還能掏,估計也就能再詛咒幾十人而已了,當然他要是有本事把自己的心肝肺一起扔出來,估計再詛咒個幾萬人應該也還夠用,只是如果他真掏了,那我反倒省事了.他自己就把自己給掏死了,我還打個屁啊?

看著搖搖欲墜的約樞亞,我直接聯系了還在指揮挖電磁軌道炮的凌."你那邊忙完了嗎?"

"剛剛弄下來.怎麼啦?"

"趕緊帶人過來,我這邊需要增援."

"沒問題."凌說完之後只間隔了十幾秒我身邊便突然打開了一道空間門,然後就見凌直接從里面走了出來."就是這個人需要對付嗎?"

雖然我和凌他們都是可以互相共享感官的,但是因為凌之前一直在指揮挖掘工作,所以就一直沒注意我這邊的情況,現在突然被叫過來之後卻發現對面的敵人肚子上穿了個大洞,還少了一條胳膊,而且看那搖搖欲墜的樣子似乎馬上就要掛了一樣.如此虛弱的狀態怎麼看也不像是能把我怎麼樣的敵人,沒想到我居然會為此呼叫增援.

我知道凌在疑惑什麼,直接解釋道:"當心他的詛咒很厲害."

"詛咒?"凌忽然看了我一眼,然後小聲說道:"複合型詛咒嗎?看起來確實很強的樣子."

對面的約樞亞在看到凌出現後就知道今天他沒有生還的希望了.他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我馬上帶人離開不再攻擊他,他自己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去.損失了那麼多內髒雖然可以用魔法恢複,但他很懷疑自己是否能堅持到那個時候,再說我們也不可能就這麼離開.

雖然明知道今天死定了,但是約樞亞並沒有等死的打算.在凌出現後他直接朝我們這邊一揮手,一派黑色的煙霧便向我們這邊飛了過來.凌看到那團煙霧後直接一伸手,一個巨大的黑洞突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然後就仿佛是吸塵器一般將那些煙霧全部吸了進去.

"居然是共生枷鎖詛咒,你的水平到是不錯嗎."凌說完之後忽然抬了下手,然後就見一個空間門出現在我們身邊,然後小純從里面蹦了出來.

"叫我干什麼?"

凌指了下對面的約樞亞道:"遇到個詛咒系的,你專長,交給你了."

小純看了眼約樞亞,然後直接一伸手從空間門里把自己的法杖拽了出來.

由于作為女神的小純和凌本身實力都很強,所以她們倆平時一般都是不用法杖的,只在遇到難對付的敵人時才會把法杖拿出來.現在小純拿出法杖正說明眼前這個家伙讓小純覺得不太好對付,所以她才會動用法杖.不過,雖然覺得眼前這人不好對付,可小純顯然也沒把他太當回事,因為她的臉上一點緊張的表情也沒有.

拿到法杖之後小純直接將法杖在地上用力一頓,然後便單手向前一指."以光明之名,我命令,淨化眼前一切不潔之物——靈魂洗滌."隨著小純的咒語,對面的約樞亞身上突然升起了一大片白色的火焰,與此同時約樞亞也開始慘叫著滿地打滾,雖然他不斷的使用各種法術希望能滅掉身上的火焰,但結果卻像是在火里澆油一般,不但沒有沒火,反而是越燒越旺了.

老實說我真沒想到小純對約樞亞的能力壓制的這麼厲害,連莉莉絲都感覺有點費勁的敵人居然被小純一招就給放倒了,而且看這樣子這家伙搞不好不會再有翻盤的機會了.不過想想似乎也對.小純的能力是光明之力,而詛咒是屬于黑暗能量.雖然黑暗與光明不能說誰克制誰,但是這兩個屬性之間的傷害效果確實是比一般法術之間的傷害要強很多,因此當小純使用法術攻擊約樞亞的時候效果才會看起來這麼好.當然,小純本身的實力高強也是原因之一.

雖然那火焰燒的約樞亞滿地打滾,但是真正的殺傷力卻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強悍,約樞亞在地上滾了半天也沒死,反而還抽空扔了幾個詛咒過來想要反擊,只可惜凌在旁邊站著,只要他一扔詛咒凌就開黑洞,結果那些詛咒一個也沒扔到目標全都被吸走了.

"這家伙還得燒多久才能死啊?"看著在那滾了足有十幾分鍾還不死的約樞亞,我已經從之前的小心戒備著變成了坐在地上整理起了鳳龍空間里的物資,不是我疏忽大意,實在是這家伙在那叫的時間太長了.

小純有些尷尬的對我說道:"我這個技能是專門針對他這種人的,所以壓制效果很明顯,一招就能讓他變成這樣失去戰斗力的狀態.不過要燒死他可能需要很長時間,畢竟這個技能的壓制效果太好了,其他方面弱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不過如果主人你著急的話,我建議還是派誰去動手補刀比較快."

"我來我來!"一聽需要補刀,在旁邊等的都快睡著了的莉莉絲立刻興奮的跑了過去,然後和小純配合著數出了一二三,當她數到三的時候小純直接收起了那個火焰,而莉莉絲則在火焰消失的一瞬間直接撲到了那家伙的身上.

約樞亞當然也聽到了莉莉絲和小純的對話,但是他對于莉莉絲的行動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雖然他也想過趁小純收回那個火焰的瞬間暴起反擊,但他現在本身就已經快不行了,加上疼痛麻痹了他的神經,所以明知道莉莉絲的可怕,他依然完全無法閃避莉莉絲的攻擊.

相比之約樞亞,莉莉絲可沒有那麼多想法,這邊火焰剛一熄滅她便直接撲到了約樞亞身上並一下子變成了一大團蠕動著的肉團.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和凌他們干脆一起轉了過來.雖說莉莉絲的能力很不錯,而且平時看起來也是個標准的大美女形象,但是她這個攻擊方式真的是讓人有點受不了.也就是我們這幫人在龍緣的實驗室里見慣了各種生物標本,要是一般人看到她這個樣子就算不吐出來,胃里也絕對會翻江倒海一陣.

"好了,我吃完了."聽到背後的聲音,我們才敢轉過身來.只見莉莉絲剛從地上爬起來,而且她還打了個飽嗝,搞的我們又是一陣胃腸翻湧."拜托你下次注意點形象好不好?別弄的這麼惡心人行不行?"

莉莉絲無奈的攤了攤手道:"這我可沒辦法,我就是這麼融合的.如果不轉化成肉塊形狀,想要吞噬這麼複雜的生物需要很長時間的."

小純忽然說道:"我給你想了個辦法."

"你說?"

"你會變化外形對吧?"

莉莉絲點頭道:"對啊."

"所以呢,你下次吃東西之前就把你自己變成一個一個大箱子的樣子,然後打開箱蓋把要吃的東西裝進去,之後蓋上蓋子慢慢消化,你只要維持住外面的形態,里面管你變什麼東西都無所謂."

莉莉絲略微想了一下之後道:"這個方法到是可行,就是吃東西的時候有點累,一邊消化基因還要一邊維持形態,真的挺麻煩的.不過為了大家,我以後會注意的."

搞定了莉莉絲這邊的問題後我忽然發現背後的鏡面空間已經消失了,而約絲法特正站在門口眼淚汪汪的看著我們.多虧這家伙是個怪獸形象,不然我還以為他有某種不健康的趨向呢!

"喂,約絲法特,我們已經幫你解除詛咒了,你不高興也就算了,怎麼哭成這樣啊?"

"我這不是哭,是激動!"約絲法特擦掉了金黃色的眼淚,然後對我們招了招手道:"快點過來吧,讓我們去看看那老家伙有沒有收拾好東西."

看著已經轉身准備離開的約絲法特,我直接叫住了他."等一下."

約絲法特詫異的轉過頭來看著我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這個裝糊塗的家伙,我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晃了晃,見對方還是盯著我的手看,我直接大聲吼道:"你說的那個生命精華呢?事情辦完了你想不認帳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章 鏡像監獄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二章 想賴帳,窗戶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