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要出人命啦!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要出人命啦!

"看來這就是我要找的洞了."

"可是這門看起來挺結實的,我們要怎麼進去啊?"跟著我的那幫人在進洞之後就已經主動幫我尋找起了那道門的開啟機關,但是翻了一遍之後卻啥也沒找到,而且看這門的樣子也不像是用機關開啟的,反到是從里面開的.

"結實不結實的對我來說到是沒什麼差別,反正一劍下去再結實的門也切開了.關鍵是我不知道里面的那位是否還在里面,萬一我一劍砍壞人家大門,之後可就不好打交道了!"

聽到我這個話,那個帶頭的戰士也開始沉思了起來,而其他人也都是紛紛開始想起了辦法.不過,就在我們一大幫人在那瞑思苦想到底要怎麼把這道門打開的時候,那個小傻瓜卻干了件讓我們愕然無比的事情.只見我們大家都在那想辦法,他卻突然走到門邊直接伸手在門上猛拍了幾巴掌,同時大喊道:"喂,有人在家嗎?"

敲門.一個多麼簡單的行為啊?如果是在現實中,除了小偷,一般人到別人家門口理所當然的肯定都是先敲門,可是在游戲里似乎大家都忘記了原來門還可以這樣開的,以至于這里連我在內十九個人里面居然只有那個小傻瓜還記得這個方法.

當然,一開始看到他敲門的時候我們也只是稍微愕然了一下,也沒想到過真的會有什麼結果.但是,就在那個小傻瓜等了幾秒又敲了第二次之後,門里卻居然傳出了一個清冷的聲音問道:"何人門外喧嘩?"

"我……"那個小傻瓜正要答話就被突然躥到他身邊的我一把拎住衣服領子拉到了後面去.

"請問門內是不是位仙人?我是黃金獅龍約絲法特的熟人,他說曾經在此得到一位仙人的許諾可以幫他完成一件事情,不過他現在將這個許諾轉讓給了本人.不知道門里的仙長是不是就是約絲法特說的那位高人?"

聽完我說的話,門內的人略微停頓了一會才開口問道:"你說的那個什麼約什麼特我不知道,不過你說的那個黃金獅龍是不是長著獅子腦袋和一個巨龍的身體的金色生物?"

"對對對,約絲法特就是獅子腦袋巨龍身體,而且他全身都是金黃色."

得到我的證實後門內的聲音立刻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應該是認識的.不過當初我們有一憑證你可曾帶來?"

我立刻點頭道:"帶了帶了.就是那枚鏽的很厲害的銅錢是吧?"

"你既然知道是銅錢,那當不會有錯了.只是我現在卻無法履行我的承諾,你若有急事,還需另想辦法."

"為什麼?"

"我這里有兩點原因.一則這洞穴之前曾發生過劇烈震動,石門受損,我現在無法開啟."

"開門容易,不行的話我可以強行拆掉大門,回頭再幫您修好就是了."

"一扇門而已有什麼修不修的,只是我擔心你打不開而已.如果你能打開這道石門,那這第一個問題自然也就不是問題了."

"那請問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這第二個問題就是我看守的這禍害.既然你是那條怪龍叫來的,自然應該聽他說過,這里除了我之外還有一髒物,此物殺心甚重,如若我一離開,他必出來四處禍害,所以我必須時刻鎮守于此,故而現下無法完成承諾."

我想了想道:"其實我這次來主要還是想見見仙長,我暫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如果仙長不介意,我就先拆掉這門和仙長見面再說如何?"

"也好.那你就試試吧.門內的法陣我已關閉,你只要能砸開石門即可."

"多謝."

和里面的神仙說完之後我便直接抽出了永痡N其變成了一柄長匕首的狀態猛然對著大門頂端插了進去.從剛才的對話中來看,這里面的神仙似乎非常好說話,而且性格也很不錯,估計這次我要是有辦法幫他解決他壓制著的那個怪物,想要說動他加入我們行會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就算他最後不肯加入我們行會,那多半也會給我點好處.當然我最希望的還是能勸說他加入我們行會.盡管目前我都還不知道這個老神仙到底有多大本事,但約絲法特卻說過,三個他捆一塊也不是這老神仙的對手,所以我估計這位的戰斗力至少也能達到高級神族的水平.

就在我一邊想著一會怎麼忽悠老神仙加入我們一邊切割的過程中,那道一尺多厚的石門已經被永盚酗薇宏G一般的切出了一個長方形的缺口.等把這個長方形的四面全部切開之後我便把永畯奐s從這個長方形的中央插了過去,然後讓穿過門板的部分展開變成一個鉤子掛住門板,跟著我便抓著永琠馴~一拉,伴隨著一陣岩石摩擦的聲音,那雕刻著八卦圖的石門上便被我硬拽下了像電冰箱那麼大的一塊石板.

大概是聽到大門被打開的聲音,里面的神仙在我拽下石板的同時便說道:"小友用的兵器到是鋒利,切石頭就跟切豆腐一般,不知道一會可否借我一用?"

我剛跨進大門就聽到里面這個話,先是一愣,隨後便道:"那是自然,只是不知道仙長要切什麼?"

玩家的裝備都是綁定的,我還沒聽說過有NPC搶玩家裝備的情況,所以那神仙要借我的永睎雩茈u是要用一下,而且我差不多也想到了他的目的.我估計他多半是為了他看守的那個怪物才借用兵器的.雖然他在這里看守怪物這麼多年,可他畢竟是個神仙,修煉歸修煉,云游四海什麼的也是必要的.可是現在被這個怪物限制在這里跟坐牢一樣,他肯定也是不願意的.之前一直留在這里多半是他責任心很強,不想讓這怪物出去害人,所以一直不敢走,但是如果有辦法干掉這家伙,那我想他是肯定不會放棄離開的機會的.

正因為想到了老神仙借永琲漸堛,所以我便立刻答應了下來,反正永甯O有器靈的武器,不是別人拿過去就可以搶走的,只要我想收回,別人是根本留不住的.

里面的神仙在聽我問出了具體要切什麼之後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說道:"你進來就知道我要切什麼了."

隨著那神仙的話,我也正好走完門後的通道.這大門並不是直接對著老神仙所呆的位置的,而是在門口有一條向前十多米的通道,在通道的盡頭向右一轉才是老神仙呆的地方.此時我正好走到那個轉彎位置,而隨著我轉過那個轉角,我也終于看到了里面的情況.

"這……您這是……?"

在看到里面的情況後我一下愣在了那個轉角.雖然之前已經想過很多種情況,但眼前這個情況卻還是超出了我的預料范圍.

只見通道轉角後面直接就是一間不足五十平米的天然石洞,在洞的中心位置一坐一跪著兩個人,不,不是兩個人,而是……一仙一尸.沒錯,就是一仙一尸.在洞穴的中心位置,有一名穿著一身黃金甲,臉色青紫滿是皺褶,身高足有兩米開外的巨型僵尸正仰面躺在那里.他的雙手此時正筆直的伸向斜上方,兩只手的手指全部都穿進了位于他上面那名神仙的胸口之中.

在這僵尸的身上此時正以奇怪的姿勢斜趴著一名身穿青袍的神仙.這名神仙一條腿跪在那僵尸的胸口將其牢牢的壓在了地面上,而另外一條腿則伸在身後保持著平衡,不過他的胸口卻是被那僵尸的雙爪洞穿,看這深度估計再往前一點就能從他背後穿出來了.不過,雖然胸口被洞穿,但那老神仙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到,他此時前傾著身體,左手准確的蓋在了那僵尸的嘴上,將其整個口鼻全部堵死,同時他的右手則是捏著手印,食中二指並攏點在了那僵尸的眉心正中位置.

之前約絲法特還跟我說老神仙是在這里砍守著一只怪物,看這狀況哪是在看守怪物啊?這名分是一人一尸戰斗到最後一刻僵持在了這里嗎!那僵尸的雙爪洞穿了神仙的胸口就是破了他的護體神光,尸毒必然已經影響到了神仙的身體,而老神仙的左手捂住了僵尸的口鼻就是阻止他吸取陰氣獲得能量補充,同時神仙的右手點在僵尸的眉心之處就是用法術封住了那僵尸的神識.看這僵尸此時閉著眼睛的樣子,肯定是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進入了休眠狀態.不過,只要那神仙的手指一離開他的額頭,那僵尸立刻就會醒過來.

看到這個古怪的姿勢我總算是明白這位神仙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離開了.可能他真的是有大仁大義不想人間被這東西禍害的想法,但更多的可能也許是他根本就走不了.現在那僵尸的爪子就在他胸口里,他只要一松手,那僵尸立刻就會粉碎他的身體震散他的神魂,而他不把手拿開就根本沒法把身體里的僵尸爪子弄出來.因此他現在完全是處于被困死了的狀態,除了保持現狀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紫日會長,里面到底什麼情況啊?"我正在那發呆,忽然就聽背後傳來了那名戰士的聲音,不過還沒等我回答對方就已經看到了洞里的情況,然後他也和我一樣愣在了那里.

雖然那戰士愣住了,我卻是被驚醒了.趕緊走到洞里,先對還抬著頭沖我微笑的神仙微微一禮.那神仙也向我點了點頭表示還禮,現在的他也唯有腦袋能動了.

近距離的觀察可以發現這老神仙長的到是仙風道骨,雖然現在一身的袍子仿佛爛抹布一樣掛在身上,而且頭上也落滿了灰塵,但依然能從他身上感覺到龐大而祥和的力量波動.就他這形象拉到現實中去,只要洗乾淨之後再換身乾淨道袍,不用說話,往那一站就能騙來一幫人朝他磕頭燒香.不得不說這老頭的長相就差在沒在腦門上刻我是神仙四個字了,這簡直就是仙人模板嗎!

"小友是在奇怪貧道的長相嗎?"發現我看著他愣了半天神,那神仙忽然自己開玩笑的說道.

我被他這麼一提醒立刻尷尬的說道:"抱歉,主要是您長的實在太有仙氣了."

"哈哈哈哈.我身上其實已經沒什麼仙氣了,有也都被這家伙給耗的差不多了."老神仙說這話的時候明顯透著無奈,換成是誰搞成這樣估計都得無奈.其實我覺得能像他這樣就算心理素質相當不錯了,一般人要是搞成這樣跟個僵尸在一起呆幾千年估計早崩潰了.

聽完老神仙的話,我立刻道:"您再堅持一會,我來看看這僵尸有沒有辦法處理掉."

那老神仙不等我去檢查僵尸就直接搖頭說道:"這只禍害可不是一般的僵尸,想我當年也是正牌大仙,對付個僵尸這種下界小道都會的事情我這神仙又豈會弄成這樣?這只乃是僵祖,是人為的用巫蠱之術培養出來專為對付我仙門中人而制造的特殊僵尸.一般的仙家法器對他全無作用,而且一般僵尸怕的那些東西對他全都無效,再者這僵尸一身的金剛不壞之身,刀槍不入,我與他戰了三天三夜擊中他無數次,可是無一奏效,最後還是拼命用本命元精點住了他的神門才將他暫時封住.如果可以簡單殺死他,我當年也不會落得這般田地了!"

"這東西這麼厲害?"

"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就該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我點點頭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讓我先看看再說.您不是也說要借我兵器試試嗎?說不定我能砍的動他也未必呢."

老神仙點頭道:"那就姑且一試,反正就算無效也不過如此了."

聽完老神仙的話之後,我首先把手按在了那僵尸的太陽穴上,然後這具僵尸的屬性便立刻全部顯示了出來.本來我還以為這神仙說話有點誇張,但是等我一看到這家伙的屬性利馬就傻眼了.先不管這僵尸的那些基礎屬性,單就他的特性那一欄寫的幾個屬性就夠人頭疼的了.

這僵尸的特性一欄一共四條屬性,分別寫著:堅固,強壯,抵抗,感染.看起來這四條屬性不算多,但再看其後面的解釋,那簡直能讓人崩潰.

堅固屬性後面的解釋是這樣的:無視物理傷害,只在敵方攻擊力過百萬時承受一點基礎傷害,或者敵方武器等級為神器,且帶有忽視防禦,穿透傷害屬性時可造成正常攻擊力萬分之一之傷害.

這是啥意思?意思就是只要你攻擊力不夠一百萬,那你打他等于沒打,連系統強制扣血一點這個屬性在這里都會失靈.而如果你攻擊力過百萬,那恭喜你,你終于破防了,不過不幸的是不管你攻擊力多高,傷害永遠都是一.還好後面還有個附加屬性要求,那就是如果拿著神器,而且恰好這件神器帶穿刺傷害或者忽視防禦屬性時,你的攻擊力就可以正常發揮,但是傷害值只計算正常值的萬分之一.這個傷害只計算萬分之一是啥概念?那就等于一條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傷害吸收屬性,你每打出一萬點傷害最後只算一點.

我看了下自己的屬性.永甯O神器,而且帶有忽視防禦屬性,正好滿足破防要求,但是按照這個屬性算的話,我每次普通攻擊如果命中了也就能給這家伙造成一百多點的傷害而已.一百多點傷害是什麼情況?貌似從我一百級之後就沒看到過這個傷害值出現過.現在連我手下的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砍人的時候傷害都好幾千,這一百多點傷害算怎麼回事啊?

在發現我對這家伙只能造成一百多點傷害後我又看了下這家伙的血量,結果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我就腿一軟好陷沒趴地上.這家伙的血量到是挺好算,直接一個二後面一串零.我一數,得,二十億.

每次攻擊扣血一百,二十億點血我得砍到啥時候?

這還不算,我再一看這家伙的回血速度直接暈了.這家伙是僵尸,而僵尸都有個特點,那就是防高血厚回血快,這家伙雖然是特殊僵尸,但這一點上到是一點沒漏掉.他的實際回血速度是每秒二百一十二點,按照這個速度我要是一秒砍不到三劍,那都趕不上他回血速度快,砍了等于沒砍.按照這個數據,如果就我一個人在這砍他,就算我死了他都未必會死.

看完這條堅固屬性再看下面那個強壯屬性.這條更變態.屬性解釋直接說這家伙的力量可以移山舉鼎,擁有九龍之力.九條龍有多大力氣?小龍女就是神龍,她的力量方面雖然不如幸運和瘟疫這樣的西方巨龍,但也不差太多.九條龍的力量加一塊……反正我覺得舉座小山當啞鈴玩一點問題都沒有.

當然,如果這個強壯屬性只是力氣大還好說,關鍵是這後面還有一條,那就是這家伙的攻擊帶有壓碎性打擊效果,也就是說被他打中有一定可能性出現兩種情況.第一,你的武器或者防具粉碎;第二,你的骨頭粉碎.當然,有時候也可能兩種情況一起發生.

看完強壯屬性再看下面.抵抗.這個屬性很多人多有,無非就是用來削弱魔法攻擊力的.不過,這個家伙的抵抗數值有點嚇人.一般人就算魔法免疫,多少也得受點傷害,但是這家伙的抵抗屬性里面寫的卻是承受傷害,但只承受正常傷害的十萬分之一.按這個傷害一算,得,不管是凌還是小純,只要不用大招,每次攻擊最多也就能打出幾十點傷害.我感覺碰上這家伙我有種自己回到了新手村的感覺,而且還倒黴的在新手村里碰上一只外面高級練級區的怪物.

除了以上三條,這家伙還有最後一條屬性——感染.這個屬性到是簡單,就倆功能.一是讓被他傷到的生物無法回血並不斷損失生命值,二是將被他殺死的生物複活成他的手下.這屬性貌似和我的邪龍守護戒指的功能差不多,只不過我是複活尸體,他是直接感染活人.

雖然這兩條功能都很好理解,但是在看到具體描述時我還是感覺全身不舒服,因為這家伙的這兩條屬性都有很特殊的描述.

首先,他的感染是不可驅散和治療的,也就是說只要你被他傷到,那就徹底沒救了.死對你來說只是時間問題.

其次,這家伙複活的尸體將擁有本體百分之百的戰斗力.這條尤其可怕.我複活的尸體戰斗力都是要打折的,這家伙複活的尸體卻可以擁有本體百分之百的戰斗力,這就意味著他的同伴會越打越多,而且幾乎不可能枯竭.

其實除了以上這四條屬性之外,這家伙還有很多附屬屬性,比如說他和我一樣可以無視神力,所以才會把老神仙打的這麼慘.還有就是這家伙不知道疲憊.這點很討厭,而且貌似亡靈生物都有這種特點.不過這家伙有這個能力尤其討厭,因為他防高血厚,別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干掉他,只能慢慢耗,而他不知道疲憊,這就決定了慢慢耗這種戰術對他效果很差.

總之,這家伙就是一個刀槍不入的超級大麻煩,想要對付他必須要一大群超級存在聯手才有希望短時間內把他搞定.當然,如果我拼盡全力使用聖獸變身並釋放大招的話,到是有可能一招就傷到他.但是,那也就頂多是傷到他而已,最多也就能耗掉他一半的血量.可是剩下那一半要怎麼辦?用完大招我就進入虛弱期了,到時候難道等死嗎?

那老神仙看我摸著僵尸的太陽穴之後臉色就越來越難看,他立刻就明白了我的心思.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我點點頭道:"這家伙確實不好對付,我最多也就能耗掉他一半的生命值而已."

"什麼?你能耗掉他一半的生命值?"老神仙很驚訝的問道.

我點頭道:"其實我雖然無法獨立干掉他,但也不是說就真拿他沒辦法."

"哦?你難道有辦法對付他?"

我點點頭道:"剛才我已經看過這家伙的屬性了,發現他有一個致命缺陷."

"致命缺陷?這家伙有什麼缺陷?"

"他速度不快."

老神仙聽完之後搖頭道:"這點我早知道了,可是他防禦那麼強,速度不快又能如何?一般的攻擊對他一點用都沒有."

"一般攻擊對他確實沒用,但如果書法則攻擊呢?"

"法則攻擊?"

"對,法則攻擊."

"你能使用法則攻擊?"老神仙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我點點頭,然後直接把背後的戒律之輪拿了出來."有這東西在,我其實也是可以使用部分法則攻擊的.不過對付這家伙還是有點費勁.就算我運氣好抽到了強力法則,也不過是增加一些傷害,最終還得慢慢磨他的血.而且在此期間絕對不能讓他感染,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老神仙想了想道:"也對,只要不被他感染,這家伙的攻擊力其實也不算多強,關鍵是他刀槍不入外加死纏爛打,實在是讓人頭疼."

"老神仙,其實如果你答應我一個要求,我還可以付出些代價去找點幫手來,這樣勝算就更大了."

那老神仙聽我說可以找幫手立刻道:"你只要能把他解決掉,不管是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出."

"沒那麼誇張,只要您肯加入我們行會成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神族中的一員就可以了."聽到我這話,那老神仙立刻就猶豫了起來.我見他猶豫便問道:"您有什麼為難之處嗎?是不是怕天庭不放人?"

"天庭?那是什麼東西?"

"你不知道天庭是什麼?"我剛問完就想了起來.這老神仙在這里困了這麼多年,而且在被約絲法特找到之前他已經不知道在這里呆了多久了.也就是說他很可能在天庭還沒建立之前就已經在這里了,之後他一直沒出去過,不知道天庭是什麼也不足為奇.

在我簡單跟老神仙解釋了一下天庭的概念後,那老神仙立刻道道:"我不想加入你們不是因為天庭的問題,而是因為我自己的問題."

"你自己的問題?"

"是的."那老神仙道:"我之前曾經立過宏願,此身只為善,不為惡.如果我加入你們,必然要為你們做事,可是如果你們的命令和我的行為准則有沖突,那我要怎麼辦?幫你們的話就違背了我的誓言,不幫又有些不合適,所以……"

"這個您完全不用擔心,以後有各種任務的時候您可以自己決斷,只要您覺得我們在為惡,那您就可以不出手,我絕對不會怪您."

"那行,既然如此,我願意加入你們那個什麼盟來著?"

"冰霜玫瑰盟.不過您不是加入冰霜玫瑰盟,而是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神族."

"反正我以後聽你的就是了,加入哪里都一樣."

協議達成,我立刻微笑著說道:"好了,既然您肯加入,那大家就是自己人了.為了自己人,付出點代價也是值得的."我說著先是打了個響指,然後維多利亞便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主人."維多利亞一出現便先是向我行了一禮,然後又看向了地上的神仙和那個僵尸,跟著問道:"這兩個都是目標嗎?"

我趕緊道:"上面這位是自己人,下面那個是目標.這次我可是就指望你了,拜托你千萬抽到個好點的屬性啊!"

其實對付這個僵尸最理想的情況並不是我找來一群幫手把這家伙圍攻至死,而是維多利亞直接用命運之箭射出死亡屬性.雖然維多利亞的這個命運之箭很不靠譜,但是你不得不承認,她那個死亡屬性還是很嚇人的.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存在,一旦抽到死亡屬性,就立刻直接秒殺,管你是地上的螻蟻還是大羅金仙全都一樣,在這個屬性面前除了大地之母他們這樣的上位神之外沒有人可以例外.

維多利亞在得到我的確認後便立刻張開了自己的命運之輪,而那邊的老神仙在看到這個巨大的黃金魔法陣盤之後也是眼睛一縮."這是……法則……?"

維多利亞在看到老神仙的表情後只是得意的笑了一下,隨後便見她突然一松手,同時大喊道:"命運之箭."伴隨著一道金光穿過那道魔法陣盤,然後命運之輪上的一個區域猛的一閃,跟著那金光直接增加了幾倍的亮度直射地上的僵尸.

"糟糕!"

在維多利亞喊出這聲的瞬間我就感覺心里咯噔一下,不過因為早就知道維多利亞的技能不靠譜,所以我也是早就准備好了.在維多利亞叫出那聲不好的瞬間我便已經沖了上去猛的一下撞在了老神仙的身體側面,直接一下把他撞飛了出去.而就在老神仙被撞飛出去的同時,地面上那只僵尸的雙眼也猛的睜了開來.同時他的嘴也猛的張開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怒吼,一股紫色的青煙直接從他的嘴里冒了出來,嚇的我趕緊把頭盔面罩拉了下來.鬼知道這氣體有沒有毒呢?

那邊被撞飛的老神仙人還在天上飛,一個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邊,跟著一把接住了他.在那老神仙被接住後他還有點反應不過來的樣子,不過接住他的人卻是直接一把把他扔給了另外一個人,然後就直接拔出武器朝著那僵尸沖了過去.

先不提老神仙那邊的情況,在失去了壓制之後,那只僵尸立刻就醒了過來,並且發現自己面前的神仙不見了,但是一個新面孔卻是直接撞進了他的懷里,于是他便直接雙手一圈把這個身體給緊緊的勒住了.

"我靠!快……幫忙……"

把老神仙撞飛之後我沒想到那僵尸居然把我抱住了,而且這家伙居然抱住我之後就開始使勁收緊他的胳膊.這家伙可是有著九龍之力啊?我防禦再高也架不住他這麼玩啊!神龍套裝瞬間便被這家伙勒的發出了一陣吱吱嘎嘎的扭曲聲,不過好在神龍套裝畢竟是高級神器和國器的綜合體,防禦力也不是蓋的,居然頂住了那家伙的力量沒有瞬間被捏扁.不過雖然沒有被完全捏扁,但神龍套裝的腰部卻是確確實實的收縮了一圈,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腰都快斷了.

"放開主人!"玲玲第一時間趕到了我的身邊,不過她正好看到那僵尸發現勒不死我准備張口咬我.于是她也顧不得幫我出來了,先擋住這大牙再說.只見她直接就把聖劍對准那僵尸張開的大嘴猛的往里一插,跟著就聽當的一聲,那家伙的四只犬牙直接咬在了聖劍之上並激起了一片火星.不過還好,聖劍畢竟是聖劍,雖然被咬的火星直冒,但好歹是擋住了那家伙的牙.

"快……快……幫我……腰要斷了!"看到玲玲和那家伙的牙較上了勁,我也只能拼命喊救命了.

"主人堅持住,我來了!"國王直接出現在我的身邊,然後一把抱著那家伙的胳膊就開始往外拽,幾乎與他同一時間二世也出現在這家伙的另外一邊抱住他的胳膊往外拽.但是很可惜,這兩位都不是力量型的,雖然他們的力氣很大,可與九龍之力比起來還是差遠了,所以任憑他們怎麼使勁就是拉不動.

"救命啊!腰要斷了!快……誰來幫忙啊!"

"你給我松手!"晶晶忽然出現在僵尸的身邊,然後舉起盾牌對著僵尸的腦袋就砸了下去,但是當盾牌下緣的尖角撞上僵尸的腦袋之後,傳來的卻是一聲好象砸到鋼錠上一般的聲音.伴隨著一陣火星,晶晶的盾牌居然被彈了起來.

"這樣不行,快想別的辦法!"我在那里一邊拼命的砸僵尸的身體各個我能碰到的位置,一邊拼命的喊道.

國王忽然道:"我們力氣太小幫不上忙,趕緊把主人弄出去,到外面地方寬敞就可以讓幸運他們幫忙了."

"對對對,大型生物肯定比我們占便宜."玲玲說著便直接和其他幾個魔寵一起把我和那僵尸一起扛起來就往洞外跑.

那邊的老神仙一看我被抬了出去也趕緊對正在給他治療的小純道:"快快快,我們也出去,說不定我還幫的上忙呢!"

小純一聽也立刻拉著老神仙往外跑,而另外一邊的凌則是推了下已經嚇傻的維多利亞道."別發呆了,趕緊出去給主人補幾個有益狀態再說."

小純一聽才想起來維多利亞還在旁邊,于是她便略帶責備的轉頭看向維多利亞道:"你剛剛到底抽到什麼屬性啦?怎麼那僵尸突然就發飆啦?"

維多利亞本來還只是發呆,被小純這一問便直接哭了起來."嗚嗚……我也不是故意的!誰叫這次正好抽到憤怒了嗎!"

"什麼?你抽到了憤怒屬性?我說怎麼那家伙突然就暴走了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總算找到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六十章 總算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