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十章 有問題的白羊  
   
第二十卷 第十章 有問題的白羊

將艾瑞斯他們請到隔壁休息,我和維娜他們便在一起商量了起來.

其實這個事情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我們真正擔心的是那個該死的神力核心.獲得十二名星神固然是好處多多,可是我們能否把他們的神力種子弄出來卻是個大問題.當然,我們並不擔心得罪奧林匹斯神族,畢竟之前把哈迪斯他們策反就已經是把奧林匹斯神族給得罪的徹徹底底了,因此我們之前的關系根本不需要擔心,反正已經是死敵了,難道還在乎多一點仇視情緒嗎?

"十二星神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這點我可以保證."哈迪斯首先開口說道:"現在我所擔心的就是他們的神力種子."

我也點頭道:"麻煩就麻煩在這里了,要是沒法把他們的神力種子弄出來,就算他們的實力再強也是白費啊!"

維娜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這個……其實也不是真的就沒辦法了."

"嗯?什麼意思?"哈迪斯有些驚訝的看向維娜問道.

既然已經說出來了,維娜也不再猶豫,她認真的給我們解釋道:"你們也都知道,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特點就是強大的兼容性.即使是完全相克的屬性,我們也有辦法使之融合.說白了我們就是可以讓能量安靜下來."

"可是這和神力種子有什麼關系?"我疑惑的問道.

和我這個半吊子不同,哈迪斯作為掌握過神力核心的高級神祗,他對神力核心的了解要遠在我之上,因此他一聽維娜的話便直接和我解釋道:"神力種子是一種靈魂能量,而神力核心則是個巨大的能量集合體.平時這些能量混在一起高速運動著,于是便形成了神力核心那看起來好象一個光球的外觀特征."

我點頭道:"然後呢?"

"然後我們只要使這些能量安靜下來,就可以起到冷凍的效果.就好象一杯子溶解了大量白糖的糖水,如果你使用一種比較慢的速度將這杯糖水全部凍成冰塊,最後你多半會得到一大塊純淨的冰和一堆析出的白糖.如果維娜有辦法凍結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那麼只要控制好速度,那些奧林匹斯神族神族的神力核心就會全部從神力核心中分離出來."

聽到這里我連忙問道:"如果可以用這種方法將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凍結並分離出神力種子,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宙斯和其他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種子一起拿出來呢?這樣他們豈不是等于受制于我們了?"

"沒那麼簡單."維娜道:"神力種子本身就是活性化的靈魂,當他被信仰核心吸收後並不是分解融合在信仰核心之中,而是被包裹在了里面.如果一個神族想把自己的神力種子弄出來,他就必須要突破外面的信仰核心包裹才行.但是正常情況下信仰核心中的信仰神力都是只受主神控制的,因此一旦神力種子被包裹,再想出來就必須要本族主神的許可.我們使用的方法可以凍結信仰核心外面的神力,使其失去活性,這樣對應的神族就可以讓自己的神力種子脫離神力核心飛到外面來.但是,如果對方本身不願意的話,你想強行得到神力種子就必須自己破開神力核心外圍的能量進去把神力種子找出來.這樣做雖然不是不可能,但這難度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搞的定的了."

我點點頭道:"這樣說的話就沒辦法了,不過能把十二星神的神力種子弄出來也不錯了."

維娜搖頭道:"我說的這個只是一種方法而已,想要實現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想想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保護有多嚴密?你覺得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會完全無人看管嗎?再說就算奧林匹斯神族傻到完全不派人看管神力核心,並且還把這個神力核心擺在了大馬路上,想要實現我們的計劃也絕不是那麼容易的."

剛剛我只是因為一直在思考有關于得到別的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種子的事情,所以才沒想明白,現在突然聽維娜這麼一說我立刻就反應過來了."對哦,你也說了凍結神力核心是需要時間的啊!"

之前維娜就說了,想要讓神力核心中的神力種子分離出來,必須得緩慢的凍結神力核心,不然就會把整個神力種子也一起凍在神力核心中間,這樣就算哪個奧林匹斯神族想把自己的神力種子弄出來也不可能了.但是,神力核心這東西對一支神族來說就像是他們的命脈一般,別說它必然被嚴密封存在某個隱蔽而堅固的地方,還有那必定實力很強且數量極多的超強守衛,單就是這東西的敏感性就夠我們頭疼的了.

這玩意就像那博物館中的世界級珠寶一般,只要你一動它,這枚神力核心所對應的所有神族個體都會立刻感應到.那種感覺我雖然沒感受過,但是據維娜說那感覺就像是心髒被人摸了一把的感覺,就算是處于昏迷狀態都會立刻驚醒.

正因為神力核心這個該死的特性,所以不管我們多麼隱蔽的接近它,只要我們一碰它,整個神族都會知道有人接觸了本族的神力核心,而那個時候就什麼隱蔽性也不用說了.

即使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在失去了哈迪斯的冥神一系之後實力大減,但他們依然是著名的強戰神族.一旦他們感應到本族的神力核心被觸碰,那麼不要一分鍾我們就會被堵在神力核心的存放處,而只要需要面對的就將是眾多奧林匹斯神族的圍攻了.這和接應哈迪斯他們離開可完全不是一回事.要接應哈迪斯他們離開只要算好時間差稍微干擾一下那些奧林匹斯神族就行了,但是要想當著奧林匹斯神族的面去動他們的神力核心,那就必須正面硬扛他們的攻擊.再說了,上次救哈迪斯他們的時候有歐洲兩大神殿給我們斷後,而且那種戰斗中奧林匹斯神族不會拼命,可是這次歐洲兩大神殿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出手幫忙,而且看到本族的神力核心受到威脅,那幫奧林匹斯神族必然會拼命,這種情況下要想擋住他們那真是比蹬天還要難了!

哈迪斯忽然道:"奧林匹斯神族在我們離開之後目前剩下的人員應該只有天神一系和海神一系,如果我們能策反其中的一部分,說不定可以減少他們的人數."

"策反?"維娜很驚訝的問道:"奧林匹斯神族內部這麼不和諧嗎?你們這邊全系神族出逃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人想著離開嗎?"

哈迪斯點頭道:"宙斯那個混蛋屬于暴君一類的統治者,對于這樣的首領會喜歡的人絕對不多.大家之前都是忌憚他的實力,所以沒人敢反對他,但是現在有了我們冥神一系的脫離,其他的奧林匹斯神族神族必然會看到一個希望,只要我們加以游說,說不定還可以策反一部分人."

我點頭問道:"維娜,你完全凍結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維娜並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先對哈迪斯問道:"哈迪斯,你見過奧林匹斯神族神族的神力核心嗎?"

"你說哪個?天神還是海神的?"

"十二星神的神力種子在哪個里面?"

"天神."哈迪斯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你見過嗎?"

"見過."哈迪斯肯定的回答道:"我們三族雖然有各自獨立的神力核心,但是我們在吸收信仰之力的時候每個月必須把大家的神力核心集中在一起進行一次信仰之力的交換,所以我每個月都能見到一次宙斯的那個神力核心."

維娜點頭繼續問道:"那麼我想問一下,宙斯的那枚神力核心到底有多大?"

哈迪斯也是個精明之人,一聽維娜這麼問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天神一系的神力核心是一枚直徑超過一百米的巨型光球,其內部的神力凝練程度大約是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那枚神力核心的二十倍."

維娜聽到這里眉毛幾乎都皺成了川字.一直沉沒了好長時間她才看向我說道:"紫日,我要凍結這樣的神力核心至少需要兩個小時.你們有半反拖住宙斯和其他奧林匹斯神族兩個小時嗎?"

"兩個小時?"這下換我的眉毛皺成川字了.以我現在的實力要想暫時擋住宙斯他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兩個小時這也未免太長了.別說和一半神族打兩個小時,你有本事自己出去全速奔跑兩個小時別停步試試,那根本就不是體力的問題,而是意志的問題.

"兩個小時是長了一點!"哈迪斯也是跟著搖頭道:"就算我們能成功策反一部分奧林匹斯神族,估計要想擋住他們兩個小時也太誇張了.要是能把時間縮短到半個小時還有點希望."

維娜搖頭道:"別說想要神力種子析出必須要兩個小時,就算只是凍結神力核心不考慮析出問題,那也至少需要一個小時我才能徹底凍結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畢竟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實在是太大了!"

想到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我現在也是一個頭兩個大.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直徑才只有七八米而已,沒想到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居然直徑有一百多米,更可怕的是他們的神力核心居然強度也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的二十倍.這樣算下來奧林匹斯神族的整體實力豈不是等于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兩百多倍?

維娜這邊說完之後,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孔雀也開口說道:"你們討論的都是之後的問題,其實根本等不到你們的那些麻煩出現我們的計劃就會失敗.別說我們根本擋不住奧林匹斯神族不要命的沖鋒,就算能擋的住.你們能找的到他們的神力核心的位置嗎?"

孔雀冥王的話到是把我們一個個都給敲醒了.是啊.神力核心這東西必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放在那里讓你去搶,它通常都是會被放在比較隱蔽的地方的.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一來是因為沒有別的行會神族來威脅我們,所以不需要藏,二來也是因為艾辛格的防禦足夠強大.別的那些神族可不同.他們的敵人到處都是,因此與其把神力核心放在某個大家都知道的地方讓人去搶,最安全的辦法其實還是把它藏起來.不管多強的敵人,只要他找不到就絕對無法搶奪或者破壞神力核心.

哈迪斯在聽到孔雀冥王的話之後本來還想爭辯說他知道天神系的神力核心在哪來著,但是話剛到嘴邊就又被他給咽了回去.沒錯,他們三系神族在之前確實因為每月要讓神力核心碰一次頭的原因而知道對方的神力核心所在的位置,可問題是現在哈迪斯他們叛逃了啊.

假設如果我國的秘密核武庫的具體位置信息被某個叛徒帶到美國去了,那麼我國還可能繼續用那個武器庫去放核武器嗎?當然是在知道那人叛逃到美國的第一時間趕緊換地方了.不然還繼續用原來的武器庫,那還有啥核威懾可言,人家首輪攻擊就把你的核武器全打光了,你連反擊的機會都別指望有了.

現在的情況其實也差不多.哈迪斯他們集體跳槽了,而宙斯非常清楚哈迪斯知道些什麼,所以,他們在知道哈迪斯所帶領的冥神一系叛逃後,第一反應是阻攔,而在攔不住之後,第二件事就是馬上把所有哈迪斯知道的秘密都盡快進行調整,以保證即使哈迪斯把這些東西說出去,也無法對他們奧林匹斯神族造成傷害.

哈迪斯剛剛還想說自己知道天神系的神力核心在哪來著,可是一想到這里,立刻就閉嘴了.他知道的信息肯定已經過時了,宙斯回去啥都不干,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轉移神力核心,這一點根本連猜都不用猜.

"該死啊!這樣說來難道我們要拒絕合作嗎?"星火郁悶的錘了下桌面.

就在我們一圈人都坐在那里愁眉苦臉的時候,一直坐在那里沒說話的那位中國神仙法海忽然開口了."不知道大家說的那個奧林屁死神族是不是戰斗力很強啊?"

聽到法海這個話,旁邊的星火直接點頭道:"強是很強的.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你也見過了,對方的神力核心比我們的大那麼多,強度還高出了二十倍,這就說明他們的總體實力是我們的二百多倍.這個實力確實很強.不過要說不強,也確實不太強.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特點就是結構比較單一,除了哈迪斯這次帶過來有幫子神族中有不少低級神之外,我們這邊幾乎都沒有低級神族.所以真要說起來,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平均實力是要超過奧林匹斯神族的,只是這總體戰斗力差了很多."

法海聽了星火的話後忽然不緊不慢的問道:"既然單體實力較強,那我們為什麼要和他們群戰呢?"

就仿佛是被一群餓狼追到懸崖邊無路可逃正准備往下跳時,突然發現旁邊停著一架單人飛機一樣.法海的話直接讓我們陷入了一種狂喜之中.

我們確實不可能和奧林匹斯神族正面硬撼.我們的總體實力本來就不如奧林匹斯神族,何況在神力核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奧林匹斯神族必然是人人拼命,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想擋住他們兩個小時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就像法海說的.我們為什麼要在那里和奧林匹斯神族硬碰硬呢?

沒錯,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我們確實沒法移動,但是我們可以移動它附近的空間.在現實中,如果你無法移動一件物體,那就是真的無法移動了,但在游戲里不是這樣.這里的空間是存在規則的,而這種規則也是可以被打破的.我們可以切斷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所在的那段空間與周圍空間的連接,然後把周圍那段空間偷走.這樣奧林匹斯神族要想接觸到他們自己的神力核心,那就必須先找回連接他們神力核心的那段空間,而我們雖然無法帶著神力核心跑路,卻可以帶著這段空間跑路.那些奧林匹斯神族想要拿回神力核心那就乖乖的跟我們捉迷藏游戲吧.

當然,奧林匹斯神族也不是一定要和我們玩捉迷藏,他們還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打穿空間屏障破壞空間規則,從而建立起一條通往他們神力核心的新的空間連接.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確保一定接觸到他們的神力核心,但是,這樣做的代價卻是必須付出很長的時間.在任何時候,創造都比破壞來的複雜.我們只要摧毀一段空間連接就足夠了,這花不了多長時間.甚至于打擊力夠強的話只要零點幾秒就可以了.但是,要想在擁有無限可能的空間中創造一個新的連接,那可就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了,運氣好的話兩三個小時就能接通,運氣不好也可能折騰十幾個小時甚至好幾天,總之如果奧林匹斯神族真的選擇用這種方法來解決他們的神力核心,那我們就徹底輕松了.只要不太倒黴,我們甚至可以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聊著天完成整個凍結與剝離的過程.

在有了具體解決辦法之後,我們便開始探討起了具體的計劃.維娜敲著桌面說道:"好了,現在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一種方法快速而有效的切割空間並將這段空間帶走."

哈迪斯直接道:"這個我想不用我們費勁.十二星神中的雙子座星神就很擅長干這個.既然這次是他們要主動投誠,讓他們出點力也是應該的."

維娜點頭道:"那麼第二件事情.我們怎麼怎麼找到新的神力核心所在位置?"

星火直接道:"這個我想還得靠那十二星神,他們好歹也是奧林匹斯神族的現役成員,我們找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不容易,對他們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維娜再次點頭道:"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拿到神力種子之後我們怎麼脫離?"

我直接開口道:"還是老辦法,借用光暗兩大神殿的勢力圈脫離,相信他們是很願意見到奧林匹斯神族倒黴的."

"那麼大家還有什麼細節要補充的沒有?"維娜問道.

哈迪斯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去試著接觸一下那些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我想既然十二星神都打算脫離奧林匹斯神族,那也說不准奧林匹斯神族中還有其他的神祗想要脫離奧林匹斯神族呢?我們這次反正是要從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中往外解救神力種子,救一個是救,救一群也是救,反正也不增加什麼工作量,我們干嗎不一次多救幾個出來?"

我點頭道:"這個主意好,不過最好把這個工作交給十二星神,讓他們去探探口風,先把有這個意思的神族都找出來,然後別告訴他們具體情況,等到我們開始行動了再去聯系他們問他們走不走.我們先把協議准備好,等到行動開始後反正奧林匹斯神族都會知道,這個時候也不用在乎隱蔽不隱蔽的問題了.願意跟我們走的簽了協議就帶走,不願意走的也沒什麼秘可以讓他們泄了."

"對對,這是個好辦法,可以保證萬無一失."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們這里一大幫子個個都是人精,咱比不上諸葛亮比臭皮匠總強多了吧?這麼大堆人足夠湊出好幾個諸葛亮來了.在我們這樣的一堆人精你一句我一句的完善之下,很快整個計劃就被我們制定出來了.

"OK,計劃暫時就這樣了,有什麼變動我再通知你們."我說著又道:"星火麻煩你去把那三位星神請回來吧."

星火點頭離去,很快三位星神就被帶回了我們所在的房間.白羊座的艾瑞斯看到我一臉笑意便明白了大概,他搶先說道:"你們同意接受我們了?"

我點點頭道:"是的,我們不但已經決定接受你們,而且連行動計劃都已經制定好了.不過這次你們也必須出點力才行."

盡管已經猜到了結果,但在聽到我肯定的答複後艾瑞斯依然開心的笑道:"那是自然的,不知道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聽艾瑞斯問起我便直接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太複雜的事情,主要就是兩件事情.第一是你們最近這段時間最好可以去其他的奧林匹斯神族那里走動走動並順便探探口風,我想知道除了你們還有哪些奧林匹斯神族有離開打算的."

"你想把其他奧林匹斯神族也挖走?"艾瑞斯驚訝的問道.

我微笑著點頭反問道:"反正挖一個是挖,挖一群也是挖,我們既然要冒險把你們的神力種子弄出來,干嗎不順便多弄幾個呢?"

艾瑞斯聽我這麼說也是面色古怪的點頭道:"那好吧.這個也不算事情事情,只是萬一他們告密怎麼辦?"

"告密?"我反問道:"告什麼?他們知道什麼?我只是要你們去探探口風,看看誰有離開奧林匹斯神族的願望,不是讓你們和他們談脫離的具體內容.你們只要在行動前告訴我們哪些人對奧林匹斯神族不滿有可能會跟我們離開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們管."

艾瑞斯想了想便點頭問道:"那麼還有一件事情呢?"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可能會需要用到雙子座星神的特殊能力,因此希望他能做好准備."

"可以問下具體是什麼事情嗎?"艾瑞斯說完我就想回答他來著,可是沒想到我還沒來及張嘴他卻搶先慌忙補充道:"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不知道細節,行動起來會難以和你們配合,所以我想……"

本來他問到的時候我就想回答來著,但是,在聽到艾瑞斯之後的話語之後,再加上他當時急切的表情和神態,我的心里卻是微微的生出了一絲警覺.雖然心里有了些想法,但我嘴里的話卻沒有絲毫停頓,只是說出來的內容和原定內容卻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具體細節你們也不用知道太多,反正我們會安排好的.雙子座星神的工作只是幫我們切開神力核心所在處的外層防護而已,當然這個是後備方案,到時候看情況再說,也許不一定用的上.至于具體脫離計劃,這個我們也已經想好了.我會帶著本行會的全部高級神族悄悄的潛入神力核心存放處,然後使用一種特殊的魔法裝置將神力種子強行抽出來,之後只要帶著神力種子跑路就行了.當然,抽取過程可能需要十幾分鍾,不過我們會頂住奧林匹斯神族成員的進攻,堅持到你們的神力種子被抽出來為止.你們到時候也要從背後偷襲那些入侵的奧林匹斯神族,這樣我們的成功率才會高一些.哦對了,之前忘記說了,你們還有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必須探清楚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被藏在哪里了.哈迪斯叛離奧林匹斯神族之後宙斯肯定更換了神力核心的存放地點,你們必須幫我們找出它現在的具體位置.如果可能的話,最好連守衛的實力和所在位置之類的信息也一起搞到,這樣我們的勝算才會更大."

艾瑞斯聽完立刻點頭道:"好的,這個對我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我們這就回去調查,最多兩天我們就會把情報送回來."

我也點頭道:"你們不用太急,我們的設備只有設計圖,沒有成品,制造需要時間,最快也得十天之後才有可能完工,加上准備時間,我們至少也得等到十二三天之後才能行動.所以你們不用太著急,具體情報可以慢慢調查."

"好的,我明白了.那麼,既然事情已經談妥了,那我就先走了.這次悄悄出來我們也是冒著很大風險的,早點回去就少一點風險."

"行,那你們快走吧.以後有什麼情報需要聯系我們直接派人送給光暗兩大神殿就行了,他們會幫忙轉交的."

"明白了.那我們告辭了."

在告別完之後艾瑞斯他們三個便拿出三件黑色的斗篷將自己那一身金光閃閃的盔甲完全的遮掩了起來,然後將兜帽一扣,他們三個便直接離開了混亂與秩序神殿通過傳送陣離開了艾辛格.

等艾瑞斯他們三個離開之後,原本一直很安靜的房間里立刻響起了一片詢問之聲.雖然問題的具體語句不一樣,但意思都是問我為什麼要騙艾瑞斯.剛剛我跟艾瑞斯說的計劃和我們商量的計劃完全就不是一回事.比如說我們抽取神力種子靠的是維娜的特殊能力,而不是那子虛烏有的什麼特殊機器,還有就是行動時間什麼的,幾乎和我們的計劃全都不一樣.當然,房間里這些都不是傻瓜,所以盡管聽到我突然說出了完全錯誤的計劃,但在場的這幫混亂與秩序神族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傻忽忽的站出來當場詢問我為什麼說的和他們商量的不一樣.

"安靜安靜."伸手把房間內的聲音都壓了下去之後我才接著說道:"你們難道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孔雀冥王疑惑的問道.

"艾瑞斯的表情."

"艾瑞斯的表情?"眾人小聲的念叨著.

見他們都陷入了沉思,我直接解釋道:"剛剛在我說出要他們十二星神幫忙的時候,艾瑞斯曾向我詢問計劃的具體細節.當時我已經准備回答他了,但是他卻在我開口前搶著向我解釋他想知道行動細節的原因.作為計劃的收益人,這個行動計劃直接關系到他們十二星神的利益,因此他關心這個計劃的細節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卻沒有必要向我解釋那麼多,你們不覺得他這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嗎?"

本來這幫都是人精,我這麼一說他們便全都反應過來了.維娜第一個說道:"這麼一說確實是有問題.這個艾瑞斯太急切了.他好象是在擔心你懷疑他的身份."

哈迪斯也點頭道:"對,紫日你做的很對.他的這個行為確實反常,不過也不能排除他是過分擔心這次行動成敗的可能.不過你說了錯誤的計劃並不影響大家的行動,所以萬一真的是你猜錯了也不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

維娜跟著道:"不過為了確保萬一,我們現在姑且就按照艾瑞斯是在假意合作的前提來分析一下.他這樣做的目的何在?"

"這目的還用分析嗎?"孔雀冥王直接說道:"我們把哈迪斯挖走,可以說是對奧林匹斯神族實力的巨大打擊.但是我們是中國行會的行會神族,受到國家神族不得隨意離開國境的限制,奧林匹斯神族即使對我們恨的咬牙切齒也拿我們沒辦法.他們根本沒法跑到中國來襲擊我們.所以他們需要一個借口,把我們騙到他們的勢力范圍中去.只有我們主動過去了,他們才能有機會下手."

"嗯.這個原因的可能性很高."哈迪斯點頭表示贊同.

星火跟著道:"那麼,如果說艾瑞斯他們是在騙我們,那麼我們的計劃還有執行下去的必要嗎?"

"有,當然有."我直接拍著椅子扶手說道:"奧林匹斯神族給我們下套,我們如果退縮了,那就說明我們怕他們了.這可不是我的性格.所以,這次我們的行動依然要進行,而且必須挖走幾個人才行.宙斯那混蛋居然敢設陷阱害我們,那我們就要吃掉他的誘餌再拆了他的陷阱,有可能的話能順便給他再多添兩條新傷疤就更好了."

聽了我的話周圍幾位都是陷入了沉沒,但是只用了不到十秒他們便一起抬起了頭紛紛表示贊同我的觀點.尤其是哈迪斯,他對宙斯的恨意可謂是最深的,畢竟他老婆珀耳塞福涅身上到現在還掛著個可怕的能量潰散法陣呢,你說他能不氣嗎?

在眾人都決定繼續這個行動之後,維娜直接開口道:"既然行動要繼續,那麼很多事情都要重新計劃了."

星火也點頭道:"是啊.既然我們懷疑艾瑞斯是假意合作騙我們進圈套,那麼所有跟他們十二星神有關的計劃就都要修改一下了."

哈迪斯跟著道:"那麼首先就是這個神力核心的位置必須另外找人去調查了,艾瑞斯給我們的很可能就是奧林匹斯神族設定好的伏擊地點.還有那個雙子座的空間能力也不能再借用了,我們必須另外找人幫我們切割空間.對了,那個聯絡想要離開奧林匹斯神族的神祗的工作也得重新找人去辦,艾瑞斯他們給的人員名單可能都是宙斯的死忠,就等我們去接觸的時候趁機抓人呢."

聽到哈迪斯說了這麼多,場內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維娜皺著眉頭說道:"切割空間到是好辦,這種能力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中就有人會,可是我們在奧林匹斯神族里也沒有什麼可以信賴的人啊,這到底要派誰去負責聯絡和調查工作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九章 紮手的好處     下篇:第二十卷 第十一章 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