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三十七章 別惹巨龍  
   
第二十卷 第三十七章 別惹巨龍

事實證明當著別人父母的面打人家孩子,結果會很糟糕,尤其是當你本來就與對方父母關系很緊張的情況之下.

"吼!"相比之父親,母親在孩子受到傷害時往往會更加心疼,反過來說如果是為了孩子進入暴走狀態,母親往往比父親更嚇人.

白銀在看到小不點被導彈炸飛之後當即對著發射導彈的那輛裝甲車發出了一聲前所未見的怒吼,那巨大的聲音本身就已經堪比聲波武器了,震的這附近的人無不松開手中的武器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這還不算完,一聲怒吼結束之後白銀立刻便朝著那輛裝甲車狂沖而去,而那輛裝甲車上的人也是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慌忙倒車企圖逃跑,並且裝甲車頂部的機槍也是立刻開火試圖阻擋對方靠近.

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即使是一名人類女性在爆怒狀態也會化身為母暴龍,何況一頭巨龍?憤怒的白銀雙眼閃著紅光筆直的朝著那部裝甲車直沖而起,沿途的幾輛裝甲車試圖攔截,結果卻被白銀一爪一個直接掀飛,然後在那輛裝甲車才剛退出十幾米遠之後她便已經沖到了那裝甲車的正前方.

這麼近的距離下裝甲車的機槍幾乎一發不落的全數命中了白銀的身體,但是相比之還在幼生期的小不點,白銀這樣的成年巨龍在防禦力方面就要強悍太多了.那些能把小不點打的很疼的機槍彈在白銀身上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除了在命中時留下道道火星之外甚至連個劃痕都不會留下.

望著眼前刀槍不入的巨龍,裝甲車上的裝填手迅速向裝彈機中塞入了一發反坦克導彈,然後立刻就將其發射了出去.但是,那東西就和機槍彈一樣,除了在爆炸的瞬間讓白銀稍微往後退了半步之外就啥也沒留下了,當火焰消失後眾人才發現眼前的巨龍身上居然連個刮痕都看不到.

被眼前這個小東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白銀此時已經快氣炸了.憤怒的她立刻一爪朝下拍了過去.那裝甲車上的駕駛員到是反應迅速的一拉操作杆向後倒入一棵大樹背後躲過了這一爪,不過這也只能稍微延緩他們的死亡時間而已.

一爪拍空的白銀立刻一口咬住前方擋路的大樹,然後就跟拔蔥一樣直接將其整個從地下拽了出來並一甩頭拋出了幾百米遠,跟著她又迅速將頭扭回來對著裝甲車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和之前小不點的咬力不同,白銀的咬合力根本就是破壞性的.她一口咬在了那輛裝甲車的車身兩側,然後一抬頭將其叼了起來拼命的左右亂甩,車內的人除了系著安全帶的駕駛員和通訊員之外,其他人全都被甩離了座位在車內撞來撞去,一瞬間就有起碼一半的人員死亡,而剩下的人也多半受了或輕或重的傷.然而,這還不算完.

拼命甩了幾下頭之後白銀立刻開始用力閉合口腔,而那被她叼在嘴里的裝甲車就好象是被塞進了金屬壓縮機的報廢汽車一般開始迅速變形.首先是車上的玻璃觀察窗被壓力擠爆,跟著車身上的出入口活門開始變性彎曲,最後整個車身的主體結構也開始迅速變形塌縮.伴隨著轟的一聲爆炸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被擠爆了,反正整輛裝甲車上的所有缺口都往外噴出了大量的濃煙和火焰,而伴隨著這次爆炸,車身終于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摧殘徹底變成了一塊不規則的實心鐵塊.

當的一聲將那堆廢鐵吐在地上,白銀立刻轉身朝著小不點的方向跑了過去.干掉了欺負自己兒子的敵人,自然要趕緊看下兒子的情況.不過相比之白銀的關心則亂,幸運就要沉穩多了.感覺小不點的數據連接非常清晰,顯然沒有任何危險,所以他便從容的開始一個個消滅著那些裝甲車.

或者對小不點來說這些裝甲車還有點麻煩,畢竟那鋼鐵外殼可不真的是紙糊的,就算能撕開撞爛,那也是很費勁的,而已需要耽擱一小段時間才能搞定一台,因為他不得不躲避其他裝甲車的火力.作為幼龍,小不點的鱗片無論是在硬度還是厚度方面都遠不及他的父母,因此被重機槍或者反坦克武器打中還是會非常的疼,那感覺就好象一個人被別人丟出的石子砸到一樣,所不同的是人的皮膚防禦力比較低,被砸到會流血,而小不點的鱗片雖然會疼,卻不會流血.不過痛苦絕對是一樣的.

因為完全不受那些裝甲車上的武器威脅,而且破壞力又大了N個層級,所以幸運對付起這些裝甲車簡直就好象一個成年人在攆螞蟻.只見幸運不斷的在各個裝甲車之間跑來跑去,只要一接近裝甲車就直接抓起來往天上扔.以幸運的力量把裝甲車扔到幾十米高空就跟普通人想把一塊手表往上拋個一兩米高差不多,根本就不費勁.但是對于車里的人員以及裝甲車本身來說這就是滅頂之災了.

裝甲車再堅固那也是機械產品,在不借助任何輔助設備的情況下被扔到十幾米高的地方再摔下來就算不散架,想繼續使用也是絕對沒可能了.至于車里的人,那就更慘了.裝甲車里可都是鋼板,那東西擋子彈是不錯,想靠它們吸收沖擊力那根本是做夢.所以跟著裝甲車一起落地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從六樓頂上跳下來生還的可能性大一點.

就在幸運砍瓜切菜一般的搞定了一底裝甲車之後,遠處突然傳來了咚的一聲響,一個發光的白色物體瞬間便撞在了幸運的腦袋側面.爆炸的火焰瞬間便吞噬了幸運的整個腦袋,但就在對方准備歡呼之時,卻發現幸運就仿佛是被人打了一拳一般,只是腦袋偏了一下而已,等火焰消失他的腦袋便又迅速轉了回來並直勾勾的望著前方的那輛坦克.

美國人的隊伍里是有坦克的,而且還不止一輛,只不過之前坦克沒有排在隊伍最前面,所以一開始過來的都是裝甲車,不過這會還能動的裝甲車已經沒剩幾輛了,所以坦克便自然而然的頂了上來.

在普通戰爭中坦克的戰斗力是裝甲車無法比例的,不是因為他們的火力有多強,而是因為坦克的防禦力太牛了.裝甲車和坦克在防禦力上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所以戰斗力自然也就差了很多.但是,面對幸運的攻擊方式,防禦力有用嗎?顯然沒什麼用.所以幸運幾乎是沒有任何改變的照樣沖過去抓起坦克就往天上扔,不過相比之裝甲車來坦克確實重了不少,只是相比之幸運的力量,這個重量實在不夠看,因此坦克們也照樣是一飛沖天,然後落下來摔的七扭八歪.

"該死,那兩個怪物難道就沒人可以阻止嗎?"

美國人的指揮車上,一名上校正焦急的叫喊著.相比之他的部下,他對于此次行動的內幕知道的要稍微多點.盡管美國人這次不按規矩出牌的把正規部隊派上了特種戰場,但他們也依然不想普通人知道的太多,因此他們並沒有告訴那些士兵他們所要面對的是一幫子什麼樣的人員.

這名少校好歹知道自己面對的敵人是各國的秘密部隊,而且他提前就得到了提示,對方可能會有生化怪物部隊等超自然部隊存在.但是相比之下他的部下們知道的就少的可憐了.這些美國大兵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次的敵人不是以前那些小國家的部隊,而是中,德,英,法這樣的世界一流國家的精銳部隊.除了知道這些部隊的所屬國家之外,這些士兵基本上不知道任何其他東西.敵人的數量,構成什麼的他們都是一概不知,只知道對方很強.

對于這樣的敵情介紹,習慣了占據信息主動權的美國大兵們一開始還真有些不適應,而且他們還得到過一個提示,那就是這次戰斗中他們可能得不到制空權,所以戰斗會很艱苦.但是,盡管得到了這樣的提示,他們也沒想到戰斗會變成眼前這個情況.出現巨龍這樣的巨獸就已經很驚人了,更要命的是對方還跟無敵狀態一樣,己方的所有武器居然沒有一樣可以破防的.那些美國大兵們現在覺得自己就像是舉著石刀竹矛沖向坦克集群的原始人,不同的僅僅是原始人因為不知道坦克有多牛而不覺得害怕,他們卻是明白己方和眼前這兩只巨型生物的差距,至少他們不覺得自己有希望干掉這兩頭生物.

那名上校站在自己的指揮車頂拿著望遠鏡看了下戰場中正在大殺四方的幸運,整個戰場上除了幸運之外其他生物幾乎都已經停止了戰斗,因為只要有幸運這一個就足以搞定他們全部人員了.不過那名上校並沒有就此放棄,他接到的命令就是消滅這些奇怪的部隊,所以他們多少也帶了些不同尋常的武器.

"高斯."那名上校從身下的車中拽出通訊器喊道.

"是的上校."通訊器中迅速傳來了回應聲.

"通知部隊先開到兩側的樹林中,讓後面的音波坦克上去試試."

"好的上校."

隨著上校的指揮,整個車隊都開始分散向兩邊,然後位于隊伍中間的兩輛古怪東西便開了上來.這兩輛古怪東西的底盤到是和美軍現役主戰坦克的底盤一模一樣,不同的僅僅是這種車輛沒有安裝標准配置中的炮塔,而是頂著一個奇怪的好象放大了很多倍的雙筒望遠鏡一樣的東西.

這個古怪的裝置也是像炮塔一樣裝在一個轉動底盤上的,不同的是它的主體部分是兩個短粗的並排安裝的圓筒狀物體,而圓筒的前端也不是一個大窟窿,而是蒙了一層黑色的東西,看起來就好像音箱發音單元外面的那層蒙皮一樣.當然,這個肯定不是羊皮之類的天然材料,應該是某種人工聚合物才對.在這兩個並列的圓筒狀物體中間的位置是一個豎起的支撐結構,圓筒可以在這個結構上做上下角度的調整.位于這個支撐結構的頂端還有一個小型雷達天線,大概是用于鎖定目標的.

隨著車隊的讓開,這兩輛造型古怪的坦克便迅速開到了隊伍前方並進入了幸運的視線之中.不過,還沒等幸運將其列為打擊目標,這兩輛坦克就首先發動了攻擊.只見它們頂部的那個裝置突然當的一聲向前後伸展開來,跟著只聽嗡的一聲,那兩個東西便同時向前射出了一圈圈有如實質的白色氣浪,而幸運則是在瞬間被那圈東西給籠罩了進去.

"好,打中了!"

就在幸運被那圈東西圈中的時候,周圍的美國人便興奮的叫了起來,但是,就在他們的歡呼聲還沒落下之時,幸運卻是好象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一般將目光轉向了那兩輛坦克,然後對這那兩輛坦克張口就是一聲怒吼,一團白色的沖擊波瞬間便逆著音波坦克的沖擊波反卷回去一下將兩輛坦克全部轟飛了出去,而車頂上的音波發射器更是直接爆成了一堆碎片.

看到己方的音波坦克完全沒用,那幫美國人臉上的表情立刻便跨了下來.不過,就在他們失落的准備先想辦法抵抗眼前的生物之時,隊伍後方突然又開上來兩輛坦克.這次的坦克和之前的音波坦克有點類似,其底盤也是標准坦克底盤,只是頂上的炮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種坦克的炮塔非常的小,在一個扁扁的轉動盤的頂端有一對高約八十公分的三角形突起,而在這兩個三角形突起之間則是夾著一門炮.

這種炮的造型很奇怪,它的長度接近兩米,直徑卻只有十幾厘米而已,看起來是又細又長.當然,這炮也是不是從頭到尾都一樣粗.它的中間有一些部位比其它部位要明顯粗壯一些,但整體看起來這東西依然是比較細長.

除了伸管之外,這門炮的尾部並沒有看到任何炮門之類的東西,側面也沒有連接任何供彈的彈鏈之類的東西,除了那個單薄的炮架之外,這門炮唯一和車體連接的就是炮身中部的一根好象彈簧一樣盤曲的粗壯電線了.

事實上就像大家猜的一樣,這東西根本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炮,而是一門激光炮.那根電線就是它的供彈系統,因為它的彈藥就是電能.

這兩輛激光坦克剛一出現幸運就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不同,因為相比之音波坦克,激光坦克的能量反應更加明顯,而我們龍族最大的特點就是對能量極端銘感.

幾乎就在看到那兩輛戰車出現的瞬間幸運便直接將注意力轉移了過去,然後其中一輛坦克的激光炮突然開始發出一陣嗡嗡嗡嗡的聲音,顯然是在聚能,而幸運額頭中心的那枚水晶體則是同一時間亮了起來.

作為看著好萊塢電影長大的美國人,他們對于各種魔幻類的東西接受能力遠比中國人要強的多,而且同喜歡較真的中國人不同,美國人的思想更跳躍,他們做出判斷前並不一定要講究什麼真憑實據,說白了就是美國人都比中國人武斷.不過,你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第一直覺做出的判斷往往比理智的分析之後做出的判斷要來的更有用些,尤其是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

幸運額頭上的那東西剛剛開始發光,那邊的坦克里的人員便注意到了這個現象,那個車長立刻叫道:"不好,那東西也能發射激光.快,不要等能量充滿了,現在就用半功率發射."

"啊?"操炮手明顯愣了一下.

車長見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便大叫道:"你沒看過電影里的這些怪物嗎?那東西額頭上的水晶只要一發光肯定就是要放大招了,你不想死就快給我開炮."

炮手顯然也看過類似的電影,所以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也不管聚能到多少了就直接開始發射.

對于車內的爭吵,外面的人反正是看不見的.他們所能看到的就是兩輛激光坦克中排頭的那輛的激光炮突然發出了嗚的一聲響,然後後面那輛坦克就直接爆炸了.與電影中那些激光武器發射出的或紅或藍的激光束完全不同,現實中的激光武器使用的大多不是可見光,就算因為空氣中的灰塵而發生了漫反射,人眼也無法直接看見這些可見光波段以外的光束.再說光的速度遠超人類的反應速度,所以就算激光束是可見的,人們看到的也不會是光束在天上飛,而應該是一道沒頭沒尾的光線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要不是能看到發射器和被命中的目標,即使有道激光橫在你面前,你也根本無法看清它是從左往右發射的還是從右往左發射的,總之在你看來它就是道直線,根本分不出來哪是頭哪是尾.

不過,雖然激光束分不出頭尾,可大家至少知道它應該是道直線才對.只是……為什麼前面的坦克開炮,反而是後面的坦克爆炸了?

事實上這個想象並不奇怪,因為光是可以轉彎的.沒錯,光確實沿直線傳播,但它在特定情況下是可以出現轉折的,比如說最常見的鏡子就可以讓光線發生轉折,而我們龍族恰好可以制造電磁力場使身邊的空間發生一定程度的晶化反應.只要對這個晶化反應加以控制,你就可以通過控制力場強度和方向來調整晶化反應後的空間折射能力,並使射入的任何射線沿著你希望的路線反射回去.

沒錯,就是反射任何射線.我們不是單純的反射光線而已,而是可以反射反射能量射線.當然,這個任何指的是能量強度不超過我們控制上限的射線.這就好象鏡子可以反光,但你要是把整個太陽一瞬間所發射的光線都聚集成一條手臂粗的直線發射出去,那麼不管你拿一面什麼樣的鏡子擋在那里,這束光線都會毫無阻礙的穿過去而不是被反射,因為它的能量已經超越組成鏡子的物質分子對能量的承載上限了.這麼強大的能量集中釋放後會把組成鏡子的分子都徹底摧毀,更別提什麼反射面了.

我們的晶化反應也是一樣的情況,只要能量強度不超過我們能控制的上限,那麼我們就可以做到絕對反射,而且在此期間幾乎不消耗我們自身的能量.但是,一旦能量超越我們的控制上限,那我們就徹底沒轍了.當然,我們的控制上限也不是那麼容易超越的,至少移動機械中除了航空母艦之外暫時還沒有什麼東西能攜帶足夠大的能量源來產生摧毀我們能量力場的輻射量.

剛剛那輛坦克發射的激光束顯然就屬于低于我們控制范圍的能量輻射,所以幸運很輕松的就把那激光反射了回去,而且他還特地把控制角度調整了一下,結果激光反射回去後不偏不倚正中第二量坦克上能量最集中的位置,然後第二輛坦克瞬間便變成了一個大火球.

一下轟掉了第二輛激光坦克還不算完,幸運在對方的激光炮發射完之後頭頂的水晶突然一亮,同時他的嘴巴猛的一張,一發極為明亮的水滴形藍色光球瞬間便從幸運的大嘴里飛出,正中那輛激光坦克,然後剛剛開完炮的那輛激光坦克便毫無征兆的突然轟的一聲爆成了漫天的金屬碎片.

作為經常參戰的美軍成員,附近的美國大兵們不是沒見過坦克被摧毀的樣子,但是即便是被摧毀了,坦克本身也大多只是被炸出一個窟窿,外加炮管之類的外部零件出現一些變形扭曲而已.像這樣整輛坦克都爆成一堆碎片的情況絕對屬于不正常現象.要知道除掉內部結構不算,坦克的外殼幾乎已經可以被看成是一堆實心的鋼錠了.連這些東西都能被轟成碎片,這得達到什麼級別的破壞力在能做到啊?就算是老美自己的核試驗中被拿來測試的坦克也不過是被高溫燒融了一點而已,遠沒有像這樣變成碎片這麼恐怖.

其實他們之所以這麼驚訝,完全是因為不了解的原因.其實剛剛幸運發射的那發能量彈不是一般的能量武器,而是原子武器.這種武器的原理非常特別,它的基本發射狀態有些類似于等離子體,因此它發射時不會像激光一樣一瞬間就命中目標,因為等離子體也是實體,它需要飛行時間.當然,這種武器的神奇之處就在于當它撞擊目標後就會將自身的能量轉移給目標物體的分子鍵.

我們知道,水是由氫和氧組成的,當兩個氫原子與一個氧原子結合時會釋放能量,而丟失能量後剩余的這三個原子就會以化學鍵的方式結合在一起組成水分子.如果我們將這個化學反應反過來,向水分子中注入某種能量,比如說電能,那麼就會變成最常見的電解水實驗,結果就是水分解成了氫氣與氧氣.同樣道理,幸運發射的這種等離子體會對目標物體的分子注入能量迫使其分解單質或低級化合物狀態,結果就是原本的物質結構直接從分子級別崩潰了.在這種狀態下,不管你是特種合金鋼也好,超級硬化陶瓷也罷,最後都得乖乖的給我變成一堆原子塵.

當然,這種能量的轉化不是百分百的.幸運發射的能量不會完全轉化為化學能用于分解分子,而是只有大約三分之一會變成分解能量,分解掉命中物體的物質結構,而剩余部分則會以電弧的形式四處亂躥,最後化為熱能和光能.

整輛坦克上攜帶有汽油以及其他一些能爆炸的東西,當等離子彈命中它時,部分能量將坦克上的金屬快速分解成了一堆松散的鐵原子和其他單質,然後車上的汽油和其他爆炸物被電弧引爆,結果就是整輛車瞬間變成了一堆碎片.

其實在我看來被炸碎已經掩蓋了不少它的威力,你想想,要是一輛坦克在戰斗中突然被炸成一堆碎片或者突然變成一堆灰,你覺得哪個更嚇人?

兩輛坦克瞬間完蛋,剩下的美國人只感覺自己的心理防線已經快要崩潰了.甚至于有不少美國人都在考慮是不是應該立刻投降.在美國的軍隊中其實是鼓勵部隊投降的,這不是因為美國部隊比較軟弱.恰恰相反,這正是美國人強大的表現.他們鼓勵投降是因為他們知道己方必然會得到最後的勝利,然後他們可以通過交換人質,花錢贖買或者是武力解救等方式將被俘人員救出來,這不但可以提高國內的士氣,同時也是一種很好的降低傷亡率的辦法.畢竟以美國士兵的陣亡撫恤金來說,美國政府覺得還是花錢從敵人手里贖回俘虜或者直接武力解救更省錢些.

正因為存在這種想法,所以美國人的軍隊一般不鼓勵士兵頑抗到底,像亞洲國家普遍都習慣于不把陣地上的人死光,陣地絕對不丟的作戰方式,美國人是只要一看形式不對,利馬就開始考慮撤退,要是撤不出去,那就馬上投降,反正拼死抵抗這種事情在他們看來是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當然,這也與美國人一般都是在海外作戰有一定關系,畢竟不是本土,別國部隊的背後是本國老百姓,軍隊是退無可退,美國人的身後是別國老百姓,他們根本不用去管這幫別國老百姓.

眼看著隊伍里攜帶的四輛最新銳型坦克都沒起到作用,剩下的美軍士兵立刻就開始糾結了起來.看這情況留下就等于是送菜,畢竟戰斗力差距太明顯了.那倆巨龍根本就是怪物,打了半天連個傷口都沒有,這還怎麼抵抗?但是,如果是不留下來,而是立刻轉身炮,這個未免也有些說不過去.盡管部隊里鼓勵投降,但那只是鼓勵士兵們不要盲目的犧牲自己,軍隊可沒有鼓勵他們當逃兵.現在他們這麼多坦克,裝甲車,後面還有好幾千步兵,這要是被兩只怪物給打跑了,這回去還不得被同伴笑死?再說上級的批評和懲罰性訓練也都是跑不掉的.這一點讓這幫士兵相當的郁悶.

雖說現在這個情況讓人很糾結,但是在生與死的面前,任何人都會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智力,迅速做出正確的判斷.于是整個美軍車隊突然便是一個集體轉向掉頭沿著來時的路開始往回跑,只是……他們的履帶能跑的過幸運的翅膀嗎?

看到那幫坦克和裝甲車掉頭拼命逃竄,幸運立刻便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就連白銀也在確認小不點沒事後重新加入了追擊戰.

剛剛小不點在攻擊裝甲車的過程中被一發反坦克導彈正中身體側面,結果一下被轟飛了出去,好在白銀和幸運及時趕到解了他的圍.不過當時小不點被震的暈忽忽的,一時還真有點爬不起來.之後白銀檢查了一下小不點的傷勢,經確認只是被命中區域的鱗片被打進了肉里,導致部分區域肌肉撕裂並出現大面積滲血,但實際上傷的並不是很重.要是以人類的傷害來比喻的話,那就相當于古代的那種杖刑,把屁股上的肉打出血了一樣.看著挺恐怖,其實養養就好.尤其是對于我們龍族這樣恢複力比較變態的,這種傷害也就是半個小時左右就能完全恢複.

由于白銀和幸運同時加入追擊,那幫裝甲車和坦克算是倒了大黴,凡是被追上的坦克或者裝甲車一律被他倆抓起來當石頭砸向了前面的裝甲車或坦克,而只要被砸到,那就算不立刻爆炸,當時癱在那里也是跑不掉的.盡管有些裝甲車已經把速度提到了極限,但以幸運和白銀的體積,即使不飛起來,只用腿跑也能輕松追上他們.

眼看著裝甲部隊完全沒有還手之力,那邊指揮部隊的上校自然是呼叫起了空中支援.此刻停在海外的航空母艦上一架架的新銳戰斗機立刻緊急升空,只是等他們到達還得好幾分鍾時間.

雖說對于眼前的美軍官兵來說有點度日如年的意思,但幾分鍾畢竟不是很長時間,在損失了近三分之二的裝甲車輛之後,他們期盼已久的飛機終于趕到了戰場上空,只是這些往日的複仇天使們,今天卻是讓人大跌眼睛.

下面的美軍看著己方飛機到達還沒來及歡呼興奮,突然就見領頭的兩架飛機整齊的一個轉彎自己在空中撞成了一個大火球,然後後面的飛機便開始集體跳水表演,只是他們不是從高台上往水里跳,而是從空中往地面撞.只聽轟轟轟轟的一陣爆炸聲,飛來的六架飛機不到十秒就全部完蛋了,除了在周圍升起了幾堆巨型篝火之外幾乎啥也沒干.

尚未來及歡呼的美軍此時是連哭的心都有了,如果說之前還想著逃跑的話,現在他們就是只想著如何活下去了.在完全沒有接到命令的情況下一些人主動爬出了坦克或者裝甲車高舉雙手表示投降,雖然他們不知道眼前的生物是否具備智力,但是既然這些家伙是生化兵器而不是自然形成的怪物,那麼多少總要有點控制力才對.那些士兵覺得這些東西還是可以溝通的.

雖然他們猜對了開頭,卻沒猜對結尾.幸運和白銀確實是可以溝通的,只是他們現在其實已經不是在打仗,而是在報複了.他們此時不是把這些美軍作為敵人來看待,而是把他們當成了欺負自己兒子的壞人來對付.如果是兩國交戰時的敵人,對方投降自然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但是如果對方是欺負自己兒子的壞人,那不討回公道是不可能的.人類的思想尚且如此,何況幸運和白銀本來就是巨龍,他們的思想中壓根沒把人類當成同類.

像我和凌他們還好一點,起碼我們的主體是人形,而且我們的生活閱曆中也包括人類社會的一些東西,所以我們對人類這個種族本身並沒有認同障礙,我們只是把威脅我們的人類當成敵人,而我們本身並不反感人類.可是幸運他們不同.他和白銀是巨龍,他們的認知中就沒有把人類當成過一個平等的存在來看待.我甚至覺得,如果沒有我和凌他們這幫人形龍族存在,幸運和白銀甚至可能把人類也加到他們的食譜中去.在這種認知之下,幸運和白銀又怎麼可能接受投降?于是……

"啊……"第一個爬出裝甲車的人被連著裝甲車一起抓起來扔上了天,後面幾個離開車輛一段距離的被白銀故意用爪子踩成了肉餅,後面一些人看情況不對就打算跑路,結果幸運一尾巴掃過去就全成了空中飛人不知飛到哪去了.

眼見這倆怪物居然不接受投降,這些美軍士兵立刻就分成了三個完全不同的陣營.第一陣營是被嚇瘋了的,這幫人拼命想要跑,再也不管什麼交叉掩護和同伴安全了,只要能跑快一點,他們什麼也不管了.其中一輛裝甲車甚至為了快點跑而開炮炸掉了老在前面擋路的另外一輛裝甲車.

雖然這被嚇瘋的人有一些,但美軍中也不是全都是這樣的人.剩下的人中還有一種是和這些人完全相反的情況.他們覺得反正也跑不掉了,干脆拼了吧.于是這些人開始爆發出超人一般的氣概,主動送死一般的迎著幸運他們沖了上去.

除了前兩幫截然相反的人,最後剩下的一部分是還有理智,既然按照指揮官命令行事的人.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快速撤退,但是要保持戰斗隊形,而且要交叉火力掩護.之前的戰斗已經證實了,雖然機槍對這些怪物沒用,但反坦克導彈和坦克的主炮還是能稍稍阻礙一下他們的前進速度的.而對于正在逃命的他們來說,這個阻礙效果顯然非常有用.

對于美軍的陣營分化幸運和白銀完全沒管,他們反正就認准了欺負自己兒子的人一定要全部殺光,所以他們首先就迎上了那幫突然爆發的敢死隊.

這些人開著坦克或者裝甲車,也不考慮節約彈藥什麼的了,一邊用最大速度發射所有能發射出去的武器,一邊開著車輛迅速撞向這兩頭巨龍.但是,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作戰意志其實並不能起到多大效果.沒錯,在一般戰斗中頑強的作戰意志確實可以強化部隊戰斗力,但是這種強化是有限度的.你就算把士兵都訓練成斯巴達,拿著大刀長矛照樣砍不動坦克射不下飛機.

看著沖過來的眾多坦克和裝甲車,幸運想的不是害怕,而是高興.他在高興這些人傻了吧唧的主動沖上來送死,這到是讓他省了一個個去追的力氣.

面對沖來的敵人,幸運頭頂的兩只龍角之間突然亮起了刺目的電弧,跟著一個光球開始在電弧的中央緩慢出現.當那個光球擴大到直徑足有一米多之後,它突然便無聲無熄的爆了開來.不過,它爆炸雖然沒聲音,但周圍所有裝甲車輛內的電子系統都在同一時間閃起了耀眼的電弧,然後這些東西就呼的一下集體罷工了,任憑那些操作人員再怎麼敲打擺弄就是沒有絲毫反應.

沒了電子系統的坦克和裝甲車能干嗎?如果是二戰時期的坦克,那基本原來能干啥,現在就還能干啥,反正那時候的坦克除了無線電台和車燈外幾乎就沒有啥能跟電力沾邊的東西了.不過,現在的坦克和裝甲車可就不行了.這些鐵家伙內部的很多東西都是電控的,有時是射擊瞄准系統和自動裝彈系統,這些全都是電子系統.這些電子系統一癱掉,這些坦克和裝甲車還能干的就只剩兩件事了.一是可以繼續移動,二是能把已經裝填的最後一發彈藥打出去,當然那完全是瞎打,因為瞄准系統都是電控的.

軍用車輛雖然有電磁保護裝置,但面對近距離的高強能EMP攻擊,任何車輛也是擋不住的.就好象矛和盾沒有絕對的強大一樣,勝負拒絕于誰更強,而不是說有了盾就一定不會紮穿,也不是說有了矛就一定能紮穿.電磁保護裝置只是能抵擋一定強度的電磁攻擊,超過這一標准其保護的設備照樣完蛋.畢竟電流強到一定程度後可是連塑料橡膠都能輕易擊穿的,再強的防護到了被擊穿的地步也就完全無法起作用了.

看著一瞬間全部啞火的車輛,幸運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便走過去抓起這些跟玩具差不多的小東西一個個的往天上扔,不到一分鍾那些英勇留下的成員就全部完蛋了.

搞定了這幫人之後星云和白銀並沒就此停下,他們依然在繼續追擊.前面的那幫交叉掩護的人員雖然提前跑了,但還是沒能跑出多遠.裝甲車輛速度再快,一分鍾也實在跑不出多遠去.

眼看著追到跟前的兩條龍,那些車輛上的導彈,機槍立刻便響成了一片,只是這次白銀又學著幸運的樣子給他們來了個EMP洗禮,然後除了機槍之外所有火力就一起停了下來.導彈需要電子系統引導發射,炮彈則需要電子系統瞄准和裝彈,除了機槍是完全機械式的不需要電子系統也照樣開火之外,其他東西根本一點用也沒有.這就是生化戰斗部隊與常規部隊作戰時最大的優勢,因為我們完全不怕電磁攻擊,所以我們完全可以EMP炸彈洗地,然後對手就全部退化回了蒸汽時代,而我們則可以全狀態戰斗.當然,因為我們的身體里也有電子芯片和電磁關節,所以我們也不是真的完全不吃EMP,只是由于我們本身就有電場控制能力,加上我們的機械骨骼也做了對應處理,所以我們的抵抗力遠比純機械的電子設備要高出很多,就算是幾十枚EMP炸彈在我們身邊同時爆炸,只要我們開著電磁防護,那就不會有事.

由于機槍完全無法影響到兩條龍的行動,因此那些裝甲車輛等于就是失去了防護能力,瞬間便被沖近的兩條龍一通亂砸,不到兩分鍾這幫人就全部報銷在了這條不長的道路上,只有之前那些瘋狂逃命的逃兵還在前面瘋跑.不過,他們的好日子此時也算到頭了.

之前沒襲擊這些人只是因為他們跑在最前面而已,幸運和白銀並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現在既然身邊的敵人都解決光了,那就可以考慮遠處的目標了.

因為提前逃跑,加上不用保持隊形,只要全速前進,所以這些逃兵遠比那些留下來抵抗以及有序撤退的人跑的更遠.而且由于幸運他們襲擊那兩幫人耽誤了一點時間,所以這隊逃兵跑出的距離就更遠了一些.

當幸運和白銀追上這些人的時候,他們已經跑出森林進入了一座小型城市.

說是小型城市,這其實應該算是本地的大城市了,畢竟這里即使在非洲也算是特別亂的國家了,所以這種級別的城市在這里已經可以說是很著名的大型城市了.當然,在我們看來他也就和國內的某些比較落後的二級城市差不多.甚至都不如某些發達的三級城市.

逃跑中的美軍看到城市之後立刻便興奮了起來,不是因為他們覺得城市里很安全,而是因為這個城市對面就是港口,之前他們就是從那里登陸的,而他們的航母戰斗群就停在港口外面不遠的地方.

不過,就在這幫人以為自己終于可以逃出升天之時,我卻接到了一條通知,而這條通知則是在接下來的幾分鍾內徹底終結了這幫人的逃生幻想.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三十六章 美國大兵來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三十八章 被孤立的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