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四十八章 寄生蟲?  
   
第二十卷 第四十八章 寄生蟲?

當我們趕到城市的另外一邊時,晶晶已經在做我之前交代的事情了.

我當然不是要讓晶晶過來殺人,正相反,我是讓她來救人的.此時晶晶正在用剛剛學會的當地方言指揮著這些人趕緊遠離城市.剛剛幸運打爆了那台機器人身上的伽馬射線炮,所以導致伽馬射線炮內部的高濃度武器級核物質泄露,現在這附近的空間中幾乎全都是放射線,而且其強度已經到達了可以致死的地步.當然,這個致死效果也不是說分分鍾就能要人命那麼恐怖,不過呆的越久死的越快那是肯定的,再說就算死不掉,輻射引起的各種其他病變也絕對不是好玩的事情.

非洲國家普遍教育水平低下,不過這里既然是港口城市,開放度和文化水平都明顯高于一般城市,因此這里的人也是知道核輻射是什麼東西的.晶晶剛剛這麼一說,那些人便立刻相信了她的話,然後轉身就開始跑,至于晶晶則是不斷的在天上給他們引導前進路線.

看到晶晶干的不錯我就沒靠過去幫忙了,反正只要那幫難民跑起來就行了,救他們不過是順便,真有不信我們留下來的,死了那也是活該他倒黴.

其實以現在的狀況,下面不相信我們的人還真沒有,因為我和晶晶交代的任務就是告訴他們美國人的戰艦被擊毀,導致核反應堆泄露.這個話半真半假的,由不得他們不信,畢竟之前海上的戰斗他們大多有看到一些,雖然看不清楚,但美國人在打仗他們是知道的.至于戰艦上的核反應堆泄露,這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戰斗中雙方都不可能留手,打中核反應堆也是很正常的,因此並沒有人覺得這個有什麼問題.再說他們也想不到我們有什麼騙他們的理由,而且為了生命安全,就算我們說的是假話,多跑一段路也不算什麼,難民們可沒有拿生命去賭我們是否說了假話的勇氣.

看著難民陸續向著遠離輻射源的方向撤退,我則是轉身又和玲玲飛回了海面.此時那部機器人已經被幸運徹底拆成了一堆零碎,地上到處都是扭曲變形的金屬碎片,有些甚至都被扔到城市中間來了.

"幸運,你的生物核心是不是出問題了?"當我回到海邊看到幸運還在鞭尸之時,頓時就是眉頭一皺.

幸運完全沒聽出來我語氣中的不滿,就像是喝過酒的人一般帶著不正常的興奮狀態回頭對我炫耀道:"哈哈,主人你快看,我把它拆的多碎?"

看著完全不知道狀況的幸運,旁邊的白銀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不滿,她拖著受傷的翅膀過去推了幸運一下,幸運疑惑的轉頭看向了白銀,然後在看到她的動作後又轉頭看了看我,接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看著我驚訝的問道:"主人你不會是不想讓我報仇吧?"

聽到這話之後我的眉頭便皺的更狠了.這種話如果是別人問出來,我一定不會覺得奇怪,畢竟這是正常的情緒反應.可問題是幸運是龍族,他不應該有這樣的情緒.他今天的狀況表現的異常奇怪,從最初和那個機器人拼大招的時候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現在看來似乎是真的有點問題了.

"幸運."

那邊的幸運還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喊他干什麼.

見他還是不理解,我只能無奈的命令道:"連接女媧."

"啊?"幸運先是愣了一下,而這個反應則讓我的眉頭皺的更狠了,畢竟剛剛我是在下命令而不是在對話,而幸運居然會遲疑,這明顯不符合龍族的行為特征.不過還好,幸運雖然愣了幾秒,但最終還是滿不樂意的點了點頭,而同時我也與女媧取得了聯系.

"女媧,幫忙檢查一下幸運的身體,他好象有點不對勁."

"好的."女媧答應完之後立刻對幸運道:"小家伙,先把你的意識轉移到我這邊呆會,把你的身體轉入遙控模式."

"我我……"幸運聽到這樣的話居然出現了本能的抗拒,身體也是抖動了起來.

女媧幾乎是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直接對我喊道:"神林,用你的權限."

聽到女媧的提示我立刻將目光轉向了幸運,接著我的眼睛一閃,在我的視線中幸運已經變成了一個半透明的由綠色光影組成的個體,接著我的視線開始拉近放大,然後迅速鎖定了幸運身上的各處機械骨骼的關節位置,同時瞄准了幸運的腦袋里的那個巨大的電子腦,接著一串只有我可以發出的最終密碼被傳輸了過去,而幸運則是好象觸電了一般的猛的一抖,然後就像是瞬間失去了靈魂一般猛的癱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和幸運不同,白銀是在現實中直接制造的巨龍,她沒有接受過系統的知識灌輸,所以完全不知道我對所有龍族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她一直以為我只是因為地位比幸運高,所以才可以指揮他們,而她自己也是因為婦隨夫唱的想法,加上認識到了龍緣對她的意義,所以才會接受我的指揮.但是現在,她終于發現了事情遠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

"幸運,老公!你怎麼啦?"白銀驚慌的撲到了幸運身邊想動又不敢碰的樣子,然後轉頭看著我質問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我很平靜的回答道:"別擔心,幸運的思維已經被轉移了,現在這邊剩下的就是個殼.你在基地里也看過我們的備用身體,替換軀殼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那他……"

"他的身體應該是出了問題,而且反向影響到了他的意識.我剛剛使用最高權限關閉了他的機械骨骼,所以他現在才會整個癱下來.放心,等我們檢查完會把他移回去的."

雖然還是很擔心,但白銀總算是安心了一些,但是過了幾秒她便又意識到了什麼,然後轉頭看向我問道:"你是不是對我也可以這樣做?"

"不光是你,整個龍族的任何個體我都可以隨意關閉他的電子腦和機械骨骼使之進入休眠狀態.如果你沒出問題,我覺得你應該可以理解."

白銀只是沉思了幾秒便點了點頭,然後道:"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這四個字雖然不多,但對一個人類來說卻可能是永遠也無法理解的事情.我們龍族從基因層面就修正了很多的思想上的沖突,比如說在防人之心和害人之心這兩條上我們和人類就差別巨大.對人類這個複雜而多變的物種來說,侵害別人的想法幾乎是不可逆轉的.即使完全沒有利益沖突,依然會有人想要侵害別的人類,這是銘刻在人類基因上的競爭與殺戮本能決定的,倫理道德和社會暴力機關的壓制什麼的都只能減少和限制這種行為,但永遠無法杜絕它.但是我們龍族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們從基因曾面就沒有這方面的特征,所以龍族內部可以說是絕對的互相信任和絕對的團結一致,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幸運只是表現出了一些反常性格就讓我發現了不妥的原因,因為那已經違反了龍族的思維方式.

像我手里掌握著能夠控制全族的特殊權限的事情,如果是發生在人類身上,那麼其他人必然是想盡一切方法的要去干掉這個擁有控制權的人,哪怕這人永遠都不會去用這個權限,其他人也不會放過他,因為他們不相信這人不會用.但是在我們龍族之內,這個行為卻直接就可以被理解和接受,因為我們龍族之間沒有勾心斗角和爾虞我詐,我們有可能說謊,有可能偽裝,但那都是對外的,我們永遠不會對自己人進行欺騙和蒙蔽,除非那是為了幫助對方.

當然,我手里的最終權限其實也不是絕對控制權限,因為龍族根本不存在絕對控制權限.我手里的這個可以關閉其他龍族的權限實際上只是為了在己方個體出現可能的故障時及時關閉他並進行維修調整,而相對的,因為我也可能遇到這類問題,所以凌和小純他們也有關閉我的權限,只是因為我掌握著全族的關閉權限,所以關閉我不是他們中的哪一個人想關閉就可以的,必須要有至少三名像凌或者小純他們這樣的高等龍族同時發出指令我才會被關閉,而如果是麒麟武士組成的龍族軍團,那就得有至少一千人同時發出指令才能關閉我.這是一種保險,也是本族的自我維護機制.

在獲得白銀的認可後我們便走到了幸運身邊大致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而女媧也從內部控制了幸運的身體上的各個內部結構,然後一個一個的開始測試檢查,結果很快就被我們發現了問題所在.

"就是這里."隨著我的指引,玲玲便拿起她的那柄特制配劍插入了脖子後面的一塊肌肉之中,然後隨著她的手逐漸用力,很輕松的就把劍刺了進去.在刺到足夠深度後,玲玲便用力一抽,劍又被拔了出來,而我則是迅速趴了上去將右手從切開的口子伸進了幸運的肌肉中.隨著我的不斷用力,我的整條胳膊很快都插進了肌肉中,接著我開始閉著眼睛單靠電磁感應和手上的觸覺在肌肉中摸索著.果然,很快我就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而那玩意在感覺到我的靠近後居然還移動了起來,不過我速度更快,用力向前一抓便將那東西捏在了手里,然後一把將其拽了出來.

吱……隨著我的手抽出來的同時,一聲極為尖銳刺耳的尖叫也響了起來,那聲音震的我們都有點耳朵發麻,不過還好,那東西只叫了幾秒就停了下來,而此時我們才有機會仔細觀察這個東西.

這是一只蟲子,其外形類似于蜈蚣,提表覆蓋著黑色的甲殼,長度大約在三十厘米左右,其身下有幾十條尖端極為尖銳的節肢,此時正纏繞在我的手腕上拼命用力想要刺穿我的鎧甲,而它的腦袋上則長了一對大鉗子,正在拼命的一張一合試圖咬我.不過很可惜,我捏的位置很准,正好在它的頭部後方,受甲殼限制,它只能把後半截身體轉過來纏在我的手腕上,腦袋上的那對大鉗子卻是完全派不上用場.

"這是啥玩意啊?"玲玲有些驚訝的看著我拽出來的蟲子叫道:"難道我們體內也會長寄生蟲的嗎?"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詳細情況必須得回基地用專業設備檢查一下才能知道."

白銀湊過來問道:"之前幸運的行為就是這個東西造成的?"

我點點頭道:"沒錯.剛剛女媧在抽離了幸運的思維後依然檢測到幸運的身體上有神經脈沖信號,所以她就讓我順著信號找信號源,結果就發現了這個東西.它們似乎附著在了幸運的神經線路上,然後通過向其中添加信號以達到影響幸運的行為和情緒的目的.不過看起來這個東西暫時還無法直接控制幸運,而且它的電信號強度也太低,在幸運的主意識被關閉後它自身無法用神經信號驅動幸運的身體做出反應,只能徒勞的發出一些雜亂的信號."

白銀點點頭又問道:"那現在幸運是不是可以回來了?"

我直接搖了搖頭."不行,他體內至少還有十幾條這玩意,我把這只挖出來只是想先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而已."

"還有?"

"對,而且不止一條.女媧根據信號強度估算了一下,總數應該在十三到十五條之間,我抓出來一條,說明起碼還有十二到十四條."

"那我們趕緊回去吧."白銀擔心幸運,所以很著急的說道.

我只能先安慰她道:"運輸機已經在路上了,還要等會才能到.一回去我們就給他做全面檢查."

等飛機這段時間我們當然不能干坐著,首先用數據通信連接小不點與小白他們的信號讓他們到我們指定的一塊比較荒蕪的區域去等待我們,之所以不讓他們過來,主要是因為他們身邊還跟著瘋狗和安敏他們那一幫子人.

這邊現在可全都是輻射線,既然我答應了要把人帶回去,那我就不會下黑手害他們.這邊的輻射線對我們龍族來說就跟普通人曬太陽一樣,而且還是陰天時的太陽,絲毫危害都沒有.但是,對于人類來說,只要在這里呆個幾分鍾,那等個十幾年後他們得癌症的幾率絕對要比一般人高出幾百倍都不止.如果他們在這里停留超過一小時,那我估計他們三年之內就得出現各種希奇古怪的毛病,而且絕對活不過十年.

為了照顧他們,也為了給我們的運輸機找個合適的降落地點,所以我們把他們都給指到了那片荒蕪區域,那里正好有條很寬的土公路,兩邊全是平坦的荒草地,我們的運輸機本身就可以垂直起降,有這樣的環境已經非常不錯了.

把他們指派過去之後我們自己也沒閑著.晶晶是一路指揮那些難民盡量跑遠些,玲玲被我指派到海里去拖了一些美軍官兵的尸體拉回到了近海,然後等著它們被海水沖上岸,這樣才能做足證據.

白銀的任務比較費勁,就是把幸運背到集合點去.這個除了她之外我們都干不了,畢竟幸運體積太大,我們就算有那力氣,想背起他也不容易,況且就算我們不在乎,可地面架不住啊.就我們這腳丫子的面積,要是把幸運背身上,那就真的是一步一個腳印了,而且是一腳就陷到頭頂的那種.

把他們都給指派出去之後我自然當然也不能休息,因為我得去檢查那個機器人的殘骸看看還剩點什麼.之前判斷幸運出了問題就是因為這個殘骸,按說這玩意是美國人的秘密武器,其上的技術肯定有我們能借鑒的地方.正常來說就算你不去主動俘虜一個完整的,可是擊敗之後也再沒道理去破壞它啊?這就好象某國軍隊干掉了一個外星人,不想著趕緊找個科研單位把它拉過去研究反而還要將其砍的粉碎再拿火焰噴射器燒成灰,這不成白癡了嗎?

基于這個想法,所以我當時才那麼快判斷出了幸運出了問題,至于現在,我當然是盡量檢查看看還有什麼沒被幸運拆碎的東西好帶回去研究.

結果不能說幸運,但也不算太糟糕.幸運的破壞很徹底,不過基本都是用爪子和嘴撕的,沒有動用能量武器和龍炎,因此即使碎的很厲害,拼回去的話還是可以研究出一些東西來的.只是這個功能量就比較誇張了.當然,這個我並不擔心,反正有女媧在,把所有能找到的碎片掃描一下,然後讓女媧玩三維拼圖就行了.相信以女媧的運算能力要不到兩秒就能把它完全複原.

我這邊收集碎片的工作還算順利,只是那個機器人體積太大,我不可能把它全部帶走.一來人手不夠,二來運輸機也沒那麼多空間了.裝下幸運和白銀就已經很勉強了,畢竟原本飛機起飛時還指望他們幫忙帶點東西回去,結果現在他們不但不能幫忙運東西,自己反而成了乘客之一.

當我把認為有價值的碎片都收集好裝進一個找到的箱子里時,我們的運輸機終于到了.看到飛機從我們頭頂低空掠過,我趕緊把東西往箱子里一扔就開始往集結點趕,而晶晶,玲玲也是立刻注意到了飛機趕了過來.

等我們飛到集合點時飛機已經停了下來,而且正在地面上調頭.這次一共來了兩架飛機,個頭都不小,要不然也塞不下幸運這種體積.當然白銀得坐另一架,這飛機可帶不動兩條龍.

"這是什麼?"安敏的記者綜合症看來是無可救藥了,被搞的這麼慘居然還敢問.

對于她的問題我直接予以無視,然後便將那個金屬垃圾箱交給了兩個跑下來的機組人員.沒錯,我剛剛裝零件的其實是個垃圾箱,不過不是我們國家那種像水桶一樣的垃圾箱,而是美式垃圾箱,也就是那種那種寬達兩米,高一米多,隨便塞三五個人進去都不覺得擠的大型垃圾箱.

城市被轟的那麼爛,我當時又沒帶搬運設備,能找到這麼個垃圾箱裝零件就已經很不錯了.當然,這個垃圾箱里面除了零件外啥髒東西都沒有,之前的海嘯到是幫我把它洗乾淨了.

在機組人員把垃圾箱搬進已經調整好方向的飛機後,我立刻便和晶晶,玲玲一起幫助白銀把幸運弄進了前面那架飛機的機艙,接著白銀自己也進入了後面那架飛機.

確認兩條龍都上飛機了之後我便直接上了前面那架飛機,然後安敏那個不知死活的傻女人居然就興沖沖的跟了上來.我看了她一眼便沒再說什麼,至于瘋狗他們則是老實多了,這會正小心謹慎的走在後面,生怕惹我生氣.

我們全部登機之後飛機便立刻升空,而我因為不想和那個瘋女人呆在一起,干脆直接爬上了飛機頂層的客艙.像這種大型運輸機的頂部一般會有一間小型客艙,主要是為押運人員准備的.當然,貨艙兩邊的長板凳也是可以坐的,只是舒適度要差了很多.

安敏看我爬上了樓梯之後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便湊到了從出現到現在一直沒有任何反應的幸運身邊.在圍著幸運的身體繞了幾圈後她便開始動歪點子,先是趁著沒人注意跑到了幸運的尾巴那邊試圖弄塊鱗片下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那可是連導彈都能硬扛的龍鱗,要是能被人用手扳下來那就成大笑話了.

在偷鱗計劃失敗後這個不安分的女人又開始往玲玲身邊湊,然後試圖問點什麼,結果剛一開口玲玲就直接拔出了身上的配劍,然後唰的一下又插了回去,下一秒她便在這個女人僵硬的表情中離開座位也爬上了樓梯往客艙而去,最後直到玲玲關上客艙門安敏才緩和過來,但是等她一低頭卻發現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被切成了一堆碎布條,要不是頂端還連著,估計她現在就得被人看光了.不過她現在卻不敢動,因為那些碎布條都只是掛在她身上,她只要一動保證立刻走光.

瘋狗一看這情況趕緊跑過來把自己的衣服批在了她身上,雖然髒了點,但好歹不會走光.

吃了一記下馬威的安敏依然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見玲玲不理她便又往晶晶身邊湊,而晶晶則是靠在機艙壁上閉目養神.安敏隨便搭了幾句話,但是晶晶根本不搭理她,搞的她也沒了辦法.

大概是天生不知道啥叫吸取教訓,這個瘋狂的女人在發現我們都不理她之後又開始在飛機里到處研究.當然期間還給幸運拍了很多照片,全部都存在了她那部已經被動了手腳的手機中.

雖說幸運是個大新聞,但照片拍來拍去就那點東西,這個女人很快又開始對這些失去了興趣.不過她很快就找到了她感興趣的東西——一個金屬罐子.

這個比暖水瓶略大一些的罐子是全密封的,外層是不鏽鋼,銀光閃閃的沒有任何標記,而開啟方式也只很簡單,只要擰就行了.

對于這個罐子安敏已經注意好久了,因為這個東西之前一直是玲玲在抓著,只是剛剛被她煩跑了之後這東西就丟在了地板上,所以現在她便有了機會.在牛頭確認了一下晶晶沒注意到她之後,她便小心的走到罐子旁邊並將那東西拿了起來,然後再扭頭看了眼晶晶.

其實以我們的電磁感應能力,就算不睜眼也照樣知道周圍人員在干什麼,晶晶當然也知道安敏在接近那個罐子,而她也准備去攔截了,畢竟那里面裝的可是剛剛從幸運體內挖出來的那條蟲子.不過,就在她剛准備動的時候,數據鏈中卻傳來了我的聲音."別管她,注意別讓那蟲子被他們搞死了就行."

晶晶聽到我的聲音後剛剛繃緊的身體便再度放松了下來,而那邊的安敏還以為自己沒被發現,正藏著那個罐子小心的往無人的一個角落靠近.在走進角落中後她又確認了一遍附近沒有人注意到她,然後才一臉興奮的慢慢擰開了那個罐子.

本來她是打算慢慢開啟罐子的,但是,就在她剛把罐子擰松,正准備慢慢掀開的瞬間,罐子里突然傳來了一股相當大的力量猛的一下將蓋子頂了開來,跟著她就見一條面目猙獰的巨大黑蟲從罐子里躥了出來一下撲到了她的臉上.幾乎是瞬間,高亢的叫聲便響徹整個機艙,而在乘客艙內,玲玲則是噗嗤一笑,連我也不自覺的微微笑了一下.

那蟲子剛剛我們已經大致研究過了,除了長的挺可怕,外帶可以釋放電流干擾神經信號之外其實沒有多大威脅,本身不帶毒性,也沒有什麼強力器官.嘴上的大鉗子到是有點殺傷力,但是那東西充其量也就比螃蟹鉗子厲害點,頂多能弄出點傷,搞死人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會出人命,我們就干脆不去管它了,反正那蟲子幸運體內還有很多,就算被搞死一只我們也不心疼.

和我們這邊的幸災樂禍不同,此時安敏已經嚇的連叫聲都變調了,那東西一撲到她臉上就拼命抱住了她的臉,而尾巴也纏到了她的脖子上,加上這東西的節肢非常鋒利,安敏此時已經被劃了一身的傷,而聽到叫聲沖過來的瘋狗他們則是看著蟲子嚇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四十七章 拆了它     下篇:第二十卷 第四十九章 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