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五十四章 逼供與目標確定  
   
第二十卷 第五十四章 逼供與目標確定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維多利亞是我魔寵的原因,總之我的願望很快就實現了.那幫人和聖斗士之間的口角很快就演變成了群毆.什麼?你說聖斗士一個人只能被圍毆?對,一個人確實只能被圍毆,不過要是把周圍的人一起加進去呢?

話說難道維多利亞真的有隱藏的幸運屬性存在?要不然我的願望為啥執行的這麼徹底?

那個聖斗士在和那幫人打起來之後周圍的人群中立刻就有人看上了那個聖斗士身後石頭上放著的銀瓶.那玩意里面裝了滿滿一壺的不知名液體,但是這並不妨礙大家對它的渴望,因為每次有人上繳甲蟲殼的時候那個聖斗士就會從這玩意里面用滴管吸出幾滴液體滴進對方的嘴里.喝下這個之後只要你想一下希望強化的屬性,那個屬性立刻就會發生變化,而且是一滴對應一點,非常的精確.

之前因為有個正牌奧林匹斯神族在那守著,所以一直沒人敢動手,這會可就不一樣了.隨著那個奧林匹斯神族也被那群與聖斗士對打的人群波及之後,周圍的人便再也按耐不住對那玩意的渴望將貪婪之手伸向了那個瓶子.然後事情就變的美妙了起來.敢偷神族的人不多,但敢搶別的玩家的玩家卻是一抓一大把,于是在那個瓶子到手後,盜竊者第一時間便被放倒,接著其他人開始哄搶,最後徹底把這次事件演變成了混戰.

看著已經徹底打亂套了的人群,我直接讓艾美尼斯使用真實鏡像技能複制出了三個一模一樣的瓶子,然後悄悄的潛入了人群之中.

雖然使用偽裝術後我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玩家,但偽裝術並不會改變我的實際屬性,因此在人群中我根本就是如虎入羊群一般的輕松隔開了所有攻擊並搶走了瓶子.當然,我在搶走瓶子之後很快便被圍攻"擊倒",然後瓶子被某個倒黴蛋搶走,接著那家伙也被人群放倒,瓶子到了下一個倒黴蛋的手里.

看著人群漸漸遠離我這邊,我立刻便從那群人中鑽了出去,不過其實不出去也沒啥大不了的了,因為戰場上已經大致分成了幾個片區在互相圍毆.剛剛我裝做摔倒的時候被人搶走的可不是一個瓶子,而是三個.因為大家都只盯著自己看中的那個,所以沒人注意到其實瓶子已經從一個變成了三個,而且全都是假貨.艾美尼斯的真實鏡像最大的優點就是具有實體,除了沒有目標物的屬性和比較脆弱之外基本和真品沒啥區別.可惜這個技能在現實世界中用不出來,要不然讓艾美尼斯去複制點古董啥的那就爽了.反正也沒人會拿古董去做什麼用途,也就是擺那看看而已,只要外觀一模一樣,一般都不會被發現.當然,游戲里的這些裝備道具啥的都是要用的,所以只要有人用了就會立刻被發現.

趁著那邊混戰的人群逐漸轉移位置,我則是迅速靠近了那幫正在被毆打的外國人.由于瓶子不在這邊,加上希臘人都知道神族不好惹,所以除了那幾個外國人和那倆奧林匹斯神族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在這個戰圈內.那幾個外國人雖然人數達到了十人以上,但對手畢竟是神族,一比十的屬性換算決定了再垃圾的神族對普通玩家來說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不說那個正牌奧林匹斯神族,單就是那個聖斗士就已經可以做到一挑八而不落下風的地步了,更別說旁邊還有個正牌神族.

正因為實力的巨大差距,所以人數占到了絕對優勢的那幫外國人反到是被壓著打的一方,不過這幫人到是夠硬氣,即使被壓著打也是死戰不退,而且仗著人多還真給那個奧林匹斯神族和旁邊的聖斗士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當然,這點傷充其量也就是皮外傷,沒看那奧林匹斯神族連治療術都懶得往身上刷嗎?

正當這邊的那倆奧林匹斯神族在那虐著幾個外國人的時候,我卻是悄悄的摸了上去.本來按照正常順序我應該借助偷襲優勢先把那個實力比較強的正牌奧林匹斯神族干掉,然後再去對付那個聖斗士,但是我需要打聽阿芙洛狄忒的情況,所以必須得把那個神族留下,因此就只能先襲擊那個聖斗士了.反正以這兩位的實力,想從我手里跑掉那都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倆神族正在專心的對付眼前的外國人,而那幫外國人被打的狼狽無比,雙方都沒怎麼注意身邊情況,因此直到我突然暴起之時兩邊都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那聖斗士一拳將一名戰士的盾牌打出了一個拳頭形狀的凹坑,而那戰士也因為巨大的力量被直接砸的半跪了下去.接著聖斗士抬腿一腳將他的盾牌踢開,那戰士則是被踢了個跟頭,隨後便拼命抱住了腦袋,因為他知道接下來自己就要遭受攻擊了.不過,預料中的攻擊並未落下,就在他驚慌的護住要害而身邊同伴沖上去准備救援之時,一只手突然從那聖斗士的背後伸了出來環過他的脖子將其直接拉倒在地,跟著一柄幾乎看不見形體的刀刃閃電般劃過了聖斗士的咽喉讓他的掙紮瞬間停了下來.

由于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所以在場的幾個外國人都沒怎麼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戰斗就已經結束了,而地上的聖斗士則是已經沒了呼吸,顯然已經死透.不過,那幫外國人雖然沒啥反應,但那名奧林匹斯神族卻是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只是他的反應出了點差錯.

本來如果在聖斗士被干掉的同時他就立刻轉身逃跑,那麼他的生還幾率至少能再增加一倍以上,但是很可惜,在發現聖斗士死亡後他不但沒有跑路,反而沖了上來.這就有點自尋死路的意思了.

就在那家伙朝我沖來的同時,我也已經起身迎了上去.那奧林匹斯神族一進入攻擊范圍便立刻抬手揮出一拳,但是我卻以比他更快的速度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猛的向上一推,跟著右手直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那家伙揮起左拳想攻擊我的太陽穴以逼迫我松開他的脖子,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我卻突然向他身前邁了一步,跟著捏住他脖子的右臂往上一抬,用手肘位置架住了他的胳膊,同時在他的胳膊撞上我的手肘的同時,我便立刻順著他擊打的力量猛然發力捏著他的脖子往左側用力按了下去.那家伙立刻便感覺自己失去了平衡,整個人都橫著跌了出去,然後被我一下摜在了地面上,轟的一聲半個人都陷了進去.

雖然這一下被摔的很慘,不過這種打擊還遠沒到能干掉一個神族的地步,所以我根本沒有絲毫停頓的直接將被我摔的有點暈呼的那家伙從土里一下又拽了起來,然後不等他反應過來抬腿便是一腳正中他的肚子,踢的他整個人都橫著飛了起來,但是因為脖子還在我手里捏著,所以他並沒有真的飛起來,而是在整個身體甩平之後被我突然換手捏住了他的後頸面朝下再次摜向了地面.

轟.伴隨著一圈圈擴散開來的蛛網狀裂紋,那家伙直接就被砸暈了過去.不是神族不經打,而是因為我對他的壓制太強烈了.神石本身已經賦予了我壓制神力的作用,更何況屠神屬性的強化效果使得我在面對神族之時明顯比平時更加生猛.想想我連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的攻擊都能扛下來,這麼一個跑腿的小神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就在那幫外國玩家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中,我直接像拖死狗一般拎著那名奧林匹斯神族的脖子將其從地面上的大坑里拖了出來,然後當他們不存在一般走過他們身邊向旁邊的練級區中走去,至于那幫外國人則是直到我消失在視線中好長時間才咕咚咽了口吐沫下去平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當然,在緩過勁來之後那幫人的議論我是聽不見了,因為此時我正在練級區內的一處小山洞里審問俘虜呢.

"名字,身份,,隸屬哪位神祗,這次下界的任務,通通告訴我,馬上."

"我是不會……"啪的一聲響亮的耳光聲回蕩在洞穴中,而那家伙也直接從靠著的牆壁上飛出去兩米多遠才再次砸落地面.

"我並不是個有耐心的人,不過如果你不肯合作的話,我也不介意和你慢慢玩."

我說著便直接拿出了一只皮箱在他面前打開並放在了地面上.當箱子打開的瞬間,那原本還一副我是英雄表情的神族便直接嚇的像條蛆蟲一般往後挪了過去.

"你可以不說,那是你的權利,但我也可以盡情的折磨你,這是我的權利."

"你這個惡魔,宙斯會為我報仇的."那家伙雖然怕的要死卻還是一副不肯妥協的嘴臉.

"宙斯?"我故意笑的盡量邪惡一些並看著他的手指說道:"或許他能辦到,但在此之前你一定已經悲慘的死去了.當然前提是你繼續這麼英勇下去.不過話說回來,我很好奇你能為此得到什麼?沒有人會為你的死而感到傷心,他們甚至都不會記得有你這麼號人失蹤了."

"胡說,我是有任務在身的,如果到時間了我還沒回去,宙斯就會知道我出事了."

"不不不,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確實如你所說,不過我不得不告訴你一個很不幸的消息,那就是我們正准備對你們奧林匹斯神族展開一次大規模行動,所以宙斯很快就會忙的焦頭爛額,至于你這麼個芝麻小神的失蹤……會有人記得嗎?"

"你……你你……"那家伙指著我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所以然來.

我故意繼續邪笑著挑釁道:"你什麼啊?我很想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偉大的稱號呢.你可千萬別用什麼惡魔啊,殺人狂啊,變態啊之類的了,那都已經被人用爛了.來點有新意的吧?我很想再拿到一個稱號呢."

"你這個該死的家伙!"被我一番邪惡的說辭搞的不知所措的神族最終只能罵出了這麼一句沒有威力的言語,不過我對此卻是相當高興,因為這正說明那家伙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怎麼?還是不想說嗎?"我一邊說著一邊將箱子里的東西一件件的拿了出來,雖然那家伙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這卻並不妨礙他因此而感到恐懼.見他的目光跟隨我的動作一件件的掃描我拿出的物品後,我忽然將其中一只小瓶子取了出來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後說道:"知道這里面裝的是什麼嗎?不用猜了,這里面裝的是靜寂之海的海水."我說著便放下了那瓶子,然後仿佛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又問道:"你知道那是什麼吧?"見對方已經連嘴唇都開始哆嗦了,我便滿意的點點頭道:"很好,看來你知道.那麼,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拿這東西出來是要干什麼吧?"

"你去死吧!"因為我並沒有禁錮那家伙的身體,所以在想到了可能的結果後那家伙便徹底爆發了.他憤怒的沖了上來,然後想要襲擊我,當然結果只是讓他身上又挨了幾拳.

這家伙本來就不是我對手,而且實力差距很大,再加上剛才被我一頓胖揍,現在明顯是一身傷,就這狀態他要還能跑掉那就真奇了怪了.這也是我為什麼不把他捆起來的原因.

將那家伙再次扔回牆邊,但他一落地立刻又要跑,不過我比他動作快,上去一腳直接踩住他的手掌,跟著蹲下去拔出腰間的匕首猛的一下貫穿了他的手腕將他的一只胳膊釘在了地面上.即使是神族也是會疼的,只不過他們平時不太容易受傷,所以一般很少有疼痛的時候.不過,被我突然釘穿手臂,即使是神族也照樣得疼的滿地打滾.當然,因為手臂被固定住了,他雖然在那不斷的掙紮扭動卻根本不敢去動那條胳膊,因為一動就會更疼.

看他還跟條上了岸的魚一般在那蹦達,我直接一腳踢在他的下巴上讓其變成仰面朝天的姿勢,然後又拔出一根匕首在他反應過來之間把他的另外一條胳膊也釘在了地面上.

"啊……你這個惡魔……該下地獄的混蛋!"那家伙現在已經疼的快抽過去了,不過因為手被固定根本沒法動,只能張嘴罵我以減輕痛苦.

對于他的辱罵我當然是一點也不在乎了,所以我又迅速的拔出了一根匕首將他的一條腿按在地上照樣釘穿,接著我又迅速摸出了第四把匕首一邊按著他剩下的那條腿一邊道:"你別亂動啊,配合一點,一會我還要給你試試寂靜之海的海水呢.那玩意可比這個厲害多了,你這就叫的跟殺豬的一樣,一會要怎麼辦啊?來來來,堅強一點,表現出你英雄的氣概嗎."

"不不不,我說我說,你想知道什麼?我不當英雄了,我說還不行嗎?"在我的威脅之下那家伙終于徹底崩潰了.對此我到是不覺得意外,畢竟按照以前的經驗來看,其實神族是最好逼供的種族.相比之其他生物,神族的生活條件最優越,因此他們也最怕死,加上平時基本不會受傷,所以他們對疼痛之類的抵抗力都很弱.基本上除了實力比較強悍外加極端的高傲之外,神族其實可以被定義為一種欺軟怕硬的軟弱生物.這個家伙能堅持到現在而不是一上來就招供其實已經很讓我驚訝了,所以他現在求饒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很好,看來你是領悟到了生命的真諦."看著那家伙恐懼的表情,我便轉身直接坐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後拿著個匕首一邊在他身上比畫一邊說道:"那麼我們來正式開始我們的對話吧.首先,第一個問題……"

在心理防線崩潰後拷問就變的相當沒有技術含量了,只用了幾分鍾我就把想要知道的全部弄到了手,然後我又拿出了一把匕首准備結果他的生命.

那家伙一下就看出了我的意圖,立刻劇烈掙紮了起來想要逃脫,結果反而扯到了手臂和腿上的匕首疼的他再次慘叫了起來.發現無法掙紮後他便驚慌的質問我:"你不是說只要我說了就放了我嗎?"

"我有那麼說過嗎?"我反問道.

聽到我的話那家伙一下就愣住了.確實,我根本就沒說過會放了他,而他只是被我的行為給誤導了.

"你你你……你不能這樣!我已經交代了所有情報,你應該放了我."

"抱歉,我沒有給自己留下後患的習慣."我說著便按住他的脖子要下殺手.

那家伙一看這架勢趕緊叫道:"不,別殺我.我投降,我加入你們的勢力給你當打手還不行嗎?"

"抱歉,你這種實力的廢物我沒興趣."我說著便要往下紮,那家伙還想說些什麼求饒,但我卻沒有要停的打算.那家伙看我下定了決心要殺他便也知道不能再怕疼了,于是他便奮力一掙,猛的將被釘住的手臂連著匕首一起拔了起來,雖然疼的要死,但他卻根本不敢去分心,手臂剛一獲得自由立刻便伸手想架住我的手臂,只可惜他本來就沒我速度快,加上疼痛多少讓他的速度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最終當他抓住我的手腕之時,匕首已經插進了他的咽喉.

正常來說被破壞身體後神族還是可以依靠神魂脫離的,但是眼前這位顯然比較弱,所以他的神魂剛飛起來就被我一把拽了下來.本來我還擔心冥衣的屬性會導致這個家伙的神魂直接被龍魂套裝吸收呢,沒想到在我抓住那家伙的神魂後,尸體上又飄出一團紫黑色的氣息滲入了我的鎧甲之中,這樣看來冥衣吸收的並不是魂魄,而是別的什麼東西.

哈迪斯那邊的信仰收集計劃正愁神魂不夠呢,眼前正好發現一個,我干脆直接把那家伙的神魂塞進了隨身攜帶的容器中裝了起來.

干掉這個家伙之後我便離開了那個洞穴,不過出門後我又把洞給轟塌了,這樣就不會有人看到他的尸體了.我可不想因為一點小疏忽而導致任務出現差錯.

根據剛剛被干掉的那家伙的交代,阿芙洛狄忒應該是已經帶著一身傷回到了奧林匹斯山,而且她現在已經被治愈,至于她正在做什麼,這個低級神族就不知道了.

被俘虜的阿芙洛狄忒跑回奧林匹斯神族算是個大新聞,他能聽到不足為奇,但高級神族的行蹤卻不是他這種小神可以接觸到的.不過,我從他那里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阿芙洛狄忒很快就會去一個地方,而我要做的就是提前去等著就行了.

上次俘虜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當時阿芙洛狄忒的戰斗力明顯比雅典娜還要高,而這種不正常的差距則來源于另外一名奧林匹斯神族神族——火神赫淮斯托斯.

赫淮斯托斯與其說是火神,不如說是個鐵匠更合適.當然他不管制作菜刀和農具,這家伙根本就是個人形兵工廠,而阿芙洛狄忒之所以在戰斗力上能超越雅典娜,就是因為她有一套赫淮斯托斯為她度身定做的超級戰甲.正因為這套牛到不行的裝甲,所以阿芙洛狄忒才獲得了不應該具備的戰斗力.當然,現在那套裝甲已經被我弄碎了,所以現在的阿芙洛狄忒可以說是處于戰斗力極低的狀態中.

雖然現在的阿芙洛狄忒已經投靠了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但是不管在哪個勢力中,個人實力永遠都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既然有了這麼一次回來的機會,阿芙洛狄忒便打算再找赫淮斯托斯為她打造一套裝備.不管怎麼說赫淮斯托斯也是她名義上的丈夫,雖然沒有實,卻有名,加上赫淮斯托斯對她本身就很好,所以找赫淮斯托斯要套裝備對她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不過,盡管赫淮斯托斯不會吝嗇一套裝備,但即便是赫淮斯托斯也不可能隨時都准備著好幾套適合阿芙洛狄忒的裝備,因此阿芙洛狄忒回來後還得等赫淮斯托斯現做一套才行.好在赫淮斯托斯畢竟是專門干這個的神族,雖然戰斗力不行,但是打鐵的技術卻沒人比的上,有一天時間足夠他完成一套裝備了.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計算,阿芙洛狄忒應該很快就會去找赫淮斯托斯取她的裝備,那麼我想要找到阿芙洛狄忒就方便很多了.不過說起來有點奇怪.我好象記得自己離開前曾讓阿芙洛狄忒帶上我們行會的水晶通訊器方便聯系來著,可是為什麼她的通信器卻一直收不到信號呢?要不是那東西到現在都無法生效,我也不用費這麼大勁跑來找她了.

赫淮斯托斯雖然是奧林匹斯神族中的高級存在,而且是神王宙斯與天後赫拉的兒子,幾乎相當于奧林匹斯神族神族大太子一般的身份,但是他卻並不住在奧林匹斯山上.至于這個原因嗎……很簡單,因為他長的丑.

拜宙斯那個老色鬼還算不錯的眼光所賜,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基本上都是男的帥女的靚,反正拉出去當模特個個都合格,而且全都是模特中的精英,惟獨就是這個赫淮斯托斯偏偏長的奇丑無比.宙斯的陽剛之美與赫拉的高貴之美居然在他身上發生了正正得負的情況,帥哥加美女生出來的卻是個怪物.

就因為他長的丑,所以宙斯極為不喜歡他,而且在他出生後還把他扔下了奧林匹斯山,結果還摔斷了一條腿,搞的他現在是又丑又駝還是個瘸子,基本上已經可以算是極品爛人了.

被扔下神山的赫淮斯托斯之後也再沒回過奧林匹斯山,而是一直住在一座火山之中,當然火神住在火山中其實比住別的地方更舒服.

雖然長相很糟糕,但是赫淮斯托斯的為人據說很不錯,溫柔善良外加熱愛和平,這一點依然與宙斯和赫拉的基因完全相反,不過這次不是正正得負,而是負負得正.就像奧林匹斯神族中除了赫淮斯托斯外幾乎找不到一個長的稍微丑點的神族一樣,奧林匹斯神族之中同樣幾乎找不到善良的家伙.整個奧林匹斯神族中能稱的上仁慈善良的存在基本上兩個巴掌就數過來了,相對于奧林匹斯神族的人口基數來說,這個比例還真是低的夠可以的.

總之赫淮斯托斯這家伙就是奧林匹斯神族中的異類,不但長相顛倒,連性格都是反的.不過,這到是方便我了.離群獨居意味著容易靠近,溫柔善良說明好忽悠,戰斗力低下代表出了問題方便善後,再加上這家伙牛到不行的鐵匠手藝,這麼極品的存在我當然要嘗試一番看能不能挖過來了.話說這家伙雖然很善良,可換了誰一出生就被父親從山頂扔下來,之後也不會再對這個父親有一絲一毫的感情了吧?所以說這麼多條件之下,挖走赫淮斯托斯我基本上已經可以確保九成的把握了.當然,真說不通的話我或許會考慮武力解決,就算綁也把他綁回艾辛格去,反正這種武器專家哪怕扔在艾辛格的監獄里發黴也比放在敵人那邊來的讓人舒心.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五十三章 調查屬性以及發現目標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五十五章 碰上粉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