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五十八章 火神秘辛  
   
第二十卷 第五十八章 火神秘辛

"你可不要後悔."那倆石像大概也是生氣了,這會正想著怎麼把我海扁一通呢.所以他們根本不等我確認,在喊完話的同時就已經提著長槍掃了過來.

嗚……當……帶著呼嘯風聲的長槍猛的掃在了我站的位置上,跟著便是呼嘯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同時我所站的位置就仿佛發生了爆炸一般的猛然升起了一個煙圈,直到彌漫的煙塵重新落下,眾人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煙塵之中,我居然毫發無損的依然站在那里,而且還伸著一只手用五根手指捏住了那寬大的槍刃,而在我的腳下,平整的岩石地面竟然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多的布滿蛛網狀裂紋的淺坑.

"怎麼可能?"就連那石像守衛自己也是嚇了一跳.能躲開他攻擊的人不少,擋住的也不是沒有,可是只用五根手指就能捏住槍刃,並且紋絲不動的人,這絕對是他第一次見到.

"可能與否不是你說了算的."我說著突然用力捏住槍刃向上一挑,咔嚓一聲我腳下的岩石再次碎成了更細的粉末,而那邊的石像竟然因為手上的力量而站立不穩被提了起來,跟著真個身體在我頭頂畫出了一道半弧一直飛到了我的另外一側又轟的一聲砸在了地面上.

盡管這是石像守衛摔在了地上,但是遠處觀戰的那幫人都忍不住集體一縮脖子,好象是他們自己被摔了一下一樣.

"天,那家伙是變態嗎?"一個玩家感歎道.

另外一名玩家則是冷靜的分析道:"等級起碼一千八以上,不,至少兩千,這力量太恐怖了.就算基礎力量加到十,沒有兩千級也絕對沒有這樣的輸出."

"可是游戲里有兩千級以上的人嗎?"一名玩家皺眉道:"我記得等級榜上排行第一的那家伙不是才一千七百多級嗎?"

"笨蛋,紫日身上有一件功能不全的遮蔽工具,等級榜看不到他的爬名,不過根據冰霜玫瑰盟的一些人自己猜測,紫日的等級早過兩千了."

聽到這個聲音,旁邊一個傻傻的家伙弱弱的說道:"兩千級啊!我還不到一千二呢!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白癡,人家之前也就只有一千幾百級而已,不過後來冰霜玫瑰盟和俄羅斯神族發生了戰爭,而且冰霜玫瑰盟好象還打贏了.作為冰霜玫瑰盟的老大兼最強戰力,你們覺得紫日要干掉多少神族才能讓戰斗獲得勝利?"那個木乃伊法師作為我的粉絲,知道的顯然比一般人多些,不過畢竟不是我們行會的人,消息知道不少,正確性卻有待提高,至少我的等級絕對不是單靠一次戰爭就升上來的.

"靠,冰霜玫瑰盟的都是變態嗎?"另外一個玩家感歎道.

一名女性玩家有些不服氣的質問道:"你怎麼這麼說人家?冰霜玫瑰盟得罪你啦?"

"得罪是沒得罪,不過你們不知道嗎?戰力榜上的前十名之中有一半都是人家的人,而且前完名全給他們占了.你們說這還不夠變態的嗎?"

之前四組之中人數比較少的那組的首領忽然說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遵循自然法則的,行會勢力也不外如此.星體之間存在萬有引力,行會和人員之間也一樣.越是實力強大的行會吸引力就越強,于是那些強大的玩家就會像被引力捕捉的小行星一樣不自覺的一頭撞進這個巨大的星體之中."

"分析的是有點道理,不過我覺得冰霜玫瑰盟這枚行星最厲害的不在乎它的體積,而在于其上有一條主動捕捉其他小行星的重力之手."

"重力之手是個什麼玩意?"之前那名弱弱的玩家問道.

旁邊的一個女性玩家一指那邊的我道:"就是那個."

就在這幫人在那里討論著我們的實力問題之時,我們這邊的戰斗可是沒有絲毫的停頓.

那尊石像守衛被摔在地上之後也好象正常人一樣被徹底摔懵了,不過我覺得比起傷害,還是驚訝更多一些.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絕不至于弱到一個過肩摔就爬不起來的地步,他應該是因為被一個認為很弱小的對手擊敗而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那石像守衛被砸懵了,但是另外一尊石像守衛卻是絲毫沒有停頓的揮起長槍猛的砍了過來.之前我只是想試一下這石像守衛的力量等級以判斷他們的實力,這次可不會再去抓槍刃了.看到掃過來的巨大長槍我直接一個縱躍便落在了槍刃上,然後就三步兩步順著槍身一路跑到了石像守衛的手臂之上.

那石像守衛看到我居然爬到了他的手上,立刻便放開了長槍伸手來拍,但是我卻一下跳到了拍來的那只手上,然後在他的胳膊上一蹬便躥上了這家伙的肩膀.

感覺到我落在肩膀上,那家伙慌忙抖肩想把我弄下來,誰知道我卻是直接拔出了永皒鶪W了他的頭頂,跟著猛的將變成鉤鐮槍形態的永盚齔菬漁a伙的頭頂心紮了進去.

"啊……"那石像守衛顯然並不是單純的石像,除了有情緒之外他也有痛覺.被我一槍插入腦袋的石像守衛立刻慘叫著伸手來拍腦袋,而我則是早已拔出了鉤鐮槍一步跨到他的前額位置縱身跳了下去,那家伙的大手以一步之差拍在了我的身後.

飛在空中的我忽然一個轉身,雙手同時前伸,噗噗兩聲射出了兩只龍筋索,正中那家伙的雙眼.雖然是石像守衛,但那家伙的痛覺卻讓他們像人類一樣彎腰向前躬下了身子,而我則是借著他前傾的姿勢拽著龍筋索一下從他的兩腿之間蕩了過去又悠上了他的後背,跟著我兩步助跑沖到他的背心,抬起鉤鐮槍對准他的後心便猛的插了進去.

"嗷……"這次那家伙連叫聲都變調了,而且不是立刻直起身體把我甩下去,而是一下撲到了地上.

所謂趁他病要他命,這家伙既然倒了,我自然不能放松,趕緊拔出插在他背心的長槍沖到他的脖子邊將鉤鐮槍變成了長柄戰斧猛的對著那家伙的脖子便劈了下去.只聽咔嚓一聲響,永硠雂う漯欓`戰斧輕松的便破開了那家伙的脖子,然後在撞上他的頸椎時稍微感覺到了一點遲滯,但也只是稍微一頓便直接切了進去,最後隨著我手上突然一松,長柄戰斧直接穿過了那家伙的脖子,將他的腦袋切了下來.

伴隨著一陣當啷啷的撞擊聲,那家伙的腦袋就這麼翻滾了出去,最後竟然停在了另外一名石像守衛的身邊.這家伙剛剛被摔懵了,這會才算反應過來重新爬起來准備再戰,誰知道還沒等到他動手,同伴的腦袋卻是先一步滾到了他的腳邊.

"你……?"那家伙看到同伴的腦袋已經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憤怒的一頓長槍就要沖上來.

看到他的動作我卻是沒有馬上展開反擊,而是忽然喊了暫停."你該不會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特性吧?"我說著便將一塊大概比撲克牌略大一些,厚約一厘米的金屬牌拿到了面前假裝賞玩著.

對面那家伙原本還打算沖上來和我拼命來著,可是一看到那東西立刻就是一個急刹車停在了那里.

"你怎麼……?"

"拜托,能量波動這麼明顯,你當我瞎的啊?"我一邊說著一邊還把那塊金屬牌上上下下的拋接著,搞的那邊的石像守衛的腦袋也跟著上下不斷的跳動,一副想過來接住又不敢動的樣子.

大概是反應過來我再耍他了,那家伙突然停止了那種緊盯著金屬牌的樣子轉而對我吼道:"你給我小心點,要是摔碎了我根本拼命."

"不用擔心,以這個金屬牌的質地和地面的硬度計算,只要我不把它拋到十米以上的高度,落下來都不會有任何損傷的.不過我要是用力捏一下,那結果可就難說了."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因為怕你嗎?好象你的實力和被我干掉的這家伙也差不多吧?我能毫發無傷的干掉他,自然也就能干掉你.你覺得你有什麼能威脅到我的?當然,你可以哭著鼻子回去喊家長,放心,我不會攔著你的."

那家伙大概是沒見過我這麼囂張的,一時之間居然愣住了.不過在看了看旁邊同伴被砍下的腦袋後,他還是果斷的妥協了.

那家伙將武器一收,然後對我道:"你已經通過考驗了,把那塊金屬牌交給我你就可以直接進去了."

"這還差不多."我說著便直接將金屬牌彈了出去,然後轉身就往大門走去.那個石像守衛看到飛出的金屬牌嚇的趕緊撲了過去一把接住了金屬牌,不過他也沒敢沖我發火,畢竟技不如人,真把我惹毛了倒黴的只能是他自己.

雖然不敢招惹我了,但是那家伙到是沒忘記刁難我.本來在玩家完成任務後他們是要負責推開大門讓人進去的,畢竟那道門看起來都快趕上機場的停機庫大門了,這麼大的門怎麼可能讓他們輕易打的開?

對于那家伙的故意刁難我當然也猜到了,不過我反正不在乎,也就沒理他.在他帶著壞笑的表情中我直接走到了大門口,然後在回頭望了他一眼之後直接伸手在門上輕輕一按,大門就仿佛被什麼人用力撞了一下一般轟的一下就徹底敞開了.在那家伙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我壞笑著走了進去,然後大門便又自動在我身後重新關了起來.

那道大門之內並不是赫淮斯托斯的房間,而是另外一個大廳,這邊的環境看起來就要比外面的大廳漂亮多了.不但洞頂和牆壁都經過精心的裝飾,地面上也不再是打磨平坦的普通岩石,而是換上了光滑的大理石.

我進入的那道大門是位于大廳尾部的一道門,而在這有點像長廊一樣的大廳對面則是立著一座金碧輝煌的高台.高台大約有五六米高,三面都有階梯,修的跟金字塔似的.位于那高台的中央是一張相當華麗的火鑽寶座,因為整張座椅都是一整塊火鑽雕出來的,所以從遠處看過去感覺就好象一團燃燒著的火焰一般.

在這個寶座的背後是一面黃金屏風,其造型應該是一團燃燒的火焰的樣子,只是比較薄,不是立體圖形.

那高台並不是貼著大廳那頭的牆壁放置的,而是距離牆壁有一段距離.雖然因為高台的阻擋我看不到後面的情況,但是從這個大廳的情況來看,高台後面應該是有一道門存在的.

我正在那考慮是不是要過去看看的時候,對面的屏風後忽然繞出來一名身穿重型板甲的戰士.這家伙的身高大概有兩米左右,雖然無法和外面的石像守衛相提並論,但以正常人的標准來說依然可以算的上是個超級大個子.

這家伙走出來之後看到我也是微微一愣,隨後便一邊向我招手示意我走過去一邊主動迎了過來.當我們在大廳中央停下之後他又越過我望了眼大門口,然後才疑惑的問道:"怎麼就你一個人?"

我被他問的也是有點迷糊,不太清楚他的意思."你是問我為什麼沒帶同伴?"

那戰士搖了搖頭道:"不是,我是問你另外兩組人呢?大人不是說每天辦三件事嗎?除了你還應該有兩個人才對啊.難道說今天就你一個人有事情找大人?還是說你一個人有三個事情要處理,所以把其他人都趕走了?"

"都不是.我只是先進來了,剩下的人還在外面混戰,估計一會就能分出勝負選出另外兩組了."

戰士點點頭道:"那就再等等吧,等他們進來我再帶你們一起進去."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隨後便開始和這個戰士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當然我不是閑的無聊想找人嘮嗑,就算真無聊我也會打開通訊器去聯絡軍神給我找點事干.會里一堆一堆的事情等著處理,紅月和玫瑰一天到晚都在喊忙,想找點事情那真是太容易了.

我現在和這個戰士在這里聊天無非就是兩個目的,一是旁敲側擊的打聽一下赫淮斯托斯的性格之類的東西,這樣一會就可以對症下藥找到合適的切入點,並且也能避免提到一些赫淮斯托斯忌諱的東西.除了這第一目的嗎,我的第二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和這個家伙打好關系,希望一會找赫淮斯托斯談話的時候他能適當的幫點小忙,哪怕只是幫我說句好話或者贊同一下我的觀點,那也比我自己跟赫淮斯托斯說幾十句話更有用.

一般來說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通常都和他們之間的對話數量成正比,當然這個指的是在絕大部分正常情況下,要是碰上那種一張嘴必然得罪人的類型,那情況就要完全倒過來了.

我當然不是那種張嘴就會得罪人的類型,正相反,通常情況下我的親和力還是相當不錯的.尤其是在游戲里針對這些NPC時,有系統附加的高魅力外加威懾屬性在,只要不是那種比較暴虐的NPC,一般NPC都會比較容易和我相處.

眼前這個戰士顯然就是個比較正常的NPC,他雖然是戰士,但我又不是敵人,加上他本身性格比較憨厚梗直,所以我們沒聊多一會他就已經開始跟我稱兄道弟的互相胡侃了.通過我們之間的對話,我很快就弄清楚了赫淮斯托斯的性格特征.這家伙的性格怎麼說呢?有點憨,還有點倔,總之就是那種半傻的類型.說他聰明吧,他確實聰明,不然也搞不出那麼多技術裝備來了.可你要說他笨,他也確實夠笨,自身情感完全不懂得如何表達,而且基本上除了技術方面的事情外他幾乎都沒什麼主見.

在知道了赫淮斯托斯的詳細性格特征後我對此次的挖牆腳行動便更加的有信心了,不過比起赫淮斯托斯的性格,我到是發現了一個更重要的情報,而且這個情報一般人根本就別指望知道.

"還有這種事?"我故做驚訝的看著剛剛湊在我耳朵邊上小聲說出了一段重大八卦的戰士以滿足他的表現欲.

果然,看到我這個表情那家伙立刻得意的開始給我解釋前因後果.其實男人也是有八卦之魂的,那並不是女人的專利,只不過通常女人比男人的空閑時間要稍多一些,加上女人都喜歡紮堆,所以很多人都以為只有女人才八卦.事實上男人們只是通常沒什麼機會八卦,而一旦獲得了八卦的機會,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遲疑.

眼前這個戰士雖然看起來就是個嚴肅的家伙,但其實他八卦起來也是相當厲害的.那一瞬間我甚至以為眼前的戰士是個菜市場大媽使用了偽裝術冒充的呢.

在看到我驚訝的眼神後,那戰士立刻興奮的向我保證:"這絕對是事實.你們不是火焰地穴的人,所以不知道.我可是天天在這里,這種消息怎麼可能瞞的過我?赫淮斯托斯大人最愛的女人就是美狄亞小姐,只要美狄亞小姐說的話,赫淮斯托斯大人是從來不會反對的."

見他這麼說,我又裝做不信的樣子說道:"不對啊.就算我們不知道赫淮斯托斯和美狄亞之間的關系,難道其他的奧林匹斯神族也不知道嗎?"

那家伙一聽我懷疑,立刻又更加得意的指著我說道:"這你都想不明白?我們大人和奧林匹斯神族的關系你不知道嗎?自從當年被從奧林匹斯山上扔下來,我們大人幾乎就沒和奧林匹斯神族的其他神祗有過什麼接觸.就兩邊這關系,你覺得他們能知道嗎?"說到這里那家伙突然又神秘兮兮的湊上來故意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第三個人後才小聲說道:"其實就算我們大人和奧林匹斯神族的關系沒有鬧成現在這樣,這件事情也絕對不可能讓奧林匹斯神族知道."

"為什麼啊?"其實我已經猜到原因了,不過為了滿足一下那家伙急于炫耀的心情我還是擺出了一副'你快告訴我吧’的表情看著他等待答案.

果然,那戰士一看我這表情便更加得意的說道:"這個其實也是奧林匹斯神族內部的秘密,我只告訴你,你可別亂說知道嗎?"

我當然是立刻點頭道:"出了你的嘴,進了我的耳,我讓它爛我肚子里."

戰士滿意的點點頭,然後開始興奮的說道:"這個事情還得從愛與美的女神阿芙洛狄忒說起."

"就是前段時間被抓了,最近兩天剛跑回來的那個?"我故意反問.

"對,就是她.這個阿芙洛狄忒可是掌管著愛與美的女神,你說她得漂亮成什麼樣子?"

我故意假裝想不到的樣子問道:"你說能漂亮成啥樣?我反正知道肯定很漂亮就對了."

"不是很漂亮,而是美麗絕倫.她的美麗幾乎是男人都會被打動的.就連奧林匹斯神族的主神宙斯也沒有抵抗住阿芙洛狄忒的美麗,想要將她娶為妻子."

"我靠,不是吧?"我故意一驚一乍的叫道:"我可聽說阿芙洛狄忒是宙斯的女兒啊?宙斯要娶阿芙洛狄忒?這不是亂套了嗎?"

"嘁,女兒算什麼啊?"那戰士一副很不屑的樣子說道:"宙斯那個老淫棍只要是長的漂亮的,有誰是他不敢上的?到現在被他染指過的女神和女神之中就包括他的姐妹,他的親姨媽,他父親的女人,哦對了,除了阿芙洛狄忒之外還真有一個他的親生女兒已經被他得手了.想當初要不是哈迪斯下手夠快,我估計春之女神,現在的冥後應該也已經被宙斯占為己有了.對了,你知道春之女神的身份吧?"

我趕緊點頭道:"珀耳塞福涅是吧?聽說也是宙斯的女兒,而且好象她母親豐收女神德墨忒爾就是宙斯的二姐,這樣算來珀耳塞福涅等于既是宙斯的女兒又是他侄女吧?這個老淫棍,居然連女兒與侄女為一體的後代親屬都想下手,還真是個老變態!"

說到這里那戰士立刻悄悄的說道:"其實你不知道,宙斯碰過的可不止是那些和他有親屬關系的女神,什麼人類啊,妖魔啊,還有一些動物,他都碰過.你是不知道,我們希臘這塊好多怪物其實都是宙斯的後代."

"靠,亂*倫也就算了,他居然還玩人獸!我算是服了."其實宙斯的這些事跡我早就知道,畢竟作為神界之中一個比較特立獨行的存在,宙斯也算是神族中的一朵奇葩了.反正我在別的神族中就沒見過能變態成他這樣的.一般神族能搞個三妻四妾或者找個把情人就已經算很誇張的了,宙斯這樣的絕對是整個神族獨一無二的存在.

那個戰士聽我感歎完之後又接著道:"所以說啊.他想娶阿芙洛狄忒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呢,因為阿芙洛狄忒自己不願意,而且堅決抵抗,所以宙斯最後實在沒辦法,就只好放棄了娶她的想法.不過宙斯這家伙特小心眼,他自己娶自己女兒被拒絕也就算了,這家伙居然還因此懷恨在心,竟然利用自己神王的權力逼阿芙洛狄忒嫁給我們主人赫淮斯托斯.你也知道,赫淮斯托斯大人的長相確實是有些糟糕,這在奧林匹斯神族中一直被視為恥辱,所以那些奧林匹斯神族才會這麼不喜歡大人.宙斯逼阿芙洛狄忒嫁給大人就是為了要折磨阿芙洛狄忒,讓她難過,以此懲罰她拒絕了自己的要求."

"這個混蛋,我就沒見過有人能壞成這樣的!"

"確實,宙斯那個老淫棍就是世界上最壞的家伙了."因為赫淮斯托斯和宙斯的關系糟糕至極,所以赫淮斯托斯的手下們對宙斯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敬畏之心,要不然就算再喜歡八卦的家伙也絕對不可能說宙斯的壞話.那家伙在點頭承認了我的觀點之後又接著說道:"雖然很討厭他,但宙斯畢竟是神王,赫淮斯托斯大人和阿芙洛狄忒都無法反抗他,因此兩位最終還是被迫結婚了.不過赫淮斯托斯大人還是喜歡我們美狄亞小姐,而美狄亞小姐也知道不能正面反對宙斯,因此她就想了個辦法."

"什麼辦法?"

"就是把阿芙洛狄忒找來,然後大家湊在一起把事情說開了.我們赫淮斯托斯大人和阿芙洛狄忒保持名義上的夫妻關系,阿芙洛狄忒可以完全自由的想做什麼做什麼,就算去找別的男人也無所謂,而我們大人則是可以和美狄亞小姐永遠的在一起,只是雙方都不能破壞這場名義上的婚姻,因此也無法為自己的另一半提供名分."

我聽到這里才點頭道:"怪不然阿芙洛狄忒和和你們大人關系那麼好,本來我還在想,按照阿芙洛狄忒的性格被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而且長的這麼丑……抱歉我不是說你們大人壞話."

"沒關系的,大人從不在乎別人說他的長相.再說內在才是最重要的,相貌不過是層皮囊而已,以我們大人的實力,真想變漂亮的話起碼有幾十種辦法可以變的像阿波羅一樣帥氣.不,是可以變的比阿波羅還要帥."

我點頭道:"別說你們大人,就算是我也起碼能想到三種方法變帥.不過這下我明白了阿芙洛狄忒為什麼和你們大人關系這麼好了,原來不是因為他們成了夫妻,而是因為他們現在是反對宙斯的聯盟伙伴."

"對,所以我們大人和阿芙洛狄忒對外都表現的關系很融洽的樣子,就是有意氣宙斯,讓他以為自己又失敗了."

"不是以為.就現在的情況看宙斯根本就是真的失敗了.畢竟他既沒得到阿芙洛狄忒,也沒害到你們大人,而且阿芙洛狄忒和你們大人還都過的挺滋潤的."

"嘿嘿,說的也是."

我們倆正在那愉快的侃八卦,忽然就見我之前進來的那扇大門忽然打開了.透過大門可以看到門外正站著一排人,而在他們身後則是一大堆尸體.顯然混戰已經結束了,而且很明顯,人數最多的那支隊伍戰敗了.

現在門口剩下的隊伍還有兩支,加上我就正好三隊人.木乃伊法師那組明顯取得了最後勝利,而另外一組則是那組人數最少的隊伍.當然,兩個隊伍都減員了,而且剩下的人也基本都帶著傷.

那組人數最少的隊伍現在依然是人數最少的隊伍,因為他們只剩下了一個人還活著.這是個女人,穿著一身輕甲,雖然防護面積很低,不過這麼穿到是挺性感的,畢竟防護部位上,露的自然就多了,再加上位置上比較合理,自然就顯示出性感的效果來了.不過,這個女人到是挺讓人好奇的,因為一開始她剛進來的時候我還以為她是個二十一二歲的少女,因為她的身份很不錯,而且長的也很漂亮,加上各種裝飾物,確實是挺誘人的.不過,等她靠近了之後我仔細打量完才發現,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什麼少女,盡管看不出具體哪里有瑕疵,但是我可以斷定她絕對比看起來的年齡要大.

除了這個女人之外,剩下的自然就是木乃伊法師他們這組了.相比之那個女人,他們這組還算不錯,好歹還剩了四個人下來,比起那邊那女人那組算不錯的了.

木乃伊法師他們這組除了木乃伊法師本人之外,另外剩下的三個人分別是那個冥神牧師MM,一名冥神守衛以及一名黑騎士MM.

雖然剩了四個人,但是木乃伊法師他們這組剩下的人卻是傷的很慘.除了那個冥神牧師完全沒有任何傷之外,剩下三位幾乎都是遍體鱗傷,尤其是那個黑騎士小妹,要不是冥神牧師MM在扶著她,估計她連站都站不住了.

"我靠,怎麼搞的這麼慘啊?"

對于他們這兩組人的狀況我忍不住出聲感歎了一句,而那邊的戰士則是收起了之前和我神侃的那副表情,開始一本正經的問道:"你們就是最後剩下的兩組人馬嗎?"

木乃伊法師看了看那邊的女性戰士,見她沒有說話的意思便站了出來說道:"是的,就剩我們兩組了."

戰士聽完又朝外邊的石像守衛問道:"他們都通過考驗了嗎?"

"是的,他們選擇了回答問題,已經通過考驗了."此時通過敞開的大門,我發現之前被我擊碎的那個石像已經重新複活了.不過對此我到是沒有任何驚訝的意思,因為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了,那塊金屬牌才是石像的核心,其他部分都是用魔力凝聚起來的.也就是說只要把這個金屬牌放到那堆石頭上,自然就會重新組成石像守衛.

這邊的戰斗聽到石像守衛報告之後便轉而對木乃伊法師他們幾個和那個女戰士道:"既然如此你們就跟我進來吧."說著他也不等對方答應就轉身開始往座椅後面走去,我趕緊邁步跟上,而木乃伊法師他們也是立刻跑了起來.雖然他們受傷不輕,但是戰斗結束狀態下吃點藥就行了,所以幾人也是很快就跟了上來.

繞過之前看到的那座放著寶座的高台,我們直接進入了寶座後面的一道門.這道門比外面的大門要略微小一些,但是比起人類的身高還是挺大的.

穿過這道門之後是一條長長的走廊,但走廊是橫著的,左右兩邊都可以走.不過因為有那戰士在前面帶路,所以我們直接就轉向了左側跟在他的身後.

這走廊並不是很長,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突然向右一個轉彎,之後就是一道拱門.這道拱門之上有一層紅色的光幕在不斷的閃爍著,看起來就好象是蕩漾的水面一般,不過這個光幕似乎不怎麼透明,幾乎都無法透過它看到後面的東西,只能隱約看到那邊是個比較大的空間.

那戰士並沒有直接穿過那道大門,而是在門外停了下來並轉身從門邊放著的一個石台上取下了六只紅色的試管狀藥瓶發給了我們.看著我們疑惑的目光,他直接解釋道:"這是抗火藥劑.過了這道門溫度就會升的很高,服下這個可以保證你們一小時內火焰免疫."

"不錯的東西."我說著直接把那東西塞進了鳳龍空間,然後啪的一個響指,小鳳瞬間出現在我的身邊,然後拉住了我的一只手.一層紅色的光膜瞬間便從小鳳的手上蔓延到了我的身上.

那戰士看了我一眼,然後只是笑了笑,也沒說什麼.這個藥劑本身就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雖然也是比較有用的,但卻沒必要太過注意.再說就憑我和他聊的這麼愉快,他也不好意思找我麻煩啊.

木乃伊法師他們和那個女戰士雖然也看到了我的行動,但是帶路的戰士都沒說話,他們自然更不會說了.至于也學我將東西收起來,這個他們到是也想,只是看了看那紅色光幕最終還是放棄了.

等他們喝下藥劑之後戰士便帶著我們穿過光幕進入了後面的空間.

那道光幕後面是一個相當巨大的岩洞.靠近光幕入口的這塊是一大片平地,其上亂七八糟的堆著很多礦石和沒有完工的金屬胚.在這片平地的右前方是一條熔岩河,不過它不是整段河道,而是一個小拐彎.熔岩從我們對面的岩壁下方流出,然後在洞穴內拐過一個小彎又從右側的洞壁下流出了這個洞穴,所以這個洞穴內只能看到不太長的一小段河道.

位于我們所站的平地的左前方和熔岩河並排的位置假設著一個巨大的火焰熔爐,七八個大小不同的爐膛之中紅光一片,而熔爐的右側還有一個伸出的鏟斗形滑道,不斷有暗紅色的岩漿從熔爐內流出,然後順著滑道流入下方的熔岩河之中並被一起帶出這個洞穴.

很顯然這個巨大的熔爐就是依靠熔岩的溫度在運做著,這樣顯然就不需要什麼燃料了.當然,為了控制爐溫,使用一些魔法裝置是必不可少的,但不管怎麼說,不需要燃料也算是個不錯的屬性了.

此時洞穴中除了帶我們進來的那名戰士之外,還站著六個人,或者說是六個人形生物.其中一個長的很丑,不但駝背,而且還瘸了一條腿的家伙明顯就是赫淮斯托斯,畢竟這家伙的相貌實在是太容易辨認了.

除了赫淮斯托斯外,剩余的五個中有一個是和給我們帶路的這名戰士一樣打扮的戰士,應該是赫淮斯托斯的護衛之類的人物.除了這位之外,還有四個家伙.其中一個是個矮人,手里拿著一個大鐵錘,正在那敲打著一根燒紅的金屬條.另外還有一個家伙看長相應該應該是個炎魔,身高絕對在三米以上,不過此時這家伙正拿著個一點點大的小錘子蹲在地上正在小心翼翼的敲打一塊很微型的金屬塊,也不知道是在干啥.最後剩余的兩個生物看不出種族,可能是人類,也可能是比較接近人類的其他種族.兩人一個身高大約在兩米左右,全身都是肌肉,看著跟野蠻人似的.另外一個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但是卻非常的瘦弱,白皙的臉蛋上架著副眼鏡,手里還捧著本書站在赫淮斯托斯身邊一邊翻一邊說著什麼,要不是喉結很明顯我幾乎就要以為這是個女人了.

帶我們進來的戰士讓我們先在這里等一下,然後便跑到了赫淮斯托斯身邊去通報了一聲.聽到通報的赫淮斯托斯抬頭看了我們一眼,隨後和那名斯文青年說了點什麼,在後者轉向那名野蠻人之後他才一瘸一拐的向我們走了過來.

"你們好最後的勝利者."剛一見面赫淮斯托斯就先恭喜了我們一番,然後便直接切入正題."那麼現在,可以說出你們需要我做什麼了,我會給出你們相應的任務,完成後我就會幫你們完成你們的要求.當然,願望必須是和我的能力有關的,別的事情我可幫不上忙."

赫淮斯托斯說話的時候我一直在注意他,看的出來,這家伙是真的相當的善良.以神族的習慣,一般是不會把凡人看在眼里的,即使是我這樣的實力,在天庭也照樣有神仙看不起我.盡管他們其實根本就打不過我,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保持那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但是,赫淮斯托斯顯然沒有這樣的習慣.他對我們說話的時候相當的溫和,並沒有任何高傲的感覺,當然這可能與他的經曆有關.畢竟赫淮斯托斯是小時侯就被扔下了奧林匹斯山,之後從未進入過奧林匹斯山的范圍,等于就是沒接觸過奧林匹斯神界,所以他的性格比較趨向于普通人到是可以理解.

在說完規則之後赫淮斯托斯便掃視了我們一圈,然後問道:"那麼誰先來?"

反正大家各有一個要求的機會,所以現在我們到也沒誰去搶著說,而是客氣的互相看了一下,反正早說晚說也沒啥差別.最終見他們都不出聲,我便干脆對那邊只剩一個人的女戰士道:"女士優先吧."

對方聽到這話也沒推辭,向我點了下頭之後便站出來說道:"那好吧.我先說出我的要求."

那女人的要求很簡單,只是想要把身上的裝備改造一下,當然肯定要改造的很強才行.赫淮斯托斯對于這個要求也是立刻做出了回應,首先告訴她可以完成她的願望,但是需要她去取得幾樣物品.那女人也知道這個規矩,所以在領了任務後就直接高興的離開了.反正據說赫淮斯托斯的任務通常都不會太複雜,而且赫淮斯托斯很少提出過分要求,因此基本上不會有失敗可能.當然,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接受赫淮斯托斯接見的那三個名額的爭奪反倒成了死人最多的一關.

在那女人離開後木乃伊法師也提出了他的要求,就是幫他把一套他准備好的法師裝備改造成一套他這個職業專屬的裝備.因為已經有了基本材料,所以這個任務難度也不算太高,赫淮斯托斯只是讓他們把裝備先拿出來,在鑒定了之後便告訴他們,要完成這個工作需要他們幫忙,所以他們的任務就是留下來打鐵.當然,除了這個要求外他們還要提供一些材料和金錢,不過木乃伊法師他們顯然早有准備,材料居然提前就准備好了.

在將裝備交給那名美男子設計改造方案之後赫淮斯托斯便將注意力移動到了我的身上,不過他首先注意到的還是小鳳,畢竟作為火神赫淮斯托斯是能看出小鳳的鳳凰本體的.

"說說你的來意吧?"赫淮斯托斯看著我問道:"能帶著黑鳳凰的人絕對不是一般貨色,而且你身上這套應該是冥衣吧?能量如此之強的冥衣絕不是靠殺幾個人就能強化出來的.你絕對殺過神靈,而且不止一個.我很好奇,你這樣的實力來找我干什麼?你總不會是為了強化冥衣而想殺死我吸收神魂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五十七章 瘟神般的待遇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五十九章 火神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