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七十一章 被嚇住的宙斯  
   
第二十卷 第七十一章 被嚇住的宙斯

阿芙洛狄忒的話之所以讓宙斯驚訝就是因為宙斯懷疑她.之前阿芙洛狄忒被我們俘虜後又自己跑回了奧林匹斯山,這個經曆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靠譜.這就好象戰爭時期,如果有本方軍官被敵方俘虜,此後他又自己跑回來了,難道部隊會不對他做些審查就直接讓他官複原職繼續指揮部隊?這顯然不可能嗎.

宙斯也不是傻瓜,因此他也懷疑阿芙洛狄忒不是自己跑回來的.他擔心阿芙洛狄忒是我們故意放放回來的.當然,盡管他的猜測實際上就是事實,但他自己卻無法確認這個事情.

作為奧林匹斯神族中的高等存在,阿芙洛狄忒的地位和實力都是相當高的.這樣一個存在對奧林匹斯神族本身來說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因此即便有所懷疑,在真正得到確實可信的證據之前,宙斯也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動阿芙洛狄忒的.

但是,就在剛才,阿芙洛狄忒突然主動提出要宙斯出手干掉我.這個提議可是把宙斯搞糊塗了.如果說阿芙洛狄忒投靠了我們,那麼她現在應該做的是幫助我逃跑,而不是主動幫助宙斯把我干掉,因此宙斯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了.

當然,實際情況絕對不是宙斯想的那樣.阿芙洛狄忒可是和我簽過協議的,這可不是現實中的那種法律協議.畢竟法律協議,只要你有本事,膽子夠大,偶爾也是能安然違約而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我們簽署的是有大地之母擔保的正式協議,在游戲內,上位神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別說是阿芙洛狄忒,就算把全世界所有的地方神族勢力都捆一起,也不夠人家一根手指戳一下的.這種巨大的實力差距保證了除那些就是故意找死的人之外,沒有誰敢于違反上位神擔保的協議,因為那結果基本等于找死.

阿芙洛狄忒當然不想死,她也壓根就沒打算幫宙斯.她之所以這麼做,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為了完成她的任務.

說實話我之前都沒想到,阿芙洛狄忒居然是個這樣的人.她對自己的事情似乎特別的積極,簡單點講她就是個功利主義者.她和我簽署的協議是她必須幫助我們完成分化拉攏奧林匹斯神族中有離開意向的成員,而且她不能在任務結束前泄露任何一點有關任務的消息.

她剛剛建議宙斯干掉我,如果宙斯出手了,那麼我死不死不知道,但周圍的神族對宙斯的忠誠必然會大受打擊.畢竟范圍魔法砸下去必然會有誤傷,而宙斯不管不顧的連自己人一起炸,這對他的形象必然會造成嚴重打擊,此後阿芙洛狄忒再想勸說別人離開奧林匹斯神族,那可就容易多了.至于我的死亡嗎……那和她有什麼關系?阿芙洛狄忒簽的協議只是保證任務完成,我死不死根本沒在協議里.再說我是玩家,就算死亡也是可以複活的,又不是真的會徹底掛掉.

當然,阿芙洛狄忒這麼干之後,以後到了混亂與秩序神族肯定會被嫉恨,但是她根本不在乎.就像大多數美女都很高傲一樣,阿芙洛狄忒作為美神也是個相當高傲的女神.她喜歡那種被人眾星捧月的感覺,而且她從不在乎得罪人,因為在她的認知中除了宙斯那種家伙,別人都會順著她.另外,阿芙洛狄忒覺得自己是一個強大的戰力,在混亂與秩序神族中必然會像在奧林匹斯神族中一樣受到重視,因此她覺得自己之後的地位應該很高.至于我,我不過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她卻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成員.兩者雖然有聯系,但也不能說就是一回事,因此她覺得我不能代表混亂與秩序神族,也管不到她.

對于阿芙洛狄忒的這種想法,我大概能夠理解,所以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宙斯卻因此陷入了迷茫.

使用范圍魔法攻擊我確實會傷到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但說實話,宙斯並不在乎.與天庭的那幫家伙比起來,宙斯更像個暴君,而不是權術專家.他的地位是靠拳頭打出來的,誰不服氣就打到他服氣為止.這種管理方式雖然粗鄙,但見效卻異常迅速.當然後遺症也是多如牛毛.哈迪斯冥神系的集體叛變,海神系的尾大不掉,這都是拜這種粗鄙的管理方式所賜.相比之下我們國家的天庭雖然也會有野心家想要上位,但他們想的都是干掉某個高等存在,然後自己占據那個位置,從來就沒誰想過要跳槽去別的勢力混的.這也算是兩個神族勢力的意識形態和管理方式的不同所帶來的區別吧.

不管怎麼說宙斯猶豫了,而且很快就做出了決定.他不在乎奧林匹斯神族成員對他的看法,至少不在乎他們認為他殘暴,因為他就是靠這個來管理手下的.所以,在經過了短暫思索之後,宙斯立刻便決定出手.

"都讓開,神王要用大招了."阿芙洛狄忒在看到宙斯舉起手准備釋放大招之後立刻便出聲提醒了一聲.表面上這是在提醒那些奧林匹斯神族閃開攻擊范圍,但實際上我知道這是喊給我聽的.

宙斯要放大招,周圍那些奧林匹斯神族哪還敢留在我身邊,一個個都是有多快跑多快,盡量遠離我身邊,而我卻是也利用這個機會做出了正確反應.

剛剛在戰斗中我已經按照凌的建議測試出了身上的各個裝備用魂力強化後所對應的效果,結果得到的答案卻是讓我既後悔又高興.後悔是後悔剛才不該逐個測試裝備效果,而高興則是高興魂力強化居然沒有廢柴屬性,所有部件強化全都會出非常極端化的強悍屬性.

就在阿芙洛狄忒喊出宙斯要用大招,周圍的奧林匹斯神族紛紛從我身邊脫離之時,我猛然之間便將身上的所有裝備都開啟了魂力強化,然後,只見一層若有若無的流光便從裝備頂端閃過,我全身的裝備又再次發生了變化.

之前哈迪斯幫我把神龍套裝轉化成龍魂套裝的時候裝備就已經發生了一次變化,不過改變幅度並不大,只是在原來裝備上做出了一些細節調整,外加給整套裝備外面多加了層水晶外殼.但是現在,這身裝備居然又變樣了.

鎧甲什麼的到是變化不大,依然是小范圍的調整了一下花紋,而且鎧甲外面的那層水晶外殼內似乎多了一些用內雕方式嵌在水晶層中的魔法文字,這些文字會隨著魔力的注入而亮起一種暗紅色或者幽藍色與森綠色的光芒,就好象霓虹燈一樣.當然,這些文字沒有霓虹燈那麼花哨,反到給人一種神秘,陰冷的感覺.另外,由于花紋和部分雕花的變化,龍魂套裝的感覺似乎又從那種華麗帥氣的感覺開始向陰冷,厚重,血腥的哥特風格轉變了.不過想想也對,這畢竟是用魂力強化強化出來的,而魂力其實就是敵人死亡後吸收的靈魂力量,這樣說來現在的龍魂套裝基本就是用死亡之氣強化出來的,這要是還能表現出陽光的感覺,那反倒奇怪了.

其實裝備主體的變化還不算大,變化最大的反到是我背後掛著的小戒律之環,這個東西本來是由戒律之心與八根誓約之柱,外加上兩片月刃組成的.但是現在它卻是完全變了個樣子.

兩只月刃都發生了變形,變成了兩個圓形的刀輪,不過其直徑卻比原來的月刃要小了很多,只有不到六十公分長,而且刀輪的正反兩面都出現了一圈暗紅色的魔文.另外,這兩個刀輪內部都出現了四根誓約之柱,不過這些誓約之柱比原來位于節律之輪上的時候要變短變細了很多.它們就嵌在刀輪的內環之上,以每間隔九十度角一根的方式成十字形分布在刀輪內側,誓約之柱的另外一端全部指向刀輪的圓心.不過這四根誓約之柱指向刀輪圓心的那一端卻沒有連接在一起,而是空出了大約相當于一個拳頭那麼大的空間,也不知道是干什麼用的.

除了這倆刀輪,原本戒律之輪的那枚核心,現在卻是變成了一個香瓜那麼大的圓球.這個圓球的主體是半透明的晶體結構,顏色看起來好象是藍色,可是卻不太穩定,會毫無規律的突然從一個顏色跳成另外一個顏色.另外,在這個球體的赤道位置有一圈大約兩根手指寬的金色圓環,這圈環是明顯的金屬,而且相當的光滑,感覺都快能發光了.

這個變化後的球體似乎成了一個衛星一般的東西,它總是在我身體周圍移動,而且它的飛行軌跡似乎是個球面,如果可以把這個球面標記出來,它應該是個包裹我整個身體的,直徑在兩米五左右的標准球體.還有,那倆刀輪似乎也出現了類似變化,它們現在也是分別飛到了我的兩側肩膀的斜上方,以距離我的肩膀三十幾公分的高度懸浮在那里,就好象兩只螺旋槳一樣以四十五度的傾斜角懸浮在那里緩慢的自轉著,位置相當穩定,只要我移動身體,甚至是抬起手臂,它們都會跟著動,就好象它們的自轉軸是一根看不見的棍子,並且插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樣.

看到我這邊突然的變化,宙斯並沒有絲毫遲疑.阿芙洛狄忒提醒奧林匹斯神族成員躲避的話他也聽到了,所以他知道我會知道他要攻擊,因此我做出一些反應試圖抵抗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雖然他現在沒有在意我的變化,但很快他就不得不在意了,因為這個變化實在是太讓人感到恐懼了.

宙斯在醞釀了足有七八秒之後才突然朝我伸出了手中的權杖,在此期間我本來想偷襲打斷他來著,不過看到周圍那麼多奧林匹斯神族一副躍躍欲試准備隨時沖上來攔截我的樣子,我便放棄了.當然,逃跑也是個辦法,只是我覺得現在跑反而更危險,因為一旦我升空,就等于是變成靶子了.在地面上,為了保護奧林匹斯山,宙斯好歹不會用太誇張的攻擊技能.要知道連我在合體狀態下都可以用大型技能一劍劈倒耶和華的聖殿山,以宙斯的實力,他難道就沒有類似或者更強的技能?所以說,現在飛起來就是給他當靶子打的,相比之下我甯可呆在地上,好歹他不會太肆無忌憚.

隨著宙斯的准備結束,伸出那柄他一直沒用過的權杖,一團紅色的光芒突然開始在他的全長頂端聚集,然後紅色開始旋轉,並且越來越大,最後紅光逐漸增大到成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圓球.這玩意看起來並不象是范圍魔法,但其中恐怖的能量密度卻是讓我沒來由的一陣緊張,因為在我的魔力感應范圍中,似乎周圍的魔網都在震動,好象隨時會崩潰一般.

經過短暫聚能,那枚紅色的光球終于飛了出來,而且速度極端恐怖,幾乎是在發出的是瞬間就到了我的面前,然後帶著恐怖的力量猛然撞向了我的面門.不過,就在下一秒,另宙斯瞪爆眼球的一幕卻是突然出現.只見我居然用一面盾牌頂住了那個光球,而在頂住光球的瞬間,我整個人便開始被光球推著向後滑了出去.我的兩條腿就仿佛兩只鐵犁一般把強化過抗魔,抗沖擊的石板地面硬是拉出了兩道大溝,而那光球卻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居然就這麼硬推著我一路向前,同時整個地面都在劇烈的震動,顯然那東西對周圍空間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雖然我用盾牌擋住這光球已經讓宙斯夠驚訝的了,但是,下一秒,讓他連下巴都險些弄掉的事情又發生了.只見原本懸浮在我肩膀上方的那兩只刀輪突然飛到了光球的上方一左一右的分開,然後刀輪開始一邊旋轉著提速,一邊將自己的側面對准光球開始逐漸接近它.最後,當兩只轉的飛快的刀輪的側面終于貼上光球的瞬間,那兩只刀輪中心,被誓約之柱空出來的空洞卻是仿佛兩個排氣口一般,瞬間便將大量的紅色光霧從光球中抽了出來.

那些飛出光球的光霧並沒有消散,而是在高速噴出了兩三米遠之後立刻轉向朝著我頭頂的那個圓球飛了過去.圓球被金環分割的兩個水晶面中的一個突然變成了透明的狀態,另外一面則是變成了紅色,跟著那些紅色光霧便紛紛從透明的那一面蜂擁而入.隨著這個過程的進行,我所抵擋著的那個光球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小,同時,我被推行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並且在光球縮小到直徑不到一米七之後更是直接停了下來.

似乎體積變小之後光球抵抗吸收的能力也在下降,因為隨著體積縮小,那光球似乎干癟的越來越快,最後更是仿佛被故意打開氣門的氣球一般咻的一下就徹底被吸干了.

當那只光球消失後,兩只刀輪便立刻飛回了我的肩膀上方繼續緩慢的旋轉著,而頭頂那個球則是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就好象啥也沒發生過一樣.不過,這兩件東西沒啥變化,我身上卻是不太好過.雖然頂住了這次攻擊,但我伸在前面的盾牌上此時卻是白色的蒸汽直冒,有些眼尖的人甚至可以看到盾牌的中心位置有些發紅的跡象,估計要是那倆刀輪再慢點,盾牌就要被燒穿了.

可惜,雖然眼看就要燒穿盾牌了,但它畢竟是沒燒穿,所以,現在我除了感覺特別累之外幾乎沒啥損失,甚至于因為合體而消失的魔力居然回升了一大截.頭頂那玩意吸收的紅霧明顯有補魔效果,而且看起來效率還挺高.

"你你你……你怎麼會沒事?"

宙斯這會已經連說話都不太利索了.不是他因為年紀太大而中風了,而是因為太驚訝了.剛才那招看著似乎平平無奇,但只要魔力感應稍微強一點的人都知道,那絕對是個大招.

某些法師釋放的法術看起來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的,似乎聲勢浩大威力無窮,其實根本就是他們沒有完全控制住魔力,導致大部分魔力泄露造成的.就好象照明燈,你能看到它發光,那就說明它把能量散射了出去,除了有些許熱度之外,幾乎沒有殺傷力.相反,那種無法從周圍看到的激光束同樣也是光,但它卻可以溶金化鐵,因為它把能量都集中到一個電上去了.

宙斯的魔法看著聲勢並不大,其實正顯示出了他的魔控能力是多麼的強大,也正因為他把魔力都集中到了那個球之中,約束住了其中的能量,沒有多余能量散失,所以這個魔法的威力要遠比那些看起來很強的法術更加恐怖.如果說別的魔法投入一百魔力只能產生六十傷害的話,那麼這個魔法就是一百魔力產生九十九傷害,絕對是超級高效型魔法.但是,就是這樣一個恐怖魔法,居然被我擋住了,而且還被吸收了.你說宙斯現在是個什麼心情?

"這不可能!你怎麼做到的?"宙斯明顯受刺激了,連思維都出現了問題,要不然他也不會主動問我了.

阿芙洛狄忒大概覺得現在這個狀況比較適合她出手了,所以她主動站了出來,先是拉住宙斯耳語了一番,然後才面對我說道:"紫日,你給我聽著.今天看在你能接下神王一擊的實力上,我們決定不再追究你偷竊金線花的行為.識相的你就馬上滾吧."

阿芙洛狄忒這話一出,周圍的奧林匹斯神族立刻都驚訝的把目光轉向了阿芙洛狄忒,然後又一起望向了宙斯,見宙斯一直沒說話之後便是更加驚訝了.之前阿芙洛狄忒和宙斯耳語的時候他們都看到了,現在他們都在奇怪,阿芙洛狄忒到底說了什麼會讓宙斯同意放我走.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章 萬神群中過,片傷不沾身.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二章 阿芙洛狄忒的假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