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七十二章 阿芙洛狄忒的假消息  
   
第二十卷 第七十二章 阿芙洛狄忒的假消息

阿芙洛狄忒說讓我離開,而宙斯居然不阻止,這一切都源于阿芙洛狄忒之前和宙斯耳語的那句話,因此,在場的奧林匹斯神族都非常想知道阿芙洛狄忒到底跟宙斯說了什麼,搞的宙斯居然會甯可丟人也不再強留我了.

其實阿芙洛狄忒並沒有和宙斯說什麼重要消息,她只是給宙斯提了個醒.

之前我派阿芙洛狄忒回到奧林匹斯神族的任務有三個,其一就是在奧林匹斯神族內部尋找可能投靠我們的神族事先接觸一下,其二則是調查十二星神的投靠是否可信,而這其三就是調查奧林匹斯神族神力核心的位置.

阿芙洛狄忒回來這兩天除了到處聯絡交好的神族成員之外,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調查神力核心到底在什麼地方,而就在剛剛離開赫淮斯托斯那里之後,她終于從雅典娜那里搞到了神力核心的位置信息.至于阿芙洛狄忒剛剛和宙斯所說的那句話就是"神王,紫日可能是來故意牽制我們的,之前我逃出來的時候似乎聽說他們要對我們的神力核心下手,而且他們好象已經知道我們的神力核心位置了."

神力核心就是一個神族的根本所在,任何一個神族都會將其當成生命一般的進行守護,而奧林匹斯神族顯然也無法例外.不管阿芙洛狄忒說的是真是假,宙斯都不敢去賭這個事情的真實性.這就好象如果有人打電話說某架飛機被裝了炸彈,那麼警察即使不相信也還是會讓飛機停飛並仔細搜查一番,因為他們賭不起.宙斯也知道阿芙洛狄忒的話不一定就是真的,就算之前阿芙洛狄忒讓他攻擊我,那也只是降低了阿芙洛狄忒的危險等級,不等于說宙斯就完全相信她了,但即便是不相信,宙斯也依然決定暫時放我先走.

強行留我未必就留不下來,但畢竟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況且就目前情況來看,我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起碼抓捕我必然會付出非常嚴重的代價.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使將我擊殺或者擒獲,實際上也是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因為我是玩家,不是NPC,殺死我只能讓我掉級,不會真的讓我消失.因此攔截我除了面子因素之外,實際意義並不太大.

雖說奧林匹斯神族也和大多數神族一樣死要面子,但他們還沒愛面子到敢用神力核心去賭的地步.面子與信仰之力,孰輕孰重他們還是分的輕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宙斯做出這樣的選擇也就不足為奇了.相反,如果宙斯依然堅持不讓我走,那反到奇了怪了.

這邊宙斯不說話,周圍的奧林匹斯神族也就不敢隨便插話了.阿芙洛狄忒見沒人說話便干脆指了一個方向讓那邊的奧林匹斯神族讓開道路,那些神族猶豫著再次看了眼宙斯,見宙斯依然沒反應,便緩慢的挪到了旁邊讓出了一個出口.

我之前說話激怒別人是為了讓對方失去理智,以便于我在戰斗中占到便宜.現在人家把通道都給我讓出來了,我要是繼續在這里大放厥詞,那就不是囂張,而是腦袋進水了.看了眼周圍的奧林匹斯神族,我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就轉身從那個出口走到了廣場邊緣,跟著立刻進行身體轉化,背後的翅膀下方一陣變形之後伸出了幾只推進器,伴隨著一陣隆隆的巨響和噴射而出的火焰,我整個人便如導彈一般射入了空中並劇烈加速,幾秒之內便出了視線范圍.

"神王,為什麼讓他走."之前不說話是出于在外人面前保持宙斯權威的思考,現在我不在了,那些奧林匹斯神族便立刻開始詢問了起來.

對于這些人的問題宙斯根本沒有去理,他直接轉向了阿芙洛狄忒說了一句"跟我走"之後就直接轉身向奧林匹斯聖殿中屬于他的辦公地點走去.

因為宙斯一路上一直擺著一副生人勿進的臭臉,所以那些奧林匹斯神族縱然是有一肚子的疑問也沒敢再問,只能各自返回自己應該呆的地方.

阿芙洛狄忒雖然被宙斯叫了出來,但是她一點也不擔心.以她的身份地位,沒有確鑿證據之前宙斯是不敢把她怎麼樣的.所以她確信,宙斯叫她八成是為了剛剛提到的神力核心的事情.

果然,隨著宙斯一起進入屬于他的辦公地點後,宙斯一落座便直直的盯著阿芙洛狄忒的眼睛一言不發的看著.阿芙洛狄忒知道這是宙斯企圖從自己身上看出破綻來,但是因為她有恃無恐,所以她根本沒有絲毫露怯的意思,也這麼看著宙斯一言不發.

幾分鍾後,大概是覺得這麼玩瞪眼游戲沒什麼結果,所以宙斯便不再裝深沉,終于主動開口詢問了起來.

"你真的確定他們知道了?"

阿芙洛狄忒知道宙斯指的是什麼,所以她直接搖了搖頭."不,我不能確定."

"那你……"

宙斯剛說了兩個字便被阿芙洛狄忒打斷.

"我雖然無法確定混亂與秩序神族是否真的決定襲擊我們的神力核心,也無法確定他們知道我們的神力核心所在位置,但是我卻可以大致判斷出一些東西來,而這個判斷的結果讓我不敢去賭."

最後這個不敢去賭可謂是深得宙斯的贊同,因為他也不敢賭.

"你到底聽到了些什麼?"可能是之前那句話讓宙斯對阿芙洛狄忒又相信了幾分,所以這句問話的語氣便和善了很多.

阿芙洛狄忒並沒有因為宙斯語氣和善就去賣乖,而是繼續一板一眼的說著她的見聞.阿芙洛狄忒並不是笨蛋,演戲這種事情她雖然沒學過,但她知道演好一個角色的重點就是不能去做與角色不符的行為,何況她現在就是本色出演,只不過扮演的是另外一個效忠奧林匹斯神族的自己,所以她更明白如何掌握這個分寸.

阿芙洛狄忒是美麗與愛情女神,而她卻得不到自己的愛情,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奧林匹斯神族中的笑柄,長相丑陋還有殘疾的赫淮斯托斯.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她願意的,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眼前這個老淫棍企圖把她這個自己的女兒變成自己的女人.阿芙洛狄忒之後拒絕了宙斯的無理要求,所以宙斯一怒之下就把她嫁給了自己最丑的兒子赫淮斯托斯.盡管赫淮斯托斯和阿芙洛狄忒之後達成了秘密協議,只是假裝夫妻,但不管怎麼說,自己被迫和一個又瘸又丑的家伙假結婚,而且無法去追尋自己的真愛,這本身就已經是件相當痛苦的事情了.在這種狀態之下,即使阿芙洛狄忒不想叛逃,她也絕對不可能對宙斯有什麼好臉色,更別提親近了.

阿芙洛狄忒知道自己的情況,因此雖然宙斯語氣和緩了下來,但她卻依然是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說道:"我在冰霜玫瑰盟的牢房里曾聽到一名看守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和另外一名冒險者交談過關于襲擊我們的事情,當時隔著一道門,兩人說話聲音又小,我也只斷斷續續的聽到了幾句.其中一句是這樣的.那個混亂與秩序神族說我們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非常的大,他估計自己能分到很大一塊神力配給."

宙斯剛聽到這話時到是沒什麼反應,只是過了幾秒他才突然變的緊張起來.十二星神准備投靠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事情確實是宙斯安排的,目的就是把我騙到希臘來,方便他們下手.畢竟地方性神族不能隨便出國,這個限制相當討厭,所以想報仇的奧林匹斯神族要想對付我,就只能把我引到他們的地頭上來.不過現在看來,他們的計劃當初制定的時候就有很大問題,因為他們沒有合理的計算我的戰斗力.

剛剛在廣場上我被那麼多奧林匹斯神族圍攻,雖然那都是些二三線的奧林匹斯神族,但畢竟那也是神族.我一個人可以在這麼多二三線神族的包圍中堅持這麼久,這本身就已經很誇張了.況且我還干了兩件相當驚人的事情.首先是在幾招之內放翻了雅典娜,其次是硬接了他的大招.這兩個行為無不說明了我恐怖的戰斗力.這樣說來,當初騙我來希臘的計劃本身就是個錯誤,至少也是計劃不周全,因為他們沒有計劃好如何讓我按照他們的意圖進入指定包圍圈.光把我騙到希臘來,以我的戰斗力,只要我不踩中他們的包圍圈,單靠就近碰上的那幾個奧林匹斯神族根本不可能對我造成傷害.

雖然計劃有問題,但畢竟十二星神的誘餌計劃已經實施,而計劃本身就是以十二星神的叛逃為基礎的.那麼,既然有星神要出逃,必然就要去操作神力核心,因此我們有和神力核心相關的信息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也是為什麼宙斯一開始沒什麼反應的原因.

但是,宙斯後來的表情卻說明他想到了其中的關鍵.按照阿芙洛狄忒的說法,那名混亂與秩序神族當時提到了分到神力配額.神力配額分配本身是每個神族都要定期進行的事情,這就好象發工資一樣,只不過有的神族是月結,有的是年結,當然也有周結什麼的各種各樣的計算方式.但是,把神力配額與攻打一個神族聯系起來,這其中就有問題了.

如果說攻打一個敵對神族,之後說會分到神力配額,那麼唯一能聯想到的結果就是戰利品.只有攻擊一個神族並成功搶奪了對方的神力核心,那才有可能因此給本神族的所有成員進行額外的神力分配.

本來這個說法是沒什麼的,可問題是宙斯讓十二星神給我們的計劃是把他們的神力種子從神力核心中弄出來,而現在我們要進行的計劃卻是要把整個神力核心都帶走.如果這是真的,那就是說計劃已經超出奧林匹斯神族原先制定計劃的范圍之外了.也就是說現在正在進行的不是他們奧林匹斯神族的計劃,而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和混亂與秩序神族的計劃.

"除了這個你還聽到了什麼?"此時的宙斯已經明顯沒有之前調查取證的口氣了,他的語氣表明他正在試圖搜集情報以判斷下一步行動的安排.這不是在猜疑,而是確定事情真實性之後在按照這個情報做行動計劃了.

阿芙洛狄忒聽出了宙斯語氣的轉變,但是她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繼續用之前的態度繼續說道:"我後來還聽到了他們的一些對話,但當時旁邊的牢房有人進出,開門的事情掩蓋了他們的說話聲,我只斷斷續續的聽到他們說了一個叫什麼斯湖,還有那個混亂與秩序神族說他最討厭下水.再之後那個冰霜玫瑰盟的會員說他也不喜歡水,我還聽他們說等一個什麼裝置被破壞後他們就不用下水了."

此時隨著阿芙洛狄忒的話,宙斯的眉頭是越皺越深,最後都快擰成一團麻花了.

對于一個不相干的人來說,這段話幾乎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對于宙斯來說卻是無比的驚人,因為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就在一個湖的底下,而這個湖的名字就叫做阿卡斯.很明顯,阿芙洛狄忒聽到的那個什麼斯湖就是阿卡斯湖,而對話中談到的要下水,分明說明我們知道他們的神力核心就在湖底下.要不然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和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成員會莫名其妙的跑到希臘來潛水玩?

當然,光這些還不足以讓宙斯緊張.作為一個神族的命脈,哪個神族的神力核心不是機關重重外加重兵把守?他們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也差不多,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位置,真想沖進去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何況那地方還有和宙斯這邊直接連通的報警裝置,只要那邊一被攻擊,宙斯立刻就會知道.所以只要那個地方能擋住敵人一小會,外面所有的奧林匹斯神族都會迅速趕到那個地方去.

不過,以上情況是建立在敵人必須強攻的基礎上的.通常情況下即使有人發下了阿卡斯湖下面的神力核心存放處,他們也必須潛入湖底,先要戰勝湖里的守衛怪物,然後還得按照事先布置好的通道一路強攻進入才行.這必然是要耽誤時間的,而他們就可以借助這個時間趕到現場里外夾擊敵人.

但是,阿芙洛狄忒轉述的話中還提到說我們要破壞一個什麼裝置,然後就不用下水了.這個外人當然也不會覺得有什麼聯系,但是宙斯卻知道,因為阿卡斯湖下面的神力核心存放處就是放著一台空間力場加固儀.這個魔法裝置可以使一個空間被完全封閉,只留出唯一的通道供人進出.在這個儀器范圍內的空間將堅不可摧,也就是說你無法在這個范圍內進行傳送,也不能通過除通道之外的任何地方進入這個范圍的內部.

正因為有這麼個裝置存在,所以宙斯一點也不擔心會守不住.反正沒人可以傳送進去,里面又有那麼多高級守衛和守護獸,敵人想從唯一的通道硬沖進去,就算拿人命填也得填好幾個小時.有那時間他們的援軍早到了.但是,現在我們卻計劃破壞這個裝置,而且聽起來似乎已經想到了破壞的辦法.這能不讓宙斯著急嗎?

"阿芙洛狄忒,你聽到他們說怎麼破壞那個裝置了嗎?"宙斯急切的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一章 被嚇住的宙斯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三章 憋出了內傷的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