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七十八章 你懂的  
   
第二十卷 第七十八章 你懂的

"哈哈哈哈……"在我提議停手之後耶和華卻是大笑了起來,仿佛我說了什麼不得了的笑話一般.一連笑了近半分鍾這家伙才止住笑聲正視我."紫日,你是不是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之前摧毀了我的聖殿山,今天又突然和我說不打了,你當你是誰?你說打我就要打,你說不打,我就得停?你真以為我們教廷不是你對手了嗎?"

"是不是對手你自己心里清楚.奧林匹斯神族那種存在我都能把它拆個七零八落,你這種窮酸勢力就更被說了.我提議暫停只是想和你說點事情,不過如果你不想談,那我們大可繼續.反正我是不會怕你的."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氣."耶和華這次看起來是真氣瘋了.他憤怒的指著我說道:"我今天就不停了,我看你能把我們怎麼樣."

"既然你非常這樣和我對著干,那就抱歉了."我說著便突然拿出了一枚願望果實,而對面的耶和華在看到這東西的時候立刻就愣住了.

"喂,你要干什麼?"

"不干什麼.面子被你掃了,我要收點利息."

"你你你……我告訴你,你別亂來啊.不然我們教廷是不會放過你的!"雖然耶和華的話聽起來似乎是在警告我,但是這口氣實在是沒啥威懾力,反到是讓人覺得他很怕似的.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願望果實得來不易,但相對的,高風險就有高回報,一旦你得到它了,那就可以隨意的許願.當然,這個隨意也不是真的隨意,而是有范圍的.願望果實等級越高,願望就可以越大,反之一樣.如果許了超出願望果實能力范圍的願望,那麼會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果實直接報廢,啥效果也沒發生,並且就此消失.第二種情況是果實生效,但無法實現全部願望,只完成了一部分.雖說第二種情況比失敗要好些,但和你自己許出一個完全願望比起來還是相差很大,所以大部分人都甯可降低許願極限,也要保證果實完全發揮效果.

想要保證果實效果不會超過上限,最簡單的判斷方法就是根據做任務時付出的代價來評估.如果你許的願望比做的任務還要簡單,那基本上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確率,要是比做的任務難一點,通常也可以如願,但要超出一倍多的難度,那願望就有可能失敗.總體來講,相當于任務難度180%左右的願望算是比較保險的願望,既可以發揮果實最大效力,又可以基本保證不會出現果實超過上限的情況.

耶和華並不知道我手里這是枚什麼級別的願望果實,他也不知道我會許什麼級別的願望,但無論這兩個答案的結果如何,那都是他不想看到的,因為願望果實這東西簡直就跟核武器差不多,就算威力再小,那都算是毀滅性武器.

"本來我是打算用這個東西給我自己弄點好處的,但是鑒于你讓我非常的生氣,所以我覺得還不如用這東西來緩解一下我的心情."

"喂,你你你……你可別沖動啊.有事咱們好商量嗎!"

"可以商量的嗎?"我故做驚訝的反問:"你不是說要和我打過嗎?"

"不是不是,這些天忙著搞裝修,睡眠不太好,腦袋有些不清楚.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不需要打打殺殺的."

其實我早知道打不起來.耶和華這家伙的性格在我第一次接觸到戒律之環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這家伙天生就不是特別強硬的人,如果說宙斯那家伙是個暴君的話,那耶和華就是那種喜歡和稀泥的老滑頭型政客.要不是真被逼急了,他永遠都不會和人紅臉.當然,這不是說他人好,該坑你的時候他一點都不會比別人慢,而且多半還會坑的特別狠,但是表面上他是絕對不會和你對著干的.相比之耶和華,其實我到覺得宙斯比較可愛,起碼宙斯這個人比較單純,我們可以理解他的行為模式,而耶和華的行為除了他自己,別人幾乎無法預測.當然,鑒于其用不強硬的特征,一旦你拿出什麼強力威脅,他絕對也是服軟最快的.這個不需要預測,這是定論.

正因為這個定論,所以我知道耶和華和我絕對打不起來.我不是雞蛋,而耶和華永遠不會去撞石頭,所以只要我不把他逼急了,他就永遠不會和我打.當然,為了臉面,做做樣子還是必要的.

"既然你想談,那我們就去談談."我說著掃視了一圈周圍的情況,然後道:"這里好象不是很適合談判吧?"

耶和華迅速跳了起來朝著周圍的手下喊道:"都別圍著了,該干什麼干什麼去."他這邊一說完立刻便對我道:"我們去會議室談吧."說完之後他一轉身便立刻發現了那破了個大洞的房間,然後眉毛跳了兩下,最後無奈的轉身往另外一邊一伸手道:"還是去對外接待處吧!"

對外接待處其實應該理解為任務發布中心,但是這個地方暫時還無法投入使用,因為它的外面有很大一部分都還沒完工,就算是這個接待處也不過是勉強算的上有四面牆外加房頂和門窗而已,就連桌椅板凳都是我們進來之後才從外面搬進來的.

等大門關上,所有無關人員都退出去之後,耶和華便收起了他那副陪著笑的臉孔,反而回歸了面無表情的狀態.我知道他平時對外的形象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對于我這種對他知根知底的人實在沒什麼繼續表演的必要.

"你到底要說什麼?"耶和華冷著聲音問道.

我坐在簡易板凳上,單手搭在旁邊的桌子上隨意的敲擊著,直到耶和華問完才抬頭看著他說道:"應該是我問你要干什麼才對."

"你什麼意思?"耶和華一副我不明白的樣子看著我.

對于耶和華的偽裝,我只是微微一笑,然後點頭道:"不要和我打啞謎了,你懂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七章 有點慘的教廷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九章 有壓迫就有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