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八十一章 囚籠中的海皇  
   
第二十卷 第八十一章 囚籠中的海皇

"那麼,你們老大到底是贊成還是反對啊?"阿芙洛狄忒問道.

"當然是反對了!"海龍很哀怨的回答道:"要是波塞冬那個糊塗蛋能夠贊成這個計劃,我們哪還用的著這麼麻煩偷偷跑到這里來和你見面?"

阿芙洛狄忒略微想了一下便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確實,事情就像對方說的一樣.如果波塞冬真的同意跳槽,那麼他只要帶上海神系的神力核心跑路就行了.當初哈迪斯不敢這麼干,而非要找我們幫忙的原因,一是因為珀耳塞福涅身上有個能量潰散法陣一陣得不到解決,逼的他不得不忍耐下去.另外一個原因也是當時的奧林匹斯神族還比較強大,有足夠的實力限制他們的離開.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哈迪斯他們叛逃之後奧林匹斯神族本身已是實力大降,加上人心思變,整體實力也就打著跟頭往下掉.到了如今這個當口,宙斯連維持天神系的內部穩定都已經相當吃力了,哪還管的住海神系的這些家伙?所以說,只要波塞冬下定決心要跑,根本就不用去拉什麼外援,卷了東西利馬就能走.至于之後是找個地方自立門戶,還是加入哪個勢力,那都可以慢慢斟酌,反正有個自由身還怕沒人要不成?《零》中的神族可都是搶手貨,只要哪個神族成員成為自由身,在世界上喊一句我要轉會,那絕對是一群神族搶著要.

阿芙洛狄忒本來以為這種情況下波塞冬應該是急急忙忙的想著早點轉會才對,沒想到海龍給出的答案居然是反對,這個結果可是和她的預測出入巨大.

"反對?波塞冬反對?"

海龍點頭道:"我們幾個和波塞冬關系比較好的海神柱守護神都去試探過波塞冬的口風,現在我們基本上可以確定,波塞冬不想叛變."

"你們都混到這個地步了,他為什麼不想叛變?"阿芙洛狄忒很費解的問道:"一旦冥神系的工作重新恢複,到時候借調走的那部分人就等于不是海神系的成員了.這就等于以後波塞冬不但要給這幫人開工資,而且這幫人還不歸他管,不幫他干活.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也干?"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海龍相當無奈的說道:"我們只是能確定波塞冬不同意我們跳槽,但是他為什麼不同意我們就沒法問了.畢竟你也知道,這個事情一旦讓他知道,我們再想跑可就麻煩了."

海龍這邊剛說完,另外一名海神柱守護神卻是插嘴道:"其實我覺得波塞冬大人是知道我們要跳槽的事情的,畢竟我們這麼多人輪著番的去探口風,就算波塞冬大人再遲鈍也該反應過來了."

"那照你這麼說波塞冬難道是故意放我們走的?"海龍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又一名海神柱守護神說道:"我也覺得波塞冬大人是故意要放我們走的.當初我去探口風的時候大人似乎還有意識的指點了我一下,只是當時我沒反應過來,回去之後還是我老婆提醒了之後我才知道這個事情的!"

"那你們說波塞冬大人會不會是故意讓我們來聯絡冰霜玫瑰盟,然後用我們做誘餌啊?"一個膽子很小的守護神問道.

之前說話那個守護神道:"我覺得不太可能.畢竟我們這些人都算是波塞冬大人的左膀右臂了,就算波塞冬大人想要給冰霜玫瑰盟下圈套,也不能把我們全賠上吧?聽過壯士斷腕,可你見過哪個壯士斷腕斷到把自己砍成人棍的?"

"這樣說來也確實如此."海龍點頭道:"難道說大人是真的把我們往外推?可是我們全跑了,他不是成光杆司令了嗎?就算我們只顧自己跑,不把手下帶走,可是只剩一幫低級海斗士外加一些雜牌小神,那也撐不起這海神系的工作啊?"

阿芙洛狄忒想了半天最終還是覺得想不明白,于是張嘴問道:"你們這里屏蔽通訊設備嗎?"

"不知道."海龍道:"海神柱本身不隔絕能量波動,只是畢竟牆壁很厚,也不知道你們的設備是不是受影響."

"這東西我也是剛拿到,試試再說吧."阿芙洛狄忒說著便將水晶通訊器拿了出來,然後接通了通訊,不過他的通訊不是接到我這里,而是直接接回了艾辛格.軍神把阿芙洛狄忒的通訊直接轉到了行會智囊團那邊,阿芙洛狄忒在搞明白了智囊團就是專門幫忙分析問題的部門之後,立刻就將事情全部講了一遍,而那幫海神柱守護神則是也緊張的圍了一圈想聽聽智囊團有什麼意見.

在阿芙洛狄忒敘述完事情的經過後,本來還以為對面會思考一會才給出答案,誰知道她這邊才剛說完,那邊立刻就傳來了素美的聲音."你們這幫家伙在海底下住久了連腦袋都進水了嗎?"

"喂,你個小家伙說什麼呢?想找打是怎麼著?"這幫海神柱守護神平時在海里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突然沒頭沒腦的被個小丫頭罵了一通,那哪能受的了啊?

素美本身就不在現場,他們根本打不到,再說就算這幫家伙在她身邊她也不怕.這些家伙想投靠冰霜玫瑰盟,那以後就是我們的人了.雖說行會神族應該是行會的上級機構,但是因為我的存在,所以冰霜玫瑰盟和混亂與秩序神族實際上是出于一種平等狀態之下的.而且,在大部分情況下,我個人其實都是要超越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地位的.也就是說,以後這幫海神要是並入了混亂與秩序神族,他們最多也就是和素美平級,以素美的智商,她能怕他們才怪呢.

見對方居然還敢發火,素美立刻便發揮了她的優勢,大聲罵道:"人傻還好意思發火?我要是你就蹲牆角畫圈圈去了."

"我們哪里傻啦?"

"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看不出來,不是傻是什麼?"

"這問題簡單嗎?"

"當然簡單."素美非常確定的說道:"現在總結你們獲得的情報.第一,海神系現狀糟糕,維持下去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第二,波塞冬明知道你們要跳槽也不去阻攔,甚至還主動幫你們指方向,鼓勵你們跳槽.第三,波塞冬絕對不可能以犧牲你們這麼多手下為代價來執行誘餌計劃.第四,波塞冬確實堅持不肯離開奧林匹斯神族.綜合以上四點,答案根本就已經呼之欲出了."

聽到這里這幫守護神其實已經有點反應過來了,但海龍還是嘴上不肯服輸的說道:"那你說答案是什麼?"

聽到海龍這麼問,素美那邊還沒來及回答,阿芙洛狄忒都忍不住搶先答道:"笨啊,答案就是波塞冬沒辦法跟你們一起叛變!"

素美在阿芙洛狄忒說完之後立刻接嗆道:"你看,阿芙洛狄忒都明白了,你們難道還不明白?多方面因素都指明了轉會好處更大,而波塞冬不肯轉會必然是有別的方面的因素影響了他的決定.以宙斯的性格,我們基本可以排除波塞冬是顧及兄弟之情不肯轉會的可能,再說他支持你們轉會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這個問題.所以,我的判斷是波塞冬被宙斯以某種方式控制住了."

"什麼?波塞冬大人被宙斯控制住了?"在聽完素美的分析之後海龍對波塞冬的稱呼也變了回來,之前阿芙洛狄忒剛到的時候聽海龍的口氣還挺埋怨波塞冬來著,但是現在他明白了波塞冬也是有苦衷的之後,立刻就把態度調整了回來.

因為和海龍一樣,其他幾個守護神也是不斷的為波塞冬喊冤,所以素美不得不先出聲讓他們安靜下來,然後才開口說道:"根據之前宙斯在珀耳塞福涅身上安裝能量潰散法陣間接控制哈迪斯的情況,再結合最近十二星神也被安裝了能量潰散法陣這一情況,你們的老大波塞冬估計十有八九也被裝了能量潰散法陣,也可能是是別的什麼波塞冬極為關心的人被裝了能量潰散法陣,或者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但可能性很低.最大的可能性還是波塞冬自己身上裝有潰散法陣."

"居然在我們老大身上裝能量潰散法陣,這麼卑鄙的手段都用出來了,宙斯也太惡毒了!"海龍氣憤的說道.

"反正現在已經是人心渙散,宙斯只要能控制住奧林匹斯神族不會立刻崩潰,其他的他暫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所以宙斯在波塞冬身上安裝能量潰散法陣的可能性非常之大."素美說完又道:"波塞冬之所以鼓勵你們轉會,大概就是因為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但是又不想連累你們一起跟著他受罪,所以想著把你們支出去,這樣至少可以跑一個算一個,總比全都被宙斯捏在手里強些."

"原來老大竟然是想著讓我們各自逃生,真是……我們居然還懷疑他!"一名守護神說著居然猛的抽了自己一耳光,而其他守護神的臉也是一起紅了起來,就仿佛那巴掌是同時打在他們七個的臉上一樣.

在沉默了好一會之後海龍第一個恢複過來出聲問道:"既然知道了情況,我們就不能自己跑了,最起碼也要陪著波塞冬老大一起拼一把."

海龍的話理所當然的受到了眾守護神的贊同,不過素美還是出聲勸阻道:"我勸你們最好還是被激動.如果波塞冬身上真的被裝了能量潰散法陣的話,我們行會就有能力解決.之前我們才剛剛把方法傳給赫淮斯托斯,他已經成功的幫十二星神完成了能量潰散法陣的壓制工作.但是,在我們動手之前,你們千萬不能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刺激到宙斯,不然只要他一個念頭啟動潰散法陣,你們的老大波塞冬就算不死也很可能就此變成一絲神力都沒有的廢人.另外,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們的推測,我們其實並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雖然這個推測結果很靠譜,但我們還是應該盡快去找波塞冬確認一下.只有他親口承認,這個事情才算是最終確定下來."

"對啊,我們這就去找老大問一下去."海龍大概是因為之前懷疑過波塞冬覺得心里愧疚,所以這會顯得特別積極.不過他還沒來及轉身就被素美給制止了.

"等一下."

"嗯?干什麼?"正准備轉身的海龍被迫把身體又給控制了回來.

"確認這個事情是必須要做的,但不能由你們去.盡管我們推測波塞冬應該是被控制住了,但這畢竟是我們的猜測,萬一他真的是腦袋進水打算拿你們全體去當誘餌,那你們就算去問也問不出什麼來,因為他會照你們想的那樣去演戲,以便于你們死心塌地的去給他當誘餌.所以,要想真正的確認這件事情,就只有我們的人去問,而且必須是有足夠價值的人去.這樣的話,如果波塞冬真的是打算用你們做誘餌,那麼我們的人一到,他就已經可以執行計劃了,那麼誘餌計劃自然也就不需要維持下去了."

眾守護神聽了都直點頭,最後還是海龍道:"那這麼說來就得你們派個有實力的的人倆找波塞冬大人談了."

"不用那麼麻煩吧?紫日不是正好就在這邊嗎?"阿芙洛狄忒忽然插嘴道.

素美確認道:"沒錯,紫日會長就在你們那邊,所以我會聯系他讓他去確認的,你們只要等消息就行了."

在切斷與他們的通訊後,素美那邊立刻就聯系上了還在海上飛的我並向我把事情全部說了一遍.在確認了消息之後我便立刻改道飛向了雅典.

本來接到這個任務之後我應該是立刻飛往海神殿去找波塞冬才對,但是為什麼我要先往雅典飛呢?這個原因嗎……還得怪希臘玩家.

之前我就說過了,海神殿和七根海神柱都是隱藏地圖,並不是游戲一開始就能進入的.要啟動這些地圖,就必須有人去完成啟動任務.只要有一個人完成了任務,這些地區就會對外開放,以後所有人都可以像進入普通地圖一樣進入,或者只需要達到很簡單的某種限制條件就可以進入.不過,希臘的海神殿和七根海神柱的任務地圖目前全都是封閉狀態,希臘玩家們居然一張地圖也沒打開.

阿芙洛狄忒雖然是為我們辦事的,但她畢竟是奧林匹斯神族,所以她可以進去這些隱藏地圖之中.可問題是就算實力再強,我依然還是個玩家,在系統面前我只是個特別強力的玩家,但再強力的玩家也還是玩家,和NPC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也正因為我依然被系統認定是玩家,所以這些地圖對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樣的,就算我實力再強,也依然進不去.

現在我往雅典飛就是趕著去接任務.為了海神系的那幫神族能夠順利加入我們行會,我這次是不得不給希臘玩家做點貢獻了.雖然他們未必領我的情,但我卻是非干不可!不然根本見不到波塞冬啊!當然,把波塞冬弄出來也是可以的,只是這個方法有點難度,畢竟波塞冬是海神系的主神,就像宙斯和哈迪斯不能到處亂跑一樣,波塞冬沒事也不能到處亂溜達,所以想把他引出來還真得費點勁.有那個工夫我不如直接去把希臘的地圖任務做完算了,反正以我的實力搞定這個任務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外面為什麼這麼吵?"雅典城內最大的任務發布處內,一名身著華麗戰甲,後面跟著一大群小弟的家伙皺眉對身後的小弟問道.

一名看起來賊眉鼠目的家伙立刻道:"會長你先接任務,我去看看什麼情況."那家伙說完便鑽出人群一溜煙的跑到了任務大廳的外面.

沖出大廳的這家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巨大的圓圈形人群.為什麼要說人群是圓圈形的呢?因為圓圈中央有一個人,而這個人周邊五米范圍內都是絕對真空區,就仿佛有堵看不見的牆壁隔離了他和人群一般,所有的人都自覺的閃避到這個范圍以外,但是大家又都很想圍觀這個人,所以最終結果就是人群在這個范圍之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圓圈內空無一人,圓圈外人山人海.

在掃了一眼人群之後,那個賊眉鼠眼的家伙立刻便將注意力移動到了被圍在圓圈中央的人.不移過來不行啊,周圍的人都躲在外圍,就這麼一個人站在中央,這對比太明顯了,是人都會注意到這邊的.

本來那家伙還以為這次又是某個人干掉了一個什麼了不得的怪物,然後帶著怪物的腦袋回來交任務的.上次他就曾碰到過一個家伙殺死了一頭BOSS級的重甲霸王龍,然後故意不去挖任務要求的龍晶,而是把整個龍頭給拖了回來顯擺.當時那個圍觀人群就和這次一樣,也是里三層外三層的把任務大廳外面的階梯上圍了個水泄不通.

但是,這次他卻失算了.被包圍在人群內的人身上根本沒有帶任何多余的東西,當然,吸引眾人目光的東西也確實在他身上,因為這人穿著一身外層包了水晶的閃亮鎧甲.那威武猙獰的造型,那華麗高貴的顏色,那輕靈而賦視覺沖擊力的結構,無論是哪一方面,無不說明這是一套頂級戰甲,而且是套裝裝備.

游戲進行到現在,玩家普遍都過了一千級大關,因此裝備方便大家都有明顯提升,但是不管再怎麼提升,套裝依然是非常稀罕的裝備.不是說這東西難搞.論出現概率,套裝其實和普通裝備的出現概率並不差多少,關鍵問題是即使得到了套裝裝備,一般也沒多少人會去穿它.

套裝裝備不好嗎?當然不是,它的屬性相當不錯,而且因為套裝部件之間有聯合屬性,所以實際上即使在系統評級相同的情況下,套裝的性能也普遍要高于散件.可是為什麼沒人穿呢?這個原因其實很好解釋.想想電腦市場上的品牌機和兼容機吧?套裝裝備就是那個品牌機,性能普遍略高于兼容機,但是,就像科技會進步,電腦總要淘汰一樣,玩家也會升級,他們的裝備也是需要經常更換的.可是,如果你打到了散件裝備,那麼一旦發現更好的,立刻換掉原有的就是了.玩家也不會糾結什麼.可是,套裝裝備都是成套的,這東西一換就得一起換,否則的話你只換掉一件,套裝的整體性能立刻就會下降三分之一,這樣的情況誰受的了?所以說,現在的玩家們都是能不穿套裝就盡量不用套裝,不然等級別上去了發現新裝備,那時候可有的頭疼了.

當然,以上只是所的普通套裝,還有一種套裝是極品中的極品,所有人都想搶著要.這就是可成長裝備型的套裝.因為可以隨著主人的戰斗過程不斷成長,因此省掉了更換的麻煩.還有就是成長裝備的成長方向也是不固定的,如果你天天穿著它肉搏,它的成長方向就會向近戰系靠攏,而如果你穿著它上躥下跳的射箭,那它就會往敏捷方向發展,當然法師的話就會往法力攻擊和防禦強化方面發展.

一件最適合你的裝備,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嗎?就算屬性再華麗,和你套路不和,那也是廢品.所以說,能自動跟著主人一起成長的成長型套裝才是大家夢寐以求的極品,比什麼神器,聖靈都要吸引人.當然,要是有件成長型神器套裝那就更完美了.

其實成長裝備還有一個隱藏優勢,那就是特別賺錢.先不說這麼好的裝備本身就很值錢,單是它創造的價值就難以估量.游戲內每個人獲得裝備的概率都是基本固定的,並不是說你得到了成長型裝備就再也得不到其他裝備了.但是因為你有了成長型裝備,所以你就不用再換裝備了.那麼新打到的裝備怎麼辦?當然是拿出去賣了.這就是一筆無形收入.那些換裝備的人當然也可以賣掉淘汰的裝備,但是你不想想,什麼東西最貴?當然是市場急需的裝備了.對大部分普通玩家來說他們的等級都相差不大,你不用的裝備別人也基本用不上了.這種裝備怎麼可能賣的上高價?但是,如果是你剛打到的好裝備就不一樣了,這是好裝備,對你來說正合適,那就意味著對別人也合適,而你有了成長裝備就不需要換裝備了,這個裝備立刻就可以拿去賣.趕在市場需求之前出售,這個時候大家都搶著要,你自然可以抬價,這樣一進一出賺的絕對比普通玩家單純的換裝備要多多了.所以說成長裝備不但屬性好,還能幫你賺錢.

那賊眉鼠目的家伙現在就已經確認了眼前這人穿的就是一身成長型裝備,因為普通裝備就算等級再高也都是按照一定套路來的.比如說戰士的鎧甲,隨著等級不斷上升,雖然也會越來越華麗,但其紋路什麼的都是大致差不多的.就好象現實世界中美國,日本,歐洲,中國,俄羅斯這些地方搞出來的東西基本都有一定風格,有時候你只要看一下就知道這是哪個國家的產品.

裝備的外形也大致如此.其實就算是戰士的最高級裝備,它也是在新手村的戰士套裝的基礎上發展來的.盡管兩者之間幾乎找不到任何共通結構,但正常人只要看一眼立刻就能確認兩者之間是一脈相承的東西.唯一和這些標准裝備有區別的,大概就要算那些自造裝備以及成長裝備了.不過,自造裝備多數結構都有缺陷,畢竟玩家們大多不是專業美術設計人員,搞出來的裝備有些奇怪也很正常.惟獨只有成長裝備因為是根據使用者的使用方式而不斷變化,所以造型會出現明顯的差異性.因此,只要看到什麼不在裝備序列中的特殊風格裝備,並且發現其造型非常完美,那麼這東西十有八九就是成長裝備.

一名穿著成長裝備的玩家,而是是穿著高級成長裝備,很可能是神器成長套裝的玩家,這得是什麼等級的人啊?那個賊眉鼠目的家伙驚訝的幾乎連呼吸都忘記了.

那家伙正在那發呆,人群已經退到了他的身邊,因為注意力不在這邊,所以這家伙一時沒反應過來被推讓的人群差點撞倒,不過就在他差點倒下去之時,一只手卻是扶住了他.他猛然回頭才發現自己老大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出來,而後面是他們行會的其他高層玩家.

"會長!"那家伙有些尷尬的喊了一聲.

他們會長只是把他扶了起來,隨後便站在了那里,跟在他身後的那幫小弟自然沖上去將人群推到了一邊.那些被推開的人本來還准備反抗,但一看是他們便沒敢做聲,一個個都乖乖的讓到了旁邊.

人群在動,他們隨著我的移動而移動,但是這名會長沒動,于是他便逐漸穿過了人群組成的圓圈進入到了圓圈內的區域之中.

對于這個站在台階頂端俯視我的家伙,我根本沒想去搭理他.看他那樣子站在那個位置利用地形高度產生的優勢俯視我,而且還雙手環抱在胸前,後面跟著一大群小弟,擺明了就是要准備踩我顯威風.至于說他為什麼要踩我,這個還用問嗎?明顯就是因為我的裝備讓他覺得自己被挑戰了唄.他這種人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平時絕對是此地的風云人物,不管他是好是壞,受人關注是肯定的.這種人不在乎是被人敬仰還是被人唾棄,只要被人關注他們就很開心,而有誰敢搶他風頭,那就要做好接受他猛烈報複的准備.

雖然早看到了橫在那里的那個家伙,但是我並卻並沒有去在意這個家伙.平靜的走到他的面前,然後仿佛才發現他一樣抬頭看了他一眼,接著我便直接一轉身從他側面繞了過去.

那家伙顯然從沒遇到過我這樣的人,因為凡是被他擋住的人,要麼是直接低聲下氣的求饒,要麼就是和他對著干,然後被他修理的慘兮兮.像我這樣完全當他是個障礙物,一轉身就打算繞過去的人,他這還是第一次碰到,以至于他在我繞到了他側面的時候都還沒反應過來愣在那里發呆.

不過,雖然他自己愣住了,可他的小弟們卻是反應過來了.其中一個家伙突然向側面橫移了一步,然後伸開手臂擋住了我的去路.

碰上身前擋著的手臂,我才緩慢的抬頭看了眼擋路的那家伙.對方見我把注意力轉了過來便用非常囂張的表情瞪了我一眼,跟著很不屑的用下巴指了下他們老大,那意思很明顯,要我去和他們老大說話.至于那個被我晾在那里的家伙,此時正好借著之前發呆錯過了攔截機會的便利直接在那里巍然不動的裝深沉.

之前不搭理那家伙只是嫌煩而已,現在這家伙的行為可就不值得退讓了.我當然沒有按照他的指示行動,而是繼續盯著他看,那家伙就仿佛白癡一般更加凶惡的怒視著我,然後故意擺出一副我是壞人的表情威脅抬手做出了一個想要扇我耳光的動作.他其實不是真的要扇我,這只是一種威懾行為,相當于恐嚇.不過,正因為我知道他的意圖,所以我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

就在那家伙抬起手掌做出那個准備扇耳光的動作之後,我突然閃電般的一腳踢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因為動作太快,周圍的人就感覺眼前一花,然後那人就直接帶著慘叫聲一路飛進了任務大廳,接著便聽到大廳內傳來一陣叫罵和驚呼聲,最後更是傳來了一陣乒乒乓乓的桌椅翻倒的聲音.

由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以至于那幫人全都給搞愣住了,最後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我居然已經走上了台階頂端,而且正往大殿里走去.反應最快的一個家伙立刻指著我大叫著沖了過來,然後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就想把我轉過來.不過轉他到是把我轉過來了,但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我便已經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上,跟著他就和他的同伴一樣飛了出去.只是和前面那個倒黴蛋不同,那家伙一下就飛進了大殿內部,所以視覺效果並不是太震撼,但他卻是在空曠的大街上飛的.

冒險任務發布處本身就是一座相當大型的建築,其基座比城市地基要高出大約五六米,只有通過位于地基邊緣的寬闊階梯才可以蹬上建築基座從而進入大殿,但是這一設計就使得任務發布處與對面的建築產生了一定的高度差.另外,由于台階的傾斜度不大,所以它的長度就顯得比較長,而為了不把台階伸到前面的道路上去,所以整個任務發布處都向後縮了一截,這使得它與街對面的建築有著比較大的間隔.

這個被我踹了一腳的家伙就這麼直接從台階頂端起飛,然後沒有下落,反而是沿著拋物線往斜上方飛了一截,然後才開始進入下降階段,不過還沒等拋物線結束,他就已經成大字形轟的一聲從對面那座建築的房頂上開了個洞摔進了建築內部,然後下一秒就見他又被人扔了出來,只不過此時他已經是具尸體了,因為對面的建築上掛的牌子分明寫著——城市銀行.很顯然,銀行的大門總是對客戶敞開的,但你要是企圖從窗戶進去,那可就對不起了.

眨眼之間攔截我的兩人一死一傷,雖然死的那個不是我殺的,但起碼是因為我而死的,這麼暴力的處理方式頓時讓門口那家伙暴走了.不過,他雖然腦袋有點問題,可他身邊也不都是傻瓜,起碼之前那個看起來賊眉鼠眼的還算是個聰明人.看到我轉身繼續往大殿內走去,那家伙一把抱住了企圖去追我的他們會長的一條腿,然後死死的抱著不松手,同時嘴里還勸說著:"別沖動啊!那人我們惹不起!"

"哼,在希臘這片土地上有誰是我惹不起的?"那個表現欲極強的會長一邊像個瘸子一樣拖著掛在他腿上的那家伙往大殿內走,一邊豪言壯語的發泄道.

賊眉鼠眼那家伙一聽這話連忙說道:"你沒看那人的胸口嗎?"

"胸口?他又不是女人,我盯著他的胸部看個什麼勁?"

"不是啊老大,我說的是徽章!那人胸口掛的是寒冰玫瑰徽章,而且是立體的那種!"

"寒冰玫瑰?"他們會長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突然扭頭看著自己小弟驚叫道:"那家伙是冰霜玫瑰盟的人?等等,你說他帶的是立體徽章?那東西不是會長才可以帶的嗎?難道說他是……"

見他們老大總算反應過來了,賊眉鼠眼男才敢放開他們老大的大腿,然後大喘了一口氣放松了一下.不過,他這邊也就剛喘口氣的工夫,他們老大居然又突然動了起來轉身就往大殿里跑.賊眉鼠眼男一看他們老大跑了立刻就撲過去想抱住他的大腿,結果慢了半拍只摸到盔甲的邊緣,完全沒起到任何阻礙效果.見他們會長已經邁開步子,急的他直叫:"老大你都知道了還進去干什麼啊?"

本來賊眉鼠眼男也就是盡人事聽天命而已,沒指望他們會長回答他,沒想到卻看到他們會長腳下絲毫不停的往里沖,但是卻遠遠飄來他的聲音道:"我去道歉啊!不然真等著被人家踩啊?"

那會長沖進大廳之中的時候首先看到的就是他的小弟被人從櫃台里拖了出來,這家伙剛才飛進來之後就一頭紮進了一處櫃台,並且一直撞穿了櫃台厚又撞進了後面的文件櫃之中,要不是櫃子里堆滿了文件,估計他的腦袋還得和櫃子後面的花崗岩牆壁來一次正面對決.

由于突然的混亂打亂了任務發布處的正常秩序,所以有幾名守衛從外面沖了進來.那會長比守衛們進入的還要早點,于是當他看到守衛從另外幾個門沖入之後,第一反應就是趕緊上前制止那些守衛.他打算把事情扛下來,以此來賣個好給我,也算是抵消了之前的錯誤.不過,他太低估守衛們的速度了.還沒等他做出反應,那些守衛便已經跑到了我的身邊,只是,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些守衛居然就像沒看見我一樣直接從我身邊跑了過去,然後將他的小弟給拖了出來,至于我,那些守衛別說抓我了,他們甚至連問都沒問.

先開始那會長還以為我使用了什麼特殊技能,可以讓NPC看不見我,但是隨後這個猜測就被推翻了,因為有一名NPC已經滿面笑容的朝我走了過來,而且這家伙他還認識.這個NPC就是這里的發布處大堂主管,他可以統管這里的所有NPC,包括守衛.平時這會長看到這個NPC主管的都是,對方都是板著一張死人臉,從來都不會對別人假以顏色,但今天卻是一反常態的對我如此熱情.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們這個任務發布處一向比較混亂,讓您見笑了."那名NPC主管一邊說著一邊迎到了我身邊,跟著不著痕跡的從我手里接過了一只小布袋.可惜雖然他的動作非常嫻熟,但是一直注視著我們的那個會長還是看見了.

"我靠,這也行啊?"那會長在看到那布袋時就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了,因為那東西就是銀行發放貨幣時用來裝錢的錢袋子.這個東西在游戲里的所有銀行都是一樣的,所以只要你去銀行取錢就會有.看到我把錢袋子遞給那名NPC主管,這會長就算再傻也知道我是在賄賂人家了.他現在總算是想通了我為什麼沒有被守衛為難了,搞了半天是那名主管老遠就看到了我提著的錢袋並從我的微動作中看出了我的意思,于是他便提前打手勢讓守衛不要去招惹我,這也就造成了周圍人群的疑惑.當然,真正看到並明白全過程是怎麼回事的人雖然不止那會長一個,但也絕對不多,所以大部分人都在那犯嘀咕,甚至有些人猜測我可能是隱藏BOSS什麼的.

在那幫人猜測我的來曆之時,我卻是正在和那名NPC主管溝通.將錢袋交給他之後我便順口說道:"我要去海皇殿,那張地圖的開啟任務在你們這里吧?"

"在在在,請跟我來."那NPC主管收了我的錢,對我自然是要客氣一些,何況發布任務本來就是他們的工作,只不過是給我開個後門不用排隊而已,這麼簡單的事情他當然不會在乎.

那名NPC主管直接把我帶到了一張非常舒適的桌子前面請我坐下,這里是屬于貴賓接待區,必須在本任務發布處接過一百個以上的任務,並且完成率在95%以上,才有可能坐在這里接任務.雖然只是關了個舒服點的位置,但人都是有虛榮心的.別人都坐硬板凳,由普通接待員接待,你能坐在沙發上與NPC主管談話,這就是一種地位的差別,是可以滿足很多人的虛榮心的.因此別小看這個座位,它實際上可是很多人都想坐一坐的地方.

在把我安排坐下之後,這名NPC主管立刻便跑到了大廳側面的牆壁上,然後叫過一名普通NPC讓其幫他把牆壁頂端掛著的一張任務卷軸拿了下來.這張卷軸之所以掛這麼高,不是因為它不重要,而是因為它的等級太高.開拓地圖這種任務屬于非限定性團隊任務,簡單點講就是這個任務建議你最好准備一個團隊一起去做任務,但是你非要一個人去也行,所以叫非限定性團隊任務.

其實這玩意在這里掛了起碼也有好幾個月了,看到它的人自然非常多,在此之前也曾有人接過這個任務,而且對方大多是以行會為單位接的任務,其中甚至有一次是三個小行會聯合行動,但是這個結果嗎……看到那卷軸還掛在那里就能猜到了.

追進來的那個會長可以說是希臘數的著的大型行會會長,雖然不敢說是全希臘第一行會,但前三是絕對沒人懷疑的.他們行會之前也接過這個任務,結果當然是失敗了.主要是任務太複雜,完成很麻煩,需要好多人手互相穿插著完成任務.在此期間只要有一隊人馬出問題,整個任務就會泡湯,因此他們連做了三遍,一次都沒成功.每次不是這個隊伍出錯就是那個隊伍出錯.這就好象你讓一個人背一偏課文,要保證不出錯雖然也需要費點工夫,但一般都能完成.可你要是讓一百個人一起背,而且誰都不能出錯,只要有一個人錯,就得一百人全部從頭再來,這樣的話估計來回折騰十幾遍都未必能完全正確.所以說這種多線程任務是各大行會最頭疼的任務,畢竟保證行會里有一群精英不難,可是要保證行會里個個都是精英,那可就不是簡單事情了.

"他要接這個任務?"看到NPC主管接過了那名NPC取下的卷軸准備往我那邊走,那個跟近來的主管立刻激動的走上前拉住了NPC主管詢問了起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章 關鍵人物     下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二章 一個人的多人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