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八十四章 關底BOSS?不象.  
   
第二十卷 第八十四章 關底BOSS?不象.

"艾格!"看到從陰影中走出的人,普羅米修斯明顯表情不善.

"嘿普羅米修斯,這是要去哪啊?你該不會又打算做海神殿任務吧?你們可是已經失敗了三次了,再來一次你們行會的流動資金還夠用嗎?我可是聽說海神殿任務的押金很高的."

"你……"

我在普羅米修斯和對方吵起來之前扭頭問道:"他是什麼人?"

普羅米修斯雖然很先和對方對罵,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得罪我,所以聽到我的問題便先忍住了回嘴的沖動,先小聲先我說道:"這個家伙叫艾格,是我們希臘第四大行會的副會長.他們行會一直在和我們行會爭奪全國第三的排名,所以我們之間一直就不對路."

我點點頭道:"既然是無關人員,那就別理他了,我們不是來吵架的."我說完一抖缰繩夜影便開始移動,而普羅米修斯在看了對方一眼後也立刻跟著一抖缰繩催動坐騎動了起來.

那邊的艾格本來還指望讓普羅米修斯發火來著,沒想到我們居然無視他直接就要走.他立刻感覺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侮辱,于是這家伙第一時間便跑了過來橫在了我們前面.

"喂,普羅米修斯,你今天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懦弱啦?平時你不是挺囂張的嗎?"

"你……"

普羅米修斯剛要發火就被我搶先告誡道:"別去管他,這家伙明擺著就是要刺激你.不管他說什麼,你就當是狗叫就行了."

我的話聲音很低,所以前面的那家伙並沒聽見.普羅米修斯到是也知道輕重,所以還是再次忍了下來准備跟著我一起繞過去.但是,前面那家伙今天大概是打定主意要死在這里了,所以他一點也沒給自己留余地.

看著普羅米修斯居然在我一句話後就放棄了爭吵要繞過去,他立刻便得意洋洋的指著我和普羅米修斯大笑道:"哈哈哈哈,普羅米修斯,這該不是你新找的同志吧?怎麼著?還在蜜月期嗎?要不然怎麼變的這麼聽話啊?快說說,你們倆到底誰是攻誰是受啊?哈哈哈噗……"

那家伙張狂的笑聲戛然而止,周圍跟著他的人完全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艾格正在從中間分成兩片向兩側倒下去,而我則是正在收劍.

"愣著干什麼?還不快走?"提醒了一聲還在發呆的普羅米修斯,我直接便驅動夜影跨過對方的尸體往前走去了.

普羅米修斯愣了足有好幾秒才突然反應過來趕緊驅動坐騎追了上來,至于那些跟著艾格的人,他們到是反應過來了,可愣是沒一個人敢動的.

剛才我那下明顯不是技能,而只是普通攻擊.他們這麼多人圍在周圍居然都沒看見我怎麼出手的,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在收劍了,這說明我的速度已經快到超越他們的視覺反應速度了.而且,剛才那一下把艾格一劈兩半,明顯不能算是要害攻擊,畢竟頭頂這塊雖然也滿重要的,可防禦卻並不弱,所以說能把一個大活人從頭頂開始向下一劈兩半,這個攻擊力絕對過百萬了,而就算攻擊力剛到一百萬,砍他們也絕對是一刀一個,都不帶補刀的.

面對如此實力的敵人,在場的這幫艾格的手下自然是不敢動了.就這殺傷力,上去多少都是送死.

艾格的部下們嚇傻在原地之時,普羅米修斯已經追上了我,並且跟在我後面一路向前沖.由于過了一千級的練級區,後面的怪物就逐漸開始變的難搞起來,而且普羅米修斯自己的等級也才一千二百級出點頭,在希臘算是高手,但在世界范圍也就是二線陣營的強力玩家水平.面對著前方各種各樣的高級怪,普羅米修斯最終只能無奈的跟在我後面前進,因為這些怪他對上任何一只都得打上幾分鍾才能分的出勝負,甚至有些只會打成平時.而隨著我們進一步深入洞穴,普羅米修斯已經開始完全不敢接近那些怪物了.現在我們周圍的怪物已經上升到一千八百多級了,對我來說是沒啥區別,照樣一刀一個,可是對普羅米修斯來說,這些怪物卻是已經變成BOSS一級的存在了,任何一個給他一下子就能讓他空血,再中第二下必掛,而且要是運氣不好讓對方出個暴擊啥的,那就真的是一招秒了.

還好,我們的目的地不是洞穴的最深處.在接到海神殿任務卷軸之後就可以開啟一個分支路線,這個路線在主通道達到一千八百級怪物區時就開始分叉了,也就是之後的兩千級怪物區普羅米修斯根本不用去.

"喂,我說你前三次到底是怎麼到達這個位置的啊?"看著一直盡力躲在我身邊的普羅米修斯,我很好奇的問道.畢竟之前他們可是自己過來的,並沒有我這樣的強力人物保駕護航.

聽到我的問話,普羅米修斯立刻苦笑著說道:"我們又沒你這麼強,當然是用打BOSS的辦法一點點的推過來了!"

"我靠,那得死多少人啊?就算你們配合的好不死人,藥品也得花不少錢吧?"

普羅米修斯聽完之後便笑的更苦了."我們一共花了三天從一千級怪物區打到這里,中途共死亡六百多人次,一共用掉了兩萬水晶幣的藥品.而且這個還只是成本價,畢竟我們這樣的行會藥品是可以自己做的.要是出去買的話,這個價格起碼再翻三倍."

"你們還真有毅力啊."我說著便輕輕一揮劍將一只剛沖上來的石頭人砍成了碎片,接著一腳踹在一只牛魔身上,將其踢了個跟頭.散步一般走到那翻倒的牛魔身邊,單手提劍向上一撩,剛剛爬起來的牛魔便立刻捂著噴血的脖子再次倒了下去.與普羅米修斯他們花了三天時間死了六百多人次的辛苦不同,我到達這里完全就是輕描淡寫一般的順暢.別說危及生命,洞穴內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怪物甚至都不敢靠近我,剩下的三分之二雖然會攻擊,但卻相當猶豫.威壓屬性的威力可不是只在城里有效,對野外的怪物也是一樣生效的.

"紫日會長你就別笑話我們了.要是有你這實力,我們哪用的著這麼辛苦!"

"我不是笑話你們,是真的贊賞.反正如果是我,就絕對不會頂著這麼大的損失來做這個任務,而且一做就是三遍."

普羅米修斯聽到我的話後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確認我不是說笑之後才表現出了興奮的表情.畢竟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我的冰霜玫瑰盟又是世界最強行會,因此能夠得到我的贊賞,這本身也是一種榮譽.

其實我這話里也是半真半假.我說我不會頂著這麼大傷亡像普羅米修斯他們這樣接任務,這是真的,但我一點也不尊敬他們的舍己為人精神.這種地圖任務的開拓獎勵根本沒有普羅米修斯他們的付出多,地圖開拓後利益是全國人共享,所以普羅米修斯他們除了獲得一些聲望,根本就不會得到任何實質性的東西.僅有的任務報酬還不如戰斗損失來的多.這樣的賠本買賣打死我也不會去做的.

當然,不是說我不會去接地圖任務,只是我不會像他們這樣頂著這樣的損失去獨立完成.要是我去做,必定首先想到一個辦法減少投入,然後再把全國有頭有臉的行會一起拉上,大家集資均攤這比投入.如果我們本身的實力夠強,戰斗過程中操作的好,做這樣的任務我們不但不用賠錢,還能賺不少,反正不會搞的像普羅米修斯他們這麼慘就對了.

普羅米修斯那邊正因為我的贊賞而暗自得意,忽然就聽我說道:"這就是那個任務岔道吧?"

"對對對,就是這個."

此時的洞穴牆壁上並不是直接有一個岔道在那里讓我們走,而是有一個造型很奇怪的小洞.這個洞的洞口成不規則三角形,大小比手機屏幕還要小一些,要不是任務卷軸上有明確的地點標注,十個人有十個都得錯過去,因為它實在是太像牆壁上的普通岩坑了.

雖然到達了岔道口,但我們暫時還沒辦法進入,我們只能等其中一隊分支隊伍去完成他們的任務,然後這個門才能開.

普羅米修斯他們當初打了三天才打到這里,別的分支不用戰斗,自然比他們快多了,所以他們當時到達時門早就開了.不過我這次不同,因為我們推進速度太快,以至于我們都到門口了,大門居然還沒開.

"奇怪,我上次來的時候門明明已經開了啊."普羅米修斯看著緊閉的石門,果然發出了疑問.

不等我回答,我們身邊的一處石壁突然發出了轟的一聲,然後自動往牆內縮了一截,跟著那塊縮進去的石壁便整個向上升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有兩米多寬,只有四五米深的小房間.

此時的這個房間內有三根火炬插在牆上,當大門打開時火炬便自動燃燒了起來.另外,除了三根火炬,牆壁上還掛著一把足有一米多長,厚達兩寸的黃金鑰匙.這個大家伙放在那里看起來像塊小一號的盾牌多過鑰匙,不過它確實就是鑰匙.

普羅米修斯在進來之後立刻道:"這三根火炬中只有一根可以關閉保護鑰匙的機關,但是每次的位置都不一樣,我們必須得等另外一隊人馬找到有關這個東西的文獻,然後才能知道扳動哪一根火把可以關閉機關.你的人才剛出去,估計等他們回來應該還要幾個小時."

我跟本沒聽普羅米修斯說什麼,直接就走到了左邊一根火把旁邊,將其向下一拉,然後順時針轉動了二十五度.只聽咔噠一聲,前方牆壁上掛著的黃金鑰匙忽然向上升了一小截.

"好了,可以拿了."我出聲提醒普羅米修斯.

"啊?哦."似乎才從睡夢中驚醒一般,普羅米修斯趕緊跑過去把鑰匙抱了下來.雖然這玩意挺重的,但是游戲里的完家體能素質都不是現實中可比的.這黃金鑰匙在現實中恐怕只能動用起重機或者插車才能移動它了,但是在這里,普羅米修斯一個人就可以把它帶走了.當然,即便體能增加了很多,但跟一塊小盾牌差不多大的黃金鑰匙還是壓的普羅米修斯不得不跟個大猩猩似的垂著胳膊一搖一晃的往外走.好在使用鑰匙的位置距離放它的地方直線距離也就才兩米多一點,估計要是距離超過五米,普羅米修斯就只能放棄了.

好不容易將鑰匙弄出洞壁上的那個隱秘房間,普羅米修斯已經累的氣喘籲籲了.看著他出來我便用心靈接觸聯絡了另外一個分支隊伍,然後告訴他們我們拿到鑰匙了.對面表示明白後便切斷了通訊,然後我們面前的石門便又降了下來.不過,當這個大門降下之後,旁邊的牆壁上卻是又打開了一個小洞.

這次的洞口比電腦顯示器大不了多少,而且深度只有半米,顯然不是給人走的.我走過去一只手從普羅米修斯手里提起了那把差點把他腰都壓斷了的鑰匙,然後對准洞內的一個鑰匙孔插了進去.

這柄鑰匙實際上是個魔法鑰匙,根本不需要轉動.將鑰匙插入後我便松手等在了一旁,大約過了一分鍾,小洞的蓋子便自動又合了起來,然後一根三角形的金屬柱忽然從洞頂伸了出來.由于這東西的下部是岩石結構的,所以之前嵌在洞頂上根本看不出來,直到它伸出岩層我們才發現它.

我跳起來抓住那根三角形的金屬柱,然後借著重力向下一拽,嚓的一聲便將金屬棒抽了出來.拿著金屬棒走到之前洞壁上的三角形洞口旁邊,然後將金屬棒插進去並一推到底,伴隨著一陣嘩啦啦的鏈條轉動聲響起,我們明顯感覺到了地面在劇烈震動,然後我們腳下的地面忽然開始向兩側移動,露出了一條向下的階梯.這就是所謂的岔道了.

普羅米修斯看到地上的那個入口之後說道:"我們接了三次任務,這個洞口的任務每一次都不一樣,而且之前的機關位置也都不是固定的.沒想到你接第一遍任務的時候,居然和我們接第一遍任務時的位置完全相同."

我點頭道:"大概系統不希望你們用蠻力進入後面的任務關卡吧.畢竟這岩層也不算太厚,不管是用錘子和鐵钎慢慢砸,還是用炸藥爆破,只要找對對方,總是能弄開的."

普羅米修斯點點頭道:"我們當初也是這麼分析的."

我一邊率先走下階梯一邊道:"好了,既然這次和你們第一次接的任務位置相同,之後的東西你可以提醒我一下吧?"

普羅米修斯點頭道:"可惜後面也沒什麼可提醒的了."

"為什麼?"

"因為後面就只有一個迷宮,穿過去之後就是一段布滿機關和怪物的通道,再穿過去就到了一個大廳.我們前三次全都卡在了那里."

聽到普羅米修斯的敘述我回頭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問道:"大廳里有很多怪物嗎?為什麼三次都卡在了那里?"

"那到不是."普羅米修斯回答道:"大廳里確實有怪物,但是就一只兩千兩百級的BOSS.它會召喚小弟,但數量不太多,唯一麻煩的就是只要那怪物不死,它就可以不斷的召喚,所以很難耗."

"然後你們被它殺光了?"

"不,我們把它干掉了."

聽到這個回答我更好奇了."你們把它干掉了?那你們怎麼卡住的啊?"

"不知道."普羅米修斯無奈的回答道:"我們干掉了那個怪物,但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下一步提示了.後來我們把整個大廳都挖了一遍,結果還是啥都沒找到."

聽到普羅米修斯的話我忍不住開始思索了起來.很顯然,普羅米修斯他們在任務的某個環節出了問題,不然不應該會出現這種被劇情卡住的情況."你們確定前面的部分都沒出問題嗎?"

"本來我們是確定的."普羅米修斯道:"但是因為一直過不了任務,所以我們現在又不太確定了."

我想了想問道:"那個迷宮你們後來有再走過嗎?"

"你是說我們其實在迷宮中走進了錯誤的道路,連後面的機關通道和大廳其實都是迷宮的一部分是吧?"

"你們也想到這個可能了?"

普羅米修斯點頭道:"沒錯,我們之後也想到這個可能性了,所以我們後來干脆用人海戰術把整個迷宮所有的道路都走了一遍,結果確認我們沒搞錯.其它路線全都是死胡同,就我們走的那條可以離開迷宮范圍,因此問題應該不是出在迷宮這關."

"那就是別的哪里出了問題."

"對,我們也這麼想,可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我和普羅米修斯正說著,階梯便已經到了底部.頭頂的入口在我們進入後不久便已經自動關閉,但是因為洞穴內的岩石本身帶著熒光,所以雖然光線有些暗,但卻不影響行動.當然這個主要是針對普羅米修斯的,我反正有黑暗視覺,完全一片漆黑對我來說也沒啥大不了的.

那條階梯的底部向前走不到兩步就是迷宮入口.那入口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看起來建造迷宮的材料和我們現在所在的通道並不一樣.我們所在通道的材料只是很常見的岩石而已,但迷宮卻是用一種墨綠色的石料建成的.除了也會散發熒光之外,這種石料似乎硬度也很不錯,而且還帶有魔法吸收特性.

穿過那道並不寬闊的迷宮大門,一進去就是一個小房間,房間正中立著一塊紅色的石碑,石碑正面刻了一句話,內容是:"迷宮的作用在于迷惑你的感知,讓你無法認清前進的道路."看起來這句話似乎別有意義,但仔細想想似乎又沒啥特別之處.普羅米修斯對此的解釋是故意給進入的人制造麻煩的,但是我卻覺得這話應該有別的意思,只是我暫時沒搞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意思而已.

因為普羅米修斯他們三次任務過程中迷宮都是一個路線,所以這次我們依然按照普羅米修斯他們事先找到的路線來跑了一遍,結果也是順利通過.

迷宮後面就是機關通道,但是也沒有任何變化.因為普羅米修斯記得機關順序,所以破解起來超級簡單,就算是偶爾有怪物出現,有我在也是三兩下砍死,根本不構成障礙.

穿過機關通道之後我們很順利的便進入了最後的大廳.這個地方就是一間圓形的石洞,其面積大概比羅馬斗獸場還要大了好幾倍,高度也是相當驚人,雖然我沒去測量,但感覺就算在這里玩特技飛行表演應該也夠高了.

洞穴的地面顯然是人工平整過,地面就是一整塊打磨出來的岩石,雖然不說有多平整,但起碼不會影響行動.此時,一只身高在八十米以上,全身披掛著重型板甲的怪物就立在石制大廳的中央.

這家伙的身體結構類似狼人,靠兩條腿直立行走,身體微微向前弓,背後還拖著一條大尾巴.但是,和狼人有著顯著不同的是,他的身材並不像狼人那麼纖細,這家伙長的相當粗壯,盡管身高八十多米,但看起來卻給人一種矮墩墩的感覺.另外,他的頭部和尾巴都分明顯示了這是一只爬行動物類的怪物,因為他的腦袋很像巨龍的頭部,尾巴也是龍尾.四肢方面和巨龍到是有些區別,但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區別其實並不大,只是他的前肢更接近人類的手掌,似乎比較適合抓握.

八十多米的身高加上敦實的體形本身已經說明了這是一個很耐打的家伙,但是更讓我頭暈的是這東西的身上竟然還穿著鎧甲.盡管那套鎧甲很可能根本沒有屬性,但就算它只是普通鐵皮,這防禦力也足夠讓人頭疼的了.畢竟那可是厚達兩米的鎧甲啊!銀行保險庫的合金外牆也沒這麼誇張吧?

"喂,普羅米修斯,我說你不是在忽悠我吧?這東西你們當初怎麼干掉的啊?"

普羅米修斯其實早知道我看到這怪物的樣子之後肯定會懷疑,因為他們當初也是嚇了一跳.別說這家伙全身都包裹著近兩米厚的金屬鎧甲,就算他啥都不穿,以它的體形,一把長劍就算齊柄刺入他的體內又能造成多大傷害呢?以他的體積,估計也就剛剛達到刺破表皮的程度吧?這要殺死它的話,那得用多大的武器才行啊?

因為早知道我會懷疑,所以普羅米修斯一聽我問出來立刻就指著那怪物的手腳對我說道:"我可沒說謊.這怪物看著厲害,其實並不是很嚇人.我們之前做任務死的人基本都是死在外面的那段練級區里的,這地方還真沒死人.你看到那家伙的手腳了嗎?"

我順著普羅米修斯的手指看了過去,然後果然發現了一些異常.搞了半天那怪物不是散放在這里的,他的手腕和腳腕上都套著一個粗大的金屬圈,而金屬圈上還連接著好象火車頭那麼粗的金屬鏈,至于鏈子的另外一端則是被固定在後面的牆壁上的.看這金屬鏈的長度,這家伙最多也就能走道距離距離這麼大門十幾米的地方就無法前進了,也就是說只要別傻忽忽的往里沖,站在門口用遠程攻擊招呼,對方根本就拿你沒辦法.

"不對啊!就算那家伙攻擊不到這邊,可你們能破他的防嗎?"

"本來我們也以為自己破不了他的防來著,不過後來我們才發現,他召喚小弟攻擊我們的時候,我們只要干掉那些小弟,他就會受傷,然後殺夠一千只,他就會化為星光消失掉."

一聽到這個話我立刻就興奮了起來,然後猛然轉身抓著普羅米修斯的鎧甲邊緣一邊拼命搖晃一邊問道:"我靠,這東西的本體在哪?快告訴我,我要抓魔寵!"

剛剛普羅米修斯說這家伙會召喚小弟,然後小弟被干掉之後他就會受傷,殺夠一千只他就直接化為星光消失.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眼前的這只怪物根本就不是本體,這是個投影,一個力量投影.真正的這家伙起碼比現在這個投影強出十倍不止.至于普羅米修斯所謂的小弟,那根本就是能量分身.因為投影本身就是能量體,所以分身消耗光之後投影自然也就消失了.這個現象也很好的解釋了對方為什麼會傻了吧唧的召喚小弟去送死.

按照一般想法,這個家伙雖然打不到門口的人,可門口的人也傷不到他.但是他召喚分身之後自己實際上等于是變弱了,反而容易被殺死.這樣看起來似乎那怪物很蠢,但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那回事.人家根本就是個力量投影,所以根本不怕死,而且與其站著挨打,分散沖上去,哪怕多干掉一個敵人都是勝利.所以說那怪物進行分身其實是很正常的決定.

被我晃的頭暈眼花的普羅米修斯抓著我的手叫道:"別搖了,我要吐了!你就算把我晃散了,我也不知道啊!"

"行."我一下把普羅米修斯放回了地上,然後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讓他自己告訴我."我說著便拔出了永痗}始朝那怪物走了過去.

普羅米修斯剛被放下來腦袋還不清醒,聽我說要讓怪物自己說,先是"嗯"了一聲,隨後看到我走過去才突然想起來連忙喊我回來,只是我此時已經進入了怪物的活動范圍,而且我根本不聽普羅米修斯的話,搞的他又想過去拉我,又不敢動.畢竟那怪物的體積太嚇人了,看著就知道不是對手.想了半天普羅米修斯最後還是放棄了,他無奈的自我安慰道:"算了算了,想死就去死吧!人家自己都不擔心,我跟著著什麼急啊!真是吃飽了撐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三章 與海神不沾邊的海神洞穴     下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五章 三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