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八十六章 海神殿與本體  
   
第二十卷 第八十六章 海神殿與本體

隨著怪物的身體徹底崩解,米拉和黑炎也悄然消失在了空氣中,偌大的一個岩石大廳此時因為沒有了那摩天大樓一般的怪獸而顯得更加的空曠了起來.

"這就完啦?"普羅米修斯幾乎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直到那怪物的投影徹底消失之後,他才終于反應過來自言自語一般的問了出來.

"不,還沒完."我一邊向著岩石大廳的中央走去,一邊說道.

普羅米修斯剛剛只是隨口一問,並不是真的希望得到回答,沒想到我居然還真的回答了他的問題,不過當他看到我在往場中央走時卻是疑惑了起來,但他很快就意識到了什麼,于是趕緊跑步跟了上來.當然,他還沒傻到超到我前面去,只是追到我身後便慢慢的跟著我往中間走,沒敢超越我.

其實我的行為很好猜.剛剛干掉一個超級BOSS,雖然只是投影,但那也是貨真價實的高級怪,所以過去查看一下是否有爆出什麼東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事實上《零》中的大部分怪物都是不爆裝備的,畢竟《零》的主要特色就是真實,而真實世界中,你要是隨便殺了動物就能蹦出一把武器或者盔甲,那不是很奇怪嗎?所以說《零》中的大部分怪物其實都不爆裝備,或者說不直接爆裝備.

《零》中的怪物其實也不是真的不爆裝備,畢竟玩家是需要裝備的,而如果怪物不爆裝備,那就只能靠做任務或者是花前到系統商店買,亦或自己打造了.但是,以上三種方法的效率都非常低,如果光靠那三個環節得到裝備,那玩家們恐怕到一千級之前都只能當乞丐了.所以說怪物們還是必須爆裝備,只是為了真實,所以不能直接往外蹦裝備或者金幣,而是換一個方法,那就是——出產材料.

整個游戲里除了最初一二百級時玩家們戰斗的敵人有很多是野獸之外,之後大部分情況下和玩家戰斗的野外生物都是魔獸或者其他類型的魔幻生物.這其中的人形生物,如果本身有使用裝備的話,那麼在死後就可以直接爆裝備或者爆錢.畢竟敵人身上穿件鎧甲或者帶著金幣什麼的都是很合理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人形生物,對方又沒有社會組織,那麼,這種生物就只能出材料.因為本身就是魔法生物,所以這些怪物身上的皮毛,肉,骨頭以及牙齒,爪子和晶核什麼的,那都是可以收集來的戰利品.拿這些東西去鐵匠處就可以換錢,或者是合成裝備.如果是換錢,就可以買商店里的裝備,而如果是合成的話,那麼通常就會得到一些有別于商店里出售裝備類型的特殊裝備.當然,合成也需要交錢,因此你必須大量收割物資,否則光靠一套材料是絕對合不出一套裝備的.

盡管按照以上規則,游戲里的怪物基本都是不爆裝備的,但是眼前這個生物卻有些不同.其一,他本身有穿盔甲,所以證明了這是一種能夠使用裝備的生物,因此它爆裝備的可能性會非常高.其二,這東西是個能量體.能量生物在游戲里雖然不太爆裝備,但是經常會爆出各種各樣的結晶體,比如說幽靈系生物被消滅後就經常爆靈魂水晶,我每次到行會倉庫往外倒騰一段時間的戰利品時都能翻出一堆一堆的靈魂水晶,其中九成九都是幽靈系生物貢獻的.

既然這個東西符合爆裝備的特征,那就必須去確認一下.

當我走到那只怪物粉碎崩潰的地點之後,果然發現這東西爆了.只不過他爆出來的不是什麼裝備,而是塊結晶.

"這個……難道是靈魂結晶?"普羅米修斯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塊足有足球那麼大的結晶體,連說話都開始哆嗦了.

靈魂結晶這玩意平時確實很多見,但是這東西跟現實世界中的鑽石一樣,屬于體積越大價值就越高的類型.一般只有橄欖大小的靈魂結晶就屬于一次性消耗品,價值很低,任何人都可以大量購買.但是,有鵝蛋那麼大的就是高級貨了,只有高級玩家才舍得花錢買,而橙子那麼大的基本就已經屬于行會級配置了,除了行會城市的某些魔法設備需要用到之外,個人幾乎已經負擔不起了.不過,眼前這塊卻是太驚人了.想想,一個足球有多少個橙子的大小?連橙子級的都是行會裝備了.這個算什麼?國家裝備?

雖然極為震驚居然能爆出這麼大塊靈魂結晶,但是普羅米修斯卻明智的沒有動任何邪念.實際上他也不是沒動歪腦筋,只是剛冒出個念頭就被他自己給踩滅了.剛剛親眼目睹了我和魔寵們三分鍾放翻了他們以為不可戰勝的存在,如此的震撼教育之下,沒有誰會認為自己有能力挑戰我的,哪怕犧牲一條命,他也絕對拿不走這塊結晶,更別說隨之而來的報複了.

普羅米修斯雖然放棄了占有這塊結晶的打算,但是接下來我的行為還是把他驚的連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因為我根本沒有珍而重之的把那塊靈魂結晶給收起來,而是突然抬腿一腳猛的跺在了結晶表面,跟著伴隨著咔嚓一聲響,那塊結晶直接就爆成了滿地的碎片.那一瞬間,普羅米修斯感覺自己的心髒也跟著結晶一起碎掉了,不過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我並沒有收集碎片,而是好象夢游一樣抬著頭看著斜上方並向出口處緩慢移動了過去.

普羅米修斯順著我的視線看過去,結果發現只看到了洞頂的岩石,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留戀的最後看了一眼滿地的碎片,普羅米修斯最終還是咬牙站起來跟到了我身邊,然後努力順著我的視線試圖找到我在看什麼,結果試了半天也沒發現任何結果.最終無奈之下他只能開口問道:"紫日會長你在看什麼啊?"

對于普羅米修斯的話我根本沒做任何回答,腦袋依然成四十五度角看著斜上方緩慢的移動著,但是手上卻遞了一個小瓶子過來,直到普羅米修斯接過去之後才開口說道:"眼藥水會用嗎?一邊一滴,別用多了,很貴的."

稍微愣了一下之後普羅米修斯便反應了過來,趕緊把頭盔拿掉,然後把那瓶子里的液體點進了眼睛之中.眨了幾下眼適應了藥水的感覺之後他再一抬頭卻是愣在了那里,因為原本還空無一物的洞穴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團白色的煙霧.

"這……這是……"

"靈魂碎片."我簡單的回答道.

普羅米修斯也不算笨,很快就意識到了這東西的來曆."這是剛剛那只怪物的?"

"對,不過只是很簡單的一絲魂念,所以連形態都聚集不起來.當怪物分解時他的本體只抽走了主意識的控制線,這邊寄存的靈魂是無法帶走的,剩下的靈魂在怪物崩解後就形成了靈魂結晶,剛剛我打碎它之後這縷殘魂得到了釋放,于是便開始根據殘破的本能意識向主意識靠攏."

"你是說它會把我們帶到本體所在的位置?"

"你還不算太笨嗎."

被我以這種不知是表揚還是譏諷的方式評價之後普羅米修斯也不好意思再接話了,只能和我一起跟著那玩意往前移動.由于本身靈魂就不完整,加上又被靈魂結晶封印過一次,所以這會這段靈魂殘片變的非常的虛弱,它不但無法聚集形態,連移動速度都慢的驚人.我們跟著它愣是移動了足有半個多小時才從大廳挪到了外面的通道里,而穿過整條通道又用掉了近一個小時,最後直到夜里這玩意才總算是移動到了之前的那處迷宮的出口位置.不過,雖然天已經黑了,但這里反正也是洞穴,所以外界的光線變化對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呼,這東西難道要一直飄到洞穴外面去?"普羅米修斯看著還在往迷宮中飄的靈魂殘片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他實在是被這東西磨的沒了脾氣.如果讓你去跟蹤一只正在跑馬拉松的蝸牛,你估計也會和他一個感受.就算是性子再慢的人跟著這種比龜速還要龜速的東西都能急出病來,畢竟這一個多小時我們一共也才移動了不到三百米,平均一分鍾三米左右.你說這叫啥速度?烏龜真跑起來大概也比這個速度要快不少吧?

當然,著急的只有普羅米修斯,我反正是一點不急的.科技時代移動辦公,游戲里雖然沒有太多科技產品,但魔法產品很多.我用水晶通訊器和軍神以及阿芙洛狄忒他們都聯系了一通,而且還抽空和玫瑰煲了個電話粥.有事情干自然就不急了,可是普羅米修斯卻是更急了,因為我一直在用通訊工具聊天,他就不好插嘴和我說話,因此他只能一個人站在那里傻等.

還算幸運,在進入迷宮之後,普羅米修斯的煎熬總算是要到頭了.原本一直飄在空中的那團靈魂殘片一直在下降高度,等到了迷宮中之後就已經從離地兩米高降落到離地不到一尺高的高度在移動了.由于靈魂殘片太過虛弱,穿越牆壁會導致靈魂力量損耗,所以那靈魂殘片也只能跟我們一樣沿著通道走,沒法穿牆.在花了半個多小時拐了幾道彎之後,這靈魂碎片竟然是拐進了一條死胡同,然後便整個覆蓋在了那封住去路的牆壁上蠕動了起來.

看到那被牆壁擋住不再移動的靈魂碎片,我終于是明白了之前迷宮入口處那句話的意思.迷宮的作用在于迷亂人的判斷,沒錯,當我們自以為從出口出去的時候,其實已經被誤導了.這迷宮的出口壓根就不是那條通路,而是位于一處死胡同的牆壁背後.就因為大部分人認為迷宮的出口必然是敞開的,所以才會導致我們慣性思維走錯了路.

因為不知道之後還會不會遇到迷宮類地圖,因此我暫時不打算摧毀那靈魂碎片.小心的用魔力將那團靈魂碎片從牆壁邊弄來,然後我便開始在牆上尋找機關.在確認沒有任何機關之後我干脆用永睄C開始在牆上打洞.

噗……長劍貫穿牆壁傳來的感覺分明告訴我這東西後備是空的,而且牆壁本身並不厚,至多一尺而已.

"這後面有通道?"當我拔出武器之後普羅米修斯也終于發現了牆上我戳出的窟窿後面有光透出來.

"廢話,不然你以為我是在挖礦嗎?"掏出一只幽靈甲蟲從洞口塞進牆後,借助甲蟲的感官感應了一下牆壁背後的情況,確認只是一個空的通道,我便直接收回甲蟲招呼普羅米修斯退後,然後一記爆裂火球將整堵牆壁都給轟飛了.

破碎的牆壁之後果然是一處空曠的洞穴,進去之後就能發現左手邊有一座建築,看起來似乎像是神殿,而位于神殿正門頂端的那座雕像分明說明了這就是海皇波塞冬的神殿.

"我總算知道這里為什麼要叫海神洞穴了."看著那雕像,普羅米修斯感歎道.

"我想我也知道了."聽到我的話普羅米修斯覺得還有點奇怪,但是等他把頭扭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我並沒有站在他的身後.原本進入洞穴發現了神殿後他就因為激動而跑到了我的前面去了,但是等他一會頭卻發現我沒在後面,而是跑到了右前方的洞穴拐角處.

我們進入的這個洞穴大概是個長方形,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個電腦顯示器的形狀.海神殿就位于顯示器的左邊框處,而且整個這條邊都被神殿完全占滿了,至于後面還有多深我們卻是完全看不到,因為神殿入口封住了整個這一側的洞壁.

按照這個結構,我們剛剛進入的入口大概是位于顯示器的右下角,顯示器的底邊框上.剛剛普羅米修斯一進來就被左側的神殿所吸引,結果跑到了我前面去,等他反應過來意識到我不見了的時候,才發現我正站在位于顯示器右上角的側邊框上的另一個出口之前.

發現我的位置後普羅米修斯便急忙跑了過來,而等他站到我背後,通過我的肩頭上方看到門內的情形時,卻是完全愣住了.

我發現的這個出口外面並不是同往山外,而是另外一個洞穴,但是,它並不是干燥的地上洞穴,而是一處水洞.是的,這道出口外面是一個面積比籃球場大不了多少的圓形洞穴,但是整個洞穴就是一個巨大的地下湖,除了入口處有一段向下一直延伸到水中的階梯之外,洞穴內找不到任何的陸地,而且洞穴的頂部也非常低矮,個頭特別高的人甚至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頂棚.

這洞穴雖然完全就是個水洞,但卻比外面還要亮很多.水下似乎有什麼光源,照的整個水中都是一片閃亮的青綠色,看起來非常喜人的感覺.

"我們不會要下到這下面去吧?"普羅米修斯有些膽怯的問道.

"不,我們先去看看神殿里的情況."

那團靈魂殘片雖然也在我們之後進入了洞穴,但它實在是太虛弱了,以至于進入這個洞穴後它只來及飄到了那個水洞入口就徹底消散了,因此之後的路就沒法使用向導了.當然,如果不出意外估計我們也用不上它了,畢竟我們已經找到了之前無法找到的通道.其實我估計那靈魂殘片消散,普羅米修斯還有點小高興,畢竟那東西的移動速度實在是有點慢的讓人想找個東西把它裝進去然後拖著它跑.

從那個水洞退出來,我們重新來到了位于洞穴另外一面牆壁上的海神殿之中.和我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這地方簡直就和中國的土地廟差不多,雖然建築的門面修的相當不錯,但進去之後卻發現離大門不到十米的地方就是一面牆壁,然後在牆壁前立了一排海神雕像,中間那個當然是波塞冬,兩邊站著的是七根海神柱的守護神,以及三只海神獸.

除了這面牆壁前的雕像之外,海神殿里基本上就是空的了.在仔細尋找了一遍確認沒有別的通道之後我們也就只能離開了這里,不過這個海神殿到也不是啥東西都沒給我們,正相反,它給的東西還相當的不錯.因為就在我們跨入海神殿的瞬間,系統就提示我們獲得了一個海神祝福.以後我們的水下移動速度可以增加5%,而且從現在開始往後的二十四小時之內將增加20%,並且這個20%的加強獎勵還是可以重複刷的,也就是我們只要每二十四小時來一次,就相當于永久性的獲得了水下速度加20%的屬性.當然,為了這麼個屬性每天跑一次確實不劃算,但如果有什麼特別需要水下速度的任務,專門跑過來刷一次到也不錯.再說就算以後不來刷,年個5%的加成起碼還會生效.

其實在拿到這個獎勵後我們就明白了這個神殿根本就不是任務重點,它不過是個任務輔助點而已.這個神殿可以加水下移動速度,而另外一邊就是個水洞,這不明擺著告訴我們下階段任務要在水下進行嗎?

拿到這邊的加成屬性之後我們便直接進入了那個水洞入口.從洞口往前,向下的台階一共就只有三階在水面之上,第四階開始就已經是在水下了.不過由于這個水特別的清澈,而且亮度也很高,所以依然能看到台階其實並不是只到水面就終止的.正相反,這台階似乎是一直延伸到水下很深的地方去的,只是不知道修這個台階的人為什麼要把台階修到水底下去.反正下水之後就可以游泳前進了,要台階還有個屁用啊?

"你的頭盔帶水下呼吸吧?"下水前我扭頭看著普羅米修斯問了一句.

普羅米修斯趕緊點頭道:"當然.雖然不如你的那套,但我這個好歹也是頂級裝備了."

我直接忽略了普羅米修斯後面的那句話,然後拉下面罩直接縱身跳進了水里.普羅米修斯看我下去了便也跟著跳了下來.因為都帶的全覆蓋式頭盔,所以我們在水下依然可以說話,只是因為聲音要經過水中和空氣中的跨介質傳播,所以聲音聽起來有點奇怪.

"阿嫡娜."下水之後我直接將阿嫡娜召喚了出來.小龍女被我派去執行分支任務去了,所以現在水下就只有阿嫡娜速度最快了.

"我靠,紫日會長你還有美人魚魔寵?"第一次看到阿嫡娜的普羅米修斯立刻驚訝的叫了起來.

對于他的大驚小怪我根本沒當回事,直接讓阿嫡娜帶著抓著我的手往下潛去,至于普羅米修斯,阿嫡娜反正是不會去牽著他的,我就更不會跟個男人手牽手了,直接拋了根繩子給他,讓他自己拽著繩子就行了.

游過泳的人應該都知道,其實想要往水底下潛是非常費勁的,尤其是當你會游泳的時候.本來我們預計下水之後需要很長時間進行下潛,但是有了阿嫡娜,再加上那個水下速度提升20%的輔助效果,我們就仿佛三條魚雷一般直插向了洞穴底部.

我們進入的水洞顯然是個圓錐形,剛下來的洞口只有籃球場大一點,但是越往下洞穴就越寬闊,到後來干脆就完全看不到四周的洞壁了.好在阿嫡娜有水中聲納技能,所以我們到是不用擔心找不到出口.

差不多下潛了六七百米之後我們到了洞穴底部,要是在現實中,水壓早把我們壓成人餅了.不過這里是游戲,有盔甲保護,我們根本感覺不到任何水壓.

在我們下來的這個洞穴的底部洞壁上有一處小門,當我們走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洞穴入口處的那個階梯居然一直延伸到這里,要是這個洞里沒有水,順著這個階梯到是也能一路走下來.

與上面無遮無攔的入口不同,這個位于洞底的出口處有一道門.門板並不是金屬,而是用的一只很大的貝殼擋在那里,這分明就是海族的風格.事實上我都在懷疑,這個地下水系是不是直接通著大海的.

雖然有道門,但是那個貝殼做的大門實際上就僅僅是靠在出口處把它擋住了而已,一拉就可以拉開.穿過這道門之後前面是一條大概有幾米長的通道,通道那頭也有一個貝殼門.我們游過去打開貝殼門之後,立刻便進入了一條比剛才略寬一些的通道.不過,這條通道不是向前延伸的,而是橫在我們面前的.我們進入的位置就是這條通道的中央位置,位于我們左右兩邊的都是通道,而且前面全都有貝殼蓋子擋在那里.

"這下麻煩了,不會碰上水下迷宮了吧?"普羅米修斯有些擔心的問道.

"但願你沒有烏鴉嘴屬性."我說完便率先往右轉了過去,至于為什麼選這邊,只是因為我站在這邊而已.反正兩邊都沒走過,而且現在也沒有任何情報可供我們分析,與其站在那里浪費時間還不如隨便選一邊走走看呢.

普羅米修斯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往右走,但他只是跟著我來看我完成任務的,接任務的不是他,所以他也只能跟著我走.

由于通道並不太長,所以我們很快就到了右側的通道口.推開貝殼門,後面是一間跟家用廁所差不多大的小隔間,而且除了我們進入的貝殼門之外,這里還有一道能量屏障.

"咦?這不是你們的防水屏障嗎?"我在看到這個能量屏障之後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個好象是亞特蘭蒂斯入口的那個防水門.這東西雖然可以阻擋水的通過,但卻不擋其他東西,人員和物品可以隨意進出,就是水過不去.

我對亞特蘭蒂斯的防水門的了解僅僅是它能隔水和方便人員通過而已,但是阿嫡娜畢竟是亞特蘭蒂斯人,所以她比我了解的要多的多.在檢查了一下那道屏障之後,阿嫡娜隨即便告訴我這個門的工作原理和他們的那個防水門不一樣,雖然功能差不多,但不是一種東西.

雖然發現第二種防水門技術挺奇怪的,但是想想波塞冬的海神系本身就是住在海底的,而他們實際上並不是完全的水生生物,所以有個防水門技術也很正常.

普羅米修斯雖然沒見過亞特蘭蒂斯的防水門,但他依然對眼前的這個門感到無比的好奇,畢竟能只隔離水的門也確實挺稀罕的.不過,他對那道門的好奇在穿過大門之後立刻就被嚇的不知去向了,因為,就在那道大門之後,他又看到了與之前被我干掉的那個投影一模一樣的怪物.

"紫紫紫……紫日會長,這該不會是那個本體吧?"

"看起來是呢."在用星瞳掃描了一下之後我立刻就知道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怪物本體,因為之前我和這東西的投影交過手,所以也算和他動過手,因此星瞳可以讀到他的屬性.眼前這東西確實是個很牛的BOSS,但不是我們之前猜測的三五千級,而是……八千級."我靠,級別破表了!"

"啊?什麼情況?"因為看不到我這邊的顯示,所以普羅米修斯還不知道眼前這東西是個八千級的變態怪獸.當然,這不妨礙他繼續冒充震動棒,因為當初人家一個分身就把他們搞的望而卻步,這會碰上本體自然是更加害怕了.

由于聽到了普羅米修斯的詢問,所以我直接把星瞳屬性顯示給他看了一下,結果原本就抖的跟個篩子似的普羅米修斯這會直接就跟坨泥似的癱在了地上.八千級啊!那是什麼概念啊?兩千級的怪物就能讓他們整個行會圍攻幾個小時損失好幾十人才能勉強殺死了,這八千級得強到什麼程度啊?抬手之間整個行會灰飛湮滅啊!

我之前看到那怪物的投影就打算抓魔寵就是因為我覺得那怪物的屬性挺不錯的,適合作為強力打手型的魔寵使用.但是現在看來這家伙好象有點超出預計了,他實在是強的太離譜了.八千級啊!還不是神族啊!

因為我對神族有壓制屬性,所以即便是一萬級的神族我也有辦法在他面前全身而退,至于八千級的神族,我勉強還有一拼之力.但是這怪物不是神族啊!他和我戰斗的話屬性根本不會打折,而我也得不到加強,因此和這東西碰上我根本就毫無勝算.

我和這怪物以及八千級的神族差不多是這個關系,我打不過這個怪物,這個怪物干不過八千級的神族,八千級的神族干不過我,這整個就一三角循環.

"那什麼,紫日會長.我看我們還是先跑吧?"普羅米修斯在抖了一陣之後終于鼓起勇氣哆嗦著建議道.

我在那一瞬間幾乎就要同意了,但是突然我又停住了,因為我想到了之前大廳內的那個投影.眼前這個怪物是背對著我們蜷縮著躺在地上的,所以我們看不清楚他的情況,但是我記得之前那只投影在崩解的時候連地上的鎖鏈有一起分解了.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那鎖鏈也是投影,而之所以鎖鏈會產生投影,那唯一的原因就是這個怪物的本體也被鎖著.

在想清楚了其中關鍵之後,我立刻便向前走了過去,而普羅米修斯則是嚇的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今天和我在一起普羅米修斯覺得自己的心髒都快出問題了,這刺激實在太大了些.之前干掉一個三千級的投影就夠嚇人了,現在我居然還敢主動挑戰八千級的怪物.要知道我才兩千多級啊,即使比他們這些人高級很多,可是跟這個怪物一比,那就是個渣渣啊!兩千多級多八千級,四分之一的等級啊!這能有勝算嗎?

我當然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能把這個怪物擊敗,就算他被鎖著也一樣.八千級這個等級太嚇人了,是人都不會認為自己能以兩千多級的狀態搞定他的.我之所以還敢往前走,是因為我根本沒打算和他戰斗.

作為冰霜玫瑰盟的會長,世界戰力榜第一,很多人都以為我的特長是能打,但我覺得我最大的特長其實應該是能說才對.

《零》確實是一款以戰斗為主的游戲,但那只是說戰斗是主基調,系統可沒說過游戲里只有戰斗.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可以用語言來解決的,比如說我現在神族中間人的地位.雖然實力也是這個身份的主要支撐點之一,但如果我是個笨嘴拙舌的笨蛋,那些神族又怎麼可能聽我的安排讓我來當這個中間人?所以說,比起戰斗力,我覺得我的交流能力應該更強大一些.眼前這怪物等級高達八千,也就是說比拳頭我鐵輸,但是看他這形象,顯然不是什麼智力型生物,因此他的心理戰斗力等級可能還不如小怪物厲害呢.以己之長攻敵之短,這才是百戰百勝之道嗎.

"喂,打擾一下,請問你醒著嗎?"

我的聲音相當的響亮,而原本因為怪物一直背對著我們而心存僥幸認為對方在睡覺的普羅米修斯這一下感覺自己差點沒抽過去.這就好象你小心翼翼的摸到一頭熟睡的獅子面前准備偷走它沒吃完的肉塊,而這個時候你的同伴突然對著獅子大喊了一聲,你說你當時是個啥心情?要不是因為地位不如我,普羅米修斯差點都准備直接指著我罵娘了.當然,不敢大聲說話怕吵醒了那怪物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喂,你睡著了嗎?為什麼沒有回答?"見那怪物半天沒動靜,我又喊了一聲,而普羅米修斯這個時候已經干脆的退到了防水門的邊緣,准備萬一情況不對利馬轉身逃跑.

呼哧……伴隨著一聲仿佛火車排氣一般的聲音,眼前的肉山突然動了一下,跟著便見他緩緩的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似乎是睡時間太長了有點暈,他還搖晃了兩下腦袋,跟著似乎是清醒了一些,那家伙突然支撐著爬了起來,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鐵鏈撞擊的叮當亂響.

終于,完全站起來的怪物緩慢的轉了過來.與之前那投影完全一模一樣的身形外貌,連手腳之上的鎖鏈都沒有絲毫差別,但是給人的壓力卻是比那只投影大了無數倍.

在完全轉過來之後,那只怪物終于左右看了看,最終才低頭望向了站在地面上的我.相比之他的體積,我基本上也就是蟑螂的級別,畢竟這家伙的爪子看起來就有三層樓高了.

在看清楚我的存在之後,那家伙忽然將身體朝前傾了下來,然後將兩只前更像是手的前爪按在了地上,將腦袋朝我伸了過來.盡管身上纏著鎖鏈,但這個房間卻沒有上面的那個那麼大,因此這怪物幾乎可以不受限制的在整個房間內移動.他的腦袋就這麼一直伸到了我的面前,而普羅米修斯已經鑽到了防水門的另外一邊,只露了張臉在這邊,就准備等我被怪物吃掉之後第一時間逃跑了.

不過,普羅米修斯預期的事情並沒有發生,而是如我所料的發展著.那只怪物最終將腦袋停在了我的面前大約五米多遠的地方,雖然看起來距離不是很近,但考慮到他的體積,這個距離其實已經貼的相當近了.如果是兩個人的話,這距離基本上就相當于對方伸下舌頭就能甜到你的距離,而眼前的怪物也確實是只要一伸舌頭就能把我卷回嘴里.當然,他並沒有那麼干.

"多少年了?居然還真有人能夠找到我.恭喜你勇敢的小家伙."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五章 三分鍾     下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七章 腦袋有問題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