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九十章 你們的噩夢不是我的  
   
第二十卷 第九十章 你們的噩夢不是我的

可悲的歡迎宴最終還是讓我們安然度過,食人魚女王擺上來的畢竟還是食物而不是毒藥,所以真吃下去也死不了人.當然,能不吃誰也不會真吃,所以……我耍滑頭了.

有句話叫"辦法都是逼出來的".我覺得這話很有道理,面對著那些難以下咽的食物,我也算是被逼無奈了,于是辦法也就出來了.首先就是給食物分個類.食人魚族給我們安排的基本上都是生猛海鮮,雖然看著惡心,其實燒熟了味道都還是不錯的.像現實中賣的非常貴的海參,那玩意活著的時候根本就是一根長滿肉刺的巨型黑蛆,但是做出來之後卻是非常的美味,而且營養豐富,對人很有好處.

同樣的,食人魚族給我們准備的這些東西其實要是燒熟了也都不會太難吃,問題只是人家沒燒.對于這個問題,我的處理方式就是自己加工一下.

在我吃飯的過程中魔寵們幾乎都分別完成了各自的任務並利用訓練空間的特性直接返回了我身邊,這就使得我的魔寵們逐漸都回到了我的身邊.在女王和我們談完正事讓我們品嘗大餐的時候,我便直接將已經返回的小鳳召喚了出來暫時充當侍女給我喂吃的.雖然這樣看起來會讓人覺得我有點擺譜,但是考慮到現場除了食人魚族的成員外就剩一個普羅米修斯在場而已了,所以我根本不在乎他們懷疑我的人品,反正以後也沒打算跟他們有深度交流.

有小鳳這個侍女給我喂東西,最大的好處並不是那種被美女服侍的優越感,而是……她能把東西燒熟.人家好歹也是只鳳凰,玩火什麼的那是基本能力.不管是什麼生猛海鮮,只要從她手里過一下,立刻就變成了熟食.雖然沒加任何調料,但生的和熟的味道就是不一樣,不管它好吃不好吃,起碼不惡心人了.

剛開始普羅米修斯那笨蛋還沒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直到他愁眉苦臉的啃了半盤子惡心的海洋生物之後,無意間突然聞到一股肉香,然後他才驚訝的扭頭看了我一眼,接著就被小鳳的技能給驚訝到了.當然,知道了也沒用,誰叫他沒有會玩火的魔寵呢.我的小鳳可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借給他用的.

當然,那堆海鮮之中也不是所有東西都是燒熟了就行的,有些東西即使熟了也很難吃,于是我就想到了另外一個方法.

當著女王的面當然不好把人家給的食物扔掉,不吃也不太禮貌,但是也沒必要真吃.只要讓人家以為你吃了,那就沒問題了.于是呼,在想到這個辦法之後,我就讓鳳龍在我嘴里直接開了個空間門,然後我就開始裝做對那些食物很滿意的樣子拿著那些食物往嘴里猛塞,其實我只是把東西通過嘴邊的空間開口塞進了鳳龍空間,別人以為我吃掉了那些東西,其實我啥也沒碰到.

等我們把食物都吃了個乾淨之後,女王立刻問我們是否要再來點,不過我還沒張嘴,普羅米修斯便急忙搖手表示不用了.開玩笑,我是吃了一堆沒加調料的海鮮,外加往鳳龍空間里扔了很多不能吃的東西,可他卻是實打實的真吞了下去,不過這已經是極限了,女王要是再端點啥東西上來,他鐵定連之前吃下去的一起噴出來.

女王看普羅米修斯拒絕的這麼迅速也沒在意,不過人家的確是放棄了再來點的打算,反正她也只是客氣一下,也沒真打算讓我們吃到撐.在簡單而親切的繼續交談了一會之後,最終我以急著完成任務為由離開了這邊,普羅米修斯當然也跟著我出來了.不過剛一離開食人魚族的藏身處到達外面的水域,普羅米修斯立刻就靠到我身邊小聲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便急急忙忙的拉開回城卷軸傳送了回去.

普羅米修斯之所以要小聲告別是因為我們出來的時候並不是只有我們倆,而是帶了三名食人魚族的成員一起出來,普羅米修斯怕他們聽到,所以只能小聲的和我說明原因.

其實普羅米修斯離開也沒啥大事,就是趕著去吐了.這里雖然已經是人家的地盤以外了,但是身邊還跟著三個他們的人,所以也不方便公開嘔吐,再說這里是水底,普羅米修斯是靠著頭盔的水下通氣功能才能正常呼吸的,他要是想要把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就必須上岸,否則就只能吐在頭盔里,因為頭盔雖然帶水下換氣功能,可打開面罩還是會進水的,所以說他也只能先溜了.至于說任務的問題,他現在知道我的實力之後也明白有沒有他其實都無所謂了,所以他也沒有再要求非得跟著我.

看著普羅米修斯傳送走之後我便招呼了一下三位食人魚族成員一起去看看那個所謂的設備到底怎麼樣了.

跟著我來的這三位分別是一名設備維護人員,一名向導,以及一名戰斗人員.他們三個將負責引導我找到那個設備,並且那名維護人員還會負責檢查設備,並確定它是否依然可以啟動,而那名戰斗人員的任務則是從旁保護.當然,我本來是讓他們可以不用派戰斗人員的,但是對方的那個維護人員不相信我的實力,所以沒有戰斗人員保護,他根本就不肯跟我來.

實際上就這家伙已經算是比較膽大的了,因為整個食人魚族中會維護那個設備的人員中,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于出來冒險,哪怕是增加更多的隨行護衛人家都不干.相比之下這個只要求帶一名護衛的已經是相當開通了.

食人魚族和美人魚族在基因上來說是近親,因此聲納什麼的人家也有,而且為了方便探路,在普羅米修斯離開後我立刻就把阿嫡娜給放了出來.

說到阿嫡娜,中間還出了點事情.之前我都不知道,雖然美人魚族和食人魚族是近親,但是兩個種族之間卻是很不對路,當阿嫡娜一出現之後兩邊的人差點沒打起來,最後還是我用強力手段控制住了三個食人魚族成員並叫停了阿嫡娜才平息了爭端.不過因為這個事情,之後的路途中雙方卻是一直處于爭吵之中,顯然兩邊的關系是糟糕到了極點.

其實說起來這種心情也很好理解.明明都是人魚族的後代,但是食人魚族和美人魚族卻是一個長的像外星生物,一個長的美貌無雙,你說這兩邊能和睦相處嗎?美人魚們非常重視自己的美貌,同時極度看不起長相丑陋的食人魚族,而食人魚族則是因為類似于仇富心理一樣的仇美心理,極端的憎惡這些長的很美麗的親戚們,于是在兩邊互相看不起之下,關系就變的越來越惡劣了.

雖然關系不好,但是只要他們不打起來,我也就懶得管.好在阿嫡娜是魔寵,而且在現實中有身體,知道游戲里的東西只是虛構的背景,因此不是太把這個事情當真,雖然心里也還是看不起對方,卻沒有別的美人魚那麼極端.至于對面的食人魚族成員,他們雖然也同樣討厭阿嫡娜,但是他們畢竟是奉了女王的命令,而他們和美人魚族只是互相不對盤,還沒到生死仇敵的地步,因此在有任務的前提下他們還是壓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保證工作優先.

在雙方雖然不太願意,但還算有效的配合之下,我們很快就找准了那台儀器的位置並一路朝那邊游了過去.

"奇怪!"大約在水里游了有半個多小時之後,其中那名負責引導的食人魚族成員忽然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雖然他的聲音不大,但我還是聽見了,于是便轉頭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那名食人魚族成員皺著眉頭想了一下之後說道:"你們不覺得我們這一路太安靜了嗎?"

"安靜?"聽到這家伙的提醒,我也反應了過來.按照之前小骷髏的介紹,這里的怪物應該是越往那個儀器所在的位置靠近就越多才對,可是我們現在都已經走了八成以上的路程了,結果居然連一只怪物都沒碰上.這算是什麼情況啊?難道說怪物們集體搬家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聽我這麼一重複,旁邊那兩個食人魚族成員也都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他們之前也都感覺到有哪里不太對頭了,但是一直沒怎麼注意過,現在這一提醒,大家都明白了自己那不安的感覺來自哪里.

正當那三個食人魚族成員在那里緊張,我在思考的時候,阿嫡娜卻是忽然道:"這種情況一般只有一種可能."

"嗯?什麼可能?"其中一個食人魚族成員習慣性的問道,之後才意識到不應該去接美人魚族的話的.

阿嫡娜好歹是有現實中身體的存在,也沒有趁機鄙視對方,而是直接回答道:"附近肯定是有一只超強的怪物出現,所以把小蝦米都嚇跑了."

雖然《零》只是一款游戲,但是很多道理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樣的.比如說現實中有錢有勢的人住的一般都是住戶密度相對較低的高級住宅區,而古代的達官貴人什麼的更是住著一大片宅地,這就是高級個體的領地意志的具體表現.越是強大的高級生物,他的居住區范圍就越大,而且越不允許其他低級存在在這個范圍內活動.人類尚且還是群居動物,都有如此明顯的領地意識表現,那麼這些野生的怪物們的這種意識自然就更加堅定了.那麼,如果說這里突然沒有怪物了,那就必然是有個大家伙進入這一區域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先回去躲躲?"這種性命攸關的時候那幫食人魚族成員也不敢再計較什麼隔閡了,直接就開口問了起來.怕死總好過真的死掉.

阿嫡娜雖然被問到了,但她是我的魔寵,自然把決定權讓給了我.再說魔寵的優勢就是死不掉,即使掛掉了也可以複活,不象那些自由NPC死掉就真的死了,所以魔寵們並不會像一般NPC那麼怕死.

看到阿嫡娜的目光,我立刻便搖頭道:"不,我們繼續向前.要修複設備遲早是要和這些怪物見面的,躲可不是辦法.你們只管放心,就算我干不過那個怪物,拖住它讓你們離開絕對是沒問題的."

我的話才剛說完,那名負責帶路的向導便立刻面色古怪的說道:"既然紫日會長你這麼說,那就趕緊去堵住它吧,我們要跑路了!"

"啊?"我先是疑惑了一下,沒明白過來他到底啥意思,但是緊跟著我就發現了背後方向傳來的巨大壓迫力.

這可不是那種虛假的感覺,而是真正的出現了明顯能感覺到的壓迫力.這里畢竟是水下,不是陸地上.當有物體向你接近時,就會使水流發生移動,因此在間隔一段距離內都能感覺到明顯的水壓變化.在陸地上這種現象被稱呼為風壓,個別高手在戰斗中可以通過這個來判斷對手的動作並在完全看不到的情況下進行提前躲避.但是在水中,這種感知范圍卻被放大了很多,即使一般人也能清晰的感應到,而像我這樣即使在陸地上也能感覺到風壓的人自然就更銘感了.

感受著那巨大的水壓變化,我立刻便轉了過去,結果正好看到一只長的極丑,而且面目猙獰的怪物朝我沖了過來.

"我靠,你們這里就沒有長的稍微像地球生物一點的東西嗎?"

眼前這只怪物又是個極端古怪的造型.它的身體看上去就好象一只長了好多腿的毛毛蟲,而且它的腿不是節肢動物的那種腿,而是好象哺乳動物那樣的腿,而且在腿的尖端還有類似鷹爪的鉤爪.

這個生物的主體部分就是一個長長的肉蟲子,體表成明顯的土黃色,其上有大塊大塊的綠色斑塊,看起來有點像迷彩偽裝,只是在這片水域之中完全起不到任何偽裝效果.另外,這家伙的頭部長了一圈紅色的眼睛,雖然我沒數,但看起來至少在三十顆以上.這些眼睛剛好組成了一個相當標准的圓圈包圍著一個好象肛門一樣的凹陷區域,但是我知道那個小小的洞眼一旦張開,肯定會比這家伙的身體還要大,畢竟這東西怎麼看都像是軟體動物,其身體的延伸性一定很誇張.

果然,就在我看清楚這個家伙的外形的同時,已經沖到近前的怪物卻是猛的張開了它的那個好象肛門一樣的小洞,然後瞬間把那個小洞眼擴張成了一個可以直接讓你把航空母艦開進去的隧道,並且,在這個隧道的內壁上長滿了一圈圈的,亮白色的,起碼有兩米多長的鋒利牙齒.

這東西他娘的簡直就是條變異水蛭,而且還是超巨型那種.由于它的口腔部分突然膨脹擴大了幾十倍的體積,因此在其口腔內部形成了真空負壓,結果周圍的水以及水中的我們全都像是吸塵器前的螞蟻一般被連著大量的水一起吸入了這家伙的口腔之中.而在我們進入了這個家伙的口腔之中的瞬間,它的嘴立刻又開始往回收縮,顯然是准備一口把我們全部吞下去了.

由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那三個食人魚族成員已經完全嚇傻了,阿嫡娜雖然反應過來了,但她等級不高,除了自保也沒別的能力了.當然,我也沒指望阿嫡娜能幫我戰斗,她的主要工作還是輔助,而不是主攻.

"維多利亞!"

嗡……一個淡金色的罩子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而維多利亞就出現在這個罩子之中.剛一出現維多利亞便直接從背後拽出了她新變異的那只連射弩,然後對著頭頂就是一片黃金箭雨掃了出去.

因為我們現在基本已經處于怪物的口腔之中,所以想射偏都不可能了.發射出去的黃金箭幾乎全部命中,而且這種連射模式是可以跌加威力的.外面那只大蟲子瞬間便被命中上百支箭,身上的屬性瞬間被刷的只剩了標准屬性的一半不到.跟著我便將永琠馱W一扔,球狀永睎間分解成十二柄雙頭劍,然後開始旋轉了起來.眨眼之間十二柄雙頭劍變成了十二只旋轉的劍輪,然後便呼啦一下散開朝著我們周圍的怪物體腔便撞了上去.

此時怪物正在閉和口腔收縮肌肉試圖用牙齒碾壓,研磨,粉碎我們,但是收攏的牙齒首先撞上了劍輪,瞬間便被粉碎,接著劍輪以旋轉的圓面貼上怪物的肉壁,接著就仿佛高速旋轉的鑽頭一般瞬間便將血肉全部粉碎,然後一路鑽入肉中並繼續向外突進.

原本滿以為食物進嘴的怪物突然便是一抽,跟著只聽噗噗噗的一串爆響,那怪物的體表突然穿出了十二只飛旋的劍輪並在怪物的腦袋上留下了一圈十二個血窟窿.不過,雖然這十二個窟窿的直徑都在一米多,足夠一個人不從其中走出來的,但是相對這個怪物的體積來說卻並不是很大,因此疼雖然是很疼,卻不會致命.

但是,那十二只劍輪卻並沒有就此罷手.在飛出怪物體表之後十二只劍輪便突然橫了過來,將薄薄的側面對准了怪物的身體,跟著十二只劍輪一起高速旋轉著又往回飛,並准確的撞上了怪物身體上距離頭部相等距離的一個圓圈區域並立刻切入了皮肉之中.實際上這十二只劍輪並不單單是切入那麼簡單,它們不但旋轉著切了進去,而且是一邊飛速自轉一邊圍著怪物公轉,並且一邊轉一邊收縮旋轉半徑.這就好象十二柄越收越緊的切割劍輪,眨眼間便在怪物的體表留下了一道紅色的切割線,大量紅色的血液噴湧而出,而那只怪物也是拼命的掙紮著想要甩開這些劍輪,無奈不管它如何掙紮,劍輪的切割始終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依然在不斷向內深入.

終于,在十幾秒之後,十二只劍輪突然同一時間從怪物的體腔內壁上冒了出來,並且在沿著怪物的體腔內壁上走了一圈之後變突然加速向我高舉的手掌飛了過來.然後在那三個食人魚族成員的目瞪口呆之中直接在我的手上互相撞擊並最終融成了一個圓球落到了我的掌中.

當我從容的收回永琱妙,怪物的腦袋也正好從身體上脫離開來向著水底沉了下去.由于剛才十二只劍輪的切割,這只怪物的頭部已經徹底和身體分了家,就算它生前再強大,死後也不過是一堆肉而已.

不,這樣說有點不對.其實這只怪物的實力還是挺強的,之所以這麼簡單就被我干掉了,完全是因為碰上克星了.

實際上這只怪物的實力非常之強.首先,它的水下速度極高,加上靠近目標後突然使口腔膨脹造成局部真空,從而將目標生物吸入口腔內的這一招,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解的.除非你能大過它的口腔容積,否則被吞下去就是必然的.但是,考慮到它的口腔之內可以跑航空母艦的那個空間,能卡在它嘴邊不被吞下去的生物也實在不太多.

第二部,一旦你被它吸入口中,那麼你所面臨的將是一條長滿了鋒利牙齒的肌肉通道.沒錯,這個怪物的牙齒不是只長在口腔外面那一圈,而是一圈又一圈的從嘴巴的邊緣一直向內延伸了足有五十米長.在這個范圍內全都是它的牙齒,而且長的密密麻麻.只要它收縮肌肉使這些牙齒向中央靠攏,就可以輕松的將吃進來的獵物擠壓,研磨致死.要知道這個怪物的肌肉強度可是極為誇張的,家上它的體積如此之大,肌肉量自然也很誇張.如此強壯而大量的肌肉一起收縮,那個力量就算是艘戰艦被吞進來它也可以輕松的把它壓成實心鐵坨子,更別說是生物體了.另外,這個牙齒通道其實還有類似鯨魚的須板的功效,當它咀嚼你的時候,可以順便把吸入的水給吐出去,但你是絕對沒機會出去的.

第三部,就算你頂住了這個獠牙通道的碾壓和研磨,之後你還會被它的肌肉蠕動給推進它的腹腔.在這里,是怪物的消化系統.這個消化系統中充滿了超強的胃液,這是一種極端恐怖的消化液,其屬性類似于煉金術士們制作的腐蝕之水.這種液體不但能腐蝕有實體的物質,還能腐蝕能量.因此,就算你身上穿的是魔力鎧甲也只能頂一段時間,一旦鎧甲上的魔力被腐蝕光,鎧甲本身就會開始被腐蝕,然後就是你的身體.所以說,只要你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跑出去,那就只能等著被腐蝕光了.什麼?你說為什麼不挖洞出去?這個方法大家都能想到,可問題是這怪物的消化道表面覆蓋著一層滑溜溜的,柔軟無比,卻又極端堅韌的軟組織保護膜.這種膜極端的柔軟,而且非常太滑,所以它幾乎不受力,你用劍插它的結構只是將其壓下一個坑,你的劍一抽出來它馬上就會彈起來,根本不會被切開.而且,即使你把它切出了傷痕,這東西也會在極短時間內愈合,因此除非你有辦法一次性將其貫穿,否則根本別想出去.

基于以上原因,這只怪物以前在這片水域幾乎就沒有敵手.一般生物跑不過它,也躲不開它的吞噬.被吞下去之後,那些生物大部分頂不住它的獠牙通道的碾壓和研磨,即使頂過去了,之後的消化道也是它們最終的歸宿,畢竟那層柔韌的,還自帶魔法屏障的保護膜實在是太難對付了.因此那些被吞下去的生物最終只能乖乖等死.

不過,可惜它今天倒黴碰上了我.它的第一招吞噬到是發揮了作用,而且就算再來一次我也一樣閃不掉.但是,之後的步驟就不幸了.我的永甯O具備切割法則的,只要不是具備法則力量的東西,它基本上都可以像切豆腐一樣的順利切開.因此,這個家伙引以為傲的肌肉,堅固的牙齒以及柔韌的保護膜,在我面前統統沒用,直接就被切成了一堆爛肉.

看著分成兩段逐漸向水底沉下去的怪物,那仨食人魚族成員還在那發呆,也不知道是被怪物嚇的還是被我嚇的.不過我現在可沒空陪他們在這里發呆,所以我還是過去拍了拍他們.

"喂,不要害怕了,怪物已經被干掉了."

在我說完之後,那三個家伙卻是依然傻愣愣的看著我,直到阿嫡娜又提醒了一遍之後他們才突然反應過來.其中那個負責保護另外兩個的食人魚族成員戰士立刻對著我喊著:"你居然把它干掉了?你居然把它干掉了?"

"怎麼了?難道那東西不能殺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名食人魚族成員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我太激動了.你直到剛剛那東西有多強嗎?據我所知,在我成為補獵隊隊員的這十幾年里,一共發生過二十九次大規模的人員損失,其中有十七次都是因為碰上了剛剛這種東西.每次補獵隊碰上這個家伙,我們的補獵隊就至少要減員三分之二,就這還是因為我們每次都會分開跑,使得它無法抓到所有人,不然絕對全軍覆沒.可是你居然把它干掉了!我的海神啊!難道您又開始關照您的子民了嗎?"

說到後來這家伙已經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但是他的心情我到是理解了.這就好象某個總被鄰國欺負的小國家,一天早上突然發現鄰國被人莫名其妙的給滅了.你說他們現在啥心情?

"喂喂喂,你們幾個可以不要這麼激動嗎?"看著這幾個家伙手舞足蹈的樣子我忍不住又喊了一聲.

那個保衛人員一邊跳一邊興奮的說道:"哈哈,這家伙死了我們以後就可以放心的補獵了,我們有什麼理由不高興啊?"

這個時候阿嫡娜終于忍不住說道:"你要理由是吧?回頭看看吧,那邊有很多理由."

"嗯?"聽到阿嫡娜的話他們三個剛開始還沒怎麼反應過來,但是等他們回頭看過之後就徹底傻掉了.因為,就在他們背後的方向,十幾個巨大的黑影正在慢慢浮現出來,而看輪廓,這分明就是剛才那種生物的同類.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八十九章 比刑場更可怕的宴會     下篇:第二十卷 第九十一章 悲催的設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