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九十二章 狗屎運  
   
第二十卷 第九十二章 狗屎運

"這東西真的還能用嗎?"

"不知道."那名搞技術的食人魚族成員迅速的游到了那正躺在一堆碎石中間的設備旁邊.

就像之前那個技術人員說的一樣,這個設備的內部結構基本上都被一層很大的外殼給包在了里面,而我們現在能看到的也就是這個外殼而已.這個圓柱形的,好象個儲水罐一樣的外殼內部的才是我們需要的設備,只是因為現在外殼並沒有完全碎掉,所以暫時還看不到內部情況.不過目前這個外殼基本上已經和碎掉差不多了.它的表面坑坑窪窪的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坑洞,有些地方甚至整個都癟了下去,看殼體厚度,這撞擊力絕對不小.不過,要想知道內部情況,還是得等技術人員把外殼打開才能知道.

這個設備的體積並不小,其外部的鋼殼和內部結構之間也有一段間隔區.以前檢查的時候都是技術人員從鋼殼底部的入口鑽進去,因此在仔細檢查了外殼並確認只有少數地方被貫穿之後,那個技術人員便要我們幫忙把設備翻過來.

因為滾動下落,現在這個設備的底部是斜插在一堆亂石之中的,所以技術人員自己根本進不去.不過因為有辣椒控制的怪物幫忙,所以把它翻過來也很簡單.

在辣椒指揮著怪物們把設備給翻過來之後,那個技術人員便立刻游到了入口處想要進去,結果等他看到大門的把手就徹底傻眼了.

這個入口處的大門是一種類似船上的壓力門一樣的東西,門的外面有一個好象方向盤一樣的轉動柄,通過這個轉動這個把手就可以打開艙門.但是,原本靈活的轉動把手此時已經扭的好似一團麻花了,不用試,看一眼就知道絕對沒法用了.

這麼簡單而明顯的損壞我當然也看到了,所以沒等對方開口我就主動落到了那個門邊,然後抽出永盚麰膉F大門的邊緣,接著轉頭問那個技術員:"從這里插進去不會傷到設備吧?"

那個技術員立刻道:"不會,設備離外殼起碼還有兩米多遠."聽到他這麼說我便立刻將永硠雂う漱P首插向了大門,而那個技術員則是連忙喊道:"那是水砂鋼,你戳不……"他本來想提醒我這東西很堅固我根本切不動來著,不過他的話只說到了一半就被他自己咽了回去,因為就在他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好象切蛋糕一般的將那扇鋼鐵大門從外殼上給切了下來.

一把抓住完全與外殼分離的大門隨手向外一拉,咣當一聲大門便直接被我扔了出去."好了,可以進了."

那個技術人員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我,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哦,好的.不過你最好把你的那把刀借我用用,里面有很多支撐梁,現在肯定已經變形了,我估計不切斷這些支撐梁是肯定過不去的."

"那我還是跟你一起吧.我的武器你用不了的."我說著便做了個讓他先進的手勢,對方在看到我手中的永琱P首正在逐漸變形之後也明白過來,這種帶有變形能力的武器必然是器靈的高級裝備,一般人還真用不了.

等那家伙跳進了設備內部後,我也跟著鑽了進去.因為這片水域的水不知什麼原因自己會發光,所以即使是設備內部也一點都不黑.

這里面就像那技術員猜測的一樣,各種變形的支撐鋼管歪七扭八的橫在外側殼體與設備之間,想要前進就非得把支撐柱全部弄開才行.不過我只是透過那些扭曲的金屬管道的縫隙往前看了一眼就放棄了帶著研究員往里鑽的打算.這里的東西太多,就算永瓻僁W利,這一路砍過去也絕對要耽誤很長時間.

"這個外殼和這些支撐柱什麼的,如果全部拆掉的話,對設備本身沒影響吧?"我轉頭問了那各技術員一聲.

對方一邊在尋找能鑽過去的縫隙一邊道:"外殼就是起到保護作用,防止一些水生動物破壞內部設備用的,和設備本身沒關系."

我點點頭道:"既然這樣,那我干脆把殼拆掉吧,這樣太麻煩了."

那研究員想了想道:"也行,只是你這樣拆不麻煩嗎?"

"當然不麻煩.反正又不是我拆."我說著便在那技術員詫異的目光中直接將手腕內側的那個蟲洞打了開來,接著就見一只只的幽靈蟲從洞內爬了出來並迅速的爬的到處都是.這些甲蟲一出現便迅速將自己實體化,變成了鑽石工藝品一般的閃亮甲蟲,跟著它們開始四處爬動並啃食起了金屬外殼和支撐鋼架.雖然一只蟲子啃的慢,但是密密麻麻的一層蟲子一起啃就快多了.一時之間整個金屬外殼和那些支撐鋼架就仿佛是在我們面前表演快速腐爛的過程一般迅速塌陷癱軟了下去,最終整個設備的外殼都被啃了個精光,但是內部的設備卻是絲毫無損."這下就方便多了,開始檢查吧."

在去掉外殼之前我們本來已經不對這個東西抱什麼希望了,畢竟摔成那樣要說還能用也確實有些要求過高了.不過,當外殼被幽靈蟲啃掉之後,我們忽然又升起了一些希望.

"真該感謝這東西的設計師,居然弄了個這麼強悍的外殼."我撫摩著看起來幾乎沒有任何損傷的儀器說道:"話說這東西的設計者原本就知道這玩意會從上面掉下來嗎?"

"那到沒有."技術員道:"不過之前擺放位置的山崖上面有時會有岩石滾落,這個外殼除了阻止水生生物的破壞之外,主要就是對付那些落石的."

"這樣說起來落石從上面砸下來和這個設備自己摔下來,效果不是差不多嗎?"

"所以外殼才能保護住設備."那個技術人員說完又道:"不過先別太興奮,之前我在外殼上發現了三處貫穿傷,也就是說有東西進入殼體內部了.現在我還沒找到機器上有什麼傷痕,但願是都被支撐梁給擋住了."

"如果只是傷口的話,我們也可以幫你一起找吧?"我出聲問道.

那個研究員想了想便點頭道:"也對,你們大家一起來找吧,就是確認下有沒有撞擊痕跡或者擦痕什麼的."

要在這個設備的表面尋找撞擊痕跡或者擦痕其實並不用意,因為設備本身不像它的外殼.外殼原本是個平整的圓柱體,即便被砸的坑坑窪窪,那也只是有了些起伏,結構並不是很複雜,所以有什麼洞口之類的一眼就能看出來.但是,里面這太設備雖然整體也是個柱狀物,但是其表面卻有很多高高低低的突出物,而且有些地方還連接著管線以及一些特殊的凹槽.要在如此不規則的表面上找到一處傷口,這可就需要費點勁了.不過還算幸運,至少我們人手不少,大家一起找效率到也不低.

——十幾分鍾之後——"喂,我好象發現了一個."最終還是那個充當向導的食人魚族成員首先發現了問題,于是大家便一起圍了過去.

根據那家伙的指引,我們很快便在一處管線相當密集的區域發現了一處相當明顯的破口,而在看到這個外面的結構之後,所有人都是同樣的眉頭一緊.如果說是在比較平整的區域開了個洞,我們到也不至于這麼擔心,但現在這個洞口卻是處于這麼多管線共同連接的位置,這說明此處位置必然是相當重要的中轉處,如果在這個地方打出一個洞,那麼影響到機器運轉的可能性必將無限增大.

"怎麼樣?是不是損壞了什麼重要部件?"我在擔心過後便看著那個技術人員問道.

對方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皺著眉頭道:"這里是很重要的區域,後面的設備相當密集,有八成的可能性設備已經受損,但是不打開看看是沒法確定的.不過這個地方的設備管道太多,想要打開必須先把這些東西都拆開.我一個人干的話,至少需要五六個小時才能打的開.要是穿入內部的異物比想象中的更深,之後可能還得拆卸里面的零件,那時間將更加可怕."

"這樣啊?"聽到對方的話之後我略微想了想道:"你們這個東西是怎麼安裝的?用螺絲和鎖扣之類的,還是直接用魔法封閉的?"

"只是普通的螺絲扣而已,這又不是對體積要求很嚴格的高級魔法裝備,用魔法封閉的話成本就太誇張了!"

我點點頭道:"你要是這麼說,那我到是可以幫你快速拆開它."

那技術員一聽連忙撲在了設備上做保護狀大喊著:"你不能再用那些蟲子啃了.外殼什麼的無關緊要,這里的東西可都是有用處的,損壞了任何一件都會影響設備運轉的!"

"你當我白癡嗎?我當然知道這個設備本體不能啃了.我是說給你找倆幫手."我說著便直接把碧姬絲和依佛里特給召喚了出來.

碧姬絲和依佛里特雖然一個是雷神,一個是火精靈王,但他們其實都是構裝生物,也就是類似于機器人的魔法版存在.雖然他們的雷電以及火焰屬性在水中受到了很大限制,但如果只是幫忙擰擰螺絲什麼的,那還是沒問題的.作為類似于機器人一般的存在,不用說大家也知道他們拆螺絲有多快了.

盡管剛看到依佛里特和碧姬絲的時候那個食人魚族的技術員有點不太相信他們,但是在勉強讓他們試著拆了一根管道之後,那個技術員便徹底被征服了.

游戲里的構裝生物只要具備了靈魂核心,那就必然會自帶一條屬性——機械精通.這個屬性本來是方便構裝生物在受損之後自我修複用的,就好象聖騎士自帶的治愈術一樣.但是,實際上這個技能的使用范圍遠比想象中的要廣泛,除了可以用來自我修理,這個技能還可以幫助構裝生物們准確的掌握機械的工作原理並了解如何使用以及維護這些設備.

當然,以上情況都是因為我們行會的魔偶太多,所以無意中發現的.但是現在卻是派上用場了.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都是構裝生物,所以他們只要看一下機械的外觀就能大致理解設備的功能和運做方式,要是有人從旁指導一下,那就更容易上手了.

在那名技術員的指導下,碧姬絲就仿佛准備上手術台的醫生一般舉著雙手移動到了設備旁邊,接著她的雙手突然嘩啦一下折疊收進了手腕之中,跟著兩個前端帶著特殊滾輪,造型有點像老虎鉗一樣的東西伸了出來.使用這兩個東西分別夾住一根管道兩端的固定螺帽,然後只見見一陣嗚……的機械轉動聲,那個螺絲帽就開始飛轉著往上升.原本需要技術員拿著扳手擰半天的螺絲帽不到兩秒就被從固定柱上擰了下來,然後碧姬絲微微一抬手,咔的一聲管道就被拆了下來.

有了第一根管道的經驗,那個技術員知道了他們拆管道是沒問題的,于是便不再逐個的盯著他們工作,而是直接告訴他們哪些地方要拆,于是碧姬絲和依佛里特便自己開始一個個的往下拆,那速度快的那個技術都沒來及給零件編號就已經發現旁邊堆了一堆管道.

"啊,你們怎麼這麼快啊?好歹讓我編個號啊?這都放亂了一會怎麼還原啊?"

技術員剛喊完,依佛里特便直接道:"我們有精確記憶能力,拆下來的每個零件我們都能准確記憶位置,你放心,只要是我們拆的,我們就一定能裝回去."

"真的嗎?"

"當然."

"那好吧,現在開始拆這個蓋子."

那技術員妥協之後便開始指導依佛里特和碧姬絲拆其它東西.沒有了管道的阻擋,那塊被擊穿的六邊形蓋板便露了出來,不過這玩意是被十二枚螺絲固定在機器上的,所以還得繼續擰.因為這次是下螺絲而不是擰螺絲帽,所以碧姬絲和依佛里特又將手上的鉗子收入了手腕,跟著便翻出了兩根好象電鑽一樣的螺絲刀.將這些螺絲刀對准螺絲之後又是嗚的一下,一根近十厘米長的螺絲直接就被擰了出來.這要是讓人拿手在那里慢慢擰,還不知道要擰多久呢.

由于構裝生物可以一心二用,所以他們兩只手都在分別擰兩個螺絲.碧姬絲和依佛里特一起合作,不到十秒蓋板就被拆了下來.

在拿掉蓋板之後,機器上便露出了一個大洞,從這里可以看到里面有著密密麻麻的管線和一些露著水晶外殼的部件,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好複雜.

"話說這到底是個什麼設備啊?怎麼內部這麼複雜啊?"我看著這東西問道.

那個技術員一邊指導碧姬絲和依佛里特繼續拆東西一邊抽空給我解釋."著個是背景波平衡器,專門用來監測重力場的變化,同時將變化信號反饋給重力發生器,然後產生反向重力使之抵消重力場變化."

重力場也就是萬有引力形成的吸引力場,在地球上,大部分區域的重力場都是基本穩定的,但是,海里卻不一樣.因為海水的密度會隨很多因素而發生變化,加上月球引力引發的潮汐等特殊變化都會影響到海水的重力,從而使重力場處于一種不穩定狀態.

傳送陣這個東西用到的就是空間魔法,而空間本身是會受到引力場變化的影響的.如果傳送的起點與終點之間的重力場一直以一種對稱方式發生變化,那麼不管重力怎麼變,都無所謂.這就好象水漲船高一樣.不管水位高低,一個人想從水里爬到船上,這個過程所要花費的力量始終是不變的,因為船舷離水面的距離並沒有發生變化.但是,如果傳送的起點與終點之間的重力場沒有用對稱方式變化,而是一個變高另外一個變低,或者增高的幅度有差別,那傳送本身就會發生問題.

還是用水里的船打比方.如果你要從水里將一個網球扔到旁邊的渡輪上去,那你使用的力量就必須有個范圍.用小了會砸到船舷彈回來,用大了就可能會飛過頭從船的另外一邊掉回水里去.如果你將把球扔到船上的力量記錄下來,設定這個范圍為安全標准,那麼,如果是水位發生變化,你依然使用這個安全標准去扔球,自然是沒問題的.因為你和船都在隨著水位變化一起上升或者下降.但是,假設現在大船內被裝入了很多貨物,使得船身下沉了很多.你卻沒有發生變化,依然用安全力量去扔球,那球就會直接飛到船的那邊去.

傳送陣的原理也差不多.兩個傳送陣之間互相設定坐標,這其實就是設定了安全的力量范圍,只要不超出一定范圍,傳送本身都不會出問題.但是,海水的重力場變化會影響到海底的那個傳送陣附近的空間立場發生變化,因此,如果不加調整,傳送陣依然用原本的坐標進行傳送,那結果多半就是不知道把人傳到哪去了.掉在傳送陣附近都算幸運的,要是剛好飛進時空亂流,那樂子可就大了.所以說,這個平衡設備是傳送陣正常運轉至關重要關鍵.

啥?你說為什麼不調整傳送陣的坐標數據適應重力場變化?

傳送陣數據是那麼好調的嗎?先不說導入數據有多麻煩,就算很簡單,你難道每次重力場變化都要給全世界的所有傳送陣發送一份改變數據的通知嗎?所以說,修改傳送陣坐標是不現實的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穩定那個不穩定傳送陣的坐標,使之始終維持在這個坐標上,這樣別人只要照著坐標傳送就不會出問題.

在那個技術員給我解釋完了這個東西的用途之後,拆卸工作也基本完成了.最終結果讓人極為震驚.對,確實是極為震驚,因為那塊不知名異物居然在滿是重要設備的關鍵區域一穿而過,沿途在各種固定板和支撐架上開了好幾個貫穿孔,但卻神奇的一個功能部件也沒碰到.也就是說,這設備壓根沒事.

"我靠,這還真是狗屎運到家了!整個被打穿了居然一點事都沒有!"最終連那個技術員都忍不住開始感歎了起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九十一章 悲催的設備     下篇:第二十卷 第九十三章 迷之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