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章 凡人的噩夢  
   
第二十卷 第一百章 凡人的噩夢

《零》中有一塊特殊區域,名字叫做噩夢地帶.這個地方位于法德交界處,一半在法國境內,一半在德國境內.本來這片區域應該算是法國與德國之間的國家屏障的一部分,也就是那種專門用來阻隔兩國連接的特別區域.不過,這片區域有個特點,那就是無論你從哪里都可以輕易的進入這片區域,但是只要進去了,你就別想出來了.

如果是一般的純戰斗類游戲,大家都只喜歡戰斗,可能也就沒什麼人關注這片區域了.畢竟這地方有進無出的特性還是挺嚇人的.不過,由于《零》的用戶群比較廣泛,而根據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的理論,人多了自然啥人也都有.于是,一群窮極無聊的高級玩家對練級失去了興趣,然後他們便開始玩起了探險.

《零》中的世界畢竟不像現實世界那樣平淡,這里充滿了各種神秘的未知空間,有著各種各樣的寶物與怪獸,這簡直就是為探險家們度身定做的地方.于是,這些熱愛探險的玩家們便一處處的去發現,去探索.最後,他們想到了這片被忽略的區域.因為作為國家屏障,它的范圍太過巨大,而且進入容易,所以反而形成了燈下黑的效果,讓這群探險家們把它給忽略了.不過最終他們還是想起了這片區域並真的走了進去.

就像之前說的.噩夢地帶沒有對外屏障,你可以輕易的走進去.它的邊緣是一片隱藏在終年不散的濃霧之中的原始森林.在其邊緣處,你還可以看到樹冠,而到了深處,那就什麼也看不見了.不管是從地面還是天空看過去,那就是一片迷一般的白霧而已.

如果只是被濃霧覆蓋的森林到也還好說,游戲里可不缺這種地方.但是,隨著這群探險家們的進入並最終全體死回來,這片區域的各種情況也被帶了回來.

根據探險家們的描述.濃霧之中的區域是一片幾乎相當于禁魔領域一樣的環境,他們的隊伍中有一名一千兩百多級的法師使用出來的可以焚燒一個小村莊的高級火焰魔法,最終只打出了一個比打火機的火苗略大一點的小火團,連片樹葉都沒點著.另外一名比他略低幾級的水系法師使用的超級范圍法術天河降落,最終只弄出了一杯水而已,其威力比之前不知道小了多少倍.

事實上除了法術類技能,連戰士的技能在這里也都全部失靈,除了一些體質方面的能力,比如說嗜血,狂化什麼的勉強還能起點作用之外,大部分和能量有關的東西在這里都會處于一種極端的減弱狀態.不是用不了,而是沒威力.

如果說只是封印技能什麼的,玩家們到也不是很怕,畢竟游戲里主要還是靠普通攻擊戰斗.和一般的游戲不一樣,《零》中的技能表現出來的特點是耗魔超高外加威力超大,也就是說技能這東西效果都很好,但消耗也很大,一般人沒法持續使用技能,只能把技能作為殺招,在普通攻擊的過程中穿插使用,以求獲得最大收益.

正因為技能的這些特點,所以《零》中的玩家們對技能都並不是太依賴,不象別的游戲沒了技能就完全沒法戰斗了.不過,在別的區域這個理論到是成立,可是進入了這片迷霧之中之後,這種現象就會恢複到和別的游戲一樣,沒了技能就完全無法戰斗了.至于原因嗎……就是因為這里的怪物.

據那支全體死回來的探險隊敘述,他們在這片迷霧區域只碰到過一種怪物.起先他們以為自己遇到過很多種怪物,但是結果最後查了戰斗簡報才知道,和他們戰斗的那些形態各異的生物居然都是一種東西,因為系統給出的名稱都叫"霧魂".根據探險隊的推斷,這種生物的本體應該是霧,或者是別的什麼沒有實體的東西.他們在迷霧之中碰到過多次這種怪物的襲擊,每次它們的形態都不一樣,而且當時他們也以為自己殺了不少怪物,但結果後來才知道,自己一頭怪物也沒殺死,因為那些東西在被砍傷之後傷口就會立刻複原,只有一次性摧毀其超過三分之一以上的身體結構,或者把腦袋砍下來,要麼腰斬之類的重大傷害,否則一般的切割傷根本無法影響到它們.而且,即便是完成了三分之一以上破壞,或者把它們的腦袋砍了下來,其結果也不過是讓它們突然爆成一堆霧氣消失在周圍的濃霧之中,但是你一點經驗值也得不到,因為對方根本沒死.

一種無法被普通攻擊殺死,而且身處近似禁魔領域區域的怪物,這絕對算的上是所有人的噩夢.那只探險隊雖然在森林里前進了很久,但是最終一只怪物也沒殺死,直到累的再也無法還擊,然後被怪物們圍殺.期間他們也想過使用傳送卷軸,但是這片區域很不幸的限制了魔力流動,因此卷軸什麼的基本上就等于是報廢了.另外,這里的磁場也是亂套的.目前游戲內能找到的導航辦法在這里都會失效,而且各種心靈傳輸之類的通訊技能在這里也會隨著距離增加而大幅度削弱,總之這地方就是個巨大的迷宮,不管你准備多麼充分,反正只要進去了,除非掛掉,否則你就別想再出來了.

不過,盡管這個地方環境惡劣外加怪物比較坑爹,但是這地方目前卻是玩家們最向往的區域之一.至于原因嗎……還是因為那支探險隊.他們雖然掛回來了,但也不是一無所獲.

在游戲里危機總是和機遇成正比的.這片區域雖然困難無比,讓很多玩家覺得它就是一片不可能別征服的區域,但是,它內部的資源之豐富卻讓人驚歎.這個探險隊在迷霧之中其實也不是一只怪物沒殺死.他們隊伍中有個法師最後被逼急了曾用過自爆.法師的自爆消耗的是體內魔力而不是環境中的,因此空間內的魔力強度對自爆的限制作用很小.

那名法師最終成功自爆,結果意外的炸死了幾中怪物.不是將怪物的實體摧毀重新變成迷霧的那種假死,而是真的死亡.這也是這隊探險者這次進入迷霧之中以後唯一的一次真正殺死了怪物.當然,代價稍微有點大,因為法師自爆掉的可不是一級,而是十級,所以一般法師就算死也不會自爆.不過,當這名法師回去複活後,他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實際上只掉了九級半.之後他查了自己的詳細經驗,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結果.他炸死的那幾只怪物居然給了他半級經驗.殺幾只怪就能拿到半級的經驗,這種情況玩家們自從過了十級就再也沒體驗過了.這經驗值得高到什麼程度才能這麼給力啊?

事實上如果只是經驗高的話還沒什麼,畢竟殺死這些怪物難難了,所以大家只會覺得這是個純粹拿來惡心人的設置,畢竟看的見摸不著嗎.但是,探險隊到是的確帶回了能摸到的好處,那就是——魔晶石.

很普通是嗎?全世界各地,只要有玩家的地方就有魔晶石礦,而且像我們冰霜玫瑰盟這樣的大行會開采魔晶石都是論噸計算的.所以聽起來好象魔晶石不是很貴重的樣子.

事實上那種白魔晶石確實不算貴重,按照現實中的資源計算的話,白魔晶石的價值大概也就是和石油差不多,頂多也就是略高那麼一點點.雖然說石油是軟黃金,但那是相對搞石油的企業來說的.你作為個人存在,就算給你個桶讓你隨便裝,你能運走多少?累死你也就是混個小康生活而已.所以說白魔晶石確實很不錯,但要在這種地方開采,就算白魔晶石全堆在地表讓你撿,投入和產出都將不成比例.畢竟為了撿幾塊白魔晶石就死一次,這比帳怎麼算都是吃虧的.

不過,雖然撿白魔晶石吃虧,但要是七彩魔晶石或者是晶核呢?

七彩魔晶石是可以自動回魔,且可以無限次反複充能的高級魔晶石.當然,其最大的價值還不在于自動回魔,而是其超高的質能輸出比.相比之白魔晶石,在體積相同的情況下,七彩魔晶石可以在同樣時間內輸出白魔晶石幾萬倍以上的能量.按照現實中的說法,就是輸出功率是白魔晶石的幾萬倍.如果白魔晶石使用同樣速度輸出魔能,先不說它自身魔力夠支撐多長時間,就算它能量無限,白魔晶石本身也會因為過載而爆炸.要知道我們行會有時候可是把魔晶石直接當炸彈用的.由此你就可以想象的到這東西有多不穩定了.但是,七彩魔晶石就沒那麼多毛病,這玩意不但可以用幾萬倍于白魔晶石的輸出功率輸出能源,而且它還很穩定,不會爆炸.可以說,七彩魔晶石就是頂級構裝生物的必備核心,沒有這玩意就相當于把核動力航母改成了燒煤的動力系統.就算其它東西不變,戰斗力也將下降一大截.

相比之七彩魔晶石,這晶核那就更誇張了.這玩意又叫晶母,是魔晶石的生長之源.雖然晶母無法直接作為動力使用,但是它可以吸收空間中的魔力並在附近區域內析出魔晶石並使之不斷成長變大.雖然說長出來的大部分都是白魔晶石,但有時候也會長紅魔晶石,甚至直接冒出七彩魔晶石也不是不可能.反正我們行會基本上就把晶母理解為太陽能電池板,只要把它放在那里,它自己就能產生能量,而且永不枯竭.

作為所有有實力的行會都夢寐以求的高級晶體礦物,這兩種東西可以說都是有價無市的寶貝,不管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出現了這兩種礦石中的任何一種,那都會立刻招來一堆行會的瘋搶.但是,就在這噩夢地帶之中,這些價值連城的晶體卻是儲存量巨大.雖然不能說是隨處可見,但卻是相當普遍.如果非要一個形象點的概念的話,你可以把它們理解為普通森林中的蘑菇那樣常見,幾乎走不到多遠就能看到一小片.當然,這兩種晶體不會像蘑菇那樣一出現就是一大片,而是每個地方一塊兩塊這個樣子.

關于這兩種晶體的存在,那個探險隊是用記憶水晶錄了象的,所以真實度是沒問題的.但是,他們整個隊伍最後一共也就帶了一塊回來而已,而且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全隊團滅,因為迷霧之中的所有這種晶體,它們的周圍必定是霧魂成堆出現的危險區域.那支探險隊最後是因為實在彈盡糧絕無路可走了,才決定拼死沖一次試試,結果東西是拿到了,可是隊伍卻團滅了.

凌剛剛和我說的話,意思很明顯,她就是想讓我去這個噩夢地帶,至于原因嗎……當然不是為了那些晶體礦.這東西雖然值錢,但凌是我的魔寵,她又不是行會領導者,對這種事情她是不關心的.凌真正關心的是我的個人利益.她最想讓我做的是利用現在的身體狀況趕緊去那里殺點怪練級.

以我現在的等級,各地區大部分練級區的怪物都已經不夠我殺的了.不是說他們數量太低,畢竟《零》有自己的平衡系統,你殺的快它補的也快,所以殺光是不可能的.關鍵是這些怪物的經驗值太低了,我要殺的都是BOSS,而BOSS又不可能像小怪一樣成堆成堆的出現,因此我根本沒辦法靠殺BOSS升級.正因為可供我升級的地方太少,所以凌一直很苦惱這個問題.畢竟我的實力和他們這些魔寵的實力是直接掛鉤的,雖然有了凌的忠貞之心,我的級別已經不會壓制魔寵級別了,但是我對魔寵戰斗力的增幅卻依然是受等級影響的.所以,不管是為了我的實力還是他們自己的實力,凌都希望我能盡快把等級升上去,而且是越高越好.難得有了這麼個狀態,剛好適合在噩夢地帶練級.

一般人在噩夢地帶不是用不了技能,只是威力太低,而我現在剛好處于短路狀態,頭疼的就是威力太大,而受到噩夢地帶的壓制,剛好能平衡我的魔法屬性.這樣一來我在噩夢地帶中就等于是不受任何影響的回到了正常狀態,而那里的怪物實際上戰斗力根本不強,唯一的難點就是他們不怕物理攻擊,而一般人在那里又用不出魔法,這才造成了那里的怪物無敵一般的戰斗效果.

既然明白了凌的想法,我便認真的思考了起來,不過我還是有些猶豫."那個,雖然你說的這個事情挺不錯的,但是我們和波塞冬的談話怎麼辦?"

凌微笑著看著我問道:"推遲一天有問題嗎?"

我想了想搖頭道:"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雖說這個事情需要盡快,但是波塞冬反正被約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晚一天也沒什麼."

"那不就行了.你現在這個狀態去見波塞冬本身也很危險,萬一你一不小心用了魔力,哪怕是被動的,那可就糟糕了.所以說不光是經驗值的問題,你現在呆在噩夢地帶還有保護你自身安全的意義存在.再說還可以順便撿寶石,相信玫瑰他們要是知道這個事情肯定舉雙手贊成你先去噩夢地帶."

凌的話我壓根不用驗證就知道她說的肯定沒錯.就玫瑰那個財迷性格,聽說我現在可以像沒事人一樣去噩夢地帶撿寶石,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一腳把我踹進去的.

"那好吧."我最終還是妥協了.

"明智的決定."凌笑著說道:"其實這是為你好.你現在這個狀況是不會自動消退的,必須要讓魔力緩慢的流過你的身體,然後等魔力流動時間達到二十四小時之後,你就可以恢複正常了.不過因為你目前的短路狀態,所以你不可以在一般環境下使用魔力,必須要在人為設置的低魔空間中使用魔力,以保證不會讓暴動的魔力把你人間蒸發.與其費那麼大勁自己搞個低魔空間,還不如用現成的.還能順便升級加撿錢,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呢?"

"行行行,我不是說了我去嗎."和凌說完之後我又轉向龜田道:"你也聽到我們的對話了,我現在這個狀況比較危險,所以我得先去噩夢地帶躲一天,等恢複了我會第一時間回來找波塞冬談的.所以幫我跟波塞冬道個歉吧."

龜田一聽我的話連忙客氣的表示會把我的話轉達,並且讓我放心的去.雖說是好心辦了壞事,但我這個狀況畢竟是他們的這十二名法師搞出來的,所以龜田自然不會為了時間問題而刁難我.

簡單的和他們說清楚了現在的狀況之後我便帶著凌和一堆魔寵一起離開了這個做同化儀式的房間去了傳送陣.之所以要帶著一堆魔寵,這個主要是因為我現在不能用魔力,自己一個人走有點危險,所以還是帶上一票手下比較安全.盡管這樣有點招搖,但你不得不承認,大多數腦子正常的人看到這麼一大票高級生物迎面走過來,第一反應絕對是乖乖閃一邊去,尤其是在隊伍最前面有條巨龍的時候.

幸好海神殿這邊的地圖剛開通,除了普羅米修斯他們行會的人,暫時還沒人知道這里已經開通了,所以我們一路上除了NPC之外並沒有碰上別的玩家.等回到了地面上之後,我便帶著幸運他們從那條剛打開的主通道返回了地面,然後就直接換上飛鳥一路往回飛.當然,為了保證魔力不啟動,我也不敢直接騎著飛鳥飛了,而是讓依佛里特在我身上組合成了一套像動力裝甲一樣的鎧甲把我包了起來.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身上的鎧甲帶有很多自啟動型的防禦魔法,其中有些是自我供能,有些卻要用我的魔力,而且一旦遭到打擊,它們就會自己啟動,我根本沒法控制.所以,為了避免明天全世界玩家一起討論"紫日被小火球秒掉"這樣的新聞,我不得不給自己加了個殼.

有依佛里特擋在外面明顯就安全多了,而且在我不主動惹事的情況下,飛鳥的速度和高度絕不是一般人想干擾就能干擾的了的.

得益于飛鳥的超級速度,一個多小時之後我便已經到達了那片傳說中的噩夢地帶.

就好象我之前說的一樣.噩夢地帶目前正是游戲內比較熱門的話題地點之一,因此這里的外圍區域也圍著很多玩家.其中有些人是想拼著一死試試有沒有運氣撿塊七彩魔晶石或者晶母的賭徒,而另外一些就純粹是強力圍觀黨,反正就是來瞻仰一下這片傳說之地的,以後跟人吹牛的時候也可以囂張的說:"噩夢之地啊?我去過,那地方啊……"反正之後就隨你吹了.

正因為以上原因,當我到達這邊的時候,我所切入的這個方向位置,剛好有一群玩家站在噩夢地帶的邊緣往里看著.至于原因嗎……因為剛剛有一伙白癡從這進去了.而那些看熱鬧從來不閑事大的圍觀黨則是在那里翹首期盼著看能不能聽到某個倒黴蛋臨死之前的慘叫聲.當然要是能在霧還不太濃,還能勉強看到人影的地方看到某個家伙被怪物襲擊那就更好了.反正這里的怪物又不會越界,他們才不怕呢.

不過,就在這幫家伙期盼著聽到前面那撥人的慘叫之時,突然就聽到了一陣不太對頭的聲音.這個聲音其實在現實中經常能聽到,那是飛機從頭頂飛過的聲音.不過問題是游戲里也沒飛機啊!會飛的生物到是不少,可這聲音分明就是噴氣引擎的聲音嗎.

被聲音吸引的眾人迅速將注意力由迷霧之中轉移到了頭頂,然後所有人就一起驚呆了.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個燃燒著的,好象機器人一樣的東西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從斜上方呼嘯而來,而這個東西在掠過他們頭頂之時便是一陣嘁哩喀喳的分解組合,然後從人形機器人的體內釋放出了一個全身鎧甲的人形物體,而那個人形機器人則是又一陣組裝形成了另外一個機器人的樣子,接著兩個人形物體便先後一頭插進了迷霧之中徹底消失不見.

直到那兩個人形物體消失了足有一分鍾之後,眾人之中才有人突然喊了一句:"我靠,剛剛那倆不會是變形金剛吧?我們玩的到底是魔幻游戲還是科幻游戲啊?"

就在外面那群人忙著制造明天的新版小道消息"變形金剛降臨"之時,我和依佛里特卻是先後撞入了迷霧之中,然後我們就極為狼狽的翻滾著撞上了一排大樹,在將其徹底砸斷之後又砸入了泥土之中,跟著反彈起來飛過一小片灌木叢,接著我似乎看到了一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一閃而過,再然後我就直接一個倒栽蔥插進了泥土之中,整個人頭下腳上的反抱著一棵大樹徹底停了下來.而後,間隔一秒便是依佛里特從我身邊飛過,然後被下一棵大樹成功攔住徹底停了下來.

本來正常情況下我們的降落是不應該這麼悲劇的,之所以搞成這樣,完全是個意外.誰能想到飛鳥這家伙居然和噴氣飛機一樣也怕空中的飛鳥,結果他在降落的時候其中一個噴氣燃燒室吸入了一只小型飛行魔獸,然後魔獸的尸體堵住了排氣口,導致燃燒室爆裂,最後炸斷了一邊翅膀.

因為有小純在,所以這種損傷對飛鳥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不過問題是此時正在高速狀態下,所以,當飛鳥失去飛行能力後,我和依佛里特就悲催的好象被飛機扔出去的炸彈一般直接一頭撞進了樹林之中.還好因為接近目標,飛鳥此時的速度已經下降了不少,要是一直保持幾倍音速的狀態,估計這下非把我們摔成人餅不可.

雙手撐住頭頂兩側的泥土,我一用力便將腦袋拔出了地面,然後一個翻身便從樹干上翻了下來站立在地面上,而依佛里特則是與我同時爬了起來,不過在和我打了個招呼後他就返回了訓練空間.這鬼地方基本禁魔,依佛里特在這里等于就是台普通魔偶,所以留下也沒多大用.

把身上的雜早和土塊全部弄下來之後,稍微環視了一下四周我才發現不遠處居然還站著一群人,而此時他們正用傻傻的眼神注視著我.

對于狼狽迫降這種糗事被發現當然是很令人尷尬的,但是我也不是那種臉皮特別薄的人,所以咳嗽了兩聲後便裝做一本正經的樣子朝著噩夢地帶的中心區走了過去.

那群人本來都被我搞傻掉了,直到我咳嗽了一聲才算是反應過來,可是還沒等他們做出什麼動作我便已經轉身朝著霧氣更濃的區域走了過去.

看到我居然無視他們直接就離開了,那群人先是互相看了一眼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才突然追了上來.

"喂,等一等!"

本想一走了之的,沒想到居然聽到他們的呼喊聲,這讓我不得不停了下來.有些郁悶的轉頭看向來人的方向,我只能先看看他們想干嗎了.

其實那些人自己也沒想到自己追上來到底要干嗎,所以在跑到我面前之後就集體停在了那里也不走也不說話,搞的我又是一陣郁悶.最終,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對峙了近三十秒之後,對面的一個女性玩家才終于反應過來站出來說道:"你好,我們是來這里冒險的探險小隊.請問你想和我們組隊行動嗎?畢竟這里的環境你應該也知道,大家一起行動會比較安全一些不是嗎?"

對方明顯口才不錯,只可惜我對此毫無興趣.搖了搖頭,我直接拒絕道:"抱歉,我有自己的事情."說完我便轉身要走,但是,就在我剛轉過身的瞬間就看見了一張血盆大口朝我的臉咬了過來.我被這突然出現的東西給嚇了一跳,因為我之前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有東西接近.以我對氣流,聲音以及一些微弱的精神波動的感知能力,一般來說想要悄無聲息的接近我其實是件很困難的事情.除非我當時正被什麼東西吸引了注意力而沒去關注周圍的情況,否則一般不會被什麼東西悄然近身.但是,這個朝我撲來的東西卻是切實的躲過了我的感知,而且還是在我沒完全沒有放松任何警惕的情況下.

"小心."嚓.

在我轉身看到怪物的刹那,背後的提醒聲也響了起來,但是我的動作卻更快,幾乎在提醒發出的瞬間我便已經手起劍落,而那只怪物則是直接在空中轟的一聲爆成了一團白色的煙霧,但是那煙霧剛一出現便好象天然氣一般燒了起來.紫色的火焰幾乎是一閃而過,不到一秒就將那團煙霧完全燒了個精光,同時一團黑色的氣體從煙霧中分離出來飛進了我的身體之中.很顯然,眼前的東西已經被殺死了,因為龍魂套裝吸收到了魂力,這東西是只有敵人死亡才能吸到的,所以魂力出現必然代表著目標死亡.

剛剛提醒我的那幫人此時都是一個個把眼睛瞪的老大,他們原本還以為我要倒黴了呢.其中個別心腸不好的還在暗自高興,"叫你拒絕組隊,這下倒黴了吧?".當然,他們的得意也隨著那只怪物的消失而一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懼.在被突然襲擊的情況下竟然只在眨眼之間就將怪物給干掉了,而且是一擊斃命.這說明不論是我的攻擊力,反應速度以及戰斗直覺都要遠高于他們,否則絕對不可能快到如此程度.

"謝了."回頭朝那幫人點了下頭,然後我又將一塊水晶拋給了之前說話的女人,剛剛就是她提醒我的.雖然沒幫上忙,但起碼人家有這個心意,這是必須感謝的.

那女人接住我拋過的水晶顯得相當詫異,因為這不是什麼有價值的水晶,只是一塊比較普通的白水晶,在游戲里屬于比較常見的資源.雖然也有需求量,但就和現實中的水泥,磚頭一樣,盡管有購買的價值,可卻沒有人會送人磚頭或者水泥吧?這麼便宜的東西有當禮物的嗎?

見對方沒明白,我便解釋道:"這是個信號發射器.如果你們什麼時候想離開這里了,或者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了就把它弄碎,只要我能收到信號我就會趕過來救你們.不過先要說明一下,我只在這里呆二十四小時,如果我離開了,是不會回來的.還有就是這個東西在外面的信號發射距離是三百公里,但是這里據說會干擾信號,我沒測試過,所以也不知道多遠就沒信號了,這個就得看你們運氣了.總之二十四小時內能收到信號我必然趕到."

解釋完之後我也沒等對方反應便直接召喚出夜影一個翻身爬了上去,夜影等我爬上來便跺著方步緩慢的向前小跑著離開了現場,而直到我和夜影的身影消失在那層層迷霧之中後,這邊的這群人才突然反應過來.

"我靠,那家伙好囂張,他水誰啊?"一個青年玩家很不爽的問道.

旁邊的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玩家在那家伙的後腦勺上猛拍了一巴掌道:"別瞎說.那家伙是紫日!"

"紫日?"被打的青年也是嚇了一跳."你說的是冰霜玫瑰盟的那個紫日?"

"廢話,除了他還有哪個叫紫日的能被我們記住?"

青年被罵的不知道怎麼還嘴了,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對,于是問道:"可是不對啊.紫日的裝備貌似不是這樣的啊?"

"笨蛋,紫日的裝備是全游戲內僅有的三套全套成長型神器套裝,那東西的外形不是固定的,只要紫日不斷變強,那東西也會不斷的變形,現在樣子變了只能說明紫日必然是又得到了大幅度強化."

"可是裝備不對你們是怎麼認出來的啊?"青年傻了吧唧的問道.

這次換旁邊那個拿著水晶的女人說道:"裝備會變魔寵可不會變.四蹄浮空,腳踏地獄火,全身漆黑.那坐騎分明就是只夢魘.但是你注意到沒有?那只夢魘的頭頂有根黑色的水晶獨角.全游戲的夢魘坐騎一共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數量絕對不多,而如果說長犄角的夢魘,那絕對是紫日的那只叫做夜影的暗影獨角獸轉化而成的夢魘.別看那東西現在在充當坐騎,真打起來我們倆綁一塊估計也干不過那東西."

"有這麼厲害?"

那個一直沒說話的隊長證明道:"夢魘的攻擊力很一般,但技能太邪門了,真要打起來的話,只要對方有耐心,我也不是對手."

青年聞言吐了吐舌頭道:"還好剛才沒把他惹火."說到這里他又看向了那女人拿著的水晶道:"你說我們要真用這個東西,他會來救我們嗎?"

"應該會的."他們隊長說道:"目前外面對紫日的評價都是說他很狡猾,但是信譽很好.在沒有做出保證前他會想辦法爭取利益,但是一旦他做出承諾,那就必然會不打折扣的執行.我覺得以他的聲譽,犯不著為了我們這幾只小貓損害自己的名聲.反正以他的實力救我們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可這里是噩夢地帶啊?禁魔的話紫日還有那麼強嗎?"

如果那個青年現在依然和我在一起的話,那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自己回答自己"確實有那麼強",但是可惜他現在並沒和我在一起.當然,事實上他要在這里估計也得完蛋,因為我現在正被一大群的怪物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雖然沒有尸體和血液留下,但是看我身邊一大片狼藉的戰斗痕跡就該知道,死掉的怪物絕對已經不少了.只是……"這怪物怎麼殺不完啊?送經驗也不帶這樣的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九十九章 故障?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一章 真正的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