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七章 真正地守衛者  
   
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七章 真正地守衛者

魔晶石最大的用處就是提供能量,而輸出速度與儲量就是決定魔晶石運行情況的重要硬性指標.一種儲能級別達到紅魔晶石標准,輸出能達到瞬間輸出的超級魔晶石,這是一種多麼誇張的資源啊?

我這邊正在那感歎著金魔晶石的強悍輸出,那邊狐狸卻突然又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彈."其實,金魔晶石的級別之所以這麼高,並不是因為它的輸出高,而是因為它恢複比較快.一塊金魔晶石的魔力在每次釋放完之後,大約只需要三分鍾就可以完全回複."

"三……三分鍾?"突然聽到這麼個數據我直接被嚇的不知道說啥好了.白魔晶石能量耗盡就是徹底報廢,除了可以拿來當路燈用之外就沒啥別的用處了.紅魔晶石能量用完後可以使用別的高等魔晶石或者是專門的魔能加壓設備對其進行充能,但是即便借助設備,這個過程通常也需要十到二十分鍾才能完成.更高等的魔晶石大約也都和紅魔晶石差不多,可以充能,但是速度都不太快,而且需要外界輔助.像是七彩魔晶石這樣的就比較特殊了.如果使用輔助設備,七彩魔晶石一般可以在一到兩分鍾之內完成充能,而如果不使用設備,直接將其放在空氣中,它自身也會在一到兩天之內從完全放空狀態恢複到全滿狀態.也就是說七彩魔晶石只要一兩天時間就能完成自我充能,而且不用外界設備輔助.但是,金魔晶石比七彩魔晶石更誇張.盡管它自身的魔力儲量不如七彩魔晶石那麼誇張,但它只要三分鍾就能自己充能完畢.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數據啊?考慮到我們現在使用的魔動機械的實際耗能速度,我覺得只要裝上金魔晶石,大部分設備都會變成永遠不需要充能的狀態,畢竟很多設備的消耗速度都還趕不上金魔晶石的回魔速度快,因此設備消耗一點魔能金魔晶石就自己補一點回來,根本都不會有用完的情況發生.

不過,雖然金魔晶石的這種特性很適合用來組裝用不充能的設備,但我覺得它其實最適合安裝的位置應該是魔晶大炮才對.

目前我們行會使用的魔晶大炮已經全部換裝了液化魔晶蒸汽來代替魔晶石,這個改造雖然增加了魔晶大炮的體積,但卻也省略了充能時間.因為魔晶石釋放魔力的速度不能太快,否則會爆炸,所以過去的魔晶大炮都是采用提前充能的方式,使用幾塊魔晶石同時提取能量,然後存入魔力儲存室暫時存儲,在發射時再一次性打出去.這個方法可以減少兩炮之前的發射間隔,但即便如此,魔晶大炮的射速依然相當的慢.相比之下使用液化魔晶蒸汽的速度就要快多了,畢竟液化魔晶蒸汽可以一次性釋放能力,只是因為液化魔晶蒸汽的反應室比魔能儲存室的結構還要複雜,所以大炮的制造成本和維修保養都會變的相當麻煩.

但是,如果我們可以給魔晶大炮換裝金魔晶石呢?那這個問題就簡單了.我們壓根就不需要什麼分布反應室與魔能儲存室了,直接把金魔晶石與大炮的魔能轉換器對接,接著只要摳扳機就行了.以魔晶大炮的耗能來看,只要發射速度低于三秒一發,那麼即便是我們目前最大功率的魔晶大炮也可以做到不簡短發射,而且根本不需要換魔晶石.

想到魔晶大炮的改進,我甚至還想到了魔能槍的設計.《零》中是有火藥槍的存在的,美國人那邊還有專門的火槍手職業.像是槍神的那把槍就是純粹的能量槍,其威力在展開模式下已經不比大炮小了.如果我們可以將魔晶大炮的體積縮小,然後裝上金魔晶石,那不就可以當槍用了嗎?反正能量武器又不像真正的火藥武器還要考慮膛壓什麼的問題,只要轉換器的體積能夠縮小,魔能武器縮小到多大都是可以的.

想完了金魔晶石的用途,我又再次看向狐狸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這金魔晶石也是魔力源泉制造出來的?"

狐狸點了點頭道:"對,金魔晶石是紅魔晶石在經過特殊處理後通過魔力源泉的改造而得到的."

"什麼?這玩意是用紅魔晶石做材料的?"

"對啊."

得到肯定答複後我又再次驚訝了.紅魔晶石雖然也是比較貴重的資源,但畢竟是可以量產的資源,相比之下金魔晶石的價值可是要高出太多了.如果可以用紅魔晶石加工生產金魔晶石,那基本上就等于把黃金加工成了鑽石.想想一克黃金多少錢?一克鑽石多少錢?這個價值提升可是相當可觀了.

"加工過程複雜嗎?"

"很簡單.只要給紅魔晶石外面塗上一層成晶碳,然後加熱,等溫度升高之後紅魔晶石會和成晶碳融合成一種黑色的,半透明物質,之後再把它放到魔力源泉附近放一兩天就可以了."

"這樣說來到的確是很簡單."

在搞清楚金魔晶石的屬性特征之後我便又再次問道:"下面一個問題.成晶碳這種東西你從哪搞到的?"

"啊?"和之前不一樣,這次我的問題剛一出口那邊的狐狸便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啊?我沒明白."

雖然有點疑惑,但我還是問道:"我是問你之前我在魔力源泉周圍看到的那些成晶碳你是從哪找來的?"

"那不是我放的啊!"

"啊?不是你放的?"

"我有說過是我放的嗎?"

"那之前我問你說那些七彩魔晶石與晶母……"

"你只是問它們是怎麼形成的,我告訴你這里有很多成晶碳分布,所以它們變成了七彩魔晶石與晶母,可是我並不知道這里的成晶碳是怎麼來的啊."

"那你的巢穴附近的那些密集擺放的七彩魔晶石與晶母也不是你擺的?"

狐狸點頭道:"對,那些東西本來就有,只不過我來的時候在成晶碳的中心區域只有一枚孤零零的魔力源泉,然後我自己用找到的紅魔晶石加工制作出了一些金魔晶石搭了個窩,其它東西就和我無關了."

"那豈不是說……?"

狐狸點了點頭道:"我也懷疑噩夢地帶里除了我之外還有別的生物……我指的不是霧魂.我是說這里應該有一只或者是一群比我還要強大很多的高級生物存在.它們才是這里的主宰,而我不過是恰好適應這里的環境而已."

我皺著眉頭問道:"你在這里呆多久了?難道從來沒有碰到過它們嗎?"

狐狸一臉疑惑的說道:"我到這里不過才一百多年而已.在此期間我到是曾經感覺到過有強大的氣息靠近過我,但是每次我一追出去它們就立刻消失了,所以我到現在也沒搞清楚這里到底有沒有高級生物存在.不過以我的推測來說,我認為是有的,只是對方似乎不是好戰的生物,所以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有與我發生過接觸."

我點點頭問道:"那你知道有什麼辦法追蹤它們嗎?"

狐狸搖頭道:"要是知道我早就追上去了,就是因為沒法追蹤,所以我才會一直不確定那東西是否存在."

"既然這樣那我的問題就到此結束了,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幫我一起去尋找那種東西.只要讓我感受一次對方的氣息,之後就不需要你了.我想確定找到的生物是否就是你感覺到的東西."

"這個沒問題."

其實本來只要拿到魔力源泉,我就不應該繼續留在這里的,因為既然最有價值的東西已經到手,再留下似乎也沒啥意義了.但是,我現在可不是正常狀態,如果是正常狀態下我當然可以拿了東西就走.可問題是我現在還在魔力短路狀態,雖然身體的顏色已經變回來了,可是魔力短路並未結束,我現在如果在噩夢地帶以外的地方用魔法照樣會把自己燒成灰,所以為了安全,也為了多撈點經驗值,我還是決定在這邊呆到二十四小時短路狀態結束.

因為狐狸的工作只是幫我確認這里那頭大怪物的氣息,所以它也沒有用戰斗形態跟著我,而是直接還原成了之前很萌很小的那個樣子蹲在我的肩膀上,而且即使碰到霧魂,也都是我在戰斗.反正現在魔力短路,身上又帶著魔力源泉,高級魔法想怎麼扔就怎麼扔,凡是出現在我視線范圍內的霧魂就沒有一只能撐過兩秒的.

"真是厲害!"小狐狸蹲在我的肩膀上看著我身邊各種魔法亂飛,把所有出現的怪物都在第一時間干掉,終于忍不住羨慕的感歎了出來.

對于小狐狸的感歎我還是挺受用的,畢竟它雖然看起來實力渣了那麼一點點,但實際上還能算的上是高端怪物的.所以說像小狐狸這樣的生物如果說誰厲害,那就是真的厲害,畢竟它自己就在厲害與不厲害的分割線上,所以對于這一點它的判斷是最准確的.

雖然心里挺高興,我卻不會直接表達出來,那樣就顯得太驕傲了一些.不過,正當我打算說點別的時候,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突然便出現在了我的感知之中.

"嗯?"我忍不住輕哼出聲.

小狐狸在我發出聲音之後先是愣了一下,不過正當它准備問出來的時候,它卻是突然眼睛一瞪,然後轉向一個方向死死的盯住,同時在我耳邊說道:"就是這種感覺.那東西出現了!"

我需要的就是小狐狸幫我確認目標感應是否正確,不是讓它來幫我感知目標的.事實上剛才的情況也證明了小狐狸的感知確實比我差了一截,我都已經明顯感覺到目標周圍的氣息了,而它卻還沒有反應,直到幾秒後才注意到那股氣息並告訴我.

"好的,我感覺到這股氣息了.你現在想走就可以走了."我對小狐狸說完就向那氣息的方向飄了過去.不過在我飛了一會之後卻感覺肩膀上的小狐狸根本沒動地方.

小狐狸坐在我的肩膀上,忽然感覺到我的目光落在了它的身上便開口解釋道:"我也很想看看這位老鄰居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一百多年來我們遇到過不下萬次,我一次都沒能看到它的真容.今天我要看看這位鄰居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既然小狐狸自己說要見識下,我也不好趕他走,干脆不再管他,而是專心加速追了上去.

之前小狐狸說他曾多次感覺到這個氣息,但是沒有一次正式接觸過,由此可見這個氣息的主人並不喜歡讓陌生生物靠近,而今天對方也保持了一貫風格,在我們進入到那氣息之中後,對方立刻便感應到了我們的存在,然後立刻掉轉方向開始離開.

感覺到周圍的氣息正在迅速變淡,我立刻加速追了上去.背上八個推進器全開,整個人完全橫了過來,就好象一枚導彈一般在茂密的樹林間飛速穿梭.雖說飛鳥的推進方式在樹林里受到了很大限制,但即便降低了一些速度,比起那正在逃離的生物也是要快了很多,因為我能感覺到隨著我的飛行,氣息正變的越來越明顯.

"近了近了,就在前面了."蹲在我肩膀上的小狐狸感覺到氣息的急速接近,自己也是激動了起來.畢竟這麼多年總是感覺到這個氣息卻老也見不到,什麼生物都會覺得好奇的.

感應著前方氣息的位置已經近在咫尺,我根本連閃避都懶得閃了,直接抽出永琣b即將與前面的大樹碰撞之前一劍削斷了樹干,跟著肩膀撞到了被切斷的上半截樹干上.只聽轟的一聲,原本斷而未倒的樹干直接便整個被撞飛了初期,而我也是直接沖入了大樹背後的一片林地之中.

雖然成功追上目標沖入了林地,但是我卻在進入之後一下子愣住了.前方的林地之中和我們過來的區域一模一樣,棵棵立在那里的樹木,滿地的不知名野草,彌漫在樹木之間的霧氣,除了這些之外,任何特別的東西也沒有.這里的一切東西都是別的地方有的,根本沒有任何區別.但是,在我的感知之中,那東西就在這里,就在我們面前的這片范圍,我甚至能鎖定一個大概范圍,而這個范圍的總面積也不超過二十平方.

盡管可以在如此狹窄的區域內鎖定目標,但我卻還是無法找到目標的具體位置.這種感覺很奇怪,你明明知道對方就在那里,可你就是看不見,你說這種感覺是不是很奇怪?

"該死,那東西可以隱形."蹲在我肩膀上的小狐狸顯然也和我有一樣的感覺.它感應到了目標位置,可是眼睛卻告訴自己那里什麼都沒有.除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些別的東西,于是便看著前方我的感應中目標所在的位置說道:"你好,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我是一個冒險者,請問你可以出來讓我見一見嗎?或者你能說話也行."

小狐狸略帶詫異的看了我一眼,不過他本身就是跟過來看熱鬧的,所以也沒打斷我的行為,只是繼續看著那片霧氣.

對面的霧氣在我喊完之後依然是一成不變的寂靜.沒有發出聲音,沒有想象中浮現的身影,那片霧氣還是那片霧氣.

"看來你的方法不管用啊!"我並沒有理睬小狐狸,而是在那里靜靜的等待著,直到數分鍾之後,那邊依然是一片寂靜.小狐狸大概覺得我這樣等很傻,于是又再次開口道:"別裝了,那東西根本沒把你當回事."

對于小狐狸的話我基本上確認了一半,如果對方肯回答的話早就回答了,這麼半天沒動靜確實是沒把我放在眼里.那麼,既然對方沒把我放在眼里,那我也就不用跟他客氣了.

"我再說最後一遍.如果你在那里,請顯出身形,或者發出點聲音什麼的提示我一下,因為我要對著你所在的那片區域丟魔法了.被打到可別怪我."

對面那家伙似乎是真的鐵了心不出來了,在我又喊了一遍之後居然依然沒有任何反應.我現在也算是真的被激怒了,看到對面那團霧氣依然毫無變化,而我的感應中那東西分明就在那里,我立刻便抬手對准了那邊的區域,然後開始吟唱魔法.

實際上我根本沒打算攻擊那生物,之所以要進行多此一舉的吟唱,為的就是給對方准備時間,讓他知道我要動真格的了,趕緊閃開.

但是,也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是判定我不會攻擊,還是有別的原因,總之那東西根本沒有任何變化,在我的咒語眼看就要結束之時,對方依然毫無反應.

這個魔法本來就不是什麼高威力的大型魔法,所以即便一個字不落的吟唱全部咒語,它也一共就只有三句話而已,而且句子都不長,結果就是我只用了兩秒就念完了.這個時間如果對方想要閃避的話完全夠用了,但是很顯然,對方沒有任何一點想要閃避的意思.

之前我只是想把這個特殊生物給弄出來,之後是交流還是打那還得看情況,現在既然這家伙完全不肯交流,那就先打了再說,反正我也不怕他,因此當咒語結束後,我立刻便將魔法直接扔了出去.

隨著我的咒語完結,一團黑色的光球突然從我的手心飛出,直接飛入了對面的那團迷霧之中.因為這里原本的霧氣都是白色的,所以這團飛出去的光球就顯得異常顯眼了.不過,光球沒有如想象中一般命中任何物體,而是直接從那團我感應到的東西中穿了過去.

突然的變化讓我再次一愣.魔法攻擊無效化?這也太牛了吧?但是,事實上就是眼前的生物確確實實的做到了這一點.不管它是如何實現的,反正它在完全沒有閃避的情況下讓我的魔法射空了.

小狐狸顯然又和我想到一塊去了.它驚訝的看著飛過頭的光球驚訝的喊道:"這不可能?我感應的東西就在那里,為什麼會打不中?"

"不知道,也許有什麼偏移魔法的能力,也許是別的什麼特殊能力."

"那你最好現在就離開這里."小狐狸建議道.

"為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小狐狸解釋道:"因為你根本就打不中它,而它卻沒有還手.如果它一旦還手,你就只有被動挨打而已.這種對手你也要挑戰嗎?"

"誰說我打中不中的?"

"你不是剛試過了嗎?"

"那是因為我只是用了普通法術,既然現在知道打不中,那就該嘗試一下特殊方式了."我說著便突然向前一瞪眼,一圈看不見的波紋猛然朝前發射了出去.緊跟著我們就聽到前方我們感應到目標存在的位置傳來了一聲女人的悶哼聲,同時似乎有個人形的影子閃了一下,但是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

雖然對方沒有顯形,但是至少我知道精神沖擊沖擊是有用的.而且,剛才那一下起碼證明了目標真的存在,而不是我們的感應出了問題.當然,實際上剛才那一下得到的信息遠不止與此,我甚至還知道了這個目標的種族是霧魂進化體,名字就一個字——霧.

霧是霧魂的高級版本,也就是說霧魂的能力對方全都具備,這也是為什麼這麼難找的原因.當然,它肯定還具備一些霧魂所不具備的能力,不然絕對不會這麼難打.剛才我發射的魔法雖然威力不大,可也算是能量攻擊,居然連這都能閃開,這就不得不說對方的能力很特別了.

盡管這個霧是進階版的霧魂,但是對方的實力和霧魂的實力差距卻是異常的大.像是我的魔寵飛鳥,他就是長槍的進化版,但是其等級只比一般長槍高一百級而已.可是,霧雖然是霧魂的進化版,但是霧的級別卻高達兩千五.這個級別已經是霧魂的三倍還要多了.這麼誇張的級差,而且這麼大片噩夢地帶,霧魂數以億計,結果只進化出這麼一只霧來,由此可見這個東西的強悍.不過,我有一點很好奇.

《零》中的生物,尤其是戰斗生物,一向都是欺軟怕硬的性格.也就是說自己實力越強的生物越是主動攻擊型的,而實力弱的自然也就要乖一點.可是以這個霧魂的等級來看,它應該是一種很強力的生物.那麼,它為什麼這麼膽小呢?之前剛一感應到我們就立刻逃跑,之後被我們發現了還死撐著不動,甚至于被我們給攻擊了,它居然都不帶還手的.你說這東西能算高級生物嗎?之前見過的高級生物哪個不是以牙還牙的類型?被打了都不還手的,那絕對是打著燈籠都難找.

不管怎麼說,既然眼前這個叫做霧的東西不敢還手,那我也就不用擔心什麼了.它不顯形我就直接上大招,反正現在魔力無限,我根本不怕.

隨著我的意念轉動,一個技能被我啟動了.接著小狐狸就發現周圍的溫度在急劇降低,先開始還比較舒適的氣溫眨眼之間便冷的掉冰渣,小狐狸和我的呼吸都在不斷的往外噴白氣,而周圍的濃霧也是逐漸開始稀薄了起來,反到是周圍的樹木表面掛上了一層明顯的白霜.

霧就是懸浮在空氣中的水珠,這些水珠都是由水蒸氣冷凝而成,只是因為水珠顆粒太小,且沒有遇到合適的凝結核,所以這些小水珠就一直浮在了空氣中而無法降落,于是便形成了霧.但是,隨著氣溫的降低,空氣中的水蒸氣會更加快速而全面的還原成水.由于還原出來的水珠太密集,它們就會互相粘連變大,而一旦水珠的體積超過了空氣浮力所能承載的上限,那它就必然要降落地面,而如果溫度夠低,這些水珠就不會以水的形式降落,而是直接以霜凍的形式粘連在附近的物體上.這也是為什麼霜凍通常都是掛在樹木等植物的葉片或者房屋的頂上的原因.

總之,低溫會迫使霧氣沉降消失,而眼前的生物就是靠霧來隱藏自身的.那麼,想要它顯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周圍的霧都給清理掉.沒有了霧氣在周圍環繞,哪怕它自己能在低溫下保持霧的形態,那也會非常的紮眼,而到時候我就有辦法對付它了.

那只生物大概也知道霧氣消失自己會暴露,所以它在發現周圍的霧氣變淡之後立刻就開始逃跑了起來.這家伙本來不動還不太看的出來,現在周圍的霧氣變的稀薄了很多,它在這麼一動,我立刻就看見了一個和周圍的霧氣明顯不一樣的輪廓在移動.

看到那家伙跑起來了,我當然不會放它離開.迅速跟上去之後我依然維持著霜凍技能,周圍的霧氣基本上是我到哪就降到哪,雖然因為這里的環境天然會形成霧氣,致使我離開的地方霧氣很快就會恢複,但不管怎麼說我們身邊附近的區域還是處于一種霧氣很淡的狀態,而只要保持這個狀態,我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個目標了.

在被我們連續追了有半個多小時之後,也不知道是知道自己跑不掉打算放棄了,還是被追急了打算孤注一擲,反正那家伙是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就靜靜的停在那里一動不動的.

因為看不到對方的具體形象,只能看到一大團不規則的與周圍環境不太一樣的霧氣,所以我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盯著我們還是在干嗎.不過只要它不跑,對我就是有利的,因為移動狀態下我無法快速冷卻周圍的空氣,每到一個區域,我的霜凍法術就只能讓我勉強看到對方的輪廓,可是隨著我們停下,對一個地方持續降溫,周圍的霧氣開始變的越來越淡,幾分鍾後甚至已經基本看不到附近有霧氣了.雖然遠處的迷霧依然像一道牆一般擋在那里,但起碼我們周邊是看不見霧了.

隨著那些迷霧越來越淡,中間那個影子也就越來越清楚了起來.現在我可以看出這是一團高約兩米多,寬有一米多,看起來形狀不太穩定的霧氣,只是暫時還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形態,反正就是一團霧,雖然綜合來看它是豎著的狀態,但是沒有任何能稱為身體或者肢體的部件結構.

這東西就這麼靜靜的在那里飄著,然後就這麼和我們對峙了足有十分鍾,直到小狐狸有些忍不住的時候,對面的那團霧氣卻是突然做出了反應.

那團霧氣忽然開始變矮,然後其內部開始翻滾了起來,很多邊緣部分的霧氣也在向內收縮,明顯能看出這個東西在變形,一些類似于頭,手,腳的部位開始分化出現,而且隨著霧氣不斷的壓縮,這些結構的形態變的越來越清晰了起來,而且各種結構也都逐漸穩定了下來,不再像剛開始那樣亂晃.

最終,用了大約三十秒,那團很大的霧團終于停止了變化,而此時的它,或者應該用她來稱呼.總之就是那團霧氣現在變成了一個女人的形象,不過只有形狀而已,她的身體結構什麼的依然還是翻滾的白霧,並沒有出現人體的顏色什麼的,只是形狀是人形而已,而且相當逼真,連眼,耳,口,鼻這些器官都非常精確的模擬了出來.

"終于肯現行了?"看著那形成了完整人形的霧氣,我終于找到了目標.

雖然霧氣形成了人形,但是對方卻沒有馬上回答我的話,而是又在那里立了足有一分鍾,直到我快失去耐心之後,她才忽然開口,只是這聲音聽起來絲毫不像人類的聲音,到是很像電腦合成的那種帶有強烈電子音效的聲音機械聲音.當然,即便是機械音,依然能聽出女性的音色特征.

"我並沒有威脅到你們,為什麼要追我?"

對方的話讓我稍微愣了一下.這個問題並不難,如果要啥都不管的照直了說,那就是"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有價值,再決定是干掉你還是抓了當魔寵,或者直接放掉."但是,這個說法雖然最直白,最准確,可我卻不能說,因為一旦說了,那選擇就會變成殺了她這一條了.而且貌似這樣說出來也太霸道了.你沒看美國人打別的國家時即使理由再無恥也得找個理由出來,從來沒見他們直接說因為我想打哪個國家,所以我對其宣戰這樣的吧?即便那其實就是他們所想的,他們也不會這麼說.

我現在的想法和美國人的想法一樣,都是強者的強盜邏輯,但是我不能說,所以這個問題就變的很難回來了.搞了半天天底下最難回答的問題不是你不會的問題,而是你明知道正確答案卻不能說的問題.

"這個,我只是有些好奇.噩夢地帶看起來應該是一片寶藏聚集地,而一般寶藏聚集地都會有守衛者.之前我把這只小狐狸當成守衛者了,結果發現它根本不是,所以我就想了解一下這里的守衛者為什麼對入侵者完全沒有反應."

"我不去攔截你,你不是應該感到高興嗎?為什麼還要反過來找我?竊賊不是都希望不要被守衛發現嗎?你這是什麼意思?偷了東西還要跑到守衛面前炫耀一番?"

"這個……"呼,話說這家伙不搭理人的時候靜的要命,怎麼一張嘴這麼犀利啊?"其實是這樣的.我就是覺得挺奇怪的.你知道我們冒險者就是以探詢秘密為目標的.一個不守衛寶藏的守衛者,這個秘密非常的吸引人,因此我就想來看看.再說守衛者既然不守寶藏就說明他不在乎,所以也就沒有什麼炫耀不炫耀的意思了.再說之前我也很客氣的和你說了來意,是你非要跑才逼的我動手的!"

"既然如此,那你現在也見到我了,請你趕緊離開吧."

剛和這家伙說了幾話啊?這都被她給噎了三次了!"那什麼,我雖然現在看到你的樣子了,但是我對你感覺到更加好奇了.我們可以談談嗎?"

"不可以.你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可是我挺喜歡這里的,之後還打算在這邊蓋套房子常住呢."我算看出來了,不能和她好好說話,必須耍無賴,不然鐵定被她堵死.

"不,你不可以留在這里,更不能在這里建立任何的房屋.這里不歡迎你."

聽到最後那個不歡迎你我是非常的高興,因為總算是有沖突了.太客氣的話我就不方便下狠手了,既然有沖突,那我反到可以放開手腳耍無賴了.反正對敵人用什麼方法都是合理的.

"你不歡迎我我就要離開嗎?憑什麼啊?這塊地你買的嗎?小狐狸在這里都住了一百多年了,你怎麼不趕他走?"

"這個不要你管,我愛留誰就留誰,但是我不喜歡你,所以你不能留在這里.現在,我命令你馬上離開這里,如果你在一小時內還留在這里,我將對你采取必要行動,到時候你可別怪人."

"哈?必要行動?你當我嚇大的啊?行,也不用一小時了,你現在就開始必要行動吧.我到要看看怎麼個必要法."雖然對方說的很凶惡的樣子,但我卻是一點也不怕,因為我已經隱約有點猜到了她趕我走的原因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六章 金魔晶石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八章 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