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萬炮防線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萬炮防線

"我.操,快閃!"

正在眺望海岸線的我猛然發現前方的迷霧之中好像打雷一般閃了幾下,緊跟著我就突然想到了這個現象到底代表著什麼情況,趕緊提醒幸運閃躲.

事實上就算我不提醒幸運也不可能傻傻的等著挨揍,畢竟他腦袋上長那麼大個眼睛也不是擺著好看的.這堪比小型天文望遠鏡口徑的瞳孔聚光能力一流,在我看到那邊的閃光的同時他也看到了同樣的畫面,而且和我不同的是我是靠星瞳增幅才看到的,而幸運本身就有這樣的感官范圍,更重要的是人家不光眼睛好,耳朵也賊好.我只是看到了閃光,幸運卻是聽到了轟鳴聲.

知道對面是什麼東西的幸運趕緊一收翅膀整個向下猛地一壓,緊接著就看到三道紫色流星一般的東西拖著長長的焰尾從遠處飛射而來,然後帶著刺耳的呼嘯聲從我們頭頂電閃而過,緊接著就聽我們背後傳來了轟轟轟的三聲爆鳴,我回頭瞄了一眼才發現是我們身後的一根石柱倒黴的被紫色流星撞上,當即就被炸得支離破碎,整根石柱根本沒有倒下就被徹底炸碎了.

看到那三發紫色流星的破壞力,我們就更不想被撞上了,但是對方的目標明顯就是我們.之前我們看大的閃光分明就是大炮發射時的膛口焰,至于島上為什麼會有大炮,這個肯定只能算到宙斯的腦袋上去了.不過話說回來."這他娘的到底是啥炮啊?怎麼射速這麼變態啊?"

就在我們剛看到前面三發炮彈轟碎了石柱之後,那邊的海岸線上又是一陣光芒連閃,而且這次不是三發炮彈,而是呼啦啦的飛來一大片.從炮彈的飛行軌道可以看出有些炮彈分明就是來自同一門炮,而一門炮的炮彈居然出現在一個波次的彈幕之中,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這門炮有著連射能力,而且速度極端誇張.

"抓穩了."幸運看著前方呼嘯而來的彈幕提醒了我一身,緊跟著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失重感,然後突然失重感消失,但是接踵而至的卻是極端恐怖的向上的加速度,巨大的推進力壓得的我在幸運腦袋上幾乎要站不起來了.不過好在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因為幸運爬到一半就開始橫滾,我整個人也跟著旋轉了起來,一時之間只感覺天地都在旋轉,一會頭上是藍天,一會又是大海的交替閃個沒完.

連續幾個翻滾之後幸運又恢複了爬升狀態,但是剛上升了沒多高又再度被炮彈逼回低空范圍,顯然對方不是在盲目亂射,而是有目的性的在進行瞄准射擊,好在幸運的靈活性不是蓋的,這麼密集的炮彈轟了半天愣是沒打中我們,連擦過的都很少.

"我們不能老這麼挨打啊!"幸運邊閃避炮彈邊喊道.

我點點頭直接將依佛里特召喚了出來然後指了下前方海岸線,依佛里特立刻點頭開始變形,隨著裝甲展開重組,依佛里特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好像項圈一樣的東西,當然體積很大,因為他是包圍在幸運的脖子上的.以這種形態固定在幸運的脖子上之後,依佛里特立刻又從兩側神展開兩跟看起來很細的金屬棍,跟著棍子向前轉動,將間斷指向了前方的海岸線.

"你打算用這麼小的東西打什麼?"幸運邊飛邊問道.

依佛里特直接用行動回答了幸運的問題,因為兩道紅色光束直接飛了出去,然後便在海岸線上爆出了一排巨大的閃光.直到那邊的爆炸聲傳過來,依佛里特才解釋道:"高能射線炮,雖然口徑小,但是穿透力很強,而且在發射軌跡周圍帶有強熱效應,用來搞爆破再合適不過了."

"算是不錯的武器,但是你不覺得攻擊范圍有點小嗎?"幸運說著便是一個極速側身閃躲,緊跟著就是一發紫色光彈從我們側面飛了過去.很顯然,依佛里特的打擊只是讓對方報廢了一兩門火炮而已,因為我們周圍的炮擊密度並沒有明顯減少.

"拜托,我有不是職業炮群,這種事我不擅長好不好?"

我想了想干脆直接一排依佛里特與幸運將他倆塞回了訓練空間,跟著飛鳥出現在我的身下,加力燃燒室後方四道超長的焰尾猛然噴出,跟著我們便開始極速爬升,下方的炮彈雨明顯跟不上飛鳥的移動速度,炮彈紛紛從我們身下滑過.不過,就在對方計算著提前量開始往我們前面調整的時候,飛鳥卻是突然一側身緊接著就是一個大角度機動,彈幕瞬間又被甩脫.

巨龍的敏捷性雖然相當不錯,但體積畢竟太大了一些,在如此密集的炮彈雨之下能閃開炮擊就已經是極限了,相比之下飛鳥擁有更小的體型以及更高的機動能力,所以他可以輕松的甩脫彈幕的追擊,後面那些飛行的炮彈別說命中我們,根本就是連我們的邊都摸不到.

就在飛鳥眼花繚亂的特技飛行表演之中,我們已經接近到了島嶼的附近,此時島嶼邊緣的情況已經完全進入了我們的視線范圍,而迷霧基本上在這里也就算消失了,前方的霧氣雖然還能感覺到一點,但是已經基本不影響視線范圍了.

從這里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島嶼邊緣的海岸線並不是想象中的沙灘,而是一排整齊的黑色懸崖.高聳的懸崖落差至少在六十米以上,整個懸崖之上被人開鑿出了密密麻麻的很多洞口,從這些洞口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根根結構極端複雜的古銅色管狀物伸在洞外.盡管不認識這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但是我一眼就能猜出來這玩意絕對就是剛才襲擊我們的那些炮彈的來源.也就是說這些造型奇怪的管狀物其實就是一根根的炮管,而那些開鑿出來的洞口分明就是類似于暗堡的隱藏式炮位.

事實上除了眼前這些山洞中的跑位之外,在這懸崖的頂端還有一圈完全暴露在外面的跑位.相比之洞內的大炮,這些暴露在外的設備倒是比較容易讓人看清楚它們的全貌.

首先這些疑似火炮的東西可以確定絕對不是火炮,從結構上看這些應該都是能量武器,之前的炮彈也間接證明了這一猜測.那些紫色的拖著焰尾的東西明顯不是實彈應該有的樣子,但那也絕不是魔晶大炮的炮彈,因為魔晶大炮的炮彈雖然和之前那炮彈看起來一模一樣,但魔晶大炮發射的炮彈飛行速度相當的慢,有些人動作靈活甚至都可以直接閃過去,可是剛才那些炮彈的飛行速度明顯超過了音速,而且至少有三倍以上音速.這麼快的炮彈絕不是魔晶大炮能打出來的.

這些炮的炮管不是圓柱形,而是標注的立方柱形態.四四方方的炮管外面遍布著複雜的紋路,看起來倒是和埃及的古文字很像.位于炮管之後的部分是一個巨大的炮身,這東西結構很複雜,光是露在外面的管道與線路就看的人頭皮發麻,更別提其內部到底裝了多少東西了.

除了這個造型複雜的炮身與那個別致的炮管之外,這門炮還有個很特別的地方,那就是它有一個超大的彈巢,那個好像左輪手槍滾筒一般的巨型彈巢幾乎占據了整門炮三分之一的體積,它的直徑甚至超出了炮架的寬度,而且其頂部也明顯要高于大炮本身.

"看樣子是種新式武器."飛鳥一邊飛行一邊調侃我:"是不是很有收集的欲望?我知道老大你有收集癖的."

對于飛鳥的調侃我直接點頭承認道:"確實值得弄一門回去研究研究,不過現在……還是讓它們先安靜下來比較好."

飛鳥開著極速從懸崖頂部的跑位上方一沖而過,那些大炮似乎是全自動控制,居然看不到炮手也能自動跟蹤瞄准並快速開炮,而且隨著大炮的轟鳴,那個巨大地彈巢也會好像甩干機的滾筒一般飛速旋轉,不過這東西似乎並不往外拋彈殼,它在發射時只是會從兩側的四個噴口中向斜後方噴射高壓蒸汽而已,這進一步證實了這東西其實是能量武器.

由于我們飛過了懸崖頂部的跑位,因此位于懸崖外側那些暗堡中的大炮便失去了射界,自由位于崖頂的炮台可以回轉過來繼續射擊,但是就在它們轉過炮口的同時,一道道空間門卻是在懸崖外無聲無息的打開了.

"嗷……"伴隨著幸運的一聲龍吟,我的所有大型魔寵紛紛從空間門內跳了出來.因為大炮一直都在瞄准我這邊,因此此時所有的炮口都指向了島內的方向,而幸運他們卻是在島外方向出現的,這等于就是直接出現在了跑位的後面.那些不知道是全自動武器還是遙控武器的大炮在幸運他們出現後立刻就想把炮口轉來,只可惜此時再調整方向已經明顯來不及了.

最先出來的幸運一腳踩住了正前方的那門大炮,跟著上去一口咬住了炮身後方的那個巨大機械體,伴隨這一陣令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就見那門炮的後半部分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形凹陷了下去,最後隨著轟的一聲響,伴隨著一團青煙從炮管中噴出,大炮徹底報廢.

咬扁了一門炮的幸運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立刻向旁邊的跑位跑去,不過這次他不再破壞炮身,而是上去一爪子就直接把炮管拍成了弓字形.相比之巨大而堅固的炮身,炮管其實更容易受損.

幸運這邊一路向前挨個破壞著跑位,另外幾處位置的其他魔寵也沒閑著,仗著體積大,他們完全放棄了各種小技巧,完全依靠自身體積的優勢用蠻力強行將那些大炮全部從跑位上弄了下來.這些武器可以轉動是因為它們底部都有固定式的轉動底盤,當它們被掀翻之後就徹底失去了移動能力.另外,當水晶掀翻了一門大炮之後還發現了大炮下面居然連接著動力管道,也就是說這些炮其實是依靠外部能源工作的,只要它們離開自己的底盤,立刻就會失去能源.

魔寵們雖然動作挺快,但是因為跑位太多,所以最終他們只來及清理了我飛進來的這一片區域的炮台,再遠處的炮台就沒法管了,因為那些大炮此時已經轉了過來,不過在它們開炮之前我的所有魔寵就已經全部鑽入了訓練空間消失不見.

讓魔寵們破壞炮台的目的僅僅是為了離開時不用再受到炮台活力干擾,並不是我想把整個島上的炮台全部摧毀掉.盡管這個島並不大,但環繞島嶼一圈的炮台防線光是崖頂這一圈少數也得有好幾萬門大炮,就我這些魔寵想把這些炮全部摧毀起碼得用一天時間,再說把大炮全部摧毀也沒啥意義不是?

在魔寵們返回訓練空間後我並沒有急著往島內沖,而是又轉身返回了懸崖邊上.由于這片區域的大炮都被摧毀了,遠處的大炮又沒有射界,所以此時我只要別離開地面就不會遭到炮火攻擊.能量炮這東西就是這點不好,炮彈因為沒有沒有重量,所以發射出去就會沿著一條直線飛,因此什麼吊射,拋射之類的炮兵原理在這里都沒用.除了直瞄射擊,這能量炮壓根就沒有第二種射擊方式,因此它們雖然知道我在這里,卻因為有障礙物擋著而無法開炮,只能任由我大搖大擺的走回來.

重新回到崖邊之後我站在懸崖邊緣伸頭向下看了一眼,確認沒什麼障礙物之後便直接從懸崖邊一步跨了出去.隨著腳下踩空,我整個人立刻向下方掉了下去,不過就在下落了幾米之後我的翅膀便伸了開來,借助下落的動力調整飛行姿態,很輕松的滑行到一處暗堡式跑位的射擊口前,跟著手在射擊口的邊緣一搭,翅膀一收,整個人就像條靈活的水蛇一般從射擊口鑽了進去.

本來我以為射擊口之內應該是和上面一樣空蕩蕩的環境,只有一門大炮靜悄悄的蟄伏在那里而已,畢竟上面的自動炮已經讓我有了先入為主的印象.但是,事實是,下面的跑位不但不是空的,反而相當的擁擠.

"不許動."我剛一翻進射擊口落地,立刻就聽到一聲大喝,跟著就是整齊的嘩啦一聲響,我一抬頭就看到前面站了起碼有兩百多人圍了個半圓形的包圍圈,而且每個人都拿著一種外表有精美花紋的類似于步槍一樣的東西站成了三段式射擊陣列舉槍瞄著我的腦袋.

"靠,這把玩大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海岸線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