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誤會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誤會

"不許動."那幫拿著武器的家伙後面一個拿著指揮刀的家伙朝我再次喊了一聲,當然我是不可能舉手投降的,只是我也沒有動而已,只是站在那里與他們對視著.

對面那幫家伙明顯就是人類,至少也是類人種族,因為我沒有發現他們身上有什麼區別于人類的特征.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還是他們的服裝過于修身的感覺,總覺得這幫家伙特別的瘦弱,一個個高高瘦瘦的好像漫畫里的那幫美型男一般,當然這個像只是指的他們的身材,至于長相……這個實在是看不見.

那些家伙身上都穿著藍底金邊的統一制服,看起來有點像中山裝,但是其中明顯的軍人風格說明了這其實是一種軍裝來著.那些家伙的腦袋上都帶著頭盔,但不是現代軍隊常見的那種弧形頭盔,而是一種造型極端搞笑的頭盔.這個頭盔的造型怎麼看都像是一只倒扣在腦袋上的平底鍋,而且在頭盔正面有一截向下延伸的護面,剛好可以擋住鼻尖的長度,其上為眼睛還留出了一道橫向的縫隙方便觀察,而且這個縫隙也不是直接暴露在外的,而是罩有一層深褐色的類似于玻璃的東西.

除了這一身行頭,這幫家伙身上最吸引人的就要數他們手上端著的那些好像步槍一樣的東西了.

就像我說的,這東西的外形很像步槍,但也僅僅是部分類似而已.實際上這個東西的造型更接近于古代的那種前裝火藥槍與現代散彈槍的融合體.這東西的外形就像散彈槍一樣明顯比一般槍支要粗壯很多,但是正規的散彈槍是不會有這麼長的.和正常成年男子前臂一般粗細的槍身差不多有近一米六的長度,這個長度幾乎已經快要趕上人類的平均身高了.在粗壯的槍身前段有類似准心的瞄准輔助結構,槍身下面也有扳機結構,至于槍托什麼的也都一樣不少,只是這東西似乎沒有彈夾,估計裝彈不會很多.

槍體本身的材質應該是以木頭和金屬混合制作的,槍的外殼明顯就是木頭,還有很多金屬鉚釘與加固金屬條組成.但是這東西卻並不像想象中簡陋破敗,相反這玩意不但絲毫不會顯得破敗,反倒是相當的精美.槍身雖然是木頭做的,但是暗紅色的木料本身看起來就很上檔次,有些地方還刷了藍色的防護漆,跳躍的色差讓這東西看起來相當鮮亮,至于那些暴露在外面的金屬部分則全部被漆成了金色,而且整只槍上還遍布著法式風格的繁複花紋裝飾,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些槍像工藝品多過武器.

"不許動."見我半天沒反應,對面的指揮官有再次叫喊了起來.

我很隨意的掃視了一圈人群,然後才回答道:"我不是一直站著沒動嗎?"

對面的指揮官明顯頓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繼續喊道:"我的意思是讓你把手舉起來,難道你不知道舉起雙手是投降的國際標准動作嗎?"

"啊?投降?誰說我要投降了?"

"你現在已經被包圍了,不投降的話我們立刻就可以把你打成篩子,相信你也不想那樣的吧?"

"我當然不想變成篩子,但問題是你們有那個實力嗎?"

《零》畢竟還是以冷兵器作戰為主的游戲,槍這種東西在這里從來就不是最強武器,尤其是當其數量變得很多之後.游戲內為了平衡考慮,設置的武器裝備的屬性都是有規律的,越是強大的武器裝備,數量必定就越少,像這樣一出現就是好幾百的武器,那是絕對不可能和槍神的那種全世界只有一支的超級火槍相提並論的.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判斷這種武器實際上威力應該不大才對.

大概是被我氣到了,也可能是認為我不認識他們的武器,那名指揮官突然插回指揮刀擠過人群從前排一個士兵手里搶過一只槍對准我就是一槍.這槍不但外形像散彈槍,居然連上彈方式也是一樣的.那名指揮官用右手扣住扳機,左手托住槍身中段下方的一截滑動握柄向後一拉,只聽咔嚓一聲便上彈完畢,接著他右手手指一動,伴隨著強身明顯的後座,槍口猛然噴出了一大團火焰,跟著在我的超高速動態視力中便看到了一枚小小的半透明晶體從槍口處飛了出來並以極快的速度朝我撞來.

如果是正常人這下基本就死定了,畢竟這武器的子彈初速不比現實中的低,而已人類的反應速度,等子彈出膛再反應也就來不及了.但我不是人類,人類反應不過來不代表我也反應不過來.就在那枚子彈射來的過程中我直接將化為劍形的永琣V前一挑正中那枚射來的水晶.因為不知道子彈威力,所以我沒有用身體去接,而是用永琤h砍,這樣可以根據劍上傳來的反饋力量判斷出子彈威力,而這個決定倒是讓我免去了一番尷尬,因為就在我的劍剛剛撞上水晶的瞬間我的動態視力便捕捉到水晶內部似乎有一道藍色的電弧一閃而過,緊跟著就是轟的一聲,我整個人直接被一團裹挾著火焰的強勁氣浪給掀飛了出去,要不是背後還有一道牆可以擋一下,這一下估計我就又回到懸崖外面去了.

說實話那支槍的威力倒是並不驚人,真正讓我驚訝的是那發子彈.剛剛在劍尖擋住子彈的瞬間我就已經通過手上的力量確定了子彈的動能不是很大.

雖然那子彈的出速相當高,但水晶彈本身的質量不大,所以即便速度很快,最後的動能也不是很誇張.真正讓我覺得恐怖的是那子彈居然會爆炸,而且這威力竟然還相當的大.剛剛我被那一槍命中之後竟然掉血了,而且是七點.

七點血對我來說那真不叫血,如果把一個自然人全身的血量折算成我的總血量,那麼七點血都還不如被蚊子叮一下吸的血多.但是,七點血雖然不多,但在我這里卻有著不同的重大意義.

《零》中的戰斗規則規定的是,只要命中敵人,不管對方防禦力再高,你的攻擊力再低,都會強制扣血一點,這是基本規則.蟻多咬死象的現象之所以在游戲里也適用就是因為這條規則的存在,要不然如果螞蟻咬大象不破防不扣血的話,那就算再多的螞蟻也別指望咬死大象了.

我的防禦力在玩家中那絕對是首屈一指的,所以大部分情況下一般生物攻擊我基本都只能強制扣血一點,根本就不破防.這槍一次讓我扣血七點雖然看起來不多,但這其中卻包含著一條重要信息,那就是——這子彈的爆炸威力已經高到能破我的防的地步了.

盡管一槍將我轟飛了,但對面的那名指揮官此時卻是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因為就在爆炸剛剛結束之後,他居然發現我又從牆邊站了起來,而且看我的動作好像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似的.事實上我也確實等于是沒受傷.游戲進行到現在,即便是普通玩家中以皮薄血少著稱的法師們血量也都普遍過五千了,七點血那還真是沒什麼人會在意.

"你你你……你為什麼沒死?"

"我本來想死來著,可惜你的槍威力太小,我剛死到一半就又活了過來."

對面的指揮官又不是白癡,一聽我的話就知道我這是在嘲笑他了,當即他便氣的將手里的槍往旁邊的士兵手里一摔,然後便指著我大喊道:"射擊,給我打死他."

士兵們可不管我有多強的實力,反正他們只聽命令形式,既然指揮官下令了,那他們就開火.隨著指揮官的怒吼,士兵們嘩啦一聲同時將槍舉了起來,跟著就是一陣拉槍栓的聲音,緊接著轟轟轟的槍聲便響成一片.

說實話,這些槍的威力並不大,也就是子彈爆炸力挺強的,不過即便我不做出任何反應站這里讓他們轟,真想把我干掉他們也得打上半天,我甚至都懷疑他們隨身攜帶的彈藥是否夠用.當然即便打不死,我也不想站這里挨槍子,何況一發子彈掉七點血,挨多了也是很可觀的,畢竟對面可是有兩百多條槍啊!

眼看著一片密集的彈幕轟來,我直接一個前滾翻從彈幕的下方鑽了過去,期間也有幾發子彈命中,但是效果微乎其微.硬扛著爆炸翻出彈幕之後我直接一個前撲就竄進了人群.永琲蔣策b我手中化為長棍形態被我揮了起來,一記橫掃便打飛了一圈人,周圍的士兵發現我近身都嚇得直往後退,他們的武器雖然厲害卻不善近戰,一旦被敵人近身,最先想到的就是盡快拉開距離,不過這招對我沒用.看著人群四散分開,我根本就沒去管他們,直接沖著那指揮官就跑了過去.

那指揮官也不傻,一看我沖出來他立刻就開始轉身逃跑,因為他知道我絕對第一個攻擊他,不過可惜他的身手和他的那幫手下也就是伯仲之間而已,剛跑出沒兩步就被我追上一巴掌拍倒在地.等那家伙從地上翻過來,我便直接抬腳踩住他的胸口,然後盯著他的臉笑著問道:"怎麼?你不是要打死我嗎?怎麼我過來你反而要跑呢?剛剛看你指揮士兵的時候不是挺威風的嗎?"

"哼,你這個野蠻生物,我們鋼鐵帝國的士兵是不會屈服的.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弟兄們會為我報仇的."

原本我還以為這個家伙會向我求饒來著,沒想到他居然這麼硬氣,不過對他的個人節操我並沒怎麼在意,倒是他話中提到的那個鋼鐵帝國引起了我的興趣.

"鋼鐵帝國?你們不是奧林匹斯神的人嗎?"

"奧林匹斯神族?什麼東西啊?"地上那位只是比較有節操,不是真的大腦發熱一心求死,聽到我疑惑的問話,他顯然是發現了這其中的問題.如果我是來找他們麻煩的話,那我就應該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才對,可是我卻說他們是什麼奧林匹斯神族的人,這明顯就是搞錯目標了.至于說我故意騙他,這個可能性直接就被這個指揮官給排出了,畢竟我現在明顯占著上風,這種情況下我根本沒必要騙他.

"你們真不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

"什麼奧林匹斯神族啊?這里是鋼鐵帝國,我們是鋼鐵帝國的鋼鐵兵團!"

"啊?難道真搞錯了?"我疑惑的回憶了一下腦袋里的海圖信息,又把之前到達道與外圍的時候最後一次看到的海圖對照了一下,最後得出結論,海圖是一模一樣的,就算是搞錯了也是圖錯了而不是我錯了.

"這位強者,你這次是不是要找那個什麼奧林匹斯神族的麻煩啊?要是的話可以先放開我嗎?顯然我們之間存在些誤會.我們並不是什麼奧林匹斯神族的人!我們甚至都沒聽說過這個奧林匹斯神族!"

聽到地上這家伙的話我想了想還是把腳拿了下來,反正以他們的實力就算他們耍詐我也能輕松應對,再說我現在也確實覺得可能是哪里搞錯了.奧林匹斯神族是個強戰種族,他們崇尚的是個人武力,而且最習慣野蠻的戰斗方式,這點再各地神族之中已經相當出名了.可以說奧林匹斯神族之所以能有現在的國際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這幫家伙打起仗來夠狠,所以別的神族都不敢沾他們,這才成就了奧林匹斯神族的赫赫威名.但是,反觀眼前這幫人.他們的身體看起來相當的孱弱,身材就像森林精靈一樣,細高細高的沒有一點力量感.剛剛我和與他們交手那一下用棍子掃飛了一圈人的時候就感覺手上沒什麼阻力,由此可以斷定,這幫家伙真的是手無縛雞之力.這一點和奧林匹斯神族的習慣特征可謂是背道而馳,別說奧林匹斯神族中不可能有這樣的人存在,即便是他們想加入奧林匹斯神族成為附庸,估計奧林匹斯神族都不會要他們.

除了身體特征之外,文化方面兩個族群也是差異巨大.奧林匹斯神族都是幫野蠻人,除了赫淮斯托斯對冶煉比較在行之外,其他的奧林匹斯神族幾乎都是半文盲,而且唯一一個科技知識懂的較多的赫淮斯托斯在奧林匹斯神族中還是個邊緣化存在,由此可見奧林匹斯神族對技術方面的事情其實一點都不重視.但是這個什麼鋼鐵帝國給人的感覺卻好像是技術帝國一般,島嶼外面的那些怪物不算,光是懸崖邊上這一圈自動炮就相當驚人了.還有他們的這種步槍,這東西明顯比美國那邊的特色職業火槍手用的火槍先進好幾代,最起碼人家已經進入無彈殼後裝步槍時代了,而且似乎這種槍還能打連發.

很顯然,對技術一點興趣都沒有的奧林匹斯神族即便是有一幫子海外附庸,也絕對不可能搞成這種狀態,要是這幫人全都拿著石頭武器,臉上畫著油彩,我倒是能相信他們是奧林匹斯神族的附庸,但是就現在這幅樣子,說什麼我也不認為他們會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

"你們真不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

"真不是!"地上那位雖然被我放開了,但也沒敢有什麼大動作,就怕刺激到我.他小心的從地上站起來,然後先揮手讓遠處還拿著槍瞄著這邊的士兵都把槍放下,接著又轉身問我可不可以讓他派個人去通知下上面來個高層和我會面,在我點頭之後他才敢讓人去通報.不得不說這家伙的人品還是挺不錯的,敢于犧牲卻不貿然送死,會為自己著想卻又不忘國家利益,這種人比起那些只知道為國捐軀的英烈要聰明很多,比起那些只會出賣國家利益換取自身利益的叛徒又高尚很多,這已經不是性格問題了,而是教育問題.很顯然,這個鋼鐵帝國應該是一個國民教育水平極高的文明國度,這在游戲里絕對屬于另類存在,因為目前我看到的世界各地的自由NPC基本上都是以文盲為主.當然,也不排除這家伙是個另類的可能性,但是這種可能性很低.

在他派人去通知上司之後,我便直接將永琣洶F起來以表明態度,而他看到我收回武器之後也是松了口氣.其實相比之我這邊,他們才是最不想發生戰斗的一方.畢竟我就一個人,而且實力比他們高很多,所以主動權在我這邊,打的過我就打,打不過我要想跑他們也那我沒辦法.但是他們就不同了,一旦真打起來,死人是必然的,所以相比之我,他們更不願意戰斗.之前我帶魔寵從他們頭頂突破過去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很厲害了,只是當時他們只是覺得我的機動性很強可以躲開炮彈,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後來在這里拿槍堵我了.不過,自從這個家伙開槍打中我卻沒有發生效果之後他們就知道槍對我沒用了,所以他們比我更不想打.

"你們既然不知道奧林匹斯神族,那麼你們知道波塞冬嗎?"雖然對方可能不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但波塞冬是憑借分身與本體的感應來確定方位的,所以這個地點應該是不會錯得.因此,我還是打算試試看能不能在島上找到波塞冬的本體.

可惜,在我說完這個名字後眼前的這家伙依然是一臉茫然的搖頭問道:"波塞冬是什麼東西?"

"波塞冬不是東西,這是個人名."

那名指揮官搖了搖頭道:"我反正是沒聽過這個名字,而且這人肯定不在我們這里."

"你怎麼知道?"我皺眉問道.

對方很從容的回答道:"因為我們的名字和這個名字風格差異很大,這名字明顯不是我們這里的人會用的名字.如果在我們這里有人用這種名字,肯定早就被人發現了.畢竟我們這里已經很久沒有外來人員了."

"那就麻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萬炮防線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二十章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