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痛並快樂的解咒方法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痛並快樂的解咒方法

雖然凌和波塞冬的關系不好,但當時也是各為其主,現在身份有了變化,所以大家也不是一定就要繼續敵對,當然心里總還是不舒服,只是沒到一定要爆發出來的地步.

在兩人互相解釋了認識的經曆之後,我便直接催促道:"波塞冬,你不是說要會能量沖擊才能救你嗎?凌的能量控制級別很高,應該能滿足你的需要吧?"

波塞冬肯定的回答道:"如果是她的話應該沒問題.那麼現在按照我說的做."

"聽著呢."

"首先把我從水里弄出來,不然水會阻隔能量傳遞,可能起不到效果.另外注意不能讓我完全離開水,因為我現在需要通過水來說話,你們至少要讓我的身體有一個部分能接觸到水."

我點點頭開始和凌一起干活,先從風龍空間搬了張床出來並排放到水池邊上,跟著將波塞冬從水里移動到床上,最後再將她的一只手拉到水邊讓手指浸在水中.

"好了,這樣可以吧?"

"這樣就行了.現在由凌使用能量沖擊沖擊我的魔宮位置."

"沖擊魔宮?"我驚訝的看著波塞冬問道:"你不會是千里迢迢把我們喊過來幫你自殺的吧?"

波塞冬聽到我的話還麼來及解釋,凌就已經把手按在了波塞冬的額頭上同時解釋道:"肯定是宙斯用能量固化術將一部分自身的神力固定在她的魔宮入口堵住了魔力回路,因為固化能量無法用能量本身消融,所以只能把它弄開再用身體上的物理組織分解.不過魔宮入口時內寬外窄結構,自己從里面打不開,只能靠別人從外面沖開."

我聽完點點頭道:"那你快點幫她弄開吧."

凌沖我微笑著說道:"樂意效勞."不過我總覺得她的笑容似乎很詭異的樣子.

果然,就在凌說完的瞬間,只見她的手心突然藍光一閃,跟著波塞冬就好像睡覺睡得好好的突然觸電了一半,整個人都往上一蹦,跟著又轟的的一聲砸在了床上,那動靜搞得外面的守衛都忍不住在外面喊了起來問我有沒有事情.我在看了凌一眼之後才沖外面喊沒事,然後才問凌這是怎麼回事.

凌解釋道:"魔力通道時很敏感的部位,平時吸收無形無質的魔力時都會有明顯的舒爽感,你想一塊堅硬的實體化能量團從其中穿過會有什麼反應吧?"

凌的話讓我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合著那什麼魔力通道就跟人身上的銘感帶一樣,只要稍微一碰就會有強烈的興奮感,而如果用力過猛,那個刺激絕對不是一般人頂得住的.就像硬氣功很少能把男人的要害也練成金剛不壞一般,即便波塞冬的實力再強,魔力通道也依然是極端脆弱的存在,因此被強行用蠻力闖過一件物體,依然是刺激的波塞冬整個人跟觸電了似的蹦了起來.

盡管因為魔力通道被封導致身體失去反應,但是我依然能看到波塞冬在這一下之後明顯出了一腦門的汗.不過……凌似乎對于這種事情意外的感興趣,在一次沖擊之後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緊跟著又開始了第二次沖擊,結果這次更誇張,波塞冬直接就跟快要死掉的魚一樣,頭尾部分撐住床板,而身體卻是猛地向上一挺,整個背部都完全離開了床板,感覺就好像人要蹦起來一樣.

在持續這樣痙攣狀態的挺了三四秒之後凌忽然將手從波塞冬的腦袋上拿了下來,而波塞冬也仿佛是突然掛掉了一般整個人有直挺挺的摔回了床上.

"喂,這樣她不會死掉吧?"看著凌一臉詭異的笑容,我很擔心凌玩的太過火.

讓我沒想到的是凌雖然沒有回答,被搞得好像隨時會掛掉的波塞冬卻是突然回話了."沖擊必須持續進行,否則堵塞物會因為魔力回流被重新壓回管道中,不想前功盡棄就只能盡快完成."

聽了對方的話凌立刻笑著說道:"你既然有這樣的覺悟,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凌便再次將手按在了波塞冬的腦門上,跟著波塞冬再次猛的向上一挺,然後整個人都在那里跟打擺子一般的劇烈顫抖了起來,最後竟然搖的整張床都跟著她一起震動了起來,甚至于連我和凌兩個人一起爬到床上都沒能壓住床板的移動.

和之前兩次比起來,這次凌明顯下了狠手,她一直按住波塞冬的腦門持續了十幾秒都沒放開,而下面的波塞冬的嘴角卻是開始不斷的往外吐泡沫,嚇得我趕緊叫凌停手.我們的目的是要波塞冬活著回去帶手下一起叛變,不是要把波塞冬搞死.不過很可惜,在我喊停之後凌卻是完全沒打算要聽的意思,反而整個人都騎到了波塞冬的身上改成雙手按住她的額頭拼命向下壓,我甚至都能看到她的手指縫中跳躍的閃光了.

"凌,你再這樣要搞死她了!"

"相信我,她沒事."凌說完突然將左手挪到了波塞冬的額頭正中,然後抬起右手在空中打了個響指,小純瞬間出現在我們身邊,然後伸出一根手指與凌的手指點在了一起.

就仿佛是燃燒的火柴接觸到一大桶汽油一般,當凌于小純的手指剛一接觸,立刻就聽轟的一聲巨響,我完全沒來及反應就被一股沖擊波整個掀飛了出去,而我們剛剛所處的別墅也是瞬間被炸的粉碎,等在門口的守衛也被沖擊波掀翻了幾個跟頭,有的摔在外面的草坪上,有些則干脆滾進了湖里.

"呸呸呸……"我一邊吐著嘴里的泥巴一邊從附近樹林中的一處泥坑中爬了出來,結果剛一出來就看到一片白色的裙角在面前飄蕩著.我本能的往上一抬頭,立刻就看見了倒掛在樹枝上的小純."我說小純你們倆搞什麼飛機啊?怎麼把房子都給炸飛啦?"

"雖然我很想給你解釋,但是你介意把我先弄下來嗎?"

我直接一甩手飛出一道光刃切斷了樹枝,然後伸手接住掉下來的小純反手將其放到了地面上."現在可以告訴我怎麼回事了吧?"

小純一邊整理著自己的服裝一邊道:"剛剛凌發現宙斯在波塞冬身上加的固化術帶有陷阱,誰要是幫波塞冬解除固化術,固化術就會反向延伸到施法者得身上.當時要是不管的話,不但波塞冬救不下來,凌的魔力也會被封印,所以最後凌就讓我和她用反向魔力制造了一次魔力爆破將周圍的所有魔力排列規則全部震散,雖然這回造成一定的殺傷效果,但是比起被封印來,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

"宙斯居然還設了陷阱?這家伙真夠毒的.誒對了,你在這里,凌和波塞冬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正的波塞冬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