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是你們老大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是你們老大

不管怎麼說,反正我們行會的搬家速度算是蠻快的,一夜之間整個鋼鐵帝國就給搬空了,不過所謂的搬空只是說把原來的鋼鐵帝國所屬的那些東西搬空而已,並不是說島嶼也被搬空了.事實上我們這一夜搬過來的東西要遠比搬走的多得多.鋼鐵帝國所屬島嶼剛好在地中海范圍內,可以說離奧林匹斯神族的活動范圍非常的近,加上現在連波塞冬都是我們的人了,等于就是說奧林匹斯神族的整個海防都成了擺設,現在我們只要想入侵奧林匹斯神族,從海上過去是絕對不用擔心被發現的.

有這麼好的條件,我們自然不可能浪費,只要將島嶼周圍的那些空間錯亂處理一下,在標注出礁石群的位置,那就可以成為我們最優秀的前進基地.甚至于如果我們可以盡快吸收並掌握鋼鐵帝國的飛行技術,我們都不用去管那些海底的空間錯位,只要標注出礁石區的詳細位置,以後直接用飛船進出就可以了.當然,這一前提就是鋼鐵帝國的飛行技術掌握起來並不困難.

將這邊的工作全部交給了趕來的玫瑰她們之後我便先把波塞冬帶到了艾辛格.本來現在這種時候我是應該先把波塞冬送回海皇殿才對的,但是現在我們卻遇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波塞冬的身份.

如果眼前這個波塞冬就是曆史上傳說的那個波塞冬,那我們現在就一點問題也沒有了,直接把她送回海皇殿,然後讓她和我們進行合並就行了.可問題是,現在站在我們眼前的不是那個一臉絡腮胡,長得極為男人的好色神族波塞冬,而是一個千嬌百媚,看了就想讓人一口吞下去的萬人迷美人魚,這兩者之間的反差未免也太大了一點吧?要是波塞冬的手下們能認這個波塞冬還好點,萬一她的手下們完全不知道波塞冬其實是個女人怎麼辦?不,不是萬一,而是一定會這樣.波塞冬既然刻意隱瞞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說她不希望別人知道她是女人,那她又怎麼可能到處宣揚自己的身份?所以說,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波塞冬的手下應該大部分都不知道波塞冬其實是個女人.即便是有個別人知道波塞冬的真實身份,那也絕對實極個別的人物.如果是平時,波塞冬想要還原自己的身份,那倒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慢慢去和這些人解釋就是了.可是現在正是奧林匹斯神族即將崩潰,而海神系的奧林匹斯神族又忙著聯絡跳槽事宜的時間.在這種敏感時期要是突然爆出波塞冬是個女人的消息,你說那幫海神系的奧林匹斯神族能有幾個相信的?我反正是絕對不會信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艾辛格?"波塞冬在看到我們的艾辛格之後明顯也是和當初的哈迪斯差不多,完全一副村姑進城的感覺.

波塞冬的驚訝當然是讓我非常的自豪了,不過現在不是顯擺城市的時候,我們得先想辦法解決波塞冬的身份問題.

眼前這個波塞冬就是真的波塞冬,但問題是她的形象和大家之前想的有些不一樣,所以需要處理的不是真假的問題,而是如何取信于人.當然在想辦法之前還得先把情況問問清楚,最起碼得知道具體哪些人知道波塞冬的身份,哪些人不知道.

將波塞冬帶到混亂與秩序神殿的接待室之後我便開始詢問波塞冬."你現在的這個身份,在你們海神系,到底有多少人知道?"

波塞冬先是沉思了一下,然後才開口道:"我的侍女知道這個事情,還有就是第三海神柱的守護神知道這個事情,其他的海神系神族都不知道."

"那就是說我們必須要解決除了他倆之外全部海神系神族的認知問題?"

波塞冬點頭道:"沒錯."

我想了想道:"那咱們先這樣,你應該知道海神系都有哪些神族吧?"

波塞冬點頭道:"我自己的手下我當然知道.不過我能記住的只是中高層,低級神族我頂多能認識個別我經常能見到的,那些小兵我不可能個個都認識."

"沒關系,小兵不重要,你就告訴我哪些人對你的認知有可能影響到合並計劃就行了."

波塞冬稍微想了一下道:"這樣說來倒是不多.海神系的主要神族在我之下就是七海神柱的守護神,他們就相當于是帝國之下的領主一樣,每個人分別統治著一幫低級神族,只要他們七個相信我就能保證拉走八成以上的人了."

"那還有兩成呢?"

"還有兩成就是海皇殿這邊的人了,這是我的直屬領地,所以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對這里完全沒有控制力."

"那海皇殿這邊除了你之外還有什麼人有領導權?我是說有什麼人可以幫助你調動人員的?"

"除了我之外,能幫我調動人員的就只有三個人."

"具體都有誰?"

"其中一個就是龜田."

"你說之前迎接我的那只大海龜?"

波塞冬點點頭道:"你不要小看龜田,他雖然從不負責對外事務,但他是我的內侍官,可以說只要是和我的生活有直接關聯的事情他都是有全權的."

我點點頭道:"明白了,就跟我們國家的大內總管差不多."

波塞冬雖然不明白啥是大內總管,但她也沒細問,而是直接跟著說道:"龜田雖然權利很大,不過對外事務不是他負責的范圍,他只能負責我的宮殿之內的那部分事物,所以宮殿內的那些近衛神族的調動問題他可以包辦."

"那外面的部分呢?"

"外面還有兩個部分,一是海皇殿總管,他平時負責整個海皇殿的運轉,除了不用守護海神柱之外,基本上就和其他七根海神柱的守護神工作性質差不多."

我點點頭道:"這位就算是海皇殿的市長了吧?那麼最後那位是管什麼的啊?"

"最後這位是我的海神將,他負責統領我們海神系的所有對外作戰部隊.雖然他負責的人員不是最多,但是論戰斗力,他手里的戰斗力是最強的."

聽到這個話之後我立刻問道:"之前那幫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准備跳過你直接叛逃的時候,這位將軍有參加嗎?"

一聽到我這麼問,波塞冬立刻皺眉道:"麻煩就麻煩在這里了.埃克薩斯是個很死板的家伙,對我非常忠誠,當初我之所以選他做我的將軍,就是因為他最衷心,即便帶著大部隊離開我獨立作戰,他也不會有任何謀反的想法.但是現在他的這種忠誠反倒變成了麻煩!"

聽到波塞冬的解釋我也點頭道:"是啊!七海神柱的那幫家伙之前就打算撇下你直接跳槽來著,所以不管你是不是波塞冬,只要你肯帶著他們跳槽,他們就會說你是波塞冬,但是這個埃克薩斯估計就沒那麼好對付了.如果你之前的描述沒有問題,那麼埃克薩斯多半不會背叛他心中的那個波塞冬,所以只要你無法證明自己就是那個波塞冬,那他就不會聽你的,而且搞不好他還會認為是你抓走了真的波塞冬從而和你拼命."

波塞冬聽到我的猜測也是皺起了眉頭."你這麼一說倒是真的很有可能啊!"

"所以說真正要搞定的根本就不是七海神柱的那幫家伙,他們只關心能不能跳槽,真正會關心你是不是真的波塞冬的人大概也就只有海參殿的那三位了吧?"

波塞冬搖頭道:"不,應該是兩位.海皇殿的總管只是個管理者,因為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他根本沒有什麼實權,平時稍微有點大事都得請示,其實海神殿最沒實權的就是他.我當初把他放在這麼個位置也就是因為這個家伙不是那麼讓人信任,所以才沒有把他放出去獨立管理一根海神柱,而是放在身邊這個可有可無的位置上."

按照波塞冬的這個說法,那麼這位總管就是最不靠譜的存在,相比之下七海神柱的守護神起碼還是能讓波塞冬放心外派的人員,就這點來看這位比那七位還要讓人不放心.

"既然如此,那我看很有必要把這些人單獨約出來先讓你們溝通一下."

"要是埃克薩斯不相信我怎麼辦?"波塞冬擔憂的問道.

"埃克薩斯先不去告訴他,我們要進行分布聯絡,首先把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全部召集過來.他們之中有一位知道你的情況,也就是說你在他們之中有可以信賴的人存在,而且既然你把他們派出去分管一根海神柱,就說明在你的映像中這七位還算比較值得信賴的.那麼反過來,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他們七位也同樣對你的信賴程度很高?"

波塞冬點點頭道:"之前他們打算背叛我也是因為宙斯的原因讓他們在奧林匹斯神族實在干不下去了,不是因為他們想要背叛我.事實上在聯絡阿芙洛狄忒之前,他們都旁敲側擊的問過我有關于叛逃出奧林匹斯神族的事情,是因為我一直沒辦法給他們回應,所以才導致之後他們跳過我直接找阿芙洛狄忒和你們接洽."

我點頭道:"既然如此,他們對你的信任度還是很高的,加上有一位知道內情的守護神存在,而且還有我這個他們未來的新老板在場,你的觀點又是他們所希望的集體跳槽.這麼多因素之下,他們相信你就是波塞冬是非常容易的.等到把他們先安定下來之後,我們再去聯絡剩下的三位.海皇殿的那位總管應該就是個見風使舵的家伙.如果他知道七海神柱的守護神都已經站到了你的旗下,加上我這位未來的東家存在,相信他只要不太笨就一定知道該怎麼做.至于龜田和埃克薩斯嗎……"

"他們倆怎麼辦?"波塞冬緊張的問我.

我想了一下道:"你可以考慮試試看用一些只有你們知道的事情來證明給他們看.既然這兩位和你關系這麼好,必然存在一些只有你們才知道的個人秘密,哪怕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信息,只要保證就你們倆知道就行了.到時候就由不得他們不信."

波塞冬聽完立刻興奮的說道:"這個辦法好,不過就是可惜我現在無法使用那個水之分身了,不然直接把原來用來撐場面的那個分身拿出來,事情也許能簡單很多."

"有沒有那個分身其實都一樣,只要你有辦法證明自己就是真正地波塞冬,他們怎麼都會信得,你要是沒辦法證明,那就啥都不用說了,就算你能把那個水之分身再弄出來,他們也會因此猜測你使用了什麼方法制作了一個假的的波塞冬傀儡."

"你說的也有道理.那麼我們就這麼辦,先去向七海神柱的守護神證明我的存在吧."

敲定解決方案之後我們便立即開始行動了起來,當然不能帶著波塞冬就這麼大搖大擺的直接返回海皇殿,不然很可能出現意外,至于與那七海神柱的守護神會面的地方,那也肯定不能在海里,因為現在海神系的神族都還沒有確認波塞冬的身份,暫時在那里並不安全.不過,雖然海里不安全,可是陸地似乎也一樣不怎麼安全.現在這會宙斯對內部的監察可謂是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我們公然在陸地上談論有關于叛逃的事情,確實是太危險了一些.至于在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之外的區域見面,這個就更麻煩了.系統限制可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要把這幫奧林匹斯神族弄出奧林匹斯神族勢力范圍,那必須先繞過系統限制,這個工作可不比騙過宙斯在陸地上的那些耳目簡單.

想來想去最後我們還是把會面地點定在了希臘境內的陸地上,因為相比之宙斯,主系統顯然更可怕一些.當然會面地點也不能隨便亂選,我們最終選定的會面地點就是熔岩地穴,也就是赫淮斯托斯的老窩.

話說赫淮斯托斯這家伙在奧林匹斯神族內不受待見也是有好處的,因為別的奧林匹斯神族根本就懶得沾他,就好像赫淮斯托斯的丑陋外表會傳染一樣,那些家伙甚至連靠近赫淮斯托斯都覺得不舒服.也正因為如此,在這個整個希臘都遍布宙斯耳目的時候,赫淮斯托斯的洞府反倒變成安全區了.

因為現在波塞冬不能下水,所以七海神柱的守護神都是我經過阿芙洛狄忒去聯絡的,而我則是把波塞冬直接帶到了赫淮斯托斯那邊現行等著他們的到來.

那幫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因為惦記這跳槽的問題,所以一個個都是動作飛快,我們這邊才把消息通知過去,那邊他們立刻就跑了過來.

按照要求,這七位每人來時只帶了身邊最重要的兩名副手,其他人員都沒帶在身邊,這樣七根海神柱就一共來了二十一個人.因為怕提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們雖然比他們先到,卻沒有直接出來見他們,而是讓赫淮斯托斯先把他們迎接到了一間專門的會議室,直到二十一個人都到齊了之後我才進入了會議室,而赫淮斯托斯則是退出了會議室到熔岩地穴外面去給我們放風去了.

眼前的二十一位直到現在其實都還不知道我叫他們來是要解釋波塞冬的身份問題的,他們直到現在還以為我是找他們來反饋信息的呢.因為之前他們找阿芙洛狄忒談論過跳槽問題,我們當初給出的判斷就是認為波塞冬收到了威脅,他們當時就希望我來證明這個事情.最後我卻是去找波塞冬了,但得到的結果不是問出波塞冬的苦衷,而是找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波塞冬,而眼前這二十一位都還不知道這個事情,還以為我是來向他們說明波塞冬的態度呢.

果然,我這邊剛一進房間,那邊的七海神柱守護神們就立刻圍了上來,然後開始七嘴八舌的問我波塞冬到底是怎麼想的,以及詢問波塞冬是不是如之前猜測的一樣被宙斯捏著把柄控制住了.

面對這幫熱情過度的守護神,我只能先伸手制止他們的胡亂發言,在把他們重新安撫到座位上之後我才開始說道:"好了各位請先稍安勿躁.我既然把大家找來,自然是會給大家一個解釋,只是你們必須在此期間保持安靜."停頓了一下見下面沒有人說話,我才繼續道:"之前各位聯系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曾分析過當時的情況,結果得出的結論是認為波塞冬可能是被宙斯控制住了,所以他才會對于大家的試探無動于衷."

"那到底是不是啊?"一名守護神的副手實在忍不住出聲問了出來.

對于他的問題,我直接以點頭做出了肯定答複."卻是,我們的猜測是正確的."

嗡的一聲下面就好像開鍋了一半,頓時二十一位神族群情激奮的全部站了起來,先是忽然說了些什麼,然後才紛紛朝我詢問到底是什麼把柄搞得波塞冬不敢反抗.

我先是伸出雙手做出向下虛壓的動作,直到會議室再次安靜下來才開口說道:"這個把柄其實比較驚人,而且在此之前我要先告訴你們一個事實,那就是你們之間自以為秘密約見阿芙洛狄忒的行動,其實波塞冬早就知道了."

"什麼?"會場再次陷入混亂,不過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等會場再次安靜了下來,我才繼續道:"你們覺得波塞冬很傻嗎?"眾人一致搖頭,我接著道:"既然你們也知道波塞冬並不傻,難道你們之前的試探他能一點反應都沒有?"眾人聽到我的話都開始面面向覦,但是很快他們又再次看向我並搖起了腦袋.我在他們想明白之後才接著道:"既然你們也知道他不可能沒有發現你們的暗示,那你們難道認為他會完全不對你們多加注意?其實波塞冬在你們暗示之前就想著要跳槽了,只是因為那個把柄而一直沒法執行而已.後來你們試探他的口風,他就知道你們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因為把柄而無法跳槽,因此他就只能讓你們自己離開.後來你們約見阿芙洛狄忒的時候她其實全都知道,甚至連那次會見時說到的很多細節他都知道.不過你們的行為就是波塞冬希望看到的結果,因此他根本沒有阻攔你們,而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啪……現場的一位守護神突然抽了自己一巴掌,聲音響亮而刺耳,其他幾位守護神以及他們的副手雖然沒有打自己,但是剛才那巴掌就好像扇在了他們自己的臉上一樣,眾人的面部瞬間就紅了起來.

見氣氛如此壓抑,我連忙說道:"你們先不要忙著自責,其實波塞冬根本沒怪你們,不然他也不會看著你們叛徒而不做任何阻攔了."

第一神柱的守護神聽到這里忽然開口問道:"那您知道波塞冬大人到底有什麼把柄被宙斯抓住了嗎?要是有辦法解決的話,哪怕犧牲掉我們自己,也一定要讓波塞冬大人離開."

聽他這麼一說,其他的守護神也紛紛表示自己願意為波塞冬換取出逃的機會,一時之間倒是挺感動人的,估計波塞冬要是看到眼前這一幕肯定欣慰的要命.當然,就算看不見她肯定也已經哭得稀里嘩啦的了,畢竟她就在門外,而且這道門也不是很厚,估計她都聽見了.

先不去管波塞冬怎麼想,我先安撫了一下情緒激動的守護神們,然後才開始解說道:"實際上這個把柄比較特殊,不是你們獻身就能解決的問題,但是我已經把問題解決一大半了,只要你們能克服剩下的思想障礙,那這個事情就算是解決八九成樂."

"思想障礙?什麼思想障礙啊?"幾位守護神都很詫異的看著我問道.

"我要說的思想障礙就是這個."我說著便向門的方向打了個響指,然後大門便應聲而開,只見凌半扶半推的將眼淚還沒完全干的波塞冬給推了進來.

看到門口突然進來兩個女人,那幫守護神中的絕大部分都是愣了一下,因為這兩位他們都不認識.不過,現場也不是所有人都不認識這兩位,因為有一位守護神此時已經明顯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在進入房間後凌就順手關閉了大門並站到了我身後,而波塞冬則是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就在那些守護神打算問我為什麼放個女人進來的時候,第三海神柱的守護神卻是突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她直接快步走到了波塞冬面前,然後圍著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足有十幾秒,之後才試探性的問道:"你是……波塞冬大人?"

見到對方輕輕的點了下頭,全場又再次陷入了爆炸之中,而且這次明顯比上次要亂多了,所有人的情緒好像一瞬間就全都失控了.

"喂,莫薩娜,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周圍的幾個守護神在反應過來之後都圍到了剛剛認出了波塞冬的那名守護神身邊大聲的質問了起來.

"那個……其實我也不能完全確定,但是……但是……這位很可能就是波塞冬大人."莫薩娜有些不確定的解釋道.雖說她早知道波塞冬是女人的事情,但她也只是知道有這個事情而已,而且她也看到過平時那個波塞冬的水之分身的真面目,但是她卻從來沒見過真正的波塞冬本體,因此她也只是比別人多了解了一些而已,突然看到真正的波塞冬她多少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來.不過幸好之前波塞冬曾用分身模擬過自己本體的形象給莫薩娜看過,不然要想讓他們相信眼前這個就是波塞冬恐怕就更麻煩了.

周圍的其他守護神本來就不認為這個會是波塞冬本體,更何況唯一說出這是波塞冬的莫薩娜自己說的都不堅定,這樣那些守護神就更不相信了.不過,就在他們七嘴八舌的開始質問莫薩娜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波塞冬卻是做了件事.只見她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後就見那根手指的尖端忽然亮起了一個藍色的光點,跟著光點開始一閃一閃的跳動了起來,同時,隨著光點的閃耀,一圈圈的藍色波紋也伴隨著光點的每次閃亮而逐漸擴散開來,同時空中似乎還出現了以真正地好像鈴鐺一般的規律的響聲,這清脆的鈴聲就隨著那光圈一圈圈的擴散出來,感覺就好像是母親的愛撫一般讓人感覺安詳而平靜.

不過,雖然這波動讓人覺得相當舒服,而且還帶著一種讓人心平氣和的力量,但是,場中的幾位守護神卻是呼吸越來越急促,有幾位甚至連臉色都不對了.終于,其中一位略帶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美麗女人不確定的問道:"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波塞冬大人的海洋呼吸?"

"原來這就是海洋呼吸啊?果然名不虛傳."凌在我身後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我借機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這招不是什麼簡單的安神法術,而是一招超強的控場法術.這招名叫海洋呼吸,只有波塞冬一個人會用,而且范圍可大可小,甚至可以直接直接對某個人生效,可謂是控制自如.而這個法術的效果嗎……基本上就是超大范圍的神之領域加上指向性禁魔大法的混合法術.

神之領域好理解,就是一個超級回複術,只要在這個范圍內的己方人員都可以得到快速治療,相當于范圍型回複術,而且是可以從上場開到下場的無間隔治療,根本不帶中斷的.至于那個指向性禁魔領域,這個就比較變態了.禁魔領域好理解,就是這個范圍禁止使用任何法術.而指向性禁魔領域就是指定哪些人被禁魔,哪些不禁.如果是單純的禁魔領域,那就是敵我不分,對方用不了法術己方也不行,頂多就能因為提前知道這個效果而多准備些近戰方面的力量因此沾點便宜.但是,指向性禁魔領域卻是有選擇的禁魔,而且選擇方式還很多.你可以指定那個范圍禁魔,哪個范圍不禁魔,或者也可以指定某個人不能用魔法,某個人可以用,甚至還能指定一片范圍內某幾個法術能用,某幾個不能用.這麼變態的能力一旦展開,除非你是在和人單挑,否則只要多帶幾個隊友,坑死敵人絕對沒問題.

因為這個法術威力巨大,而且又是波塞冬的壓箱底技能,因此此技能一出,全場都被震撼到了.那些不相信的守護神這會也開始變得不太確定了起來,不過他們即便是有些疑惑,也不會這麼草率的就認為眼前的這位就是波塞冬的,畢竟這可不是小事情.

"好了好了各位,現在都請先冷靜一下,我知道這個事情比較驚人,所以還是讓我這個局外人來解釋一下比較好."看他們那邊也爭論的差不多了,我才走出來讓大家安靜.

這些守護神們都是指望之後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所以對他們來說我就是他們未來的老板,因此我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再說這個狀況對他們來說也確實是混亂了一點,所以他們只能聽我的先回去坐好等我給他們一個解釋.

等這些人都坐好了之後我便開始將我見到波塞冬之後看到的那個水之分身的事情以及之後到達鋼鐵帝國得到的信息講給了這些守護神聽,在對比之前波塞冬所說的那些話之後,中間的很多疑點也就全部清楚了.另外,因為莫薩娜這位第三海神柱的守護神早就知道波塞冬是美人魚這個事情,所以這件事情暫時看起來也不算那麼難以相信了.當然,一時之間要讓那幫守護神相信自己那位滿臉絡腮伙子的老大竟然是個美嬌娘也確實是難度大了些,不過起碼在理智上他們已經信了七八分,而只要他們肯信,剩下的部分就好辦了.畢竟我們說的是實話,又不是在騙他們,所以只要他們現在信了,之後他們的疑點都會逐漸得到解決,畢竟眼前這位確實就是真的波塞冬.

在一陣商量之後,作為這里的臨時老大,第一海神柱的守護神站了出來,然後對我和波塞冬說道:"好吧,不得不承認,你們說服我們了.我們決定暫時相信您就是我們的波塞冬大人,但是,這只是我們的臨時信任,至于具體如何最終確認,我們覺得其實有個最簡單直接,也是最無可辯駁的證明方式."

波塞冬一聽居然有辦法能徹底證明自己的身份立刻就激動的上前抓住對方的肩膀激動的問道:"既然有這種辦法干嘛不早說?快告訴我,我們現在就去證明."

對方在波塞冬說完之後並沒有說那個方法,而是忽然笑了起來,然後猛地單腿跪了下去向波塞冬低頭道:"我尊敬地海神大人,雖然確實有那麼一個方法存在,但您剛才的表現已經不需要我們再去驗證了.如果您真的是假冒的,那您必然不希望有一種能分辨真假的辦法存在,但是您剛才的表現卻使急于證明自己,這說明您根本不擔心會被識破.換句話說您就是真的波塞冬大人,因此您根本不怕驗證."

聽到對方的回答,波塞冬立刻激動的扶起了他,但是看著眼前的手下她卻是憋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明顯是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看波塞冬激動成這樣八成是不知道怎麼說話了,我只好接過話題說道:"雖然你已經相信了眼前這位就是真正的波塞冬,但我覺得還是證明一下的好,所以請告訴我們證明方法吧,讓大家安心一些之後才能更加團結."

那邊的第一海神柱守護神聽到這個話便回答道:"其實這個方法很簡單,只要波塞冬大人去把我們海神系的神力核心弄到冰霜玫瑰盟去就行了."

一聽對方的話我猛的一拍腦袋道:"靠!我怎麼把這茬給忘啦?"

神力核心之中存儲的是所屬神族成員的部分神魂,而大部分神魂在神力核心中除了能起到吸收信仰之力的作用之外,對神力核心本身都是沒有任何控制力的.真正能夠控制神力核心的就只有唯一的一位神族,也就是這個神族的老大,神力核心的掌管者.這個人可以隨意操縱神力核心,而且不需要任何咒語或者控制方式,只要用心去想,神力核心就會做出反應,這是主神的權力,別的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逾越.你可以摧毀,壓制甚至分解吸收別的神族的神力核心,但你就是不能控制它,這是系統設定,游戲內的存在都無法更改這一基本規則.所以,只要波塞冬能控制海神系的神力核心,那她就只能是那個正牌的波塞冬,因為別的東西你都能假冒,唯有靈魂石絕對沒法冒充的.

有了這個方法墊底,現在在場的這些守護神們已經基本相信了眼前的波塞冬就是真實的波塞冬,而在波塞冬說出了希望帶領他們集體跳槽到我們冰霜玫瑰盟來之後,這些家伙對波塞冬的擁護便又更上了一層樓.

在完全相信了波塞冬之後,第一海神柱的守護神忽然說道:"可是光我們信您不行啊!還得想辦法搞定龜田和埃克薩斯吧?我們海神系的神力核心可是還在海神殿那邊的主海神柱里面呢,如果埃克薩斯和龜田不相信您的話,我們根本就接觸不到海神柱吧?即便我們有能力強攻進去,但是為了這種誤會自相殘殺還是不劃算啊!"

"這的確是個麻煩!"波塞冬有些頭疼的感歎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章 肢解鋼鐵帝國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攻略海皇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