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謹慎通過  
   
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謹慎通過

還好,松本正賀和船長都比較給面子,雖然當初兩人是敵人,但是既然現在都是自己人了,那也就沒有什麼太大仇恨可言了.畢竟《零》做的再逼真也還是游戲,不可能像現實中一樣搞出什麼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之類的情況來,再說船長和松本正賀都算是高端人才,所以理智方面還算比一般人強點,即便心里一時半會有點不痛快,時間長了自然也就轉過來了.

見兩人總算是安靜了下來,我便趕緊說道:"那個,松本正賀你把剛剛說的再給說一下,我們來分析下情況."

說到正事兩人倒是立刻就恢複了正常,畢竟都是成年人,工作第一還是明白的.船長聽著松本正賀描述的那個萬妖峽的情況,最後想了想又拿了套紙筆跑一邊寫寫畫畫計算了一會,最後才跑回來說道:"如果松本正賀測量的數據沒錯的話,應該是能過去的,而且就算擦邊我想問題也不大.我們這艘船的裝甲很厚,即便撞山也頂多就是蹭掉點皮,不會影響飛行."

"那就這麼定了."我直接拍板道.

松本正賀聽我決定了便立刻爬起來要往外走,結果他剛起來就被我叫住了.

"喂,你要到哪去啊?"

松本正賀一臉疑惑的回頭看著我."你不是說就這麼定了嗎?我去安排人情場啊."

"這個工作讓八月熏去吧,你回來,我還有事跟你說."

"那我來吧."八月熏接過松本正賀手里記錄路線圖的文件便走了出去,而松本正賀則是又回到了屏幕前.

"還有什麼事情啊?"

"就是剛剛跟你說的第二件事."我直接問道:"你們最近有聯系俄羅斯人嗎?"

"俄羅斯人?"松本正賀疑惑的看著我說道:"沒有啊.你問這個干什麼?"

紅月搶在我前面說道:"我們的飛船剛剛發現了一支俄羅斯的艦隊,數量非常龐大,而且全都是中大型戰艦,實力非常強."

"你們發現了一支俄羅斯艦隊?"松本正賀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了我們的意思,然後驚叫道:"他們沖我們來了?"

"按照目前航向不久之後他們就會到達擇捉島."

"擇捉島?"松本正賀先是低頭沉吟了一會,然後才突然反應過來道:"那邊好像是鬼手信長的地盤啊."

"那我倒是有點明白俄羅斯人的意圖了."我說完又問道:"話說你不是已經控制日本全境了嗎?怎麼鬼手信長還在蹦跶啊?"

松本正賀聽到我的問題並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很疑惑的看向了紅月,紅月連忙解釋道:"你最近都不在行會,好多消息你都不知道.鬼手信長雖然被松本君搞的身敗名裂,但不管怎麼說他還是日本人,松本君不可能真的對他趕盡殺絕.而且作為會長你也知道,人類永遠不可能有完全統一的意志,所以即便鬼手信長的名聲再臭總還是會有人支持他的.不過不管怎麼說他現在總歸是名聲不好,所以我麼就利用松本君的威望將他和他的支持者都感到了擇捉島那邊,也算是邊緣化了他們."

"這還真是邊緣的夠厲害的,那塊地方時日本最北端了吧?"

松本正賀笑著說:"就是因為偏才把他們趕那邊去的.不過沒想到他們居然利用這種優勢勾結俄羅斯人."

紅月笑道:"不過這不是正好嗎?之前沒辦法對付他們,這次他們勾結俄羅斯人正好讓你有借口對他們趕盡殺絕了."

"話是這麼說不錯,可是你們也說了,俄羅斯人的艦隊很龐大.我們這邊現在一共就剩下那麼三十幾艘還算過得去的戰艦,在日本雖然算是橫著走了,可是干不過俄國佬啊!他們要是登陸作戰我們不怕他,可他們要是圍著我們不斷的沿海岸線騷擾我們怎麼辦啊?我們的艦隊根本打不過他們啊!"

"這倒是個問題."

櫻雨神雛問道:"我們行會不是有很多戰艦嗎?難道打不過那些俄羅斯人?"

熾火龍姬拍了她一下道:"你個小笨蛋.我們現在是日本人,冰霜玫瑰盟的戰艦那是屬于冰霜玫瑰盟的,俄羅斯人來打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艦隊跑過來幫忙,這算怎麼回事啊?"

紅月也道:"是啊.干掉他們倒是不難,可是我們現在是敵對關系,要是正大光明的幫你們對付俄羅斯人,是不是太明顯了點?"

我想了想道:"不,我倒是覺得可行."

"啊?為什麼?"紅月和松本正賀都很疑惑的問道.

"是你們把事情想複雜了.現在松本正賀你那邊的新黑龍會和我們這邊的冰霜玫瑰盟雖說是兩個勢力,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勢力,就算表面上我們是敵對關系,但是只要我們是實際上的整體,聯合起來演場戲還不簡單?"

"演戲?怎麼個演法啊?"

"很簡單."我直接說道:"可以由新黑龍會的那支艦隊出面,先派一部分人戰艦去中國邊境騷擾,然後我讓我們行會的艦隊過去追擊,之後你們就用另外一部分戰艦去和俄羅斯人交戰,然後假裝敗退,吸引俄羅斯艦隊追擊,之後你們只管把兩支艦隊引到一處,後面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櫻雨神雛興奮地說道:"這辦法好,不但可以光明正當的干掉俄羅斯人的艦隊,還可以反過來幫松本君再次提升威望."

"這倒是個好辦法."紅月顯然也贊同了我的辦法.

"既然你們都沒意見那就這麼辦吧,不過首先還是讓我們先回到艾辛格再說."

松本正賀點頭道:"這個事情我會安排,等准備好了我就通知你們."

"你們那邊速度可得快點."船長提醒道:"我們航速很快的,按照你給的路線圖,我們再有十幾分鍾就能到那什麼山了."

"這個你放心,那邊本來就不是什麼人特別多的地方,我們很快就能搞定."

松本正賀和我們這邊中斷聯系之後便開始安排隔離帶,而我們這邊也是開始調整航向,並且降低了飛行高度.因為飛的太高能量不足,所以我們無法升高,但是保持著二百多米的高度不但起不到隱蔽作用,反而會因為飛的太高而被周圍很大一片區域所觀察到,相反我們越是飛的低能夠看到我們的范圍就越小,我們也就越安全.

大約十幾分鍾之後當松本正賀回來的時候,我們這邊也剛好進入了日本海域,此時我們的飛船是降低到了離海面僅五米的高度,下方翻滾的海浪時不時的就能打到船底,不過對于這麼大的飛船來說這種擦邊的海浪根本一點影響也沒有.

剛進入這片海域的時候我們還擔心松本正賀的清場工作做得不到位,畢竟反應時間太短,我們怕松本正賀來不及清場,但是等飛進來了才發現松本正賀做的很不錯.寬闊的海面上除了我們之外一艘船也看不到,但是我們派出去的機動天使卻在視線范圍外看到了一些打著新黑龍會旗幟的小型巡邏船在海上游弋,在這些巡邏船的外圍有很多的日本漁船以及一些其他行會的船只停靠在一起,顯然都是被巡邏船擋下來的.

趁著巡邏船封鎖海面的這個機會,我們則是迅速的穿過日本海域進入到了松本正賀給我們指定的登陸地點,也就是那座龍鷲山.這座山靠海的一面完全就是一座垂直的懸崖,高度非常誇張,我們不得不略微提升高度才從山頂上方低空通過.當然,雖然這樣順著地形上上下下看起來很耗費能源,但其實卻不然.游戲內的很多定律與外界是不一樣的,而我們這艘飛船所用的太陽爐之所以說飛太高會大量耗能,並不是因為爬升高度耗能,而是因為絕對飛行高度太高而耗能.這種太陽爐在調整飛船高度的過程中其實並不是耗能很厲害,只要我們不離開地面太高,哪怕我們一直不斷的上上下下的飛,對飛船來說也照樣花不了多少能源.

正因為低空飛行不會消耗多少能源,所以我們才選擇了貼近地面進行超低空飛行,畢竟這樣比較安全一些.

龍鷲山的最高點就死臨近海面的這道懸崖,越過懸崖後就是逐漸向內陸下降的山坡,不過這個山坡只下降到一般高度就又開始上升,形成了一連串高低起伏的丘陵.在這片丘陵之中大部分都被植物覆蓋著,但是有幾處地方卻可以看到明顯的裸露在外的塌陷,還有些地方露出了一種黃顏色的岩石層,其上沒有任何植被覆蓋,可以確定這是類似于采石場之類的地方.當然這里現在都已經廢棄了,所以根本沒有人,我們很安全的就通過了這一區域.

出了龍鷲山之後我們前方出現的是一小塊平原區,不過這邊基本都是森林,而且已經被松本正賀他們的人清理過,一般來說應該是沒什麼人的,而我們也事先派出了偵查人員到前面去搜索了一遍,如果真的發現有人就會通知飛船這邊啟動海市蜃樓系統.

由于這段平原並不大,所以我們很快就穿了過去,接著我們就進入了另外一大片山區,而山區的外圍雖然是練級區,但是山區內部卻是沒什麼人的高級怪物區,所以我們也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很容易就飛了過去.

就這麼順著松本正賀給出的路線一路向前,途中大部分區域都是山區,偶爾有小段平原也基本上都被提前隔離了起來,所以我們直到深入日本腹地都還沒被發現.

在一路有驚無險的路途之後,我們總算是到達了那片被松本正賀特別強調的山區.這個地方其實進入的時候很簡單,因為山區的入口是連著另外一片超級怪物區的,而且附近都是高級怪物區,所以基本上就是無人區,不用清理也沒關系.松本正賀說的危險地段其實是這片山區的中段位置,因為這片山區的結構好像啞鈴一樣,兩端很大,中間反而很狹窄.我們要通過的那個什麼萬妖峽就是在這個最窄的地方.除了中間那道勉強夠飛船通過的峽谷之外,兩邊就剩下了兩道只有十幾米厚的山峰,山峰另外一面是近乎七十度角的斜坡,一直延伸到山腳,然後山腳位置就是一座城市.可以說我們的飛船在通過萬妖峽的時候,離城市最近的點可能直線距離都不超過五百米,以如此近的距離貼著兩座城市之間的縫隙穿過去,還不能被城里的人感覺到,這個難度果然不是一般的大.

在越過了這片山區中最寬的那段區域後,前方的山勢開始發生明顯變化.原本的一座山峰開始向兩側延伸,同時中間開始逐漸凹陷下去,形成了一片被遮擋在兩道山峰之間的谷地.我們在越過那最高峰之後就開始逐漸順著谷地的地形下降而逐漸降低飛行高度,最後我們幾乎是以貼著樹梢的高度在森林上空前進.當然,因為高度下降的太厲害,我們的速度也跟著下降到了每小時一百公里左右的速度,畢竟這里不是空曠的藍天,飛太快萬一遇到障礙物連個躲閃時間都沒有.

隨著我們在谷地中逐漸下降,最後兩側的山峰已經完全遮擋住了我們的飛船,可以說只要現在沒有人進入谷地內部,或者站在兩側山頂上,我們就絕地不會被人發現.

因為環境看起來還挺輕松,船長也跑到了指揮塔外面看著兩側距離我們還有好幾百米遠的山峰道:"不是說這里地形很狹窄嗎?這不是挺寬的嗎?"

紅月拿著剛照著顯示器描出來的地圖邊看邊道:"看地圖上的顯示,最窄的地方應該還在更前面的地方,轉過前面那個小轉角之後山勢會逐漸變的陡峭起來,然後兩側的山體會向內收攏,那個地方就是松本正賀提到的萬妖峽,也就是本段航道最窄的地方.不過那段區域只有三公里長,穿過去之後地形會逐漸變得開闊起來,後面的就好走了."

船長點頭道:"那就等到了那邊再看看情況吧."

對我們的飛船來說一百公里的速度卻是不算快,但這個速度實際上也不低了,要知道高速公里上汽車的平均時速其實也就才八九十公里而已,一百公里的速度已經是相當快的了.以這樣的速度,我們很快就到達了前方的轉角,而船長在飛船接近轉交位置是就已經進入了艦橋內部親自指揮航行.

本來還覺得峽谷挺寬的船長在艦橋的舷窗一轉過來的時候立刻就是一聲驚呼,因為前方的峽谷在這個彎角之後就突然開始變窄,而且那個寬度用肉眼判斷上去竟然和我們的飛船寬度感覺完全一樣,也就是說即便這個峽谷真的比我們的飛船寬,那個多出來的尺寸也絕對小到肉眼無法區分的地步了.

"靠,居然這麼窄!"船上的其他人在看到峽谷內的情況後也都是和船長一樣驚叫了起來,顯然大家都沒想到峽谷會狹窄成這個樣子.更糟糕的是峽谷邊緣的峭壁貌似也不太平整,有些地方會有一些伸出峭壁之外的突出部,還有的地方有一些長在峭壁懸崖上的樹,這些樹伸入峽谷的枝杈明顯低于飛船寬度.

"看來小摩擦是跑不掉了!"紅月看著前面的地形感歎道.

我本來也打算感歎幾句來著,不過卻發現飛船還在朝著前面猛沖,嚇了我一跳,趕緊喊船長減速.船長之前也是光顧著觀察地形了,這會才想起來用這種速度沖進去飛船鐵定變成碰碰車,于是趕緊大喊道:"減速至零三零."

"飛船減速至零三零,啟動輔助制動系統."隨著舵手的操縱,飛船的速度明顯一頓,然後速度便逐漸慢了下來.

三十公里的速度其實也不算太慢,但是因為飛船本身很大,所以此時站在艦橋上感覺飛船就好像要停下來了一般,好在船上也沒有哪個是愣頭青,所以並沒有人閑速度慢.

本來按說這麼大的船,慣性肯定很大,減速應該是個很緩慢的過程,但是因為有輔助制動器,所以我們的飛船速度下降倒是很快,幾乎只用了一分鍾就把速度從一百公里降到了三十公里,然後開始以貼著樹梢的高度緩慢切入前方的峽谷之中.

轉角這邊的峽谷入口還算寬闊,但是因為之前沖的太快,等我們的速度降低到三十公里的速度是,飛船兩側的峽谷已經收攏了很大一截空間,從船體側面的觀測位彙報回來的數據顯示,現在船體兩側的山峰距離飛船外殼的距離已經只剩下十幾米而已了.對于一艘自身寬度接近四百米的飛船來說,這十幾米的寬度實在是相當之狹窄了,我們站在船上往外看感覺就好像船身已經貼到了山峰上一樣.尤其是之前我們看到的那些懸崖壁上滲出的岩石平台和那些植物,有的甚至已經距離船身不到十米遠了.

"這該死的地方,居然會這麼窄!"船長現在已經根本坐不做了,他早就跑到了艦橋前方的觀察望遠鏡前一邊看著望遠鏡內的情況一邊指揮著飛船改變飛行角度,不過即便如此他依然感覺非常的緊張.

其實緊張的並不止他一個,我們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至少我現在也是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如果說飛船能稍微小點,我還可以考慮用別的方法讓飛船穩定下來,但是面對四十五萬噸的巨型飛船,我實在事不知道該怎麼辦,即便是我的魔寵中體型最大的黑炎也不可能移動的了這麼大的東西.

因為精神高度集中,雖然飛船只是推進了一小段距離,但是船長與操舵手此時卻是已經一身衣服全部濕透,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渾身濕漉漉的.

我看他們這麼緊張只好提醒船長再次降低速度,船長也意識到了三十公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點,于是便下令將飛船的速度降低到了每小時十五公里.這個速度實際上已經可以說是龜速了,但是即便如此兩邊的山體依然好像直線壓過來一樣,搞得我們一個個都緊張的要命.

就在我們提醒吊膽的觀察著飛船的航行姿態之時,在前面號稱峽谷最窄的萬妖峽那里,松本正賀他們幾個也是和我們一樣的緊張兮兮的站在那里,不過和我們的緊張原因不同,他們緊張的是怕外面的日本玩家看到里面的飛船,不過他們自己卻是很想看到這艘號稱有四十五萬噸的飛船到底有多大.

之前我們說要街道從這邊經過的時候松本正賀和八爺熏他們就已經對我們的飛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現在飛船又正好要從這邊經過,他們當然要趁機看一眼了.只不過這個萬妖峽地段的地理環境實在事不怎麼好,唯一能站人的位置剛好被一塊巨大的岩石給擋住了,所以即便我們的飛船開進了峽谷,他們也依然看不見我們,只能等我們開到他們所在的萬妖峽那塊才能看到.

就在他們四個焦急的等在萬妖峽那里准備參觀一下本行會的巨型飛船之時,前方的峽谷內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然後四人都很疑惑的看向了峽谷內,結果卻因為山峰的遮擋而啥也看不見,不過,伴隨著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很快四人就看到了一大群黑壓壓的鳥群從他們的右側山谷之中飛了出來,其中甚至還有不少體型相當大的飛行魔獸.

隨著這群飛行生物從他們面前飛過,櫻雨神雛首先發現了環境的變化.因為之前想要伸頭往外看來著,所以她的手一直是扶在旁邊的那塊特大號岩石上的.但是,隨著那群飛行生物飛過之後,她卻突然感覺到手上傳來了輕微的震動,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震動正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逐漸增大.

本來櫻雨神雛還想把這個發現告訴身邊的熾火龍姬和松本正賀他們來著,可是還沒等她開始說話就發現腳下的地面似乎也跟著震動了起來,而且這次的震動比之前要明顯很多,以至于她都能看到地面上的一些小石子居然在地面上蹦了起來.現在不用她提醒松本正賀他們也已經感覺到了山體明顯的震動.

熾火龍姬最先問道:"這不會是飛船經過造成的吧?"

松本正賀一邊一臉驚訝的扶著旁邊的一塊岩石穩定自己的身體一邊說道:"四十五萬噸重的大家伙,它的反重力裝置如果不是把重力抹除而是將重量分擔到了地面上的話,有這種震動也是正常的."

就好像是為了證明松本正賀的解說是正確的,他才剛說完,周圍的樹木便發出了一陣吱吱嘎嘎的聲音,就好像樹干上被加上了什麼負擔一樣,而且隨著這種聲音的出現,周圍的山壁上也開始不斷地有不牢靠的岩石從山體上滾落峽谷底部,原本因為被清場而冷清的峽谷此時卻是變得熱鬧了起來.

事實上此時不光是山頂上的松本正賀他們感覺到了明顯的震動,就連山體兩側的那兩座城市里的日本玩家也是感覺到了明顯的震動.要是在別的地方,這些玩家感覺到這種震動必然會尋找原因,但是比較走運的是這里是日本.作為一個每年要地震一千多次的國家,日本人早就習慣了地震這種事情.你想想,一年一千多次,平均一天三次都不止,別說是地震,就算是世界末日這麼頻繁的發生人家也該適應了.

正因為日本人已經習慣了地震,所以當兩側山體外的城市劇烈的震動起來之後,城市里的居民們只是很安靜的各自走到了相對安全的位置,然後就站在那里靜靜的等待著地震過去,有些膽子大的人甚至完全都沒有反應,就這麼在那里繼續干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就好像地震完全沒有發生一樣.

伴隨著這種地震一般的感覺,松本正賀他們忽然發現前方的峽谷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的雕塑.那是一條怒目咆哮的黃金神龍雕像,那巨大地龍頭看起來至少有七八米長,後面的龍身則因為岩石的遮擋而暫時看不見,不過隨著這個龍頭逐漸向前,後面的龍身也逐漸顯露了出來.不過,和松本正賀他們想象中的並不一樣.眼前這條龍並不是雕塑,因為在龍頭的後面,龍身從立體雕塑變成了盤繞在一根金屬棍上的浮雕形態,雖然因為巧妙地融合讓神龍看起來依然是那麼的栩栩如生,但是仔細看的話還是可以注意到其實龍的後半部分是依附在一根相當粗大的金屬柱上的,而只有龍頭才是連接著金屬柱的.

"快看快看,出來了."櫻雨神雛興奮地指著前面的金龍叫著.

八月熏在旁邊嘀咕道:"這個難道是船首像?"

熾火龍姬疑惑道:"看著不太像啊!好像角度太平整了一些."

"不對,那是一門炮!"就在幾人討論之時,隨著飛船的推進,那條龍的尾部也終于露了出來,而隨著龍尾的出現,一個明顯一看就是炮塔的東西便露了出來,再反過來看前面的金龍就會發現龍神盤繞的柱子其實就是炮管,而龍頭處那張開的龍嘴就是炮口.

"這這這……這麼大的炮到底是發射什麼東西的啊?"看著這門光炮口制退器就有七八米長的大炮,就連幾乎不懂武器的櫻雨神雛都驚訝的叫了起來.

"不管是什麼泡,這麼大個頭,只要隨便發射一炮鐵定能轟平一座城市."八月熏補充道.

"不,應該沒那麼大威力."熾火龍姬相比之自己的兩位姐妹要稍微懂的多一點,所以她可以大致估計出這門炮的威力來.

松本正賀也點頭道:"摧毀城市的話這個還嫌不夠大,不過一炮轟掉城牆應該是沒問題了.要是對海作戰,我反正不覺得有什麼船扛得住這種大炮的攻擊."

就在幾人討論之時,飛船依然在緩慢前移,很快在那門大炮出現之後,後面緊挨著這門炮,但是位置略微靠後的兩座和這座一模一樣的炮塔也先後露了出來.在這三門炮塔的下方是傾斜的,仿佛一柄鍘刀一般的船頭,看著那亮銀色的,閃著森冷寒光的金屬刀鋒,是人都能看出來這東西不單單是裝飾物那麼簡單.很明顯飛船的船頭裝有撞角,不過照這個家伙的體積來說,如果真撞上什麼東西,就算它沒有撞角,估計硬砸也能把人砸死.當然,撞角畢竟是可以增加破壞力的物品,而且還可以保護船身.

隨著這個帶著撞角的船頭經過,後面便是逐漸擴大的船身,而因為船身太過寬大,又加上距離太近,松本正賀他們反而看不到什麼東西了,只覺得好像有一面牆突然從自己面前開了過去,而這這面牆還好像沒有盡頭一樣一直在不斷地往前.

松本正賀和熾火龍姬他們都自認為自己算是蠻有定力的了,但是當他們真正看到飛船從自己面前幾米遠的地方開過去的時候,卻還是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不是因為他們膽小,而是面前這艘飛船實在是太大了.那種遮云蔽日的巨大體型會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即便是性格堅毅的人在面對這種龐然大物之時也會本能的感覺到害怕,有種想要躲避的沖動.

"我的老天……這東西……這東西……"

"太大了……"松本正賀哆嗦了半天最後還是八月熏幫他把話說完了.眼前的飛船已經徹底把他們四個給震暈了,之前光聽數據根本想象不到這種龐然大物真正停在你面前時會是個什麼感覺,但是現在身臨其境的體會了一把之後,他們只能說這太震撼了.

這邊四位正在那不斷地感歎著我們的飛船那巨大的體型,冷不防的就突然聽到了轟的一聲響,緊跟著他們就看到側面山體上一塊突出崖壁的岩石被船身側面的裝甲蹭了一下,跟著整塊岩石都被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碾碎從山體上剝落了下來.等他們四個找到事故發生點的時候,那塊岩石已經變成了一大片碎石塊正在往山下的峽谷里滾落.

本來松本正賀他們看著下落的岩石還沒覺得有什麼,可是冷不丁的櫻雨神雛卻是突然叫道:"糟糕!"

"啊?怎麼啦?"松本正賀還以為哪里有日本玩家跑上來了,慌忙四處觀察了起來想找到那個人好控制起來,但是還沒等他看到人影,就聽到櫻雨神雛在哪里喊了起來.

"快跑,我們身邊這塊石頭好像比那邊那塊石頭還要突出!"

松本正賀他們右手邊,也就是飛船飛來的方向,有一塊比較大的岩石.之前松本正賀他們還因為這塊岩石阻擋了視線而抱怨過,但是現在一想到那塊碑碾碎的岩石他們就反應了過來.那塊被碾碎的岩石可是比他們身邊這塊伸出去短多了.連那塊岩石都被撞到了,那他們身邊這塊肯定也跑不掉.他們這麼站在石頭後面,一會這塊岩石被撞到之後必然會往他們這邊飛,他們要是不跑,一會特定被壓在石頭下面.

"別緊張,我有辦法."松本正賀好歹也是當首領級人物,這點定力還是有的.一反應過來之後便立刻繞到了岩石的後面,然後拔出自己的光之聖劍對著岩石就是幾下,最後招呼熾火龍姬他們幾個一起在石頭後面推了幾下,那塊巨大的岩石在他們的力量之下瞬間便崩潰成了一堆小石子,然後稀里嘩啦的全部滾到了峽谷中.

沒了這塊岩石擋路,松本正賀他們的視線立刻就開闊了很多,而此時他們卻正好看到飛船上最大也是最寬的部位,那個交叉的X形飛行跑道的前端正好經過他們所在的位置.剛把岩石推下去的他們幾個就看到一大塊金屬平台從他們頭頂上擦了過去,嚇得他們趕緊低頭,那平台的底部就這麼以高過他們頭頂不到十厘米的高度緩慢的向前推進,要是他們不低頭,這會肯定被撞倒了.當然,如果他們不把那塊大石頭弄下去,這回可就不是被撞倒那麼簡單了.

不過,他們雖然幫我們解決了一塊石頭,可飛船還是緊跟著又傳來了一聲巨像,然後就聽到對面山體上傳來了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不過因為飛船擋住了視線,所以松本正賀他們也看不到到底是什麼情況.

松本正賀他們那邊雖然看不到,站在船體那一側邊緣的我卻是看的清清楚楚.此時船體側面的裝甲帶明顯是擦到了山體,而且擠壓的相當厲害.由于船身材料使用的是我們行會最好的合金材料制造的複合裝甲,而且表面還有強化魔法陣增加硬度,所以僅僅是普通岩石組成的山體是肯定撞不過我們的船殼的.在那巨大的擠壓過程中,就看到山體上的岩石好像碾子下面的大米一般被碾成了白色的粉末唰唰唰的直往山谷里掉.山谷底下的森林不到十秒的時間就被蓋上了一層白色的石粉,看起來就好像沒裝潢完的施工現場一樣.

"該死,這個測繪數據肯定不對."船長一邊指揮飛船向另外一側做輕微調整一邊喊道:"減速至三公里每小時,我們速度太快了!損管注意,報告船體損傷情況."

"報告,只是輕微剮蹭,除表面掉漆之外船殼沒有任何損傷."

船長聽完之後總算舒了口氣道:"還好這船夠結實!"

他這邊才剛說完,其他人都還沒來及附和幾句,突然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跟著整艘船都劇烈的震動了一下,站在觀察口的船長直接就一個跟頭從望遠鏡上翻了過去,其他人也是東倒西歪的摔了一地.

"該死,出什麼事啦?"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借道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竟然有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