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抓了?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抓了?

從自身利益出發,年輕的國王可謂是動力十足,前後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失散的同伴就找到了,只不過這個位置有點讓人鬧心.

"什麼?被抓了?"我驚訝的問道.

"是的."雖然我們的事情很重要,但國王也不能一直陪著我們,所以現在換成了之前那名老法師在跟我們接洽.此時老法師正在對我們說著由秘密渠道剛剛送來的情報.

在得到了老法師的肯定答複後我們並沒有立刻表現出任何的緊張來,而是開始思索起這個事情的可能性,當然因為事情比較重要,所以我連玫瑰她們也一起聯絡上了.

老法師大概是知道我們要討論一些秘密的事情,所以在說完之後就交代了我們一聲有事可以隨時找他,他就在隔壁,然後就主動離開了給我們准備的房間.

既然現在沒外人了,我就干脆開了廣播模式,這樣玫瑰那邊和我們這邊的人就全都可以加入討論了.

玫瑰首先問道:"確認他們全都被抓了嗎?"

我非常肯定的說道:"已經核對過數字了,除了我們這兩組之外其他人全都被抓了."

玫瑰稍微想了一下便直接道:"那就不用擔心了."

紅月很好奇為什麼玫瑰說不用擔心,不過還沒等她問出來就被櫻雨神雛搶先了.

玫瑰認真的解釋道:"如果除了我們兩組的十個人之外,剩下的十四人都被抓了的話,那就是說克利斯締娜和金幣應該也被抓了,可是你們覺得以她倆的實力有可能安靜的被抓嗎?"

紅月想了想道:"應該不可能,她們就算被抓的話肯定也會搞出天災級別的動靜來,絕對不可能這麼安靜就被抓住."

玫瑰跟著說道:"所以說她們肯定不是被擊敗抓住這麼簡單,很可能是他們一進入任務就直接是被抓住的狀態."

"一進來就被抓了?"我在稍微想了一下之後也覺得就這個答案比較靠譜,畢竟克利斯締娜和金幣都不是一般人,她們兩個被敵人襲擊絕對會搞得驚天動地的,絕對不可能這麼安靜.

玫瑰在稍微等我們消化了一下剛才得問題之後又跟著道:"現在我建議你們去把他們救回來,畢竟這個任務難度太高,人不齊的話很難完成任務,而且救援他們可能就是觸發任務的關鍵.現在我們雖然大致猜到了任務內容,但畢竟系統記錄里什麼都沒有,所以我們要盡可能的嘗試各種情況去觸發任務."

因為大家都覺得玫瑰說的有道理,所以這個決定很快就被一致通過了,接下來的事情也不用討論了,在沒有把人找齊之前討論也沒用.

臨切斷通訊之前我還詢問了一下玫瑰他們那邊現在的情況,結果得到的答案是他們在地底下碰上了一大幫黑暗種族,不過他們現在和黑暗種族已經成為了盟友,等到我們對付光明神族的時候這些黑暗種族也會幫忙.

聽到這個情況我們就在那感歎之前多虧大家沒急著見面,不然要是玫瑰他們放棄了地下通道,那最後的任務雖然也還是能完成,可是難度卻使會大幅度提升,畢竟少了一支盟友,我們需要承擔的壓力就變多了.

通報完雙方近況後我們就又開始分頭行動了起來.玫瑰他們雖然已經和地底種族建立了盟友關系,但是據說那邊的地底種族也面臨著很強的生存壓力,而玫瑰正在帶人幫他們解決各種各樣的麻煩,這一行動除了可以賺感情分之外還能增加地底種族的實力,之後的戰斗中他們沒了後顧之憂才能傾盡全力的幫助我們對抗光明神族.

玫瑰去忙他們的工作之時,我們也開始了我們的任務,那就是營救剩下的人員.

"你們要劫囚車?"當我們告訴老法師我們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後,對方明顯相當的驚訝.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老法師有些擔心的說道:"不是問題,而是擔心.你們不知道,你們的同伴似乎受到了光明神殿空前的重視.王都的光明神殿總部在幾個小時之前就派出了一支相當龐大的騎士團前去接應押送隊伍,而押運隊伍本來就非常的龐大,所以對方的兵力非常恐怖.另外,據說這次光明神殿總部派去接應的隊伍之中還有四名真正的光明神族,所以……"

"所以你們就害怕了?"我出聲問道.

老法師雖然沒有回答,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們就是害怕了.雖然之前他們這個王權派一直在和光明神殿做斗爭,但那其實都是人與人之間的斗爭.不光是皇室的人也好,還是神殿的人也罷,大家其實都是人類,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斗爭.這種斗爭拼的是智謀,資源和一點點運氣.但是現在不同了,隊伍里出現了神族,這個之前幾乎不會出現在人間的群體.即便老法師不信神,可他卻知道神族的強大,所以他在擔心,在害怕,怕萬一對方借此機會反擊王室,那他們的士兵在神族面前就和紙糊的差不多,根本就保衛不了他們.正因為他們的實力和神族差距太明顯,所以王室才會這麼害怕.

見老法師默認了我的話,我便繼續說道:"既然你們擔心,那就不用你們幫忙了."見老法師又想說什麼,我連忙伸手制止了他並搶先說道:"我不是說消滅光明神殿的計劃取消了,而是說劫囚車的事情不用你們管了.當然你們可以派人或者親自前來觀摩,我會讓你們明白神族對我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老法師想了半天還是覺得這個事情不好下決定,所以最終他還是讓我們先等一會,然後就急匆匆的跑去向國王稟報去了.

論個人實力老法師顯然比年輕的國王更厲害,但老法師畢竟年紀大了,沒有那種年輕人的冒險精神與沖勁了.年輕的國王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僅僅是稍微沉思了幾秒便做出了決定.他不但要支持我們完成這次劫囚車的行動,甚至還要帶領他的親衛隊親自前往協助我們一起劫囚車.我明白對方這是在向我們傳達一種信息,意思就是他們已經破釜沉舟了,我們也別想著保留什麼實力了.

對于國王的孤注一擲我倒是有點驚訝並且自此開始高看了對方幾分,這個年輕人確實還是有些魄力的.

相比之國王的勇敢,老法師一聽國王要親自參與劫囚車,當即就開始反對,不過年輕的國王這次卻是說什麼也不肯妥協了,最後老法師只得聽國王的,不過他卻要一起跟著去,這樣萬一出了什麼問題,他至少還有能力把國王傳送走,也算是給國王上個保險.

在我們准備的過程中,囚車一直在移動,而時間拖得越久對方就越是靠近王都.根據國王的秘密信息渠道得到的消息,光明神族所居住的神界與這里的連接通道就在王都的光明神殿之中,所以,如果讓隊伍接近了王都,那麼在我們劫囚車的過程中就很可能找來大批神族,所以我們的動作必須要快.

國王的親衛隊並不是守衛皇宮的那幫人,而是一支秘密部隊,人數只有三百多,但是戰斗力卻使相當之高.當然這個是按照本地的實力劃分來計算的,畢竟那些所謂的王室親衛也不過才一千級左右的實力,在這邊隨便拉一個出來就可以出去橫著走了,但對我們來說這也就是普通玩家的水平,可能還有中等偏下的那部分.

因為對方人數不是很多,所以為了趕時間我就沒讓他們騎馬,而是讓國王准備了幾艘小船,將這三百多人像擠沙丁魚罐頭似的全部塞進了三艘木船之中後我便直接召喚出了幸運,瘟疫以及小三一龍一頭抓著木船飛了起來.

其實本來我們是完全可以多弄些飛行單位讓他們坐舒服點的,不過出來的時候那幫人聽說我們要去對付神族,立刻就表現的異常的不屑.他們認為我們在吹牛,而且還嘲笑我們.我雖然沒跟他們爭辯,但這並不妨礙我給他們穿小鞋,直接用三艘船硬塞了三百人報複他們.

國王和老法師當然不用跟著擠小船,他倆比較幸運的和我一起坐在了飛鳥的背上.雖說飛鳥背上只有兩個人的空氣凹槽,所以我就只能站在飛鳥背上讓他們趴在里面了.

其實站在飛鳥背上本身是很拉風的,畢竟腳下踩著跟噴氣機似的飛行生物,然後站在上面再空中高速飛行,背後的披風在風中獵獵作響,那感覺還是挺不錯的.不過,這種耍酷行為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剛坐上飛鳥那會年輕的國王陛下還打算站那里跟我一起擺POSS來著,結果剛一站起來頭盔頂上的羽毛就不見了,接著整個人也差點被風吹下去,嚇得他再也不敢那身上的任何部件伸到飛鳥的空氣槽之外去了.

即便因為幸運他們帶著東西飛不快,可我們的速度依然保持在了每小時三百公里以上.盡管光明神殿的騎士團在我們剛進任務那會就直接出發了,但到現在為止也還不到六個小時,畢竟我們早上才進的任務,現在都還沒到中午,這麼點時間那幫騎兵頂多也就能跑出兩百公里而已.這麼點距離我們半個多小時就飛到了.

拜龍眼巨大的直徑所賜,巨龍的視力都非常好.隔著還有七八公里就看到了遠處的騎兵團,不過他們現在還在和我們往相同的方向移動,說明他們暫時還沒有和對面的押運隊伍彙合.

年輕的國王和老法師在聽我說看到騎士團了之後便直接詢問了對方是否已經和囚車隊伍彙合了,在得知還沒有彙合之後老法師便興奮的說道:"太好了.我們速度比較快,可以直接搶在他們之前截住囚車隊伍,然後救下你們的同伴就趕緊撤離."

相比之老法師的興奮,國王倒是沒什麼高興地意思,我知道他其實更想看看我們和神族作戰的樣子.我雖然沒有照顧國王想法的意思,但我也確實沒打算放過這幫神族.畢竟這次的任務很可能是消滅對方整個神族,與其讓對方集中力量和我們作戰,現在能先解決掉四個之後就能省事不少.除了天庭和佛門之外至今我還沒有見到過哪個神族的人口特別多的,所以說四個神族對對方來說肯定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力量了,而這支力量越重要,我們干掉他們之後對我們的好處也就越大.

"不,我們先把這支隊伍解決了再說."在老法師的驚愕表情與年輕國王興奮的表情之中,我說出了我們的決定.

老法師立即喊道:"你瘋啦?對方的隊伍里可是有著神族存在,我們能繞過去干什麼要和他們作戰啊?"

年輕的國王也想知道這個答案,雖然他更希望發生戰斗,但是卻也想知道原因.

我直接解釋道:"因為我們的目標是殲滅光明神族,所以遲早是要和這些家伙開戰的.神族不像人類,他們的個體數量通常不會太多,能提前干掉四個,那就跟把你們國家的五大軍團先解決掉一個半個的差不多,這種損失你們承受不起,神族也一樣承受不起."

聽到我的解釋兩人才恍然大悟,但他們的表情卻是一點沒變,老法師依然是一臉的擔憂,而年輕的國王則是激動地滿臉通紅.

雖然已經決定了要先對付這些人,我卻沒打算就這麼直接沖下去和他們混戰,那不是我的習慣.先通知幸運他們幾個繞開大路飛到騎士團的前面去,並且讓紅月他們做好戰斗准備,而我則是又召喚出自己的守護長槍,然後把國王和老法師轉移了上去,跟著自己一個人踩著飛鳥加速朝這大路的前方加速飛了過去.

就算要先打這邊這支隊伍,我也得先搞清楚囚車隊伍的位置才行,不然打到半路囚車隊趕到把我們圍在中間豈不是等于對方來了預備隊?雖然我們不怕,可是萬一國王的親衛隊死太多,那對我們之後的合作也會是個不好的事情,所以我得先偵察一下囚車到底到哪了.

沒有了別的乘客和其他單位拖累速度,飛鳥的速度優勢終于爆發了出來.瞬間突破到三倍音速,我們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中,然後不到一刻鍾之後我們就又飛了回來.

爆發了三倍音速的飛鳥很輕松的就在幾分鍾內飛到了一百多公里之外,然後就看到了還在趕路的那只囚車隊伍.可以說隊伍很龐大,實力應該也還湊合,但是因為那些囚車全都是金屬的,而每輛車的動力卻僅僅是四匹很普通的馬而已,不難想象這隊伍的速度究竟是個什麼樣.看著龜速移動的隊伍我就知道他們起碼還得走上近一個小時才能到達接應隊伍現在的位置.當然,接應隊伍本身也在往這邊趕,但是等我回去我們就會開始對他們展開攻擊,屆時他們可就沒法繼續往這邊迎了,所以兩支隊伍最後接觸起碼還得有四十分鍾,相信這個時間足夠我們搞定那些家伙了.

當我在囚車隊伍上空拋灑了一大群的幽靈蟲和燭蜂用于監視之後我就又返回了紅月他們這邊.

看到我回來紅月他們連忙詢問了我前面的情況,在得知了還有四十分鍾兩隊才能相遇後老法師明顯更擔心了,年輕的國王倒是沒有繼續興奮,不過他也只是表現出了有限的擔憂,並沒有退縮的意思,至于我們則是已經徹底放松下來了.

下面那幫人雖然數量不少,但那些所謂的光明騎士到底是個什麼貨色我們之前就已經試過了,連麒麟武士都能碾壓的存在,多又有什麼用?至于說對方的隊伍里可能有強力人員存在,這個我們也不擔心,反正我們這邊國王的親衛隊貌似也還算湊合用,再說那個膽子很小的老法師實際上卻是個很厲害的角色,所以又他們在,對抗那些所謂的高手應該不難.至于老法師最擔心的那四個神族,我們反倒是最不擔心了.

四個神族而已,我們這里除了夜之子單獨對抗一名神族可能有點玄之外,其他人應該都是穩贏的.至于說夜之子對付不了的那個嗎……喔哈哈哈……那個神族估計會比我們對付的那些神族更慘,因為他將要面對的對手將是對神族用機動天使.沒錯,就是機動天使.這次任務有人數限制,但是卻沒限制使用物品,恰好機動天使被系統默認為行會道具,不算人員,所以我們這次就帶了好多好多的機動天使,而且其中還有不少事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這也是我們之前知道對手是神族之後一點也不緊張的主要原因.身邊有這麼多神族殺手,鬼才怕什麼狗屁神族呢.

"現在,全體著陸.在那邊的彎道處降落,整理隊形之後准備戰斗."我在天上對著其他人大聲喊著,雖然老法師想說點什麼,但是因為國王沒說話,所以他也只能忍了.至于那些親衛隊嗎……他們又沒長翅膀,現在全靠我的龍寵帶著他們飛,所以我說在哪降落他們就得在哪降落.

因為距離還很遠,所以我們的降落過程並沒有被發現,落地之後在年輕國王的督促下他的親衛隊也表現的相當不錯,只用了不到三十秒就整隊完成,不過因為沒有把他們的馬帶來,所以這幫人現在都變成步兵了.不過這個不用擔心,反正第一波沖鋒有麒麟武士,等麒麟武士沖完對方差不多也變成步兵了,到時候有沒有坐騎都一樣.

看大家都已經准備好之後我便直接站在幸運腦袋上向前一揮手道:"開始,全軍突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盟友都是騙來的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獅子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