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獅子搏兔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獅子搏兔

由于我們選擇的降落地點剛好位于此段道路上的一個V形路段,所以即便我們已經在地面上排好了攻擊序列,對面的光明神殿派出的騎士團也沒能提前注意到我們,而當我們這邊的麒麟武士從彎角沖出來是,雙方的距離已經不足一百米了.

騎士團雖然也算精銳,可畢竟騎士們也是人,正常人的反應他們也有.奔跑中的隊伍突然看到前面沖出一支騎兵部隊立刻就開始本能的減速,畢竟正常人都有避免受傷的自我保護意識,而判定前方的是否是敵人以及是否需要與之搏斗,這些都是高級思維,身體本能是管不到這部分的,所以在看到前面沖出來的麒麟武士後隊伍立刻就開始減速.

就在神殿騎士們本能的減速想要避免撞擊之時,一聲大吼突然在隊伍中間響了起來."不要減速,沖過去."伴隨著這聲大吼,一個全身金甲的騎士直接從騎兵隊中間沖了出來並一馬當先的沖到了隊伍的最前面發力狂奔.有了此人的帶頭作用,後面的隊伍速度立刻就跟著一起提了起來,不然以他們放慢的速度,一會與我的麒麟武士對沖,必然是要吃虧的.騎兵對沖拼的就是速度和氣勢,誰先躲,誰減速,誰就死.

一百米的距離本來就不長,何況兩邊都是騎兵,而且還在全速沖刺狀態,這百米不過也就是幾秒之間的事情.那名金甲騎士在沖到隊伍前面之後總共也沒跑出多遠兩邊的隊伍就劇烈的撞在了一起,跟著就是一陣人仰馬翻.兵器的碰撞聲,肉體的撞擊聲,戰馬的嘶鳴聲,麟獸的咆哮聲以及人的慘叫聲怒罵聲響成一片.兩支騎兵隊就仿佛是被壓縮的手風琴風箱一般迅速從兩段長長的稀疏隊伍變成了一小塊黑色的致密人海.

"OK,第一部分完成,斯哥特,帶你的人去穩住陣腳."

"明白."斯哥特拍了下胯下的懼龍坐騎,然後向其他的鈴音騎士一招手."全體跟我上."

"殺光他們."緊跟著斯哥特身後的鈴音騎士興奮的咆哮著加入了戰場,而他們的進入無疑給敵人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雖然隨著玩家等級的提升,只有九百五十級的鈴音騎士們有時候已經顯得不是那麼犀利了,但是在這里,面對這幫連麒麟武士都可以輕易碾壓他們的存在,鈴音騎士們卻是有著巨大的實力優勢,尤其是他們胯下的坐騎更是有如攻城坦克一般在戰陣中橫沖直撞.

懼龍這種生物的身體結構很像霸王龍,從頭到尾長度超過十米,正常站立時身高一般在四米以上.這個高度決定了他們那巨大的腦袋只要稍微往下一點點就能正好咬到騎在戰馬上的騎士,而更恐怖的是懼龍有個很變態的能力,那就是它自帶恐懼光環和龍威.這東西對高級生物當然沒用,可問題是戰馬頂不住啊.

二十一名鈴音騎士剛一踏入戰場,好多聖殿騎士胯下的戰馬就開始屎尿齊流的癱在了地上.反應快的騎士還能提前跳下來,倒黴的就直接被自己的馬給壓住了一條腿死死地卡在了地面上,任憑這些騎士如何的抽打這些戰馬,對方就是在地上直打哆嗦堅決不起來.

這種混亂的戰場之上被坐騎死死地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這可是會要命的事情,因此,鈴音騎士實際上還沒開始動手對面就已經因為他們的到來而死了一大票人.

在成功進入戰場之後鈴音騎士們便干脆放開了坐騎的控制讓他們自己行動,懼龍雖然智力不高,但自己人和敵人還分得清楚,所以根本不用擔心誤傷問題.

沖在最前面的斯哥特的那只懼龍剛一進入戰場邊緣便直接一口咬住了一名騎士的整個上半身,然後一抬頭就把那家伙扔出了戰場,聽著遠去的慘叫聲,估計落地之後應該就沒人能再認得出他了,畢竟很少有人能從一張餡餅中看出他原本的形態.

輕松扔飛了一個人之後斯哥特立刻拍了下懼龍的脖子,胯下的懼龍會意的一扭頭將旁邊另外一個聖殿騎士連人帶馬都給一口叼了起來,然後猛地向旁邊一甩嗙的一聲把另外一個正准備對一名麒麟武士揮劍的聖殿騎士給砸了個四分五裂,跟著這條懼龍又迅速抬高腳掌猛地向前跨了一大步,轟的一聲將一名聖殿騎士連人帶馬的踩成了肉醬,同時兩只短小的前肢之一一把撈住旁邊的一名聖殿騎士將其送到了自己的嘴邊咔嚓一口咬掉了腦袋,然後隨手就把尸體扔了.

眼看這這些懼龍對普通團員殺傷力太大,對方隊伍里的一名高階騎士突然大吼了一聲讓周圍的人閃開,然後自己便舉指揮胯下坐騎沖了上倆.不過,他才剛沖到距離斯哥特那條懼龍還有七八米遠的時候,胯下的戰馬卻是突然四蹄一軟就來了個狗啃泥.高階騎士雖然也沒想到自己的坐騎會突然軟倒,但他畢竟反應夠快,在戰馬倒下的瞬間直接就借助慣性跳了起來幸免于被自己的戰馬反過來騎在身下的命運.

不過,雖然這家伙躲過了自己的戰馬並揮舞著大劍氣勢洶洶的沖到了斯哥特面前,可就在他距離懼龍還有三米多遠的時候,突然就見斯哥特那條懼龍猛地原地一個轉身,巨大的尾巴橫著就掃了過去.只聽到呯的一聲那家伙就直接橫飛了出去,瞬間撞入人群帶翻了一片人之後才算停下來,不過停是停了,可是看他的脊椎彎曲的角度,估計這輩子是不用想再站起來了.

呼……仿佛很不屑那騎士的表現,懼龍從鼻孔中噴出了一口帶著黑煙的呼吸,然後又朝著聖殿騎士密集的區域沖了過去,沿途不知道踩死了多少落單的聖殿騎士.

正面戰場聖殿騎士對麒麟武士,聖殿騎士人數在八百人以上,我方麒麟武士數量只有三百,不是我不想召更多,而是道路兩邊的森林太過狹窄,人多也排不開,所以我只選擇了最適合的人數.當然,這里面還有層考慮就是給國王的親衛隊留點位置,總不能我把戰斗全包了真讓他們當參觀團吧?

雖然現在看起來兩邊打的似乎很激烈,但其實戰斗一點懸念也沒有.麒麟武士和鈴音騎士的實力超過聖殿騎士團太多了,即便人數占優也完全填不平實力差距造成的缺陷,再說我們這邊也不是真的沒人了,只是地方太狹窄展不開大部隊而已,真要因為人數吃虧了,我再多放點麒麟武士出來打回去就是了,反正麒麟武士我能召兩萬多呢,堆也堆死他們了.

主戰場看似激烈實則很平穩,而戰場之外卻是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洶湧.對面的聖殿騎士團背後明顯還有一小波人沒有參加混戰,就好像我們這邊我和紅月他們四個以及國王和老法師這組人一樣,對面的那幫人數量大概有二十幾個,看裝備明顯比聖殿騎士團的人級別高多了,而且其中有四個我一眼就看出了他們就是之前情報中提到的那四個神族,"那四個就是神族吧?"和我們一樣,國王也注意到了對面沒有參戰的那些人.

我點點頭問道:"我們馬上要過去和他們開戰了,你要觀摩的話建議稍微躲遠點,而且最好把身上多刷幾層防護."

"這麼危險嗎?"國王有些不太確信的問道.

紅月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不要小看我們和對面的那些神族,我們的任何一次攻擊打偏都可能對你們造成威脅,所以你們最好相信我們的話."

老法師可沒有什麼冒險精神,就算我們不提醒也肯定會把小國王拉到安全距離上才會允許他觀看戰斗,所以在我們提示之後,他立刻保證一定帶著國王盡量遠離戰場.

確認國王不會大腦一熱就突然跑來攙和到我們和神族的戰斗之中後我們才向著對面的那群人移動了過去.

雖然道路被戰場堵住了,但是麒麟武士會主動給我們讓路,至于聖殿騎士嗎……他們擋得住嗎?

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戰場中心直接橫穿而過,期間倒是有不少聖殿騎士試圖攔截來著,結果當然只能是死的不明不白,和我們比起來這些家伙實在弱爆了,等級連我們之中大多數人的零頭都不到,這麼大的實力差距能攔住我們才叫見鬼呢.

就像我們一眼就認出了對面那幫人中的神族一樣,對面那幫人也是一眼就認出了我們,只是他們到底是單純的把我們當成強大的敵人還是之前就知道由我們這波人存在,這個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看到我們穿過戰場,對方的隊伍之中的一個神族將身邊一名騎士叫到身邊耳語了幾句,拿命騎士立刻拿著武器催動坐騎就沖了過來.

"這個是不是應該我負責啊?"夜之子出生問道.之前討論好的分配方案就是我和紫月,紅月以及櫻雨神雛一人一個神族,剩下的都是夜之子的事情,要是誰對付的神族太強,一個人搞不定,之後還有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可以輔助戰斗.當然夜之子也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我的魔寵和大家隨身帶的機動天使都可以輔助他,不過前提是要看看對方的實力再決定是否有必要用.

聽到夜之子這麼說,紅月直接拍了他一下道:"這又不是神族,你不去誰去?"

夜之子點點頭唰的一下就不見了,然後對面那騎士就突然感覺背後多了個人,連那邊的神族都明顯愣了一下.夜之子這小子的移動方式只有瞬移,他無法像正常人那樣邁步行走,當然更不能跑,基本上他的腿就是個裝飾品,完全只能當成是身體的支撐物使用,系統限制了他走路的權利.不過,因為這個古怪的屬性,他卻是獲得了無限瞬移的能力,簡單點講就是他可以隨自己的意志隨便轉移到任何位置,只要這個地方在他的視線范圍之內,或者他能記的住那個位置和自己當前所在位置的相對位置.這種瞬間移動不產生魔力波動,沒有准備和冷卻時間,要是夜之子是個刺客而不是亡靈法師,我懷疑自己的戰力榜第一的位置都得讓給他了.畢竟這種超級快速的瞬間移動實在是太適合陰人了,一般人根本防不住.

那騎士顯然也屬于一般人范疇,完全沒想到背後突然多個人,結果他才剛感覺到不對脖子就被夜之子摸到了.

亡靈法師雖然不是刺客,不過比起一般法師,亡靈法師其實還是有點近戰能力的,至少亡靈法師的很多能力都是接觸生效的,這就要求亡靈法師必須具備一定的近身戰能力,不然那些接觸生效累法術不是全成擺設了?

剛剛夜之子摸這家伙脖子的時候使用的就是這種接觸生效型法術,名字叫做腐蝕之手,看起來好像就是夜之子把手輕輕搭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但那家伙卻是仿佛觸電了一般的劇烈的抖動了起來,同時他身上那套閃亮的銀白色盔甲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鏽蝕並大塊大塊的脫落,而在盔甲之內,那家伙的身體也是同事開始脫水風干然後開裂粉碎,最後當那家伙的戰馬馱著站在它背上的夜之子重新返回我們身邊時,那名騎士已經連人帶甲全部化為了粉末,連尸體都沒剩下.

"開局得分,還算不錯."紅月沖剛回來的夜之子說道.

相比之我們這邊的無所謂,遠處正依靠老法師的觀察術觀看我們戰斗的國王卻是激動的直接蹦了起來."哈哈,太厲害了.霍華德大師,你看到了嗎?那個亡靈法師只是摸了一下就干掉了一個神佑騎士,那可是神佑騎士啊!一個人能輕松對付三十個皇家親衛了!沒想到居然連人家一招都沒擋住."

相比之國王的樂觀,老法師卻是冷靜的說道:"不管那些騎士死多少其實都無關緊要,只要那四名神族沒事,那我們做什麼都沒用,但是只要他們能證明自己確實具備弑神的能力,那我們就已經贏了一半了."

國王一聽也使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安靜的觀察起了我們這邊的戰斗.

剛剛只是想試探下我們的實力就平白掛掉一個高階騎士,對面的神族也終于坐不住了.之前他們只是以為我們是人間界的強者,但神佑騎士本身就是得到神力祝福的,所以他們可以說已經超越了凡間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國王說他的親衛隊要三十人才能對付一個神佑騎士的原因,因為人家已經不是凡間的力量了.但是,即便是神佑騎士也沒撐過一招,這可是讓那幫神族第一次開始擔心起來了,因為他們知道,即便是他們自己出手,神佑騎士也不是說毫無還手之力的.雖然他們可以穩贏神佑騎士,而且也不太害怕對方靠數量優勢壓制他們,但不管怎麼說一招一個的干掉神佑騎士對這些神族來說依然是近乎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那麼,現在我們做到了,這就意味著我們的實力超越他們.

盡管有了這樣的推論,但固有思維是不那麼容易打破的.對方明顯沒有在我們身上感應到神力存在,所以他們雖然大致猜測到我們實力不俗,但卻迅速否定了自己的猜測,轉而猜測可能是因為夜之子的技能比較特殊,所以才偷襲得手這樣的結論.

有了這樣的結論後那幾個神族便更加堅定的認為我們並不是那麼強了,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還是覺得我們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所以他們也不願意再派神殿騎士送死了,干脆自己直接出手.當然,神族的高傲決定了他們不可能平等的和我們戰斗,當然這個不是說他們要耍賴使陰招,正相反,他們是不想和我們用對等的人數戰斗,這樣他們會覺得自己丟臉了.所以,在交換了幾個眼神之後,四名神族中實力最弱的那家伙便走出了隊伍朝我們這邊慢條斯理的走了過來.

和之前那名騎士不同,這名神族雖然也是騎馬來的,但現在他卻是在步行,戰馬顯然並不適合出現在神級戰斗中,與其白白浪費掉不如干脆提前下馬.

看著對方就這麼走過來,我和紅月他們也是交換了一下眼神,但我們交換完眼神的結果卻不是挑誰出手,而是呼啦一下五個人一起沖了出去.

對付一個神族當然不用我們五個一起上,我們只是擔心另外三個神族逃跑而已,現在沖出去可以縮短雙方距離,到時候就算他們要跑,我們攔截成功的可能性也會高些不是?

對面的神族看到我們五個一起沖上來不但沒有絲毫的緊張或者害怕,反倒是放下心來.在他看來我們這麼多人一起沖就說明我們知道自己實力不如神族,所以不敢跟他單挑,這樣他反而不用擔心了.不過,很可惜他的猜測與事實相去甚遠,就在他看著我們靠過去還在那擺POSS的時候,我們五個人卻使突然動了起來.

之前我們也在動,但和現在卻完全不是一個狀態,之前我們的速度都很"正常",可是就在接近到那家伙附近的時候我們幾個的速度卻是突然暴漲,尤其是我和夜之子更是直接一閃就出現在了另外那三名等著看熱鬧的神族身邊,而最前面這位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一柄長劍自背後貫穿挑到了半空中,連腦袋也被一只巨大的巴掌捏成了一地碎片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抓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 沒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