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混亂的交叉任務  
   
第二十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混亂的交叉任務

隕落星辰雖然提前了一分鍾結束,但效果其實也沒下降多少.城市幾乎已經被夷為平地,放眼望去隨處可見大片大片燃燒的廢墟和東倒西歪的尸體.

不知道是因為天上沒有新的隕石出現還是因為粘土巨人已經徹底完蛋,反正沒有新的隕石落向這一地區.我張開翅膀直接低空進入了粘土巨人崩潰的位置,現在這里已經變成了一片巨大地凹坑,別說巨人粉碎的泥土了,就連原本的對面都不見了.

環視了一圈這個大坑周圍的情況,我忽然發現了一個人正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下掙紮著想爬出來,但壓住他的石塊太過巨大,所以掙紮了半天也沒成功.

就在那家伙躺在地上用力推著身上斜撐著的石板企圖把下半身弄出來之時,忽然感覺手上一輕面前的石板也突然翻滾著橫向飛了出去.就在他錯愕非常的時候,我已經過來一把捏住他的肩膀將其提了起來.

"你不是光明神族.你是什麼人?或者說你是什麼勢力?"我將這家伙放在地面上問道.

那家伙盯著我看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一般的叫了起來."你你你……你是紫日!"

對方的話讓我明顯一愣,因為能這樣說話的大半都是玩家.雖說現在游戲內的玩家和NPC沒有系統標志,必須靠你自己去辨認,但人和虛擬NPC畢竟是有區別的,所以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可以准確區分的.不過,眼前這位顯然之前讓我看走眼了.我一直以為這個家伙是NPC來著,沒想到居然會是個玩家.

"你是玩家?"

對方用力點了點頭,然後有些興奮的問道:"紫日會長你怎麼會在這里的啊?"

"這里?你知道這是哪里?"

對方有些詫異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回答道:"是啊,這里不就是神之遺跡嗎?"

"神之遺跡是什麼東西?"

對方還沒來及回答我這邊的愛之環中就傳來了玫瑰的聲音."老公,帶他回來,我來問."

"明白."在對方驚訝的眼神中我一把抓起他跳上了剛剛出現的飛鳥,然後眨眼之間就回到了克利斯締娜他們所在的傳送殿之中.

玫瑰干審訊這活顯然比我熟練,幾句話就問清楚了大致情況.首先,這個地方並不是什麼封閉的神界,而是主游戲世界中的一個副本區域,名字叫做神之遺跡.至于我們之前被任務系統傳送過去的世界應該理解為副本中的副本,屬于二級副本世界.

剛剛我看到的這幫玩家全都是各個接了副本任務進來做任務的行會成員,也就是說他們都是玩家.至于我們所最關心的光明神族問題,這個就比較複雜一點了.

按照這個玩家所說的,嚴格來說這個地方其實壓根就沒有光明神族.這邊的這些實力低下的所謂光明神族其實就是自由NPC,他們分別來源于這些正在戰斗的行會所屬城市中的自由NPC,而按照我帶回來的舌頭的意思,這其實就是他們的任務.

這個空間有能力制造神族,但只能改造NPC,而這些玩家行會的任務就是把自己行會的NPC送進來,然後不斷地擴大他們所占領的城區面積,只要一名NPC在這里呆夠兩個月就可以成為一名低級神族,而只要保證本行會獲得二十名低級神族,就可以成立自己的行會神族勢力.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行會神族效果有多大就不用說了,最起碼拉出去特撐面子這一條是絕對沒跑的,所以別的行會對我們的行會神族也是羨慕無比,于是,他們就也想要搞自己的行會神族.但是,行會神族不是那麼好建立的.首先你必須得有足夠的神族成員,這個最低限度時二十人.我們行會最初擁有行會的時候沒有滿足這個數量的原因是維娜本人比較特殊,她本身具備神族領導者屬性,所以天然就具備神族勢力創造能力.

我們有維娜,別的行會卻沒有,所以他們要成立自己的行會神族首先就是得有二十名願意加入自己行會的神族.我能拉攏神族加入一是因為我的戰斗力,二是因為冰霜玫瑰盟的待遇和條件確實很棒,第三,也是尤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我的魅力屬性高的誇張,而且因此產生了天然的威壓和親和屬性,這個矛盾而統一的屬性效果使得我在和NPC溝通時都顯得極為容易,而神族也算是NPC,所以我干起挖牆腳之類的活明顯有天然優勢.

別的行會沒有我這樣的能力,所以他們只能從別的方面想辦法,而此時恰好神之遺跡出現了.這個地方的屬性就是將一般性NPC升級到神族的級別.那些行會雖然沒本事挖現有神族的牆角讓那些大神加入自己行會,但是他們可以控制城市里的自由NPC.這些自由NPC就像現實中的人一樣,他們有著五花八門的思想,其中總有一些極為親近本行會的,只要篩選出這樣的NPC送到這邊來,兩個月後就能得到同等數量的神族,這個工作相比之去挖現有神族的牆角實在是容易太多了.

但是,這個升級是有時間和數量限制的.理論上說只有當這里的NPC數量低于十萬時這個升級進度才會前進,而超過這個數升級就會暫停.但是,進入這里的並不是一個行會,而是七八個行會,而且這個城市一共也只能住的下十三萬人.雖然只要二十個NPC神族就能建立行會神族,可哪個行會不想多搞幾個神族?再說了,讓別的行會得到了自己的行會神族,那自己的行會神族不就不值錢了嗎?所以,為了讓升級進度條不斷前進,也為了提高自己削弱別人,這個地方從被發現開始到現在,各種大小戰役就打了不知道多少次.要不是這里的城市建築會自動修複,我們進入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就應該是一片城市廢墟而不是一座宏偉的城市了.

紅月聽著對方的敘述感歎道:"我說怎麼這邊的人素質這麼高,遭到克利斯締娜的隕落星辰攻擊居然一點都不慌亂,搞了半天平時打仗太頻繁都適應了."

克利斯締娜也說道:"雖然實際情況和我們猜想的不一樣,但至少玫瑰姐的猜測沒錯,這里全都是預備役神族."

"可我們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啊?"

真紅那邊才問完,我們的耳邊突然同時響起了任務提示,而且看樣子那個我抓來的家伙似乎聽不到這個聲音.

"所有冰霜玫瑰盟參加任務人員注意,中國地區執政行會任務必要觸發條件已達成,現公布任務目標.

任務目標一:破壞神之遺跡中的神魂祭壇.(強制任務,必須完成.)任務目標二:摧毀所有八個神之遺跡與主世界之間的連接通道.(強制任務,必須完成.)任務目標三:驅逐所有進入該世界的玩家.(強制任務,必須完成.)任務目標四:擊敗沉睡之靈,獲得其認可.(可選任務,不影響主任務評價.)任務目標五:保護神之遺跡與對應低魔世界之間的傳送通道.(強制任務,必須完成.)任務目標六:尋找失落的神之文明.(可選任務,但完成度影響主任務評分.)任務目標七:擊殺迷之生物.(可選任務,但完成度影響主任務評分.)任務目標八:幫助君主阿卡隆建立政教統一的新帝國.(可選任務,但完成度影響主任務評分.)任務目標九:啟動低魔世界的魔網系統使之向高魔世界進化.(可選任務,但完成度影響主任務評分.)任務目標十:教導君主阿卡隆如何管理一個國家.(可選任務,但完成度影響主任務評分.)以上十項任務為本次執政行會資格任務,具體任務信息請自行收集場景內信息進行判斷.另,本任務時間已經過半,請抓緊時間."

"我靠,坑爹呢這是?"

任務一出來我們這邊就集體慌了起來.十項任務,只剩二十四小時不到,這還搞個屁啊?就算那些可選任務全都不做,可是光強制任務就多達四項了.再說了,除了那個擊敗沉睡之靈的任務不影響評分外,其他可選任務都是直接與評價掛鉤的,我們難道評價分不要了嗎?顯然不太可能.照這樣看的話,十項任務我們就算不全做,起碼也得完成七八項才能保證得分不太低,可是,二十四小時不到要完成這麼多任務,而且貌似其中還有不少事超級大事件,這可就要人命了!

"老婆,我們現在怎麼辦?"我看向玫瑰問道.

"讓我想想."玫瑰低頭思考了一會之後道:"這樣,不管如何先把在這個神界可以完成的任務搞定了再說,同時派人分散出去打探消息,這里有些任務聽起來似乎有點莫名其妙,必須收集信息,不然很難做到全部理解."說到這里玫瑰忽然一把拉過我剛剛抓來的那個家伙問道:"你們這里一共有多少行會?"

"八個."

"算你們自己嗎?"

"嗯."

玫瑰想了想說道:"你覺得你們八個行會捆一塊的話能和我們冰霜玫瑰盟拼嗎?"

那家伙根本來猶豫都沒猶豫就搖頭道:"那怎麼可能?不說我們互相之間就有仇,就算真聯合起來估計也不夠你們打的.算上我們黑披風聯盟在內,八個行會一共只有三個大型行會,剩下五個都是中小型行會,全加一塊也才七八萬人,而且平均等級比你們冰霜玫瑰盟低了二百多級,裝備什麼的也差好多,這要是真打起來肯定幾個小時就完蛋了."被玫瑰抓著的這家伙顯然腦子很好使,他在說完這些之後立刻又接著道:"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和我們這些行會的利益有沖突啊?那個,別的行會我不敢說,我們黑披風聯盟絕對不跟你們對著干,只要紫日會長說一聲,我們立馬讓道."

"孺子可教."玫瑰對這家伙道:"既然如此,你馬上帶我去召集另外七家行會的會長,還有你們行會的會長也要一起到場.我們行會剛剛接到一個任務,需要徹底摧毀這個神之領域,我知道這對你們來說損失很大,但這個任務對我們行會來說非常重要,就算訴諸武力我們也必須完成它.你們把各自的行會撤出這個遺跡,我們行會會給你們一定的補償.另外,你可以和你們黑披風聯盟的會長說,一會給我當托,事成之後我們會多給你們行會一成的好處.沒問題吧?"

"絕對沒問題.我們這就走吧."

從玫瑰的處理方式就可以看出來,這個所謂的執政行會任務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說句實在話,如果真的要和那八家行會開戰的話,我們確實也可以把他們全都趕出去,但是二十四小時絕對來不及完成剩下的任務了.所以說,這十項任務你要全靠實力硬打的話,那在你做出決定的那一刻,其實任務就已經失敗了.

作為國家執政行會,需要的不僅僅是武力,政治手腕和外加能力也是重要因素.從這十項任務的內容就可以看得出來,任務內容中基本上涵蓋了外加,輿論引導,地區治安,外敵驅逐以及交通保障等多種和治理國家有關的內容,這等于是在全方位的考察我們行會的綜合治理能力.如果我們行會沒有智囊型人員,就算剩下的人都和我一樣能打,這任務完成起來估計也很玄.所以說治理國家不是光有拳頭就行的.

因為這個被我抓回來的家伙異常的配合,所以我們從他這里得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處.首先就是玫瑰約見那些行會首腦並談論讓他們主動撤離的事情的時候對方行會幫了大忙.因為有個內應攪局,所以對方無法形成統一陣線,底氣自然就弱了下去,而因為底氣比較弱,所以沒法和我們討價還價.最終玫瑰只用了十五分鍾就把事情談妥了.八家行會主動撤離,並且答應幫我們炸掉這個世界與主游戲世界的八個連接通道,這樣等于就是任務二和任務三直接就完成了.當然,為了這倆任務我們一共支付了價值一點八億水晶幣的資金或者是物資,其中尤以黑披風聯盟得到的最多,畢竟要不是他們在里面搗亂,那七家搞不好要的會更多,而且談判也絕對不會這麼點時間就出結果.

黑披風聯盟除了幫我們談下了這場談判,而且還為我們提供了不少信息,比如說第一個任務中提到的神魂祭壇和第四任務中提到的沉睡之靈.

神魂祭壇就在這座城市的正中央,那座特別高大雄偉的建築就是.不過這玩意現在已經被炸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部分看起來就跟史前遺跡似的,好像也快倒了.

至于那個沉睡之靈,這個東西其實就是個人像,就在神魂祭壇中央站著,功能有點類似于考核系統.你可以選擇挑戰對方獲得不同的獎勵,當然這跟挑戰難度與挑戰結果有關.

除了以上兩條信息之外,任務七中提到的迷之生物他們也知道一些.不過,這個生物既然被命名為迷之生物,你就可以想象這東西有多狡猾了.據黑披風聯盟的人說他們到現在也沒有真正見過這種生物,只是知道這地方有這種東西存在,而且數量相當不少.這東西只襲擊落單人員,而且每次都只是從背後下手,而且是一擊致命.因此,雖然至今為止被這些東西干掉的NPC和玩家加起來已經有好幾千了,但是,實際上依然沒有人知道這玩意到底長啥樣,以什麼方式攻擊,如何出現在城市里的,反正有關這個東西的一切都是個迷,除了玩家的個人信息系統中能看到自己被迷之生物擊殺的提示外,其他信息全都是未知.

按照對方的說法,這東西只在城內活動,而且數量很多,最多一次曾有報告六個地方同時有人遇害,因此可以斷定不止一只.

因為後面的任務情報不足,所以我們暫時只能先完成前面的任務一和任務四,反正這倆任務可以一起完成.

因為任務五要求我們保護傳送陣,所以去祭壇就不能全體出動了,最終決定還是我和金幣外加上真紅,松本正賀四個人一起去.克利斯締娜因為剛玩完大招,現在魔力還沒回滿,所以我將她安排在這邊幫助玫瑰他們看守傳送陣.

由于城市已經被轟成了一片廢墟,所以我們找到祭壇的時間比預計的還要短了一點,畢竟不用繞路了,反正建築都沒了,直接飛過去就是了.

神魂祭壇本來是修在一座非常雄偉的建築之中的,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一堆殘垣斷壁.從破壞痕跡來看,似乎有一枚隕石直接命中了這座建築的一側牆壁並穿入了建築內部,最終大概是把對面的牆壁整個給向外炸飛了導致建築失去支撐而倒塌.不過,倒掉的知識外部建築,祭壇本身有著一個蛋殼一樣的魔法防護罩,所以祭壇內部倒是一點損傷也沒有.

用了三分鍾挖開蓋在上面的瓦礫之後我們才看到那個祭壇,祭壇外面的那層防護罩似乎只是用來保護祭壇不被外力破壞的,而不是用來隔絕人員進出的,反正這東西擋住了之前的隕石襲擊和後來掉下來的磚石瓦礫,但是卻完全對我們沒有任何的阻攔效果,我們直接就這麼走了進去.

真正的祭壇主體就好像一個周圍一圈都是台階的圓形講台,頂部高度也就一米多點,其上紋刻著密密麻麻的魔法陣圖,而且其表面還有大量的光點在閃爍著,看起來似乎相當的強力.

就像黑披風聯盟提供的信息一樣,那個沉睡之靈就站在祭壇中央,不過這東西和我們想象中稍微有點不一樣.之前我以為這是個很逼真的雕塑來著,誰知道看到之後才發現這玩意像棺材多過雕塑.埃及的法老石棺往往會把蓋板雕刻成人形,上面還會用顏料進行彩繪,反正就是做的很漂亮的樣子.眼前這個雕塑就和那種石棺差不多,只是體積略微小一些.正面有個人臉,然後四肢也都雕刻了出來,但是手腳都緊貼著身體,而且沒有分離開,感覺雕刻風格很粗獷,不是那種精細型的雕塑.

要說這玩意有什麼特別的,那就是在那個人像的額頭上有一枚六邊形的彩色寶石,而且體積相當之大,看起來就好像腦門上長了個巨大的眼睛.

"我們是先破壞祭壇還是先去挑戰那個沉睡之靈?"松本正賀在看到祭壇後問道.

金幣在我之前回答道:"當然是先挑戰了.萬一祭壇是支撐那個東西運轉的基礎怎麼辦?"

我們聽了都覺得有道理,于是便決定挑戰這個沉睡之靈.

根據之前搞到的情報,要挑戰這個家伙只要站到他面前說:"我要挑戰"就行了.因為我是這里戰斗力最強的一個,所以挑戰任務自然是我來接,而且我也要負責試驗下這個任務的要求到底是要這個沉睡之靈承認我一個人還是承認我們所有參加任務的人.

"我要挑戰."站在石像面前喊出那句啟動語之後,面前的石像突然就是光芒一閃,然後我面前一下就多了一個純粹就光芒組成的人形.比起後面那個石像,這個光芒組成的人形明顯小了一號,而且四肢什麼的都比較精細,只是他的臉卻是完全看不清楚.

在光人出現後我略微往後退了退,以防止對方搞突然襲擊,不過那光人卻是沒有襲擊我的意思,而是忽然開口問道:"你想要什麼樣的挑戰?是等級測試還是想挑戰自我?"

"我只是想得到你的認可."

"我的認可?"對方顯然愣了一下,過了兩秒便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真是好久沒有人想要得到我的認可了,不錯不錯,你讓我興奮起來了.作為回報,我接受你的挑戰."隨著那家伙把話說完,光芒組成的人影突然就消失不見了.跟著那尊雕塑上突然咔嚓一聲裂了一道縫,接著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裂縫出現,雕塑的表面竟然好像龜裂的大地一般紛紛剝落,最後,一個全身包裹在重甲中的人從雕塑內部走了出來.

"我靠,這什麼情況?鏡像大法?"松本正賀他們在看到石像內走出的人之後第一時間就全都愣住了,不是因為這個人長的有多麼的誇張,而是因為……他居然和我長的一模一樣,連身上的鎧甲裝備都分毫不差.

"你這是……?"我也被眼前的自己給搞愣住了.

"既然要得到我的認可,你的戰斗意志就必須超越我,為了避免那些戰斗裝備和身體屬性的干擾,所以我複制了和你一模一樣的身體.從現在開始,我們兩個將有相同的屬性數據,你會的能力我全都會,這樣才能拍出干擾測試出你的戰斗意志.另外,我發現你的召喚生物出乎意料的多,而我也能複制出一樣的召喚生物,所以我建議我們兩個都不要召喚生物了,這樣省點事.我們就這麼直接戰斗,看看你到底是否值得我認可."

"同意."

不召喚生物也好,這樣還能省點事.再說了,戰斗意志什麼的我是完全不怕的,畢竟我是龍族,思維速度可以加快的,而《零》畢竟是為人類制作的游戲,難度再高也不可能超越人類極限,而我如果用超越人類極限的戰斗速度去和對方周旋,那就穩定能贏了.所以說,這種戰斗我反倒是一點也不擔心了.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准備開始吧.戰斗范圍就是這個祭壇,請無關人員退出祭壇范圍.注意,我在戰斗時不會留手,所以你可能被殺,如果你想主動認輸,退出祭壇范圍即可.同樣,你也不用對我留手,我是不會被殺死的,這個不過是我構造的一個身體而已,被破壞不會影響我的存在.明白了嗎?"

"明白."

"那我就動手了."沉睡之靈在說完最後一個字之後突然就一個瞬移到了我的背後,然後……然後戰斗就結束了.

我之前就說了,別的測試我還可能因為屬性之類的什麼問題而戰敗,像這種測試玩家本人的神經反射速度與戰斗意識之類的戰斗對我來說反而最沒壓力了.我根本不是人類,以人類標准制定的測試對我來說簡直是個笑話.那家伙在瞬間移動到我背後的同時我就回身給了他一劍,而對方只是NPC,受任務限制他不能使用超過人類極限反應速度的反應去躲避攻擊,所以即便他真的能感覺到我的攻擊,也不能閃躲,最終就是剛一近身就被我一劍穿喉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得不說你嚇到我了."在我干掉了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複制體後,對方立刻就化為了光電分散開來然後在石像面前重新凝聚成了之前那個沒有面孔的光人.

"抱歉,你說過不用留手的."

"我沒有怪你,只是覺得你太強了.說實話,你的測試數據已經超出我的理解范圍了.不得不說你是個奇才.那麼,按照約定,你贏得了我的認可,這是獎勵."光影在說完之後便伸手彈出了一個光點飛到我的手心上,然後直接融了進去.

光電在接觸到我的手心之後我就看到了這玩意的屬性,結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東西的能力居然是讓我複制一個自己出來.

實際上我現在已經有一個戰士分身和一個法師分身,外帶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魔寵二世了,但是,剛剛光人給我的這個複制體卻和他們都不一樣.

我的戰士分身固定了狼人形態,而法師分身也是只會魔法,屬于極端強化型,但實際戰斗力都比我本人差很多,不光是魔寵的問題,主要還是戰斗意識和反應速度這方面有問題.就像我剛說的一樣,這些分身都是系統操縱的,嚴格來說他們也可以算是NPC,而NPC就不能超出玩家太多,即便以我為模板對其使用了人類極限的反射神經速度,但那依然是人類的速度,和我比起來依然慢太多了.這就是戰斗力下降的直接原因.至于魔寵二世,他的近身戰斗力倒確實不錯,可問題是戰斗意識似乎比我還要弱一點,還有就是他不太會搭配技能,所以戰斗力依然不能真正和我比肩.

但是,光人剛剛彈給我的這個分身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單從戰斗力上計算,這個分身有可能還不如二世和我的另外兩個分身,但是,這東西用好了絕對是陰人的好東西.

首先,這個分身將和我擁有完全相同的內部,外部特征,屬性和我完全一樣,且無法被任何形式的探測術鑒別,你只能靠自己的判斷瞎猜.

其次,這家伙的戰斗方式使用了學習系統,也就是以我為學習目標,以後隨著戰斗次數增加,他的戰斗方式會越來越像我,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事他沒有反應速度限制,可以完全模擬我的超級反射神經,只要身體能跟的上神經反射速度,閃子彈躲弓箭都不是問題.

第三,這個分身的操縱方式是自主判斷加我的意識引導.在我沒有引導的情況下他會根據我平時的行為方式按照那個學習系統總結的我的行為特征做出判斷,而如果我有引導,他就會以我的意志為主進行輔助計算.

第四特性,這個分身可以用我的全部裝備,包括那幾件聖獸留給我的信物.也就是說以後我可以爆雙聖獸了.

第五特性是這個家伙也能召喚魔寵,只要我有的魔寵他都能召喚一批一模一樣的出來,但是,他召喚出來的全都是假的.他的魔寵與其叫魔寵,更應該說是實體幻象.他召喚出來的這些魔寵將具備和我的魔寵一樣的外部特征,而且無法被任何鑒別魔法區分出來,同時這些假魔寵也都是實體,擁有真魔寵一模一樣的移動速度和防禦力,但是,假魔寵沒有攻擊力,而且生命值只有真魔寵的十分之一.不過,即便如此,拿來迷惑人,關鍵時刻當肉盾堵槍眼都是不錯的選擇.

第六也是最後一條特性就是這個分身有著和我一樣的技能表,也就是說這家伙可以代替我飆大招,而後由他接受技能懲罰,我則可以繼續戰斗.

除了以上六條特性之外,另外這個分身還有一些限制,首先就是分身召喚有時間限制,每次召喚只能維持兩個小時,過時間就會自動消失,如果在戰斗中被敵人干掉也會消失.還有就是這個召喚分身有冷卻時間,如果上一次是時間限制到了消失的話,那麼之後每天可以召喚一次,夜里十二點刷新,不計算中間的間隔時間.但是如果是因為被敵人擊殺使分身消失的話,那麼下次召喚就必須在七十二小時以後,這個是按時間算的,不算天數.

盡管有召喚限制,但是總體來講這個限制其實影響並不大,況且這分身的實力也確實相當的牛,尤其是那一堆假魔寵,用好了真的能救場,必要時候拿出來唱唱空城計嚇嚇人也不錯.

我在查完屬性之後一抬頭就發現光人已經不見了,問了松本正賀他們才知道原來人家彈出光電後就消失了.我想了想又走到那個石像前敲了兩下還喊了幾聲,結果都沒用,最後只好再次站到石像前喊我要挑戰,果然,光人再度出現.

"咦?怎麼又是你?"光人看到我明顯有些意外.

"我還有些事情要問你,沒想到你就跑掉了."

光人有些不耐煩的回答道:"本來我是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的,不過看在你得到我的認可的前提下,我可以回答你幾個問題,但是注意別太多."

我點點頭迅速的問道:"第一個問題,我可以重複挑戰你嗎?是不是每次勝利都有獎品?"

"你可以重複挑戰,但獎品不會重複發放.如果先挑戰低級難度勝利,我會發放低級獎品,之後如果挑戰更高難度勝利,我會收回之前的低級獎品,然後換成對應獎品.你因為已經挑戰完成了最高難度,所以不管挑戰多少次都不會再得到任何獎品.不過挑戰我勝利後可以拿到經驗值,這就和幾百野生怪物一樣,但是我不建議你找我練級,因為我給的經驗值比野生怪物低多了."

我點點頭繼續問道:"第二個問題.如果是別的玩家挑戰你,是不是和我一樣勝利有獎品拿?"

"該規則對所有人員適用,並且不僅僅限制在冒險者范圍,本土居民也可以前來挑戰."這個答案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我之前就大概知道這個東西應該是公共用品,也就是所有人都能用,且效果和我用是一樣的.只是後面那個功能比較出乎意料.我本來以為這個東西只是玩家用的,沒想到連NPC都可以用,照這個樣子說的話,我要是把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那幫子大神小神都拉過來挑戰一遍,豈不是又能撈不少好處?

"還有別的問題嗎?"看我半天沒反應,光人忍不住問道.

"有."我趕緊叫道:"請問一下你是不是就是那尊雕塑?如果我把雕塑移走,你還能跟著雕塑發揮一樣的功能嗎?"

"不,我的本體其實應該是你腳下的這個祭壇,雕塑只是啟動設備.如果你將我雕塑和祭壇整個完整的移走,那我依然可以發揮同樣效力,但如果祭壇或者雕塑有任何損壞或是分開了,那就不能生效了."

我點點頭道:"明白了,謝謝."

我之前問了這麼多問題,其實目的已經很明顯了,松本正賀忍不住上來問道:"你不是打算把整個祭壇都打包帶走吧?"

我壞笑著說道:"當然,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先確定下將祭壇弄走就算是破壞了祭壇,萬一任務是必須把祭壇徹底摧毀,那就沒辦法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混亂的地方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