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逼急了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逼急了

當初第一次見到克利斯締娜的時候她就已經有歐洲第一炮台的稱號了,可見克利斯締娜的攻擊方式是多麼的彪悍,後來進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又是各種資源供養著,這一特質更是水漲船高,現在終于徹底晉升了世界第一炮台這一榮譽稱號.

炮台自然不能只有一門炮,克利斯締娜雖然是一個人,但她最擅長的不是超強的單體攻擊魔法,如果真是那樣,那她的稱號就應該是歐洲第一人形自走炮,而不是歐洲第一炮台.就算克利斯締娜是人形自走炮,那也是多管火箭炮,而不是傳統火炮,因為她是打連發的.

作為最擅長群體攻擊的克利斯締娜,她的魔法攻擊本來就是以大量小型魔法密集轟炸為主的,現在又突然冒出個加速領域,你就可以想象那是個什麼景象了.只見天上那個魔法陣就好像車輪一般飛速旋轉了起來,同時,大量密集的魔法飛彈就好像下大暴雨一般稀里嘩啦的就罩了下來,對面那幫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一片火光徹底淹沒了.那個旋轉的魔法陣就好像是戰艦上安裝的多管近程防衛火炮一樣,只不過速射炮打出去的只是威力集中地金屬子彈,可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陣打出去的卻全都是直徑七八十公分的魔法彈,而且這些魔法彈每一枚的威力都至少相當于一捆集束手榴彈,那叫一個大威力,絕對的片殺傷.落點半徑五米之內非死即傷,三米半徑之內你連全尸都找不到,直接命中的話就更別說了,那里之前到第有沒有人站著都沒法確認了.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的分布狀況大約是——每五平方米一枚,也就是說,實際上整個打擊范圍內的人都不可能躲到魔法飛彈落點的五米之外,甚至三米之外都算不上,因此,戰場變成了地獄的廚房,滿地殘肢碎肉,連塊完整部件都找不到了.

看著克利斯締娜就跟轟炸機似得一路平推過去,金幣在後面捏著她的乾坤袋笑著說道:"嘿嘿,這次可以省下修理費了."

金幣的劍陣雖然威力巨大,群殺比起克利斯締娜也不遑多讓,但就一點不好.太費錢.你想啊,她那個劍陣動不動就萬劍齊飛,而游戲里的武器是有耐久的,她那個劍陣里的劍都是真正的裝備,又不是變化出來的東西,所以它們在使用時也會掉耐久,而這個耐久掉了回去就得修,可是這修武器是要花錢的,即便是我們冰霜玫瑰盟自己的鐵匠鋪她可以打折,那也不等于就是免費了.修個一把兩把武器當然沒人在乎那點小錢,可這一次修幾萬把劍,再有錢的人都會手抖.何況為了湊齊劍陣中這麼多劍,金幣平時花的錢本身就已經相當多了,因此即便以她貪財的個性,目前金幣的可支配資金依然在行會中排在倒數位置.要不是她身上那套國器是不可損壞外加不用更換的,讓她節約了很大一筆開支,我估計金幣早就資不抵債了.不過,即便那些東西不用花錢,現在的金幣也是依然執行著她能省就省的戰斗原則,平時能不出劍陣就不出劍陣,能用一把劍搞定的事情就絕對不用第二把,這樣雖然有時候會降低戰斗力,但確確實實是可以省錢的,所以金幣依然堅持這樣做.

克利斯締娜的大招幾乎將周圍一公里半徑內的敵人都給情場了,金幣一看不用出手了立刻就放心的把乾坤袋收了起來,不用出動劍陣又可以省下不少錢了.

清光了附近的敵人之後克利斯締娜並沒有馬上降落下來,而是先撤消了時間領域,跟著就開始震動她的那對巨大的水晶蝶翼,一大片晶瑩的晶粉開始從那美麗的翅膀上脫落,然後隨著一陣微風飛入了前方的叢林之中,再然後我們就看到了前方的森林之中不斷的傳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而且時不時的還能看到某些位置突然騰起一個巨大的火球,連帶著還有一地的死尸.

其實這個晶粉也是克利斯締娜的技能之一,而且這個東西並不像它的外表看起來那麼美麗.這些晶粉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算是一種毒素,不過它的功能不是傷害人體,而是制造魔力紊亂.戰士們吸入這個東西基本上不會有什麼變化,畢竟戰士雖然也有藍條,但他們用的技能不叫魔法,所以沒事.不過,要是法師吸入了這東西,那就倒黴了.首先這個法師會發現自己的魔力輸出變的不穩定,當他使用魔法時會發現自己輸出的魔力忽大忽小,然後直接崩潰,因為魔力不穩定時無法維持一個魔法繼續施展了.也就是說,這種晶粉實際上已經必備了封魔效果,只是比較特殊而已.而且,這還只是吸入少量晶粉的結果,如果吸多了,那恭喜你了,很快你的魔力就會得到升華,它們不再需要主人的指揮就會自然溝通體外元素,然後釋放能量,最後的結果就是由內而外的直接將法師燒成一堆焦炭,而且越是法力高深越倒黴.

這個技能聽起來挺牛,但實際上效果並不像看起來的那麼誇張.之所以這里這麼多人中招,主要是因為他們已經被克利斯締娜之前的魔法轟炸給搞怕了.膽氣沒了就只知道逃跑,自然就想不到對抗的辦法了.其實對于了解這個技能的人來說,這個技能根本不是問題.首先這個技能本身對除法師之外的其他職業就沒用,其次就是這種晶粉是通過呼吸道進入體內的,也就是說帶個口罩或者一個帶空氣結界的頭盔就可以解決問題.當然,法師們平時帶的都是頭飾,頭冠而不是頭盔,所以大部分人無法再第一時間想到這個問題,現在驚慌失措之下自然更是不回去思考了.

正因為嚇破了膽,所以克利斯締娜的這個有缺陷的技能居然起了巨大作用,不但燒死了不少法師,而且還直接把敵人逃跑的道路給顯示了出來.畢竟這些著火的法師都在往一個方向跑,這一排火炬排過去,誰都知道前面是敵人撤退的方向了.

見敵人被擊退,我們便立刻追了上去.不過我一邊追還在一邊想這幫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剛剛在洞穴內攔截我們的那幫高手明顯都是玩家,後來出來的時候攔截我們的那些弓箭手雖然都是NPC,但是那些大炮旁邊站的指揮者卻是玩家,而且這些人全都有系統保護.我一看不到他們的臉,二讀不出他們的數據,所有顯示數據中有關他們的部分全都是問號,而他們的臉,即便是靠近了也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模糊輪廓,就好像這些人臉上都罩了一層磨砂玻璃的面具一樣,能看到五官卻根本看不清具體面貌,即便是以後遇到也認不出來.

當然,如果我真想找這幫人,也不是就一定找不到.系統的保護明顯就是不想我們認出這幫人來,但是他們身上能表明身份的東西可不光是面貌和系統屬性中的那些名稱.裝備,技能,戰斗習慣,這些東西都是系統隱藏不了的.只要我肯下大力氣去找,這些人遲早都能讓我翻出來.畢竟他們是一個行會,而不是一個個的自由玩家,因此我只要找到其中一個,對方也就基本全體暴露了.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我卻並沒有打算費勁去找這些人,因為那沒有意義.報複他們對我們來說根本沒有實際價值,而且這些人很可能只是接了系統任務,他們也未必就是針對我們故意的行為.只能說大家都是在做任務,只是我們雙方的任務有所抵觸.任務中不做謙讓,事後我也不想追究,這是最簡單的處理方法.當然,萬一哪天發現這幫人就是故意跑來給我們搗亂的,那我是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無意為惡,雖惡不究;有意為惡,有惡必誅.

剛剛之所以我判斷這些人只不過是接到了系統任務,所以才這麼做的,其實也是有根據的.因為他們的行為明顯就是早有准備.如果這些人是故意沖著我們冰霜玫瑰盟來的,那他們是不可能知道我們的系統任務是什麼的,自然也就不可能在這里把戰陣什麼的都擺開跟我們對著干了.畢竟他們不知道任務也就不可能知道我們要從這里過,提前設伏什麼的就更談不上了.可是,現在他們不但准備了高手阻攔,居然還擺出了萬把人的箭陣和炮兵陣地,光這個准備時間起碼就得一天時間,所以我們估計可能我們剛進任務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知道這個消息開始准備攔截我們了,而能在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的時候就知道我們要從這里過,唯一的途徑也就剩下系統通風報信這一個途徑了.所以說,我猜測這些人根本就是接了一個和我們有關的任務,而且可以肯定獎勵不小,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膽敢冒險跟我們行會對著干了.要知道我們冰霜玫瑰盟現在也不是以前那個不出名的小行會了,現在的冰霜玫瑰盟那也是世界級大型行會了,加上我們行會的高端武力這麼多,只要腦子正常的人都不會想和我們無緣無故的結仇的,所以說這些人肯定是受了誘惑,或者他們之前就和我們有仇,不然不可能會接這種任務.當然,這個遮蔽相貌和信息的系統保護肯定也是他們有膽子接任務的原因之一,畢竟有這玩意保護,想找到他們還真不太容易.

不管這幫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接這個任務,反正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他們完成任務的,因為他們完成了任務我們的任務就不是百分百完成度了,廢了那麼大勁我們可不想到頭來拿個及格啥的評價,那也太虧了點.

對于已經被擊潰的敵人我們根本沒有過多關心,在克利斯締娜燒掉了那些法師之後我們便紛紛召喚飛鳥騎了上去直接超越這些人飛到了他們前面,那邊才是我們得目標,就算殺光這些人對我們的任務也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之前在地下受到限制,現在出來了,天高地闊的我們得速度優勢立刻就表現出來了.雖然我們被那幾個高手和箭陣什麼的阻攔了一會,不過之前逃跑的人只有普通坐騎,速度方面根本不是長槍們的對手.我們不過剛剛飛了十幾分鍾就追上了那幾個逃跑的家伙.

不得不說這幫人真的是把什麼東西都想好了.我們在追上去之後立刻就依靠武力優勢干掉了其中一個,但是剩下的三個人居然連頭都不會就這樣悶頭繼續跑,不過這也不過為他們多爭取了幾秒的時間而已.克利斯締娜上去一個大火球就把剩下三位全部轟倒在地,然後真紅過去把他們反過來拽掉他們頭上的兜帽和臉上的面具一看,立刻就蹦了起來.

"糟糕,上當了!"

對方既然要求系統隱瞞身份,說明他們接任務的時候就知道對手是我們,因此即便有了這麼多准備,他們依然覺得不放心,畢竟這次我們行會出動的陣容太華麗了.即便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他們四個被安排到日本去當國民偶像的本行會高手不計算在內,看看那個名單你依然能數出好幾個眾玩家耳熟能詳的戰力榜高手,尤其是現在在場的除了松本正賀之外的我們四個.我這個戰力榜第一加上克利斯締娜,金幣,真紅,如此豪華的陣容,也難怪對方沒信心.

不過,對方的任務顯然不是擊殺我們,根據我們得猜測,對方的任務應該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搶走那個魔網核心,然後帶著它跑,只要拖過任務時間,讓我們拿不到,就算他們勝利.第二,他們只要帶著魔網核心到達某個地方,或者超出某個范圍,就算他們贏.

如果是第一種,我們的任務難度就還算比較低的,畢竟還有四個小時,我們不覺得對方能拖那麼長時間.但要是第二種,那就麻煩了.我們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范圍,要是任務要求是不能讓對方帶那東西離開多少公里范圍,比如說一百公里,那我們就真的不敢保證任務能完成了.所以說,我們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盡快把魔網核心搶回來.不過,對方顯然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因為知道我們這邊陣容太豪華,也知道那個什麼箭陣和洞內的高手可能都撐不了多長時間,所以對方只能把所有細節都利用上,其中一個就是我們眼前這幾個替身.

因為我和松本正賀趕到的時候對方攜帶魔網核心的人已經跑出洞穴了,所以只有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見過對方的樣子,而她們倉促之間能記住的也就是對方穿著黑斗篷帶著黃金面具.這麼形象可以說壓根就不算個特征,因為一旦對方想要故意攪亂我們的視線,就可以輕松的像現在這樣搞出一堆的假目標來.當然,有一個東西假不了,那就是魔網核心.據克利斯締娜說那玩意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令人注意的魔力波動,只要接近到二百米范圍之內就沒有感覺不到的.而且,那玩意好像收不到任何空間裝備之中,其體形也相當的大,可能比一個籃球還要大個兩三圈.這麼大的東西又帶著強魔力波動,還不能裝到空間裝備中,這要藏起來還是挺不容易的.不過,即便靠近之後沒法隱瞞,但在距離比較遠的情況下卻很難確認到底哪個才是目標,因為我剛剛叫飛鳥到天上轉了一圈就看到了六組這樣的人在朝不同的方向成扇形散開,鬼知道其中哪一組是真的,甚至有可能全都是假的.畢竟對方能安排一個萬人箭陣,難道就不能安排另外一幫不同服裝的人把那個魔網核心運走嗎?所以說,這些穿斗篷的人我們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老大,現在我們怎麼辦啊?"真紅看著我問道.

我看了看克利斯締娜,然後又看了看旁邊的松本正賀和金幣,最後只能下狠心問道:"魔網核心能被摧毀嗎?"

克利斯締娜他們一聽我的話都是愣了一下,隨後還是金幣反應比較快,一下就想到了我的目的.

"喂喂喂,你不會是想用那個辦法吧?"

"什麼辦法啊?"真紅還沒反應過來.

松本正賀解釋道:"估計會長是打算拼掉他自己的全部力量釋放一個范圍性的大招把這片森林整個轟掉,這樣不管對方有多少組偽裝替身,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把魔網核心轉運到別人身上了,只要魔網核心能在大招後保存完好,我們就可以直接找到它,畢竟會長的大招一旦放完,這里估計就只能剩下一個大坑而已了."

松本正賀的猜測完全正確,而且我連技能都想好了,就用朱雀的那招火焰燎原,直接把這一大片森林全部燒成白地,只要沒有了這森林和干擾隊伍,那麼一切都好辦.但現在的問題卻是——那個魔網核心頂得住這個魔法嗎?要是我一招下去人沒了,魔網核心也燒沒了,那不是成了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這麼傻的事情我可干不出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陷阱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好快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