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好快的老鼠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好快的老鼠

在我說出自己的擔心之後,金幣便解釋道:"魔網核心是能量物質化的表現,不會被能量破壞.你要用永睄C去砍說不定就被你砍碎了,但火是肯定燒不壞魔網核心的."

"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你們趕緊全都飛上去,注意別落地就行了."

"你不是有個分身嗎?"松本正賀忽然問道.

我愣了一下,隨後才想起來好像確實是剛剛在那個祭壇挑戰任務中得到了分身,因為是剛拿到的技能,所以一時沒想起來."對哦,你不提醒我都給忘了."我說著便直接把分身召喚了出來,然後拿出朱雀火羽交給了分身,自己則是直接跟著松本正賀他們一起飛上了高空.

等我們全部飛到安全距離後我便給下面的分身發了信號,緊跟這就看到下面我的分身所在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點猛然一閃,接著就是一圈紅色的火焰沖擊波向著周圍用看起來很緩慢的速度逐漸擴大.不過,這種看起來很慢的速度實際上卻並不是真的很慢,而是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實在太高了.這就好像站在地面看天空中的飛機一樣,你不會覺得飛機飛得很快,反而會覺得它很慢,但實際上飛機的速度絕對一點都不慢.現在我們看到的火焰沖擊波也是一樣的情況,從距離和地面參照物上判斷,這個火焰沖擊波的擴散速度大約是每秒兩到三公里,但肉眼看起來就是覺得這東西推進速度很緩慢的感覺.

隨著沖擊波的迅速擴散,地面已經完全變成了一片火海,升騰的熱浪加熱空氣產生了強烈的上升氣流,即便處在這麼高的地方我們依然感覺到了滾滾熱浪翻湧而上,我的飛鳥和松本正賀他們的守護長槍甚至都熄滅了自己的推進器開始進入了滑翔模式,這種強勁的上升氣流足以托住他們保持無動力飛行.

下方的火焰沖擊波大約一直維持了能有十幾秒才結束,雖然後期火焰的擴散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但依然在這十幾秒內制造出了一個半徑十五公里以上的巨大火焰地帶,而且因為這麼一大片森林被同時點燃產生的高溫,附近的森林也不可避免的燃燒了起來.如果沒人滅火的話,我估計這場火至少能燒上一個星期,而且很可能會一口氣燒掉大半個森林才熄滅.當然,那都不關我們的事情了,因為我們的目標出現了.

就像我們猜測的一樣,所有穿著黑斗篷帶著金色面具的都是偽裝,真正的魔網核心在我們被阻擋在洞里的時候就已經被交給了另外一組人,而且這些人用了一種非常讓人意外的方法來躲避我們.他們竟然在地面上挖洞.

魔網核心的可感應范圍是二百米,所以正常來說想要挖個坑埋起來是沒用的.不過,對方顯然做了充足准備,因為他們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降低了魔網核心的魔力波動強度,也就是說可感應范圍縮小了,以至于他們只要在地面上弄個幾十米深的坑就足夠了.畢竟這個感應范圍是一個球體,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是正好從這個坑的頂部走過,那麼即便這個東西只埋在地下十米深的地方,其在地表的感應范圍也會縮小很多.

對方在賭.他們賭我們不會湊巧經過這個東西的正上方,因為被他們使用某種方法降低波動強度後,再加上那個坑的幫助,這個魔網核心在地面上留下的可感應范圍實際上只剩下了一個半徑不到十五米的圓形范圍.也就是說只要我們沒進入這個范圍內,我們就不會感應到這個魔網核心,而事實上我們也確實沒有這麼走運正好踩上這個范圍.當然,這其中有那幫偽裝人員的功勞在內,因為他們的干擾,我們一開始沒想到他們會直接就地隱藏魔網核心,而故意放出一大群偽裝人員吸引視線,結果從一開始我們就跑過了頭.不過,即便我們跑過了頭,他們也還是沒能完全躲掉.

那幫家伙挖的那個坑實在是太淺了,更重要的是他們應該給這個空間的上方增加一個比較厚實一點的蓋子,可他們只是在這上面鋪了兩張木板,然後蓋了一層薄薄的泥土並蒙上了一些雜草.

本來這種偽裝其實已經有些過度了,因為魔網核心的波動原因,所以其實那個洞上面就算不蓋東西也沒什麼,畢竟在這麼密集的樹林中,只要能看到洞口,也肯定進入感應范圍了,所以蓋不蓋都一樣.不過他們為了萬一還是蓋了起來,只是蓋得太薄了.

朱雀的火焰技能可不是凡火,而是南明離火,這東西怎麼說呢……可能在某些功能方面不如三昧真火之類的火,但如果只論破壞力,這個絕對是除了地獄火之外最強的火焰.因此,那層樹枝,木板加幾把土組成的蓋板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幾秒之內就被燒成了灰,接著高溫熱浪翻卷著灌入洞內,逼的洞里的人不得不跑了出來.但是,這些人出來之後卻發現整個森林都在燃燒,于是他們中的一個又跳下了火坑將原本丟在坑底的魔網核心給扔了上來,但是他自己卻沒能出來,而是被活活燒死在了坑里.

本來高溫的氣浪和火焰剛進入洞口的時候他們是打算自己出來不要帶走魔網核心的,因為魔網核心不會被燒毀,而他們如果自己跑掉,那這個坑洞也還是安全的,畢竟我們也沒發現這個洞口,只是把森林點著了而已.但是,等他們出來之後卻發現火焰不是簡單的因為燃燒而燃燒,所以這不是森林本身在燃燒,而是魔法火焰在摧毀森林.如果只是一般的森林火災,等火自己燒光森林暴露洞口的時候,我們得任務早就因為超時而失敗了.但是這魔法助燃的火焰卻是燒得太猛,按這個速度頂多再有十幾分鍾這里就會變成一片鋪滿白色灰燼的大平原,而在這樣的地方如果地面有個大洞的話,你說有可能發現不了嗎?

正因為爬出洞口的那些人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那個勇于奉獻的家伙才又跳了回去將里面的魔網核心給扔了出來,而外面的人則是接住了這個魔網核心立刻開始轉移.

這幫家伙拿到魔網核心之後立刻召喚出了一只雙足飛龍,跟著跳了上去,雙足飛龍帶著一身的火焰慘叫著飛離地面,但是剛升空不到十米就被火焰徹底破壞了行動能力開始往下掉,不過這幫人中的另外一個家伙倒是及時召喚出了一只獅鷲接住了眾人,只有那只飛龍慘叫著跌入火焰之中.

事實上不光是那飛龍,這幾個玩家身上也是被火焰燒傷的很嚴重,要不是他們一直在使用昂貴的治療藥劑並及時使用了臨時性的火焰抵抗技能,否則他們早就被燒死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森林大火,這是朱雀的技能火焰燎原,別說這是個沾火就著的森林,即便是在海面上也照樣能點起這麼大一片火海並持續燒它個七八個小時才會熄滅.

面對這樣的恐怖火焰,一般人是肯定頂不住的,這些人雖然是事先選出來的高手,可也沒想到會被這種范圍魔法襲擊,要不是當初准備夠充分,他們連那只雙足飛龍都召不出來搞不好就直接被燒死了.

獅鷲接住幾人的時候雖然已經離開地面有七八米高了,但這種火焰的高溫可不是這麼點距離就能消失的,因此那只獅鷲一出現就被燒傷了,而且羽毛邊緣也突然燒了起來,不過在主人的強令下他還是堅持著把背上的三個人送上了近一百多米的高空才因為羽毛被燒光失去飛翔能力而掉了下去.

失去了獅鷲之後,隊伍中的第三只飛行生物出現.這次是一只巨雕,翼展起碼在五十米以上,一出現就遮擋住了三人頭頂的陽光,跟著巨爪一撈直接抓住三人就開始朝高空飛去.

盡管一百多米的高度依然可以感覺到相當恐怖的熱浪,但是巨雕已經可以承受這種溫度了,因此它沒有受傷,只是稍微一拍翅膀就帶著三個人向更高的地方飛去.

表面上看起來他們算是已經擺脫了危險,而實際上這只是危險剛剛開始而已.

我們干什麼要放火?還不就是為了把對方逼出來?你說這麼大片森林都燒起來了,他們幾個突然從火海里躥上來,我們不追他們追誰?

盡管這幫家伙早就知道我們行會是全員裝備飛行生物的,而且他們也特地為此調整了魔寵召喚順序,將速度最快的巨雕留在了最後,就是為了利用它的速度逃脫.可這幫家伙還是嚴重低估了我們的速度.

就像開著第五代噴氣式戰斗機戲弄一戰時期的雙翼飛機一樣,巨雕的飛行技巧在長槍面前就好像蹣跚學步的兒童一樣拙劣.我操縱著飛鳥一個加速就到了他們前面,巨雕為了躲避我們而一個側翻,結果松本正賀踩著長槍從巨雕的另外一邊一閃而過,同時帶著一串尖叫聲越去越遠.操縱巨雕的那個玩家隱約好像看到松本正賀手里多了個人,接著他回頭一看卻發現自己背後只剩下了一個人,好在魔網核心還在那人懷里抱著.

松本正賀抓著那人的脖子一路飛出去幾百米,然後突然一個轉彎將其拋了出去.金幣和真紅踩著長槍從翻滾下落的那家伙身邊一個交叉飛過,然後那家伙就變成了三截並帶著大量噴灑出來的血水一起墜向地面.

"如果我死了,用這個."看著同伴被一個交叉就砍成了三段,對方終于明白了我們之間實力的差距,也明白了長槍的機動能力遠不是他的巨雕可比的,所以他根本沒指望自己能帶著魔網核心安全脫離.事實上從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開始他們就已經做好了必死的准備,因為系統給出的任務獎勵就是全行會每個玩家立刻升三級,而且經驗值比例保持不變,也就是原本你是一級又百分之八十經驗條,升完級後不會變成四級整,而是四級又百分之八十經驗條,只要再得到四級的百分之二十經驗就可以升到五級.這種保留比例的升級是屬于不帶水分的升級,不然的要是有人只差一點經驗值就升級了,那系統直接補他一點經驗就算幫他升了一級豈不是非常的吃虧?

不管怎麼說,這次他們接到的任務給出的獎勵足夠豐厚,所以他們已經做好了為了任務犧牲一次的准備.畢竟就算掛掉一次,那也無非就是掉個一兩級的問題,而且比較大的可能性是只掉一級,畢竟複活失敗的概率並不是很高.有那三級保底獎勵,他們壓根就不在乎在任務中死一次.

帶著必死的信念,這個家伙非常勇敢的將自己的最後保命手段移交給了身後的同伴,不是為了保存自己活著同伴的生命,而是為了完成任務.

那個抱著魔網核心的家伙顯然也是早就有了必死的決心,因此他毫不猶豫的接過那東西點頭道:"放心吧,勝利必將屬于我們."

"好的,一會發現情況不對你隨時可以走,別管我."

交代完同伴之後那個操縱巨雕的家伙立刻開始專心控制自己的魔寵,巨雕在他的操縱之下開始拼命往上爬升高度,似乎是希望借此擺脫我們,殊不知這種行為反倒是降低了他的優勢.

不管是噴氣式的長槍也好,還是撲翼式的巨雕也好,歸根結底它們都是靠空氣飛行的,只不過利用方式不太一樣罷了.但是,空氣這東西的密度可不是一定的,越是高空空氣密度就越低,而撲翼飛行方式對空氣密度的要求很高,一旦氣體稀薄到一定程度,那你就算翅膀揮的再快也是飛不起來的.當然,長槍使用的內燃加力燃燒室也是使用的空氣作為助燃劑和推進動力使用的,同時他們的翅膀也需要空氣產生浮力才能飛行.但是,相比之巨雕的飛行方式,空氣密度對長槍飛行能力的影響明顯要小于巨雕,也就是說當巨雕隨著高度升高而快速喪失機動力的時候,長槍的機動力下降卻並不明顯.而作為比長槍更高端的血刺,我的飛鳥是具備短時間的真空環境飛行能力的,因為飛鳥有自帶氧化劑,即便是完全進入真空環境也不是就會立刻失去動力.

不管怎麼說反正這家伙干了件很蠢的事情,以至于我們很快就貼到了他的身邊.那家伙眼看著我們再度靠了上來便突然猛的一壓巨雕的腦袋變爬升為俯沖,顯然剛剛看似愚蠢的行為並不是真的愚蠢,他是因為知道我們得特性,並且非常清楚的知道他的巨雕在速度上沒有優勢,所以才想到了先爬升,然後俯沖的方法.在俯沖過程中萬有引力將起到很大作用,此時考驗的是飛行器的整體空氣動力結構和穩定性,其動力特征反而會被掩蓋,也就是說俯沖的時候大功率飛行器其實並不比小功率飛行器飛的更快.

不得不承認這家伙確實挺聰明的,不過可惜的是他顯然低估了我們得能力,或者說是低估了長槍的速度.

就在那家伙開始俯沖之後我們的坐騎立刻開始加速從他身邊一閃而過,接著就聽到巨雕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嘶鳴生,然後整個巨雕就開始在空中翻起了跟頭,同時一只翅膀也從巨雕的身體上脫落飛了出去.

剛剛借助一閃而過的機會金幣用劍切掉了那家伙的巨雕的一只翅膀,只剩一邊翅膀可是飛不起來的,于是這只巨雕開始翻著跟頭往下掉.

眼看著巨雕的翅膀被切掉,操縱巨雕的那人一拍背後的那家伙道:"我只能把你送到這了.快走吧!"

那人重重的點了下頭,然後將剛剛同伴交給自己的東西握在手里用力捏碎,緊接著他的身上立刻便浮現出了一層藍白色的火焰.我們遠遠的看到這火焰之時就知道不會是好事,但還是沒辦法阻止.那家伙全身燃起巨大的藍色火焰後整個人就好像一枚沖入大氣層的流星一般拖著長長的尾巴沖了出去,只不過與流星不同的是流星是朝著地面去的,他卻是在平飛,但速度確實一點也不慢,相反還非常的快.

看到那家伙沖了出去我們便立刻也放棄了追擊下墜的那人和那只半死的巨雕,魔網核心才是重點.不過,對方的速度顯然有些出人意料,我們本來以為這是一種燃燒生命的特殊技能,應該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才對,只是沒想到這個東西的速度這麼快,剛飛出去不到三秒身邊便突然爆出一團白霧,那是突破音障的標志.這東西竟然只用了三秒就從巨雕那不到四百公里的速度加速到了音速,而且顯然還在持續加速中.

"飛鳥."

"明白."我身下的飛鳥猛然一頓,跟著四個加力燃燒室同時噴出了近兩丈長的藍白色火焰,而我和飛鳥也是猛地向前一躥.松本正賀他們的長槍也是與我們先後啟動了超音速突擊技能,只是長槍的加速能力明顯比不上飛鳥,我們得距離開始越來越大,不過更讓我們郁悶的是前面那家伙和我的距離也在越拉越大.

"開什麼玩笑?那家伙難道是星際導彈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逼急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被空氣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