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孤注一擲的行會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孤注一擲的行會

眼看著就要到手的東西居然又被搶了,你說我怎麼能不生氣.看著正在急速遠去的目標我直接一招手將自己的兩只守護長槍召了出來然後也不讓他們帶我飛了,直接就只會他們追了上去.

和本行會的一般會員不太一樣,長槍在加入我們行會後是以行會守護獸的形式出現的,也就是說會里的所有人,只要得到我的許可就都可以有.飛鳥雖然也是長槍物種的進化版生物,但在我這里他是以魔寵的形式加入的,也就是說我的守護獸名額依然是空著的,因此我實際上除了飛鳥之外還有兩只守護長槍,至于為什麼會是兩只,這個主要是因為我的身份是雙號合一,也就是紫日和銀月現在共用一個身體,只在戰斗時出現了不同的戰斗形態而已,但是各種屬性方面依然是統一到了一個身體之中,因此我實際上在行會里占著兩個會員名額,所以就有兩只守護獸.

飛鳥剛剛因為速度太快正在進行減速,一時半會看樣子還回不來,所以我只能用兩只守護長槍先頂上了.好在剛剛搶了魔網核心逃跑的那家伙明顯並不像一開始的那家伙速度那麼變態,所以我知道長槍很快就能攔下他,與其讓長槍帶著我去追,不如讓長槍先拖住那家伙,然後我再來個決定一擊.

剛剛被放出來的長槍一出現就立刻加速沖了出去,而前面那家伙看到長槍追上來了也是趕緊加速逃離,只是他顯然沒想到長槍的速度居然快到這種程度,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繞到了他的前面,然後兩只長槍中的一只繼續加速從他身邊一閃而過,狂暴的氣流瞬間便帶的那家伙在空中翻了幾個大跟頭.還沒等他穩住身形,緊隨其後的第二只長槍又沖了上來,不過這次不是用氣流擾亂他的飛行,而是在即將撞上那家伙之前突然開始減速,跟著就見那只長槍身前的空氣一陣扭曲,一團好像水蒸氣一般的波動團便從這只長槍的身前飛了出來,而且速度奇怪.那家伙雖然明明看到了這個東西,也知道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可他卻根本沒時間躲避,結果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他整個人都被炸的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然後向著地面栽了下去.

音壓炸彈這個技能課不是飛鳥的特長,而是所有的長槍都會,只不過飛鳥的技能威力更大一些而已.剛剛這一下直接命中,雖然要不了那人的命,但是暫時讓其失去平衡還是沒問題的.

眼看著那家伙往下掉去,我也開始加速俯沖,借助下落的勢能進行滑翔增加本身的速度,這樣我就可以更快的接近那家伙了.不過很可惜,那家伙沒有一路摔到地面上去,而是在即將落地前掙紮著居然又拉了起來,我都看到他的腳掃到了下面比較高的幾棵樹的樹尖了,只要再往下掉一米,不,只要半米,他就絕對飛不起來了.

可惜,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盡管就差一點就讓他摔進森林中了,可最終他還是沒落地.不過這家伙雖然飛起來了,但我們可沒打算就此放過他.

看著那家伙正在爬高,之前用氣流將其帶的亂轉的那只長槍終于又兜了回來,跟著突然減速開始聚能.下面那家伙中了一次怎麼可能還傻乎乎的等著挨第二發?看到長槍開始聚能,他嚇的趕緊猛扇了幾下翅膀一個加速閃過了長槍發射出來的音壓炸彈,雖然沒有直接干掉他,但這家伙卻是在加速後突然翅膀一抖開始傾斜,然後就往地面上掉了下去.

就像普通人如果突然使出自己全部的力氣去抬特別重的東西會拉傷肌肉一樣,游戲內也有類似設定.這個家伙之前從天上掉下來本來是應該直接栽進森林里去的,但是他情急之下猛然發力硬是又飛了起來,但是這一下雖然飛了起來卻是讓他的翅膀拉傷了.如果他只是繼續保持正常姿態飛行,這點小傷倒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剛剛為了躲避長槍的音壓炸彈他確實再次猛然發力,雖然又一次成功脫險,但他的翅膀卻是傷上加傷,這回明顯是抽筋了,居然無法保持飛行姿態開始往地面上落去.

眼看著那家伙突然失去平衡一頭摔進了下面的森林之中,我絲毫沒有遲疑立刻就跟著一頭紮了進去,然後穿過枝杈茂密的樹冠之後我便突然發現前方變的開闊了起來.真沒想到森林的下方居然還有一條路,只是上面的樹冠部分交錯層疊將這條路完全遮蓋了起來,所以不落地根本看不出來這里有條路.

事實上樹林下面不但有條路,居然還是條主干道,路上來來往往的有玩家有NPC,貌似人流量還挺大的樣子.

剛一看到下面這麼多人我也是愣了一下,當然下面的人看到我也是稍稍愣了一下,不過我只是愣了一下就立刻將目光移動到了旁邊,因為那邊有個人正從地上爬起來狼狽的往前跑.這麼明顯的目標我當然不會錯過,直接翅膀一張就朝那家伙俯沖了過去.

下面的玩家們大概是也注意到了我的目標就是那個跑路的人,所以他們大多都閃到了兩邊不想被牽連,只是,雖然大多數人都做出了明智的選擇,卻還是有腦子不好的人非要和別人不一樣.

前面那家伙因為摔下來的時候崴了腳,所以一瘸一拐的速度明顯很慢,因此我幾乎就是瞬間就追到了他的背後.眼看著就要抓到那家伙了,卻突然聽到一陣破空聲襲來.盡管知道是武器,但仗著裝備好,我根本沒躲,直接一抬手彈出刃爪當的一聲震開了那支向我襲來的飛箭,只是在我擋開飛箭之後卻是聽到嗚的一聲沉悶的風聲響起.不用說,這肯定是重武器才能發出的聲音,一般的刀劍是不會造成這種聲音的.

在我判斷出目標是重型兵器的同時對方的武器就已經揮到了我的面門之上,此時我也算是看清楚了,原來對方用的是一柄戰斧,也就是那種兩面都有斧刃的車輪大斧.眼看著那東西就要砍到我的臉上,再不閃就要准備拿臉蛋去撞斧刃了,情急之下我只能是伸手一把握住了對方連接在斧刃後面的握柄上,跟著就好像在玩單杠一樣拼命向下壓那個斧刃,同時自己的身體向前做了個前空翻直接從斧刃上方飛了過去,然後人在空中翻轉一周後雙腳穩穩落地.

揮斧的那家伙原本計劃好的一斧頭居然揮了個空,一時之間收不住力氣的那家伙險些把自己給帶一跟頭,不過那家伙在穩住身形之後立刻就轉身朝我發動了二次攻擊,但是就在他舉起斧頭的時候卻發現我居然已經沖到了前面那家伙身後,然後單手從背後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將其拽了回來.

那個家伙反應倒是快,在被我拽回來的同時便將那個魔網核心向前一拋,同時對著前面大喊道:"我的神器,不要搶啊!"

你說一個人如果在大街上突然摔了一跤,然後從他的手提箱里飛出價值幾十萬的鈔票漫天飛舞,周圍的人會有什麼反應?

在全民素質極高的地方或許大部分人不會去動,甚至主動幫這個人收集飛散的錢幣,但依然會有個別人趁機哄搶.就這樣還算是這個地區的人素質很高了,畢竟至少大部分人沒有想著搶奪這些鈔票.但是,能有這樣素質的地方在世界范圍內絕對不算多,大部分地區的狀況應該是一小部分人不去管,也不搶錢,而多數人開始哄搶飛出的超片,甚至有膽子大的不法之徒直接去搶那人的手提箱,因為里面的錢一定更多.

以上情況還是在有法制和道德約束的現實中,游戲內互相戰斗搶東西那都是天經地義的,雖然現在因為各個行會的建立使得秩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基本上來說,游戲內的環境依然比現實中要暴力很多.平常殺人搶怪搶裝備什麼的都不算什麼了,這撿便宜的行為就不被人在意了,何況這家伙還大喊不要搶他的神器,這不就是明擺著告訴人家那東西是個神器嗎?

現在游戲內的神器有多少件呢?我相信十幾萬件應該是有的,但是,不要以為這就很多了.十幾萬件東西給一個人確實多的要命,但這要是分開到全世界范圍,那就真的是杯水車薪了.別說人手一件,真平均開來的話,一座城市都分不到兩三件,而且這其中還要考慮有我這樣這樣的高端存在,一身神器加一塊都有十幾二十件了,而我們這樣的人占據了大量的神器份額,剩下的人能得到的就會更少.另外,這十幾萬件神器之中也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個人裝備,其中有大約六分之一的還是團隊或者行會裝備,那種東西是不能被個人擁有的,只能屬于集體裝備.排除掉這些之後,剩下的神器數量就真不多了,而其中大部分人一旦得到就不會再拿出來交易,因此市面上能看到的神器數量都是極端稀少的.但是,相對于神器的罕見,因為《零》這個游戲可以從現實中兌換貨幣進來,所以大家身上錢都不少.這資金多,神器少,你自然就能想到一件神器的價格會有多麼誇張.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如此誇張的市場之下,眼前這個神器就等于是幾千萬水晶幣在地面上滾動.這麼大的利益,誰不動心?至于說那人喊得是不是真的,這個問題有人會去想嗎?別人已經開始動手搶了,等你想明白了還搶個屁啊?所以說,這一瞬間所有人都瘋狂了.這撿神器的事情可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難得碰上一次機會,那還不抓緊?就算搶到手之後在掛掉,只要這東西別倒黴的爆出去,那就是賺了.相比之一件神器來說,別說死一次,就算死十次一百次那都值了.

雖然大家想的都很明白,但他們卻不知道,眼前這東西是魔網核心,他的功能雖然有可能比神器還要強,但它卻是個任務物品,所以對普通玩家來說這玩意壓根就是屁用沒有.另外,由于這玩意的特殊屬性,所以什麼死了別爆出去那根本是做夢.這玩意無法被傳送,不能放入任何儲存空間,而且玩家死亡百分百掉落,也就是根本沒法使用賴皮的方法弄到手,除非你有本事帶著這個東西戰勝所有窺伺它的人,否則你根本無法真正得到它.

盡管這個屬性對大家來說非常令人郁悶,但可惜的是現在沒人知道,而就算有人搶到之後看到了屬性大喊出來這個東西不是神器,你覺得有人會信嗎?再說了,現在這東西周圍就是爭奪的核心區,誰搶到之後不是被一群人圍攻?這麼多人圍毆你,你有空看屬性嗎?

不管怎麼說,反正就因為被我抓著的這家伙這麼一嗓子,前面立馬亂套了.不光是玩家,連NPC居然都撲了上去,于是整個道路上都變成了戰場,原本秩序井然的大路瞬間變成了戰場,所有人都在互相攻擊,而且隨著道路兩邊不斷有人路過聽說了原因,戰斗的人數就開始不斷的上漲.

看著前方那一大片混戰的人群,我真的是徹底傻眼了.看了眼被我捏在手里只剩半條命的家伙,對方得意的沖我笑了笑,我有些惱火的手上一用力,只聽啪的一聲那家伙的脖子和半個腦袋就直接爆掉了.

憤憤的甩掉手上的尸體,我還沒正式進入人群開始搶東西,突然就感到背後傳來一股巨力,跟著整個人就朝前飛了出去.不過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就因為前面那家伙的奸計導致這邊變成了混戰的戰場,所以我雖然被砸飛了,但是卻沒有摔到地上,而是壓倒了一片人,雖然也是摔倒了,但下面有一群墊背的,感覺立馬就不一樣了.這人皮軟墊果然比直接摔地上舒服多了.

"色狼啊……"我正在那感慨這倒在人身上就是比地上舒服,突然就聽到身下傳來了女性的尖叫聲,于是乎我的臉立馬就綠了,然後,我預料中的事情就發生了.

嘭的一下我就好像被人用一個巨型彈弓打了出去一樣,瞬間就飛上了幾百米高空,然後翻著跟頭開始往下落.不知道的人肯定會疑惑,我這麼強大的屬性怎麼可能被人輕易扔出這麼遠去?這個其實很好解釋,因為這根本就無關什麼屬性不屬性的問題,而是系統保護啟動了.大家可別忘記了《零》是有反色狼防騷擾保護系統的,剛才雖然我是被人打飛的,但我確實是真的把人家撲倒了,而《零》的系統判定卻是主要根據申請保護人的思想來決定的.也就是說,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被色狼騷擾了並申請了保護,只要系統覺得現在的其他條件符合性騷擾的必要條件,申請就會通過.這種判定機制的有點是可以基本杜絕故意陷害的可能性,因為如果你是故意陷害,心里就不會認定自己被騷擾,因此系統根本就不會接受申請.在這種情況下你想用這招害人,除非先騙過自己才能騙過系統,而真正能做到這種事情的人,除了心理學大師,估計也沒幾個能做到了.

不管我有多麼冤枉,反正剛剛那位是認定我騷擾她了,然後系統就確認了我的騷擾行為,再然後保護系統啟動了那個被稱為人間大炮的保護系統,之後我就變成了空中飛人.

我這邊正在天上飛著,突然就感覺到腳下接觸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原來是飛鳥回來了.兩只長槍也在兩邊跟隨.我直接收回長槍然後讓飛鳥帶我重新返回了混戰區域的上空.

因為魔網核心有強烈的魔力波動,所以即便不知道那玩意現在在誰手里,但我至少可以確認那東西就在下面混戰的人群中.

收回飛鳥縱身跳了下去,我剛一落地就感覺到不對勁,猛然一低頭就看到一柄斧頭從我腦袋上方呼的一聲揮了過去.雖然我不低頭對方也未必砍得東我的鎧甲,但後腦勺和後頸遭到攻擊已經算是要害攻擊了,那滋味絕對不會好到哪去.

之前半路突然殺出來阻攔,後來又把我砸到那個女人的身上害我被彈飛,現在竟然還來.這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呢,真當我是阿彌陀佛啊?

眼看著斧頭的影子從地面上經過我確認斧頭已經揮過去了,跟著左手腕一動,呲啦一聲刃爪就彈了出來,同時扭腰轉身,對著站在我斜後方的那家伙的肚子上就是一爪掃了過去.對方正因為一斧頭揮空而扭腰使勁想要控制住斧頭的方向而無法移動,我的動作本身也太快,逼的對方完全來不及反應就被我一爪從右側腰跨位置知道左勒下切出了三道深達內髒的巨大切開,血水伴隨著腸子和一些其他髒器都從破口中噴湧而出,嚇得那家伙趕緊後退並捂住肚子防止髒器流出.但是,我會給他機會嗎?

看著那家伙撤步後退,我一爪揮過去之後右手刃爪緊跟著彈出,然後身體反向轉回來,刃爪順勢上抬又是一個掃擊,嚓的一聲直接將那家伙阻擋的左臂齊著手肘的位置整個切了下來.包裹了永琲漱b爪切裝備就跟切紙一樣,這家伙身上的東西頂多也就是聖靈級不得了了,根本擋不住刃爪的切割.

突然斷掉半截手臂,那家伙手里的斧頭也飛了出去,身體同時後退想躲避,但我以更快的速度貼了上去.蹲身,收臂,蓄力,伸腿,挺腰,出拳.一記漂亮的上勾拳直接轟在那家伙的下巴上,手腕上的刃爪從那家伙的下頜中心位置穿入口腔,然後刺破上頜進入顱腔,最後從那家伙的頭頂心冒出了一個三角形的刀尖,跟著不等這家伙死透,我的巨大力量便頂著他的下巴直接將他推離了地面.在我的手臂達到伸展極限的瞬間刃爪瞬間收回,然後那家伙就因為慣性直接飛了出去.尸體向上飛了足有五六米高才開始下落,然後吧唧一聲摔在地上再也沒了動靜.

"找死!"恨恨的最後看了一眼尸體後我頭也不抬的抬手對著側面就是一支弩箭射出,不遠處一個拿著弓正瞄我的家伙瞪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眉心處插著根短箭直挺挺的向後倒了下去.

干掉了這倆不知道為什麼專門找我麻煩的家伙後我開始尋找魔網核心的位置准備搶奪.之所以知道這倆不是對方行會的接應人員主要是因為看到了對方的名字.

之前說了,這次和我們接了敵對任務的行會全員都得到了系統保護.他們的面部容貌全都看不清楚,而且裝備什麼的也都帶上了一些比較誇張的特效,明顯就不是正常狀態,而且他們和我們戰斗的時候產生的系統記錄中凡是跟對方身份有關的信息全都用問號代替了,也就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之後想要秋後算賬也不太容易.但是,剛剛無緣無故襲擊我的這兩個家伙卻使什麼都能看得見.他們的相貌很清楚,裝備也沒偽裝,最重要的是系統交戰記錄中還能直接看到對方的名字,這樣的人員顯然不是對方安排的接應人員,不然的話應該也被保護了起來才對.沒道理別人都有保護就差他們兩個保護不到吧?

雖然不知道那倆人干嗎襲擊我,但我現在也沒空關心兩條雜魚的思想狀態.直接召喚坦克,然後讓坦克對著地面來了一記重錘.

正在爭奪魔網核心的那幫人突然就聽到咚的一聲悶響,跟著地面就好像變成了彈簧床一樣猛地往上一蹦,將他們全給彈了起來,要不是大家都是戰斗人員反應不錯,這會估計這會就得全躺地上了.

"所有人注意,你們在搶的東西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任務物品,那東西根本不是裝備,你們拿到也沒用.但是,這個東西對我們冰霜玫瑰盟很重要,所以,即便為此大開殺戒我們也再所不惜.現在,如果還有誰想要為了一件對你們根本沒用的物品接受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報複,就請繼續搶吧.至于還有理智的人,我建議盡快遠離這里,因為我相信這里肯定會有個別想不開找死的人存在,為了避免誤傷,請不想白白送命的朋友盡量躲開這一地區."

"你說不是神器就不是嗎?"一個玩家故意躲在人後喊了一嗓子.

另外一邊不知道誰突然跟著喊道:"就是,說不定就是你想霸占神器."

"我看啊……"之前第一個說話的那家伙再次開口,但是只說了兩個字聲音就戛然而止,因為他的腦門上此時多了根短箭.

我故意動作明顯的收回了發射弩箭的手,然後面向另外一邊接話的那個家伙的方向問道:"這邊的托不想站出來補充點什麼嗎?你們行會的任務不就是不讓我們完成任務嗎?怎麼了?為什麼不開口了?打算放棄嗎?"

我正在問話的時候,城市方向忽然跑來了一大隊馬隊,而那名接話的家伙卻是突然向前沖了出去,撞開身前的幾個人後一把搶過抱著魔網核心的那個人手里的魔網核心像傳球一樣朝著人群外面就使勁一扔.

我一看他扔出去就大概知道了他的意圖,所以看到他把魔網核心扔出去我干脆直接扔出一柄飛刀撞在了魔網核心上將其擊落,只是沒想到一個騎士卻是突然催馬猛沖兩步整個人都探出馬身伸槍一挑,竟然愣是讓他把魔網核心又給挑了起來,然後用槍杆一掃將其打向了隊伍中間的騎士.中間的騎士接住魔網核心立刻又向後一拋扔給了隊尾的人,隊尾那個早已經調轉馬頭的騎士接住魔網核心立刻就開始策馬准備沖刺逃跑.

"坦克."

轟.那名騎士還沒跑起來就聽到背後傳來轟的一聲巨響,跟著他就感覺自己飛了起來,而且是連人帶馬一起飛.在空中翻滾了兩三圈之後那家伙和他的馬才終于落地,只是上下關系有點顛倒.

被自己的坐騎砸在身下的騎士手一松魔網核心就滾了出去.這個魔網核心的外殼溜光水滑就跟個大號陶瓷球一樣,落到地上滾動能力非常好.

我看到那騎士被砸在自己的坐騎下面便放心了不少,因為看樣子他一時半會根本出不來,而他後面的騎士已經都被坦克炸死了,所以現場只剩下了兩個對方的人,一個是之前的那個把魔網核心扔出去的托,另外一個就是這名被自己的坐騎壓住了下半身的倒黴騎士了.按照他們這個狀態,一般來說是肯定不會有問題的.不過,不得不說這個行會的人實在是太狠了,或者說他們早就已經孤注一擲了.那騎士眼看著我向這邊走來,終于以狠心從身上拽出了一個足有液化氣罐那麼大的玻璃瓶子,里面還裝了滿滿一罐的紫色溶液.

"我靠……"

他能拽個瓶子出來我不奇怪,畢竟游戲里有空間裝備這種東西,所以就算他掏出頭牛來我都不會覺得奇怪.至于那瓶子本身我也不在意,畢竟只是個玻璃瓶而已.但是,那瓶子里面的東西卻由不得我不在意,因為那東西正散發著極強的魔力波動.如果我的感應不錯的話,這瓶子里的東西有九成的可能是液化魔晶,而液化魔晶基本上就等于是烈性炸藥.更糟糕的是那家伙居然弄了這麼大一瓶!這他爺爺的就一重磅炸彈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被空氣撞死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八十章 戰略武器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