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群笨蛋引發的意外  
   
第二十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群笨蛋引發的意外

"我被騙了,名單被掉包了!"阿芙洛狄忒又氣又急的嘶吼著.

"你被騙了?什麼情況?"

阿芙洛狄忒臉上表情複雜的說道:"是赫柏!我當她是我的好姐妹,准備和我一起投靠冰霜玫瑰盟,誰知道她居然會……!"

我想了想皺眉問道:"那這麼說來那個記錄著叛逃名單的東西就是在宙斯手里了?"

阿芙洛狄忒點頭道:"從時間上看應該已經到宙斯手里了,不過不知道宙斯有沒有看,而且我設置的封印也不是一般東西,即便是宙斯要打開也是需要時間的."

"這樣說來我們還有機會是嗎?"

阿芙洛狄忒點頭道:"不過要想從宙斯那里搶回東西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那東西現在到底是不是在宙斯手里我們都不能確定!"

我想了想突然放松了下來."其實我們根本不用去關心東西是不是在宙斯手里."

正處于緊張和懊惱之中的阿芙洛狄忒冷不丁的突然聽到我這樣的話也是一愣神,然後疑惑的看向我問道:"為什麼?"

"你不是說那東西打開需要時間嗎?"

阿芙洛狄忒習慣性的點頭,然後說道:"可是就算需要時間應該也用不到幾個小時而已,到時候一旦宙斯看到里面的人員名單,那些同意加入我們的奧林匹斯神族可就麻煩了!"

"對,宙斯一旦看到那些東西,那些神族就會有大麻煩,但是宙斯要找他們的麻煩也是需要時間的啊.只要不給他這個時間不就好了?"

"不給他時間?"

我點點頭道:"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不給他任何時間反應,只要我們的奧林匹斯神族拆解計劃啟動,宙斯絕對沒空再管這些了."

"說的也是,可惜我是幫不上忙了!"阿芙洛狄忒有些郁悶的說道.

我笑著問她:"這是你第一次吃這個潛能激發仙丹吧?"

阿芙洛狄忒疑惑的看著我問道:"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我笑著解釋道:"雖然這個東西說是使用後會有長達兩天多的副作用期,但那是全部潛能爆發的效果,不是說每次都會那樣.你剛剛吃下仙丹之後戰斗了多久?戰斗強度大嘛?"

阿芙洛狄忒想了一下道:"我吃完之後不到兩分鍾你就到了,而且中間只是在逃跑而已,沒有參加戰斗,只是在最後硬抗了宙斯的一次攻擊."

我點點頭道:"那就沒事了.潛力激發仙丹只是把你的潛力爆發出來讓你可以使用它們,但是它們一直就在你的體內,你要是不用就不會減少.聽你的說法逃跑和戰斗的過程都很短暫,所以潛力雖然爆發出來了,實際上的消耗卻很低,所以我估計你回去最多手軟腳軟一兩個小時就能完全恢複,不會躺兩天那麼誇張."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還有不少朋友等著去救呢.不過前期行動我肯定幫不上忙了,只能是最後部分才能參戰."

"你放心,這麼大的行動不可能說開始就開始的,再說混亂與秩序神族現在都還在外面辦事呢,我要跟宙斯攤牌總得先把它們叫過來才行啊.你不會以為我能一個人單挑整個奧林匹斯神族吧?"

阿芙洛狄忒笑著說道:"我把這個給忘記了,那我就不管了,等開戰了叫上我吧."

我這邊和阿芙洛狄忒說著話,身上的副作用也已經逐漸消失,畢竟我的合體狀態也是和激發仙丹一樣根據使用情況出現副作用的.之前只是合體撞了宙斯一下就跑路了,攏共沒有一分鍾時間,這麼短的合體時間副作用自然也就很低.

在我身上的副作用消失之後我們便直接降落到了海神殿通道,不過阿芙洛狄忒要從幸運背上下來的時候被我阻止了,畢竟她現在藥力還沒過,多動一下都會增加身體負擔,所以我直接召喚出了兩名麒麟武士,然後又從風龍空間里翻了兩根不用的長槍出來當棍子,再找了幾件法師袍在棍子上一穿,拉緊之後就是一張簡易擔架.

阿芙洛狄忒長這麼大估計都是第一次睡擔架,躺在上面總覺得渾身不對勁,尤其是附近有玩家經過的時候這位更是臉蛋紅的像倆蘋果.她卻不知道,她越是這樣臉紅羞澀,反而就越是會吸引更多的人盯著她看.不管怎麼說阿芙洛狄忒也是美神,既然是掌管美貌的女神,阿芙洛狄忒的相貌自然差不到哪去.平時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好歹還能降低一些別人的窺伺程度,現在這樣紅著臉蛋的樣子簡直就等于是在向男性們發信號說"快來吃我吧"一樣.

"那個……會長……"見我一個人走在前面,阿芙洛狄忒終于忍不住出聲喊了我一聲.

我回頭看了下羞澀的阿芙洛狄忒,再看了看周圍的人群,隨後就意識到了阿芙洛狄忒的困擾,于是直接一揮手,甩出了一團紫色煙霧,跟著就見周圍的人開始四散奔逃.

阿芙洛狄忒坐在中間詫異的看著逃跑的人群轉頭問我:"他們怎麼了?"

我笑著說道:"被你嚇的."

"啊?"阿芙洛狄忒愣了一下,沒明白我的意思.

我笑著解釋:"剛剛那個是個簡單的小技能,我們行會的玩家自娛自樂搗鼓出來的.因為我是會長,所以行會里所有人發明的自創技能,只要他輸入行會技能表,我就會在下次訪問圖書館時自動學會.這個技能我覺得挺不錯的,所以就放到了常用技能列表里,沒想到效果還不錯.你別看我只是扔出了一團煙霧而且很快就消散了,但是這個煙霧卻可以產生幻象,讓被包裹的東西出現扭曲的視覺效果."

"扭曲?"

"嗯,基本上就是顛倒黑白的樣子.越大的東西看起來越小,越惡心的東西看起來越美味,越漂亮的東西會看起來越那什麼,你這麼漂亮,我估計這一反轉,他們估計看到的就是絕世丑女,沒嚇死人已經不錯了."

"啊!會長你怎麼可以這樣!"聽說自己變成丑女還嚇跑了那麼多人,阿芙洛狄忒立刻就不干了,不過她也知道我只是想幫她排除尷尬,所以也就是和我玩鬧而已,不是真生氣.

我們就這樣順利的到達了海神殿,然後隨便找了個本地的守衛問了一下就很快見到了龜田,之後由龜田領著我們見到了波塞冬.

當我們到達波塞冬這邊的時候波塞冬正在宰人,不是引申含義上的宰人,而是字面意義上的宰人.被宰的就是宙斯派到海神系這邊的探子以及一些原本海神系內部的但是被宙斯收買的家伙.

之前留著這些人不去動他們是因為不想激怒宙斯,現在馬上就要開始反攻程序了,所以也就沒必要再擔心什麼了,開戰之前自然就是先拿這些人開刀,一方面肅清內部不安定因素震懾那些三心二意的家伙,另外一方面也相當于開戰之前的祭旗儀式,可以鼓舞士氣.

阿芙洛狄忒剛一道來就看到這一幕明顯有些不太舒服,雖然之前說的是滿不錯的,但是阿芙洛狄忒在此之間畢竟還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這些奧林匹斯神族中的成員都和她有著或多或少的關系,其中或許有些人和她關系不好,但大部分人肯定都是有著一絲絲正面關系的.就像其他的奧林匹斯神族叛逃的原因一樣,他們是無法忍受宙斯,又不是反對自己身邊的其他奧林匹斯神族,大家敵對也是因為理念不合,不是真有多大仇恨.在這種狀況下看到這麼多的奧林匹斯神族被一次性處決,阿芙洛狄忒多少總還是會有些不舒服的.

"我知道你覺得太殘忍了,不過我也不是沒有給他們機會."波塞冬發現阿芙洛狄忒的表現後就知道了她的心思.和阿芙洛狄忒這種一輩子都受到別人關照的花朵不同.波塞冬身為海神系的老大,她的智力水平明顯超越阿芙洛狄忒一大截.只不過一個眼神就明白了其中關鍵."阿芙洛狄忒你現在看到的都是拒絕加入我們的死硬分子,這些人即便被我們放出去也是會不斷的找我們的麻煩,即使宙斯不存在了事情也不會有任何改變.所以我們和他們已經不可能有任何調和的可能性了.事實上這次抓到的叛徒和間諜遠不止這幾個,不過在我的勸說下其中很多人都答應了加入我們或者兩不相幫,這些人現在都被我看押了起來,等到戰斗結束後就會釋放他們.所以說,你不要覺得我殘忍,這是權力更迭必須經曆的陣痛."

阿芙洛狄忒雖然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大道理,但是阿芙洛狄忒這丫頭有一點好,那就是她能理解最基本的道理.盡管不知道殺人和他們的跳槽有什麼關系,但是她知道她現在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而這些是冰霜玫瑰盟的事情,她可以不喜歡,不參與,但是不能去干擾.

因為阿芙洛狄忒不想看到這些家伙被殺的過程,加上她的虛弱期剛好到了,所以波塞冬就安排人把她送到了後面去休息,至于我當然是留在了波塞冬身邊.

"既然是要處決,不如利益最大化一點吧."我看著波塞冬詢問她的意見.

波塞冬多精明的人啊?一聽我的話立刻就明白了我是想代為執行死刑.別忘了這是游戲里,要被干掉的那幫都是神族,而我則是個玩家.雖然我現在以為級別太高,一般的怪物都拿不到經驗值,但是神族的經驗值對我來說卻依然是大補之物,何況這邊起碼跪了二十幾個神族,而且還都是被捆著的.這一刀一個殺起來多爽快啊?

明白我的意思後波塞冬立刻點了點頭,反正誰殺都是殺,對他們來說砍掉幾個神族又不長經驗,所以波塞冬自然不介意做個順水人情.反正以後他們都是要在我手下混飯吃的,這種賣好的機會可是不能錯過.

波塞冬這邊同意了我的請求,我自然毫不客氣的接替了劊子手的工作.

屠殺神族本來是件挺麻煩的事情來著,畢竟神族的力量強大,要戰勝不容易,更麻煩的是對方的生命力頑強,即便變成了神魂,如果不被震散意識體都不算真正被殺.不過,因為我的身上穿的是哈迪斯改造過的冥衣化龍魂套裝,機上我有弑神屬性,所以在我面前神族的那點優勢完全就發揮不出來.要害攻擊的高爆發,加上這些不肯投降的家伙本來在被抓的時候就經過劇烈反抗,現在幾乎都是一身傷,對于這樣的目標我自然是一下輕松解決.

看著躺了一地的神族,我趕緊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經驗值,還不錯,居然上漲了很明顯的一段,看樣子再來一次這種處決行動就能升級了.

搞定了這幫神族之後自然不能就這麼扔著,先是波塞冬站出來說了一番話,然後就是將這幫神族的尸體處理了一下,最後就是任務分派大會,當然這種大會不是開會商量事情,而是分派任務,屬于通知類的會議,下面的人只要聽著就好.

趁著波塞冬這邊搞誓師大會的時候我又去找阿芙洛狄忒讓她默寫了一份新的名單出來,本次計劃中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要從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中將這些投靠我們的奧林匹斯神族的神魂抽出來,所以維娜那邊必須知道哪些才是投靠的神族,而哪些是不能動的神魂.

有了名單之後我又從波塞冬這邊抽調了一些低級的海斗士出來充當信使,然後讓這些海斗士帶著我們行會的信物去找那些阿芙洛狄忒聯絡過的已經答應加入我們的神族給他們送去最新的通知以及具體計劃執行細節.之前因為怕有人泄密,所以連阿芙洛狄忒都不知道具體行動細節,自然那些由她聯絡到的神族也都不知道行動計劃,至于現在就無所謂了,反正行動即將開始,即便宙斯現在知道了也來不及准備了.

整個計劃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中,而我現在就是這里最忙的人,因為各種事情都需要我來協調.很多人都以為當領導的好像從不干活就可以得到很多好處,我承認能得到很多好處是真的,但不干活是肯定不可能的.領導者的工作不是在一件事情開始後去干這個事情,就好像生產廠家的廠長是不需要參加生產一樣.領導者真正的工作是策劃,並組織人員和各種資源使整件事情啟動起來,並且保證事情在進行過程中能夠順利的進行下去,這才是領導者的工作,至于具體進行的內容,那不是領導們需要處理的事情.

現在我們行會對奧林匹斯神族的整個拆解計劃正在啟動狀態下,盡管計劃實際上還沒開始,但卻是我最忙的時候,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搞得我根本停不下來.以前在行會里有智囊團和軍神他們幫忙還能輕松很多,這次的計劃因為需要突然性,加上行會里的人員因為一系列原因被分散在了好多不同的地方,所以我現在根本得不到支援,只能自己在這邊安排各種事情.好在波塞冬本來就是海神系的老大,對管理調度也很在行,加上波塞冬手下也有一整套的領導班子,所以到時能給我幫不少忙,要不是他們在旁邊支撐,我就算累死也別指望忙的過來.這畢竟是場大型戰役,我一個人要是能忙的過來那我就是超人中的超人了!

准備工作比我預期的要稍微長一點,主要原因是手下不得力.海神系的神族雖然也還算比較認真,但因為之前宙斯的戰略安排,海神系其實沒怎麼參加過戰爭.奧林匹斯神族的對外戰爭一直都是哈迪斯的冥神系在負責,這也是哈迪斯他們最先決定反叛的原因.但你不得不承認,任何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

確實,哈迪斯的冥神系一直遭到天神系打壓,最苦最累的工作都是他們的,而且經常參加對外戰爭充當主力,死傷慘重.但是,正因為傷亡慘重,所以冥神系才會個個是精銳,人人是主力;正因為總是負責對外戰爭,所以冥神系的團隊協調能力優秀,決策迅速執行有力;正因為一直被欺壓,所以內部團結,能夠將力量凝結于一處共抗外辱.所以說,哈迪斯的冥神系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宙斯總是在想辦法削弱他們.當然,雖然從客觀上來說冥神系的強大是宙斯造成的,但因為出發點的問題,所以冥神系是絕對不可能去感謝宙斯的,反而要視其為最大仇敵.這就好像新中國是因為日本人的侵華戰爭才會破而後立從滿清統治下的疲弱狀態中走出,重新躋身于世界大國行列.可是我們能因為這個去感謝日本人入侵我們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麼說,波塞冬的海神系因為宙斯想要拉攏他們對付哈迪斯的冥神系的原因而受到了優待,即便是沒有像天神系那麼好的福利,也沒有經曆冥神系的那種磨難.于是乎,生活太和諧的海神系雖然有波塞冬的努力強化,卻還是顯得相當的疲弱,究其原因就是生活太安逸了造成的.

因為很少處理這種戰爭計劃,所以即便是有我和波塞冬在指揮,各行動人員的執行力度還是有些不夠,最終結果就是我的計劃展開速度比預計的要慢了好多,直到天亮之後都沒有完成,最後等計劃通知到位的時候已經都是大中午了.當然,這段時間我也沒耽擱,趁機聯系了行會內將計劃都通知了下去.

相比之海神系這邊和那些投靠過來的天神系的緩慢效率,我們行會的執行力度可就是飛一般的快了.一個早上的時間行會里各種能夠參加對神族作戰的單位就進入了集結待命狀態,同時這些人全都被送到了歐洲,並且借用了黑暗神殿的傳送陣幫助被運送到了希臘外圍區域,最後由海神系派出的高級運輸隊全部拉到了海神殿這邊.不過這邊過來的人依然不全.之前我們行會做那個執政行會任務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和我們對著干的行會,結果為了完成任務我們連艾辛格移動要塞都用上了,現在還有好多神族和艾辛格移動要塞一起停留在歐洲沒回來.

本來按我的意思是直接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再次跳躍到希臘把人送過來,但是玫瑰說這樣太花錢了,所以就沒讓.最後檢查了一下艾辛格移動要塞所在的位置,確認的結果居然發現離希臘不是很遠,所以最後就決定讓艾辛格移動要塞自己飛過來.雖然支撐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反重力裝置耗能也不低,但是跟空間跳躍比起來,那就跟經濟型轎車和重型坦克的耗油量對比一樣,絕對差著幾個數量級呢.當然,從天上飛過來除了速度慢之外,還有一些別的連帶麻煩,比如說……"什麼?被襲擊了?誰敢襲擊我們行會的移動要塞?你們沒掛旗子嗎?"聽道通訊器里傳出來的聲音我驚訝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玫瑰也是相當氣憤的回答道:"還能有誰,聖殿山的那幫鳥人唄!"

"耶和華?"

"對,就是他的手下."

"難道是因為我之前劈了他的聖殿山,他就要打沉我們得移動要塞找平衡?"

玫瑰道:"應該不是這樣.我估計耶和華也只是想惡心一下我們,不是真的要和我們開戰."

"都襲擊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還不是要和我們開戰?"

"襲擊我們不是耶和華的人,而是一群玩家,不過他們是受耶和華的手下指使的,所以還是要算到耶和華的頭上,只不過他這次沒有讓自己人動手就說明不想和我們鬧僵,只是想表現一種意圖."

我點點頭算是同意了玫瑰的說法.耶和華此舉的關鍵在于表明態度.我在不久之前剛剛劈倒了聖殿山,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實實在在的打臉行為,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又正好經過耶和華的領地,要是他對此不作出任何反應,那就會被人認為是軟弱好欺,可是耶和華也不傻,正相反,這家伙在神族之中算是相當狡猾的存在,而且他也是這麼多神族中僅有的幾個不把臉面當回事的家伙.因此,他根據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路線猜測到了我們行會這次是要和奧林匹斯神族開戰,而此戰對他來說是有好處的.可是眼下他和我們又有矛盾,不出手的話說不過去,出手了萬一干擾到我們的計劃又會造成奧林匹斯神族得利的情況,到時候他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可他偏偏是最不看重臉面,尊嚴的人,所以他干不出那種事情來.不過,要是完全不動手他也覺得確實不太合適,所以就想了這麼個辦法,發布任務找一群玩家出來給我們上點眼藥.他知道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厲害,也明白幾個玩家根本不可能對我們造成實質性損傷,所以此舉的關鍵在于表達一種態度,戰斗結果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雖然耶和華這樣想,我們也猜到了耶和華的意思,可問題是大家都忽略了一幫人,那就是接了任務的那個行會.這個行會只是個中小型行會,實力一般,人員也不多.正因為行會小,所以沒什麼高級人才,結果就是這幫人完全沒搞清楚狀況就貿貿然的攪入了我們幾大勢力之間的博弈之中,而且他們自己居然還沒意識到這一點,竟然以為這是耶和華在考驗他們,于是他們就把任務給當真了.

你不得不承認,笨蛋有時候也是挺可怕的.因為笨蛋的思想簡單,所以他們做事情往往比聰敏人認真,不懂得去思考那些亂七八糟的利益得失.某些方面來說這應該算是優點,但大多數時候這都不是什麼好事.比如這次.

這個行會接到任務之後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行動其實根本就不重要,如果他們夠聰明,並且及時從論壇等地方收集到一些重要信息,那麼他們就能分析出耶和華此次任務的用意.要是他們理解這個用意,那他們就只要隨便對我們得艾辛格移動要塞扔幾塊石頭,然後在被抓住之後說是接到了耶和華的任務才這麼干的,也就沒他們什麼事情了.

可惜他們沒有了解任何額外信息,並且還認認真真的做了任務准備.雖然他們是笨蛋,但他們並不是白癡,比起白癡來他們的智力還要稍微高一點,所以這些人知道單靠他們搞不定艾辛格移動要塞,于是乎他們就想了點別的辦法.

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比較大,而且這一路上我們也沒避諱什麼,就這麼直接飛了過來,所以很多人都能看到艾辛格移動要塞.期間甚至有很多人專門等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下方就為了看看這座世界著名的能移動的空中要塞.因為這些人的原因,所以艾辛格移動要塞得位置信息根本不存在保密的說法,而那幫笨蛋據此掌握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行進路線.

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動力系統用的是那種來自德國的重力反抗裝置,雖然借助履帶式結構解決了重力反抗裝置啟動後無法水平移動的問題,但是轉向依然是個問題.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要轉彎就得先停止前進,然後落地,或者使用另外一套轉動底盤系統進行原地轉向,之後等方向調整好之後才能繼續開始移動.正因為這個過程很複雜,所以我們一般都是起飛前先把方向調整好,一路上都走直線,盡量不轉彎.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那幫笨蛋就此掌握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前進路線,再在地圖上用筆畫了條直線,于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之後的前進路線也就全都出來了.

通過觀察這張路線圖,他們發現半路上有一座山峰剛好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必經之路上,于是乎這幫家伙就開始提前准備.他們用各種方法搞到了大量的爆炸物,然後全部埋在了這座山峰之上,當艾辛格移動要塞經過山峰時果然沒有轉彎,而是從山峰的旁邊以十幾米的距離擦過山峰.因為還有十幾米的距離不會撞山,所以玫瑰他們也沒讓艾辛格移動要塞轉向躲避,就這麼從山邊開了過去.但是,就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剛剛看過去一大半的時候,山峰卻突然爆炸了.

那群笨蛋因為人比較傻,不知道多少爆炸物能產生足夠的破壞,所以就盡可能多的搜集爆炸物,結果就是山頂的那個炸點爆炸力大的驚人.當那幫笨蛋啟動引爆器之後,只聽轟的一聲,一朵蘑菇云騰空而起,不但艾辛格移動要塞被爆炸直接貫穿外壁轟出了一個窟窿,連旁邊的山峰都整個不見了.

這次襲擊可以說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埋炸彈的那幫笨蛋.他們沒有想到爆炸物威力這麼大,我們沒有想到會被襲擊,而耶和華則是根本沒想到他找的人真能把我們怎麼樣.不過,意外之所以叫做意外就在于他總是會發生在意料之外的情況下.不管怎麼說反正艾辛格移動要塞被轟出了一個窟窿,雖然沒有傷到關鍵部件,但是也因此出現了諸如某些人意外摔倒撞破了頭,有人正在下樓梯崴到腳,有人在吃東西差點被噎死之類的特殊傷亡.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多了個洞,而且穿透了外掛裝甲層和主裝甲板以及城市外殼,並且在第一,第二管道層之間造成了輕度損傷.有不少壓力管道爆裂,並且因為一條輸送燃料的管道泄漏,導致管道層發生大火.最後那些不知情的玩家看到的就是艾辛格移動要塞進山的時候還好好的,出來的時候卻是多了個正在往外噴火的大洞,而且濃煙滾滾.

"這算恐怖襲擊嗎?"聽著玫瑰的報告我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你想問我怎麼處理對耶和華的態度?"

我點點頭對著通訊器對面的玫瑰說道:"原本耶和華只是想表明態度,但是很明顯那幫笨蛋把事情做過火了.不過現在的事實是我們得艾辛格移動要塞被損壞了,不管程度如何,但是我們被人打臉了這是無可辯駁的.結果就是現在我們和耶和華的狀況倒了過來,而且我們正面臨著一個比耶和華更糟糕的情況,那就是我們比耶和華更在乎臉面."

之前耶和華發布任務讓人襲擊我們就是為了表示他的態度,而我們現在被襲擊了,而且對方下手太重了,這就變成該我們表明態度了.可問題是我們和耶和華都知道現在不是我們之間開戰的時候,更重要的是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事實上已經開戰了.盡管大家都公認冰霜玫瑰盟是世界最強行會,但我們必須有自知之明,起碼我不認為我們冰霜玫瑰盟有能力同時進行兩場對神族的戰爭還能獲勝,即便其中一場之是走個過場也一樣.神族不是軟柿子,沒那麼好捏.我們之前捏的很爽是因為背後有天庭給我們撐腰,現在不管是奧林匹斯神族還是耶和華的教廷都距離中國十萬八千里,天庭的手再長也伸不到這邊來.說起來埃及那幫神族倒是距離這邊挺近,可惜我們的關系還沒好到讓他們為我們出面和別的神族正面對抗的地步.

"真是麻煩啊!"皺著眉頭在那里轉了N個圈,直到旁邊的波塞冬都開始感覺頭暈了,我才最終下定決心."玫瑰."

"聽著呢."

"耶和華那邊不和他們開戰的方針不變,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我們不干.不過面子還是要爭,只是要掌握個度."

"那你想怎麼處理?"

"找替罪羊.殺雞給猴看."

"明白了."

雖然我說的很簡單,但玫瑰畢竟是我老婆,默契方面不是問題.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也很好理解.我們現在不能和耶和華開戰,環境,時間和資源都跟不上,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把耶和華的勢力滅掉了,我們又能有什麼好處?完全沒好處的事情我們又不是腦子有病非要往上沖?所以說,不能和耶和華正面開戰,但是又不能不標明態度,所以必須還擊,但是不能把耶和華打疼了.

這樣一想,最好的目標就是那幫炸了我們城市的笨蛋了.問題是這幫人搞出來的,我們打他們耶和華就會明白我們得意思,也不會因此而發飆.但是,這樣做只是很輕微的反擊,力度還不夠,所以還需要殺雞儆猴,至于目標那自然多得是,隨便找個教廷的分支神殿轟掉它就行了.別忘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可是軍事堡壘來著,長程火炮打擊范圍可是相當大的.再說艾辛格移動要塞頂上還有一套堪比洲際導彈的神箭系統呢,轟掉一座神殿足夠了.

被轟掉一座神殿就等于是向耶和華展示了實力,這樣我們就不會丟面子,同時對耶和華來說,損失一座地區神殿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我們得艾辛格移動要塞這次確實是被炸了個洞,雖然不是耶和華的本意,但事情是他挑起的,他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所以這樣做大家都能找到理由下台階,然後就能暫時平息這個事情.畢竟這種時候我們要是和教廷打起來了,最開心的肯定就是宙斯了,所以即便是為了讓宙斯開心不起來我們也不能在這個時候跟耶和華開戰.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啊意外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笨蛋們的最後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