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章 震懾行動以及意外襲擊  
   
第二十卷 第二百章 震懾行動以及意外襲擊

眼看著我們行會的人走進了任務發布處,前來阻止的這幾個玩家一個個都急的團團轉,可是身前擋路的機動天使壓根就不給他們任何機會.如果是人擋在前面,他們不管是用蠻力推還是使巧勁繞過去都是可能的,但是這招對機動天使沒用.機動天使既然被系統列為攻城武器,你就可以想象這東西的力量有多大了.想靠蠻力讓它們晃一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說想要快速從他們身邊繞過去,那個就更別想了.在複雜的戰略計劃制定方面可能機動天使完全一籌莫展,但是論肢體反應速度,這些人工靈魂的速度可是比一般人快多了.沒有複雜思維的機動天使思想比較單純,所以反應速度自然就快,因此跟他們比速度並不是什麼好主意.

在努力了幾次無果後那幫人就開始更加著急了,不過這個時候卻突然聽到旁邊的巷子里有個本行會的玩家伸頭出來喊他們過去.幾個人疑惑的跑過去之後才發現那人已經爬到後面的房頂上去了.看到他們出現,那個人立刻朝他們招手:"快,這邊有扇天窗."

一聽原來是天窗,幾個人立刻興奮了起來,然後七手八腳的全部爬了上去並從天窗進入了任務發布處的二樓一間房間,之後又從房間出來繞到了一樓.

此時一樓大廳中我們行會的幾個玩家已經在櫃台前面和那邊的NPC爭吵了起來.作為這邊的NPC,按照規矩自然是不能讓外人看任務記錄的,但是我們行會的人就是來查找記錄的,兩邊的目的相抵觸,最終當然是要吵起來.不過我們行會的人也知道這種事情八成是沒法和平解決的,所以也沒吵兩句就直接一伸手一把抓住櫃台內那個NPC的衣服領子,將其從櫃台里面拖了出來並一下摜在地上,然後一腳踩住了他的胸口,跟著抬頭對周圍的機動天使喊道:"動手."

這一下任務發布處算是徹底亂套了.進入房間中的幾台機動天使直接就一腳踢碎了櫃台往後面的檔案室走去,而那邊的幾個NPC就撲了上來想要阻止.不過很可惜,這邊的辦事員NPC都是普通NPC,他們都是沒有戰斗力的人員,與這些機動天使比起來那真是小綿羊和霸王龍的區別.兩個撲上來的NPC被機動天使直接一把抓住扔了出去,不過這幫機動天使顯然得到了特別指示,扔出去的時候明顯瞄准的是大廳內的那張沙發,而且力量也控制的剛剛好.兩個NPC摔在上面只是讓沙發往後稍微退了一小截就聽了下來,並沒有翻掉或者整個碎掉.

沒有了NPC阻擋,走到門邊的機動天使直接上去一把抓住門鎖,然後手腕一轉,咔嚓一聲直接把門鎖給拽了下來.扔掉已經掉下來的門把手,一巴掌把整個門都給推倒在地,然後閃身讓開了一條路.

檔案室里面並沒有守衛,而機動天使的大鐵手顯然不太適合翻書,所以他們進去也沒用.後面跟著的倆玩家在機動天使讓開後便直接走了進去,然後按照架子上的日期順序很快就找到了他們需要的檔案走了出來.也不避諱,就這麼直接當著那幾個NPC的面將資料放在門口的櫃台上翻閱了起來.

從樓上下來的那幾個家伙一轉過樓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幾個玩家抱著資料從檔案室里面出來的畫面,一看這情況他們哪還淡定的下來,立刻就急急忙忙的撲了上去想要阻止那幾個玩家翻閱資料.不過……讓他們相當意外的是站在樓梯口的機動天使並沒有阻擋他們的意思,甚至于完全都沒動地方,直接就把他們放了過去,然後櫃台邊上的那幾個玩家也沒有任何和他們爭搶的意思,看到他們沖過來就這麼退後了兩部站到了開門的那兩部機動天使身邊去了.

幾個人沖到櫃台邊也不管對方為什麼沒阻止他們,反正就是一把抱起資料扔到了地上,然後一個火球術砸上去將厚厚的一疊資料全部化為了灰燼.看到地上的火焰逐漸熄滅,那堆資料也變成了一堆黑灰之後,這幾個人才露出了一幅如釋重負的表情.不過,就在他們放松下來的同時,對面那個來自我們行會的玩家首領便開口說話了.

"現在輕松多了是嗎?笨蛋們?"

被對方突然這麼說,幾人中一個嘴上不吃虧的家伙立刻反唇相譏道:"你才是笨蛋呢.哈哈,資料被我們燒了,看你還怎麼查!"

聽到這位的話,對面我們行會的那位帶隊的玩家干脆雙手捂臉大喊著:"好吧我認輸,和你這樣的人玩計謀真的是多此一舉!"

"什麼玩計謀?你在說什麼啊?"這邊的幾個人顯然還沒完全明白過來.

那邊我們行會的玩家就好像完全沒聽到他們的話一樣,直接伸手將被自己踩在地上的那名NPC給拉了起來,然後一邊幫對方拍掉身上的灰塵一邊道:"真是不好意思,把這里弄的這麼亂.感謝你們的配合,這是一點小小的補償,請一定收下."

與之前劍拔弩張的氣氛完全不同,那個被拉起來的NPC一點生氣的樣子也沒有,反而是曼聯堆笑的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大袋子,然後說道:"能幫助您這樣慷慨的人真是我們得榮幸,再說這也不違反任何規定不是嗎?"

"對對對,這絕對是符合規定的."我們行會的那個帶隊玩家立刻肯定著,然後對那邊的其他人和機動天使說道:"好了,收隊吧,該去見見我們真正的目標了."

"這幾個怎麼辦?"旁邊一個玩家問道.

帶隊玩家此時已經走到門口了,聽到這個問題頭也不回的伸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並吩咐道:"別用刀,省的給人家添麻煩."

房間里的那幾個笨蛋聽著對方的話都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突然聽到背後有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不過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離開了地面,然後腦袋就不由自主的向後旋轉了一百八十度,接著就看到了熟悉的複活殿選項界面.

像仍抹布一樣將手里的尸體扔在地上,幾部機動天使魚貫而出走到了街道上,其中幾部單手抱住了我們行會的玩家,然後張開翅膀下蹲,接著用力一蹬地面,同時背後推進器點火,轟的一聲就竄上了上方的飛船艙口,接著等所有機動天使返回,飛船便關閉艙門開始向前移動了起來.至于之前還和我們行會的人鬧得很僵的那幫NPC此時卻是在門口揮手送別.

為什麼這些NPC前後反應差這麼多呢?這個就要說到那幫人爬樓的時候沒看到的那段內容了.

我們行會的那幾個人是先進入任務發布處的,而那幾個人之後試圖沖擊機動天使組成的隔離帶,之後又找到一個天窗爬進來,這個過程其實也是耽誤了一點點時間的.而我們行會的那幾個人中有一個玩家是特殊類人員,他的戰斗力基本等于零,但是卻有一大堆加魅力的裝備和技能.在《零》中,玩家的魅力會直接影響到NPC對該玩家的態度,魅力高的玩家往往會受到NPC的優待,而魅力低則會被公事公辦,當然,如果你身上有什麼特殊屬性和某些特殊NPC的愛好不一樣,甚至可能出現魅力效果顯示為負數的情況.這種狀態下NPC不但不會給你優待,還會專門找你的茬.我們行會帶來的這位玩家就是專門發展魅力以及一切親和力屬性和談話技能的談判專家,目前本行會像這樣的人員還有不少,這個主要得益于我的推動.因為我當初發展之所以比別人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我的魅力值比較高,所以受到了很多NPC的優待,結果平白得到了很多好處.那些好處雖然現在看來可能不值一提,但在資源貧乏的前期,這些好處卻是讓我從眾多玩家中脫穎而出的關鍵.

正因為我很早就知道了與NPC搞好關系的重要性,所以後來我特地在冰霜玫瑰盟中設立了專門的談判專家類型的玩家,這樣人的工作就是和NPC打交道.

剛剛我們行會的這位談判專家就是利用了那些人找路的那段時間和這里的NPC主管打成了協議,協議內容就是演一場戲.在這場戲中我們會摧毀櫃台和檔案室的大門,但是根本不會去碰大門內的資料.至于我們行會的那兩個玩家抱出來的資料,其實根本就是一堆廢紙,是他們從自己的鳳龍空間里拿出來的,根本就不是檔案室里的資料.

因為我們答應不碰資料,所以也就沒有違反任務發布處關于不能讓外人查看資料的規定,也就是說那些NPC根本沒有違反規定.雖然我們破壞了任務發布處的設施,但是我們得協議中就包括了雙倍賠償的協定,因此那些NPC也覺得自己占便宜了,再加上談判專家的技能生效,因此NPC們果斷的答應幫忙演戲,結果就是那幫白癡沖出來燒掉了一堆廢紙.至于我們需要的情報嗎……這個還用問嗎?我們跑來查是誰接的襲擊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任務,這種時候誰來阻止我們查資料就等于自己站出來喊就是我干的一樣,這簡直就是不打自招.

我們行會的那個帶隊玩家其實一開始也不相信有人能蠢到這種地步,所以就和這次一起行動的其他人打了個賭,最後他捂臉說認輸就是和其他幾個人說的,表明他已經對這幫人的智力不抱希望了.

實際上當那幫家伙沖進房間的一瞬間他們就等于是承認了是他們策劃的襲擊事件,所以我們行會的玩家只是看了下他們胸口的行會徽章就連審問都沒問就直接走了.

記得徽章樣式就可以去城市管理處查詢本國行會徽標記錄,這個東西是公開的,而且可以免費查詢.有了這個東西就能知道對方是什麼行會的人了.現在看到他們的徽章樣式,我們派往管理處的人直接就可以查詢到對方的行會資料,然後用通訊器發回那兩艘飛船,所以飛船上的人也是很快就知道了這座城市就是對方行會的城市.

既然知道了對方就是這里的管理行會,那就簡單多了.對付管理行會的話,連宣戰都不用了,直接就以普通模式進攻就行了.只要注意別去破壞城市主要設施,基本上就不會被強制進入戰爭狀態.

因為要攻擊的目標就在城里,所以飛船幾乎沒怎麼加速就到了對方頭頂上.因為速度太快,即便是被干掉的那幾個玩家使用複活的方式回來都沒能趕上報信,不過他們就算早些回來也沒用,因為實際上行會總部里的人都已經奔著任務發布處去了.

達到對方行會總部之後我們行會的玩家便問那個帶隊的玩家."我們現在怎麼辦?徹底摧毀還是怎麼辦?上面有指示嗎?"

"大姐頭說了,自由攻擊,不要留任何余地."

"那就是盡量破壞的意思嘍?"坐在駕駛位上的一名玩家問道.

帶隊的玩家起先沒注意是誰說的,結果就習慣性的點頭說是,結果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來不及了,之間那家伙興奮的一拍按鈕,他的座位直接就從指揮艙下降到了船底,並且直接進入了一個炮台的操縱台上.上面的帶隊玩家想下來阻止,可惜沒有專用通道根本來不及下來,結果只能繞道從船艙走,可惜還沒等他出門就聽到穿上傳來嗵的一聲悶響,跟著下方就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等他跑到船舷就看到一大團火焰從船身側面翻滾而上,熏得他不得不退回了船艙里面.

這邊一聲爆炸之後還沒結束,下面的那門炮居然又是嗵嗵嗵的響個沒完了起來,再然後就聽著下面不斷的有爆炸聲傳來,最後甚至都聽不出來到底有多少聲爆炸了,因為前後的爆炸聲挨的太近,已經完全分不出來到底有幾聲了.

"哈哈哈哈……還是這東西爽啊!"和上面一臉苦笑的帶隊玩家不同,下面的炮室內,那名玩家此時正雙手抓著兩個好像飛機搖杆一樣的東西用力將上面的扳機扣到底,而隨著他的動作,那倆搖杆也在劇烈的震動著.隨著那玩意每一次震動,下方的雙聯裝發射器就會噴出一道近兩米長的火焰,同時發出嗵的一聲響,而下面的地面上必然會爆出一個大火球.

實際上他抓著的這玩意就是一門雙聯裝的速射炮,火炮本身沒啥稀奇的,關鍵是彈藥比較夠勁,因為裝的都是液化魔晶蒸汽彈藥,所以別看這玩意只有而是毫米口徑,實際上每一發炮彈落地都不亞于一枚普通航彈的威力.

這家伙在下面正打的爽,突然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他手里的武器居然突然停了下來,任他怎麼扮都沒反應.急的火燒火燎的那家伙立刻站起來查看了供彈器,結果發現供彈器居然也不動了,最後一看頭頂的指示燈,竟然全滅了.

"奇怪,怎麼會沒有能量了?難道……?"

當那個家伙在下面難道的時候,上面幾層的控制艙內,帶隊的那個玩家正抓著一根被他硬給拽斷的魔力導線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同時感歎道:"噓……還好我反應快想起來這里還有根總控電纜.喂,你們下去兩個人把那瘋子給我拽上來關到小黑屋里去,返回艾辛格移動要塞之前絕對絕對不許他出門,你們必須保證每一秒至少有兩個人在他身邊盯住他,明白嗎?"

"明白了."幾名玩家聽完命令立刻跑了下去,而下面那位還在那研究著為什麼武器沒反應了.

其實這位並不是故意搗亂的,他實際上是精神病患者.不是貶義的那種,而是真正的精神病患者,醫療單位都開出了證明來.不過他不是那種危險性的暴力精神病患者,只是有些事情上會出現行為失控的狀態.他的智力其實很高,目前擔任我們行會的技術部門高級研究員,目前的小型化飛船項目基本都是他在負責.這次能讓他出來也正是因為這兩艘飛船都是新產品,暫時還不確定可靠性具體如何,帶個專家在船上,萬一半路出點啥問題,起碼有人會修.不過,這位的精神病比較麻煩,他會間歇性的興奮,尤其是碰到他喜歡的事情時會表現的比一般人更加興奮.一般人興奮過度的時候就是會有些忘乎所以,但那不會經常發生,他的精神病特征就是只要一興奮就必然忘乎所以.

這家伙平常很喜歡搞研究,而且一搞起研究就興奮,但是因為他這種極端化得興奮和熱情,所以他的研究效率非常高,因此我們行會才會收留他.不過他還有個愛好就是喜歡武器,尤其是槍炮類武器,那些重型單位還好些,最糟糕的就是類似重機槍,機關炮之類的東西,他只要一摸到立刻就會興奮,然後就會忘乎所以.剛剛要是帶隊的那位不把控制線拽段,這位不把彈倉里的彈藥全打完時肯定不會停下來的,但是下面的行會駐地明顯不夠他轟的,所以如果讓他繼續,那麼等行會駐地沒了之後他就會開始轟旁邊的城市功能建築和民房,之後這次的行會挑戰就會變成攻城戰.

這座城市是系統城市不是玩家城市,所以我們不想對這座城市發生攻城戰,不然會降低我們行會在這附近所有系統城市的評價,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人之前到任務發布處的時候要帶上談判專家而不是直接武力解決的原因.

這位精神病研究員雖然瘋,但不是一直瘋,等下來的人把他拉出炮室之後他也意識到了自己又犯病了,所以沒反抗就跟著兩人回到了自己房間老實呆著去了.

看到這位終于被控制住了,那個帶隊玩家終于放下心來,然後大手一揮道:"再過去兩個人,用大炮把這里的行會建築轟掉我們就可以閃人了."

"那什麼……"旁邊一個玩家搗了搗這個帶隊玩家,直到他把注意力轉移過來之後才小聲說道:"我們沒炮了!"

"沒炮?"剛一聽到這倆字帶隊玩家立刻憤怒的吼道:"怎麼可能沒炮?我們不是……"說到這里他突然發現對方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的手,于是他就把目光也移了過去,于是乎看到了那根還在時不時的往外噴點火花的電線,然後他的聲音就越來越小,最後用非常和氣的口吻小聲問道:"這個不能接回去的嗎?"

對面的玩家點了點頭.于是隊長就跟瘟雞似的回身小聲說著:"那什麼……還是麻煩大家下去手動那什麼一下……抱歉了抱歉了!"

眾人憋著笑紛紛出了房間,然後各自去領了幾台機動天使跳下了飛船開始手動作業拆房子.這次雖然來了兩艘船,但實際上只有著一艘有武器,另外一艘根本就是個空殼子,頂多能算是運輸艦.

鋼城那邊的巨型飛船到現在都還在進行最後曬裝,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飛船也是根據那邊的實驗結果小型化之後臨時設計制造的樣機,屬于小型化驗證機,一共就造了三台,能飛的就這倆而已,另外一艘還在船台上焊接龍骨呢.就這兩搜也不是說就完全完成了.他們所在的這艘完成度高一點,基本功能都完成了,但是很多指示燈什麼的都沒裝,內部也沒裝潢,好多地方直接就是一堆堆的導線堆在那里,看起來亂七八糟.另外一艘不但沒有武器,很多艙室都還沒完全隔離出來,只有一些支撐架在,純粹就是拉出來試驗下輕量化龍骨的承載能力而已.

因為以上原因,所以實際上有炮的只有這一艘船,結果還讓隊長拽斷了控制線,這下直接就成倆運輸艦了.好在飛船的動力系統是獨立的,要不然這要是掉下去一艘,那樂子可就大了.

就在我們這邊的隊長尷尬不已的時候,被襲擊的行會的會長卻是驚訝不已,因為他的手下正指著冒煙的行會駐地方向朝他大喊著:"會長快看,好像是我們行會的駐地啊!"

"那不是我們之前看到的飛船嗎?"有人眼尖看到了懸浮在駐地上空的飛船.

一些稍微聰明點的立刻就想到了原因."肯定是他們已經搞到了我們得信息,正在進行報複行動呢!"

"我們現在怎麼辦啊?"有人問道.

"怎麼辦?當然是回去救援了."有人喊道.

那邊的會長現在也是手足無措了,聽到有人這麼喊也沒了主意,只好點頭同意,于是剛離開駐地的行會會員又開始往回跑,而另外一邊從城市執法NPC駐地出來的會員也看到了濃煙和飛船,于是果斷的帶著那幫執法者朝著行會駐地跑了過去.

這座城市本來也不是很大,這些人當時離駐地又不遠,所以等他們趕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我們這邊的機動天使大隊和玩家在拆房子,而被拆的就是他們的行會駐地.

"住手."行會里的人看到火海中的駐地立刻就激憤了,不過他們的呼喊並沒有讓機動天使們停下來,反倒是讓機動天使和我們行會的玩家找到了目標.比起拆房子,砍人顯然更有震懾效果,而這次行動要的就是對這個行會進行強力打擊以震懾其他行會和教廷,說白了這個行會就是倒黴撞槍口上了,而且被當成了殺雞儆猴的那只雞.

因為早有安排,所以我們這邊的玩家一點沒猶豫,看到對方出現直接就一指那邊對機動天使喊道:"攻擊,那些都是敵人."

機動天使們聽到命令立刻停止了繼續和身前的殘垣斷壁較勁,轉身走到了街道上面向那些玩家和NPC,跟著動作整齊劃一的從背後摘下了巨大的鏈鋸劍.隨著機動天使們手腕移動,所有的鏈鋸劍同時發出了怒吼聲,然後機動天使們便持劍沖了上去.這些鏈鋸劍雖然拆房子稍微差點,但是砍人絕對好用,而且以這種體積來說,這鏈鋸劍就算沒能用旋轉的鋸齒劍刃砍到人,用劍脊也照樣能拍死人.

兩邊的戰斗基本上沒懸念.對面的玩家水平參差不齊,大部分在平均線狀態,個別實力稍高的能達到三線高手的水平,而他們的會長勉強能算是二線高手中墊底的存在.但是普通版機動天使的戰斗力是介于一線高手和二線高手之間的一個水平,也就是說這幫人中最強的他們的會長也比機動天使低了整整一個階層.這麼大的實力差距打起仗來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第一排的機動天使就這麼揮舞著鏈鋸劍一路向前,然後對面的人就全都變成了小塊塊分散到了周圍的牆壁和地面上.剛剛被爆炸熏黑的地面和牆壁這會又被血水洗淨並重新染上了別的顏色.

"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吧?"坐在艾辛格移動要塞中的指揮中心內的紅月看著顯示水晶上的畫面說道.

旁邊的玫瑰也點頭道:"可以通知他們返航了.我們得態度已經表明,再和這些小行會計較會顯得我們沒有風度.大行會就要有大行會的氣魄,敢動我們的就要打得他哭爹喊娘,但是我們不回去折磨羞辱失敗者."

紅月一邊給前線發通知一邊說道:"可是我為什麼覺得這樣已經很缺德了呢?"

玫瑰毫不介意的說道:"因為這確實很缺德,不過利益這東西從來就沒乾淨過,我們只是有些缺德已經算是很高尚了.哦對了,發完通知之後這邊就拜托你了,我要到紫日那邊幫他指揮那邊的行動,現在奧林匹斯神族那邊好幾萬人都被卷入戰爭,他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

"沒關系,你去就是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又不是紙糊的,我就算不指揮,難道有人真能把他打下來不成?"

紅月這邊話才剛剛說完,玫瑰都還沒來及回應,突然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同時整個指揮中心都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並且玫瑰和紅月都同時感覺到腳下的地面似乎有些傾斜.

紅月一臉苦笑的說道:"喂喂,不帶這樣的吧?難道我真是烏鴉嘴,說什麼來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笨蛋們的最後掙紮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一章 陰魂不散的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