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三章 地獄的溫度  
   
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三章 地獄的溫度

雖然當初金幣給玫瑰下評語的時候只是形容一下玫瑰的辦法通常都比較坑人而已,不過這次倒確確實實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因為玫瑰真的是將地獄帶到了人間.

"准備好了?"兩名玩家各抓著一個巨大的好像車輪一樣的絞盤,然後其中一人向另外一人確認道.

被問到的那人點點頭道:"好了,開始數吧."

另外那人聽到對方確認立刻倒數道:"三,二,一,跑!"

隨著跑那個字出口,兩個人突然同時松開了自己手上的絞盤並轉身飛奔了起來,而隨著他們松手,那倆被他們抓著的絞盤突然便開始飛轉了起來,而伴隨著這倆絞盤的轉動,絞盤旁邊的一道金屬閘門也是開始緩慢的向兩邊移了開來露出了一道逐漸擴大的門縫.伴隨著這個門縫的出現,一股濃的化不開的紫色霧氣就仿佛瀑布一般迅速的從門縫中湧了出來,然後以一種不正常的速度開始迅速在通道內彌漫開來並一路向前湧去.

那倆松開絞盤的玩家一路飛奔到了前方一百多米遠的地方之後就看到了前方有一個比較大的升降平台,而此時平台上正站著一個玩家拼命地朝他們招手大喊著:"快快快!"

兩個人聽到那人的呼喊便低下頭開始咬著牙狂奔,速度頓時又快了不少.眼看著兩人用他們所能達到的極限速度沖上平台,旁邊那人立刻猛的將旁邊的一只控制杆向上一推,金屬平台立刻向上升起,同時他們頭頂上的開口也在迅速縮小,當平台飛速通過那個閘門之後,開口便以更快的速度迅速封閉了起來.而就在閘門封閉後不到兩秒,那紫色的霧氣便已經從閘口一沖而過,只要閘門再晚那麼一點點關閉,霧氣必然會泄露出去.

因為閘門及時關閉,紫色的霧氣沒能進入這道閘門,只能順著通道繼續前進,然後在向前了不到十米之後通道突然向側面一轉,迎面便是一台直徑達三米多的巨型風機正在高速旋轉著.紫色的煙霧迅速被風機抽了進去,然後順著管道輸送了出去.

"多元君?這里看起來和地圖上的倉庫區很像."一名日本玩家對著身邊的另外一人說道.

叫做多元的那個家伙聽了同伴的話人不住壓低聲音憤怒道:"你怎麼還在看那該死的地圖?我們被那東西害得還不夠慘嗎?那玩意就是個陷阱,趕緊扔掉."

之前說話的那人立刻解釋道:"不不不,多元君,我發現這張地圖雖然和我們走過的區域對不上號,但也不是完全沒用.這上面其實有很多房間的標記和結構都是正確的,只是其中混雜了錯誤的部分,而且一些房間和通道的位置也不對,但是如果把它拆分開來看的話就可以發現單個房間的地圖其實是正確的."

"那又有什麼用?不知道通道的走向和連接方式,光知道房間有什麼用?"多元不耐煩的反問道.自打他們開始襲擊艾辛格移動要塞開始,就感覺到處都不對頭.先是預料中的爆炸沒有造成預期中的破壞,之後進入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卻發現地圖對不上號,結果八隊人員分散開之後完全失去了聯系.雖然他們這次來執行任務的時候就已經打算好要掛回去了,可就算是死也不能白死吧?可是現在地圖信息不對,他們甚至于連值得襲擊的目標都找不到.從之前的那次爆炸就可以看出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堅固程度遠超他們的預估,那麼多液化魔晶蒸汽炸彈也僅僅是給艾辛格移動要塞開了個窟窿而已,即便內部的硬度沒有外面那麼高,肯定也不會差太多,而他們剩余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彈也不多了.如果只是隨便找個地方引爆根本就不可能產生什麼實際效果,僅僅是轟掉一些沒用的牆壁,對他們來說死的太不值了.正因為這一切的不順,所以才導致了多元現在的心情糟糕透頂,而且更讓他感到有火發布出來的就是因為正被我們行會的人圍追堵截,所以即便生氣他也不敢大聲咆哮,只能壓抑著自己的聲音,這讓他感覺更加的窩火.

相比之意境快要爆發的多元,和他一起來的石崗就要平靜多了.拿著地圖的石崗聽到多元的話之後立刻說道:"多元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我們可以把地圖當成是識別圖譜來用.現在在我們看來這些房間基本都差不多,除非是某些特別的位置,大部分區域我們其實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內容.有些大型設備看著很普通,但它可能就是某個動力系統的樞紐,而有些東西看著很重要,其實卻有可能只是個換氣扇,所以說,我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破壞什麼東西比較好.即便是我們從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下面走過,我們也無法識別它.但是,有了這個地圖我們起碼知道到達的位置是什麼地方,如果發現了什麼比較特殊的名稱房間,那就意味著這里真的很重要,破壞它就不會吃虧了."

聽石崗解釋完之後多元立刻興奮了起來."石崗你不愧是鬼手信長大人看重的人才,果然是有獨到見解.這個辦法好.你快看看我們現在在哪里?只要確認有襲擊價值的目標我們就立刻把身上的炸彈都用掉.這些東西如果只拿來和那些支那人同歸于盡實在是太浪費了."

石崗聽完對方的話之後立刻道:"事實上我和你解釋這些就是想告訴你,我們現在所在的房間時倉庫區,而這里應該是存放特種材料的地方.這些特種材料的價格可能不高,但它們無一例外的都很難找,所以一旦把這些東西破壞掉就會給冰霜玫瑰盟帶來巨大損失,所以……"

"哈哈哈哈,沒想到居然是這種地方.那還等什麼?趕緊的,把炸彈放下我們馬上轉移.如果只是摧毀一些材料,一枚液化魔晶蒸汽炸彈就足夠了,我們還有能力多襲擊幾個目標."

"好的,讓我來找個比較靠近中心點的位置."

這邊石崗正在找地方裝炸彈,卻不知道他們頭頂的一個很不起眼的位置,一團團紫色的霧氣正在從通風口湧出.這些霧氣的比重明顯比空氣要大,所以一出現在通風口外便迅速降落到了地面上.

因為不是什麼專業化爆破人員,所以石崗也只是找了個看起來比較靠中心的位置安裝炸彈而已,因此並沒有用多長時間.不過,即便是僅僅耽擱了十幾秒,也已經錯過了最後的機會.

就在石崗將炸彈放好並給發條式定時裝置設置時間的時候,他忽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似乎感覺到一絲異樣的石崗抬頭看了看周圍,但是好像也沒發現什麼問題,于是低頭繼續設定時間.隨便撥了個幾分鍾的延時引爆之後他便站起來招呼其他人趕緊走,只是這個時候周圍的情況卻明顯不太對勁了.

"你們有沒有發現,這里好像變冷了很多."一名穿的比較單薄的女性忍者出聲詢問道.

旁邊的一名陰陽師卻是皺眉道:"我感覺到了大量的死亡氣息,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死亡氣息?"帶隊的多元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是考慮到那個炸彈,最終還是道:"先別管那氣息了,我們趕緊走,炸彈要爆了."

眾人這才想起來身邊還有個正在倒計時的炸彈,于是也不再管那一點點的溫度變化了,趕緊往來時相反的方向跑去,因為那邊有另外一個出口.不過,就在它們向那邊的出口靠近之時,他們卻是發現越靠近那邊的出口溫度就越低,而且之前站在倉庫中心位置還沒覺得,這一動起來感覺就變得明顯了很多.隨著霧氣進入的越來越多,有人很快注意到了倉庫里出現了大量的霧氣,之後就有人發現了通風口處噴薄而出的紫色霧氣.相比之擴散到倉庫里的稀薄霧氣,通風口位置的紫色霧氣可是濃的多,一眼看過去就能發現那幾乎完全不透明的霧氣.

"支那人不會在自己的城市里使用毒氣吧?"一名日本玩家看著那些紫色的霧氣傻傻的問道.

之前說話的那名陰陽師這個時候突然叫道:"該死,這不是毒氣,是陰氣!"

"陰氣?"

"陰陽界的陰氣,也可以叫做死氣,鬼氣或者干脆直接叫它負能量迷霧也行.總之這些東西活人是不能碰的!"

"那要是碰了呢?"

"先是體溫持續降低,感覺到寒冷,然後是體力和身體機能下降,最後死亡.而且死亡之後會百分之百轉化為亡靈生物."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有辦法防護嗎?"石崗問道.

那名陰陽師站在那里向了幾秒之後搖頭道:"要是低濃度的倒是有很多方法防護,但是這種東西濃度越高威力越大,看出風口的那種煙霧濃度已經到了絕對擋不住的地步了.如果整個倉庫都變成那種出風口那樣的濃霧狀態,我們在那種環境中最多能堅持五分鍾就得完蛋."

"你不是陰陽師嗎?難道你也怕?"

"我是陰陽師可我還是活人,即便是亡靈法師,在沒有對自己使用亡靈轉化之前也是沒法抵抗這種負能量侵蝕的!"

"拿我們怎麼辦?就這麼等死?"之前的女性忍著問道.

石崗喊道:"別管那麼多,先跑出去再說.即便這里的霧氣濃度達到那種狀態也還要五分鍾才能致死,但是那枚炸彈已經沒有五分鍾了.而且你們怎麼知道別的房間就一定和這里一樣也全都是負能量迷霧?"

聽到石崗這麼一提醒眾人才反應過來趕緊跑了起來,只是隨著他們的前進,眾人發現自己的狀況開始越來越糟糕.穿著重型裝備的人還好點,那些忍者和法師類的人員明顯開始感覺到手腳都在控制不住的直哆嗦,而且他們發現自己呼出的氣居然凝結成了白霧,就好像冬天一樣.更誇張的是其中一些人的頭發上居然開始出現了白霜.

"該死,我感覺自己的手腳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一名忍者一邊跑一邊喊這,而且他的移動速度說是在跑,其實比走路也就快一點而已,因為他現在的動作僵硬的就好像是九十多歲的老人家一樣,而且還是那種體弱多病的老人家.

"不行,這樣我們跑不出爆炸范圍炸彈就會爆炸的!"一名玩家喊道:"我們還是回去先關掉炸彈吧?"

多元立刻呵斥道:"八嘎,冰霜玫瑰盟的人明顯是要致我們于死地,我們可能根本沒有機會再放另外一顆炸彈了,不趁現在獲得一些斬獲,我們難道要白白死在這里嗎?"

"對不起,是我錯了."之前提議的家伙立刻道歉.

這邊眾日本玩家統一了意見之後繼續拼命奔跑,但是速度真的好想老人家在散步.倉庫內現在已經彌漫起了一層肉眼可見的紫色武器,雖然還沒有出風口那里那麼誇張的濃郁,但是已經有很明顯的紫色出現了,而且超過五十米之外基本上就已經看不清東西了,這種濃度的霧氣實際上已經相當誇張了.

"該死,我們肯定跑不出爆炸范圍了."一名玩家哆嗦著說道,他現在已經感覺自己快要無法行動了.

旁邊的石崗這個時候卻是皺起了眉頭,然後歎氣道:"我想我們這次要白白犧牲了!"

"為什麼?"旁邊的多元原本還沉浸在即將對我們造成巨大損害的滿足之中,冷不丁的突然聽到這麼一句話立刻就淡定不下來了.

石崗哆嗦著伸收遞出了一塊懷表,看到對方疑惑的目光後他才說道:"這是我的計時器,它現在停止了,但是剛剛它還在走."

"這又代表什麼?"

"代表炸彈上的定時器永遠也走不到起爆位置了.我們的定時器就是個上發條的時鍾,和我這個計時器是一樣的工作原理.你看周圍,這種負能量顯然不是單單讓我們感覺到冷這麼簡單,氣溫是真的下降了.周圍的東西上都結了一層霜,說明溫度真的很低.我的計時器被我戴在身上都因為低溫而停頓了,那個定時炸彈上的計時器肯定更早就凍住了,所以它不可能走到爆炸位置,也就無法引爆了."

"該死!"多云憤怒的咆哮了一聲,此時他已經顧不得再隱藏行蹤了.罵完之後他立刻轉身往倉庫中心蹣跚的走去.

石崗在後面喊道:"多元君你干什麼?"

多元頭也不回的說道:"我去手動引爆它,就算是死也不能讓支那人好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二章 坑死你沒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四章 地獄中的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