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章 准神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章 准神

"你都不考慮一下的嗎?"波塞冬的超快反應把我都給高愣住了.

波塞冬倒是沒對自己的決定有什麼異常反應,而是直接道:"這有什麼好考慮的?"

"沒什麼好考慮的嗎?"

波塞冬看著我問道:"你會虐待她嗎?"

我果斷搖頭.

"你會讓她變的更強嗎?"

"那當然."

"你會阻止她和我見面嗎?"

"我為什麼要阻止啊?"

"把我為什麼要反對?"波塞冬反問我:"跟著你的話她就等于是有了不死之身,而且你的實力提升她也會跟著提升,另外,你本來就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我以後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成員,也算是冰霜玫瑰盟的人了,相見妹妹也容易的很.這樣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這個……"想了半天貌似也確實沒有啥可反對的,畢竟我本來就是覺得波塞冬她妹妹成為我的魔寵也不錯,所以才會提出這個請求的,後來問波塞冬為什麼不反對只是因為覺得她答應的太快了而已,其他倒是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既然波塞冬已經同意了,那也沒必要浪費時間了.我直接和波塞冬打了個招呼就直接奔著海神殿那邊去了.這個魔寵反正已經決定要收了,早點入手還能趕得上之後的對奧林匹斯神族神戰,這樣還能撈點經驗,另外,我發現一起打仗似乎也可以加速忠誠度培養,因為戰斗中己方人員需要互相掩護互相協助,一場戰斗打下來互相之間也不知道幫過對方多少次或者救過對方多少條命了,這種關系培養能不快嗎?難怪人生幾大鐵中就有一個一起扛過槍.戰友之間果然是最容易培養感情的.當然,這個戰友指的是戰場上的戰友,僅僅一起訓練,從來沒真的上過戰場,那其實還算不上真正的戰友.要知道那些一起從戰場上的死人堆里爬回來的戰友可是能毫不猶豫給對方擋子彈的,一般的戰友有幾個人敢說自己一定會幫一起當兵的人擋子彈?

魔寵雖然和戰友不同,在地位上比主人要低一級,但這個東西其實也還是要看主人的態度.像我這樣不把魔寵當魔寵看,那也就不存在什麼地位差別了.所以說,魔寵其實也可以算是一種戰友,因此大家一起戰斗的時候就可以快速培養忠誠度.

離開海王殿跑到了海神殿的那條通道中之後我很快就沿著上次走過的路線找到了波塞冬的妹妹,這位大概是有什麼探測能力,老遠就發現了我的到來並變成了那種很巨大的怪物打算繼續騙我.當然,上次沒准備,這次我既然知道了是幻象又怎麼可能中招?直接把艾美尼斯帶在身邊,再次進入那個房間的時候才發現眼前的畫面和當初我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上次來的時候我明明記得自己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牢房,但是現在看來這地方雖然是關押她的地方,但和牢房卻是半點也不沾邊.從外面的岩石通道拐進來之後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室內籃球場那麼大的大廳.大廳周圍離著一圈華麗的白色石柱,柱子的兩端都是金色.大廳的穹頂為寶藍色基底,上面有大量金色的紋飾和各種寶石裝飾.周圍的牆壁全都是白色石板,其上有很多浮雕,而且有彩繪裝飾,地上也不是當初看到的大石塊地面,而是光滑的能當鏡子用的大理石地磚.

這麼誇張的裝修風格,別說牢房了,皇宮也不過如此而已了.而且,這個地方居然沒有門,也沒有鎖鏈或者欄杆.在發現了這一點之後我就刻意用魔力感應找了一下,結果發現我進來的那個通道與大廳的接口位置有一道魔法屏障存在,但這個東西對我顯然沒有任何反應.我估計那東西就是封印這位海妖小姐的真正枷鎖,雖然我在這里進出無礙,但是她肯定過不去,不然她也不會老實呆在這里了.

"我記得你,你之前來過這里."我正在觀察大廳的環境,對面的空氣中突然傳出了那怪物的聲音,但是我卻可以看到,那位海妖小姐就在我的左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站著.因為艾美尼斯的關系,現在我能清晰的看到周圍的實際環境,至于幻象部分則是被以一種淡淡的重影一樣的方式投射在我的視線中,所以我可以說是能同時看到兩個場景,只是幻象很淡,真實場景比較清晰.至于聲音方面當然也是兩個都能聽到,這樣才能保證我的判斷不出問題.

那位海妖小姐明顯是還打算騙我,只可惜我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這種小伎倆是不可能奏效的.

"莎娜小姐,這樣對待你的客人可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我直接對著莎娜的真身所在的位置說道.

對方明顯一驚,我的話以及現在視線所在的方向無不說明她的幻象失效了,而且我明顯見過波塞冬了,不然不可能連她的名字都知道.傳說中波塞冬和宙斯是兄弟,但是實際上波塞冬卻是個女兒身,所以波塞冬的身份肯定是需要保密的.因為這個原因,莎娜的存在也就成了一種禁忌,因此除了波塞冬,基本上是沒幾個人知道莎娜的存在的,更別提她的名字了.

既然幻象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莎娜便干脆撤掉了幻象.沒有那一層幻象的重影疊加在真實視覺之上,周圍的景物立刻就變得清晰多了.

"呼,你總算是撤掉了那些幻象,搞得我眼睛好疼!"我一邊裝樣子的揉了幾下眼睛一邊說道:"你可能還不認識我,但是我和你姐姐關系很好,而且她不久之後就會成為我的部下之一."

"你胡說."莎娜的長相秉承了人魚一族的特點,非常的漂亮.而且,因為血緣關系,能夠明顯在莎娜身上看到一些波塞冬的影子.當然,兩者在氣質上差距甚大.波塞冬的形象雖然應該算是甜美型的,但是實際上因為她的身份和地位,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有一種相當可怕的氣場存在.但是,雖然莎娜和波塞冬長得很像,可要是論氣場,那就差了十萬八千里了.莎娜的氣場幾乎可以說是沒有,除了漂亮之外她身上一點強悍的氣質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副小公主般的甜美感覺.當然,她也確實是公主,只不過是深淵人魚族的公主.

和她的氣質非常般配的是莎娜的性格完全沒有波塞冬的特征.相比之領導氣息濃郁的波塞冬,莎娜的性格完全就是個小女孩的感覺,所以我剛剛說了她姐姐也就是波塞冬會成為我的部下後她才會直接喊出我胡說這樣的話來.要是換了波塞冬,就算她認為我是在胡說也肯定不會這麼直接喊出來的.

"不管我是否在胡說,這個都不是重點."我直接說道:"你的姐姐現在遇到了一些重大變動,所以可能需要集體搬家.作為她最親愛的妹妹,你她當然不會忘記,所以我這次就是過來帶你離開的."

我知道小丫頭懷疑心很重,所以在說話的同時就把一枚小小的鑰匙拿了出來.這個東西是波塞冬臨走之前給我的,而且告訴了我怎麼關閉封印系統.

按照波塞冬的話,莎娜之前是曾經多次出入過這個地方的,所以她當然認得那把鑰匙.

"你怎麼證明這不是你偷出來的?"

啪.隨著我的一個響指,夜月突然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莎娜的背後,然後一把抱住了她的肩膀將其雙臂完全固定在了身邊,接著巨大的尾巴直接轉過來用尾尖纏繞住了對方的雙腿,這樣莎娜就徹底動不了了.還沒等莎娜開始反抗,辣椒和公主便一起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然後也沒看到她們做什麼,卻見莎娜明顯雙眼一瞪,好像受了什麼驚嚇一樣徹底放棄了抵抗.

直到對方被徹底控制住之後我才開口說道:"如果我現在重複一遍剛剛說過的話,你應該不會有所懷疑了吧?"雖然放棄了反抗,但是莎娜的腦袋還是笨了一點,居然到現在都還不明白我的意思.見她一副我不理解的表情看著我,我也只好解釋道:"我可以在幾秒之內將你制服,也就是說我想要害你的話現在就可以下手了,費那麼大勁騙你不是多此一舉嗎?"

似乎是剛剛反應過來,莎娜終于點了點頭道:"好吧,我明白了.可以放我下來了嗎?被這樣固定著很難受."

隨著我的手一揮,夜月和辣椒還有公主便立刻消失在了原地.不過重獲自由的莎娜似乎是真的相信了我的話,她沒有繼續反抗而是問道:"姐姐讓你帶我走的話,難道不怕我再逃跑?"

"事實上關于這個問題我已經有了解決方案."我說著便直接將胳膊上的鎧甲卸了下來並伸過手去道:"向我申請魔寵契約吧."

"你說什麼?"莎娜衣服相當驚訝的樣子看著我.

"魔寵契約.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不是,我是說你讓我給你當魔寵?"莎娜語氣顯然相當的驚訝.

"怎麼啦?有問題嗎?"

"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叫莎娜,深淵人魚族的公主之一,另外還是波塞冬的妹妹.貌似就這些了吧?"

"你知道還敢讓我給你當魔寵?"

"我為什麼不敢?"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她問道.

莎娜想了半天才道:"我姐姐可是波塞冬啊!海神啊!神族哦.你把她妹妹變成魔寵,你不怕她……"

"忘記我之前說過什麼了嗎?"看莎娜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樣子我只好再次說道:"我之前告訴你波塞冬就快成為我的手下了,你難道沒聽見?"

"什麼?你不會說真的吧?我以為你只是……"

"都說了騙你沒意義啊!"

因為莎娜最後還是不信,我只好費勁把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的情況給她解釋了一番,然後又介紹了一下我們冰霜玫瑰盟和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情況,最後為了增加說服力還把大地之門也給打開,讓她伸了一只手進去感應了一下上位神的氣息,最終終于是讓她相信了我的話.

"呼,真是的,我以前說假話騙人的時候都沒這麼累過,難得說一次真話居然還沒人信,非逼著我出絕招!"

相信了我的話之後莎娜便沒再抵抗,乖乖的成為了我的魔寵,不過過程比較慘痛,因為我的胳膊上直接就少了一塊肉.

"啊……你你你……"看著胳膊上明顯缺了一塊,我趕緊把小純召喚了出來給我治療傷口,而對面的莎娜正滿嘴是血的在那嚼著什麼東西.當然,我非常清楚她在嚼的就是我的肉,因為那是我看著她咬下來的.

按照魔寵認主方式,如果是強行收魔寵,都是先捕捉,完成後塗幾滴血並用法陣強行打入對方體內的.要是魔寵主動投靠,這個過程就簡單一些,隨便弄點血給對方喝下去就行了.因為只是個儀式,血量不是重點,有一滴以上就足夠了.雖然貌似我的每一個主動認主的魔寵最後都吸了一大口,可是直接咬下一塊肉這麼離譜的事情這還是第一次,即便是當初凌的那一口也不過是咬出了一圈牙印而已,哪有這麼凶殘的啊?

"我靠,你姐不是說你不是吃人的那部分深淵人魚的嗎?"

莎娜似乎是享受完了,吞掉嘴里的肉之後便笑著說道:"我當然不是喜歡吃人的那種深淵人魚,不過我也不是一般的素食主義者.我其實有一種特殊能力,就是可以吞噬敵人的血肉獲得對方的一種或者幾種技能,還有一定幾率得到對方最強的一種基礎屬性方面的強化.當然,這個概率並不太高,而且對每個生物個體只能用一次,不管成功與否都不能再用.不過我覺得,多咬幾個目標總能撈點好處的."

"所以你就連我一起咬了?"

"反正我是你的魔寵了,變強了也是便宜你,你又不吃虧."

"平白無故燒了一斤肉,這叫不吃虧?還好有隨身護士,不然光流血都能流死人了!"說話之間小純已經完成了治療過程,我的胳膊上的傷口已經完全恢複,缺少的那塊肉也長了回來,除了比其他地方略微白一點之外倒是沒什麼太大問題.

因為莎娜的這個吞噬吸收的屬性,在我給她介紹其他魔寵同伴的時候,大家都離她遠遠的沒敢靠近,當然除了莉莉絲,因為比起莎娜,莉莉絲更像怪物.

搞定了這邊的事情後將莎娜收進訓練空間和其他魔寵多交流下感情,我自己則是一邊往通往地面的出口走一邊查看著莎娜的屬性.

其實收莎娜當魔寵並不主要是為了她的戰斗力,說實話之前我就沒打算讓她當什麼戰斗主力.收她的主要目的其實還是波塞冬,這等于是向波塞冬表現一種長期的合作意圖,算是穩定人心的手段.至于說莎娜的實際能力,這個反倒不重要了.當然,她的確是占用了一個魔寵位,但是我沒有把她掛在紫日的魔寵位下,而是掛到了銀月身上.考慮到銀月的魅力值,我覺得魔寵攜帶量對銀月這個號來說基本可以不考慮,因為我基本上已經可以預測到,這個攜帶量在我有生之年是用不完了.再說莎娜是深淵人魚,而人魚算是人形寵,自帶兩個魔寵攜帶量,而她現在一個魔寵也沒有,所以收了她之後不但沒有減少魔寵攜帶量,應該說是反倒增加了一個攜帶量.

因為沒有當算真把莎娜當主站魔寵,因此我對她的實力也就不是很關心,只是這一看,我卻發現自己似乎是搞錯了一些問題.

當初我問波塞冬莎娜的實力的時候,波塞冬只是表達了一個很強的意思並沒有具體說什麼.當時看她那驕傲的樣子,我以為她是在誇耀自己的妹妹,結果現在看來當時波塞冬應該用的是謙虛的說法.

莎娜的實力不但強,而且是強的離譜.在她的屬性欄中,第一行標注著她的名字,下面就是種族,而那深淵人魚四個字之後居然還有個括號,里面寫著"准神"兩個金色的文字.

准神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莎娜是個只差臨門一腳就成成為神族的存在.

按說凌本來就是神族,所以這個准神應該是不算什麼的.但是,和凌不一樣的是,凌的神族屬性在成為魔寵之後消失了.雖然以後等級高了之後可以做任務補回來,但畢竟那是以後的問題.但是莎娜得屬性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沒有被清掉,她的這個准神屬性雖然等到後期在我的魔寵中可能不算什麼,但是現在看來卻是相當的彪悍,因為這個准神屬性的解釋中說,這個屬性就和神力的屬性差不多,在對抗所有非神族單位時,可以起到壓制作用,因為她不是真的神族,所以無法得到神族的那種十倍壓制,但是她的壓制比例卻有五倍.簡單點講就是只要不是和神族戰斗,莎娜在戰斗中的時候,所有屬性計算都要乘以五.因此,即便是莎娜的基礎屬性看起來比我的其他魔寵都要略低一些,但是如果對上非神族的對手,她卻會變成最強的存在,因為她的屬性乘以五之後就變成綜合屬性最強了.當然,戰斗力未必就是看屬性數字的,但是不管怎麼說,超高的基礎屬性終歸是占便宜不是?

本來光看到這里我還不覺得什麼,頂多就是認為莎娜是個比較強力的魔寵,但是把那個准神屬性的解釋信息拉開之後發現後面還有內容.

按照這個解釋,莎娜的准神屬性其實還帶有一個狀態效果,那就是她的這個對非神族的壓制屬性會傳遞到我和我的其他魔寵身上,不過我們得到的不是五倍屬性的加強,而是百分之五十.雖然只有百分之五十,但是這個比例已經相當誇張了.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原本百米9秒的田徑運動員,突然加速百分之五十,變成百米六秒,這結果還不夠驚悚嗎?

我和我的魔寵都不是一般生物,我們本來的屬性已經很誇張了,這再上升百分之五十,絕對是能嚇死人的屬性.雖然這個屬性碰上神族的時候沒用,但問題是玩家都不是神族,所以這屬性的用處絕對夠廣,畢竟神族都是NPC,你不去招惹他們,他們很少主動招惹你,而玩家之間的戰斗才是主流.

其實除了這個能強化我和我的魔寵的准神屬性之外,莎娜後面的屬性中還有幾項輔助和攻擊技能也很不錯.經過我的觀察,莎娜似乎是屬于那種遠程支援型的單位.她的主戰能力還算不錯,但是當肉盾軟了點,刺殺什麼的速度又不夠快,所以說她最適合的工作時呆在隊伍後面提供輔助支援.她的輔助技能可以大幅度強化我的其他魔寵,而那幾個非常不錯的控制類技能則可以牽制敵人,最後她還有幾個能拿得出手的攻擊法術,完全可以當炮台,即便不能成為主要傷害輸出,但是搗亂什麼的肯定沒問題.

看完莎娜的屬性我終于明白了她的重要性,可以說她基本上就是個團隊輔助型生物,就和吉祥物似的,只要她在場就行了,出不出戰都差不多.

這邊看完了屬性之後我也剛好到達了地面上,不過和我上次過來開啟海王殿地圖的時候不同的是,這邊現在不但變的非常熱鬧,而且還特別的混亂.

"賣我個面子,只要明天之前你們不從這里過去,我們聖戰者聯盟會記住你們的幫助的."一名身著華麗裝備的希臘玩家站在一票劍拔弩張的希臘玩家前面,嫣然就是隊伍里的首領,而在他對面,同樣的是一名希臘玩家帶著一大堆拿著武器的緊張玩家.兩邊的氣氛明顯就是非常的緊張,似乎隨時都會打起來.

我現在出來的位置就在洞口,而兩隊人中說話的那個首領帶的這一隊就擋在洞口,也就是說他們的意圖應該是阻止對面的人進入通道.因為角度問題,這隊保護通道的玩家顯然沒看到從洞內出來的我,而外面的人倒是發現了我.確切的說是看到了我頭頂上的那根毛.

說實話,哈迪斯強化出來的這套龍魂套裝啥都好,就是頭頂那根毛有點讓人無語.貌似歐洲中世紀的騎士什麼的都喜歡在頭盔頂上裝一根羽毛用來裝飾,我這個龍魂套裝被哈迪斯強化過之後也莫名其貌的就多出了這麼一個東西,而且還豎的老高,搞得我現在戴著頭盔根本沒法潛伏,畢竟就算我趴在岩石後面,上面也能看到豎起來的那根翎毛,這麼明顯的東西,除了瞎子也沒幾個人會漏掉了.

"克羅斯,你說不讓我們過去,他為什麼能過去?"

對面的人突然指著我喊道,而負責攔截出入口的那位聽到對方的話立刻回頭看向了洞內,其他跟著他的隊員也立刻一起好奇的回頭往後看了過去,結果正好就看到了我.

突然被這麼多人注視著,感覺還真有點怪怪的,好在咱好歹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被人注視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而且比這里人多多了,因此很快我就恢複了正常,然後當所有人都不存在一樣繼續邁步朝前走.反正我現在頭盔面罩是拉下來的,別人也看不到我的表情.

那些守衛這里的人本來是想要攔截我的,但是在有人要動手的時候卻被旁邊的人拉住了.顯然是有人認出了我的鎧甲,然後互相轉告之下那邊的人就全都自動分散到了兩邊給我讓了條路出來.

穿過這些玩家的防線之後我就照直超前走了過去,完全沒有任何要停下來說什麼的意思.這邊守衛洞口的玩家隊長看到我穿過了他們的隊伍立刻就松了口氣.之前他們整個希臘的玩家公會試了那麼多次都沒完成的海王殿地圖任務,我一個人就給搞定了.有這樣的戰績墊底,希臘玩家也算對我的能力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雖然其中必定有各種原因不服氣不認可的人存在,但眼前這幫顯然都不是那種腦殘份子,傻子才往我這種帶鋼釘的鐵板上踢呢.

相比之這邊的隊長松了口氣,對面的那位可就不淡定了,因為我穿過了對面的人群後就等于是朝他們走過去了.雖然他們也大概看出來了我似乎沒有想要參加這個事情的打算,但是我畢竟是從對面過來的.戰場之上,有個不相干的人從己方部隊後方走到前線沒什麼,可你要是讓對方從前線一路穿過陣地走到後方來,這問題可就大了.雖然兩者都是穿過陣地,但是面子上看起來卻完全是兩回事了.

正因為這個面子問題,所以那名帶隊玩家現在非常的糾結,他不知道是讓好,還是不讓好.讓開的話面子就丟光了,畢竟戰陣都排好了,因為對面過來個人就馬上讓條路出來,這不擺明了說你怕了嗎?可是不讓的話……反正這位自己估摸這就沒啥好事.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九章 波塞冬的妹妹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