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閉領域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封閉領域

兩組對峙人馬之間的距離並不遠,雖然我只是在用正產速度前進,但這麼點距離還是很快就走完了.于是呼,我停在了對方帶頭那人的面前.

這家伙站的位置真不好,因為他剛好擋在了我的面前,如果他站歪一點,我越過他直接對上後面的某個玩家,那些玩家沒有他的命令多半是會選擇讓我過去,之後不管用什麼借口,反正是可以找到借口含糊過去的,雖然也掉面子,但不會太嚴重.但是很不幸的是這家伙居然正好就站在了我的前進路線上,而他本人如果讓開了道路,那就沒什麼借口好用了.

"你是想攔下我嗎?"停在這家伙面前站了三秒之後我忽然開口問道,而對方在聽到我的問題的同時,一顆豆大的汗珠便從他的額頭上滑了下來.

"我……"

"抱歉我趕時間,既然你不讓路,那我只好自己弄條路出來了."不給對方任何說話的時間,我直接抬腿就是一腳將那家伙踹翻在地,然後翻滾著向後滑出去能有十幾米遠,一路上還撞翻了好幾個人才停下來.而因為他的關系,這後面的戰陣就直接被開出了一條通道.不等周圍的玩家反應過來我直接一個響指將夜影召喚出來,然後翻身騎了上去.一抖缰繩,夜影立刻邁著小跳步輕快地穿過那群傷員造成的通道跑了過去,而直到我穿入陣型內部的時候,才終于有人反應過來大喊一聲便沖了上來.

噗……第一個反應過來並沖上來的家伙剛到夜影周圍兩米范圍內就突然倒了下去,周圍人甚至都沒看到他到底是怎麼死的,直到那家伙倒在地上之後,眾人看到他咽喉部位不斷往外噴血的窟窿才明白他到底傷在哪里,再抬頭看向我這邊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手里竟然多了杆三米多長的重型鉤鐮槍,被我一只手倒提著斜挎在身後,這個姿勢可以隨時出手,而且也不影響夜影的跑動.

雖然第一個沖出來的人倒下去了,但是後面的人在明白過來前就已經本能的跟著沖了出去.畢竟他們老大被我打了,在進一步思考更多的利害關系之前,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肯定是幫自己人對付欺負自己人的人,所以有人帶頭之後其他人也都開始沖鋒,至于被干掉的那家伙……說實話大部分人都沒看到怎麼回事,等他倒地的時候跑的快的已經都進入我的攻擊范圍了.

看著圍上來的人群,我根本一點緊張感也沒有的拿著永盚_鐮槍對准沖上來的人每人一槍,位置全都是咽喉部位,而且都是輕輕一點就抽了回來.因為速度太快,很多人被戳中之後依然靠慣性沖到了我的身邊才倒下去.

隨著周圍的人一起包圍上來,對面的那幫人就感覺我身邊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屏障一般,只要是靠近到這個屏障范圍的人就會好像被突然關閉電源的機器人一樣癱軟下去,但實際上這些人卻全都是真正的掛掉了.

因為一瞬間死的人太多,而且位置又集中,加上我戳的全都是咽部大動脈,所以血水噴濺的速度那是相當驚人,後面的人能明顯看到我走過的地方留下了一條尸體鋪就的鮮血之路,血水順著尸體之間的縫隙流出尸堆,最後在路邊彙聚成一窪小血池.

雖然第一個人的死亡沒有嚇住後面的人,亦或者因為速度太快,很多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沖上來了,但是現在,這一地的尸體就算是瞎子也該注意到了,所以,除了最初沖上來的那部分人之外,剩下的人都是趕緊一個急刹車停在了我身邊五米之外的地方,因為一旦進入這個距離就不再安全了.永盚_鐮槍看著只有三米多長,而且我抓的也不是最末端,但是永盚_鐮槍的攻擊范圍可遠不止三米.永盚_鐮槍是永硠靰,而永甯O可以變形的萬用武器,伸縮長度這種小事真不叫個事,所以在死了這麼多人之後,活下來的人都吸取了教訓,不但沒有再往前沖,而且還主動保持在了安全距離以外.

看了看周圍確認沒有人再往前沖了之後我便將永盚_鐮槍橫了過來拿在手里,隨後永盚_鐮槍的兩段開始向中心潰縮,只用了兩秒就變成了一個紅色的球狀物被我裝回了手背上的卡槽里.

收好永琱妨嵺瓻K再次催動夜影向前,雖然此時我的武器已經收了起來,但是周圍已經沒有人敢往上沖了,畢竟沖動的人很多,傻子卻不多.之前往前沖是沖動造成的,現在看到這一地的前車之鑒,也就只有傻瓜和真正義薄云天的人敢往前沖了.可惜以上兩種人這里都沒有,所以再沒有一個人敢出來阻攔我的.

穿過玩家們的封鎖線之後我便讓夜影加速向著奧林匹斯山的方向跑了過去.這次出來其實就是給宙斯找麻煩來的,完全沒有什麼固定目標,可以說現在只是戰斗開始前大家在布局和互相試探的階段,真正的戰斗要到艾辛格移動要塞到了才能開始,所以在此之前我都不會有什麼真正的任務,無非就是碰上戰斗就插一腳,反正就是盡量在這個階段累積優勢並拖慢宙斯的准備工作而已.至于剛才和那些玩家的戰斗……那個其實也是有原因的.

當時我很囂張的從人群中穿過去其實已經是一種非常明顯的挑釁行為了,如果是單純為了面子,我是絕對不會那麼做的.那些平時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人要麼是腦殘,要麼就是實力不是來源于自身,所以想要顯擺出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很厲害一樣.但是我的智力顯然很正常,至于說顯擺實力,那個肯定是有必要的,但不能用這種方式去顯擺.我現在的實力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我是世界戰力榜排行第一;二,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關于戰力榜方面的實力,說實話不知道的人真不多,而且到了我這個級別,需要展示實力就得找一些像樣的對手.當前的世界短跑冠軍想要顯示自己的實力就應該去找其他國家的頂尖運動員或者前紀錄保持者去比拼,這樣才能彰顯實力.一個世界短跑冠軍跑大馬路上找個老頭比賽短跑,那不叫彰顯實力,那叫丟人現眼.對于我來說剛剛那倆行會的玩家全都是普通人,所以對付他們完全不能彰顯實力,而且還會顯得我很小家子氣.但是,當時我卻是不出手不行.

那些想要進洞的人明顯就是接了宙斯一方的任務,他們的工作是去探查和破壞海神殿那邊的行動,所以讓他們過去肯定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至于說那些守衛洞穴的玩家,這個就要感謝行會智囊團了.他們之前就提出了可以讓波塞冬發布和宙斯相反的任務,用以干擾宙斯的計劃.這些守衛洞穴的人顯然就是接了這種任務在幫我們做事.

因為以上原因,對于這種戰斗我是不能不聞不問的,但是明目張膽的站在守衛方攻擊對面的進攻方卻是不行.盡管現在宙斯基本上已經確定了波塞冬倒向了我這邊,但這只是他綜合各種情報和波塞冬的行為後得出的推論,波塞冬本人到現在為止可是從來沒有站出來喊過她要獨立.就好像現實世界中一些國際事務,明明大家都知道真相,卻共同認可一個假的宣傳.這是一種政治手段,目的很多,原因往往也很複雜.但是,有一個基本點不會發生改變,那就是除非出現了無可辯駁的,且已經被公眾所知曉的確切消息,否則的話,即便發生了事實,你也不能公開的喊出來.

宙斯現在大致猜測到了波塞冬要獨立出去,但是我們沒有主動喊出來,因此他就不能喊出來.即便是我們雙方現在都知道此戰已經無可避免了,但是,只要戰斗沒打響,我們就不能這麼喊.現在如果我幫助接了波塞冬任務的那些玩家去對付對面的那些接了宙斯任務的玩家,那麼就等于是明擺這告訴大家我和波塞冬是一伙的.而我現在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的明面身份應該是他們的死敵才對,這種時候波塞冬和我攪合在一起,那就等于是把波塞冬拉到了道義的黑暗面,此後宙斯將獲得光明正大的借口提前對我們動手,且一些中立的,沒有確定傾向的勢力也會因此直接倒向宙斯一方.

這麼大的損失時我所不能承受的,哪怕不去管那兩幫玩家的事情我都不能真那麼干.不過,當時看情況,守衛方的實力似乎是比另外一方要弱一些,所以我又不得不出手,不然很可能讓他們沖到海王殿造成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我最後才假裝囂張的樣子故意挑釁對方,甚至于最後會和那個對方首領面對面,那都是我故意的.以人的步伐靈活度來說,只要有個兩三米遠其實就可以再不改變步頻的情況下提前躲開障礙物了.所以我要真不想攙和這個事情當時只要提前小幅度轉向,繞開那家伙就行了.但是,我不但沒讓開,還糾正了方向錯誤,直接走到了那家伙面前,甚至于搶先出手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這都是為了幫助後面那幫玩家,當然主要是為了幫助我自己.

其實當時那個擋住我的家伙就算真讓開,我也會找別的借口對付他們,反正他們從被我發現意圖之後就注定要倒黴了,不管他們怎麼應對最終都會被我攻擊.

離開了這幫人的交戰現場,我對那邊的戰況已經基本不再擔心了.表面上看起來我只是干掉了對方的一部分人,其實死掉的基本上都是有一定實力的,畢竟實力弱的人沖的沒有那麼快,所以跑前面的至少不會太垃圾.另外,只要這些家伙和我交戰,他們就被我的魔寵們和我身上附帶的各種詛咒屬性命中了.因為很多詛咒都是群體性的,所以這些人不管有沒有對我出手,只要他們這個團隊中有人攻擊了我,那他們整個團隊都會受到影響.雖然因為我離開了現場,這種影響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減低,但是戰斗這東西,最開始的時候其實才是最重要的.先勝一局意味著之後的戰斗會有更高的士氣,更多的准備時間以及更多的選擇余地,只要那些守衛方的人不是真的爛泥扶不上牆,那就不會在獲得了我的幫助之後依然被擊潰.

這邊正想著剛剛的事情,忽然就聽到前方有一陣打斗聲傳來,而且聽動靜,貌似人還不少的樣子.

夜影跟我這麼久當然知道我肯定是要過去看的,所以沒用我提醒就改變方向加速朝戰場沖了過去.轉過我們現在正在行進的森林路段,前面便是一道很窄很窄的峽谷,峽谷對面的就是戰場.這個峽谷的長度只有十幾米,但是最寬的地方也就三米多一點,最窄的地方甚至不到一米五,夜影這麼大體型過去有點勉勉強強,所以我干脆把夜影收了起來,自己徒步穿過峽谷走到了對面的戰場邊緣.

峽谷這邊的地貌和十幾米外的峽谷另外一邊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峽谷那邊的環境就跟原始森林一樣,植被茂盛環境優美,但是峽谷這邊卻是標准的亂石崗.地表基本上完全就是由土黃色的岩石組成的,只不過大小不同而已.甚至于我背後那條峽谷其實根本就是兩塊巨型岩石之間的一道夾縫而已.

在峽谷口前方有一片面積不超過兩個籃球場大小的相對平整的地面,沙石組成的地面看起來似乎還不錯,其實完全就是個坑人的東西.堅硬的地面完全沒有任何彈性,遍布其上的沙粒和那些近乎圓形的石頭起到了是你地上的玻璃彈子一般的效果.交戰雙方此時幾乎就跟穿著旱冰鞋在打架一樣,那姿勢要多別扭有多別扭,而且時不時的就能看到有人意外摔倒.

越過這片區域,往兩側是逐漸傾斜向上的山坡,和地面差不多,那里也是石頭的世界.不過相比下面這坑爹的場地,山坡上反倒是讓人放心一些.這點相信交戰雙方也意識到了,看他們的站位就能明白,因為這些人基本都在一邊打一邊往山坡上移動,而下面場地中的人基本上都是意外從山上滑下去的.畢竟山坡還是山坡,再怎麼說也是斜著的,更別提漫山遍野的亂石了.那些人之所以要上山戰斗,完全是因為下面的地面太坑爹,不然鬼才喜歡在山坡上打呢.

從這邊的空地向前看,前方是被兩側山體所包夾的一道蜿蜒的峽谷,當然寬度比我剛剛過來這個一線天寬多了,不過後面的部分被彎曲的山體擋住了,只能看到前面這段兩百米左右的部分,再遠就看不見了.不過,現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圍基本上都是人,而且全都在混戰.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完全不知道要幫哪邊.

交戰雙方都是奧林匹斯神族,當然大部分都是預備役,也就是聖斗士,真正的神族應該也有,只是人太多了,完全找不到他們在哪.

這些人的服裝,全都是一種風格,基本上每個人都是一套銀閃閃的重型板甲,完全沒看到任何法師和支援單位.另外,雖然這些人的鎧甲上的花紋什麼的都不一樣,但是我根本看不出其中的規律,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一個戰團中的兩方和另外一個戰團中的兩方到底誰和誰是一伙的.這麼混亂的場景你說我要怎麼幫?

站在谷口發呆了幾秒之後,有一個聖斗士解決了自己的敵人突然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然後他就氣勢洶洶的朝我沖了過來.不得不說這家伙給了我靈感,在看到他沖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確實分不出來這些人到第哪些是宙斯的人哪些是要投靠我的人,但是他們自己總知道吧?所以,我只要向前走,然後攻擊我的人就是敵人,不攻擊的肯定就是自己人了.這個辦法雖然有些被動,但起碼不會誤傷自己人.

低級神族在我面前都是一刀一個,聖斗士就更別說了.那個激發我靈感的家伙剛沖到我面前就被我閃電般的一劍抹了脖子.跨過這家伙的尸體我直接朝峽谷的深處走去,這邊混戰的人群顯然沒有遠處密集,說明戰斗的核心在峽谷深處,不出意外的話那邊應該會有夠分量的存在,到時候問一下他或者她就能搞清楚狀況了.當然在此之前必須先想辦法過去.

隨著我正式踏入山谷,一個提示聲突然響了起來."你已進入封鎖領域,該領域消失前本區域只進不出,無法使用任何手段脫離該區域."

突然地提示聲搞的我一愣,趕緊回頭摸了一下,果然是出現了一道無形的牆壁,試著輕砸了一拳,系統記錄中顯示這道無形牆壁的防禦力是無窮大,也就是說這東西是無敵的.看來想要出去必須先找到那個差生這東西的原因所在才行,不過我估計那應該是個人,或者說是個神族,畢竟領域是一種高端技能,神族中應該有不少人都多少會一些領域方面的能力,只是眼前這個比較誇張罷了.只要能找到那個釋放領域的家伙,並將其殺掉,領域自然也就消失了.但是我估計這次應該不用擊殺那個釋放領域的家伙,因為我已經隱隱猜到了他為什麼要釋放這個領域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章 准神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意外的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