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七章 秘密勢力現身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七章 秘密勢力現身

機械魔寵我當然是沒有的,而且以現在游戲里的技術,明顯也是更不不可能制作出真正的這種機械裝置的,所以束縛住雅典娜的這個東西當然不是機械制品,也不是我的機械魔寵.

真正的機械魔寵我當然有,比如說碧姬絲和依佛里特,他們兩個就是標准的構裝生物,也確實具備機械變形能力,不過碧姬絲的能力是變形成各種攻擊和防禦武器,而依佛里特的能力則是變身成為外掛裝甲,像這種奇怪的裝置可不是他們的能力范圍所能變形的.

事實上困住雅典娜的這個東西確實是我的魔寵的能力,但這個魔寵既不是依佛里特也不是碧姬絲,而是卡羅拉,那個我在美國收複的女武神.

卡羅拉本人是個女武神,擅長的各種冷兵器的使用.可以說刀槍劍戟沒有她玩不好的,而且像是什麼弓箭,飛索之類的遠程武器對她來說也都不是問題.不過,今天困住雅典娜的能力也不是來自于卡羅拉的格斗能力,而是她的裝備.

卡羅拉本人的戰斗力雖然很強,但是她身上那套鎧甲卻是更強悍一些.她身上那套鎧甲實際上是一套帶有很多功能的魔法陣組合體,這套鎧甲不但可以完全脫離卡羅拉的身體獨立組合成各種魔法陣,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她的身上通過改變某些部位的連接來形成新的魔法陣圖組合,從而產生不同的加強效果.

這種可變魔法陣系統是一種非常高端的技術,結構相當複雜,而且經過我們行會的那些技術人員鑒定,這東西幾乎沒法複制和改進,因為整個體系都是一個完整的整體,任何一處修改和錯誤都可能導致整套系統失去作用.

剛剛困住了雅典娜的那個東西其實就是卡羅拉的鎧甲分裂出的一部分部件組成的一個獨立體系,在我的協調下,由開拓者在雅典娜前面的地面上事先挖出了一個足夠容納卡羅拉的洞穴,然後由卡羅拉操縱自己的鎧甲在地面下隱藏好,最後等雅典娜踩上去的瞬間就啟動了那部分鎧甲,最後形成了現在這麼一個東西將雅典娜徹底的吊了起來.

"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雖然她自己也知道我不大可能放她下來,但是雅典娜還是忍不住不斷的叫喊著.

聽道她的喊聲我不但沒有要放她下來的意思甚至還打算繼續打擊一下她,不過,就在我正打算繼續實施我的打擊計劃的時候,卻是突然聽到天蠍在旁邊喊我.

聽到喊聲之後我扭頭去看,正好看到天蠍指向另外一邊,我一轉頭就看到正維持著封鎖領域的白羊正在和剩下的幾個星神朝我這邊快速跑來.

看到白羊他們我也就不好在在這邊繼續調戲雅典娜了,反正她在這里也跑不掉,所以我就干脆先迎著白羊他們走了過去.沒等我開口,那邊的白羊卻是先喊了起來."紫日會長,不好了!"

"什麼事不好了?"沒想到白羊上來就是這麼一句,把我都給高愣住了.

白羊急跑兩步沖到我身邊大喊道:"我感覺到有很多個目標進入了我的封鎖領域,而且其中有一些非常強大的存在,初步判斷可能是宙斯的人到了."

現在奧林匹斯神族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戰爭可謂是一觸即發,兩邊都知道戰爭實際上已經不遠了,所以我們雙方都表現的異常緊張.在這種時刻,宙斯當然會加強本地區的警戒.十二星神和雅典娜他們在這里打了這麼久,雖然戰斗中的人員沒有誰跑出去報信,但是宙斯的巡邏隊總不可能一直忽略這里,即便這個位置本來就是個人跡罕至的區域,對方起碼也要時不時的過來轉一轉.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肯定是宙斯的巡邏隊發現了這里並向上面做了彙報.我們現在唯一不清楚的就是來的到底是誰.要只是一些比較強力的奧林匹斯神族來了的話,那我們就算打不過,起碼也還能安全撤離.但要是宙斯親自來了,那問題可就有點大條了.就算宙斯抓不住我,起碼十二星神想要全部跑掉怕是不大可能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站在一邊的天蠍問我道.

我略微遲疑了一下之後道:"現在我們能做的選擇就只有兩個而已.一是跑,二是留下看看能不能搞定對手."

白羊果斷否決道:"不可能.從進入人員的力量強度來判斷,來的至少是個比雅典娜厲害好幾倍的存在,我們肯定不是對手的."

聽到白羊這麼說我也就不再遲疑,直接說道:"那就不用猶豫了,趕緊跑吧.反正打不過,現在不跑留下等死嗎?"

"說的也是."白羊他們紛紛點頭,然後就打算跑路.不過我剛准備走就突然想起來雅典娜和阿波羅現在雖然處境堪憂,但是卻都還沒有被殺或者被制伏,所以我們現在就算是想跑也還要先把這倆問題解決.

本來我也沒想到對方來的這麼快,這邊才剛想到要處理下雅典娜和阿波羅,結果還沒來及動手那邊就突然就聽到了一聲怒喝:"你們在干什麼?"這聲怒喝明顯是女性的聲音,而且聽起來聲音並不是很年輕,但是卻還算比較好聽.

隨著聲音響起,我直接就把目光轉了過去,結果一看來人立刻就有點心里發虛了,因為來的雖然不是宙斯,卻是個比宙斯弱不了多少的存在.

"赫拉?"看到來人,旁邊的天蠍也是忍不住皺眉念叨了起來.

天後赫拉是宙斯的老婆,雖然不如宙斯那麼厲害,但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搞的定的存在,反正這女人非常不好對付,實力僅次于宙斯.要說我和宙斯對戰的話,最多能支撐兩三個小時,而和她交戰的話,估計能撐六個小時,但是即便支持六個小時,我最後也還是會被赫拉干掉,畢竟實力上還是有些差距,支撐的時間再長也還是會被擊敗.當然,以上情況僅僅會發生在我因為各種原因而必須和他們死磕的情況下,如果我只是想跑,奧林匹斯神族中暫時還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能力留住我的.

"你們居然抓了我的女兒,難道你們想死嗎?"赫拉的話讓我們都是一愣.

奧林匹斯神族的曆史雖然我知道的不算太多,但是雅典娜的事情還是比較出名的.按照神話,雅典娜其實是從宙斯的腦袋里出來的,也就是說雅典娜本來應該是沒有母親的.當然,據完整版的傳說應該是宙斯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女人生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子最後將宙斯殺死強多了他的神位.宙斯因為害怕這件事情變成真的,所以就一口將雅典娜的母親給吞了下去,結果雅典娜卻還是打開了他的腦袋從頭顱中爬了出來.

要是按照完整版傳說,雅典娜應該是有母親的,只是她的母親是被宙斯給吃掉了.但是,如果按照精簡版傳說,那就是雅典娜沒有母親,但是不管按照哪一個版本來說,雅典娜反正不是赫拉的女兒這一點是肯定的.不過,如果這樣說起來的話,赫拉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情況?她說的女兒難道是指養女?

赫拉是宙斯的老婆,而雅典娜是宙斯的女兒,那麼這樣說來,即便赫拉不是雅典娜的生母,說赫拉是雅典娜的母親也不算錯.但是,貌似按照奧林匹斯神族的實際情況來說,他們這個種族可是一點也沒有什麼仁慈之類的感情的.整個奧林匹斯神族的曆史基本上挑戰人類道德和倫理極限的一種東西,這個神族體系整個都很複雜,很變態,赫拉這個類似後媽一般的母親能夠對雅典娜視如己出,這絕對是不正常的事情.

不管我們這麼想,反正現在赫拉就是這麼說了,我們也不能一直這麼傻站著,只能先做出一些回應.

"你好天後大神,真是難得在這種地方碰上啊!"我故意說話吸引了赫拉的注意力,同時把手背在身後向天蠍和白羊他們打手勢讓他們准備跑,但是,我這個動作卻是忽略了一個人.

"別聽他的,他在准備逃跑."一直被固定著的雅典娜這個時候突然叫了起來,而那邊的赫拉也是立刻明白了我的打算.

之前因為沒想到對方會有援兵,所以我根本沒想到需要封住雅典娜的嘴,加上位置的原因,雅典娜實際上是位于我們身後的,這樣一來我剛才向十二星神打手勢,她明顯也看得見,結果就是她這一提醒,我的計劃就全都泡湯了.不過,既然都這種時候了,我也啥辦法了.反正已經暴露了,干脆就直接擺明了開始跑吧.

趁著赫拉那邊只是識破了我的意圖還沒有真正做出決定之前我便將永琣V地上一插,原本正在和阿波羅戰斗的夜月和國王他們幾個立刻就全部被我吸了回來,然後我的其他魔寵閃現並全部朝我的身體沖了過來,最後全部融合進了我的身體之中.合體模式正式啟動.

看到我展開了攻擊形態,那邊的赫拉也不再和我廢話了,直接就把手里的短杖朝我這邊一指,一道粗大的電弧就直接朝我飛了過來.不過,電弧才飛到半路,我身邊便先一步飛出了一個金色的圓環在我面前當得一聲組合完成,然後電弧命中了金色的圓環之後,我只感覺全身一熱,生命值和魔力斗蹭蹭蹭的往上躥了一大截.

剛剛這個技能是碧姬絲的雷電吸收,只要對方用閃電類的技能攻擊那個環,就等于是在對我使用治愈術加魔力傳輸,不但補血還順便補魔,絕對是要多爽有多爽.

赫拉雖然看不到我的屬性變化,但是起碼能看出來我是否受傷,而我現在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有事的樣子.明白了閃電沒用的赫拉還打算試一下別的技能,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我的動作卻使更快,先一步竄到了雅典娜那邊一把抹在了那個巨大的固定器上.

因為女武神剛剛也和我合體了,所以這個固定器現在就算是我的一部分,隨著我一接觸到那個巨大的固定器,固定器立刻就自動解題吸附到了我的身上,而雅典娜也掉了下來.

趁著她還沒穩定身體,我便一個轉身繞到了她的背後,然後單手從背後環過雅典娜的脖子將她緊緊地卡在身前,另外一只收抓著永痡q側面頂住了她的腰側,永硠雂う漣Q刃尖端直指雅典娜的心髒位置,只要她有任何的異動,我就可以瞬間從她的肋骨縫隙中將永琩諵J,然後斜著向上貫穿她的心髒.

老實說雅典娜也沒想到我會用她做人質,畢竟她以為赫拉來了我就只有跑的份了,沒想到我居然沒有直接跑,而是挾持了她做人質.

對面的赫拉好像是真的非常擔心雅典娜,本來還打算追上來的樣子,但是要看到我控制住了雅典娜立刻就停了下來,同時對我大聲喊道:"你別亂來."

"想讓我不要亂來很容易,只要你別攔著我們,讓我們安全的離開這里就行."

"好的."赫拉想也不想就直接答應了我的要求,對著我喊道:"只要你別傷害她."

聽到這個話我直接回頭對十二星神道:"你們先走,去海王殿等我,我回頭會追上你們的."

"可是你……"金牛似乎是擔心我跑不掉,所有想說什麼,但是只說了三個字就被旁邊的白羊給拉住了,隨後白羊和金牛說了些什麼,後者便放棄了繼續勸說.

天蠍這個時候走了出來對我道:"紫日會長你自己小心些,我們先走了."說完這一切之後天蠍便和其他星神一起撤退.

因為赫拉的出現,現在兩邊的聖斗士也都停止了戰斗,看到十二星神撤離,屬于星神殿的那些聖斗士便開始跟著一起撤離,而對面的屬于宙斯的那些聖斗士因為赫拉的原因也都沒有動手阻攔,只是任憑他們離開.

因為我已經進入合體模式,阻攔阿波羅的魔寵都被我收回來了,所以阿波羅此時已經恢複了自由.看到十二星神跑了,他連忙跑到赫拉身邊喊道:"天後,你怎麼可以放他們走呢?"

赫拉看了一眼阿波羅,然後問道:"那你覺得犧牲掉雅典娜就是可以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打斷阿波羅的話,赫拉直接道:"不用再說了,你妹妹的生命很重要,不可以拿來冒險.那些叛徒遲早是會和我們在戰場上見面的,覺得可惜的話下次努力干掉他們就是了."

既然赫拉都這麼說了,阿波羅也不好正面頂撞她,雖然心里不滿,卻也只能站到一邊等待赫拉處理這個事情.

一直等到十二星神離開足十幾分鍾後,我估計這邊的阿波羅他們絕對再也追不上了的時候,那邊的赫拉終于再次開口問道:"你還要等多久?這麼長時間我們肯定追不上了,你還不放了我女兒?"

"沒問題.我雖然是你們的敵人,也很貪財,但是我有一點事絕對讓人放心的,那就是我的信譽是絕對有保證的.既然答應你們只要讓我們走我就放人,那我就不會賴賬.現在既然星神們已經跑掉了,那我就把她還給你吧."我說著便突然將雅典娜往前一推,然後轉身就跑.

看著被扔出來的雅典娜,赫拉根本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一個轉身繞來雅典娜朝我追了過去,同時留下一串聲音喊道:"你們全都回去複命,這邊交給我了."

對于赫拉的話阿波羅和雅典娜都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一毫的質疑,不是因為他們有多麼相信赫拉,而是因為赫拉恰恰就是奧林匹斯神族之中罕見的幾個會飛的神族之一.

奧林匹斯神族不會飛基本上都變成共識了,整個奧林匹斯神族中會飛的基本上就沒幾個,而且大部分都還不是靠自己的能力飛行.所以說,在神族中奧林匹斯神族也算是比較另類的一個族群了.他們的機動力可能是所有神族中最爛的,雖然在地上跑的挺快,但是跑的再快也沒法和飛行相比,所以速度慢已經成了奧林匹斯神族的固有特性.

不過,赫拉剛好是個例外.赫拉不但會飛,而且速度很快,這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絕對是個稀罕的存在.這也是為什麼剛剛赫拉說她去追,讓阿波羅他們別跟著的時候他們沒有反對的原因.人家速度快,去追擊本來就是正確選擇,帶上他們的話那就不用追了,反正也追不上.

阿波羅和雅典娜那邊先不提,我在轉身離開後立刻就開啟加力燃燒室沖出了山谷,然後合體狀態解體,讓分身承擔懲罰,這樣自己就不用進入虛弱狀態,之後改為乘坐飛鳥快速離開.不過,在我剛完成轉換還沒來及坐飛鳥起飛的時候,赫拉那邊卻是已經追了上來.看我又要跑,赫拉那邊卻是焦急的喊了起來.

"紫日會長,別跑,我有事和你說."

已經坐在飛鳥身上的我聽道赫拉的話先是皺了下眉頭,隨後想了想還是讓飛鳥減速,但是沒有真的停下來.以飛鳥的加速能力,只要不停下來,發現情況不對完全可以加速脫離,我相信沒有什麼人可以追的上我們.更別說是速度出了名的慢的奧林匹斯神族了,即便赫拉會飛也一樣,在空中比速度飛鳥不會輸給任何人.

見到我們減速,赫拉立刻加速飛了上來,保持和我們並駕齊驅的狀態,然後她伸出雙手示意自己並沒有攜帶武器,也沒有攻擊的意思.直到我的眼神不再那麼警惕了之後,赫拉才再次開口問道:"紫日會長,我們可不可以找個地方談談?這樣在天上我怕被人聽見."游戲不比顯示,即便是在天上,也是有人可以從很遠的地方聽到這里的談話的,所以這樣在天上邊飛邊說並不能保證保密,如果赫拉要說的是不能被聽到的機密,那倒是的確不適合在天上說.

"你要說什麼?"

"一些我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事情."赫拉說完想想又補充道:"不用擔心,我保證對你是有好處的.當然,對我也有好處."

我想了想道:"那你跟我來吧."我說著便讓飛鳥掉頭朝海上飛了過去.

赫拉看我調頭也果斷的追了上來,然後跟著我一路飛到了海上.

出了希臘的陸地之後,我們在海上很快就發現了一座小島,這里已經算是邊境地區了.雖然不能說完全脫離了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但是起碼已經在邊界區了.只要我想跑,一下就能離開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而神族要出國境是很麻煩的事情,因此這里對我來說非常安全.當然,我來這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就是要偵察情況.

艾辛格移動要塞很快就要進入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了,而這個地方就將是艾辛格移動要塞進入奧林匹斯神族勢力范圍的第一站.我必須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探查一下沿途的情況,至少也要保證在開戰前不能讓艾辛格移動要塞被宙斯的人發現,這樣才能保證開戰的突然性,不然被宙斯知道艾辛格移動要塞進入了他們的勢力范圍,那基本上就跟直接宣戰沒兩樣了.

赫拉對我選的這個位置倒是沒怎麼在意,反正她自己的實力在那擺著,根本不怕我玩花樣.就好像我不怕宙斯一樣,因為我有信心一定跑得掉,所以根本不怕和宙斯正面交鋒,反正打不過還能跑.同樣的,赫拉也知道自己的實力,相信就算打不過我,跑是肯定沒問題的,所以她並不擔心,再說她比我知道的要多,所以她確信我聽到了她送來的情報後就根本不會對她有什麼不好的心思.

"好了,我們就在這里談吧.你要說什麼?"降落在島嶼頂部的一座小山頂上,我隨便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這地方說是山,其實也就是個石頭堆,高度很低,基本上也就比海岸線高出了十幾米而已,畢竟這個島就這麼點大,並沒有那麼多地方.

赫拉看我坐下了也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這樣可以降低雙方之間的緊張感,因為如果要戰斗的話坐著是顯然比較耽誤時間的,因為戰斗前你還要先站起來,所以赫拉坐下就是為了再次表示她不是要對付我.

等坐下後赫拉便直入正題看著我說道:"我這次來是想和你做筆交易."

"別告訴我你打算和我聯手對付宙斯."

事實上對于赫拉的情況我也不是真的就一無所知.最初阿芙洛狄忒一個人過來探聽情報的時候,在她去星神殿接頭,還有後來碰上波塞冬派出的海斗士的時候,其實都曾遇到過不明身份的人員,而當時阿芙洛狄忒猜測這些人的來曆時卻是找不到對方的歸屬.但是,即便找不到這些人的來曆,但這個事情起碼說明了奧林匹斯神族內部還存在著另外一個勢力,而且這個勢力和我們和宙斯都不是一路的.甚至于當時我們都還在猜測,十二星神搞不好也是這個勢力的一份子.

如果以上推測是真的,那麼今天的事情也就好理解了.赫拉來可能根本不是為了增援雅典娜和阿波羅,她原本的意圖有可能就是放跑十二星神.當然,這個只是推測,沒有任何證據.

其實除了之前阿芙洛狄忒搞到的信息,赫淮斯托斯也曾說過赫拉和宙斯關系不好來著,還有就是上次我進入奧林匹斯山給赫淮斯托斯找鍛造材料被發現的那次,當時我成果脫出之前似乎得到了某些暗地里的協助,當時我們分析的結果就是,這個勢力很可能與天後赫拉有關,而且這個結論也證實了之前的推測.所以說,我現在至少有六七成的把握相信赫拉其實是想一個人單干的.

對于我的話赫拉似乎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反而相當平靜的說道:"之前就有人和我說,你是個非常不好對付的存在.他說你非常的聰明,只要一點點的線索就能猜到很多東西.起初我不信,現在看來確實如此.我的行動並不隱蔽,很多事情也沒有特別防備著你,畢竟你不是我的敵人,所以,防備你也沒什麼意義."

我點點頭問道:"你說聽人說,這個人是誰啊?"

"是你的老熟人,不過在我的計劃完成之前,我是不會告訴你他是誰的."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轉移話題問道:"既然你已經承認了打算和我合作對付宙斯,拿我們也就不用繞什麼圈子了.直接說重點吧.你打算怎麼合作?我做什麼?你做什麼?我能得到什麼?你能得到什麼?"

我的四個問題基本上已經涵蓋了合作的全部內容,所謂的合作就是一場交易.雙方各付出一些東西,然後得到另外一些東西.當然,和買賣東西不一樣,我們是合作對付宙斯,所以我們付出的是某些勞動,而得到的才是利益.

赫拉顯然也不是喜歡繞彎子的人,她的脾氣其實比宙斯還要直爽很多.當然,這種直爽是比較干脆的意思,不是說赫拉的性格像男人,實際上赫拉還是挺有女人味的.當然,這也不能掩蓋她其實已經是萬年老奶奶了這一事實.

"既然你這麼問,那我就直說了."稍微停頓了一下,大概是在組織語言,隨後赫拉便開口說道:"我的計劃是這樣.你依然做好你的事情,進攻奧林匹斯神族,而我則會在進攻中偷襲宙斯,並且利用我掌握的人員幫助你們一起對付宙斯的人手.而且,因為我的人都隱藏在宙斯的手下之中,所以我的人雖然不多,卻可以再關鍵時刻給予宙斯致命一擊."

低于赫拉的話我當然是相信的.隱藏在己方隊伍中的叛徒和間諜,其破壞力肯定是要比正面戰場上的敵人更可怕的.因為正面戰場上的敵人是你看得見摸得著,能夠反擊的存在,而間諜和叛徒在自己人內部,你幾乎沒辦法防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莫名其妙的中招.所以說赫拉的話一點也不算誇張.別說多,只要她手底下有那麼五六個實力稍微上點檔次的手下,關鍵時刻反戈一擊,絕對能比我們的人發揮更大的效果.

我點頭道:"你的這個說法我承認,拿我們要為你做些什麼呢?"

"你們要做的就是保證在發現我的人後把他們和宙斯的人區分開來.另外,你們還要保證,戰役結束後你們拿走你們想要的,剩下的奧林匹斯神族將歸我所有."

我想了想便點頭同意了赫拉的要求.奧林匹斯神族畢竟不是非洲國家的土著神族,相比之那些連個完整體系都沒有的神族,奧林匹斯神族可以算的上是個龐然大物了.雖然和天庭那種怪物級的神族勢力沒法比,但也絕對算的上是一流神族了.這麼大的一個神族勢力,我們就算能夠推倒它,也不可能真的把它完全搬空.挖走一些人員,搶走一些資源,這就是我們能做的極限了.我們沒法摧毀奧林匹斯神族這個存在,也不可能殺光所有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更沒辦法把希臘玩家和這里的NPC一起打包帶走,所以我們滅不掉奧林匹斯神族.只要有玩家和NPC,他們就可以用信仰之力重新支撐起一個神族,除非我們能像對付俄羅斯神族一樣將他們一鍋端,全部殺光,否則根本不可能徹底消滅奧林匹斯神族.這就好像除草一樣.在一片有足夠的養分,光照和水分也都很充足的土地上,想要徹底把草除光是非常困難的.你哪怕是只剩下幾棵小草或者是草籽,很快就會又長成一個大草原.所以說,我們沒辦法把奧林匹斯神族整個帶走,那麼剩下的部分交給別人打理也是可以接受的.

玩家無法直接接管地方性神族,這一點在之前對歐洲光明神殿的行動中我們就試驗過了,當初的歐洲光明神殿被我們行會的計劃一分為二,搞成了現在的兩個歐洲光明神殿,結果還是沒能將其徹底轉化成我們自己的神族.雖然我們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他們,但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這個是系統限制,沒法逾越.

奧林匹斯神族反正也不能成為我們的,我們又滅不掉它,交給赫拉的話起碼能得到她在戰爭中的支持,所以說也不算虧.最重要的是,有赫拉的支持,我們處理奧林匹斯神族就能更容易一些.畢竟我們大舉進攻奧林匹斯神族的話肯定會遭到反抗.即便是宙斯再怎麼倒行逆施,他們畢竟都是奧林匹斯神族,我們作為外來者的入侵,那些奧林匹斯神族中的一般神族肯定還是會先反對我們.但是,如果赫拉站出來就不一樣了.她本來在奧林匹斯神族中地位就很高,只要我們能干掉宙斯,讓那些剩下的奧林匹斯神族加入赫拉德隊伍是很容易的,他們思想上轉變過來也會比較快,這樣我們就能輕松的結束戰斗,而不至于和整個奧林匹斯神族拼實力,那種消耗戰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

蛋糕再大吃不到就等于不存在,送出去半個蛋糕,換來另外半個蛋糕安全而簡單的進入自己的盤子,這樣的選擇才是最明智的.

"我原則上同意你的想法,但是具體分配上我們是不是再斟酌一下?"

討價還價已經成為了我的習慣,但是赫拉的反應卻是讓我愣了一下.之前就覺得她辦事挺干脆的,只是沒想到這麼干脆.我剛說了要討論下利益分配問題,赫拉直接就來了一句."我們就是兩條狼,再多的肉也沒法讓雙方都滿意,與其浪費時間扯皮,我看不如大家各憑本事,誰搶到的就是誰的."

我明顯是被赫拉的話給搞愣了一下,不過好在我也不傻,很快就反應過來這個看似公平的說法其實對我們很不利.這就好像兩個人計劃到一家商店去搶劫,然後說好了誰搶到的就是誰的,事後不分配贓物,但是兩個人中的一個從來沒來過這個商店,另外一個則是這里的員工.這一旦開始行動,那個員工肯定直接就照著那些貴重物品去了,而且員工甚至還可能知道隱藏的保險櫃在哪里,而另外一個人只能慢慢找.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能叫公平?"喂喂喂,不帶這麼坑人的吧?奧林匹斯神族有些什麼好東西你能不知道在哪?要是你再提前控制一些守衛我們還搶個屁啊?這邊一開戰東西都被你占光了,我們恐怕除了那些你看不上眼的東西之外,連根毛都別想拿到吧?"

"你倒是不傻."赫拉笑著反問我:"那你說,我們怎麼分?"

"我們……"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族捕捉器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談不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