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合作愉快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合作愉快

赫拉的反應真的是把我氣個半死.按照他們的貢獻,我即便是分他們百分之一的收獲也只能說是中規中矩,要是超過百分之一,那就是我們大方.但是,我毫不猶豫的就開出了兩成的分成,也就是百分之二十.這個比例相當于他們應得的部分的二十倍,可是她居然還不滿意,而且還表現的相當的憤怒.我真不知道她有什麼好憤怒的.

事實上我之所以原因給他們兩成的分成,不是因為我大度,也不是因為我傻,當然更不是因為我怕了他們,而是因為……歐洲局勢.

奧林匹斯神族可以說是歐洲的重要神族勢力,在他們附近比較出名的還有一個耶和華的教廷,剩下的就是光暗兩大神殿了.除此之外也就是北歐那邊還有一個奧丁神系,其他的都是些小不點神族,可以說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存在.

我們冰霜玫瑰盟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大型行會,並且已經參與到神族勢力之間的傾軋之中了,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有大局觀.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歐洲的神族勢力並不是一個個孤立的存在,每個神族的存在其實都是對周邊神族的一種鞭策和壓制,而一旦這其中的某個存在突然消失了,其結果必然是導致旁邊的神族迅速成長起來.

歐洲的神族勢力中,那些小神族我們就不管他了,反正就算他們成長起來也嚇不死人,所以完全可以無視掉.剩下的那些大型神族中,光明神族是現在已經分裂,而且我們行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他們的行動,所以按照商業上的說法,可以說歐洲光明神殿是我們行會的一個不完全控股子公司.雖然無法絕對控制,但是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他們的決定.至于歐洲黑暗神殿嗎……雖然我們無法控制對方,但就目前來說,我們之間的關系還算湊合,起碼比中立要好一些,雖然不能算是盟友,起碼關系還算是比較正面的.

如果是光暗兩大神殿獲得奧林匹斯神族遺留下來的剩余人員和物資,以及最重要的可以提供信仰之力的選民,那我們倒是也不太在意,甚至于如果是光明神殿占領了奧林匹斯神族,我們還會比較開心,不管怎麼說那也算是帶我們沾光.

但是,很不幸的是,奧林匹斯神族和光暗兩大神殿雖然算得上是直接接壤,可兩者之間的距離卻是非常的遠.這個怎麼形容呢,兩者之間就好比中國和阿富汗一樣.你只要找到一本亞洲地圖冊打開翻一下就會發現,中國和阿富汗其實是兩個相鄰的國家,也就是說我們兩國之間的陸地有接壤,而且有邊境線存在.可是,即便如此,我們中國和阿富汗想要交流卻依然非常困難,因為我們兩國的國境線區域基本上都是山,而且人跡罕至.我們國家的人口密集區離著兩國邊境線十萬八千里,而阿富汗那邊的人口聚集區也是不在國境線附近,所以兩個國家說是接壤,其實跟沒接一樣.

光暗兩大神殿和奧林匹斯神族也是一樣的情況.光暗兩大神殿的實力范圍確實是和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接壤,但是光暗兩大神殿的主神殿位置一個在法國一個在德國,而奧林匹斯神族的奧林匹斯神山確實在希臘,你隨便翻下歐洲地圖就能看出來這倆地方距離有多遠了.

不過,和光暗兩大神殿不同的是,耶和華的教廷和奧林匹斯神族離的可就近多了.兩者之間僅僅也就隔著一片內海,而且還有陸地接壤,而在另外一邊,北歐的奧丁神族距離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也是相當的近,雖然比耶和華的教廷那邊稍微遠一些,但是絕對要比光暗兩大神殿距離要近多了.

所以,綜合以上情況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一旦奧林匹斯神族被徹底打垮,那麼最先得到好處的絕對是耶和華的教廷勢力,而且他絕對能從中獲得絕大部分收益,甚至是獲得其中的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都是有可能的.當然,排名第二的必然是奧丁神族,他們雖然不會得到太多,但也絕對能分一杯羹.至于光暗兩大神殿……我估計他們基本沒戲,因為距離太遠,根本照顧不過來,即便是被他們占領了都會被別人搶過去,更別說他們距離那麼遠根本不可能搶到了.

知道了奧林匹斯神族被擊垮之後誰將獲利,我們再來看看這些人和我們的關系.

耶和華不用說了,我才劈了人家的聖殿山幾天啊?昨晚上艾辛格移動要塞又發射了神箭系統摧毀了人家的幾座分支神殿,這個梁子算是結大了.所以說,耶和華的教廷基本上已經可以和我們歸類為敵對勢力這個范疇了.基于這一點,讓耶和華的教廷實力做大顯然不是什麼好主意.至于另外一邊的奧丁神族嗎……

我們和奧丁神族暫時還沒有任何接觸,但是從我們零散的收集到的情報顯示,奧丁神族其實是個很不好打交道的神族.奧林匹斯神族就已經算是比較野蠻的神族了,那個奧丁神族比他們還野,據赫淮斯托斯說那幫家伙連腦袋里長的都是肌肉,而且這幫家伙目光短淺,就跟野獸似的,看到食物就會發瘋,吞進去的東西絕對不會再吐出來.因為這些特性,所以我們大致推測出了,奧丁神族就算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起碼也不會變成盟友,因此讓他們得到奧林匹斯神族的遺產顯然也不是什麼好事.

正如上面推論的那樣.徹底擊潰奧林匹斯神族的最後結果就有便宜了我們一個敵人和另外一個很可能成為敵人的勢力,這種情況對于我們在歐洲的存在性來說是不好的,也是不符合我們行會戰略決策的,所以我們不能擊潰奧林匹斯神族,或者說是要保留一個能夠牽制以上兩方勢力的存在.

就好像二戰時期,日本人明明轟炸了珍珠港,把美國人打的很慘,但二戰後美國卻依然極力的幫助日本恢複元氣.這是為什麼?還不是因為美國人擔心中國崛起影響他在亞洲乃至世界上的地位,所以需要一個強大的日本來牽制中國嗎?

我們現在也是一樣的情況.我們不希望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因為失去了奧林匹斯神族這個敵人而成長起來,我們也擔心奧丁神族借助奧林匹斯神族的遺產壯大起來影響我們在歐洲神族勢力中的話語權,因此我們需要一條狗幫我們看住這倆不安分的主.

赫拉在這個時候冒出來要合作,並表示想要繼承沒有宙斯之後殘存的奧林匹斯神族勢力,這雖然是她的願望,但實際上卻正好滿足了我們的需要.有了赫拉這個原本的奧林匹斯神族高層存在,新奧林匹斯神族將在戰後迅速穩定下來,並且成功牽制住奧丁神族與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幫我們維持我們在歐洲神界之中的地位.這種效果是一般人所無法達到的.

正因為赫拉繼承奧林匹斯神族有著這樣的好處,因此我才會不惜放棄一部分利益,將他們應得的百分之一的分成變成了百分之二十.本來如果赫拉稍微正常一點,這種好事她應該會非常高興才對,然後我們就應該帶著雙贏的局面愉快的完成合作.但是,也不知道赫拉這個瘋婆子哪根筋搭錯線了,居然在我提升了他們二十倍的好處之後,她還是覺得不滿,並且按照她的意思,好像是她自己覺得拿到百分之五十才是應得的,而她願意承認的底線則似乎是分到百分之四十的好處.這種白癡一樣的想法實在是讓我覺得匪夷所思,搞得我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繼續談下去了.

談判的基礎是雙方要有基本一致的價值觀.讓一個正常人和一個認為一加一等于你好,兩個男人在一起就代表彩虹的人談判,你覺得能談出什麼結果?對方的思維模式你根本完全理解不了,而他卻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這還怎麼談?

"看來我們真的是無法合作下去了!"看著憤怒的赫拉,我也略帶火氣的說道:"趁我還沒有失去冷靜,我建議我們的談話就到此結束吧?下次見面之後如果你的人員不和我搗亂,我可以保證不主動攻擊他們,但是合作的事情我看還是算了."

"你就真的這麼在乎那點點利益?"

"這不是在乎不在乎的問題,而是原則問題.說實話,奧林匹斯神族的整個利益價值在我眼里也不是非要不可的東西,對我們來說那是一個大蛋糕,吃掉它會讓我們非常的滿足,但沒有它我們也餓不死.可是你的要價讓我無法接受,每本賺吆喝的事情我干過,但是賠了本又把名聲搭進去,完全沒有任何收獲的事情,我是從來不會去干的.這不是看不看重這點利益的問題,而是腦子有沒有病的問題."

"好,算你狠."赫拉似乎是忍下了很大的委屈一般吼道:"我要三成,不能再少了.我……"

"再見."沒有等這個瘋女人說完我就直接轉身跳上了飛鳥朝著海面方向飛掠而去,後面的赫拉似乎是還想喊什麼,但是我已經飛遠了,而且因為我飛行的方向是背離希臘方向的,加上我們本來就在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的邊緣區域,所以眨眼之間我就躥出了希臘領海進入公海上空了.看著我飛出了奧林匹斯神族的活動范圍,赫拉只能恨恨的轉身往回飛去,畢竟她沒法離開本神族的勢力范圍,所以想追也沒法追,再說以飛鳥的速度她也根本追不上我們,只能跟在後面吃廢氣.

離開那座島之後我們就開始沿著海上的洋流方向向著深海海域飛去,根據玫瑰傳過來的信息,艾辛格移動要塞應該是順著洋流方向向希臘海域靠近的,所以我只要順著洋流逆向前進就能找到艾辛格移動要塞.

雖然離艾辛格移動要塞到達希臘海域還有段時間,但那是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速度比較慢,並不是說艾辛格移動要塞距離海岸線有多遠,以飛鳥的速度自然是不需要再飛一夜的時間,只用了幾分鍾就遠遠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輪廓正在逐漸靠近希臘海域,而在這個巨大物體的周圍還有幾個小黑點在伴隨移動,一看就知道是我從天庭搞來的那幾個浮空島,不過旁邊更小的那些點就不太清楚是什麼了.

隨著距離的接近,前方的城市也逐漸變得清晰了起來,同時我也終于看清楚了跟著艾辛格移動要塞一起移動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之前我以為是浮空島的那幾個黑點其實根本就不是浮空島,而是幾艘大型飛船,不過之前離得遠還看不清楚,等靠近了才發現這些飛船其實暫時還不能算是飛船,因為它們要麼是缺了半拉船身,要麼就是沒有甲板和船底,而且船內也是清一色的空心結構,除了一些主梁和龍骨之外就只有船身中央的動力機關組已經完成,其他地方都是一片空白,壓根什麼都沒有.

很顯然,這些飛船都是正在建造中,而且完成度非常低,至少這次對奧林匹斯神族的戰爭是基本指望不上他們了.當然,這種大型設備其實也不適合參與對神族的戰爭.要不是這次需要艾辛格移動要塞轟開奧林匹斯山的防護罩,外加為行會神族提供活動權限,我連艾辛格移動要塞都不會讓它過來,畢竟這種大型戰爭單位的武器雖然威力巨大,但是根本就無法鎖定高速機動中的神族個體,因此可以說艾辛格移動要塞在對付奧林匹斯神族的個體方面幾乎是幫不上什麼忙的.相反,神族個體對這些大型單位的毀傷能力卻是非常強,所以艾辛格移動要塞可以說完全是被奧林匹斯神族克制的存在,除了擔任運載單位和攻城武器之外基本不能直接參與戰斗.

因為已經距離希臘領空已經非常近了,所以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已經進入了高度戒備狀態,我這邊才剛進入城市附近那邊城市頂上立刻就有人發現了我,不過因為對方認出了我的存在,所以並沒有拉警報,而是通知了玫瑰他們,所以當我進入城市上空之後玫瑰他們便已經知道我回來了.

"老公你回來了嗎?"我正在往市中心的指揮中心靠攏,忽然就聽到愛之環中傳出了玫瑰的聲音.

"我剛到城市上空.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瞭望哨看到你了.你既然回來了就是說明希臘那邊的准備工作應該已經完成了,你就直接來指揮中心吧,現在就我一個人在這邊."

"好的,稍等."收回飛鳥,我直接用自己的翅膀朝著指揮中心滑翔而下,然後直接降落在了指揮中心外面寬大的陽台上.這個設計是專門方便我們起飛降落而特地改造的,畢竟我們行會有長槍這種飛行單位守護獸,所以可以說是全員具備飛行能力.這麼高的飛行普及率,指揮中心這麼重要的建築不修個起降平台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我這邊還沒落地就看到玫瑰已經在那邊等我了.最後幾米我就收起翅膀直接跳到了平台上,然後快步走到玫瑰身邊一把將她橫抱了起來,然後在玫瑰的驚呼聲中就朝指揮中心內部走去.

"你今天是怎麼了?"玫瑰在被我抱起來之後就發現了我的情緒的不太對.

我抱著她一邊向里走一邊說道:"別提了,碰上個神經病!"我說著就將之前與赫拉的談判內容和她說了一下.

玫瑰聽完之後並沒有馬上開始勸說我,而是在那里思考著什麼,直到我們都進入了指揮中心我將她放在了座位上她才開口說道:"我想我大概能明白赫拉的反應是怎麼回事了."

"你明白?"我略帶驚訝的看著玫瑰.

玫瑰很確定的點了點頭."其實你也只是被她的得寸進尺氣昏頭了,冷靜下來想想你就能明白了."

聽道玫瑰的提醒我便低頭思考了起來,果然,隨著我平靜心情仔細分析各種原因,一些之前被忽略的看似不沾邊的問題也逐漸被我想了起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恍然大悟的說道.

剛剛在玫瑰的提醒下我終于明白了赫拉那種反應的原因.這個原因其實應該追溯到赫拉的上一代,也即是赫拉的父母那一輩奧林匹斯神族的時候.如果我們將奧林匹斯神族想象成一個王國的話,赫拉其實就是上一屆老國王的女兒,也就是公主,而且和一般公主不太一樣,赫拉本來是應該繼承王位的.也就是說赫拉原本應該是會成為女王,也就是奧林匹斯神族的女性神王的.至于宙斯嗎……這家伙基本上屬于不受待見的那種最不爭氣的孩子,所以王位原本跟他是沒有任何關系的.但是,宙斯這家伙有一點非常牛,那就是他不把倫理道德當回事.仔細想一下可以發現宙斯的行為其實就和那種初中沒畢業就中途輟學的小混混差不多,他什麼事情都能干的出來,即便是正常人的理解中只有畜生才干的出來的事情在他這里都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上從他娶了自己的親姐姐,而且還企圖染指自己姐姐和自己生的女兒這一點就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事情完全就不是正常人干的出來的.對自己親姐姐下手就夠過分的了,他居然連姐姐幫自己生的女兒都打算占有,這還是人干的事嗎?

了解了這些傳聞就能明白宙斯是個什麼樣的人了,而宙斯和赫拉的老爸,也就是上屆神王,又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人繼承王位?所以說宙斯本來不應該是神王,而真正的神王其實應該是赫拉才對,這也就解釋了赫拉為什麼想要取代宙斯接管奧林匹斯神族的原因.

不過,雖然當初老神王是希望赫拉即位來著,但是宙斯這個老流氓卻耍了花招,他強行占有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赫拉,並且逼迫她嫁給了自己,之後利用赫拉的身份繼承了神王之位成為了新的奧林匹斯神族神王,而赫拉則是變成了天後.

從以上這些情況我們可以得出兩個重點.第一,赫拉的身份地位一直就很顯赫,雖然曾經有過被宙斯玷汙並搶奪王位這麼一次重大人生變故,但那只是權利上的變故,她的地位並沒有下降過,除了是神族公主之外她就是現在的天後了,兩者都不是什麼低級存在,相反地位還都高的嚇人.這樣的人物,你能指望她心平氣和的與別人分享什麼東西嗎?顯然不能,所以赫拉之前說對半分都是合理的,這句明顯不合理的話卻是句非常合情的話.第二,赫拉本來就是王位繼承者,原本這一切就應該屬于她,就好像是遺產一樣.想象一下,如果你本來應該得到一份堪比一個國家的遺產,結果被人搶了,現在有機會奪回來,別人卻和你說他要分八成,你只能占兩成,你有什麼想法?沒有什麼野心,希望可以平靜的生活的人可能會接受這個事情,但是我想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把本該屬于自己的東西和別人分,就算是明知道沒有別人的幫助就奪不回來,那也只能是少分一點出去,對半分的話感情上就已經很難接受了,何況是只能拿到一點點零頭?再說了,赫拉又不是一般人.作為曾經的神族公主,並差點成為神王,之後還一直擔任天後的這麼一個人物,赫拉怎麼可能甘心只拿兩成好處?

想明白了赫拉的心理狀況,我也就能夠理解她之前為什麼顯得那麼咄咄逼人了.她的要求雖然不合理,但是合情,這樣說起來也就是不奇怪了.

雖然想明白了原因,但赫拉接受不了,我也同樣接受不了.我們行會千辛萬苦打下來的神族勢力,結果一轉手讓人家分去一半,到時候赫拉是滿意了,可我不滿意啊!

"老婆,這個事情我是理解了,但是我們能怎麼辦呢?難道真的按照她的說法,分四成好處給她?那我們不成了做白工啦?我們的投入可是都快到四成了,只拿六成好處的話,一來一回合著我們才拿兩成利潤?這也太虧了吧?我們可是發動了一場對神族的戰爭,又不是擺攤做零售?兩成的利潤太說不過去了吧?"

冰霜玫瑰盟說白了就是個大公司,干什麼都要看效益.不同的經營內容回報率的期望值當然不能一樣.比如說,開個服裝店或者是精品店什麼的,這種合法的,而且幾乎是個人都能干的行業,回報率自然不用太高,去掉各種成本之外能有兩成的淨利潤已經相當可觀了.但是呢,如果你做的是壟斷行業,那麼就需要警惕那些看你眼紅想要加入這個行業的競爭者,而這種危險的生意,回報率沒有八成以上是絕對不能干的.至于那些違法的生意,比如說走私什麼的,那種行業基本上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干活,屬于刀頭舔血的行業,沒有百分之兩百或者更高的回報率想都不用想.至于最後,也是最高級的,發動戰爭,從而獲得收獲,這已經是人類曆史上最高級的生意了.像這種生意,一本萬利什麼的不敢說,一本百利總要有吧?結果我們百倍的利潤沒拿到,只拿了百分之二十,這誰受得了?

"這次的事情不能單純的從這些死物上看."玫瑰笑著對我說道:"怪不然都說你是周扒皮,原來你比我還會刮地皮.利潤不是你這麼算的.這次的戰役我們要的不是奧林匹斯神族的東西,也不是地盤.地盤我們根本帶不走,東西拿回去也未必能發揮全部效用,所以地皮我們不要,東西我們只要一些有用的,我們用得上的就可以了,我想那不會超過兩成.至于最大的收獲,那還是人才.奧林匹斯神族的高級神祗,那都是活的財富.還有那些聖斗士,對付神族可能不行,但是把這個體系移植回去,我們以後就可以自己訓練聖斗士,你難道還不知道NPC軍團的利潤嗎?想想我們在天庭手里購買天兵天將花了多少?聖斗士雖然適用范圍狹窄了一點,不像天兵天將的性價比那麼高,但好歹是神兵選民吧?我們自己不用,賣給其他行會總是利潤吧?所以,你的計算方式有問題.按照這個計算方式計算的話,你和赫拉之前談的那些所謂的收獲,我們完全可以倒過來,只要兩成就行了.甚至于可能都用不到."

聽到玫瑰的話我直接就沖了上去抱起玫瑰吧唧一口就吻了上去,然後在玫瑰反應過來之前將她放了下來,然後說道:"果然不愧是我的女諸葛.我這就去把赫拉追回來,我們重新談."

"動作快點,回來還要准備艾辛格移動要塞進入希臘的事情呢.以現在的速度用不到兩個小時我們就進入國境線了!"

"明白明白,兩個小時我早回來了."

出了指揮中心直接召喚飛鳥高速脫離艾辛格移動要塞,然後朝著之前小島的方向飛了過去.當然,我到這邊的時候赫拉已經不在了,畢竟我都離開快半個小時了,赫拉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這里等這麼長時間.

從島上掠過之後我們立刻修改航向朝著陸地方向飛了過去,赫拉回去之後應該是返回奧林匹斯山了,從這邊追應該是沒錯的.以飛鳥的速度自然是比赫拉快多了,很快就進入了陸地范圍,不過依然沒有看到赫拉.

赫拉畢竟是會飛的,即便飛鳥的速度比她快多了,可她畢竟已經先離開能有半小時了,這麼長時間即便是已經返回了奧林匹斯山也算正常,不過我還是沒有放棄,而且很快就得到了回報.

大概是談判破裂拿不回屬于自己的東西了,所以覺得心灰意冷,赫拉在回來的時候明顯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覺,移動速度非常緩慢,感覺就好像幽靈在飄.

老遠就看到正在那里慢慢往奧林匹斯山晃悠的赫拉,我趕緊一個加速追了上去.

"嗯?"突然聽到呼嘯的風聲,赫拉一抬頭就看到我從她身邊呼嘯而過,然後在前面兜了個大圈子之後又飛了回來.

在空中收起飛鳥,我直接召喚出夜影接替了他的位置,畢竟飛鳥沒法原地懸浮,而讓我自己在哪里扇著翅膀懸浮又非常耗體力,所以還是夜影比較適合干這個.對他來說懸浮在空中和站在地面其實根本沒區別,一點都不會覺得累.

"你又回來干嘛?"看到我出現赫拉的心情明顯是相當複雜,這一點從她的表情上就能看的出來.

相比之赫拉,談判什麼的我經曆的可就多多了,所以我比起她來更擅長控制情緒."之前的決策有誤,我回去和我老婆商量了一下,覺得你的提議也不是不能接受,所以我想找你重新談一次."

"你能接受四六分成給我四成?"

"不,我只能接受二八分成."聽到我的話赫拉的表情立刻就開始變形,但是我立刻又補了一句:"我二你八."

"別做夢了,我不會……你剛剛說什麼?"剛准備發飆的赫拉突然反應了過來.

"我說我同意二八分,你八我們二,怎麼樣?這個條件可以接受嗎?"

赫拉聽完連忙點頭,緊跟著又疑惑的問道:"之前你非要一口咬定你們八我二,連六四都不肯接受,怎麼突然一下就倒過來了?"

"這個嗎……具體內容我們是不是換個天地談?就算我們聯合之後對付宙斯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也不能囂張到堵在人家大門口商量怎麼對付他的事情吧?"

赫拉被我的話給逗樂了,當然這主要是因為我答應了二八分賬讓她心情很好的原因.

重新找了個人比較少的山區,然後我們隨便找了個山洞就開始密談關于如何分配戰利品的問題.

赫拉雖然因為感情問題不能容忍只得到一點點的東西,但是她本人並不是很笨,所以進入這個被我們臨時當做磋商地點的山洞之後她第一句就是問我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主意.

"先說明一下,我只是在闡述事實,所以你不要生氣."

赫拉點頭道:"只要你真的給我八成的好處,我才不管你說什麼呢."

"為了奧林匹斯神族,你還真是能忍辱負重啊!"我先調侃了一下赫拉,然後才開始正式說道:"首先你要知道,我之前在那個島上和你說的都是事實,你們的付出真的不值那麼多,沒有你們的幫助我們照樣可以完成擊潰宙斯的任務,所以你們的幫助對我們來說不是必要的,只能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因此,你們的勞動本身就是要打折的,而且即便不打折,你們的付出也絕對不至于占到四成,甚至于連兩成都是多給了.關于這一點,你現在能理解嗎?放心,我只是讓你明白我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所以你不用擔心我不兌現承諾."

之前是因為感情問題才會咬死四成的好處不肯放松,現在我既然都答應給他們八成了,赫拉反倒是冷靜了下來.以她的智力當然是一想就明白了自己之前確實是要多了,于是她也點了點頭承認了自己確實要多了.

"很好."我在赫拉承認之後繼續道:"因為你們的付出確實達不到分四成甚至是兩成好處的標准,所以我之前才堅決不肯同意你的方案.但是,現在情況有點變化.我老婆幫我分析了一下現在的形式,結果我發現宙斯統治下的奧林匹斯神族雖然和我們是敵對關系,但他的存在卻是不可獲取的."

赫拉雖然也不笨,但是這種國際關系之類的還是稍微複雜了點,她明顯沒明白我的意思.看她不明白,我便再次解釋道:"想想你們周圍都是些什麼勢力?我可以明確的和你說,耶和華的教廷跟我們冰霜玫瑰盟現在基本上已經是勢不兩立的狀態了,至于北歐神族,他們和我們還沒有建交,但是打了這麼多年仗,奧丁那幫人什麼素質你應該比我清楚."

果然赫拉並不是笨蛋,我這麼一說她立刻就明白過來了."奧林匹斯神族沒有了,奧丁神族和教廷勢力就會做大,而你和他們的關系都不好,所以奧林匹斯神族必須保存下來,起碼還要有一定的實力能夠保證牽制住這兩個勢力不讓他們過度壯大.我說的沒錯吧?"

我點點頭道:"沒錯,這就是我們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果按照實際付出,我們拿到八成以上的好處,那即便是你同意合作,恐怕你接過去的奧林匹斯神族也將無力對抗這兩大勢力的入侵,根本起不到牽制作用."

"所以你們就要加大對我們的支持,強化我們得實力是嗎?"

"沒錯,我們不但會減少從奧林匹斯神族抽取的物資數量,對于各種神族成員的提取也會盡量照顧你們的戰斗力,盡量不去破壞奧林匹斯神族的整體完整性.還有關于聖斗士部分,我們將只帶走幾種具有代表性的聖斗士各幾人作為試驗種子,之後我們將移植你們的培訓方式自己訓練聖斗士,這樣就不用再消耗奧林匹斯神族的資源了.此外,我們在徹底擊潰宙斯勢力後還會在這里停留一段時間.在此期間我們將幫助訓練你們的神族部隊,並且給予一定的技術乃至物質方面的支援,以確保你們能在最快的時間內恢複戰斗力.直到我們確信你們可以正面迎接奧丁神族與教廷的攻擊而不會傷筋動骨之後,我們才會徹底這里."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太感謝你們了!"赫拉現在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雖然她也知道我們的行為不是以幫助她為出發點的,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們實際做出來的行動就是要幫助她,所以無論怎麼說她這聲感謝都不算錯.

我制止了有些興奮過度的赫拉,然後說道:"既然利益分配方面談妥了,那麼合作方面我們是不是也把事情具體下來.你們到底能為我們提供什麼樣的幫助,以及你手下到底有哪些人手,這些最好都能提前告訴我們.甚至于最好是能給我一份你們的人員名單,然後讓我們來統一計劃和調度.你知道,我們行會和你們奧林匹斯神族差不多,基本上就是硬打出來的勢力.我們對于戰爭策劃方面有著非同一般的能力,你的人如果交給我們來指揮,至少能多發揮除五成的戰斗力."

赫拉自從知道了我們的幫扶計劃後就處于心情大好狀態,我現在說什麼她都不反對,聽到我的要求直接就列了一份人員名單給我,甚至都沒有在此之前和我簽協議.不得不說赫拉雖然智力不低,可是這個辦事經驗方面還是有所欠缺啊.我這是一心一意的打算幫助她,萬一我是宙斯一伙的打算坑她,就這份名單就等于是把她苦心經營這麼多年的勢力全都葬送進去了,所以說她在為人處世方面還是太嫩了點.

拿到名單之後我也沒有避諱赫拉,直接就當著她的面拽出了一台大型水晶通訊器聯系上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邊的軍神,然後把人員名單傳輸了過去讓他把名單加到我們行會的戰斗序列中,然後根據他們的情況統一計劃並且把這些人的任務再發給我.

因為這次的戰斗已經計劃了很久所以大計劃早就完成了,要是一般的指揮人員,臨時更改計劃最多就是小范圍改動,畢竟整個計劃太龐大了,為了這麼一處地方的變化而去大范圍修改整個作戰計劃不但可能導致原本的計劃出現漏洞,參謀人員本身也根本忙不過來.但是軍神不同,他時台超級電腦,而且速度飛快,即便是這種大型戰役計劃,他也只用了二十幾分鍾就徹底修改了一遍,這樣就可以保證每個人都發揮最大的作用,不浪費一分力量.

新計劃完成後軍神立刻用通訊器將名單上人員的任務發了過來,結果害的我一口氣用掉了三十幾個水晶球.水晶通訊器畢竟不是聯網了的計算機,它沒辦法打印紙質文件,要是想把什麼信息傳輸給沒法使用通訊器的人看,那就只能把記憶水晶球當成U盤來用,這樣就可以直接寫入各種影像或者是文字信息了.這種輸出方式的好處是形象具體,而且保密性高,水晶球只能用特殊方式讀取,一般人得到了水晶球也讀不出里面的東西.但缺點也很明顯,一來水晶球比U盤大多了,這玩意基本上都有那種大號的蘋果那麼大,挺占地方,而且水晶球本身比較脆弱,不小心就會碰碎.最後就是這玩意成本真的很高,要不是可以重複使用,能夠刪除信息重新寫入新東西,即便是以我們行會的財力,大概也是用不起的.

把水晶球都交給赫拉讓她帶回去按照球上貼的各人的名字分給大家,然後我們便商定了之後的暗號和識別信息,最後各自分開離開這里.赫拉因為趕時間,所以就直接飛了出去,我則是沿著山里的路往森林後方移動,直到除了林區才召喚出飛鳥再次升空,不過這次我沒回艾辛格移動要塞,而是又跑到了海王殿.

和我上次過來的時候比,海王殿現在的氣氛只能用忙碌來形容,大量的海斗士和來自七海神柱的海神系成員紛紛在海王殿集結整編,一些平時不會使用的秘密武器也被紛紛拉出了倉庫,其中甚至還有傳說中的海神三叉戟.不要以為這個東西只是波塞冬的武器那麼簡單.其實波塞冬用的三叉戟根本就不叫海神三叉戟,而是又別的名字,至于海神三叉戟則是一把完全特殊化的戰爭武器.據說這個東西可以撕裂大地,不管是在任何地方,哪怕是在沙漠里,只要你將這個東西對准對面用力插下去,連續三次之後,地面就會裂開,然後海水就會湧出來,瞬間把附近幾千平方公里的區域全部變成一片汪洋.

這種堪比核武器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本來在神族的戰斗中是沒什麼用的,畢竟神族大多都會飛,這種只能讓地面發洪水的武器對神族應該是完全不起作用才對的.不過,很不幸的是奧林匹斯神族幾乎都不會飛,所以這玩意在奧林匹斯神族中卻是就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另外,這玩意除了能制造洪水之外,據說攻擊力也高的驚人,每當有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波塞冬就會放棄平時用的那柄三叉戟而改用這個東西當武器.

"紫日會長,你怎麼又回來了?"我正站在海王殿的廣場上看著場中立在那里的海神三叉戟,冷不防背後突然冒出了波塞冬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原來是你啊!"我轉身道:"我就回來看看你們准備的如何了,順便通知你一聲,我們有盟友了."

"盟友?"

我直接將赫拉的事情說了一下,波塞冬倒是立刻就理解了赫拉的行為.說起來她也算是上個奧林匹斯神族神戰之前遺留下來的元老級神族了,所以那些秘辛什麼的知道的也不少.

見波塞冬明白了赫拉德事情,我又問道:"之前我還救下了星神殿的十二星神,因為當時情況有點緊急,所以我讓他們先到你這里來了,你把他們安排在哪了?我有事找他們."

"啊?星神?他們沒來啊!"波塞冬一臉茫然的看著我說道.

"什麼?沒來?他們不會又被攔住了吧?這幫倒黴孩子,怎麼什麼倒黴事都讓他們碰上了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談不攏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章 第三方勢力